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六章 忍住

第六章 忍住

第六章忍住

“罗司令,军情局战略情报科刚刚发来警报,称日军驻那霸港轮值战备舰队已经出港,这是他们分析过的卫星照片”

海军东海舰队司令罗勇的副官将一个文件夹放在了罗勇的书桌上,文件夹里就夹着司令部接到军情局通告之后,军情局还利用通讯光缆为他们送来了经过分析、比对的照片。

“哦?”罗勇正看着一份资料,听到副官的话,赶紧把资料放在了一旁,把文件夹打开来快速扫描了几眼,很快咧嘴笑道:“这日本人看来是憋不住火了,新闻发布会才刚刚结束他们就争锋相对的出港,看来并不满意我们外交部的解释啊”

“那他们是想主动挑起战争?”[]大国无疆6

“这可就难说了,在没有具体情报之前,我们无法肯定此次事件是日方故意为之,还是一次意外。倘若是一次意外倒是罢了,但真要是日本故意导演的一幕苦肉计,那这必将是他们用来掀起中日战争的导火索……”罗勇略略一想,拍了一下桌子站起身来,说道:“即可命令,在黄海进行协同训练的‘嵩山’号战列舰即可脱离临时训练舰队,率不低于两艘的巡洋舰赶赴东海海域,随时监控日军动向,倘若日方仍要未经通报进入我国领海,可以采取任何有效行动。”

东海舰队算是共和国海军中的最大力量,该舰队首先进行大规模的舰船信息化改造,而后在“炎黄”号改装之时,“世民”号航母还在波斯湾溜达。按照海军司令部的规划,“炎黄”号完成改造之后就将暂时加入东海舰队,而如今规划成了现实,“炎黄”号航空母舰代替了“汉武”号成为东海舰队的临时的也是唯一的航母,后者已经进入了沪东造船集团接受现代化改造。

“炎黄”号作为共和国首艘航母,而如今也是共和国首艘完成信息化的航空母舰,她自加入东海舰队以来,整支舰队都在围绕着她练习新型航空兵、研究新战术新战法,这其中就包括东海舰队的两艘战列舰“泰山”号和“嵩山”号,以及近乎全部的巡洋舰、半数的驱逐舰。

如此大规模的演习着重演练信息化舰队如何挑战传统的“大炮巨舰”,即导弹怎么打战列舰这种海上怪兽。以装备少量而又极其宝贵喷气式舰载机的“炎黄”号航母,自然由始至终担负着舰队指挥、航空侦察与空中力量打击等任务,动辄重大二十吨喷气式舰载机也是在演练期间反复进行航母的起降练习。

四个蒸汽式弹『射』器在演练期间一直保持着较高的战备出勤率,这一点就足以证明东海舰队的演习究竟有多么的疯狂。但这样一个关键点上,日本海军竟然蠢蠢欲动,倘若不是舰队信息化战斗力尚且不足,罗勇肯定会让日本鬼子尝一尝中国海军的厉害。

“‘嵩山’号战列舰未能进行大规模的信息化改造,其主要武器还是大口径舰炮,真要是发生战事,恐怕两艘巡洋舰……”就在副官准备出去发布命令的时候,罗勇思索之后再次命令道:“命令驻浙江海军航空兵部队进入三极战备,给在外轮值战备的潜艇发送二级授权。”

“二级授权?”

“是,有问题吗?”罗勇看了一眼副官,后者赶紧明白了过来,抱起罗勇处理好的文件,很快离开了办公室。

东海舰队司令部的命令,无线电波很快从青岛以光速飞抵正在黄海海域,也就是朝鲜半岛的大黑山群岛以西的演习海域,中午时分正是“炎黄”号航空母舰放飞警戒战机,收回上午参与演习的战机。演习毕竟是演习,有具体的演练科目,而不是烽火连天的战场,官兵们要照常吃饭、休息,收到命令的“嵩山”号战列舰很快脱离了临时演习舰队,在三艘巡洋舰的陪同下往南行驶。

中国这边还是中午时分的时候,日本东京已经是下午。中国外交部在台湾召开的特别新闻发布会刚一结束,中国击沉日军“雪风”号驱逐舰的事情便在日本国内闹得沸沸扬扬,从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日本『政府』就被右翼势力所控制,严重的军国主义化倾向倡导发展军备,在短时间内算是解决了经济发展的疲软态势,但却带来一个问题,那就是活跃在日本民间的军国主义分子极其猖獗,几乎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

关东大地震曾给日本东京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灾难,在这场灾难中除了日本遭了了巨大的人员和财产损失之外,灾难过后的重建为日本的经济发展带来了一定的刺激,而中国驻日东京大使馆的拯救本国公民的种种表现也是可圈可点,尤其是为了让灾民们能更及时发现并找到大使馆,所以灾难之后大使馆上高高升起了好几面中国国旗,远远看上去在一片灰暗背景之中的那一抹嫣红,灾难过后便被中国侨民们冠上了一个“中国红馆”的绰号。

但此时,这个有着“中国红馆”绰号的大使馆却成为了膏『药』旗海洋中的一片孤舟,受日军驱逐舰被击沉影响,从日本各地尤其是东京地区涌来了数以万计的日本人,几乎都挥舞着膏『药』国旗,叫喊着不知名的话语,一路激昂的从四面八方赶来,最终在日本当地时间下午两点,完成了对“中国红馆”的彻底包围。

“整个大使馆已经被团团围住,头戴月经布、穿着和服、脚踏木屐,示威的日本人几乎统一了着装,看样子是经过一定组织的”

大使馆的武官是名叫元丰上校,才由国内派遣过来不久,刚才出去查看了一圈儿,整个大使馆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日本人的叫喊声已经让大使馆周围喧闹得如同超级闹市,甚至在隔音效果很好的使馆办公楼大厅里,隔着厚厚的防弹玻璃和钢化玻璃夹层,都能听到围墙外示威人群的呐喊,日本人的鬼哭狼嚎的能耐让大使馆里的工作人员们切身感受到了。

昔日开放的朱红铁门已经紧闭,在门外的两个岗哨上,两位手持日本三八式步枪的日本士兵面无表情的看着警戒线外的示威国民,其中当然不少人正愤怒的辱骂着这两位至今都还为中国大使馆站岗的哨兵。

按照国际惯例,驻各国的外国大使馆是由所在地国家提供安全保护,大使馆的武官不过是象征着其国家武装力量的代表,肩负着两国之间可能出现的军事交流沟通任务,也是大使的助手。即便拥有着外交特权和豁免权,在他国境内也是不可能拥有武器的。派遣来保护他国大使馆的官兵,往往也是所在地国军队中纪律严明、素质过硬、形象较好的,没有具体的命令他们是不会离开大使馆半步。

“除了两位站岗的日军士兵,没有看到任何干涉力量的出现,可以想象如果这两位日军士兵撤走之后,围墙外的日本示威人群将彻底失去控制”元丰不得不从最糟糕的情况去考虑问题,看到日本人已经发疯之前,他已经设想到发疯后的日本人会做出何种大事儿,所以他向大使荣立国建议到:“我们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一旦示威人群冲破阻碍,后果将难以想象”

“我们需要十分钟来毁灭机要文件,你即可去安排一下,除了盯紧外围情况的人,其他人全部撤到机要室”

荣立国同意了元丰的建议,但使馆里只有两台粉碎机,大量的机要文件要彻底毁掉,除了将其绞碎成细小碎片之外,最好的办法就是将其彻底焚毁,即便灰烬只处理掉一部分,要想复原文件也是极其困难的。[]大国无疆6

“另外,情况已经发送回国了,国内指示我们保持冷静,外交部部长已经紧急约见了日本驻华大使,相信很快就会将我国的诉求知会给日方,但直到现在也不见东京警方出动,实在有些蹊跷”

“恐怕这不止是一次蹊跷”元丰淡淡笑着应承荣立国的话。

很快事态果然如同元丰上校所预想的那样,刚刚还一脸正气矗立在共和国大使馆外的两名日军岗哨,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有工作人员说看到了一个常在使馆外出现的日军长官,是他带走了那两位岗哨,但这种小事儿元丰已经顾不上了,使馆的大部分工作人员都在机要室里毁灭机要文件资料,荣立国大使已经连续多次拨打专线电话联络日本外务大臣,结果被秘书告知大臣不在,连续几次之后电话根本就打不通了,给日本东京警方的电话也很快宣告中断。而原有的普通电话早已被切断,甚至连供给使馆的自来水都停了。

两点二十五分,也不知道是谁带的头,不少日本人又开始在街道上兴风作浪,用他们的武士刀挑起共和国的国旗肆意挥霍,布匹哪儿是锋利刀刃的对手,很快就被刺了个透心凉,紧接着自然是化成一块块红『色』布片,惹得不少日本人是嘻哈大笑,很快还没被破坏彻底的共和国国旗,被浇上了燃油,相继焚烧起来。

看到这一幕,使馆里的中方工作人员们早已是气愤难耐,倘若不是元丰阻止,估计不少人已经要冲出去和日本人大干一场。可气人的事儿还没有结束,焚烧了共和国国旗之后,有人似乎想出了更好的宣泄方式,街道上的垃圾桶、砖块等开始被利用起来,嬉笑着的日本人使劲儿的挥舞着,将垃圾桶里找到的垃圾使劲儿的扔进共和国使馆里,尤其是那些玻璃饮料瓶,简直就是它们酷爱的利器,呼噜噜的飞过十几米的绿地后,砸在使馆办公大楼大厅前的玻璃上,发出“膨膨”的响声之后又撞击到地面化成一滩碎玻璃,比石块和烂苹果还好使。其他垃圾虽然仍得不会太远,但也纷纷扬扬的扔进大使馆。

纯是忍不下去了”一个平时在是使馆里负责翻译工作,并不是很健硕的一个眼镜儿男,嘶吼着就要冲出去和日本人拼命。

“站住”元丰即刻叫住了眼镜儿男,一把就把他往大厅里拉拽,鬼才知道那些防护玻璃什么时候会被砸坏,远离了“危险区域”之后,元丰这才死死的盯住眼镜儿男子,说道:“这时候你要是冲出去,不被撕成碎片才怪。这日本人再怎么叫吼就任凭他们去,要真是有本事儿,就在战场上显功夫,在这儿耀武扬威有个鸟用。咱们也不能白白给日本人当发泄工具不是?”

放开了眼镜儿男,元丰扫了一眼还待在大厅里的使馆工作人员们,又看了看外面不断飞来的“炸弹”此时正撞得大厅玻璃砰砰作响,狠狠的说道:“任何人不准擅自出去,就算是日本人冲了进来把咱们撕成了碎肉,咱们也用不着害怕,国家迟早会给我们报仇。况且这些胆小的日本人,也只能再外面嘶吼『乱』叫,有胆子扔垃圾,却没有胆子冲击我国大使馆。难道不说明他们心里其实是害怕咱们中国吗?”

元丰的话给在场的人打了一针镇定剂,刚才不少还义愤填膺羞愤不已的工作人员,很快就冷静下来,不少人反而颇有兴致的看着那些只会上蹿下跳的日本人,这个时候它们就算是冲了进来,也不过得到的是一座毫无机密可言的普通建筑而已,只会在使馆外哭闹的日本人,反而让使馆里的工作人员们,通过弱『色』玻璃免费看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畜生羞愤秀,而外面的日本人则看不透玻璃里的中国人们此时在做什么。

日本人的孤独表演根本没有赢得共和国使馆任何的回应,仿佛昔日比较热闹的使馆里早已空无一人似的,单方面的表演只持续了一个小时左右,就在不少被军国主义彻底冲昏了脑子的日本人作势要翻越围墙、砸开铁门冲进大使馆的时候,领教过中国厉害的日本『政府』知道自己该出场了,之前不知道躲在哪儿的警察很快出现了,及时的阻止了示威人群的所作所为,连一度凭空消失很长时间的使馆保护士兵也出现了,端着上着明晃晃刺刀的三八步枪,协助东京警察劝走了不可一世的示威人群。

经过这么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整个大使馆外的街道已经一片狼藉,到处都是焚烧共和国国旗之后剩余的灰烬,还有日本人没有用完的垃圾,使馆里的停车场、绿地等地方,早已是垃圾密布,使馆办公大楼前更是因为满地的玻璃,而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分外耀眼。

当高唱着日本本土各种歌曲的示威人群极其满意的散去之后,使馆里的工作人员们很快开始着手清理被垃圾包围的大使馆,获知消息的不少中国人此时也终于得以来到了使馆,看到一片狼藉的现场顿时有人就要发作,一阵劝慰之后这才冷静下来,帮助使馆工作人员们一起收拾大使馆。

因为在东京的共和国公民大多是做生意的,人数也并不是很多,但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有钱,所以他们自发将自己的昂贵的轿车开来,在使馆周围布置起了一道汽车防线将使馆和街道隔离开来,给日本人冲击共和国大使馆制造一道简易屏障。其中不少人更是很快买来不少食物和水,他们要为使馆守护一些时日。这倒是让冷漠的站在岗哨上的日军士兵感受到了中国人的团结,这其中自然还有震撼感,中国人为了保护自己国家的大使馆,昂贵的轿车竟然可以用来做围墙。

“『奶』『奶』个熊,日本人还真是给脸不要脸,咱们没有追究他们非法入侵之罪,他们倒先把咱们大使馆给包围起来侮辱一番”张宇拿到报告的时候,当场就骂娘了,站起身来走到世界地图面前,死死的盯着那条浮在东方雄鸡嘴下的小虫子——一个叫做日本的东亚虫子,说道:“看来咱们是不给他们点颜『色』,他们的染坊就开不下去了”

张宇转过头来,看着面无表情的张雨生,说道:“是时候给朝鲜人民党一点甜头了……日本人既然想闹,那咱们不妨闹大一点儿,要闹就闹个天翻地覆,看看谁才是亚洲的真老大”

“你准备开打?”

仍旧担任着共和国国务院总理的张雨生,算是为了整个共和国的和平安危和经济发展贡献了太多太多,如今共和国如今的富强之中,不能不说有他的功劳在内,实力增进后的共和国意欲重归世界大国,显然是免不了一番血火奋斗,但他始终觉得时候还没到。

“不是我们的经济实力不够,也不是军力不行,关键是我们目前还毫无准备,根本没有做好和日本发生全面战争的准备”张雨生算是在劝慰张宇了,军事和科技方面的东西,他的确是不懂,但这么多年下来,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了,走到张宇的面前,递上一根烟后,说道:“咱们不需要争取一时之间的痛快,日本这个国家始终是中国的心腹大患,咱们不做便罢了,要做就必须一劳永逸。”

张宇何尝不知道,共和国最为关键的军事力量也就是空军,目前还根本没有大规模换装,这倒不是共和国军费紧张,地的确确是喷气式战机的飞行员培养更为困难、原驾驶螺旋桨式飞机的飞行员们完成过渡也需要时间,就连太先进的喷气式战机有限的产量也是限制空军走向信息化的一大掣肘,而空军自己也并不想全部进入信息化,原有的活塞式战机『性』能都还非常不错,至少很能服役很长一段时间,所以空军的信息化建设就显得落后于陆海军了。

海军的信息化建设也是刚刚进入到关键时期,大量的新装备要转化为具体的战斗力,都需要部队一定时间的熟悉和整体磨合,就好比过于习惯于舰炮打击的官兵们,要学会如何掌控数字化的作战系统、新型的电子装备和武器系统,毕竟火炮『射』击和导弹『射』击的差距还是挺大的,即便海军部队已经越来越高素质化,可要将装备发挥出最强战力,还是需要时间的,而且周期还挺长。

陆军的问题就不用说了,作为国防根基的他们,规模和共和国偌大的国土面积很不符合,也与共和国的发展战略有所冲突,因此就应该更加熟练掌握新式武器装备,十一个集团军堪堪担负其共和国的国土战略防御,如果要与共和国“扩张”战略相符合,那么扩大共和国陆军规模是必需的,但就目前看来,共和国在亚洲范围内,除了朝鲜半岛上的日军之外,还没有对共和国陆军构成战略威胁的敌人,就算是要扩张部队也不会很多。

“让海军提高戒备是必需的,谁也无法肯定日本『政府』会不会借雪风号驱逐舰被击沉一事而大做文章。另外,我们必须加大对朝鲜人民党的援助力度,加快我军信息化建设的步伐,必要之时陆军可以在扩建一到两个集团军,空军的空降军也必须加快建设速度……”[]大国无疆6

“这些事儿你应该去和那帮专家、将军们去商量,跟我商量有个屁用”

“我这不是给你提醒一下,『政府』部门是时候将注意力从经济建设转移到军事领域了,全世界都在扩军、战备的情况之下,咱们也是时候做点准备了。”张宇诡笑着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份文件,递给张雨生并说道:“炎黄脊梁计划已经快要圆满结束,原计划的科研项目都能够提前完成,现在的情况是我们需不需要继续在科研领域里疯狂投入?我的意见是科学研究不能断,可以不再有太大的规模,缩减下来的预算正好转为军事开支。反正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用军事预算的名义为炎黄脊梁计划争取资金……”

张宇的话外之意自然是要开始为共和国『政府』预留一定的财力了,每年开支巨大的科研计划宣告结束后,就算留下一定规模的科研项目,那至少也能为节省下不少的开支预算,除掉了投给军事建设的那一部分,剩余的可以作为战争资金积累。所有的动作也都指向一个目的,那就是紧跟世界『潮』流,要积极发展军事力量。

送走张雨生之后,张宇在批准朝鲜人民党筹建朝鲜复国军的文件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看到苍劲有力的签名,自言自语的说道:“旱涝保收太复杂,但未雨绸缪咱们中国还是挺在行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