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十七章 缔造地狱

第二十七章 缔造地狱

第二十七章缔造地狱

“5月4日零时之前,每天物资消耗量是五千吨左右。而之后,随着第六集团军的加入,每日物资消耗量将超过万吨。也就是说,为第五集团军提供后勤物资运输保障,我们每日一个超过三百余辆越野重卡的车队,就足以完成任务,就算增加一些额外的物资消耗,也绝不超过四百车次!”

“而第六军对物资的需求量更大,我们至少要为两军准备七百辆重卡。目前,我们通往最前线后勤点也就是安州的铁路正在抢修,具有通车能力的公路只有两条,日通行七百辆运输车看起来并不困难,但我们应该看到的是,随着顺川解放,平壤战役将很快提上日程。一场大规模的地面战争再所难免,后勤补给问题已经不在于维持部队日常开销那么简单。”

国务院总理张雨生有板有眼的在国务院朝鲜战争办公会议上,首先提出的问题就是要着力解决后勤运输和保障问题。在这个问题之上,共和国总后勤装备部本是头号负责单位,此时也是非常重视此次会议,军队在前往作战,后方的『政府』无疑是最大的保障支柱所在。

“随着战争的继续,我军势必会进一步南下,届时战场将更加远离我国本土,公路运输的成本和效率值得斟酌,而运能可观的铁路就必须进入考虑范畴,海运的便利也应该引起重视。为此,我们必须在原有的计划中细化出两套方案来。”[]大国无疆27

“第一就是着力解决目前我军可能出现的平壤作战后勤问题。铁路的抢修工作、公路的扩建工作、航空机场的建设任务,都需要一个较为完善合理的计划来统筹安排。第二就是重点解决未来我军后勤补给问题,既然我国的工业生产不是问题,那么唯一掣肘也是必须解决的便是半岛之内的交通运输问题。如何让后勤运输速度跟上战争速度?如何让后勤补给能力符合战争需求?如何以最高的效率和成本创造最佳的运输能力……我们需要更加详细、科学的细化原有计划。”

战争爆发之后,日军很快就将通往朝鲜南部的铁路线,即新义州到安州、江界到安州的两条支线铁路彻底毁坏,而安州“陷落”后日军又将安州至平壤的铁路、公路破坏。加上日本朝鲜总督府督修的朝鲜半岛境内铁路,其标准和同行能力都和共和国国内的不符合。由此,共和国军队根本无法利用铁路和公路网展开快速机动作战,只能以推土机般的方式往前推进,而这样以来就必然导致空前浩大的后勤物资压力。

从共和国丹东出发到目前共和国军队掌控的最大前线交通枢纽,也就是安州也不过区区几百公里的路程,对于有着铁路建设“四大金刚”即有四个大型铁路建设集团的共和国而言,将这部分铁路改造为何共和国同样标准的非电气化铁路,是没有多大难度的。而跟随第五集团军就开入了朝鲜境内的中国路桥建设第三施工公司,能在国内修起动辄上千公里高速公路的他们,其成绩已经斐然,从新义州到安州的碎石公路已经畅通无阻,当然这其中也得益于朝鲜『政府』发动了好几万民工帮助。

“两条铁路贯通的最后期限时间,分别是5月10号和14号,这是四大铁路建设集团老总下了军令状的,如果四大集团齐头并进施工作业,在这么长的时间里都不能让区区三百余公里畅通,那么他们自认为没必要继续担任董事长职务了!。”

交通运输部部长陈叶算是一位老部长了,这么多年来共和国公共运输事业飞速发展,从新疆到海南、从黑龙江到云南,每一个省都遍布了他的足迹,连西藏的拉萨他也去过,重要的青藏铁路工程就是在他的号召之下正式开始,当然目前还处于勘测与理论研究阶段,主要是冻土问题还需要进一步解决。

也就是这么一位老部长,现在在会议上明确表态了,刚才国务院总理张雨生明确指出后勤运输对于战争的重要『性』,这样的重担自然落在交通运输部的身上。

“通往安州的公路,也必须从现在的两条扩建为四条,并且其中两条将具备更强的通车能力。同时,安州的内河港口也将加快建设,我们的大型车辆和器材,可通过便利的近程海运运抵前线………”

陈叶表态完毕之后,众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瞄向了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王助,这运输问题容易解决,毕竟铁路终究有抢修通畅的时候、公路也有扩建完毕的日子、港口也有投入使用的期限,一切的交通运输问题只要肯着力解决,就根本谈不上困难。但是工业生产方面,部队所所要的枪支弹『药』、战车、火炮、战机、油料、生活物资和『药』品等等,生产能力倘若跟不上消耗速度,那就真囧了。

“我部旗下有一个重要的部门,是1933年7月1日正式并入的国防科学技术工业委员会。这个部门是专门负责负责管理和组织国防科技工业计划、出台政策及标准、制定相应法规并又监督执行权力的一个庞大机构。长期以来,该部门在共和国军事力量建设、国防事业发展等方面,做出了卓越且突出的贡献。”

王助的这番话赢得了所有人的赞同,尤其是在座的军方代表,更是眼神中透出几分感激与庆幸之『色』,如果不是有一个职能强、办事效率高的部门,那么共和国军队向从机械化迈入信息化,只能是水中花、镜中月。而如今,考究部队作战力的是战场,考验国防科工委的是后防。

“隶属于我部的国防科工委,管辖中航工业第一、第二集团公司,目前两大企业航空产品生产水平符合我军正常需求,并且还有进一步提高产能的潜力,随时可以满足我军增长的航空产品使用需求。中国船舶工业、船舶重工两大企业,已经和海军洽新的更为庞大的造舰计划,其船舶生产能力是强大的。”

“作为陆军武器装备和弹『药』最大保障的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和兵器装备集团公司,两大企业目前已经完成了一期动员,企业的生产能力超过了部队的消耗,尚且务必要进行第二期动员。另外,航天科工和航天科技、电子科技,三大企业的正常生产能力能够满足军队的高精尖武器使用需求,如有必要随时可以快速提高产能!”

“而在生活物资和医『药』物资等方面,我部已经和二十家大型民营食品公司、三家大型服装企业启动过去签订的合作协议,这些企业已经全力为我军生产生活物资。如果部队需求量增加,我部随时可以和更多的企业达成合作协议。在医『药』方面,以泰安、泰康、泰极、云南白『药』、民生制『药』等企业初步提高产能之下,已经能够满足我军需求,如有必要,四大企业进一步提高产能之外,还可以让部分民营制『药』企业加入军事物资生产行列……”

说拉实话,很有底气的王助根本就不畏惧任何怀疑的眼光,能被西方各国恭维成“世界第一工业强国”的共和国,完全可以在不进行国家战争动员的情况之下,打赢一场大规模的地区冲突,再说一个钢铁年产量超过亿吨、汽车生产量以千万衡量的大国,收拾掉一个穷兵黩武的岛国,战争的烈度只能算是地区『性』冲突。

进一步说,共和国完全掌握的朝鲜半岛周围海域的制海权、半岛上空的制空权,可以说国内能够生产的东西,都能平安无事的运抵战场。部队消耗得越多,只不过是让后勤运输多增加一点车次安排,让生产企业多几份订单罢了。经费最高消耗指标是3500亿的共和国,足以用枪林弹雨活活把日本朝鲜方面军给活埋了。

会议很快进入到了第二个日程,那就是就朝鲜『政府』提出建设十个步兵师的研讨。在中央委员会召开之前,主要负责于朝鲜方面的国务院朝鲜问题办公厅,召集诸多重要部门领导参与的战争办公会议,还是很有权限和说话权的。而在诸多部门头头的眼里,朝鲜『政府』的请求并不过分。

“我军换装下来的大量装备可以武装更多的步兵师,十个步兵师很容易满足。但是,我们需要看到一点,这十个步兵师战斗力何来?单靠在我国经过突击训练的军官团,或者是将光复军独立旅拆分全部当成士官使用?很难想像,由一批刚脱离日本残暴统治的朝鲜人民武装起来的步兵师,能够有何强大的战斗力!”

“至少,在三个月之内我们是不能指望朝鲜军在战场上能对我军有何帮助,可他们能够在后方担当重任,譬如维护地方治安、保障后勤运输等。”

军方的一个代表说出了自己的意见,目前在战场上担负后方重任的是共和国发动的预备役部队,承担运输重任的是各大集团军的后勤运输部队以及部分民营物流公司。随着战争的继续,战线持续推移南下,后勤运输线将越拉越长而物资消耗量也会出现很多不可预测的波动。建设更为有效的后勤保障体系是很有必要的,在这一方面不少人都任务朝鲜『政府』理应承担重任。[]大国无疆27

会议还在继续,而在朝鲜半岛战争前线也就是顺川,第五集团军正解决着这个可能威胁到共和国军队进攻平壤侧翼的顽瘤。从早上六点开始,空军就开始对顺川进行大规模的轰炸,随后第五集团军的陆航团的武装直升机也大规模出动,从空中给予防守日军猛烈打击。

按照作战计划,第五集团军将全力向东突破,目标直指元山。其目的自然是拦腰切断日军在咸兴,也就是和已经覆灭的日军第八师团组成日军第二道防线上,还剩下的的三个师团、三个独立旅团。

战争尚未爆发的时候,日军的第四、第六、第十,这三大师团作为最强部队顶在了朝鲜半岛北部。第四师团在德川、第六师团在咸兴、第十师团在定州。

战争正式爆发后尤其是中国军队再次以空前壮观的空袭获得制空权后,第十师团和第八师团交换了防区,能吃苦、最听命令的第八师团去了无险可守的定州,而第十师团则驻守于顺川。在德川的第四师团也很快龟缩回了咸兴,和第六师团一道准备撤往第三道防线,也就是元山—平壤一线。

而第五集团军此时要拿下日军第十师团防守的顺川,就是希望快速通过之后过抢先进入元山,彻底将日军的第四、第六,以及三个独立步兵旅团的回撤希望打破,进而在元山一带将这七万多日军吃掉,这个胃口真的有些吓人。以至于第五集团军军长梁国伟甘愿落下面子,请空军司令蒋阳英在不降低对顺川战役的空中支援力度的前提下,多多“照顾”疯狂南下的日军,就算是用地毯式轰炸,也得阻滞他们的南下速度不可。

而在顺川这边,作为拦住第五集团军东进的最大障碍,梁国伟一开始就把在安州作战中表现突出的第二十机械化步兵师留在后方短暂休整,其目的就在于让这支精锐恢复战力,同时在前线也是将第十师、第十四师疯狂进攻,力争在5月4日白天之内解决掉日军第十师团,然后疯狂向东突进。

到那个时候,第二十师将作为拦截八万多日军的最大主力,高强度作战又长途突进的集团军其他部队则可以借机短暂休整,随后当然是一口吞掉那八万多日军。

梁国伟的这个打算是极其大胆的,按照总参谋部的作战计划,担负侧翼掩护的是第五军,主力全速突入元山的应该是第六军。但梁国伟主动请求,让第五军担当重任,而且很大方的将平壤这么一座政治和军事意义都很不错的城市让给第六军。

因为,在他看来,与其拿下一座大城市,倒不如在野战中一口吃掉几万日军,而且在平壤这么一座城市里只有日军的一个第十一师团,还不够自己塞牙缝。往东,不仅元山有日军的第十二师团,更有急于南下的第四、第六,两大日军师团和三个独立加强版的步兵旅团,野战的诱『惑』与回报实在是太大了。

顺川美好的清晨阳光被中国空军的猛烈轰炸所破坏,防守顺川的日军第十师团终于是领教到了中国钢铁战术的厉害。光是一个小小的顺川城,一个只有两万多人的师团部队,中国破晓时分就开来了一支有48架的轰炸机机群,在顺川城里城外蹂躏了足足半个小时之后,爆炸带来的硝烟甚至让日军官兵产生了天已经黑了的错觉。

还没等他们清醒过来,天空中的硝烟也还未散尽,至少有120架轰炸机的第二波机群又来了,这一次的摧残更为猛烈。在第一波轰炸中已经损失殆尽的工事群中,那些永久『性』工事和顽强的工事都幸存了下来,这会儿正好成为攻击目标,一枚枚重磅航空炸弹如同不值钱的石头一般疯狂砸下来,防空火力第一时间就被打哑巴的第十师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中国战机,漂亮的俯冲、投弹,有时候改出的时候还用机关枪随意扫『射』。

整个第二波轰炸刚刚结束不到两分钟,日军真感觉天『色』已黑的时候,第五集团军的炮兵旅又给他们送来了死亡的号角。

在共和国的集团军中,独立炮兵旅或炮兵师,差别之一就在于重型火炮的配置数目。像此时的第五军,其军属炮兵旅有以消灭对方有生力量和破坏敌方工事为主的,亦可以消灭对方作战装备等的加榴炮营,配有十二门152毫米加农炮。有远距离压制与打击敌人作用的重加榴弹炮营,每营装备十二门203毫米加榴炮。该旅还有装备『射』击精准并且威力强大很适于支援作战的榴弹炮团,两团即六营共七十二门155毫米榴弹炮。

96门超过150毫米口径的火炮,在距离顺川只有不到十二公里之外集体发『射』会有什么样的震撼感?地动山摇都难以形容这些战争之神同时发出怒吼时候的漏*点澎湃,犹如炸雷一般轰然作响的炮击声之后,第十师团的外围防线彻底被笼罩于钢铁火海之中,连一向被认为是共和国军队重点夺取的顺川火车站,也意外的遭受到了沉重打击。

参与炮击的不仅仅是独立炮兵旅,第十师、第十四师同样拥有自己的炮兵团。他们的炮兵团有三个装备122毫米榴弹炮为主的榴弹炮营,每个营有十二门榴弹炮,并且该炮兵团有一个装备十二门155毫米榴弹炮重榴炮营的。两个师的炮兵团相加于一起又是96门火炮,这些火炮平均口径虽说不足150毫米,但威力也是极其惊人的。

而就在第五军近两百门火炮交替轰击的时候,第五军的军属独立炮兵旅的火箭炮团、第十师和第十四师的火箭炮营也都已经准备就绪。军属的装备着新式300毫米轮式火箭炮,而师属则装备122毫米履带式火箭炮。

第五军炮兵旅的火箭炮团没有营级简直,直接是一个团管六个火箭炮连。每一个连由一辆指挥车、六辆发『射』车、六辆弹『药』运输车组成。火箭弹有反装甲和反人员两种子母式战斗部,曾在测试中创造过一辆火箭发『射』车发『射』以间隔两秒相继发『射』所有的十枚火箭弹,在目标上空下起了一阵数目高达5000多枚子弹『药』的金属弹雨了,破甲厚度超过三十毫米、杀伤半径超过五米的这些子弹,对于敌人的装甲部队和暴『露』人员而言,简直就是彻底的噩梦。

而装备在机械化部队的履带式火箭炮口径就小了许多,但却因为采用更好的底盘构成了齐备的武器系统,其装备的四十根122毫米火箭发『射』管,能在20秒之内发『射』完毕、三分钟之内再次装填完毕。

在大口径火炮与自行火炮中经受蹂躏的日军,很快就将迎来地狱烈火般得火箭炮突袭,日军第十师团将真正见识到“钢铁弹雨”战术,这也是第八师团未能切身经历的空前盛况。!~!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