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十五章 血红

第二十五章 血红

第二十五章血红

激烈的交火中,季云飞突然看到右前侧的周琛猛然倒地,仿佛被巨人给了一拳似的。打出两个短点『射』后,他滚了过去,并把周琛拉到了步战车后面,拍了拍周琛的脸颊后,问道:“怎么样?哪儿受伤了?”

说着,季云飞仔细的查看着周琛的伤势所在,但看了好一阵也没找出有血窟窿。

噗…噗……周琛干咳两声后,把嘴巴张得大大的猛吸了两口气,晃悠了一下脑袋,这才晃晃悠悠的准备蹲起来,之后便把胸前的防弹钢板给取了下来。看到上面的一个硕大白点,就是刚才一发子弹击中的位置,猛烈的撞击让周琛感觉像是肋骨都快被撞断似的,一个踉跄就倒在了地上。

“要是没有这个,老子估计已经挂掉了”周琛笑呵呵的拍了拍钢板,抚『摸』了一下那个有些凹陷的小点,三八步枪的子弹弹头没能贯穿钢板,倒是凶猛的留下了这么一个骇人的小坑。将钢板再次装好后,周琛把季云飞的水壶取了下来,猛喝两口后,换给了季云飞并掏出了一个新的弹匣给自己装上。[]大国无疆25

耽误不到两分钟的俩人,很快就重新投入战斗。突然主动现身的日军引起了多方面的“关注”,整个安州城内一时之间就像是到了年关一样,到处都是爆炸的爆炸的声音。当然,此时此刻啪啪作响的不是爆竹,而是夺命的子弹。

安州城并不复杂的建筑,给了进攻部队很大的便利。可以试想,如果整个城市里,到处都是楼房建筑,并且在鳞次栉比的楼房之间还夹杂着一些钢混构架的高楼大厦,建筑群将成为防守部队天然的屏障,而进攻部队则将面对更为艰难的困境。可喜的是,朝鲜在日本的搜刮之下并不富裕,街道上并不多见楼房,茅草房倒还是挺多的,土墙结构房屋也为数不少,这些没多大防御力的建筑,非常有利于进攻部队发挥火力优势。

在日军节节抵抗之下,进攻显得有些“步履蹒跚”的二团三营一连,很快就拿出了更厉害的武器,专门对付龟缩在街边掩体、破旧房屋里奋力抵抗的日军。呼叫后方的炮火支援,俨然已经失去了效果,并且120毫米自行榴弹炮的杀伤距离和效果实在太大,街头巷战中只能被摒弃了,空中支援也没有必要针对那些无太大战术价值的目标。而新的杀手锏武器,则是“利矛”70毫米火箭筒。

中国北方工业集团公司,应人民军对于敌方装甲轧车、摧毁野战工事和固定军事设施,为机械化部队和空降部队研发了新型的火箭筒。整个“利矛”火箭筒结构非常简单,发『射』筒、『药』室、平衡体、拉杆式机械击发机构和简易光学瞄准镜,以及肩托、背带等组成。

采用敞开式平衡抛『射』原理和高低压『药』室发『射』方式。可以使得在发『射』之时,高压燃气充分膨胀之后,压力很快降低,再经过扩散和喷撒平衡体碎片,让后喷气流能量迅速降低,如此便可让提高发『射』初速的发『射』『药』增多,但发『射』痕迹却很小,适合于在室内或者掩体之**击。此时的三营一连,就拿出了这种火箭筒对付日军的街垒。

“掩护”

季云飞等人听到后方的一声呼喊,赶紧调整了『射』击频率,死死将日军的火力压住,掩护后方上来的两位发『射』手。在靠近第一辆步战车车尾,一正一副的发『射』手很快做好了发『射』火箭弹的准备,在抓住一个日军『射』击空隙的时间,正发『射』手一个跨步冲出步战车车尾,半蹲着利用简易光学瞄准镜瞄准日军的一个重机枪堡垒后,迅速扣下了拉杆。

“利矛”火箭筒尾部瞬间冒出了一小团白烟,弹径58毫米的一枚杀伤弹很快飞出了发『射』筒,以每秒钟250米的初速向日军重机枪堡垒飞去,拖着一条细长烟柱的杀伤火箭弹很快击中了那个日军重机枪堡垒。轰的一声中,日军的堡垒瞬间化为了纷飞的沙袋与人体、枪械零部件,甚至连其后方的几个日军也因此遭了殃,飞溅开来的杀伤碎片给躲在季云飞等『射』击死角的他们,带来了莫大的欣喜,兴奋得让他们不停的叫唤、呻『吟』。

步战车很快再次启动,缓慢的在两翼步兵的掩护下,慢慢前进并用机炮打击任何可疑的日军隐藏目标。而两侧的步兵也是小心翼翼,随时准备干掉那些拿着集束手榴弹妄图炸掉步战车的日军士兵。

缓慢推进的一连还是很快就靠近了一个较大的十字路口,路口四周的建筑已经不再是破烂的房屋,算是处在街口这种繁华位置的建筑已经成了两三层的小楼房,正对一连的一座楼房甚至外面还挂着一个日文牌匾,学过简单日文的季云飞很快认出了那几个黑字——粮食所。

由于日本朝鲜总督府对朝鲜实施的是残暴的殖民统治,对整个朝鲜半岛境内的社会生产和秩序管辖得极其严格,最主要体现就在于他们让朝鲜人接受总督府颁布的法律规章制度,让朝鲜人的生活始终处于被严格管辖状态。

比如,耕种土地的朝鲜家庭需要交纳一定数目的粮食税,才能获得粮票、肉票、油票等,完成生产任务越多就能得到越多的票,因此朝鲜境内大小城市里都有大大小小的各种所,就像季云飞现在看到的粮食所一样,它是负责兑换粮食票并提供粮食的一个单位。这样一种分配制度之下,自然衍生出了不少的腐败,而这样一个十足的一个暴利机构,能建起一座三层小楼也就实属正常了。

而在这样一座小楼的正对面,还有一座气势有些恢弘的两层楼房。没有丝毫标志的这栋建筑,门口外的街道上散落着很多的砖块,一辆很老式的甲壳虫轿车已经被一块预制板压变形,周围同样散落着不少的砖块和垃圾。同时,整个建筑的屋顶也没有了,看样子是挨了一枚重量不大航空炸弹,以至于建筑的钢混框架都还巍然屹立着。

这两栋建筑很自然成了日军布防街口的重要火力支撑点,相互形成的交叉火力几乎封锁了整个前进道路。黑洞洞的枪口足以让人隔着老远就感受到一股很强的杀气。一连打头阵的一辆特意加装了装甲防护钢板的步兵战车,刚一接近街口,日军布置在两栋建筑里的轻重机枪就开火了,瓢泼大雨一般的子弹泼洒在战车上除了带来噼里啪啦的声音,并在防护钢板上留下大大小小的弹坑之外,根本没有带来任何伤害。

短暂的火力试探很快结束,驻守在两栋建筑里的日军都认识到单纯的枪械武器根本无法撼动中国军队的钢铁怪兽,所以很快就停火了。专心等候着跟随步兵的同时,他们也在准备消灭步兵战车这种怪兽。

“为天皇陛下尽忠的时候已经到了,帝国的勇士们,我们必须炸掉支那人的战车”藤田木一的小队队长此时正咆哮着向自己,以及周围的几十个士兵吼道。

藤田木一所在的小队本有七十人,是隶属于第八师团第三十一(山形)步兵联队的一个普通小队。第八师团从城外血战之后又转为城内巷战,连续的大战之下中国军队尚未举得有何艰难,但武器装备和后勤补给都不如对手的日军,连续减员非常严重,更为重要的是他们缺乏食物、干净饮用水、『药』物和弹『药』,如果再得不到补给,那么他们用不着敌人攻击,自己就会因饥渴而失去战斗力。

战争刚一爆发,中国的空军就非常精准的轰炸了朝鲜半岛境内的日军各大物资补给点和储备点,给日军造成了极其惨痛的损失。更为严重的是,日军海军联合舰队发起的主动进攻,竟然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失败,失去了制海权的背景下,在半岛的日军要想得到本土的增援极其困难。

因此,像藤田木一这种极为平凡的小兵小卒,每天分到的饮用水不到一百毫升外加一个饭团,饿得眼都花了的时候安州之战爆发了,战争从爆发的第一天开始就进入了一个极其之快的节奏,疲于奔命的他们哪儿是中国军队钢铁洪流的对手,两条腿怎么能跑得过战车履带或轮子?[]大国无疆25

城外防线丢失之后,所有残余日军就按照计划撤回了城内,之前就做好顽抗到底准备的工事很快就被利用起来,但困扰他们的最大困难仍然存在,那就是缺乏补给。而现在,小队队长拿出了一晚清酒、一碟泡菜和一大碗米饭,用于犒劳敢于去舍身炸掉敌人战车的勇士。并且这样的好待遇还名额有限,藤田木一已经看到周围不少人都『露』出了贪婪的目光,而且还带着要做饱命鬼的神『色』。

“与其之后被活活打死,还不如饱餐之后早死,指不定还能让一辆敌人战车为自己陪葬”

藤田木一心里开始挣扎了,他和很多人一样抚『摸』了一下肚子,又看了看破烂桌子上的“美食”。吞咽着口水的同时,却又想到自己远在日本的家人,想到了自己尚且年轻的生命。脑海里冒出了很多很多的奇怪想法,终究却又被心里的饥饿感和死亡靠近的紧迫感所摧毁,想一想拥有着四个步兵联队、骑兵联队、炮兵联队等总数高达两万四千人的第八师团,在正规的也是大日本陆军引以为傲的野战中,都能在短时间之内被击溃。

而现在,撤入城内的只有一万余人,而且原有的五十余门山炮和野炮等重型武器,还有数量不少的重机枪、战防炮都损失殆尽,以至于现在只能靠人命去换取敌人的战车,再打下去估计每一个日军士兵都需要与中国军队展开白刃战了。

“抵抗下去,根本没有胜利的可能『性』”藤田木一在心里狠狠的对自己说道,敌军的步兵战车上的机炮正咚咚咚的扫『射』着两栋房屋,威力巨大的机炮根本不是普通沙袋工事能够抵抗的,而整栋楼房的砖墙也被打得碎块四溅,只有粗大的钢混梁柱之类的才堪堪忍受住这种恐怖武器的肆虐。

左思右想之下,藤田木一下定了决心后,走到小队长面前,猛然鞠躬并以吼叫的方式说道:“队长,我去”

“藤田是勇士,是帝国大大的勇士”小队长猛拍了一下藤田木一的肩膀,然后亲自为他戴上了一条中间有红点犹如女人月事布条的东西。然后,郑重的向藤田木一聚了鞠了一躬,并示意他可以去领取奖赏。

端着香喷喷的米饭,直接用脏兮兮的右手抓着米饭使劲的往嘴里塞。难以下咽之下却没有半点想喝水的意思,心里只想猛吃一顿,尽早把肚子给涨满。吃着吃着,不知不觉已经两眼噙着泪花,踏上死亡征程的人越来越多,最后所有的米饭饭碗都已经被“勇士们”端在了手上,一时之间周围充满了吞咽米饭和干咳的声音。

“需要请求空军支援吗?”

“这两栋房子,两枚重磅航空炸弹落下来足以化为废墟”

藏在废墟堆里的季云飞,略略抬高身子看了看那两栋楼房,自从一连的步战车可劲儿的用机炮扫『射』一番后,日军仿佛已经凭空消失一般。缩了回来之后,季云飞理了理自己的头盔,掏出水壶猛喝一口,然后将水壶扔给了其他几个兄弟,并说道:“幸好出发的时候多带了一壶水,真是渴死人了”

“那我们还等什么,赶紧发起进攻,拿下这两个骨头”和季云飞同班的汪强接过季云飞的水壶,浅浅喝上一口后就把水壶递给了其他同班兄弟。

这话一出口,一旁的周琛二话不说,直接给了汪强一脚,揣在汪强的屁股上后这才说道:“你还有弹『药』?“说着,周琛晃动了一下自己的突击步枪。

等了约莫二十分钟,一辆装甲运输车来到了最前沿季云飞很快和汪强两人,在其他人地掩护之下去抬了两箱子弹回来,随后又领了一箱手榴弹和一箱榴弹。随后,另一组赶去领了一箱补给回来,他们所急需的水和巧克力都在里面。

将自己的弹匣袋装满后,所有人也把水壶给灌满,吃了几口巧克力后这才觉得舒坦过来。装甲运输车很快就卸完了物资补给,随后进攻的命令就来了。季云飞所在班里的那位狙击手率先开枪,而后季云飞他们也开枪了,密集的枪声顿时让街口显得很是热闹。而这一阵打击的背后,是出于掩护火箭筒发『射』。

两枚火箭弹很快就钻进了之前还狠狠喷冒过火舌的掩体之内,猛烈的爆炸让楼房都为之一颤,飞溅的砖块和碎肉尚且未落地的时候,两栋楼房里的日军又开始『射』击了。而且这一阵弹雨比季云飞他们的还要猛烈,直压得季云飞他们赶紧低头躲藏。

轻重机枪一同开火之下,藤田木一他们上路了。每个人都带着一个炸『药』包或者几枚捆缚于一起的集束手榴弹,从两栋楼房的侧面弯腰『摸』了出来,个个都带着月事布条快速向前前进,训练有素的他们时不时做出各种闪躲动作。

“日军『自杀』兵”

躲在隐蔽位置里的班狙很快提醒了季云飞他们一声,随后就赶紧转移了阵地,果然在他离去一刹那之后,他刚才所隐秘的地方就被日军的机枪手打来了一个点『射』,子弹溅起了不少砖石灰。

季云飞他们当然知道所谓的日军『自杀』兵是什么意思,这些抱着集束渣炸弹或者炸『药』包的日本士兵已经是一个个不怕死的死士。部队里的装甲战车,坦克、步战车等都是他们袭击的目标,在野外攻击日军防线的时候,因为报废了好几辆步战车,第二十师算是已经领教到了这些『自杀』分子的厉害。

“『奶』『奶』个熊”

在季云飞右侧的周琛叫骂一声后,立刻侧滚了一下,瞄准一个抱着炸『药』包犹如猴子一般蹦跳灵活的日军士兵,已经注意到他的步战车已经机炮给了他两炮,但都被他给躲开了。但周琛却瞄准了他,看到他作势又要一个z字形转跑的时候,周琛估计好了提前量直接打了一个点『射』过去,三颗夺命的弹头狠狠的飞了过去,其中两颗正好撞进了那个抱着炸『药』包的日军士兵身体里。[]大国无疆25

而季云飞也是灵活的躲避着身位,或长或短的扣动扳机『射』击日军『自杀』士兵们,班里的机枪手也是不断打出长点『射』阻止日军靠近。

“手榴弹”吼出一声算是提醒同伴后,季云飞将一个拉了弦并延迟了三秒的手榴弹扔了出去。而另一边的藤田木一也是一路紧张忐忑得很,冲在最前面的好几个人都很快被打死,而两栋房子里的掩护火力也越来越弱,越来越多的中国士兵已经将火力转移至他们身上,出发之时十几个人,到现在为止已经没剩下几个了。

趴在一个砖石瓦砾废墟后,藤田木一等候中国军队的火力打击重点转移的瞬间,猛然抱着集束手榴弹冲了出去,刚冲出了两步,眼前就看到了两股很长的烟柱飞过,两枚火箭弹再次击中了两栋楼房里的火力点,一时哑火之下,所有的中国士兵『射』击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这些威胁他们步战车的日军『自杀』士兵身上来。猛烈的火力几乎瞬间将数人笼罩起来,作势趴下的藤田木一也柑橘胸前被仿若被猛击了一拳似的,然后便痛苦的趴在了地上,感觉肺部的空气越来越少,没多久视线就成了模糊一片,心里不断回『荡』的是——“好累,好想睡”。

渐渐地,藤田木一闭上了眼睛,他沉沉的睡了过去,很快就回到了故乡山形、回到了家人的身边。殊不知道,身体里的鲜血已经将地面染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