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九十九章 都是疯子

第九十九章 都是疯子

第九十九章都是疯子

年7月1日,第七届中国珠海国际航空展在万众瞩目之下拉开帷幕。之所以称之为万众瞩目,并不是因为往届的航展不够盛大隆重,而是因为本届航展创下了展览会开办以来,参展商最多、参展席位之广、参展面积之大……就连预售的门票数量都比往届更多,而且观众们抢购的热情也是历届之最。

本届航展,在不少人看来终于不再是中国唱绝对主角。参展商中,除了中国航空工业第一集团的成飞、沈飞、哈飞等常参加航展的企业之外,还有中航第二集团的中国商业航空制造公司、贵州飞机制造公司(直升机)、南昌通用飞机制造公司等。

外国航空企业中有来自德国的容克飞机公司、梅塞施密特公司、道尼尔公司等,英国的霍克公司、马林公司、劳斯莱斯公司、哈维兰公司等等,美国的马丁公司、波音公司、寇蒂斯公司、格鲁曼飞机工程公司等……值得注意的是,日本的三菱公司和川崎公司也是受邀参展商,但这两家公司出于某种原因未能参加,不过并未影响航展的顺利召开。

此次航展按照传统,自7月1日开始到7月7日结束,前三日是公众开放及贸易洽谈,后三日是专业交流日,最后一日是国内学生开放日。往届航展最热闹便是第二天,因为第二日会安排大量的飞行表演节目,精彩的飞行特技能够引得观众们的阵阵欢呼热『潮』。但这一届比较奇怪,自开幕当日便极其热闹,外国参展商纷纷带来了自己的最新力作,从引入中国技术到推出自己作品,而且急急忙忙就拿到了代表着世界最高航空技术成就的珠海航展上『露』脸,可见这些国家急于被首肯的热切心情。[]大国无疆99

“早知道波音公司会获得罗斯福『政府』那么多的资金注入,甚至还由美国『政府』自掏腰包给其国内航空公司引进技术和设备,这么好的公司就不应该被放弃掉,可惜亚美风险投资公司英明一世糊涂一时啊”

一号航展厅里,陈列着不少货真价实的飞机正被静态展示,曾经还是亚美风险投资公司控股的波音航空公司已经被亚美“变卖”给了摩根财团,不少航展的观众看着如今风光无限,而且已经风光到了中国的波音公司,不少人都对亚美风投的失败之举感到惋惜。

事实上,共和国不少企业逐步被“赶出”西方列强是是一种强大的趋势,被中国盘踞很久的世界工业市场在各国高高筑起贸易壁垒之后,再高的竞争优势也显得毫无用处,全球化经营的企业首当其冲,备受损失。在这样一种背景之下,共和国企业渐渐失去海外市场利润之下,只能选择另选他法,和当地企业联合之外只能选择暂时『性』的退出各国市场。

这其中就包括转战国内市场和除英法美德日等国在外的中小国家市场的亚美集团,美国国内汽车市场已经渐渐被通用、福特等吞噬,主打美国国内房地产的宏远地产也变卖了所有房产和土地资源转回国内,亚美服饰和亚美风投也将不关紧要的品牌、股票等渐渐卖出,逐步完成了战略收缩。

普通人民只会看到表面现象,就好比此时在航展里到处走动、照相、玩乐的人一样,绝大多数人都是奔着热闹而来,根本就读不懂每一架飞机究竟有何种先进技术,甚至有不少人根本就不知道有些飞机到底有何用途。所以中国企业逐步退出西方国家市场的背后,并不是代表共和国惧怕这些国家,而是实在没有必要和这些国家苦苦纠缠,在金融危机爆发之前,以亚美风投公司为首的中国财团帮狠狠的搜刮了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要说金融危机为何会爆发,这其中也免不了有共和国企业的一番推波助澜。

经济学家常称,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固有的金融制度缺陷是缔造金融危机的最大原因,多年以来的自由放『荡』的经济秩序更是催生了资本主义经济的彻底糜烂。可有人常言,共和国企业一直努力让世界步入电气化时代,各种各样的工业产品疯狂充斥于世界,但作为消费主体的各国人民根本没有足够的消费能力,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次贷消费、借贷消费、抵押消费等等应运而生,金融危机爆发之前,汽车可以都可以用等价的小麦来置换,房地产市场更是空房遍野无人问津。

金融危机爆发之后,各国急于让货币脱离金本位制度,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各国黄金不断外流,悄然之间便让中国成了世界最大的黄金储备国,所谓“高调做人,低调做事”,赚得盆满钵满的共和国企业还不“大举撤离”,那就太不知道进退了。

不管平民百姓们懂不懂,反正共和国企业大举撤离各国已经不再是秘密,这是继中国大举向各国出售大量技术之后的一种必然,甚至可以说中德超级贸易事件就是中国企业大举撤离各国的一个标志**件。而如今,看到借助共和国技术发展出来的各国,跑到中国本土来“撒野”的时候,不少人有感而发也实属自然。

首日的航展上,最大的热闹就是各国企业大规模展出自家作品,相比之下共和国的航空企业不知为何,都未展出任何一项最新作品,倒是展出了不少未来概念飞机,以图片的方式展示共和国航空企业未来追逐的新目标,那就是喷气式飞机,可这种概念『性』的东西很早之前就被人们所熟知,汽车商最爱推出概念车,却很难见到概念车短时间内成为现实,甚至很久都难以实现。所以,不少人都说在各国航空企业咄咄『逼』人的态势下,共和国的航空企业集体萎靡了。

次日的航空技术展更是成了各国航空企业大肆炫耀技术的超级舞台,尤其是英国企业推出的“飓风”战斗机和“喷火”战斗机,更是在特技飞行表演中获得了很高的人气,德国企业的飞机特技展也是收效很大,即便没有了中国空军表演队的参与,飞行表演也是精彩纷呈。各国航空工业强势崛起,仅仅是综合工业实力陡增的代表之一,各国军事能力也不断提升之下,飞行表演有了各国独创的一些演绎元素,再精彩的特技飞行表演看多了也厌烦了,所以相比于以往中国空军的独舞,不少观众觉得本届的特技表演更为精彩。

热闹的航展一直持续到了最后一天才宣告结束,往届航展上多多少少都会在贸易洽谈会上达成一定贸易交易的各国,本届航展上却交易寥寥,只有1940年12月成立的哈萨克共和国和印尼共和国向中国一航订购了一批基础教练机用以培养自己的飞行员,为建立自己的航空部队打下基础。总价不到一百万元的交易也创造了航展交易最低记录,这倒也说明了世界航空飞行器市场饱和的现状,具备飞机研制能力的世界主要大国也告别了从中国进口飞机的历史。

年7月8日,各国畅销媒体纷纷以《世上最盛大航展成功闭幕》对珠海国际航展大加宣传,当然更多的版面和内容都是奉献给了自己国家的航空企业,可诸多媒体仿佛忘却了一件大事儿,在伏尔加河东岸,一心想打过伏尔加河进军莫斯科的基洛科夫斯基,从喀山血战到强渡失败,苏维埃红军经历了太多惨痛损失之后,发起了强大的反击,当蜂拥如蝗虫的红军将士发出惊人的“乌拉”叫喊声,即便是赤手空拳也义无反顾的勇猛冲锋,俄远东军即便有强大的共和国军工作为后盾,也不得不相继士气大落、节节后退。

对于这事儿,各国仿佛集体失忆一般,所以代表着『政府』喉舌的宣传机构自然也是严格噤声,对于德国的希特勒暗自和苏维埃的斯大林眉来眼去,苏维埃红军在用尽了前俄中央军战争物资之后,顽抗至今其实硬抗的资本就是来自于希特勒的大力支持。而希特勒支持斯大林得到的经济效益,又被当成技术转让费回报给中国,无耻的希特勒弄得中国根本毫无理由制止他未被协议的行为,倘若真的制止他,那就靠德国的经济实力估计是难以完成全额的协议贸易金支付,共和国不应该跟钱为敌。

于是乎,中国就变相与基洛科夫斯基和斯大林都做了生意,当俄远东军节节败退的时候,中国已经在开始纠结是否继续和基洛科夫斯基做生意,因为有足够的情报证明,德国已经在和苏维埃商议正式建交的事宜,意大利作为德国铁杆盟友自然会快速跟进,相信不久之后法国、英国、美国、日本等国家也会相继承认苏维埃『政府』,毕竟共和国还不具备与全世界为敌的能力,也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大势已去的俄封建残余军阀继续合作,况且基洛科夫斯基已经是赌疯了的赌徒,还是一个不久之后就将没多少资本、不折不扣的穷赌徒。

年7月15日,德国外交部部长亲自向外界证实苏德两国已经正式建交,随后公布的还有一项德国和苏维埃『政府』达成的双边贸易协议,德国急需的工业材料、粮食等将由苏维埃『政府』低价提供,而德国将为之提供防卫『性』武器以及帮助苏维埃『政府』建设基础工业。德国急于寻求市场的需求与苏维埃急于外界支持的欲望相互结合便一发不可收拾,各国对此也是看在眼里、馋在心里,都知道苏维埃『政府』继承了不少沙皇『政府』的多年财富,犹如一片空白的苏维埃『政府』是一片广阔的市场,对于要想摆脱大萧条的各国而言实在是一个难以抵挡的诱『惑』。

很快,不少国家就体现出了一句真理——“国与国之间,没有永远友好的朋友,只有亘古不变的利益。”

在短短一周之内,相继有美英法日等国在内的十几个国家宣布正式与苏维埃『政府』正式建交,昔日叫嚣得最凶猛的国家,反而亟不可待,而节节失利的基洛科夫斯基所统帅的俄远东军倒还真被“墙倒众人推”的潜规则给潜了,而且还被潜得很深很惨。毕竟一个落魄的军阀,肯定比不上一片广阔的市场,苏维埃在伏尔加河东岸抵挡住了远东军的强弩之末,便已经宣告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夏日的鄂木斯克并不是特别炎热,至少在韩元再次拜访基洛科夫斯基的这一天,天气并不是特别炎热,偌大一个远东军司令部都没有开启空调,或许是前线部队已经败退至喀山城内固守,或许是世界主要国家相继承认苏维埃『政府』,各种不利消息给整个远东军笼罩上了一层阴霾,再炙热的阳光晒在身上,也显得寒意『逼』人。

前后来过十几次司令部的韩元,此时此刻仿佛已经不再是昔日受到热忱欢迎的贵客,除了面无表情的门卫依旧没有对他的进出有丝毫过问外,去基洛科夫斯基办公室的路上,过往的军官都纷纷侧目盯了盯着他,这不禁让他感觉到有一股自脚底上窜的丝丝凉意。这种感觉,仿若背叛。[]大国无疆99

“韩,坐”

韩元在基洛科夫斯基副官的安排下得以进入司令官的办公室,但刚一进去,副官还没离开的时候,正在审阅文件的基洛科夫斯基就吐了两个词,韩元记得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基洛科夫斯基连连说了两个“请坐”,而如今一个“坐”字儿就给打发了,而且头也不抬,仍旧忙他自己的事儿,摆明了就是不爽。

“司令,我想我们彼此之间,无论何时都应该保持坦诚和直爽”副官刚一离开,韩元就收拾好心情坐下,不准备抽烟,也没那个心情品味美酒,看着仍旧毫无动静的基洛科夫斯基,继续说道:“我们现在需要的不是沉默,而是交流。且,阁下这时候如此的作为,实在不是朋友之间应该有的。”

“那你希望我有什么?”基洛科夫斯基放下了钢笔,冗杂的胡须和苍凉的眼神让他显得年老了许多,死死盯着韩元,心里涌动了万千个想法,苦苦按捺下来后,他平静的说道:“一直以来,我最喜欢的就是你的坦诚和直爽,我讨厌心机重重。老实说,今天你是不是来向我道别的?”

基洛科夫斯基的话,已经隐晦的指出中国是否就此放弃俄远东军,承认苏维埃『政府』是俄境内唯一合法『政府』,而基洛科夫斯基不过是一落魄封建残余军阀。

韩元自然听得出他的话中话,站起身来快步走到基洛科夫斯基的书桌前,虎视眈眈的盯着基洛科夫斯基的双眼,一字一句的说道:“我的确是要走的,但我非常乐意捎上阁下一家,朋友间理应如此。但事实上,我们还并未完全失败,不是吗?”

俄远东军现在还死死控制着伏尔加河西岸的喀山和萨马拉两大重要城市,在攻势作战中远东军虽然损失了七万余人,但基洛科夫斯基可还掌握着三十余万兵力,喀山和萨马拉两座城市本是作为进攻莫斯科重要的后勤补给城市,在苏维埃红军完成包围之前,两座城市几乎被修葺成了钢铁堡垒,任何妄想以武力攻入城市的部队,都将受到惨痛的损失。

而在切尔内、在乌法、在叶卡捷琳堡,靠近前线的俄远东军仍然为数不少,就算红军不可战胜,但要想突破重重防线收复整个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至少要付出数十万青年的宝贵生命,倘若斯大林完成了全国统一,那么整个苏维埃也将失去宝贵的一代青年。反复说来,其意义再明显不过,俄远东军现在并不是岌岌可危、必定失败,他们还是一支很有威胁的军事力量。可惜的是,他们不缺粮食、弹『药』、医『药』等任何补给,也不短缺兵力、战略空间和有效战术,他们唯一缺乏的就是斗志,一种像红军战士一样,即便枪林弹雨也敢义无反顾、勇猛冲锋的作战意志。

说到底,俄远东军是怕了,从最高长官到小兵都感到了胆怯。没有了世界各国的道义支持就失去了道义,得到了各国蜂拥而去支持的苏维埃实力渐长,加上作战时候深受红军气势碾压,感觉到失败的不止是一两个人。

“到现在,你不应该质疑我国的态度、揣测我们的行动,而是反思自身的问题。”韩元直言不讳的抨击,这一切都是俄远东军自身的错误。

“我相信我国提供的军事物资永远是最优秀的,我们的火炮绝对精准且威力巨大,我们的枪支绝对精良且非常实用,我们的生活物资绝对可靠且营养丰富,我们的运输补给绝对是按时运抵且绝不缺斤少两……可是面对同样是妈生爹养的红军,一具具血肉之体,难道我们的子弹就『射』不出机枪?难道我们的大炮就哑火而不能发『射』?”

韩元越说越激动,最后直接在基洛科夫斯基的书桌上猛拍一下,对着这个斗志快无的俄国佬,声嘶力竭的大吼道:“神马,都他-**是浮云你怕个『毛』啊……”

韩元的激动让基洛科夫斯基感觉到很突然,赶紧让以为发生什么大事儿的副官和警卫们出去,站起身来离开书桌,狠狠打量了一番韩元后,自顾自的去酒柜里取出了一瓶伏特加和两只酒杯,一脸兴奋的回来,给韩元和自己倒上一杯。

接下来,自然是两人猛饮一杯,酒酣之后韩元带着丝丝醉意,拍着基洛科夫斯基高大的肩膀,晃动着脑袋说道:“兄弟给你说个实话,国内的确是对你产生了疑虑。担心你会因为红军已经用上了德国制造的武器,其实是由中国技术演变而来的东西会让你感到气愤,而且还担心你是不是没钱购买继续购买物资了……总之,我们对待朋友的态度是一贯不变的,即便你说你现在就不想继续了,我国的大门也是随时对朋友开放的。”

钱,这东西算是说到基洛科夫斯基的心坎里去了。战争就是一个烧钱的机器,从1940年10月份到1941年春,中国竭尽所能为俄远东军囤积了三百余万吨的物资,但和苏维埃红军之间高消耗的战争才打到41年年末,囤积的物资就消耗殆尽,从41年8月份基洛科夫斯基就动用远东军和自己的财富向中方购买物资,算下来到1942年7月份,一共花去了好几亿美元,自己都快赔光了的时候,战争却偏向红军了。按理说现在应该继续给点力的时候,基洛科夫斯基却没钱了,没钱还怎么打仗?

“但是,现在兄弟你不用担心了”韩元淡笑着给基洛科夫斯基耳语了一番,让一个近两米的大个子佝偻着身子还的确是不容易,韩元是好一阵说叨,基洛科夫斯基这才相信了。

根据韩元的介绍,解决基洛科夫斯基没有继续坚持下去资本的方法,就是深度挖掘其控制土地里的财富,放眼整个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数来数去就只有一件宝贝最能解决大问题。那就是传说中的贝加尔湖宝藏传说,当年尼古拉二世的沙皇『政府』付给高尔察克军的军费以及出兵镇压列宁的费用,当然还包括该尼古拉二世转移的财富在内。一共有一千六百吨黄金的财富,却因火车事故而让这些黄金永远沉睡在了贝加尔湖湖底。

按照德国希特勒提交给中国『政府』每年的协议支付金额,1941年5月的时候,210吨的黄金价值是19.30亿美金,那么贝加尔湖湖底的1600吨黄金,也就是147亿美元,但现在是1942年7月份,黄金价格已经又攀升了一成,1600吨黄金的价值已经高达161.75亿美元,几百亿人民币的宝藏对于共和国而言,不能不说是一个巨大的诱『惑』。

“基洛科夫斯基再不济,也应该坚持到中国完成宝藏的打捞才行。”这是韩元接到国内的简短指示,意思再明显不过,这几百亿的宝藏共和国必须拿到手,这可比打捞世界著名沉没的运宝船来得更为划算,而且更容易实现、回报更大。

“勘测结果我们已经掌握,而且放眼全世界也只有我国能在六千米深水一下的展开勘测和打捞作业,希望将军能为我们提供方便,打捞费用全部由我们支出,并且不需要将军负担任何连带责任……”韩元现在像极了一个老巫婆,正yin*着怀揣宝贝的小姑娘赶紧上当。

吨的黄金,前沙俄『政府』一笔巨大的遗失财富,对于基洛科夫斯基而言,为了满足欲望他已经赌成了疯子,为了继续赌博下去他急需赌注,而且还是巨大的赌注。沙皇早就成了尘土,他的财富却遗留在了自己的势力范围,可自己却根本没有实力将这笔财富打捞出来,让传说化为现实。

就算他知道尼古拉二世复辟成功之后就曾派人到贝加尔湖探查,传说中的宝藏就是一个真实,可他的确是毫无办法,世界最深的淡水湖,几千米深的海底沉睡的财富,一个人能潜几十米深就已经是奇迹,当前世界主要海军大国的潜艇或深海探测器都不可能潜入如此之深,况且还需要在强大的压强之下展开深水作业……[]大国无疆99

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财富,在过去只是基洛科夫斯基心头的一个小小遗憾,但韩元提出中国可以完成惊天之举的时候,他第一反应就是该死的中国人总是对俄国境内到处勘察,哪儿有石油、哪儿有矿产,他们比俄国人自己都还清楚,连贝加尔湖湖底的巨大财富也弄得清清楚楚。第二反应,自然是觉得这笔财富少说自己也能分到不少,再怎么说贝加尔湖也在自己的地盘内,中国打捞出来的黄金,最不济也得分给自己几十吨。

想到这一层,这个高大的斯拉夫人立刻笑逐颜开,当场就表示到:“贵国真有实力在六千多米的深水之下完成打捞作业?那贵国的海洋力量岂不是……”说到这儿,基洛科夫斯基觉得自己话有点多了,该说的才能说,不该说的怎么能『乱』说呢?赶紧做出了以抱歉微笑。

“你不用担心太多,我们之间是一直相互扶持的朋友,上面已经给了我明确的答复。称完成打捞之后,我们将按照出水的黄金量,五五分,如何?”

韩元的话就是说捞出来的,那就和远东军五五分账。可进行打捞作业的是共和国,既然有能力在几千米水深下捞出黄金上岸,那自然有本事让有些黄金捞不出来,估计真要是按照捞出来的分账,说不定共和国只会非常抱歉的捞出几百吨。

似乎看出了基洛科夫斯基的担忧,韩元赶忙解释说道:“将军不用担心,打捞的全部过程都是由我国最新的深海打捞机器人完成,打捞的全部过程我们都将拍成纪录片的形式全程记录,同时将军也可以派人全程观看打捞作业……”

“不用多说了,我明白你的意思”

基洛科夫斯基不是愚蠢之人,他要是满口答应下来,估计得到的会更少,在这国际形势对远东军极其不利的情况之下,他不免需要对共和国做出示好之举,赢得中国的支持才能坚持下去,否则迎接他的将会是分得的黄金被很快花完,没有了钱中国就停止贸易,而后便是越战越强的红军彻底将远东军碾压成粉末,自己变成一个穷光蛋流亡中国或者其他国家,从此过着默默无闻的小市民生活……

“黄金,打捞出来后的总量,按照五五分账之后,我也只要两百吨,多出来的黄金吨位就请贵国乘以一个一万,换成多少万吨的物资再交给我……”

基洛科夫斯基的意思就是,不管中国是否完成了所有的黄金打捞,一千六百吨黄金分给他本应该是八百吨。但他只要两百吨,剩余的六百吨他希望能换得六百万吨物资,也就是多少吨黄金就有多少万吨物资。

这个条件不能不说非常优渥,对于中国而言,已经在多次大规模军事贸易中渐渐获得了巨额外贸利润,加上在西方各国的战略『性』收缩,国内的大萧条早已走出,共和国『政府』也因为有了充沛的财力,以至于可以跟其他大国一样,加大军事力量的建设投入,海陆空军的大换装不能不说有俄国内战的贡献,也为共和国回归金融危机爆发之前的经济增长率起到了不可磨灭的作用。

同时,对于已经完成所有勘测任务,就等着基洛科夫斯基同意后便开始着手准备打捞作业的共和国,肯定是能够将一千六百吨黄金全部捞起来,除了能够共和国再带来几百吨的黄金储备之外,还能让长期与己合作的伙伴有继续坚持下去的本事儿,反正那些黄金迟早也会通过贸易的形式流入中国,还能顺带刺激了共和国的工业生产,这是一个巨大的利好。

基洛科夫斯基为何要坚持两百吨的固定份额,他至少还需要为几十万远东军的军费开支买单,虽说黄金打捞协议一旦成功,自己将不用担心任何物资问题,可也得担心军费开支是否充足,这也是关系着能够激发出远东军士气的关键一步,苏维埃红军能以土地和自由贿赂农民,那他就能用金钱让远东军官兵甘愿卖命。当然,他还需要为自己留下一点养老钱,更可以放心大胆的让中国人尽管打捞,不用费心费时去监督,到时候还伤了大家的和气。

八百吨黄金中花去六七百吨,基洛科夫斯基想再赌一赌,如果六百吨黄金换来的物资、一百多吨黄金唤起的远东军士气,都还不能阻止苏维埃红军前进的步伐,那么基洛科夫斯基就只能带着剩余的几十余吨黄金和家人一起流亡中国,从此过一个富翁生活也着实不错。

“将军,你的条件非常好,我现在就能够答应你。”韩元和基洛科夫斯基热情的拥抱了一下,发自肺腑的兴奋已经让他满脸红光,高兴的握着基洛科夫斯基的手,说道:“那是否意味着,贝加尔湖从现在开始,已经暂时归我国管辖了呢?”

“你说呢?”

基洛科夫斯基说完,笑眯眯的递给韩元一杯满得快溢出的伏特加,对他、对中国、对整个世界而言,这1942不正是一个收获的年份吗?有人为了钱而疯狂,有人就能为了目标而癫『乱』,什么军备竞赛、惨烈的内战、肮脏的外交等等,都不重要,反正这个世界已经疯了。

上帝是不会在乎世上再多几个疯子,因为世界上已经有几个国民全都是“疯子”的国家,地狱已经呲牙咧嘴的敞开怀抱,哪儿需要上帝来管这些闲事。!~!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