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十四章 转变

第二十四章 转变

“贫穷绝不是与生俱来,富贵定不是命中注定。”自治『政府』成立之后便向拥有近两千万人口的整个广西省发出了这么一个通告,没人希望自己一直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也没人愿意一直为下一顿揪心不已,解决两千万人的温饱问题是继教育问题之后又一个大项。

交通不便,自然条件也不算是很好,长期的落后教育和旧清王朝『政府』的腐败无能,一并酿造了经济落后民生凋敝的广西和海南岛。当然这些都是发展落后的主观原因,但资源富足、气候温和、人口众多等等也是能够好好发展的理由,正如自治『政府』发展与改革委员会发出的倡导公告一样,贫穷和富贵都不是注定的,人的命运和幸福生活必须由自己来把握、自己来创造。

“土地属于国家,属于集体而不是属于个人。任何人都不能无故占用土地、私划土界,每一个公民都有权利拥有属于自己的土地,当然也有责任照顾好自己的那一份地。无论是山地、林地还是水池鱼塘,承包之后就必须履行相应的法律责任。没有任何农业税收入代表这份土地上的所有收成、经营收益等就得归土地所有者拥有,『政府』免费修建的水利灌溉设施、水库、防洪工程,使用者都有义务和权利监管养护好这些公共工程。。。。。”

关于农业方面的政策,自治『政府』完全秉承了张雨生的指示方针,那就是农民是社会的主体构成,他们的收入高低、吃穿住行、孩子教育、老人赡养等等,其实归根结底就是他们的劳动报酬究竟有多少。没有稳定的收入谈何改善伙食、修建新居、善待老人,『政府』可以解除掉全民的教育顾虑,也可以倾尽所有帮助他们稳固收入,比如大力修建水利工程和村镇交通不就是为了让农业生产没有干旱的顾虑、没有外销的烦恼,建立化肥厂廉价提供个各种肥料、发放各种农科技术书和下派大量经过一定集训的技术人员,也都是为了为农业增收增产。总之,所有的一切归纳到最后,都是一切为了农业生产的稳定、为了社会主体农民的稳定。

当然,农民们是没有了孩子的教育负担,收入也是眼看着哧溜溜地涨,一切都向着美好的未来前进的时候。『政府』需要考虑的还有另外一个阶层,他们便是农民自古的死对头,要想建立一个稳定大局的『政府』的继续改造对象,他们也就是封建地主阶层。[]大国无疆24

“地主,是封建社会中除了皇帝这词儿以外,最让人铭记的一个词汇了。不仅是因为这词儿的地位在某些情况下,比皇帝还要管用,比如地主之于自己的长工、苦力而言,他们在这些人的眼里地位是比皇帝还要高的。还有一个原因使他们的地位斐然,那就是土地的所有权。”

“人活在世上,首先必须满足的就是食欲,不吃东西就能活下去的不是人,是人就必须摄取食物获得营养,而食物的来源就是土地的耕种。没有土地的农民肯定也是没有钱和权的,对于他们而言要想活下去就必须获得食物,或者一份自己可以耕种出粮食的土地。地主拥有着大片大片的土地可供种植。这之间的供求关系非常容易达成,当然剥削与被剥削、压迫与被打压的关系也很是容易实现。地主开始成了自己领地里的皇帝,而苦力和雇农们变成了他的子民。。。。”

之于地主,土地是他活下去、富贵下去的基本保证;对于农民,土地也是他(她)一家人活下去的希望所在,不求富足但求温饱;然而共和风的盛行看似要打破这样的沉寂,但一阵风过之后却没想到迎来了更猛烈的暴雪,那就是胆子更大的人民自治『政府』,一个鼓吹着全民公平的暴力『政府』。

由中重集团演变而来的人民自治『政府』在广大穷苦百姓中的口碑是绝对好的,双方之间的关系也是不容任何质疑的,光是让近七十万适龄儿童免费入学、近百万人免费接收各种技术培训都让不少穷苦人民泪洒衣襟。不过,对于地主而言,一个如此强盛的『政府』取代了传统的封建『政府』,这可是非常不好的事情,尤其是要拿走他们的土地更是让不少的人对自治『政府』恨得咬牙切齿。

农民是社会人群构成的主体,而土地则是人类矛盾的初始根源。自治『政府』有偿回收土地的实施从一开始其实并不怎么顺利,和善的讲解和劝说是远远没有后期的动作有效,当一队队全副武装的人民军士兵跟着土地有偿回收的工作人员一起来办公地时候,土地回收的秩序得到了很大程度上的有序化,当然进度进行得也快了很多。很多人声称这是和自治『政府』倡导的法治社会所背离的,是不符合广大地主阶层利益的暴力执法行为,但很久之后他们反而觉得当初应该和『政府』好好说话的。

一亩稻田理想化的最高产量也就一千斤稻子左右,就算是三季稻谷算下来也才不过三千斤稻子的产量,这还是绝对的理想化,但谁能做到三季稻子每季都能到达一千斤的产量,一亩稻田一年下来收入最多几十块钱,即便一个地主所有的土地都能达到这样恐怖产量,那他一年的收入也不过千把块钱,可真的有那么高的纯收入吗?估计只有地主们自己才知道。

土地有偿回收之后,自治区肯定会给予他们合适的安排。除了得到每一个公民应该有的那一丝丝土地之外,当然还有一大笔一大笔的土地回收补偿金。有些大地主的补偿金非常丰厚,丰厚到了如果他把钱放在银行里所得到的利息,足够他不劳而获生活下去了,当然如果要想请上些丫鬟之类的肯定是不够用的。

“资金要一直流动的社会才能真正叫做商品经济社会。”张雨生的某些方面口头禅是对这些地主们资金流向的最好解释,尽量让地主们的生计由单纯依靠土地和剥削雇农,向投资各种实业转变,将冗余的资金通过投资这一手段流通起来,最终让整个经济体获益,所以消除掉或者转变“地主阶级”这一词语,最好就是把它改成“企业家”。

由此,张雨生设想的未来共和国的社会主体就是工人、农民,然后才是企业家之类的投资者。

之所以将工人排在第一位,是因为要想彻底复兴中华,在这已经是科技创新层出不穷的世界,就必须成为一个工业强国,而工业强国最显著的特征就是工人人数比重占总人口的分量要高于农业人口,反之就是农业大国而非工业国。

排在最后的是资本家们,或许不应该冠上这么一个带有阶级『色』彩的词汇,用“企业家”、“风险投资者”之类的词语来形容更为恰当。正如他的预想一样,商品经济社会需要资金不断地流通,人们生活需要不断地消费,伴随着科技的进步和发展人类会产生各种各样的需求,而社会就是需要一大批企业家们来投资这些需求,不仅是满足人们生活所需,更是为国家创造收入,要不然农业税为零,国家要怎么养活一大堆公务员、军人还要不断投资公共事业。

所以,不断帮助协调的主体是农民,不断教育培养的是工人,而最需要改造的就是地主阶级。为此,张雨生特意举行过一场别开生面的大会,大会没有任何时间、地点记录,与会的众人在结束会议之后也是闭口不答,但之后种种经济动向还是说明了这大会中张雨生说了什么,而大会中的部分内容其实还是被不少人记录下来以供未来做参考之用,通过他们的笔记,有些人还是了解到了一部分大会的内容,尤其是张雨生说的一些话。

“各位到场的想必都已经在心底恨死了人民自治『政府』,『政府』几乎是没收了你们的土地、剥夺了你们赖以生存的基础。这伤害你们的动作虽然只有一个,但仅此一个行为便足以让各位对新生的人民自治『政府』仇视不已。”

“无法否认,现在作为一个半殖民半封建社会的中国,尤其是在我们这些地理位置偏僻、民风剽悍、自然条件也不是很好的西南边陲,大伙之所以能过上舒服的日子完全是依赖于那一亩亩土地、山林等等,但社会的主体是人,人民自治『政府』是人民自己的『政府』。而我们的社会中究竟什么人群是主体?不可能是在座衣着光鲜的各位,当然也不会是我这样的人。农民,他们才是主体,他们的需要才是社会的主要需要,他们的温饱幸福才是整个社会进步的阶梯。”

“即便你有千百亩肥沃良田,但没有雇农给你耕种照样一无所获。但你这千百亩肥沃的良田却可以让百户家庭感到异常幸福,为什么会?因为他们被称之为农民,却在两千多年的农业大国历史中从未拥有过真正属于自己的土地,无论丰收还是歉收,他们都只能勉强养活肚子,而这样便始终形成一个死循环。你们出租土地、他们雇佣种植,你们收获大笔租金粮食,他们仅剩糊口杂粮。社会一直就这么周而复始地循环着,其实两方都走向真正的富裕。”

“将土地赋予真正需要的人,会更好的发挥其本来应有的使用价值,从而创造更好更多的实际价值,术业有专攻!人民『政府』需要照顾好社会主体之农业人口后,当然可以取得非常好的结果。就如各位所看所听,农民拥有了属于自己的耕种土地之后,尤其是『政府』不收一分税务而且还大力帮助提高产能、保障产量等等之后,他们的生活走过了阴暗无光的一面,幸福的笑脸挂在了绝大多数人的脸上。他们的成功才是社会更进一步的迫切需要,当然作为人民自己的『政府』,我们从未忘却每一个社会构成单元,包括你们。”

“不少人在失去土地之后做了几件事,第一就是当场和咱们的工作人员大发口水仗。第二当然是集群商讨怎样办?或许你们想过要推翻这个无恶不作的人民自治『政府』,当然也想过除掉我这个魁首,但非常有幸的是你们没有这么做,好让我至今还有一条小命儿来给你们讲述属于你们的未来之路。第三,你们肯定也曾全家商议过是不是迁出广西,凭借手中大把的土地补偿金足以在其他省份买得大量土地再过上地主的好日子,但非常好的是你们并没有这么做。中国人的传统观念在此发挥了重要作用,它便是乡土观念。没人愿意离开生活了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故乡。。。”

“之所以为各位举办这么一个大会,主要目的就是商议失去土地之后的未来生计。按照人口计算标准,和普通农民一样,其实家里还是有不少的土地,只要勤于耕种还是能获得非常好的收益至少能养活一家人,但要想让过着长期安逸舒适生活的你们上山下田,为了一点粮食而奔波劳累,是非常不现实的。所以,你们急需的已经不是怎么对付这么一个人民非常拥护的『政府』,而是一条继续富裕下去的幸福路子。”

“中国人从来都是勤劳聪明的,在座的各位同样拥有着这样的头脑,只不过是已经好久或者从未有过饥寒交迫的生活,习惯了吃穿用度不愁的日子,自然已经不会也不能再在土地上勤劳起来了。不多聪明的脑子却还依旧运转灵活,经过我们的调查,部分在座的人其实已经在为自己寻找另一条生路,下海经商、投资实业、购买『政府』债券等等,都是你们自己勇敢地一次又一次大胆的尝试。而我今天召集各位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告诉你们,在人民自治『政府』面前,任何人包括我都是公平平等的,你有资金当然可以开办企业,你要是没钱自然可以以务农为生,你要是有才干有技术一样可以进入工厂务工,总之所有的人所有的行为,只要是合法的,那就是正确的。”[]大国无疆24

“我的经历估计在座的各位很多人都知晓得很清楚,的确我们的『政府』曾今是一个超大的工业集团,是一个不择不扣的投资集团,甚至到了现在我们演变为了人民『政府』,依旧还在投资着各种实业,铁路、公路、港口、教育等等,有一些可能是看不到收益的,但人民得到的实惠也是一种收获。我们投资的实业工程,比如汽车、军火、食品被服加工等等轻重工业,也是『政府』长期维持庞大支出的保障。有眼光的你们自然能看得出开办这些工厂所能带来的利润,这些利润是远远高于纯粹地农业耕种的。”

“一个投资正确的企业能获得的年利益,绝不是一千亩甚至一万亩土地一年的收成能比拟的。我们的『政府』控制的汽车制造厂一年能制造上百万辆汽车,一辆汽车的销售收入便比十亩土地的农业收入来得高;我们的机械厂一年能制造数十万的各种机器,我们的其他工厂同样生产力庞大。用高深的语言来说,那就是机器工业时代的生产力已经远远高于农业社会的生产力,他所能创造财富的速度和数目也是惊人的。当世界尤其是帝国主义列强几乎都被卷入硝烟弥漫的大战中时,不正是我们的民族企业蓬勃发展的机会吗?不正是我们改掉农业大国帽子奔向工业强国的好机会吗?不正是各位褪去身上的土地依赖『性』,向大胆投资实业进军的良机吗?”

“各位也是人民自治『政府』下的公民,在遵守法律的前提下是充分自由的。你们可以选择自己未来的路,当然也可以自己做属于自己的决定。人民『政府』充分尊重每一个社会组成*人员的每一个选择,当然作为一切以服务人民大众、为人民服务的『政府』,我们有责任带领整个社会奔向富裕富强,所以对于你们的种种困难也绝不会置之不理的。对于在座各位包括所有的社会公民的开工设厂需求,『政府』可以酌情给予一定的税率优惠,甚至技术支持。对于投资项目融资需求,各大银行也会给予一定的政策倾斜,总之只要是合法的投资行为,『政府』肯定会支持而不是打压,对于造福人民大众的事业,『政府』只会给予鼓励保护而绝不是欺凌。”

“你们的各种投资,不仅带来的是工业发展的蓬勃向上,而也间接地带动了社会的就业、增收直至富裕。。。。”

这场大会的持续时间足足有三个小时之多,不是因为张雨生的口水话太长,而是之后不少的人咨询这样那样的问题,让这场大会几乎变成了商业部的一个政策释疑大会。可以说这场大会的意义是非常重大的,人民『政府』即便是有三头六臂,也肯定是兼顾不了所有的行业的,而一战带给整个中立世界的发展良机,岂能是小小的一个人民自治『政府』所能满足完的,所以发动更多的人站起来利用这样一个良机,打造属于中国人自己的工业飞速发展奇迹,而具备各种技术储备的自治『政府』,自然有足够的能耐让众多的企业家们一道大赚一战战争财,或许不仅是这样。

贫穷绝不是与生俱来,富贵定不是命中注定。一个农业大国被欺压成半殖民半封建社会,要想重新站立来、富起来,需要的也不过是一些转变而已,无论思想还是行为!!!~!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