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四章 事出东海

第四章 事出东海

第四章事出东海

呼呼的寒风带走大地的温热,寒夜里的朝鲜半岛分**冷,和中国东北隔鸭绿江而望的朝鲜新义州是一座名副其实的军事重镇,驻扎于此的日军足足有一个旅团之多,整个小城的朝鲜人口都还没有日军的官兵数目多。

脏『乱』的街道、凋敝的屋舍,污垢横流的街道上时不时传来阵阵嘶鸣,长期保持和中国边防部队对峙的日军,指不定又是闯进谁家寻欢作乐,疯狂的嘶叫和谩骂空落落的回『荡』街道上,偶尔匆匆而过的行人也是充耳不闻,佝偻着身子快步走过每一个街角,深怕被来回巡逻的日军巡逻兵们叫下。

痛苦的嘶叫渐渐平息下来,只剩下一阵鸟语叫骂声,坚持不了多久的日本官兵很快便晃晃悠悠的走出不幸之家的家门,舒坦的扬长而去,留下哭闹不停的一家朝鲜人。街上很快又恢复了宁静,只剩下偶尔的狗吠声和日军巡逻队整齐的脚步声,偶尔还掺杂着枪托撞击水壶的蹦蹦声,一切都是那么安静。

“砰~砰~砰”[]大国无疆4

有规律的三次敲门声之后,紧闭的房门很快打开了有关上,一个行人闪进了屋子之后,立刻自报家门:“三千里江山,血花纷飞,何时止飘落?”

“上千年大韩,繁华似梦,何日能梦圆?”屋主也赶紧回声应道。

“暗号正确”俩人心里同时升起一个共同的想法,来者脱掉了黑『色』风衣和大礼帽后,『露』出了朝鲜人的标准国字脸,热茶下肚之后,屋主这才邀请来者跟着他来到后院一座枯井旁,俩人很快借助绳索深入枯井,还在半空当中的时候就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接住,在枯井的中部一处有一个横向通道的入口,在入口处等候之人的帮助下俩人一前一后得以进入了这个隐秘的通道。

暗黄的灯光照耀着只能容单人通行的通道,小半会儿后俩人终于走完了狭窄的通道,昏暗的灯光终于变得明亮起来,空间变得十分宽阔。其巨大的空间犹如一间书房般的大小,这个深处于地下的房间里,正中间布置了一张很大的书桌,上面摆放着一个巨大的沙盘,沙盘上『插』着各种大小的日本小旗,墙壁上还悬挂着一副巨大的朝鲜半岛地图,更上方是一个朝鲜人民党的党徽。

另一侧墙壁边沿,堆放着一箱箱武器弹『药』和食品,另外一边则是一次摆放着几台电台,一条条黑『色』的天线不知道延伸到了哪儿,反正此时正是滴滴答答响个不停,几位电报员在紧张的翻译着来自朝鲜各大地下党发回来的秘密电报,再走一段矮小的通道后,又是一间同等的大小的房间,俨然就是一间住宿房,或许还有更多的空间,但也不是来者应该关心的。

“怎么样?”

“很困难,狼林山的通道被发现了,损失了不少人力和物资。要想开辟新的通道,目前是不可能了。”

深夜到来的人也就是朝鲜人民党新义州据点的外勤干事金诚宇,他主要负责的是从中国运输武器弹『药』和医『药』物资进入朝鲜,有时候也承担护送人员进出朝鲜的重任,但大多时候都是将总部筹集的经费运进来,毕竟开展地下行动缺乏的不是武器弹『药』,而是资金。

但是最近,共和国加大了对朝鲜人民党的援助力度,对于在朝鲜半岛的地下党更是百倍提携,共和国军情局也是多方帮助朝鲜人民党,但可惜的是日军不断加强中日隔离地带的巡逻力度,以前最为重视的是鸭绿江一线,而后扩展到了整个半岛封锁线,连摩天岭、威镜山等山区地区也是加强了戒备力度,以中国边界为线主动后撤且划出了十公里的隔离区,隔离区内是颗树不留、杂草尽焚,结合不间断的军事巡逻、地雷阵隔离封锁等,整个朝下半岛俨然就和亚洲大陆断绝开来一般。

在这样一种情形之下,要想偷偷将物资从中国运进朝鲜可谓非常之困难,金诚宇三个月之内已经是第二次失败了,毫无办法之下他来到了位于新义州的办事处,不能再铤而走险的他来之前就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也要劝解上司暂停偷运行动,至少在近期内不能再有行动,当然这个短期至少是三个月。

“不行就暂停下来吧”

一位个子不高还戴着一副厚厚眼镜叫做崔志申的人,就是金诚宇的顶头上司,也是新义州据点的最高负责人。此时的他正站在电报员身后来回走动,翻腾着手里的电报,根本没有看一下金诚宇,有问才有答。

“对了,如果条件合适,就把我们的人撤回来,往后可能不用再走封锁线了,咱们有新的方式获得支持”崔志申将电报中的一份交给了金诚宇,同时示意他别太拘束,坐下来说话。

又是一杯热茶下肚后,金诚宇一脸兴奋的看着电报,看完的时候脸上已经笑开了花,立刻志气高昂的说道:“我一定不辜负组织交代的重任,完成勘测之后立刻撤离所有机构和人员”

“先别急着表态”崔志申打断了金诚宇急切的表态,又将另一份电报递给他,然后便端着茶杯光是吹气并不饮用,看来他是在等着金诚宇的新反应。

第一份报告是一个通告,在上海的朝鲜人民党总部给在朝鲜境内的多个据点发来了好消息,简单说来就是人民党和中国的军情局正式联手合作,人民党在朝鲜半岛境内的竞争形势肯定有所改善,毕竟有了一个强大的后盾作支持。金诚宇看到这样一封报喜电报,自然是喜上眉梢。

第二份报告,则是军情局给朝鲜半岛境内的人民党提出的一个要求,即在三个月之内要向中国的军情局提供日军在朝鲜境内的防御部署、兵力多寡、武器配置等,反正就是让地下党刺探足够多的日军信息。朝鲜人民党混迹朝鲜半岛多年,这样的信息的确掌握很多,但和中国的需要还是相差很大,如果要刺探足够的机密信息,那么人民党肯定会付出很大的努力,甚至会遭受到难以预计的巨大损失。

“作为交换,也算是表示诚意,中方的军情局答应,他们可以通过更为有效的方式为我们提供支持,武器弹『药』、生活物资、行动资金等都可以。如果我估计得不错,总部肯定已经和中国方面达成更深入的合作,但总部的人却根本不知道我们的困难。”

“这么说中国会支持我们推翻日本?这可是好事儿啊,再困难的任务也必须完成才是。”金诚宇似乎忘记了任务的艰巨『性』,希冀着能在中国的支持下赶走日本人,完成朝鲜民族的独立。[]大国无疆4

崔志申听到这话,脸不改『色』心不跳的说道:“你应该看到,我们迎来春天的时候,也迎来了莫大的挑战。完成任务非常困难,但回报有很高,一切都是非常矛盾的共同体。而且,落在我们办事点的任务就是整个中朝边界线的勘测刺探任务,长期的斗争经验告诉我,要想在这条线上下功夫,实在有些困难啊”

提起困难,这金诚宇满腔的热情就降下了大半截。日本在朝鲜半岛的统治是严格的军事制度,遵从的法律是日本的军法,朝鲜人民是没有自由可言,所有的社会生产都受到日军的监督限制,疯狂掠夺农牧产品、矿产资源之下,日本人只给朝鲜人民续命的粮食。在各大军事要点地区,比如新义州这种地方,日军就是绝对的统治者,所有的朝鲜人都是他们脚下的奴隶,奴隶的生死自然掌握于主子的手里。

“再说了,中国要这些情报干嘛?日军在朝鲜半岛的军事情报对我们而言应该更为重要,但中国却急着想要,这就说明总部已经和中国达成协议,推翻日本殖民统治中,中国肯定要扮演重要的军事行动者角『色』,而且我们也只能依附于中国的帮助,否则单靠我们的努力,肯定是徒劳……”

“蒙受再多损失也无妨”金诚宇站起身来,握着拳头说道:“此时不搏,更待何时?”

听到这话,崔志申不再多说什么了,原本以为艰巨的任务分配下来,会被下面的人以各种理由推诿,现在看来,他实在是小看这些在刀口『舔』血多年的斗士了。

离开据点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晌午,清晨和傍晚是日军戒备最严的时候,在光天化日之下反而会最安全,当然出城的风险也是最高的,来往的行人没几个,日军会逐个搜身不管是男是女。金诚宇将机密命令藏在了鞋底夹层里,扮成一个庄稼汉的样子,经过两个矮脚日本兵的相当周到的“抚『摸』”之后,这才得以出城。

沿着鸭绿江一路往江界而去,金诚宇选择的道路避开了日军往来频繁的公路,山麓之间的羊肠小道虽说荆棘丛生,但好在较为安全。而公路上却是日军车来车往,全副武装的日军士兵难以预计他们会何时出现,因为它们是在毫无规律的戒备巡逻。

而鸭绿江对岸的中国丹东呢?金诚宇去过这座繁华的边境城市,即便武装部队不少,但中国人的生活还是很自由的,和朝鲜这边相比较起来,简直是天上和地下。在躲躲藏藏数天之后,金诚宇这才赶回了狼林山里的藏匿点,将拿到的命令正式公布之后,以往由他们负责的物资运输任务便正式告一段落,但同样一个新任务即可启动,那就是在三个月之内对江界到清津一线的日军防御部署情况侦查,而江界到新义州一线的侦察任务崔志申另外安排了一个外勤组。

就在在朝鲜境内的人民党正努力收集各种情报的时候,在中国东海却发生了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中日台湾冲突之后,台湾岛东北方向的钓鱼岛包括黄尾屿、赤尾屿等在内,一直都是中国的海岛,而且十几年来共和国海军东海舰队、台湾省海政厅,经常派遣巡逻舰艇在该海域巡逻,一方面是打击海洋走私,另一方面则是宣示主权。因此,钓鱼岛上至今还竖立了一座简易灯塔,为夜间经过的巡逻船只或渔船提供指引。

然而,在1943年1月3日这一天的上午八点左右,例行从青岛出港一路巡逻而下的东海舰队的一支驱逐舰巡逻队却在离钓鱼岛还有一百余海里的时候,收到了由求救信号,不一会儿收到信号的台湾海政厅也转发给东海舰队驻上海联络处的报告,被联络处转发到了巡逻舰队——两艘福建籍的渔船在赤尾屿海域作业,被日本军舰驱逐,双方正发生激烈冲突。

收到消息后,三艘驱逐舰很快拉开了间距、提高了航速,并立刻让舰载直升机做好出发准备,在上午八点十五分,行驶在最前面的021号驱逐舰放出了自己的舰载的反潜直升机,该直升机很快完成高度爬升,以每小时240公里的最快速度向事发海域飞去。

而在赤尾屿海域,两艘本是在做正常捕鱼作业的渔船,一开始发现日军『逼』近军舰的时候,还并未在意,因为这么多年来日军军舰从未越过中方海洋权益线一步,本以为这一次又是日本人远远儿的做做样子,然后快靠近边界线的时候就打住、转向。

可是,日本那艘驱逐舰有放慢速度的意思,但却没有改变航向的打算,很快突破了原来固守的分界线后,在中国两艘渔船作业区域外的不足一海里距离外,高高昂起了炮口,并调整航向向两艘渔船驶来,通过灯光信号告诫中国渔民——“这里是日本的领海,他们是在违法捕捞,应速速离去”

一向没受过这种欺负的渔民当场就冒火了,根本不管日军驱逐舰的警告,继续撒网捕鱼,很快日军就开始用驱逐舰上的25毫米双联装高『射』机关炮『射』击海面,算是给中国渔民最严正的警告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中国渔民意识到要出大事儿了,于是赶紧发出了求救信号,同时切断了与渔船相连的渔网后,在日军驱逐舰『逼』近的时候,他们用船上的高压水枪做武器,和日军直接对峙起来。

日军驱逐舰没有开火,但是却不断利用其更为巨大的身躯和排水量,将两艘不足千吨的渔船弄得十分难堪,仿佛近身格斗一般的缠斗中,一艘渔船不幸被日军驱逐舰舰艏撞中,当场渔船的尾部便被撞得稀巴烂,但没有造成翻覆已经是大幸。

日军的驱逐舰是其最新型的阳炎级,它是日本海军追求较好航程和适航『性』、拥有较强鱼雷攻击能力的结果,因此有着日本特『色』的飞剪式舰艏、高干舷和短艏楼。其一百一十余米的全长、近十一米的全宽和近四米的吃水深度,满载排水量有两千五百吨,肯定不是只有几百吨排量的渔船能够抵抗得住的。而且,除掉什么鱼雷发『射』器、深水炸弹发『射』器之类的,该舰艇还上装备有三座双联装127毫米火炮,两座25毫米双联装高『射』机关炮,这些大家伙一旦开火,两艘渔船肯定是很快就会葬身于海的。

激烈的近身缠绵很快宣告结束,两艘渔船相继被日军“雪风”号驱逐舰摆弄的不能动弹,第一艘只被撞掉渔船尾部的还好一些,另一艘被撞了之后仍然奋勇的向日军**高压水柱,或许是把日本的中佐舰长给惹『毛』了,所以“雪风”号很快又调转了船头狠狠的撞击了一下,几百吨的渔船怎么能承受两千多吨的驱逐舰蹂躏,就算速度不快的撞击,也让渔船差点倾覆并且侧身还撞出了一个大窟窿,海水很快就涌进船舱,几个中国渔民很快将橡皮救生艇扔下大海,随后便弃船逃生。

果然,当转过一个大湾傲气十足回来的“雪风”号赶回到撞击地点的时候,那艘渔船已经只剩下天线杆还『露』在海面上,一个不大的漩涡正试图把一个橡皮救生艇给吸下去,另一艘已经静止不动的渔船上,几位中国渔民正以听不懂的话语可劲儿的辱骂日本军舰,同时还不断的给橡皮艇上的几个中国渔民挥手,让他们加油划。

看到这一幕,吹雪号上的一百多米水兵当场就笑坏了,纷纷跑到甲板上来看中国人的滑稽表演,其中就属他们的少佐轮机长笑得最欢,其他士官、军官也是嬉笑着对海上奋力挣扎的橡皮艇指指点点,他们也没打算闹出人命,所以也没那个必要再次冲撞了,驱逐舰也就在事发海域里慢速的绕圈儿航行,直到幸存的橡皮艇划到那艘报废渔船前,几个渔民很快将落水同胞救了上去,十二位中国渔民也就孤零零的呆在那艘不能动弹的渔船上了,而且海风瑟瑟,渔民们被冻得瑟瑟发抖。

于是乎,日本水兵们就笑得更欢了。但很快他们的笑意就止住了,天空中突然传来了一阵翁鸣声,全世界也只有中国海军以直升飞机为舰载机,而且他们也不是没见过这种飞机,听到翁叫声的时候,几个日本水兵当时就有些害怕,不过很快就被那些老兵们给揪了回来,其中一个大大咧咧的日本兵,还跑去装模作样的『操』控着高『射』机关炮,虽然没有开枪,但嘴里却蹦跶出“哒哒哒”的声音,好似他在勇敢的向支那猪开枪一样,顿时惹得周围水兵们一阵欢笑。

而在丝毫不能动弹渔船上的中国渔民们,则很快欢呼起来,仿佛寒冷已经不再似的,有两个渔民甚至把身上嫣红的救生衣给脱下来,不断向天空中挥舞,而另一个渔民则是把渔船上的那面五星红旗给取了下来,和一个浑身湿透的渔民一起,将国旗平置,让高空的直升机能够看到这一切。[]大国无疆4

由东海舰队021号派出的反潜直升机,以最快的飞行速度来到了海域,事实上飞行员早就通过机载的搜索雷达发现了海上的“雪风”号驱逐舰,他们从四百米高空上直接飞过了“雪风”号的顶部之后,一个很大角度的侧旋降高飞行转弯后,直升机的飞行高度已经降低到了三百余米,压着机头的直升机速度越来越慢、高度越来越低,只有一百米高度的时候,堪堪再次飞抵“雪风”号的上空,几乎同时飞机上的干扰诱饵弹发『射』器便启动了,一串串闪亮着剧烈白光的诱饵弹在驱逐舰上空凌空爆炸。本是用来干扰地对空导弹的干扰弹,倒让飞行员临时用来充当警告武器了。

直升机上的副驾驶员很快就把通讯频率接到国际公共频率上,同时还启动了录音设备,这才以标准的国语向日军提出严正警告,要求在中国海域里造成严重事故的日军驱逐舰不准擅自离去,任何可能的逃离行为都将受到任何方式的反击,并且一切责任都将由日方承担。之后,又用了英语复述了一次刚才的警告。

反潜直升机在“雪风”号周围盘旋,在中国渔民们叫喊着“揍沉丫的”、“打死鬼子”之类的助威声中,机身两侧短翼挂载的两具57毫米火箭发『射』巢里的火箭弹似乎也跃跃欲试,即便火箭弹不可能让一艘驱逐舰沉没,但至少能让驱逐舰上的建筑基本全毁,尤其是那些就像乡下蛤蟆没见过天鹅一样盯着直升机看的日本水兵,估计不是不认识飞机上的中国海军标示,而是直升机这玩意儿实在是太稀奇了,还从来没这么近距离看过的他们,实在是忍不住要多看几眼。

“『奶』『奶』的,这日本人不会英文也罢,难道连中文也不懂?”

反复重复了三次之后,反潜直升机已经在“雪风”号周围绕了两圈儿,但日本的电台兵仿佛毫无反应一样,整个驱逐舰甲板上的日军官兵还时不时对直升机指指点点,实在忍不住的副驾驶赶紧将这一情况通报给了母舰,正在全速赶来的三艘驱逐舰正以每小时36.5海里的最高航速疯狂奔行,收到请示的时候,021驱逐舰舰长当场就火冒三丈。日本人把中国渔船给撞翻了一艘、毁坏了一艘,中国海军给予警告竟然不闻不问,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舰长命令我们,给予日军最高警告,另外两艘驱逐舰的直升机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

副驾驶将卫星通讯器关掉,刚才他就是借助通讯卫星和舰长对话,经过现代化改造的海军驱逐舰,去掉了华而不实的舰炮,改成了一座76毫米自动速『射』舰炮,加装了防空和反舰导弹,还有作战数据系统、火控指挥系统、卫星通讯系统,具备很强的防空、反潜能力,没打算和日军驱逐舰发生炮战的它们,至少也需要将作战距离缩短。

收到命令的反潜直升机很快再次压低飞行高度,副驾驶员很快将头盔显示器系统中的武器控制启动,佩戴在头部的头盔现实系统,是由目镜、成像系统、电子组件和定位系统等构成,在副驾驶的眼前有一块类似有『色』玻璃的显示器,其实是一种组合玻璃。直升机上的火控系统已经由副驾驶接管,副驾驶不需要看驾驶面板上的各种显示器,就能通过眼前的组合显示玻璃,看到武器的瞄准线、目标的扑捉信息、武器的引导信息。

副驾驶员可以任意转动头部,有定位系统的头盔显示器都将飞行员的正前方视野,当成了舰载武器的攻击方向,所以只要副驾驶员扭动头部,直升机机腹的25毫米机关炮朝向都是不断转动的,如果副驾驶员低头或者昂头,机关炮也会跟着降低炮口或者抬高。总之,戴着这种显示头盔的副驾驶员,已经成为该直升机上的武器官。

飞行员将直升机降低到理想高度后,副驾驶员眼前的显示器上在原有的驱逐舰影像之上,还出现了一个很大的十字瞄准基线,基点则是机关炮的『射』击点,所以直升机飞到了“雪风”号正前方的时候,副驾驶员的刚好瞄准雪风号的对称位置,但他很明显不想用机炮来扫『射』驱逐舰,他要攻击的是驱逐舰前进方向上的海面。

机腹的二十五毫米机关炮很快便**出了一串串炮弹,炮弹很快在海面上炸起一朵朵浪花,就在相向而行的直升机和驱逐舰距离太近,以至于炮弹快要打到驱逐舰舰艏的时候,愤怒的机炮这才止住了开火,而直升机很快拉升了高度,再一次从驱逐舰上空飞过。而这一次,日军官兵们算是知道,这头顶上呜呜转悠着桨叶的飞行器,竟然能够发『射』武器,而刚才很明显是一次警告。

很快,雪风号作势要扬长而去,烟囱里喷冒出了更浓的黑烟,要加速逃离现场的驱逐舰很快被天空中的反潜直升机识破,但它根本就没有能力阻止它逃离,渔船上的渔民们叫骂得更欢了,大概他们也知道日本人想逃。就在这时候,驱逐舰上的两座机关炮好似按耐不住,向空中的反潜直升机开火了。

直升机上的飞行员很快就将这一信息通过战术数据链发送了回去,同时直升机也加速起来,却是不断爬高,到达一定高度之后,这才对准日军驱逐舰舰尾部俯冲下来,飞机上的副驾驶很快瞄准了日军驱逐舰的尾部,飞机两侧短翼的57毫米火箭发『射』巢很快喷冒出了一枚又一枚的火箭弹。

突然而来的精准火箭弹几乎是擦着日军驱逐舰的屁股击中翻腾的浪花,剧烈的爆炸几乎把舰尾的一座机关炮给掀翻,附近的几位日军水兵躲避不及,被爆炸的火箭弹弹片给带走了小命,十几枚火箭弹很快给驱逐舰尾部造成了一定伤害,从空中看上去驱逐舰的屁股就像是被超级怪物咬了一口似的,舰尾一片狼藉,几个日军水兵已经成为尸体,更远的日本水兵作势要『操』控高『射』炮反击直升机,但很快就被紧接而来的火箭弹给淹没。

剧烈的爆炸很快从舰艇尾部向舰艇中部蔓延,直升机发『射』的火箭弹是一枚接着一枚脱离巢『穴』而来,而且担负攻击的反潜直升机正义很快的速度掠进,所以火箭弹的爆炸轨迹就好比一条粗短的直线,很不巧的是该直线就和日军驱逐舰的中轴线重合,毕竟对于俯冲时速一两百公里的直升机而言,加速缓慢的雪风号驱逐舰就好比一只笨重犀牛一样,比固定靶稍好那么一点儿。

可惜的是,驱逐舰毕竟还是一艘军舰,其表面防护装甲还是有的,对于以破片为主要攻击方式的火箭弹而言,迅猛的爆炸和飞溅的弹片都不足以给它造成致命的伤害,倒是将整个驱逐舰的中后部给炸得一片狼藉,刚才看热闹的日军官兵们此时大多都躲避不及,不少人命丧当场,而且还有不少人被爆炸开来的火箭弹弹片给伤害,最惨的是那座舰艇尾部的机关炮炮座周围的日军官兵,受到火箭弹重点照顾的他们基本上已经成了块块碎肉,更有不少人直接失踪了。

反潜直升机火箭弹用完,日舰仍在逃逸,呼叫支援,呼叫支援021反潜………”攻击完毕后,充当武器官的副驾驶向母舰报告道。同时,他也将雪风号的一些数据发送了回去。

倘若日军不对空开火,反潜直升机副驾驶是绝对不会主动攻击的,因为两人出发之前就收到明确命令,在日军主动攻击之前,不能发起主动攻击,示威便可。但赶赴事发海域后,日军驱逐舰已经造成了中方的财产损失,还险些酿成中方人员的伤亡,在警告无果之后日军主动逃逸,已经可以先敌攻击,但没想到日军竟然主动给予机会,所以直升机武器官自然是“投桃报李”,日军敢用机关炮『射』击直升机,他就能用火箭弹反击驱逐舰,这也是一种“礼尚往来”吧,不幸的是日军没能击中反潜直升机,倒是驱逐舰被火箭弹打得是一片狼藉。

用完火箭弹的反潜直升机,机关炮子弹也仅够自卫,已经不能对雪风号驱逐舰造成损伤,所以很快放弃了追击日军驱逐舰,转而回到了事发海域上空,完成了定位标注和航空摄像之后,这才降低高度,在距离渔船一定海域的低空,晃动自己的身子算是给渔船上的渔民们打一声招呼,也算是给他们一个心理安慰,有海军在,他们不会一直漂泊在大海上的,那艘加速逃逸的日军驱逐舰会受到何种待遇,已经不是这架直升机能管的,051号和052号两架反潜直升机已经快要抵达事发海域。

就算是雪风号驱逐舰要逃,估计也不可能逃得过反舰导弹的追击。胆敢在共和国海军地盘上撒野,那日本海军就应该有接受最严酷惩罚的心理准备,毕竟共和国海军的反舰导弹还只打过靶船,还真没打过日军最新型的驱逐舰。

究竟是重型反舰导弹厉害,还是日军的驱逐舰凶横,已经不是021反潜直升机能考虑的了,已经逗留够久的它再待一阵就将返航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