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十三章 双方和双边

第二十三章 双方和双边

“不可否认,也不能否认。我就是一个坏人,虽然谈不上什么十恶不做罪恶滔天,但我的的确确认为我就是一个坏人,彻彻底底的一个真正刽子手,人虽然不是我杀的,一幕幕人间惨剧之所以会坦然地呈现于人们的面前,当然都是我的功劳所致。如果法律规定杀人罪恶不深,但唆使者和提供工具者必有罪过,那我会作为第二种被判作绝对死刑,无可争议的死刑。因为我的出现而让更多的人丧失『性』命,更为先进的武器装备带来了更多的杀伤,不该死或许也就是重伤的,但却会因为我所带来的东西而变成硬的东西,当然,那是就尸体。”

邓华林以前是一个能说会道的家伙,四处游手好闲飘『荡』于上海滩各个买办、洋人周边,凭借那三寸不烂之舌,也算是没饿死在上海滩头。本以为自己的一生可能就会在不断地穷瞎混中度过,但一个偶然的机会遇到了一些偶然的人,然后发生了一些偶然的事儿,命运的年轮就此改变,正如正文开头他的日记所写的那样。他,一无所成毫无本事儿的邓华林成了一个军火商。

“巧舌如簧是我的本『性』,顺手牵羊那是个人能耐,偷鸡『摸』狗这东西绝不沾染,好逸恶劳绝对是超强秉『性』。”一直以来,邓华林就以为自己具备的也就是这些优点,但是没想到和中重集团一位业务代表的偶然相遇,然后偶然的事儿就因为自己和洋人打交道比较灵活一点,而逐步发生了改变。

从繁花似锦的十里洋场到一片机器轰鸣的广西,邓华平经历了太多太多,太多让他感觉惊讶的东西,一直都是身份与地位象征的豪车,本来以为是国外哪个超大企业制造的,结果转悠了一圈才知道这些东西原来就是本国制造的,除了自我嘲讽一番,之后更多的是开始学习如何利用自己的优势,转为更实际的利益。

他开始接受如何同德国人、法国人、英国人更好的商业谈判,用更为妥善的语言组织任何会面场合的交流;开始认识和学习各种轻重武器,不仅是了解其『性』能,有时候自己还得开几枪来上两炮;开始学习如何快速计算,堆积如山的弹『药』需要很快估算出弹『药』种类、价格、运输运费等等,最主要的是要在很短时间内报出一个对于双方而言都很合理的价格;开始学习了解时事政治和分析军事动态,必须认识到谁才是最好的买家、谁最需要弹『药』,当然更重要的是学会在生意持久『性』和赚钱必要『性』之间的转圜,军火商不是爱怜心十足的上帝,交战双方打得越久越好、越惨越爽。[]大国无疆23

当然,这些在邓华林以前看来绝对不可能的。但他还真是头一回自信了一把,因为经过一定学习之后他才觉得自己就是天才,绝对的军火销售天才,所以他很快就作为第一批培训完成*人员派往了欧洲,开始属于自己的一次次军火贸易。为祖国带来巨大利益的同时,当然自己的所得也是丰厚得比较吓人的。

“很多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几乎要忘却了自己的第一次交易是在什么地方、和什么人之间的贸易洽谈、然后卖了些什么。不过在这难得的一个休闲时间内,经过一定思绪的整理我想起来了自己的第一次是给了谁!”写到这儿,邓华林弹了弹手中的雪茄,他已经爱死着香韵十足的东西,当然在这难得的休息时间内,来上一根慢慢悠悠地写着自己的日志,非常不错。微微的吸上一口,邓华林品味着空气中的那丁点儿尼古丁,然后开始埋头写起来:

我记得那是一个非常明媚的早晨,空气中始终弥漫着前线飘『荡』而来的阵阵硝烟味儿,混杂着淡淡的一阵一阵的惨叫、死亡的恐惧等等,总之是一个美好的早晨,我爱死了这样的战场,即便我住的地方就离马恩河前线不远,随时会有一发发不长眼的重炮炮弹击中自己的感觉,一直让我很是兴奋。

早上七点过不久,具体时间我已经记不得了。反正我正享用着万里迢迢从中国运输到欧洲战场而来的罐头食品,食物并不怎么合口味但浓浓的乡情还是让我很受感动,不过我的好日子是非常不错,不过有人却承受不起了。

8月9日,德军成功攻占比利时全境,并且驱逐在比利时境内的法军回法国境内。8月21日,德军分兵五路攻向法国北部,法军失守被迫后撤。当然这些对于我而言都无所谓,因为战事还没到最要命的关头,咱做军火买卖的着什么急。9月3日,德军已进『逼』巴黎而法国『政府』只得被迫撤退至波尔多,『政府』虽然后撤了但军队就不能撤反而要顶上去了,这一刻我才感觉到商机已经『露』出了一丝丝狰狞的笑容。

果然上苍没让我屁颠屁颠跑到前线的大胆行动失去意义,9月5日到9月12日,德军与英法联军在巴黎近郊马恩河至凡尔登一线,发生了激烈的交战,顽强的法国佬和高傲的英国靴子狠狠地打击了敌人,当然他们自己也有不少兄弟变成泥土的一部分,尸体。

马恩河战役结果是两败俱伤,德军只得转入战略防御,固守安纳河一线,战斗开变演变为阵地战。接着双方虽然爆发了奔向海边的运动战,结果英法联军被大败。德军成功夺取法国东北部的广阔领土,但始终不能截断英法两国的运输线。随后双方再爆发佛兰德会战,但双方均无重大成果,结果战事进入胶着对峙状态。

这种情况,对于我而言那才叫做机会,因为我知道德国那边也有我们的销售员,他们肯定也意识到了机会来了,咱们之间虽然并没有通信交流,但如此焦灼的局势,只要是军火商都会意识到机会的垂青已经来临。

很快,我整理好自己的资料和脑袋中的各种数据,然后便坐等其变。我相信对面准备说服德国人的伙计也是这么做的,胶着战并不是销售的最好时机,或许那些推销食物、被服的师弟们会有些收获,但对我们推销军火的而言,胶着被稍微打破的时候才是真正的机会来临。西方人的上帝真的是个神,他无所不能果然异常灵验,我之所以这么说是有道理的。

年春天是裹挟着大量死亡气息的,但被拔了胡须动了怒气的英法联军可就不会相信这春天还会有死亡?该死的战壕中已经让不少的战士被严寒冻去了士气,必须打破僵持的局面,所以英法联军趁德军主力集中在东面战线,发动了香巴尼和阿杜瓦两轮攻势。高傲的人依旧采取着老旧的战术发动进攻,缺乏强大的活力做掩护却要生生地发动什么狗屁进攻战。

德国人用一挺挺冒着长焰的马克沁重机枪,造弄出而来一地又一地的尸体和四处飘『荡』的哀号,很是清楚地告诉了英法联军没有重火力作掩护而发动进攻,会得到什么样的一个结局。

不能说贿赂,我用一把手枪和二十发子弹便让一个法军少尉带我到一个地方去瞧了几眼战场,虽然没能亲临他们的深深战壕、密布的铁丝网,但我在那短短的几分钟之内闻到的血腥味比在国内的屠宰场工作一辈子的人,还要闻得多,满鼻子的都是腥味还夹杂着不少腐肉的味道,比屠宰场里的气味种类还多了些。

当然,在那一刻我才是真的觉得上帝这丫真的是真神,因为我第一次向他许愿,许下让战争来得更残酷一些,结果他非常非常干脆地应允了,并且让我亲眼见到了人间真正的惨剧。被重机枪洞穿的尸体会像是被抽调所有空气的气囊一样,软软地倒在地上,摆出各种奇怪的姿势,而初春的融雪会带来不少的小水滩,不是『色』盲的人都能看清那水究竟是白的还是鲜红的,泥土早已化成了黑土,静静地陪伴着倒在冲锋路上的勇士们,默默不语。

很快,通过疏通关系我找到了一个负责后勤的小官,几经周转之后我才让我带来的第一批通用机枪走上了战场,虽然这些枪都是免费给他们试用的,四十挺通用机枪并不算多,但第二天被“勇士们”带上战场时才让不少人发现,这枪真是天才的杰作,要知道一战打了这么久,从来都是重机枪、火炮掩护,步兵们发起决死冲锋,没人有那个能耐拎着近百斤重的重机枪跟随大部队冲锋。

而且他们法国人的一个师级部队才装备18挺重机枪,富裕点的英国也才有24挺,我一次『性』赞助了40挺通用机枪,即便是在他们看来功效减半,两挺顶一挺重机枪也算是有近20挺重机枪的活力威慑,但法国人很快就从战场上传回了更重要的信息,那就是这40挺通用一式机枪,在跟随步兵发起冲锋的时候,带来的火力效果绝不是几十挺重机枪就能比拟的。

好事儿虽然可以一时遇到,但并不是一世。我的通用机枪可是花了很多心思才从后方运动了前线储备,费了不少的功夫才让部队试用了一把,即使他们一个师并不是战场的主角,德国人几乎一百米战线就布置一挺的马克沁重机枪,其火力优势与他们的炮火配合起来,绝对不是40挺通用机枪就能改变大局面的。所以很快我就准备收回武器,然后带着一双双期盼的眼神离开该死的战场。

士兵们的生命在浩瀚的战场上是一文不值的,但作为一个基础战术部队的指挥官却要对着自己朝夕相处的兄弟们负责,师长非常中肯地希望我能卖给他一些重机枪和弹『药』,而且还主动给上头打报告称这种军火的优势所在,当然种种理由的说服下,我不能不仁不义,因为在此之前我在等候机枪试用报告的时候其实已经是和众多士兵呆在了战壕里面的,我能很清楚地判断出对面的德国佬已经开始试用国内制造的迫击炮,那声音再熟悉不过了,所以我自然地配合总部的计划,将机枪“甩卖”出去。

由此,我的第一笔交易及达成了。一百二十挺通用一式机枪以大约每挺480美金的就爱个成交,当然每挺包含免费赠送的子弹一千发。另外,7.62毫米机枪子弹以每千发60美元的价格销售了一百二十千发。也就是说我的第一次军火销售也就卖了64800美金,而我所能得到的仅仅是648美金,百分之一的回报真的让我有点吃惊也有点不爽,吃惊的是这么轻轻松松就赚到了如此大笔财富,当然冒着隆隆炮火从后方仓库里运送这么多东西上前线也是吓出了不少冷汗的。而我不爽的是,最后一箱弹『药』交付的时候,我拿到了算是真实战争的武器鉴定书,由上千名人伤亡而证明的机枪好用的说明,但我却塞给了那个该死的师长一千美金。结果这下收入又少了十美元,要知道对于一个新手而言,这是多么大的一个损失。

写到这儿,邓华林停下了笔,写着日志的时候肯定会伴随着一阵阵回忆,所以刚一落笔他便忍不住双手撑着下巴,痴呆地看着桌上放的盆景,想起当初自己的种种抠门,往事涌上心头令人实在有些怀念。一阵痴呆之后,邓华林慢慢收回了心思,除了自己第一次的交易之外,想起了最近的那次干这一行来最大的一次交易,当然最大的一次交易发生的对象已经不是要靠贿赂才能获得武器试用的师长,而是英法联军后勤司令部的一个少将。不想以后自己年老之后忘却掉这段回忆,邓华林毅然地提笔开始写起来,他需要用白纸黑字记录下当时的爽快。[]大国无疆23

那天,天气并不怎么好,就如同前线的战事一样阴沉不定,而且伴随着德国人疯狂有效的反击,英法联军最近的日子非常难熬,但军火销售却希望这样的一个机会,但这样的机会又是最难把握的,因为战事的紧张会让很多军官神经兮兮的,三言两语不对会很快被轰出门去。

“你好,我是邓华林。罗兰中将和我提起过你,他说您是一位非常出『色』的后勤官员,对于这些武器的鉴定是天生的行家,有你的帮助,这些武器肯定会获得一个公正的评价!”说完,邓华林做出一个恭敬地请势,让军装笔挺的少将看一看自己身后刚从重卡上卸下来的各种货物。

“听说这些武器之中并不完全是美国制造的,有一部分是亚洲国家生产的。”少将一上来并没有摆弄那些重机枪、通用机枪,是对那黝黑粗大的拖拽榴弹炮产生了兴趣,不断地抚『摸』它,尤其是那黑洞洞的炮口异常让他觉得兴奋。“口径是155毫米,对吗?”少将并没等邓华林回答第一个问题,自个儿倒先跳过了第一个问题。

“是的,您判断得非常正确!”邓华林一直都觉得外国人是比较好对付的,因为之于中国人,有时候你说他好结果反而被认为是拍马屁,而且不少地位不高不低的人最不喜欢不够中听的马屁,但外国人就不一样了,任何夸奖的话都是对他能力的一种赞赏而不是马屁,事实正如邓华林所想,少将非常喜欢这样的对话和武器。

“榴弹炮是一种身管较短,弹道比较弯曲,弹丸的落角很大,接近沿铅垂方向下落,因而弹片可均匀地『射』向四面八方,由此它一种非常适合于打击隐蔽目标和面目标的野战炮,尤其是那些躲在战壕里的德国佬。”说到这儿,少将狠狠地拍了一下炮口,心中的怒气完全和手拍打大炮的力度相符。

这么一个动作,当然不会逃过邓华林这么一个猎人的眼睛。“该死的德国人就是仗着他们火力的优势让伟大的英法联军迟迟不能取得战果,所以我们才需要装备更好的武器以打击敌人保存自己。而我今天要向您隆重推荐的,也就是这款榴弹炮。”说着,邓华林先后退几步,一一打开了不少弹『药』箱子,里面无一存放的都是金晃晃的炮弹。

20世纪初,一般75毫米野炮『射』程为6500米,105毫米榴弹炮『射』程为6000米,150毫米榴弹炮『射』程为7000米,150毫米加农炮『射』程为10000米。但经过时间的演变和技术的进步,目前的火炮『射』程已经增长不少,邓华林自然很想展示一番国产的优秀火炮,18000米的『射』程加上周视瞄准镜、测角器和引信装定机等先进东西的榴弹炮,肯定会用它的绝对实力赢得订单。

“我们的榴弹炮非常实用,他可以发『射』榴弹、特制的燃烧弹、照明弹等等,可以根据任务的需要发『射』不同的弹『药』类型。而且最大18公里的『射』程、800米每秒的初速等等特长,足以让它完成战术目标『射』击,集群『射』击也可以得到非常美妙的结果。对于水平目标『射』击、工事破坏、有生力量杀伤等等,都是异常实用的。如果条件允许,我们随时可以试验一番!”说完,邓华林尴尬的一笑,因为环顾一周才发现这儿并不是打*炮的地儿。

“前线很是需要一种能有效『射』杀敌人的火炮,足够的『射』速和威力是必须的,当前对于『射』程并不是要求太高。。。”少将很是中肯地说出“实情”,德国人的反击越来越有力度,要不是仗着机枪火力的优势,估计英法联军早就被『逼』出战壕后退数公里了,而那些机枪就是眼前的人物出售给联军的,德国人都快要跑到跟前了,大炮『射』得远不远倒是其次的,重要的是火力和『射』速。

“如果榴弹炮没让您觉得放心,我可以给您推荐另一款利器,保准让你满意!”笑嘻嘻地说完,邓华林爬上车掀开了遮雨布,『露』出了一挺凶恶的重机枪出来。“我们都知道,战争演变到现在已经成了火力的比拼,而贵军装备的主要军事武器已经被证明有所欠缺。李恩菲尔德步枪『射』击精准但『射』速有些不尽如人意,而维克斯中型机枪必将担当杀敌的重任。”

这些话很是符合实情,少将也不住的点头示意。“维克斯机枪的前身是1882年面世的马克沁机枪,包括该死的德国人他们使用的也是马克沁机枪,不过经过艾伯特;维克斯负责修改闭锁机构,使得重量减轻并便于大量生产,而且它除了重量有所降低之外,其他好像并没有怎么进步,甚至并不比82年的他的爷爷马克沁机枪好上多少。”邓华林知道,说服一个人就必须盯着他的眼,读懂对方的眼神,少将的眼里明显出现了赞同的光泽。

“的确是这样,首先它使用有底缘的0.303英寸弹『药』,通过一根布料织成的子弹带供弹,这带来了一系列复杂的问题,比如加工工艺的繁琐,很多部件的精确度要求极高了,即使他很少卡壳但比不比才使用不久的通用机枪的弹链、弹匣供弹好多少。而且最要命的是它需要很多水冷却,战场上我们的士兵往往很多时候饮用水都没有。只能用『尿』『液』进行冷却,而通用机枪可以不辞辛苦地干半天仍旧『性』能稳定,出于稳妥而按时更换使用枪管,其效用更大,甚至不少的部队直接要求不再装备维克斯,直接订购更多的通用机枪会对战争更好更有利。”

邓华林对于少将的这么一番说话,只能是报之一笑,然后还是要转移话题。“其实贵军装备的维克斯机枪也是一种非常不错的武器,我听说前线一次战斗中,一挺机枪可以十二小时之内换十根枪管发『射』近十万发子弹而绝不发生任何卡壳,即便使用了不少的冷却水,但火力的连续『性』的的确确是非常好的。”

邓华林需要的就是先给予他人尊重,赢得对方对于自己的尊重之后,然后在一个更好的交流情愫里推销自己的产品。“目前贵军已经认同了我方制造的7.62毫米口径的通用一式机枪,它虽然杀伤力、便携『性』等等都比较令人满意,但『射』程和『射』速等都不如大口径子弹枪械带来得更为疯狂有效。针对这么一种情况,我向您推荐这么一款利器。”说完,邓华林指了指三角架为支撑的zjq-1重机枪.

“重机枪都是用来『射』击集群目标、火力点,而且精度要求还要必须较好,有效『射』程要在八百米以上,『射』速至少是每分钟三百发。而事实上,战场之上,我们需要的是半分钟就能如流水一般向敌人扫『射』几百发子弹的重机枪,能从一千米外便开始对敌人进行有效杀伤的超级武器。而我们集团拿出的也就是这款名叫zjq-1的重机枪。”

邓华林拉了一把少将,让他自己上车来抚『摸』感受一下重机枪的魅力。“12.7毫米的重机枪,该枪全长1920毫米,有效『射』程1500米,理论『射』速每分钟600发。含枪身和枪架后枪全重仅26.5千克,方向『射』界左右各45度,枪管寿命大于3000发。这样的优秀特『性』足以完成当前的任务。相比起7.62毫米和11.43毫米两种当前马克沁机枪的演变类型,就12.7毫米的弹『药』口径便让它有足够的能力打败所有的重机枪荣登世界第一的宝座,而且他的『射』速快、不是『液』冷、重量轻等等,都是非常好的优点,对于阵地的转移、火力的连续、有生目标的绝对杀伤等等,都是不二的选择。”

“这些东西的价格,应该不菲吧!”

少将自然明白物有所值的道理,一挺挺的通用机枪『性』能是如何的稳定,全靠它那不菲的身价做着最好的保障,而对于眼前的这么一个大杀器,除却了实战论证,他更关心的是其价格,毕竟这每分钟几百发的『射』速,一场场大战下来,平均每天前线就需要数百万发子弹和近万根枪管,大规模订购的价格压不下去,肯定是不能大规模装备部队的,但前线紧张的局势又非常需要一种更好的武器上场表演,国内的军工生产完全达到饱和状态哪儿能有空闲帮助开发设计新武器,难得遇到一个好商人,少将不想放过这么一个绝好机会。

“这情况你也知道,战事紧急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也同样紧急,有需要的地方非常之多,但出于我们之间长期合作的友好关系,所以我绝对不会对你有任何隐瞒。大规模订购时,一门72毫米的野战速『射』炮售价在8000美元而每发炮弹的价格在18至22美元,但我们肯定不需要威力如此低下的东西,155毫米野战榴弹炮是您最值得的选择,每门只需要30000美金就可以获得一门,而其炮弹威力之大但价格却只需要41美金一发。”

少将对于这样的一个部分报价还算是满意,但邓华林的心境可就不如少将了,真要是少将同意了一大揽子单子,他所能获得的回报将是非常非常之巨大的,然而少将接下来的话却令他更吃惊了。“榴弹炮我们需要,但75毫米、105毫米的速『射』炮同样也需要,而200毫米口径以上的你没有所以我就不提了,但zjq-1我们至少需要100挺以及大量弹『药』,而且越快越好。至于你这些小箱子内还放着的什么新东西,『性』能好的也可以订购一些。”

“将军,我就说您的眼光特别的好。我这些箱子里还有最新式的手榴弹、防毒面具、手枪等等,这把名叫爵士的手枪算是我送给您的见面礼!”说完,邓华林很是爽快地从一个特别的箱子内弄出一把枪和一大盒子弹递给少将。“我们公司都叫9,火力和『射』速都非常优秀。”看着少将非常干脆地接过枪和弹盒,邓华林补充说道。

“这卡车好像也是你们公司的销售物?他们那个代表就不如你这般干脆,一辆三桥式十二吨重卡愣是10000美金一分钱都不少,不如你来得爽快!”少将非常直接地就在填写订购单,当然这些单子肯定还需要不少的审核手续,不过战争期间的办事效率会让这样的单子很快通过,而少将算是完成一项大任务自然很是高兴,难免要唠叨几句。“对了,送货来的时候,那些集装箱可不可以一并出售给我们?”[]大国无疆23

“这?”邓华林这下有点伤脑筋了,本来军火贸易顺当得很就是建立在国内快捷有效地物流手段之上,甚至从万里之遥的中国西部运送一批武器达到欧洲战场所耗费时间,甚至比英国人自己在不列颠岛上生产制造武器然后运到法国前线来得快,现代物流的威力已经开始凸现,搞后勤的后勤自然知道这一点,不过有些话说出口就如同借债一般会伤及友人之间的情谊的。

“如果条件合适,我会给您留下一批。”说完,邓华林按照老规矩,接审批单子的是右手,不过手面上有一张支票,和文件重叠的那一刹那之间,邓华林取走了少将手里的单子而少将拿走了那张支票。这一刻,用美元结账的便利得到完美体现。

少将的单子并不是很丰盛,但也足足够邓华林得到一笔非常优厚的提成,但他更加明白对面给德国人做军火销售的代表,他们的利润会更加丰厚,总部还有不少武器装备并没有对自己解禁,而对德国已经近乎全面开放和大规模运输储备,德国士兵已经开始使用通用机枪、迫击炮、榴弹炮、破片手榴弹等等,而且随着战事的继续,总部已经认识到和德国贸易之路会愈加困难,所以大部分运输力量都拿去给加快物资运输储备去了,留给协约国这边的并不多。

“这场战打下去,最终的主要贸易对象还是属于协约国,因为协约国肯定是胜利方!”邓华林拿走单子的时候是这么想的,而且如今回忆起这些往事的时候还是这么想的,日记上的也是这么写的。

“胜利,肯定属于实力更加强大的一方;但所谓的胜利,也必将是一场惨胜。真正的赢家,不欧洲!”写完最后一行字,邓华林收起笔重新点燃一支雪茄,然后慢慢悠悠地收拾起自己的笔记本,打开放在一旁的文件夹,他需要开始新的一天工作,为交战双方之协约国这边提供更多更好的武器装备,因为他听说德国人已经在使用毒气弹了,这可又是商机大驾光临,不好好把握还真对不起有心人的栽培。

屋内的香烟弥漫,充斥着的是野心和欲望的衍生。而遥远的战场,万炮齐发机枪嘶鸣的,却也是人的欲望,属于资本主义国家的征服欲望。

双方的血战,无关正义;双边的贸易,仅为利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