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十八章 要加快速度?

第二十八章 要加快速度?

第二十八章要加快速度?

装甲铁流滚滚向前,卷起了烟尘漫天飞扬。在第五集团军主力部队狠狠蹂躏顺川的日军第十师团时候,在安州休整够了的第二十师正式开拔上路了,

“真搞不懂,为什么会是我们来殿后?”

“得了吧你没看见我们离去的时候,第六军的那些兄弟投来的羡慕眼光?堂堂第六军这样强悍的重装集团军,‘沦落’到要为我们送行的地步,咱们的面子也算是够大的了”汪强扬着嘴角,有些小傲气的说道。

“羡慕?”季云飞笑呵呵的摇了摇头,眨巴眨巴眼睛说道:“我倒是觉得人家第二十二师是同情咱们。大伙想想,是一路南下,取平壤、下汉城的功绩更大,还是东去拿下元山的功劳大?反正我是觉得,第六集团军有一个政治意义十足的战争发展方向,而我们则是奔更为实际的战果去了。到时候,第六军会得到好名声,而我们则只能得到好战果”[]大国无疆28

这话说得是十分贴切,第五军猛打猛吃的要拿下顺川一路向东,进而堵住八万度日军退路的战略意图根本就不是秘密。因而,顺川的日军在顽抗,而共和国军队则猛攻,大家都知道一旦第五军突破顺川后,元山就不再是空谈,包括在元山的部队在内近十万日军都将成为第五军得盘中餐,所以顺川的战役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

“话可不能这么讲,第六军也有他们自己的打算,平壤重要、南浦更为重要。我军的任务是将十万日军拦腰切断,而第六军则负责在西面也就是平壤一带活动,获得更大的城市、港口,拥有更广阔的战略空间。他们闹的动静越大,我军收割日军时候的腹背压力就越轻。”

“去你大爷的,周琛你小子少帮着第六军说话,否则老子一枪崩了你菊花!”

嬉闹之间,第二十师越来越靠近顺川了,隔着十几公里就能听到猛烈的爆炸声,空气中也似有似无的夹杂着刺鼻的硝烟味儿,越往战场靠近味道越浓。当第二十师正式回归集团军建制,成为梁国伟手下最大的一支备用力量时,季云飞他们在城外五公里纷纷驻足,看着那硝烟滚滚的顺川城,这才知道战争从早上开始,到现在快5个钟头,第五郡足足消耗了八千多吨弹『药』物资,如果加上空军的,平均每一个日军就得承受半吨弹『药』份额。

如此狂轰滥炸之下,顺川城俨然已经变了模样,尤其是日军重点布防的城北火车站,从望远镜里看去,根本就看不出那里曾经是一个火车站,除了几根竖起的钢混梁柱,根本就看不出那里是曾经有好几栋钢混结构仓库的火车站。而顺川城的城外战场就更不用说了,整个旷野放佛被铁扫帚梳了几遍,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日军尸体,其中装甲车辆开入城内的痕迹上清晰遍布着不少被碾压成了肉饼的日军尸体,而看不到的城内此时也是热闹非凡。

街道上到处都是颓倒下的建筑废墟,第五军得进攻部队从北门入城,地毯式的沿着每一条街道向前突进,打头阵的是挂载了工程钥和防护装甲的40式主战坦克,它们负责推倒或掩埋日军布置的简易反坦克壕,并且利用坦克炮打击日军重点目标。跟在后面的是步兵战车和坦克组成的队伍,每一条街道上的进攻队伍就好比一辆不可阻挡的推土机,以弹『药』消耗换取进攻进度的战术虽说缓慢,但的的确确是非常有效,同时也能进一步减少伤亡。

顾不得观看日军在顺川城内的负隅顽抗,梁国伟知道战局已定的情况下,联系了后方总指挥部为第五军增加一次大规模补给之后,作为顺川战役预备力量的第二十师很快绕过了顺川城,直接往元山开进。刚刚还是整个集团军殿后部队的他们,此时立刻转变成了第五军东进的开路先锋。

正常情况下,第二十机械化步兵师的公路机动速速在每小时六十公里以上,考虑到快速突进元山的路上日军已经将公路破坏,不少时候第二十师只能在田野里行进,有时候还得处理掉日军小部队的『骚』扰,所以平均前进速度只有每小时四十公里。到元山有三百多公里的路长,也就是说日军不给予顽强抵抗,第二十师在傍晚时分就能赶到元山。

事实上,日军不可能让第二十师顺顺利利的抵达元山,然后截断七万多日军的退路。一方面,日本朝鲜方面军第一集团军多次以最高命令让咸兴一带的日军以最快速度南下,第四、第六都是该集团军的骨干所在,一旦被包了饺子就绝顶悲剧了,所以整个南下的部队虽说刚一出发就遭到中国空军的猛烈轰炸,沿途的所有桥梁都悉数被毁、重要交通路口甚至还进行了大范围的航空布雷,反人员、反装甲之类的地雷统统都用来阻滞日军南下速度,他们都义无反顾的疯狂南下,力争要用两条腿儿跑赢共和国军队的机械战车。

另一方面,他们让驻守在元山的第十二师团主动出击,无论如何也不能被共和国军队压缩在城里不能动弹,这与元山被占领根本没有什么分别。事实已经证明,在野外战场上和武装到牙齿的共和国军队作战,日军一个整编师团根本就不是共和国一个普通机械化步兵师的对手,甚至还会被后者打得毫无反手之力,只有龟缩在城内才有所作为,可目前对日军第十二师团而言,他们坚守城市就是自取灭亡,也是置第四师团等八万多南下日军于死地。

既然第四、第六等师团,能冒着中国空军猛烈的轰炸而在白天以急行军玩命南下,他们也能放弃经营多年的元山城,主动出击去拦截共和国的第五军。

当然,对于共和国空军而言,整个5月4日的白天简直是绝对忙碌的。共和国在辽宁、吉林境内的空军基地已经全部高负荷运转,从凌晨时分就开始派出两个攻击机群,一个用于支援第五军在顺川的战斗,而另一个用来阻滞日军南下。第二波次中同样是两个攻击群,其中包括对顺川战役的最后一个空中支援,另一个则是进一步阻滞日军的轰炸机机群。

顺川战役不需要空军支援给蒋阳英腾出了很大的发挥空间,在集中力量对付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玩命南下的日均之前,连续出动的所有战机和飞行员都得到了休息,中午时分上场的是由空军的战略轰炸部队承担,他们用地毯式轰炸和航空布雷两种方式阻滞日军南下速度。

下午四点,顺川战役正式宣告结束的时候,第五军只留下了一个营和第六军的第二十二师办理了交接任务,同时还接受了第六军的物资馈赠,在上午作战中消耗了太多物资的第五军获得了第六军的补血后,立刻挥师东去,而与此同时空军对日军南下部队的第六波轰炸机群也已经出发了。

而就在第五军主力部队东进不久,作为开路先锋的第二十师“终于”遭遇到了东去道路上的最大阻碍,也就是主动出击的日军第十二师团。他们在朝鲜半岛北部重要的北大峰余脉,也就是中国军队进入元山之前最后的山区里,这个师团选择了主动出击,并且还是极为大胆的梯次分布战术。

简单说来,日军地十二师团是直接废除了旅团建制,把四个步兵联队独立出来,将骑兵联队、炮兵联队等组成支援力量,沿着山区里曲折的公路依次布防起来。也就是说,第二十师攻破了日军第一个联队把守的防线,那么再次之前其支援力量已经回撤至第二道防线,第二十师需要一道一道的防线依次突破,很显然日军第十二师团最后一道防线将会是最为顽固的,他们的机动支援力量也将在这一道防线上奋力作战。

总之,日军第十二师团是打算用自己两万多人的血肉之躯,阻挡铁流滚滚的第五集团军,为可能会被包饺子的八万多日军争取时间,虽然这八万多人的日军已经在共和国空军四轮各种各样的拦截中损失了绝大部分装备和近两万人,但剩余五万多日军也是一支宝贵的作战力量,日军第十二师团的覆灭能够换得五万余人的脱围,肯定是值得的。

下午4点15分,被『逼』无奈的第二十师不得不向集团军汇报了情况,同时也做好了攻坚准备,但他们也没有忘记提醒梁国伟可以让空军再次出动,眼看着就能把日军好几万人包饺子,不能因为有道拦路虎便放弃。

所以,正带着主力部队全速东进的梁国伟,很快就再次请求空军的全力支援,但另一头的蒋阳英已经感觉捉襟见肘。整个五月四日,从天还未亮一直到下午四点,整个东北地区的空军就一直忙于战事增援,所有的战术飞机至少都飞了两个架次,虽说共和国一架战机有两个飞行组可供轮换,但战机明显吃不消。[]大国无疆28

没有办法,他赶紧再次亮出了空军的底牌,也就是换装了喷气式战机的部队之“游隼”,大队。当初也是争夺朝鲜制空权中先锋的他们,现在将再次披挂上阵,整个大队四十八架战斗机都将以搭载六枚滑翔制导炸弹和一个超大副油箱出击。不到三百枚炸弹的攻击效能是值得斟酌的,为了确保能有更好的攻击效果,空军还将从兰州军区调来的一个战斗机大队提前结束休整期,让这四十八架战斗机也有挂载着炸弹客串一次攻击机。

空军的支援力量出发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的4点25分,距离天黑已经不足三个小时。几乎与此同时,第二十师向日军第十二师团的攻击也正式开始。

日军第十二师团守在最前沿的,是第四十八步兵联队即久留米联队。该联队扼守住了第二十师必须经过的一段较为险要的公路。这一段弯弯曲曲的公路,像是一条被两块面包挤压的肉肠一样,公路在两个标高超过两百米的山头之间挤出了一个有些向右倾斜的“”字形,公路被挖的坑坑洼洼不说,还有好几个坦克壕。

另外,两个山头已经被该联队修建好了各种防御工事,面向公路的环形战壕、固定火力支撑点、交通壕等等,不用第二十机械化步兵师放飞小型侦察机进行侦查,很远就能够用望远镜看清楚日军的表面工事布置,毕竟这两个山头的坡度不大,日军的工事从很远看上去仿佛是云贵高原上的小型梯田一样。

而在之后四公里左右的第二道阻拦线,是日军的第二十四步兵联队,再往后是第四十六和第十四步兵联队,支援力量主要部署在第二道防线上,随时准备回撤至第三、甚至是最后一道防线。而这四道防线,几乎就和第一道防线没什么差别,都是日军步兵联队利用地形优势建设的标准野战工事防御体系。

“如果强打过去,依次通过四道绵延三十余公里的日军防御区,恐怕我们到时候就算是能够赶到元山,恐怕也没那个能耐阻止日军继续南下了!更何况,这摆明了要集体为狗屁天皇尽忠的日军第十二师团,恐怕不会让我们很轻松就打了过去。”

看着师属炮兵团快速构建完炮兵阵地,准备对日军的久留米联队来一个短暂的火力急袭,同时担当进攻重任的一团一营也进入了出发阵地。本是机械化步兵师的他们,却需要在山沟里打一场攻坚战,这不能不让季云飞等人有些担心,作为预备队的二团不少官兵都放弃休息,要亲眼见识见识日军的山地防守能力。

周琛放下了自己突击步枪,上面的普通光学瞄准镜根本就看不了太远,粗略观察了一下日军久留米联队的表面工事群,他就知道了个大概。

“这战没什么好看的,我们是仓促进攻,日军同样如此。他们的工事修建得并不是很完备,而我们的进攻准备也不是很充分,双方权当是一次遭遇战罢了。”

“最主要的麻烦是,咱们连续四战之后,肯定没有少力气继续前进了,到时候怎么突入元山阻止日军南下?我相信,此时此刻空军的兄弟肯定在疯狂轰炸日军南下的三大师团、三大步兵旅团,都在为我们争取时间。可我们现在却遇上不怕死的拦路虎了,这问题还真是够棘手的”

季云飞有些不高兴的坐在地上,嘴角衔着一个野草,愤愤然的继续说道:“咱们要是能飞就好了,像空降部队那样,直接空降元山……对,就是空降!”说到这儿,季云飞好像突然响起了什么,赶紧踹了周琛一脚,问道:“咱们集团军不是有陆航团吗?咱们哪儿需要在这儿和日军磨叽,直接飞过去得了!”

这话一出口,季云飞立马就发觉自己错了,周围的战友纷纷投来鄙视的眼光,仿佛在说这是什么狗屁意见,步兵们倒是能坐直升机快速机动,那些主战坦克、步兵战车什么的,又怎么能飞过去?而且,一个陆航团也没多少运输直升机

几个人正沉默的时候,天空中传来了一阵翁叫声,季云飞等人几乎是当即条件反『射』般的站起身来,并且以最快速度整理好了军容仪表,耳朵灵敏的他们只要一听到那个轻型直升机的翁鸣声就知道是军长来了,但他们没意识到军长竟然能亲自赶赴前线来。

第二十师团的二团临时驻扎在一个很大的河谷地带,山谷之间有一个很大的冲击小*平原,坦克团的主战坦克加装了工程钥之后便成了工程车,没多久就把这个小*平原变成了一个很不错的临时阵地,甚至还建好了一个临时物资仓库。而平坝上有一个比足球场大的空地,原本是属于一团的,但他们前去进攻了,所以很快就被到来的直升机机群给充当临时停机场了。

很快,在季云飞等人的注视下,那架属于军长的轻型直升机率先降落在了临时停机场上,季云飞他们非常熟悉的梁国伟军长很快就被一辆吉普车接走,而后天空中的两架“力神”运输直升机缓缓降落下来,从两架直升机里走出了不少装束明显好于季云飞他们的士兵。两架运输直升机很快靠边停放后,护航的两架武装直升机这才降落下来。

顿时,整个空地立刻被五架直升机给挤得满满当当,让季云飞之前还担心会不会发生直升机擦挂的事件发生,现在看来自己的确是低估了那些天之骄子的驾机水平了。

看到没有,看到没有?”那些动不动就是尉官的突然来访队伍离开后,周琛赶紧就叫唤道,就好像他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似的。

“看到了,干啥玩意儿一惊一乍的”汪强说着,拍了拍自己的屁股,刚才坐在沙地上沾了一屁股的沙,理了理衣装后,这才说道:“不就是军属特种大队的特种兵吗?有什么好稀奇的?当初多次集团军内部演习对抗中,你小子没被狠揍过可能没记『性』,老夫当初可是被得躺了好几天的。”

“这我知道!”季云飞盯了王阳一眼,说道:“当初汪强这小子在一次对抗演练中,愣是要和特种大队的硬抗一下,结果被揍得躺了三天。那段时间你住院去了,所以你是没见到当时某些人被揍得满地找牙的悲惨场景………”

不管怎么说,一向很少出动的军属特种大队竟然来到第二十师这个小庙,肯定不是给季云飞他们送礼物而来,肯定是给日军送来大惊喜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