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十四章 进入安州

第二十四章 进入安州

第二十四章进入安州

夕阳将黄昏时候的金黄洒向了大地,沐浴在一片金光中的安州城是如此的安静。一片空寥寂静的野外,战争带来的硝烟还未散尽,留在大地上的淤血、残肢断臂,燃烧着得木桩、七零八落的野战工事……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仿佛这只是一幅油画,而非真实且残酷的战争。

“横山静雄阁下,我军非常尊敬阁下部队的英勇作战,但也请为了第八师团的官兵考虑,为了城里的朝鲜百姓考虑,放弃无谓的抵抗,我军将保证阁下以及阁下的部队官兵安全”

“横山静雄阁下,我军……”

第五集团军直属特种营的心理作战小队,利用集团军的运输直升机改装了一架宣传直升机,用录制好的音带不断播放劝慰横山静雄率部投降的声音。直升机反反复复在不大的安州城上空盘旋了好几圈,一阵阵标准的日语声异常洪亮,穿透了街头巷尾,更不停敲击在龟缩于城内妄图与第二十师大打城市巷战的日军官兵的心坎上。[]大国无疆24

“这样做,有用吗?你说呢,飞哥”

“不知道”被同班战友周琛问道,正端着热气腾腾的水壶、吃着不是美味儿的单兵口粮的季云飞,摇着头说道:“反正,这样广播广播,让日本人心神不宁也不错”

“我看未必”

周琛舒坦的长嘘一声,用手支撑着今天被一个日本兵给了一枪托的腰,抹了不少云南白『药』都还是很疼,估计伤势可不仅仅是软组织损伤那么简单,呲牙咧嘴的坐下来后,接过季云飞递给他的水壶,咕噜咕噜的猛喝一阵后,这才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望着夕阳之下显得有些红彤彤的天空,一阵巨大的倦意突然涌来。

轻咬一下嘴唇后,周琛没让自己这么早就睡去,尤其是睡在刚才还有好几具日军尸体的冰凉地面。把枪放在了地上,用右手托着脑袋,有些傻乎乎的看着正猛吃猛喝的季云飞,淡淡笑着说道:“飞哥,平时见你不言不语,很文静的一个人。怎么今天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死在你枪下的少说也在六个日本兵了……”

“打住,打住”

季云飞将吃完的口粮袋子折叠好后放进了裤袋里,喝了一口水后这才舒坦的打了一个饱嗝,拉着一张被硝烟熏得黑黑的脸说道:“周哥不是常说,男人就应该对自己狠一点吗?我们要是不狠,恐怕此时我们已经装在裹尸袋里准备起运回国了”

说到这儿,季云飞眼神里『露』出一抹遗憾和悲伤相间的神『色』,他所在的连队今天一共走了四个兄弟,挂彩的也有十几个,其中一个就是正在他身边的周琛。恍恍惚惚之间,曾经和自己一起生活、训练过的兄弟,已经成了冰冷的肉体,真的不知道攻入安州城里还要死多少人,更不知道整个战争结束之后,还会有多少自己熟知的兄弟能一同活蹦『乱』跳的载誉回国。

平静的躺下之后,季云飞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盔,让自己能够更清楚的看看这片夕阳之下的蓝天,正忙于数着有多少朵洁白云朵的时候,身旁已经传来的阵阵均匀的呼吸声——周琛睡着了。

天空中很快传来了阵阵轰鸣声,整个大地也开始有节奏的颤抖起来。庞大的机群呼啸着掠过了季云飞仰望的天空,夜晚降临之前的空军最后一轮轰炸开始了。阵阵爆炸声与惨叫声刺透了薄薄的空气,在晚霞之中传的很远很远,也传入了周琛和季云飞的耳朵里,可根本无法惊醒他们,因为他们都累了、睡了。

悄然之间,黑夜已经降临。

简单休整了一个小时的季云飞等已经再次精神抖擞。按照上级命令,今晚将不会发起大规模的进攻,但他们需要担负警戒任务,防止日军的夜间突袭。布置完自己的单兵掩体后,季云飞再次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所有武器弹『药』,确认都处于最佳状态后,这才背靠着战壕坐下,掏出了全家照借助不知何时才会闪亮出现的战场照明弹,看着全家照上的那一张张笑脸。

“姥爷肯定已经睡着了,爸妈现在肯定还在看着电视剧,也不知道在中学里的小妹此时是不是在上夜自习……”摩挲着全家照,季云飞发自肺腑的笑了笑,然后小心翼翼的将照片折叠进了自己的内衣胸口袋里,然后又掏了一张三寸照片出来。

照片上是一个长相很清纯、很美丽的女生,这是季云飞在大学一年级的时候喜欢上的一个经管系女孩,一直暗恋她的季云飞很多时候都不敢表『露』心声,尤其是在周围人群都非议他娘们儿气太盛的日子里,很多时候他都只能远远观望心目中的她。大二上学期,他勇敢的向女孩发起了攻势,功夫不负有心人之下他终于成功了。而为了让挤压在自己身上的娘们儿气质彻底清除掉,他毅然选择了参军入伍,他需要证明自己、需要在某一天以最帅气最男人味儿的军人形象回到女孩的身边,为此他让女孩等他,或许她研究生毕业的时候,自己就能光荣退伍回去,以一个在陆军十一大王牌野战军服役过的军人形象回去。

世事难料,世事无常

季云飞的打算都被朝鲜战争所改变了,梦想究竟会成什么样?他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尤其是在此时此刻孤寂的战场上。

“看什么呢?”

季云飞正看着照片入神的时候,一个黑黢黢的人爬了过来,季云飞定睛一看竟然是被连长勒令休息的周琛,赶紧收拾着照片的时候,略略红着脸说道:“没看什么,就是家人的照片而已”

“屁话”周琛鄙视了季云飞一眼,不断『摸』索着季云飞的两个裤袋,拿出了一包烟后,这才笑呵呵的靠在战壕坐下,点着两根后,分给季云飞一根,说道:“整个连队都知道,你身上那张三寸照片是谁,一年来每天都看上一遍,鬼都知道她是谁了。再说了,谁家的全家照那么小?”[]大国无疆24

“行了,怕你成了吧”

季云飞顺手就把周琛递还香烟的手退了回去,他平时不喜欢抽烟,入朝作战时候部队通知以后每周都会给每一位士兵一包价钱还不错的香烟,拿到香烟后季云飞就根本没抽,周琛这烟鬼一直都是及时行乐之人,自然早就吸完了。

“腰不疼了?”季云飞吸了两口烟后,举得没啥意思就把它给掐灭了,还把它给重新放进了裤兜里。

“到师部医院照了片,医生说没什么大问题,按时吃『药』和敷『药』并注意休息就可以”周琛猛吸上一口烟后,吐了吐但没能吐出一个烟圈儿,哼了一声后扭过头来看着似乎又陷入了沉思状态的季云飞,耸了耸肩膀引起季云飞注意力后,说道:“谢谢你的烟”

“去你大爷的”季云飞恨恨的比出了一个中指,送走了拿着只少了两根烟的香烟离去的周琛。

夜晚并不漆黑,天上挂着一轮有些害羞的月亮,还有为数不少的星星,但因为被薄薄的一层云雾所遮挡,整个大地就显得有些雾蒙蒙一般,偶尔在天空中绽放的照明弹让整个大地仿佛突然之间覆盖上了一层白纱似的通亮,随后不久又陷入了黑寂。

时间静静的流逝,很快来到了5月2日凌晨2点时分,双方发『射』照明弹的频率越来越长,已经几乎是十几分钟才发『射』一枚,整个大地仿佛都已经酣眠沉睡。但季云飞他们所在的连队,此时此刻却没有人睡下,熬夜对他们而言根本没有什么难度,当初他们在蒙古草原上曾经和战略反应军对练过,整个一周之内几乎就没怎么合眼,那种高节奏的“战争”简直没法让人有点半睡意,更何况现在是监视已经不是整编建制的一支日军普通步兵师团。

“暗夜一号,暗夜一号,我需要对a-5-10区域照明。”

“重复,暗夜一号,暗夜一号,我需要对a-5-10区域照明。”

在和季云飞同一条防线上的一排排长,通过步讲机向后方发送了一个请求,声音压得很低,但还是让季云飞听到了,因为刚才他也听到有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所以加倍打起了精神,呼号完毕之后季云飞第一反应不是看本排排长有什么指示,而是缓慢的将突击步枪枪口伸了出去,做好了随时扫出一梭子的准备。

膨……连部的一门81毫米迫击炮很快发『射』了一枚照明弹,a-5-10区域很快一片透亮。惨白的光芒之下,季云飞发现了很多日军的脑袋,扛着三八步枪正缓慢向前『摸』进的日军,尤其是挂在他们枪上的膏『药』旗,在照明弹的照『射』下显得特别的腥红。

用不着任何人命令,季云飞当场就打出了一个长点『射』,而那些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几十号日军也是噼里啪啦的用三八步枪和轻机枪反击。顿时,黑夜之下的大地上很快出现了啾啾的子弹飞翔呼啸声,时不时传出一阵惨叫声,天空中的照明弹出现频率也瞬间达到了顶峰,整个大地很快被照得通亮。

不到五分钟,准备小规模夜袭的日军就被消灭得干干净净,阵地上很快响起了连长的大喉咙声音,他正吼道:“有人受伤吗?”

没人回答他,代表着没人受伤,得到这样一个答复的连长似乎很满意,但嘴里还是骂出了一句——“『操』它姥姥,敢偷袭老子”

黑夜很快过去,当黎明的曙光照耀大地的时候,季云飞所在的连队已经轮换下来,及时发现并阻止了日军小规模夜袭的并不只是他们一个连队,但整个夜间的反渗透作战还是非常有效果的,至少整个第二十师只有两人轻伤,却给日军造成了一百余人的损失,这个交换比还是很值得的。

回到宿营地,季云飞他们得到了很好的礼遇。连部炊事班去领食物的时候,竟然为每一个人多领了一个鸡蛋回来,用营长的话来解释,那就叫做多吃点儿才能创造更大的战绩。五点就吃完早饭的他们,随后便休息去了,天『色』还未亮起来的时候空军的侦查飞机就飞来了安州城,刚一破晓一支不大的轰炸机群就如期前来表演了。

知道今天可能会猛烈攻城,所以季云飞等人也根本不管空军是如何『揉』捏日本人,反正熬了一夜的他们都借着短短的时间好好休息。早上八点的师部炮兵团开始发挥表演的时候,轰隆隆的爆炸声仿佛要将整个大地上的生物活活震死,但他们却依然睡得相当香甜。

半个小时的轰炸、一个小时炮火准备,当最后一次爆炸声消失开的时候,季云飞他们已经像是触电般的醒来,全部恢复精神的他们此时要充当预备队。担当进攻重任的一团已经上路,他们需要做的就是好好在后方等着,随时准备上去增援。

“这次是城市作战,把防弹钢板加上”在领取作战物资的时候,周琛好心的建议季云飞。“一旦进去了,我们的装甲突击速度不是优势,精准的枪法、敏锐的观察、强大的火力等才是保命关键,带上沉重的钢板会有用的”

周琛婆婆妈**一席话,换得了季云飞的一个白眼儿,城市作战虽说并不是野战部队的强项,但并不代表他们根本不会,或者从来没有过相关训练。全副武装的季云飞,还特意为自己多带了一块高能巧克力和一壶水,匕首也是特意擦拭了一遍。

等待是最让人无聊的,听到城里传来的阵阵爆炸声,木讷般的看着那些空军的俯冲式战斗机听到召唤后随时猛扑下去,接着就是看见城里冒出了一团硝烟,之后一阵猛烈的爆炸声传入耳朵,紧接着就是一阵晃动感。空军的支援频率越快,给季云飞的感觉就越不好,第二十师中最强的一团都如此依靠空军的支持,可见城里的战况实在是惨烈。

还未等他数数空军有多少架轰炸机来了又去,连里的接到了出发命令,整个二团三营一连将将以最快速度赶去增援一团二营,步战车很快轰鸣起来,所有步兵们刚完成登车。十八辆战车很快在田野上划出一条长长的烟龙,飞速的向枪声激烈的安州城内开进。[]大国无疆24

季云飞所在的连队,是一个标准的机械化步兵连。整个连队设有四个排,三个机步排和一个火力排。机步排每排四辆步战车,机步连的火力排有三辆122毫米自行迫榴炮和一辆步战车,加上连部的两辆步战车一共就有170人。

火力排的自行榴弹炮和掩护他们的机步班被安排在了进攻的后方,他们随时都能接受进攻部队的呼叫,提供及时的炮火支援。而季云飞所在的二排,则和三排一起在废墟遍布的街道上奋力前进,赶去增援在前方一个街角上正打得火热的一团二营二连三排。

还距离战场有五十余米的时候,二排的战车就集体来了一个急刹车,随后所有战车的八名车载步兵就快速下车了,保持着最高戒备状态缓缓向前行进。四台战车上的25毫米机关炮更是被用车长『操』控得随时准备给出一通炮弹,有着“战场大扫帚”之称谓的机炮可不是好东西,砖石墙体根本不是它的对手,普通的沙袋掩体和肉体,就更是不在话下了。

小心翼翼的前进不久之后,季云飞他们和一团二营二连三排会合了,给他们送去了急需的几箱重机枪子弹后,季云飞所在的机步排担负起了进攻重任。

安州城内的房屋建筑大多以普通砖石结构为主,很少有钢混结构楼房,但日军的第八师团却真的是一支特别能吃苦的部队。将本来无险可守的安州城,变得到处都是地道、陷阱,街道周围的建筑都有可能是日军的一个掩饰,指不定某一块砖石就是一个『射』击孔的掩饰。

步战车在中间缓缓行驶着,季云飞等人左右分布在步战车两旁,降低着身体的重心,谨慎的看着四周。刚过由一团二营二连三排拿下的那个日军街垒时候,季云飞扫了一眼已经被枪榴弹炸毁的沙袋工事,两个身体已经不完整的日本士兵颓倒在重机枪上,发红的枪管正把尸体的肉烫的丝丝作响,空气中也弥漫出一种莫名的肉香,当然更多的是刺鼻的硝烟味儿。

没走出多远,在前面开路的一班班长就举起了右手,随后整个部队就停了下来,而季云飞等人则快速靠近街边建筑,和季云飞一起的还有周琛,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了半点腰疼的迹象,脸上尽是刚毅之『色』,但明显他的眼神正告诉季云飞——大家都觉得后背凉飕飕的。

一班班长之所以叫停部队,是因为二排至现在为止向前推进了三十余米,竟然没有遭到任何打击,这简直让人太过疑『惑』了,而走在最前面的一班很快发现了泥质街道竟然有不少的翻动痕迹,空军的轰炸和炮兵团的炮击留下的肯定是弹坑,而非新鲜的泥土,所以一班长怀疑在那段街道之下,估计日军埋藏了不少烈『性』炸『药』,专门用来对付他们大多数武器无法克制的步战车。

不能前进,那么只能向两翼拓展,并确保两翼安全。所以,季云飞他们很快就负责打扫干净左翼的几间房子。四个人对付一间院子的他们,季云飞很快冲周琛点了一下头,两人将负责弄开木门,而后面的两位士兵则负责火力掩护。

两人默契的同一时刻猛蹬木门,轰的一声破旧的大门倒了下去,当即就侧身躲在了墙体后的季云飞两人,几乎是在负责掩护他们的两位士兵冲进院子的那一刹那,快速起身跟了进去,特别有中国味儿的院子里根本一个人都没有,但对面的那座院子里却传来到了剧烈的枪声,大门被打开后藏在里面的日军就猛然开火,根本没有打中一个人地情况之下,反倒是很快迎来了一个高爆手雷。

算是被提醒了的季云飞等人,根本不相信院子里不会有一个日军士兵,四个人交替掩护着向那两间砖瓦房子靠近,但还未走近之前季云飞就注意到了院子里的那口古井,显得非常破落的院子里,古井的周围却有些湿润。赶紧从掏出了一个手雷,在周琛的掩护下,他慢慢靠近了古井一点,拉开了手雷的保险环,延迟三秒后扔了进去,随后便趴下。

剧烈的爆炸让古井里的井水高高溅起,整个古井的上部已经被手雷破坏,水花落地之声中还夹杂着日军士兵的惨叫声。顿时,四个人心里都涌出了一个同样的想法,那就是这口古井是日军地道的一个进出口,估计当时他们进院落的时候,井里就藏着给他们致命打击的日军士兵。

而在另外几个院子或房间里,此时此刻就热闹了。藏在里面的日军一直都不断透过『射』击孔瞄准着街道上的中国军队,但『射』击的命令没有下达,所以他们根本不会开枪。但及时发现端倪的中国军队,很快及时的止住了前进的脚步,并向两翼拓展开来,看得出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这些房子里没有藏着日军。

野战部队没有什么眩晕弹、闪光弹之类的,但野战部队士兵们却有着手雷、高爆炸弹等,有异常的屋子都直接给破坏,随后便是弹雨倾泻外加手雷、炸弹飞滚,根本不给依然装备着单发步枪的日军机会,猛烈的打击就已经到来。

“咚…咚…咚……”

街道上很快响起了25毫米机关炮连续『射』击的声音,本是耐心等候中国军队上钩的日军已经主动放弃了固守,从不少地方爬出来的日军汇聚一起主动向二排狠狠扑来,街道上的四辆步战车很快用机关炮发出了怒吼,而及时撤出房屋的季云飞等人也快速找好掩体,奋力还击日军。

“枪榴弹”

周琛高呼一声,提醒周围的兄弟后,扣下榴弹枪扳机的同时,“通”的一声之后,一发榴弹坠入了日军进攻队伍中,炸裂开来的榴弹当场便让三个日军士兵没了『性』命,而还有一个人正痛苦的在地上嘶鸣,鲜血流了一地。

紧跟后的二连三排赶了上来,很快和季云飞他们混为一体,猛烈打击日军的反冲击。轻重机枪、机炮、狙击枪、突击步枪等顿时响彻一片,偶尔还有枪榴弹呼啸着飞向日军。没多久,空中突然传出一阵尖锐的呼啸声,仿佛是个顽童吹响的响笛一样,一架俯冲式轰炸机呼啸着冲了下来,扔下一枚50公斤的炸弹后便拉走飞去,留下的猛烈爆炸顿时让街道上上的交火顿时沉寂下来。

“我真是爱死空军了”瞄了瞄没有多少幸存的日军,周琛咧嘴笑道。!~!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