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九十六章 无可奉告

第九十六章 无可奉告

第九十六章无可奉告

“钻石恒久远,一颗就破产”

看着手上的镶钻的漂亮戒指,王定国想了想谈了两年多的女友,又想了想自己每月的津贴,再仔细看了看这昂贵的钻戒,一咬牙一跺脚,终于说出了憋了很久的话——“服务员,请给我包装起来”

办成了中德贸易的大事儿,国防部部长亲自为有突出贡献的王定国等人颁发了奖励,当然这种功绩不会赢得军功章、几等功什么的,倒是给每人一封丰厚的物质奖励以及一个短暂的假期,也算是犒劳这些陪着德国人东奔西跑的临时军代表。

王定国得到了三千块钱和半个月的假期,所以他正式休假的第一件事儿就是换装出行,来到首都最繁华的一条商业街,逛了好几家大型卖场后,终于看上了一件并不是特别贵,但胜在符合心意的钻石戒指。[]大国无疆96

休假之前,不少战友都纷纷提出各种求婚建议,什么送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的、送车送房的都有,唯一一个赢得所有人认可的便是必需准备一个求婚戒指,金光闪闪的东西女人都喜欢……所以,王定国来了,并带着那三千块的奖励。

服务员很早就发现了到处观看的王定国,举手投足间都有强烈的军人气息,军人往往逛商场都是直取目标,锁定之后反复查看、对比、思考,最后根本就不会看价格是多少,只要觉得喜欢,都会说出雷同的话语,那就是请给他们包起来。

今儿王定国的运气特好,赶上了六福珠宝店十周年庆,所以给打了九折,只花了他不到一千块,对于人均年收入已达到三四千块的共和国而言,即便讲通货膨胀率和货币贬值等考虑进去,这样的人均年收入也是世界之冠了看。而需要花费年收入三分之一来购买的一颗钻石戒指而言,自然档次也不是太低的。

刚出商场不久,王定国就给在首都军区医院里当护士的爱人打了一个电话,两人相约今晚共进晚餐之后,刚走出公话亭不久便看到了一个熟人。一位有些大腹便便的男人,正靠在一辆红『色』奔驰双座『迷』你小跑车上,抽着价格不菲的中华香烟,吞吐之间还摆弄这一个做工精良价格也是不菲的打火机,看样子是在等人,而这人恰恰就是王定国的熟人——他的老班长姚万东。

王定国定了定神,慢慢走过去,刚一靠近便猛拍一下姚万东的后背,吓得姚万东差点把打火机给玩掉了,扭过头来一看,才发现时剪着一寸大平头的万定国,笑嘻嘻的说道:“怎么是你小子,差点把我给吓个半死”

“怎么?等人啊?”

王定国应了一声,便仔细看着跟前的这辆跑车,40年12月在首都国际车展上才公开亮相的新家伙,中国吉安汽车集团奔驰公司的最新力作,是对抗宝马公司春季上市跑车系列的压轴式作品,反正就是一个词——价格不菲。

看着王定国扫视车子的眼神,姚万东递来一支烟并说道:“咱们大概有五年碰面了吧?这些年还过得好吗?”

“马马虎虎,哪儿像你,动不动就弄一辆几万块的好车玩,兄弟我可是买一颗钻戒都左思右想”王定国顺道就解释了为何自己会出现于此的原因。

“钻戒?”姚万东脑袋一阵『迷』糊,精神立刻抖擞了起来,把王定国的身子扭转过来,面朝他自己,高兴的说道:“当初你写信说有女友了,大伙都还以为你是说笑的,没想到真要成了,什么时候结婚?在哪儿结婚?怎么都不提前通知大伙一下……”

激动的姚万东的嘴就跟连珠炮似的,一开火就停不下来,丝毫没感觉到他身后有一位拎着不少东西的贵『妇』正拍打着他的肩膀,直到看见王定国多次示意的眼神后,这才扭过头来看着身后的女人,又是一阵肉笑,说道:“忘了给你介绍了,这就是你大嫂”

“大嫂好,我是姚哥的老战友”王定国礼貌的说道。

“常听你大哥说起了,听说还在军队里做事儿?现在应该混得很不错了吧”

姚万东的夫人一边说着,一边走到车尾打开了后备箱,将一袋接一袋的东西扔进去,看得王定国是眼花缭『乱』的,所有的购物袋中恰好有一个是王定国很熟悉的,他买钻戒前就去溜达了一圈儿服装店,想为女友买条裙子来着,可动不动就是三位数甚至是四位数的价位,实在让他有点儿难以接受,姚万东妻子刚才扔进后备箱里的一个购物袋,就是一家女装店专用的购物袋。

“对,热爱绿『色』来着”王定国有些潸然的回答姚万东夫人的话。

“老婆,你先开车回去,我今儿就在外面陪陪小王,还要叫上几个老战友,晚上就晚点儿回去了”

说着,姚万东搂着王定国的肩膀就要开走,还没走多远就听到老婆的叫唤,接着就飞来了一个钱包,敢情刚才姚万东是把钱包给老婆大人血拼去了。想到“老婆”这俩字儿,王定国心里是一个激灵。

俩人很快就来到了一个咖啡厅,刚一落座王定国这才意识到今晚要有大事儿要办,可一旁的姚万东已经没了影儿,放眼看去正看见老班长用咖啡厅的电话和人热聊,估计是在叫唤那帮老战友们过来相聚。

“说什么也只能吃午饭,而且不能喝酒”估计逃是逃不掉的,王定国赶紧在心里给自己一个提醒。[]大国无疆96

事实果然如同他的料想一样,在咖啡厅里和老班长闲聊几句之后,将彼此的一些简单情况互相沟通了解后,俩人估『摸』着时间差不多,就付钱离开了咖啡厅,打的去了一家名叫尊林酒家的饭店,姚万东早就定好了位置,其他老战友也陆续赶到这个地点见面。

上一次聚会的时候是在上海,当时仍然在军中服役的戴利、王定国、杨宏伟、尧郝等四人,如今还是这四个,但由于除了王定国恰逢有假之外,其他三位自然是联系不上,但其他人还是到齐了,酒菜呈上之前,大伙自然是一阵热聊,近五年没见的战友再次重聚,有说不完的话题。当然,众人聊得最多的还是王定国。

“今晚就必须下手,我给你说啊小王,你得快、准、狠,把你校官的风采给拿出来,就不信把一个普通护士美眉搞不定”

“不,你应该尽量浪漫一点,最好去一家西餐厅定位置,现在的女孩都喜欢求婚的时候能有西方式的浪漫,成亲的时候能够中国的热闹隆重。浪漫的烛光晚餐、鲜嫩欲滴的玫瑰花、伴奏的小提琴、闪闪的钻戒……”

王定国的耳畔,很快就响起了这些老战友的各种奉劝,在国防部里被一群老男人羞辱一番,出来后又被老战友们洗脑一阵,王定国感觉自己就快崩溃了。也不知道是谁这时候冒了一句,随意问道姚万东最近生意如何,估计是说到不少人心坎上了,所以话题很快就撤离了对王定国的包围。

“最近啊,一个字——难”姚万东给自己倒上了一杯热茶,冲着王定国笑了一下,说到:“要是生意好,我干嘛还要去陪老婆逛街啊”

听到这话,不少人都纷纷摇了摇头,弄得王定国倒成了世外之人似的。搞不懂情形的他,只好问道:“国内经济形势不是一片大好吗?怎么都说难啊?”

身处军中的王定国,对于共和国的经济形势了解并不是很多,要不是最近能有机会陪同德国使团到处走走看看,他还真有好些日子没和社会有交集了。但就他最近观察的结果而言,共和国居民的消费、物价的水平、企业的效益等等都是不错的,要真是经济形势不好,怎么各大商场里都是生意兴隆?

“兄弟,哥几个都不是打工者,这你是知道的。我们个个都是有公司的人,经济效益到底好不好,我们心里比谁都清楚。”

曾经给同班战友提醒过会爆发金融危机的俞洪,早就结束了替他人打工的生活,在38年的时候就开办了一家投资公司,其主打业务是风险投资和小额贷款,其他什么的王定国便不知道了。

“知道最近国家的大动作么?从春节开始,从中央到地方的大规模反贪反腐行动,到现在为止已经让数百名各级官员落马,而且无一例外全部是执行枪决。哥几个平常说笑,就常言以前当官的是只收大的,要是送的东西还没别人的一个年终奖高,没人愿意帮你。可现在好了,当初敢收大的甚至是更大的人,如今脑袋上都有一个子弹窟窿了……”

“社会就好比一潭水,有清亮的,自然有浑浊的,绝对的干净纯洁那是不存在的。随着国家经济形势日臻繁荣,当年能够为了复兴而抛头颅洒热血的人,不少都已经被商品经济所腐化,『政府』的福利是好,不用做坏事儿就能养活一大家子而且安稳得很。但人的欲望是无法衡量和满足的,心术不正之人是大有存在的。”

俞洪的话让在场所有人都很有同感,正所谓商场如战场,战场要消灭所有的竞争对手才能保证自己的存活,才能确保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所以商人是不会顾忌手段的,而变质的官员又是存在的,一方愿意提供、一方愿意接受,供求关系形成之后,便滋生出了各种各样的蛀虫。

“暴利之所以巨大,就源于竞争的不公平。这就好比咱们中国卖军火一样,我们的军火没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自然获利最大。商人要想获得巨额利润,自然也需要去寻求不公平,在同样的竞争条件之下,剑走偏锋往往能够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官*商*勾*结便成为必然。”

“说到底,还是因为目前我国的政治体制上,缺乏对有些部门或官员权力的有效监督。没有明确的职权范围、没有同等强大的监督机制,权力必将酿造腐败”俞洪的话字字珠玑,王定国听得也是异常认真。

“当然,有时候官商之间也并不是存在肮脏的交易行为,很多时候也并不是做一些有害国家和人民的事,大部分行为都是用来在与竞争者之间获得更大优势。不过现在说什么都完了,反正,这次反腐风暴是给商界造成了不少的损失,同时新出台的政策也是将以往很多的空子全部给堵死,高压政策之下已经惨死不少污吏。”

“可不是嘛,国家政策越来越严格。前不久,我一合作伙伴在谈完生意回家的时候,被查出了醉酒驾驶,结果被直接吊销了驾照,而且还强制拘留教育十五天,罚款三百元。结果我愣是因为他被关进了监狱里,合作事宜要等着他出来之后才行,因为这强制拘留教育根本不允许保释,就算是国家『主席』来了也不会释放”

“你这算什么,我公司销售部的经理,前天的时候也是醉酒驾驶,结果他没那么幸运,把一个没有饮酒但是却是主要肇事者的车给撞了,就因为他是醉酒驾驶,所以一切交通事故都负全责,可悲的是驾照没了还得罚款,拘留教育完了还得赔钱。这辈子算是不能开车了……”

对于醉酒驾驶的严格处罚,王定国可是非常清楚的,交通事故每年都会酿成不少人意外死亡,最大的凶手往往就是人们明知交通法规,却为了一时的便利就铤而走险,像什么横穿马路之类的人,都以为自己看清交通状况了,结果往往都是被撞得横尸当场、血迹斑驳、面目全非。醉酒驾驶也是一样,总以为自己技术好、驾驶时间短,不会出事儿,但往往到了出事儿之后,这才知道后悔晚矣,而交通肇事罪之所以往往比抢劫之类的罪孽判得更重,就是因为多了酒驾。

其次,共和国盯得最严的就是医疗收费。全国的『药』品价格都是由国家质检总局、财政部、卫生部等部门联合审定,任何地方『政府』或机构都无权利管辖新『药』物的上市、『药』物价格的变更、限制『药』物的运输销售等。如此高压之下,敢『乱』收费的医院,往往遭罪的不会是病人,而是相应的主治医师、『药』师,甚至是医院院长,如果是私立医院,次数达到一定程度,被吊销执照都是轻的,拘役法人更是家常便饭。

很严格还有教育和食品安全。

共和国的教育开始收费已经有些年份了,『政府』只负责教育成本费,学生在校的生活费、学杂费等会由学生家庭提供,这本是一个为『政府』减负的举措,但却往往被别有用心之人利用,以各种名义向学生收取费用的人,不管是老师还是学校重要领导,一经发现则是教育前途尽毁,而且还将背上沉重的道德压力。[]大国无疆96

食品安全方面往往是人容易忽视的环节,从人们日常需求的衣服、鞋袜、饮料、蔬菜、肉类,到特殊人群需要的『奶』粉、补品、『乳』制品等,以前被人称之为“肉里加干净水,米里加卫生沙”,有毒『色』素、化学添加剂等什么的,真要敢在食品安全上动手脚,那除了面临刑罚之外,此人还将遭受到其他罪行没有的“待遇”,那就是登上共和国发行量最大的人民日报,他的身份资料和所犯罪行会被公布于全国。

中国人最在乎的名声、面子,有胆子犯罪吗,那就必须有胆子接受惩罚。很多罪行一经判定首先就是剥夺政治权利多少年或者是终身,要想告有关部门侵犯自己的名誉权,那么就应该想想自己在醉酒驾驶的时候,在非法行医的时候,在『乱』收教育费的时候,在给食品里添加有毒物质的时候……想想自己犯罪的过去,害人不浅与在乎名誉,谁更重要?

“算了,不说这些了,『政府』更干净一点,咱们老百姓也好过一点”终于等到上菜了,姚万东赶紧让诸位兄弟收回心思,好好吃上一顿才是。

“对了,听说小王最近做了大事,敢情现在是因功休假呢?”

“对,今晚上就求婚,争取本月中旬就结婚,到时候还能有半个月的休假”王定国略饮一杯白酒,拒绝了下一杯酒后,说道:“到时候一定给诸位兄弟送上请帖,还望大伙儿光临才是”

“那是,那是”几个人异口同声的答应下来,不过却有不约而同的问道:“中德贸易是由你经手的,那你小子现在是什么军衔了?”

中德两国达成旷世的超大贸易,这件事情是经过多方公布的,不少人都感触中德之间的贸易将会给共和国带来走出金融困境的最后一把力,共和国将以世界第一的身份首先摆脱大萧条。当然,这方面其实要归功于国内经济体制的健全,因军火外贸而日渐恢复的进出口贸易行业,和俄国远东军、德国,还有接下里的美英法等国合作,都将为共和国带来充沛的外来资金……

当然,这些大块头般的贸易自然不是做小生意的王定国一帮兄弟能够左右的,即便能够咬上一口蛋糕,那都得凭借实力才行。受益最大的自然是共和国的军事工业和大型企业,小鱼小虾的企业们只会受到次生影响。

但话又说回来,王定国等人,兄弟之间并没有透『露』出重要的信息,而且王定国也没有对他们说过自己现在身居何等职位、什么军衔,王定国笑呵呵的回答道:“没什么,没尧郝强悍,我才中校,他已经是大校了”

“不管咋说,反正在我看来,这世道很快就会变成军人吃香了”

“预言家,你千万别『乱』说”

俞洪的话在很多人看来已经是神算的,预言金融危机会爆发,结果果真来了,而且还不是一般化的猛烈,而如今这小子又预料要军人吃香,摆明了会是说战争已经愈来愈近。

“你们不信?”俞洪用筷子指着每一个人的鼻子,转悠了一圈儿后又指向了王定国,笑呵呵的说道:“你们真要是不相信世界就快大『乱』,那就问问王定国,他比咱们都清楚,是吧?”

听到这话,王定国赶紧喝了一杯酒,算是自罚一杯,然后板着个脸,回答道:“不好意思,就战争是否会爆发、军人是不是会吃香问题,我无可奉告”

:昨日更新过猛,今日休整一下,顺便把第三卷重要人物引出来。祝兄弟们劳动节快乐,按照约定,咱们是每周必有一加更、有重要节日也得加更,那么明天虽然仍属本周,但毕竟是咱们劳动人民的节日,依然双更,还希望各位有票的兄弟支持一下。!~!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