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十六章 加大力量

第二十六章 加大力量

第二十六章加大力量

呼啸而过的战机让本已经喧闹得很的临时广场更为热闹,日军第八师团驻防的安州于5月3日凌晨…,师团指挥部被攻克而正式宣告结束,这也宣告着第五集团军成功撕开了日军第二道防线。

日本朝鲜军第一集团军不得不龟缩防线,将绝大部分力量回撤至平壤前线。而第十坦克师和第十四机械化步兵师等第五集团军主力部队,顺利从安州继续南下。在突破日军防线中担当重任的第二十师得到了短暂休整的嘉奖,他们将有两天时间来休整。但在此期间,他们的任务也是相当重,除了建设一个较大军需后勤基地之外,他们还得维护安州治安秩序,辅助朝鲜人民『政府』尽快的恢复地方社会秩序。

当然,最为重要的一个任务则是要尽快让朝鲜『政府』尽快发动群众,从新义州通往安州的铁路、公路、桥梁、隧洞等都将尽快修复并投入使用,以便让共和国国内的参战部队、物资补给等快速运抵前线。而安州这个地方,无疑是平壤大战的最佳后勤基地。

戴着黑『色』防护镜,一身武装更显帅气凌人的周琛,活脱脱一个中国大兵形象。端着自动突击步枪来来回回的在步兵战车周围晃『荡』,正执行着重要群众聚集点治安维护任务的他,此时此刻心里是颇多感慨。[]大国无疆26

“一晃眼,我们从英勇的野战部队士兵,转成了维护地方秩序的城管,还真是挺有意思的!”

最快休整的部队,都被投入到了维护地方秩序中来。当然,他们最大的任务就是荷枪实弹的在重要的街头巷尾巡逻,维护城市秩序和保障城市初步重建工作的顺利进行。很显然,周琛、季云飞等人很不适应这种角『色』,因为来来往往的朝鲜人都以或羡慕、或感激、或钦佩之类的眼光注视他们,看得心里直发『毛』。

刚开始的时候,他们还发现自己的装束的确是很吸引人的、头戴『迷』彩头盔、身穿作战服和挂袋、脚瞪浅黄作战靴,武器更是每人一把突击步枪,大腿上还有手枪、部分士兵的步枪还加挂了榴弹发『射』器,或者是耳旁夹着耳麦,与之相配的是威武的步兵战车。如此豪华的装备足以让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羡慕,但的的确确这是共和国陆军部队普普通通的装备配置。

但这样的装扮,在那些成为俘虏的日军官兵眼里,简直就跟他们不是一个时代似的,而那些什么都不知道的朝鲜居民就更觉得威武帅气了。季云飞甚至很多时候都感受到别人正注视他的火热眼光,不是威胁的杀气腾腾而是羞涩的少女怀春。但季云飞可没打算在战争结束之前,就在朝鲜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况且他已经有心上人了。

季云飞没有那个心思,并不代表其他人没那个意愿了。周琛、汪强等人,上午巡逻的时候还有些拘谨,但在下午的时候已经很放得开了,遇到可怜兮兮的小孩子,还主动的掏出身上的口粮或者巧克力之类的分给小孩,而遇到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也是更显主动。形象更好之后,这投『射』在身上的少女目光也更多了。

没那个心思和兄弟们争夺少女们眼光的季云飞,义务去当了一把车长,将步战车的顶盖打开之后,玩转着那挺被关上了保险的重机枪,由于并不是作战,所以机炮炮塔就撤掉拿去检修了,给临时安装上了一挺重机枪。而实在无聊的他就看看这些同班战友们是如何尽心尽力的帮助他人,蹩脚的朝鲜语都不会几句的他们,只能凭借着手势交流,看起来多少有些滑稽。

“嘿,琛哥,你看你的…方向!”

“噢?”

周琛听到季云飞的呼喊,扭过身子向自己的…方向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三个穿着朝鲜传统服装的三个女子,她们正交头接耳谈着什么,有个很大胆的一点的女子甚至指了指周琛这个方向,脸上笑得更是灿烂了。

“朝鲜女子如此之开放?”周琛有些不解,不过还是『露』出了一个善意的微笑,然后便转身狠狠盯了季云飞一眼,那小子正无聊的转悠着重机枪,根本就不看自己一眼。

“铁汉七号,铁汉七号,听到请回话”

正无聊看着街头的美女来着的季云飞,发现这些朝鲜女人的确是比较开放,但衣着和打扮很明显不如共和国国内。服装单调不说,根本就看不到什么很特别的地方,女人应有的妖娆身段都未能完美展示。听到车载电台里传出的呼叫声,他赶紧缩进了车内,拿起耳麦摁下通话器后说道:“铁汉七号收到!”

“两分钟后,一个运粮车队将经过你们负责的街区,请注意维持派送现场秩序!”

“铁汉七号收到!”

挂断了通话,季云飞又钻了上去,看着散步般在街边走动的战友们,直接叫道:“琛哥,一会儿有运粮车队过来,提高警惕!”

“大爷的,一定是无偿派发粮食的!”

周琛骂骂咧咧一句,他家就是江苏很普通的一户农民家庭,一年到头最大的收入来源就是农业种植,尤其是稻谷。虽说农业税收为零,『政府』还有大量的补贴,可这种用纳税人的钱来为改善朝鲜人民生活的举措,还是让他有些不适应。在他看来,再不济也应该是“以工代赈”。

心里虽说有些不满,但看到街道上到处都是面黄肌瘦的朝鲜人,大多数男子都是衣衫褴褛,少部分的女子衣着还算是完整,但大多都有补丁。在街上玩耍的那些孩童,一个个明显有营养不良的症状,看到这些,周琛实在找不出理由来反感无偿派送粮食。

很快,粮食车队就在一辆吉普车的引领下行驶了过来,之后紧跟着三辆重型越野军用卡车。所有卡车都在车头和两侧挂着红『色』的横幅,上面用中文和朝鲜语两种文字写着“中朝友好”之类的话语。而那三辆军卡,周琛一眼就看出来是第六军的,但肯定不会说出来。例行公事的让街上两边的人注意避让,之后便看着这样一支特别的车队驶入了街中。[]大国无疆26

打头阵的吉普车很快停住,上面跳下了三位身着浅蓝『色』工作服的安州临时人民『政府』的政工人员,他们很快拿着高音喇叭对周围还不知何事的朝鲜人解释着什么,周琛他们自然是听不懂,但很快就从那些朝鲜人的欢呼笑脸声中猜出了那三个人说了些什么,很快那些带着笑意的朝鲜人就主动在街上排上了队列,看样子都已经明白了即将获得免费粮食了。

“如果我们当初被人奴役的时候,也有一个强大的文明大国伸出救济之手,那么我们中国还会有艰难而且悲惨的过去吗?”

看着朝鲜人笑呵呵的接过二十公斤一袋的大米和一袋二十公斤的面粉,周琛心里颇多感慨,他仿佛想起了爷爷曾经述说的过去,想起了发生在共和国身上的逐步改变,一切的一切都源自于四个字——自力更生。而如今,共和国主动向朝鲜人伸出了援助之手,并且主动出兵帮助朝鲜人摆脱日本殖民统治,多年以后,朝鲜人心里会记得今天的这一切吗?

或许,他们只记得5月3日的早上,在安州城内的一个普通街头,朝鲜『政府』将共和国捐赠的粮食分派给了居民,而不会记得在这样的街头上,曾经站着十一个共和国的军人,正默默注视着他们嬉笑开颜且在之前还浴血奋战的中国军人。他们的幸福与共和国军人的努力很有关系,如果不是第二十师拿下安州,估计不少朝鲜人毅然会活在日本『政府』的残暴奴役统治之下。

当然,周琛并没指望着会赢得多少掌声或者鲜花,此时此刻的他只是更加希望,自己以及千千万万个和自己一样的共和国军人,为朝鲜人民的幸福流了血、出了汗、受了伤,甚至还有为数不少的付出了宝贵的生命,希望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下午四点,季云飞他们收队回去了,而这些得到了粮食的朝鲜人也是倍加热情的加入到了街道和废墟的清理之中。刚一回到临时宿营地,季云飞他们就接到了一个算是已经昨日黄花的好消息,按照共和国中央军委的命令,第六集团军已经正式进入朝鲜境内,部队编号更改为中国志愿军第六集团军。

在街上他们就已经看到了第六军的运粮军车,第六军要开进朝鲜的消息自然就不再是秘密了。但,对于“孤军奋战”般的第五集团军,第六军的加入无疑是给朝鲜战争加入了一针兴奋剂,让季云飞等人感觉到肩膀上的担子好像轻了一些。

疲惫的倒在睡袋上,季云飞感觉自己好像睡觉,但毅然下定决心要把每日日记坚持下去。正掏出日记本准备寥寥写下一些东西的他,耳畔却传来阵阵电流杂音,随后便是清晰的标准国语普通话,一听那个声音,季云飞就知道是共和国的中央广播。抬头一看,果然看到了周琛正玩弄着收音机,也不知道朝鲜境内能不能收听到国内的音乐广播,但巧合之下却让他给搜出了中央广播,顿时之间,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活,纷纷侧耳倾听来自祖国的声音。

“据新华社消息,中朝联合军事司令部应中央军委命令,正式下令共和国第六集团军进入朝鲜境内参与对日作战。我台驻丹东的记者两个小时之前发回了最新的消息,第六集团军得先头部队于两点十一分正式进入了朝鲜境内………”

“新闻都是骗小孩的,老子刚刚才在街上看到第六军的越野重卡,这狗屁记者竟然说两点过看到第六军的先锋才刚跨入朝鲜境内!”周琛笑呵呵的揭穿了媒体的‘谎话’,不过转念一想,他暗自点了点头后说道:“估计这是保密需求,那么第六军此时肯定早已在朝鲜某个地方了,在记者们的注视下过桥的肯定是殿后部队。”

“第六军过来了,那么咱们肯定也会很快开拔了!”

“咱们陆军中,四大重装集团军之一的第六军也开进朝鲜半岛了,看着架势难道是说咱们要在一个月之内把日军赶下大海?”和季云飞同班的李子超一惊一乍的说道,躺在睡袋里的他『露』出着半个脑袋,还笑呵呵的板着手指头说道:“要是第一集团军、第二集团军、第四军或者是战略反应军,在他们当中再抽调一支加入进来,那咱们肯定能在半个月之内将日军赶下大海!”

“半个月?我看你睡着的时间肯定不超过半分钟,做梦之后就会发现,不到一分钟之内就能战胜一切敌人,可惜的是你是在做梦!”说着,周琛将收音机关掉,走到季云飞的跟前,看了看季云飞正飞快的写着日记,摇了摇头后叹气说道:“咱们飞哥是每天都写,每天都撕烂,你究竟是在写机密东西,还是在写个人私事?难道就不能让日记活到明天?”

“最让人痛苦的永远是明天,最让人怀念的只会是昨天。与其莫名其妙的沉湎于过去,倒不如满怀希望的等候明天。”

俩人正辩驳的时候,去连部开会的班长已经兴奋的回来了,刚一帐篷就嬉笑开颜的说道:“兄弟们,咱们……”说着,好似忘词儿了一般,在诸人鄙视眼光之下,他看了看手表,这才清了清嗓子说道:“按照命令,我们将在明天正式开拔。这个宿营地将交给第六军的先头部队,也就是我们的老熟人第二十二师!”

“『奶』『奶』个熊,以前在演习场上老是打不赢他们,现在可好了。咱们要冲在他们前面,我们吃肉他们喝汤,肯定眼馋死他们!”周琛立马开口说道。

但周琛的话除了赢得一片鄙视或赞许的目光之外,没有半点掌声,连一向发表评论的季云飞也是匆匆将5月3日的日记销毁后,赶紧钻进了睡袋里呼呼睡觉了。周琛也觉得有些尴尬,赶紧也钻进自己睡袋里好好休息,大伙都明白明天正式出发去赶上大部队后,估计就没有这么好的时间来呼呼大睡了。

而就季云飞他们正酣眠的时候,夕阳摇摇欲坠之下,大地一片金黄之中。从新义州到安州的碎石公路上,一条用沿线数万朝鲜人和第五军工兵旅辛苦劳作而成的道路上,第六集团军的二十二师,数千辆车辆正排成一条看不到边的钢铁长龙行驶着。他们需要在明天凌晨四点之前赶到安州,并在六个小时之内做好出发准备,支援第五集团军进攻平壤的战斗。

全装满员的第五集团军已经是一个近八万余人的部队,而第六集团军这种有四大主力师、独立炮兵师、防空旅、工兵旅等的重装集团军,满编之下是一支近十万的超级庞然大物,其诞生和存在的目的就是用于大规模地面战争。而这样的强大作战集群正式迈入战争之后,将会发挥出来的恐怖威力和对后勤的庞大需求是呈现正比关系的。

“第六军已经入朝,而朝鲜光复军独立旅和预备军官团也已经准备就绪,按照朝鲜『政府』的意见,他们需要大一支规模足够的军队,以维持后方稳定和后勤补给线畅通……”

“他们需要多少?”看着三维立体态势图的张宇,随意问道。

“按照他们的要求,他们需要十个步兵师。”[]大国无疆26

“十个?”张宇有些意外的反问道,但很快就陷入了沉思,目前朝鲜半岛的战争才进行不到四天时间,共和国和日本之间已经爆发了空前的海战,而作为精锐的共和国第五集团军也顺利打开了朝鲜半岛北线重要城市平壤的大门——安州。

战争的节奏非常快,快得让日军很难适应,同时共和国自己也有些手忙脚『乱』。最大的困难就是低估了朝鲜境内的交通状况,以坚壁清野方式逐步退守的日军,给推进的共和国部队带来了很大的阻碍,尤其是那些缺吃缺喝的朝鲜人,更是沉重的战争包袱。部队紧张的物资运输能力,却被迫分出一部分来为他们运输急需的粮食。

“我们必须尽快打通朝鲜境内的铁路,提高公路的运输能力。这些工作必须由朝鲜『政府』来承担,而且他们能提出建设自己部队的要求,那就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张宇略略考虑之后,说道:“我对他们的最低要求就是,我们的部队打到哪儿,他们的公路就得修到哪儿,一周之内铁路就得延伸至那里。”

总参谋长庄家明自然知道对共和国军队而言最大的掣肘是什么,如果说夺取平壤的意义在于获得一座大型城市,那就是太过于片面的看法了。在共和国的军事计划中,平壤将作为一个大型后中继基地而存在,其南面的南浦更是要被建设成为一个大型的物资吞吐港口,共和国沿海一带强大的工业生产能力,在有了强大的海运能力之后,便可转化为陆地上的雄浑物资补给能力。

而这一切的关键,就在于朝鲜人民『政府』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光靠共和国独力支撑作用力始终有限,要想尽早把日本人赶下海,整个朝鲜半岛上的人都应该给力才行。!~!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