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十二章 陆战开始(加更,求支持)

第十二章 陆战开始(加更,求支持)

第十二章陆战开始(加更,求支持)

“阿部俊,你还记得的十几年前发生过什么事情吗?”

“什么十几年前,那会儿我还上学来着”

名叫阿部俊的一位日本士兵回答道同伴的问话,他此时正『操』控着大黑山群岛上,日军唯一的一座大型防空雷达,六点就开始轮换上来的他,正检查着夜班人员留下的各种记录。在海况条件好的情况下,能够提供五十海里预警的雷达可是一个宝。

,但恶劣海况下则恰好相反,当然这不管海况是否好坏,这机子老是爱出『毛』病,阿部俊掐指一算,好像这雷达一天之内至少出现一点三次故障,也就是说十天就有十三次虚警。昨晚出现了一次,那今天白天肯定只有零点三次,看来今天不会被吓出虚汗,阿部俊安慰着自己。[]大国无疆12

“我是说1929年11月12日,记得吗?那一天中国正式向大日本帝国宣战,他们要收回台湾。”

“这我知道,哪有怎么了?”

阿部俊检查完了雷达后,确认没有问题后坐了下来,仰着脖子看着一旁的西田春,孤岛上很难有乐子,偶尔之间的战友闲聊都是一种莫名的幸福。

“你可知道,那次中国宣战后没多久,中国的轰炸就来了,当时的我们皇军官兵正吃早饭,天上就掉下一枚又一枚的炸弹……”西田春仿佛回到了十四年前,感受到了那铺天盖地的炸弹将一个个英勇的皇军勇士炸得七零八落,好一阵遐想后这才回过神来说道:“长官们总说皇军有朝一日终究会战胜支那,但我怎么感觉支那人始终比我们先进一步?”

“到底是支那厉害,还是我们大日本帝国厉害?这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那一次战争伟大帝国陆军仙台师团、名古屋师团、广岛师团几乎全体玉碎,要不是天皇陛下大发慈悲,这三个师团是万万不会被重建的。”

“嘘”西田春狠狠的盯了一眼阿部俊,压下声音说道:“以后千万别『乱』说话,队长的父亲就是在那次战争中为天皇陛下玉碎的,你别再提什么全体玉碎,那是帝国陆军的耻辱,莫大的耻辱”

为何阿部俊的队长会敏感呢?因为一直把父亲当成勇士的队长,后来才知道他的勇士爸爸竟然是在中国空军的第一轮轰炸中就已经炸得只剩下兜裆布和一个肩章,帝国第一勇士的威名显然没有一颗重磅炸弹的威力强大,“血肉之身的确难以抵挡钢铁洪流”,这是阿部俊队长心里的阴霾,也是日本陆军总结出来的没齿难忘的教训。

“不就是有一个被炸死的联队长老爹吗?有什么好骄傲的”阿部俊心里狠狠的鄙视了一把队长,然后把目光拉回到了雷达显示屏上,一个很细微的抖动被他发现了,但他很自然的把这个波动当成了雷达的失误,或者就是其他杂波,但接下来又是一阵抖动,阿部俊有些生气了,使劲儿的拍了一下显示器,骂道:“这家伙,怎么又出『毛』病了?”

“不会吧,这么快又出『毛』病了?”西田春放下了水壶,刚准备喝一口热茶来着,却被阿部俊的一阵叫骂给扫了兴致。佝偻着身子反复查看一边后,摇摇头说道:“我也估计肯定是出『毛』病了,这家伙还说是最新产品,怎么就跟一堆废铁渣似的。”

阿部俊和西田春俩人自然是不知道,早在凌晨五点的时候,从中国江苏的空军基地起飞的一个重型战斗机大队就已经满载起飞,这个中队是空军唯一装备重型制空战斗机的部队,他们使用的战机名叫f-11“猎鹰”,是一种全天候的双座双发重型战斗机(也可担负攻击机任务)。

“猎鹰”重型战斗机装备两台大功率发动机,可让战斗机在无外挂载的情况下最高飞行速度达到2.5马赫,也就是二点五倍于音速。传统的双人座舱,也就是前座是飞行员,后座是武器系统官,俩人都有一套完整的飞行『操』控系统,而飞行员能够专心于驾驶战机、武器系统官能准确投掷炸弹且『操』作防御与反制,比如释放干扰弹。

而最值得称道的是,这架战机安装有目标获得夹舱,优秀的光电技术让作战不再有白昼之分,同时该夹舱内还有镭『射』标定器,可用于引导炸弹或锁定移动目标且自动追踪。装备的雷达不仅可用低脉冲频率进行地形测绘,还能有近距离探测的中等脉冲频率、远距离探测的高脉冲频率,对目标的探测能力极为强悍。当然,高达十一个的武器外挂点和超过十一吨的最大载重,能让它除了自身航炮之外还能搭载更多的武器,比如空对空导弹、空对地导弹、集束炸弹以及各种制导炸弹。

该大队和猎隼大队一样,四十八架战机一架不留的全部出动,但他们并没有像猎隼大队那样挂载滑翔制导、精确制导炸弹、重磅钻地炸弹,在“猎鹰”大队中,他们就有四架战机没有挂载这些东西,而是挂载了一个电子防御吊舱、四枚高速重型反辐『射』导弹、四枚中程空对空导弹,包括其翼尖的两枚格斗导弹,这两架战机很明显是承担打击日军雷达和防空压制任务的。而且其他战机也针对各自打击任务,携带了不同的先进弹『药』。

出发之后,该大队四十八架战机采用最佳巡航速度飞行,直到距离大黑山群岛一百五十公里的时候,这才下降高度至超低空,全部在五十米的低空采用自动驾驶飞行,这也是共和国空军把日本防空雷达的『性』能夸大之后的最大限度,要是让这些飞行员知道日军的防空雷达最远探测距离也不超过八十公里,他们肯定不愿意在距离海面只有五十米高速飞行,一不留神就冲进大海为鲨鱼的事儿没人愿意干。

不管愿意不愿意,四架携带着反辐『射』导弹的战机分为了两队,一对对付大黑山群岛上的日军雷达,而另一队则负责日军全州境内的一座雷达,第二座雷达是后来特种部队大规模渗透进入朝鲜后才发现的,这也是日军在朝鲜半岛上布置的三个防空雷达站中最隐蔽的一个,还有一个位于南浦。

负责攻击大黑山群岛日军雷达的两架战机率先改出自动驾驶,恢复了手动驾驶,相继爬高至一千米高度后,果然被日军雷达“发现”了,被日军雷达照『射』过的两架战机上,两位武器系统官相继获得了日军雷达的相应数据,但他们却不知道日军的两位雷达兵竟然把战机的辐『射』讯号当成了杂波。

“闪电一号目标数据录入完毕”

“闪电二号目标数据录入完毕”

两架战机并未急着在第一时间发『射』宝贵的重型反辐『射』导弹,这种专用于打击敌人雷达的导弹极其昂贵,如果是一架战鹰价值单价近千万元,那么作为战斗机重要攻击武器的重型反辐『射』雷达肯定『性』价比更高,单价五十万元的价格的确能够说明这一点。[]大国无疆12

如此昂贵的东西,肯定需要谨慎才是,所以两架战机通过战术数据链交换了一下目标信息,获得了最佳数据后这才录入导弹,而导弹预热也花费了一些时间。

而这个导弹预热环节,不能不说是共和国智能武器存在诟病的一大地方,能在1943年就发明如此先进的反辐『射』导弹,有一点小纰漏也值得原谅,以后的导弹系列会更加先进、只智能,所以两架战机的武器系统官并未感到丝毫的不耐烦,专心致志的准备就绪后,这才摁下了发『射』按钮。

在阿部俊俩人正抱怨着雷达又出『毛』病的时候,两架“猎鹰”已经抛下了四枚体型巨大的反辐『射』导弹,突然失去重载的战机还因此陡然上升了几十米,而发『射』出的四枚导弹顺利点燃了火箭助推发动机后,达到两倍于音速不久便启动了冲压发动机,导弹在各自的母机引导下保持着这样的速度向八十公里外的日军雷达奔去。

对于时速超过两千四百公里的导弹,而且在距离目标二十公里时候还要进一步加速的重型反辐『射』导弹,区区八十公里的路程两分钟不到就跑完了。这个时间甚至还不够阿部俊俩人骂骂咧咧的关机重启雷达。

而俩人也正有此打算的时候,进入了末端自导的反辐『射』雷达,很快用其高达300公斤的战斗部让阿部俊俩人解脱了,连同整个雷达基站所有兵员在内,尤其是那位被阿部俊讨厌的队长,很快在剧烈的爆炸中成为永恒,而阿部俊的队长可能是最悲惨的,父亲在十多年前被中国空军的重磅航空炸弹炸死,十多年后他的儿子却又被中国空军的重型反辐『射』导弹炸得渣都不剩。

能被昂贵的导弹送去见天照大神,这也不能不说是一个进步吧。而且阿部俊所在的这个日军特种雷达中队也成为了中日朝鲜战争中首批死亡的日本陆军士兵,当然伊9大型潜艇上的日军海军一百多号潜艇兵已经走在了他们前面,两批人都受到了很好的待遇,线导鱼雷、反辐『射』导弹,共和国的先进武器让他们尝鲜了,而大黑山雷达站被消灭的时间禁锢在六点五十七分,离战争正式爆发还差三分钟。

而战争在七点爆发,在七点零五分便进入了高『潮』,以大量先进战机突入朝鲜半岛的中国空军很快让日军明白了什么叫做精确打击,被首先照顾到的是日军七座大型机场,暨日军在新义州、平壤、汉城、大田、全州、大邱、釜山的七座机场,连同平壤、汉城等地区的野战机场在内,很快遭受到了猛烈的攻击,一枚枚从天而降而且喷冒着火舌的卫星制导炸弹便接踵而至,机场很快化为一片火海,日军自诩为最优秀的零式战斗机尚未得到一展身手的机会便成为火海中的零件。

接下来遭受到打击的是日军在朝鲜半岛的仓库,日军为了维持朝鲜军事统治以及和中国武力对峙,所以在半岛上拥有十个大型军火仓库、二十几个小型军需库,无一例外全部采用钢筋混泥土结构修建的仓库,甚至包括几座被太空中合成孔径雷达发现的隐秘地下仓库,都遭受到了精确打击,地下仓库遭受到的待遇稍好,因为对付它们的是更为昂贵的重磅钻地炸弹,在消耗中国空军的精确制导弹『药』上,它们显得稍微有用了一点儿。

近百万吨物资很快就将化为乌有的时候,日军在朝鲜半岛上的部队的厄运这才开始。

正如阿部俊的战友西田春所说的那样,十四年前的中日台湾冲突的的确确给日军好好上了一课,日军用数万官兵的玉碎换来了少许成熟,至少他们明白了空中打击的厉害,尤其是对于大规模集结起来的部队,在正面战场上往往成百上千颗子弹也打不死的士兵,在这种时候往往被炸弹一炸一大片。

深刻明白“死在冲锋道路上光荣,死在轰炸之下窝囊”的日军,在朝鲜半岛上驻扎的八大师团、十个独立旅团,近二十五万人的日本朝鲜军中,第四、第六、第十,这三大师团作为最强部队顶在了朝鲜半岛北部,但并没有集中在前线而是日军的第二防线,比如第四师团在德川、第六师团在咸兴、第十师团在定州,在在第三防线也就是平壤、元山的第十一、第十二两大师团等也一样,他们几乎不会贸然集中起来,平时几乎是以步兵大队为建制分散开来。

可战争的主角是人,但决定部队战斗力的可不仅仅是部队人员,他们需要装备、需要弹『药』、需要生活和医『药』补给品,然而一旦发生大规模战事所需要的东西他们都将失去,作为重点打击目标的日军仓储体系受到了严重摧毁,当他们还尚未脱离强大的无线电干扰恢复正常通讯的时候,从空军在辽宁、吉林等基地再次起飞的第二波飞机仿佛已经找不到重点目标一样,炸弹像是不要钱一般扔在日军的脑袋上,既然日军能以大队或者独立旅团的建制分散,中国空军也能让参战飞机以小队、中队为单位分别对待日军。

与上一次的中日台湾冲突一样,在强大的实力面前,中国军队无需隐藏自己的战略意图,携泰山压顶之势让日军足足品尝了长达六个小时的连环轰炸,也就是说早上七点正式开战,中国空军的一千余架飞机就好不停歇,不停的把后方的炸弹投掷到作战目标上。

而作为中国空军压箱底的宝贝,也是空军打开日军空中防御、彻底获得半岛制空权的开路先锋,空军完成信息化建设大换装的部队,已经参与到了战争的也就是一个猎隼战斗机大队、一个猎鹰重型战斗机大队、两架预警机,在获得了制空权后这些部队便再次回归了保密,而空军还有的一个战略运输机大队、一个空中加油机大队、一个攻击机大队等还尚未派上用场,到下午一点为止,在朝鲜日军眼里出现频率极为频繁的还是那些传统的活塞式螺旋桨飞机,以地毯式轰炸方式出场的中国空军战略轰炸机也都参与了屠虐。

在别国土地上的战争,可能以无休止的轰炸便能一决胜负,对于日军而言失去了制空权、失去了物资储备、损失了部分人员装备,这一切有怎样?倘若不能将二十几万日军赶下大海,中国就别想把朝鲜半岛解放出来,所以光是靠空军的大肆挥霍显然是不行的,最关键的还是要靠陆军老大哥来收拾日本这些二十几万只兔崽儿以及日本人招募的那些二鬼子兵。

要进入朝鲜半岛,必须跨过鸭绿江。这条中朝两国多年以来的自然分界线,所起到的作用不仅仅是划分出了国家边界,最主要的还是养育了两岸的人。

但三月末、四月初的鸭绿江可不会给中国陆军面子,这温带季风气候最大的特征就是冬季寒冷、夏季温暖,整个鸭绿江的气候相差甚大,十二月初至次年四月中旬,整个中上游都处于冰封时期,而水面更为宽阔、水量更大的下游地带,冰封期相对更短,所以目前横在中国陆军面前的是一条十足的冰水河流,江面上随时可以见到大大小小的冰块。

寒冷的鸭绿江麻痹了日军,让他们以为中国军队最早也会在五月份打过来,但战争爆发时间却提前了。而主动将战争时间提前的中国军队却又面临难题了,整个冰水混合的鸭绿江寒冷异常,加上宽阔的江面,根本不可能强渡。

鸭绿江上本有四座桥梁,长惠大桥、临江大桥、集安大桥和丹东大桥。

作为机械化程度很高的中国陆军,根本不会考虑到走长惠大桥和临江大桥,这两座桥梁连接的朝鲜地区都是不发达的山区,日军也构筑了强大的防御工事。加上长白山地区本属于共和国的森林保护区,交通并不发达,数万人的大部队要想强突进入朝鲜半岛免不了受到严重损失。

而集安大桥则位于共和国的吉林省集安市内,长期以来就是作为共和国边境地区,唯一能和日本『政府』控制下的朝鲜半岛有限制交流的大桥。但这座铁路大桥始建于几年之前,通行能力虽然很好,但却在中日关系恶化之后,日军彻底毁掉了日方控制段,整个江面上就剩下中国控制的那三百米铁路大桥忍受风吹日晒。

中朝地区以往交流频繁的最主要桥梁其实是丹东大桥,始建于1909年的丹东大桥是日本朝鲜总督府督办修建的一座铁路大桥,长九百多米。而后又准备在不远处新建一座公路桥,但张宇领导下的共和国强势崛起,日方渐渐退出了东北地区,失去了势力范围和大量利益,也就没有耗费巨资修建公路桥的必要,而后日方甚至主动切断了丹东大桥上的日本控制段,从那时起就只剩下集安大桥,谁也没预料到集安大桥也会被很快切断。[]大国无疆12

所以,目前留给中国陆军的只有上游的两座几乎废弃的大桥,而下游的两座大桥都只剩半截,数百米宽的鸭绿江仿佛成了横在中国陆军面前的一大天堑。给中国陆军造成最大阻碍的不是已经几乎被炸回了石器时代的日军岸防,而是这条养育了中朝人民多年的鸭绿江。

虽然陆军每个集团军都有各自的工兵团,都有着专业的架桥设备,但现在拦在陆军面前的不是二十来米宽的小河沟或者沟壑,而是仍有两百多米宽的鸭绿江。

没有别的办法,陆军只好扮演了一次海军陆战队,他们需要发起一次强大的登陆作战,从早上9点开始第五军和的第六集团军合为一体的加强炮兵群,就开始用火箭炮、大口径榴弹炮、加榴炮,连自行火炮也都加入到了清洗日军岸防的火力准备中来,这其中还包括特意改装为火力支援船的几艘内河运轮。

在长达三个小时的猛烈炮击中,一共出现了三次炮击高『潮』,犹如瓢泼大雨一样倾泻在日军阵地和工事上的炮弹彻底将陆军选定的新义州登陆场犁了两遍。中午刚过,第五军的陆航团便集体出动,在一架架武装直升机的掩护下,运输直升机载着突击尖兵们向登陆场纵身开进,他们承担的任务不是最大化杀伤日军,而是及时发现尚未被摧毁的日军岸防工事,引导炮兵遮断阻击日军的增援部队,如有可能自然是快速突击抢占重要据点。

大规模的登陆作战在下午一点半开始,此时正处于一天之中气温较高的时段,在随时准备提供强大火力掩护的炮兵助威下,上百艘征集而来的轮船从丹东港出发,第五军的第十四师首先出发,空军也在这个时候派来了一个战斗机中队、一个俯冲式轰炸机大队为登陆部队提供掩护。

登陆作战并不惨烈,防守在新义州的只有一个日军独立旅团,再强硬的作风也抵挡不住中国陆空两军协同之下的钢铁洪流,当第十四师成功登陆扩大登陆场,拿到了重要的重型装备之后,隆隆的坦克、步战车等已经将钢铁洪流的气势推升到更高的层次,登陆作战已经没有悬念。

而日军也深知在抗登陆作战中,日军不是中国军队的对手,所以中国军队成功登陆新义州,对他们而言仿佛是一件很早就已经预料到的事情,对他们而言真正的杀手锏,也是将中国军队不败神话打破的重要力量,还在第二防线上。

唯一出乎日军意料的是,新义州的一个独立旅团是七八千人的部队,加上天堑和岸防工事的阻滞,该旅团再怎么说也能为日本军队的集结和调动提供至少十个小时的黄金时间,甚至是二十四个小时,但中国陆军第五集团军却用行动告诉了日军,真正的也是惨烈的陆战也会有闪电般的速度。!~!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