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十五章 害怕

第二十五章 害怕

“一二三四…我的个天,我擦!这卡车竟然有二十二个轮胎,这么大个卡车,干啥用的?”

“你不知道吧!人家拖的是『液』氮,特种运输车辆,你小心点儿!”

两名挂车正副驾驶岗在港口卸完集装箱,拖着几个散装小箱子准备返回南宁,在南宁至防城港的一级公路也就是双向六车道公路上,来来往往都是些重型卡车、超长拖车、大型挂车等等,都是满载着各种各样的货物,当然更多的是以标准集装箱装乘的,但这两位司机可能还是头一次看到这么大的一个家伙,当然刚才从挂车身旁经过的特种运输车,从崭新的漆身和车体来看的的确确是才出厂不久的大家伙。

“起码要拉好几十吨,估计要是能超载运输的话,百多吨是绝对没问题的。”副驾驶拿起矿泉水瓶喝了两口,当然还不忘透过反光镜看看那辆与自己背向而行的大家伙,二十二个轮胎的东西满载着『液』氮从自己身旁经过的时候,除了感觉地有点震动其实也没啥感觉了。

“咱们什么时候才能开着那样的车,帮我弄开一瓶!这公路修得好是好,可就是这车太多灰尘太大了!”带着白手套的司机正专心致志的看着挂车,不过大热天的车内也没有空调之类的制冷设备,闷热会很快让人感觉到口渴异常。“那车估计就有空调了,上回我去柳汽第三厂给一个哥们过生日,他说过会有更大更好的卡车面世,我估『摸』着就是刚才过去的那种特种车吧!”[]大国无疆25

“嘿嘿,路边停一停。该我开了!”副驾驶把水瓶拧开之后,提醒到正驾驶该轮班了。凌晨一点两人就从南宁出发了,载着两个标准集装箱风风火火地到防城港装船,然后又要赶着回去,所以天一亮人就会很快犯困,交换驾驶的频率也自然高了。

换好位置后,刚才的正驾驶总算可以拿着矿泉水瓶子畅饮一番。“这天气怎么这般火热,搞得哥们一身臭汗!啥时候咱物流公司也能给咱们弄上些装有空调的好家伙开开,不过这公司老总以前是个大地主,我看他肯定是舍不得换车的!咱还是好好忍一忍。”

“要我说啊,要不咱们自己筹钱买一辆,跑跑散货也能挣不少钱!”这会儿变成正驾驶的感受了一番驾驶的“乐趣”,很快就说出个点子来。

“咱们?知道就这辆挂车售价是多少吗?”换来休息的擦拭完汗水之后,看着窗外不断飞驰而过的景物,说道:“就这辆车最新的报价是一万二,听说欧洲那边因为大战急需大量物资和运输工具,在德国这样的挂车售价折合成咱们的人民币大概要卖二万四,而在英法稍微少一点也要一万八。咱们这般来回跑一趟才挣十五块,一年下来才能挣多少?买车起码要等到年底去了,还得四处借点才行。”

“咱可以贷款啊!这以前的地主老财都可以借款开厂办公司,咱们同样可以。不就是他们多了点本钱,人脉稍微广一点。咱们同样有技术,也有点本钱,怕个球啊!”说完,看着正面驶来一辆和自己一样红『色』涂装的而且挂着熟悉牌照的挂车迎面驶来,这会儿的正驾驶赶紧鸣笛示意了一下。“刚才过去的是老常他哥俩,他们同样有这种想法。有时间咱们可以和他俩商议一下,没准儿咱们四人联合起来也能弄出个小物流公司出来。”

“再说吧,小心开你的车!我睡会儿,一个小时候叫我!”说完,老大很快检查完安全带,靠在椅子上很快睡着了。

车内很快安静下来,驾驶室后的发动机嗡嗡声音和偶尔经过的各种车辆的呼啸声,并不影响车内熟睡的人,当然这样奔忙不息的运输车都是正副两个驾驶轮换着开,车流不息的公路上肯定有一半的人在开车,而另一半的在补充睡眠。

奔流不息的车流中,其中有三辆车看起来与众不同,不是因为它们是六十公里快速行驶的轿车而是它们竖立的车旗,自治『政府』的独有五星标志红旗迎风招展,三辆车相隔不到三十米保持着均匀的速度向南宁归去。

“最近三个月的德国订单准时交付量下滑不少,德国方面表示理解但我们,我们必须要解决这个问题才行!”张雨生对以英国为首的协约国最近的种种动作非常不满,直达德国的船队往往需要经历不少责难才能驶抵德国港口,而且随着战事的紧急很有可能占据海上优势的协约国会切断同盟国的海洋运输通道。“要是真被切断了,咱们可就少了不少买家了!”最后,看着不断呼啸而过驶往港口的运输车,张雨生很是无奈地感叹道。

“切断是肯定的也是绝对的,东西线的战事非常之紧张,德国人积蓄已久的战争潜力不是一两天就能消耗光的,即便我们没有与之展开贸易,协约国要想短时间内击败同盟国也是绝对不可能的。不就是我们的出现让德国人获得了更多的战争资源吗?他们协约国还不是一样得到了不少。占据海洋优势的英国人肯定是不希望外界继续和德国贸易的,德国之前可是世界第二贸易大国,他们所掌握的财富真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消耗光,所以早一日切断海洋贸易路线,对于英国而言甚至整个协约国而言,都是非常有必要的。”

“那!”张雨生突然想说什么,不过经过思维一顿的整理,还是把快要说出嘴巴的话咽了回去。

“其实我们可以趁现在贸易渠道并没有完全切断,将大部分的运输力量都投入都对德国贸易上来。然后做好只与协约国贸易的准备,不过我们决不能让他们好受。部分军火的图纸我们可以有偿出售给德国人,他们有非常完备的工业生产体系,只要图纸资料齐全,凭借他们强大的生产能力会很快制造出大量的武器。总之,这些武器迟早会被淘汰的,还不如拿去让欧洲人多流些血。。。。”张宇挠头半天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不过从张雨生的脸『色』来看,估计这也是最后的一个办法了。

“看来也只能那么做了!”张雨生也十分不愿意就此放过如此大的一个客户,不过现实情况却不得不让人做出这样的预备选择。“小王,什么时候才能到南宁?”看了看路旁好一阵,没见到期待着的路牌心急的张雨生立马问道前面的司机。

“大概三个小时就到!”

得到这样一个答案,再看看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流,张雨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开大空调旋钮准备好好睡一觉。而一旁的张宇早就上眼皮和下眼皮结束了打架,早就亲密无间地结合在一起了,就差用呼噜呼噜的声音来表示他已经睡熟了。昨天紧赶慢赶地要送一批人到德国去,忙了大半天才算是了结,结果南宁的又一个工业开发区所有工厂进驻完毕,就等着俩人赶去参加剪裁,结果没想到路上遇到大车流了。

其实自从欧洲战事热闹起来,中国西南边陲的这个大省才真正的忙碌起来,之前还有不少人觉得公路修得太宽太好、铁路修得过密过多,都是一种又一种的严重预算浪费,结果不想到的是当初车辆稀少的公路,如今已经是用车流来形容;当初偶尔呼啸经过的铁路干线,结果现在是几分钟就一趟火车飞驰而过。

水泥钢材这些都不是运输的主要对象,当然也不是造成运能饱和的主因。战争带来的莫过于对生活、作战、工业生产等物资的需求,对于广西而言粮食是不可能出口的,而可以推出销售的就是大量的轻重工业产品,之前铁路、公路、内河的运能都未达到饱和状态,对外运输的都是自治『政府』控制的各种企业产品和需求的外界资源,但发展到现在已经迥然不同,因为自治『政府』大力鼓励人民创业,不少人包括地主们都转变观念,放弃“生存之本为土地”的传统观念,向创办企业、开办公司等过渡,大量的轻工业在『政府』的支持下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大大弥补了之前出口产品中轻重比例失调的问题,当然更重要的是丰富了产品出口系列,同时也为自治『政府』提供了大量的进出口税收。

当然,有付出才能有回报,有收获自然就会有代价。自治区的大量外贸出口虽然刺激了经济发展,自然也带来不少的问题,比如生态环境、交通压力等等,对于第一个问题而言两个二世为人的领导自然知道如何做到可持续化发展,不过这也是一战带来的紧迫生产期之后的问题,但第二个问题,估计就有点闹心了。

一辆又一辆的重车井然有序地向港口驶去,而一队又一队空车或半空车也是有序地向内地快驰。正当后座上的两人睡得舒服的时候,结果一阵吱吱的急刹和巨大的惯『性』作用立马让后座的张宇二人清醒过来。“啥事儿?”『揉』搓着朦胧的双眼,张雨生问到前面的驾驶员。[]大国无疆25

“应该是有辆车子抛锚了,于队长他们已经过去查看详细情况了!”

司机小王把这话说完,张雨生才注意到副驾驶上的位置是空的,这护卫队队长警惕『性』值得称赞。还没等上几分钟,众人便等到了查完情况的于然三人,另外二人是前车和后车的副驾驶,当然也是全时段高度警惕人员,公路上突然地停顿自然会让他们下车一同去查看情况。

“总理事,前面一辆挂车的车胎爆了,司机可能是个新手听到声音不对就急刹了一脚,结果很快导致后面的车甩了一盘,但还是轻微追尾了一下。。。”超长挂车之间发生追尾,那乐子不是一般化的,16.5米的挂车可不是只有几米长的轿车。

“挂车都是十几个胎,爆了一个没什么问题,需要多久才能理顺交通?”张宇打开窗子瞅了了一眼,两三辆牛头马大强壮的挂车停在路上,足以让他的视线被阻塞得干干净净,看了一阵都没结果还是觉得问问看到过现场的人最好。“另外,你一会儿去这条路的交管队协调一下,看能不能拿到最近这条路上发生这类爆胎事故的详细报告或者记录什么的,我需要!”没等于然回话,张宇又补充说道。

“大概十分钟就能恢复畅通!报告的事情我会尽快处理。”于然对着张宇点了个头算是敬礼了,出门在外可不流行也不允许随便在哪儿就敬礼什么的。

不出于然的预计,十分钟之后肇事的两辆车就除了完了所有事故环节,公路很快又恢复了畅通,除了现场的那长长的刹车痕迹和一些撞击残渣,整个公路又恢复了无阻的畅行,而俩人又准备睡下。

还没过五分钟,前面的车子又停了下来,而张雨生他们坐的这辆也不得不停了下来。“又发生什么了?”这下先发问的换成了张宇,他刚才根本就没睡下,一直就觉得很是『迷』糊,能上公路开挂车之类大型车辆的,起码都是驾龄或者技术超群的,他们应该知道车子的所有『性』能吗,包括车子的每一个轮胎情况,两名驾驶经验丰富的司机怎么可能轻易犯下错误,所有的揣测只能证明一件事,那就是这车要么之前严重超载、要么就是轮胎出现了问题,不能经受住如此频繁的折磨。

所以张宇思考着这样一个问题,毕竟汽车工业是梦想的根基,更是未来民族崛起之基石,无论是轿车、工程车,还是卡车什么的,要想建立一个强大的工业科技国家,张宇没理由不对这类汽车的小问题感兴趣,说不定还能因此拉动化工技术的进步。

“前面有一群人,都在一个劲儿地给公路上的车子招手,所以大伙都停下来看看究竟。”反应最快的是于然,张宇还在思考着他那个该死的问题之时,一路快跑个来回的他已经了解到了详细情况。“结果情况就是一个老太太快要死了,那些招手的都是她的亲人,他们想找辆车送老太太进城看医生。”

“也用不着这么多人这么多车停下来吧?”张宇没再想他那个问题,还是觉得解决眼前这事儿比较重要。

“主要是因为路边上跪着一个女孩,而且招手的人都全部穿着祭服,估计是又想医治老人,不过众人又准备好了最坏的打算,所以才这般引人注目!”

“那好,咱们一起去看看!”张宇听到于然的一席话觉得有点意思了,跪在能烫得能煎鸡蛋的水泥路上,而且还是个女孩,真的有点让人感兴趣了。“那女孩有多大?要步入极乐世界的是她『奶』『奶』吗?”在众多车子间穿梭时,张宇不忘问问于然具体情况。

“应该是她孙女,而且还是那个女子的身着来看,应该是个人民教师!”

“教师?”这词儿进入张宇耳朵里就更然他感兴趣了,要知道这自治『政府』从来都是把任何人当成宝贝的,尤其是这些吃技术饭、功德饭的,人民教师是何等光荣的职业,虽说是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其实这个“本”还得建立在有足够的好教师的基础之上。

俩人很快就来到司机们围观的地方,众人都在不停地帮忙说着说那,不过那个教师已经没像于然说的那样跪在滚烫的公路上了。“老太太得了什么病?需要急诊还是?”张宇凭借他那高度和身子很快就挤了进人群,看到了身穿着蔚蓝教师服的一个女子在照顾躺在一个担架上喘息不已的老『奶』『奶』,这么一个情况立马让好奇心十足的张宇发问了。

“刚才听女老师说是肺痨,老太太一直哈欠连天、而且还流鼻血,尤其是最近的食欲更是可有可无,吃得极少。周围的亲戚朋友都劝说女老师要给老『奶』『奶』办后世了,不过女老师还是觉得要送老『奶』『奶』到城里去看看医生,但一时半会儿哪儿找得到车,所以就这么。。。”张宇身旁的一个还带着手套而且一身某物流公司驾驶员服装的人,很是热心地便讲解了这一切。

“让我看看!”说着,张宇便走上前去,当着众人的面打开老『奶』『奶』的眼皮看了看眼睛的『色』泽,微微打开了嘴巴看了看舌头和牙齿的颜『色』,然后才看了看鼻孔、感受了一下老人的脉搏,思索一阵之后才说道:“老『奶』『奶』需要的不是进城急救,她患了脑血栓,是一种常见的老年人疾病,多见于男『性』不过女『性』当中也有不少老年人容易患此病。”

这些话说出来,不少人都很是痴愣愣地看着张宇。“我的意思就是老『奶』『奶』不是有『性』命之忧,而是需要长期的医疗养护。这儿也没什么事儿了,大伙都赶紧散了,公路都堵了老半天了!”说完,张宇示意一旁的于然等人鼓动这些人散去。

“你是老人的家属?”众人都散去之后,老『奶』『奶』的亲人们包括那位教师都围了上来,希望在张宇身上得到一点答案。不过张宇只是对着那位梨花带雨的女教师说道,如果不是她身上那象征神圣教育事业从业者的衣服,张宇最多当她是一个农家小女娃娃而已。

女老师只是略略点了点头,不过抬头看到了张宇以及他身边的三位大汉,包括张宇等人的衣着,赶紧就低下了头。“你们都散去吧,对了于然,你们给老『奶』『奶』找个阴凉通风的地方,然后让他们把车子开过来,给老『奶』『奶』把氧气输上。”张宇安排完其他人的事情,示意女老师到一旁的树荫下,准备说说老人的详细病情了。

“你们是自治『政府』的人?谢谢你!”还没等张宇开口,敢跪在滚烫水泥公路上的女老师倒先开口了,而且之前的一脸泪水早已用袖子擦拭干净,俨然一副准备好接受最坏打算的样子。

“是不是自治『政府』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知道:你身为一个人民教师,在这样一个大好的日子不在学校教书育人,反而要到这交通干线上来掀起一番躁动,对得起你的身份吗?要是我要这般做作,起码也得先把人民教师的衣服脱下来。”张宇对这么一个刚才还一副孝女的人民教师,转眼就有点像是女强人的人物说教起来了。都说民国推行了全民平等、开化思想虽好,不过在一向男女就比较平等的广西,这些风再吹一吹就让不少女『性』中涌出人物了,事业上比男人牛的张宇见得多了,可就是没见过变脸能变这么快的女强人。[]大国无疆25

“我这不是没办法吗?一直辛苦养育我的『奶』『奶』得了大病,我只好请假回来照顾她,这来去匆忙就忘了带上些换洗衣服了。。。。”女老师的声音越说越小声,到了最后张宇是一个词儿也听不清了,而且这女老师已经从刚才的梨花带雨的女老师,快速转变成为一个大义凌然准备听取最坏通知的强人,但这会儿又成了纯情小女生了,拉扯着她自己衣角的动作让张宇觉得不是一般的别扭,估计大哥张雨生说的中华顶顶有名变脸艺术也就如此。

“我现在不追究你这些问题,关于你『奶』『奶』的事情我很遗憾。如果你想把她送进城里,我可以找车载你们一程,不过就是。。。。”说到这儿,张宇没敢再说下去了,身后很快传来的车子停下的声音,张雨生等人已经过来了,这很快提醒到他应该快速,而且是有多快就要多快解决掉这件事情。“你『奶』『奶』已经有要偏瘫的迹象,送进城去最多就是让她瘫痪之后有一个好的住处和医疗保障条件。照顾瘫痪在床的老人是一件极其辛苦的事情,你还是做好相关的心理准备吧。”

张宇的话又让变脸女王变了,那眼泪果然同张宇所想的那样,很快就如白水一般从女老师的黑亮大眼睛里窜了出来。“脑血栓是在脑动脉粥样硬化和斑块基础上,在血流缓慢、血压偏低的条件下,血『液』的有形成分附着在动脉的内膜形成血栓,称之为脑血栓。脑血栓的后遗症中最多见的就是偏瘫,而你的『奶』『奶』恰好就会很快属于脑血栓引起的偏瘫。”

“什么是偏瘫?”这会儿女老师就没再继续表演“变脸”的功夫了,一脸的泪水混合着期盼的眼神让张宇感觉到她有足够的无助。

“偏瘫指一侧肢体肌力减退、活动不利或完全不能活动。脑血栓病人偏瘫发生在脑部病变的对侧,如果是左侧的脑出血或脑梗死,引起的是右侧的偏瘫,反之亦然。不过在偏瘫之前,很多脑血栓患者都会有各种的症状,比如言语功能受到极大影响、智力下降厉害、失去自制能力什么的,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还是赶紧做出个选择吧。是打算送进城里的医院?还是打算就在乡下照顾你的『奶』『奶』?”

张宇已经感觉到背后有人在盯着自己,那人不用猜就知道是张雨生,还有重要事情的他们容不得再耽误太久了,而望了望那边输『液』、输氧着的老人,张宇实在没那个狠心扔下这么一个烂摊子。看了看女孩的脸『色』,张宇没再多说什么。“我们可以腾出一辆车给你,最前面的那辆专门给你使用!”说完,便示意不远处的于然等人抬着老人进第一辆轿车。

很快,老人被安置在了后座上,并且用酥软的毯子勉强充当被子,而女孩只能尽量卷曲着身子,老老实实地拿着输『液』瓶,看着在输氧下呼吸逐渐平稳的『奶』『奶』。

“谢谢你!”就在张宇等人要准备离开,一起去挤着坐剩余两辆车的时候,女孩突然转过头来对着帮忙摇上车窗的张宇说道,那天真的笑容和精致的脸庞,又让张宇见识到了变脸的艺术。

“为人民服务!”丢下这么一句,张宇小心地挂上车门,然后便很快溜走,他可不想再看到那级分钟能变化出几种表情的女人,当然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地心或许真的让他觉得有些害怕了,从试管、培养篮里出来这么久,还是头一次觉得害怕。

“你什么时候懂得行医的?”刚和前座于然对话完的张雨生,很快转过身来对着一旁的张宇说道。“连脑血栓都看得出来?你啥时候仔细看看我,我是不是得了什么大病?”

“少在那儿搅和,刚才遇到个魔女够爷们心烦的了。不过你得肾亏的病是不用我也看得出来的,小王和于然都知道,是吧?”张宇说完,笑呵呵地给了前座俩人的椅背一下,提醒他们前面的那车已经启动出发了。

“魔女?我还以为你张大爷什么都不怕呢?咋会害怕一个小小女教师?”说着,张雨生立马意识到什么,赶紧伸手拍了一下于然,俩人一阵耳语之后都带着邪恶的笑容落座,当然这一切张宇都没看见,因为他正对着窗外发呆,自己干嘛刚才看见那女孩的笑容害怕,难道是。。。。。。!~!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