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十九章 遭遇硬骨头

第二十九章 遭遇硬骨头

第二十九章遭遇硬骨头

“不可否认,我们之前所有计划好的作战计划此时都受到了严重影响,堵在我们去路的日军第十二师团,此时成为左右战局的关键因素所在,不吃掉这条拦路虎,我们就没有东去吃肉的必要了”

“我一团已经向日军久留米步兵联队发起进攻,从目前的战况分析来看,日军的顽抗意识非常强,实战不退不说根本就是一群亡命徒。目前我们的困难是,在确保部队攻击速度和较小伤亡的前提下,时间和弹『药』的消耗将超出我们的接受范围。”

第五军军长梁国伟长得并不凶悍,反而是一脸的英气,在指挥部里踱着脚步好一阵了,听到第二十机械化步兵师师长王立如此说道日军的防御情况,梁国伟心里难免升起一丝丝遗憾感,从早上开始到现在,空军的忙碌程度并不比第五军低,空军司令蒋阳英甚至直言不讳的给梁国伟说明第五军在四日这一天再有什么支援要求,空军只能拼命了。

很明显,梁国伟不想把空军累得太过,但此时此刻拦在第五军前进道路上的日军第十二师团却是一个不得不解决的难题。日军布置了四道防线,每一道防线上的日军都接受了死命令,即中国军队要想过去,就必须踩在他们的尸体上过去。为了让另外几万日军存活下去,这日军第十二师团是根本就没想过要活着回去。[]大国无疆29

“空军为我们安排了一个超强攻击支援波,一个名叫‘猎隼’的战斗机大队将负责为我们提供精确火力支援,他们将在六点之前到达攻击位置,并且可以在战区上巡逻十五分钟,随后也只能前去东北地区空军基地降落。”

“精确火力支援?”

“对,这是一个f-10‘猎隼’战斗机中队,48架战斗机全部挂载卫星导航的滑翔制导炸弹,使用战机机载设备引导时攻击误差不超过二十米,如果能有地面目标引导,可以做到十米范围支内的精确攻击,甚至可以更高”

梁国伟简单介绍了一下这种保密程度还算很高的炸弹,指了指地图上的日军四道防线,说道:“空军尽量阻止着南下日军的速度,主要依靠步行并且已无多少重型装备的日军,能在明天拂晓时分赶到元山。而我们依照传统的进方式,没有七八个小时我们是不可能成功解决掉日军第十二师团的。如此算下来,我们抵达元山之时已经是疲惫不堪。”

“那我们也应该看到,被空军多次堵截、轰炸的日军也应该是疲惫不堪的,到那个时候决定战争成败的就是谁的作战意志更强大了”王立明白了军长的意思,目前第五军的主力距此地还有好几个小时的路程,单靠二十师拿下日军第十二师团不是不可能,而是拿下之后肯定没能力继续元山战役。

“所以,我们目前要考虑的是,如何利用好空军的这次宝贵支援。最好的情况就是这次精确火力清除掉前进障碍,最不济也应该加快攻克日军防线的速度。”梁国伟说到这儿,指了指刚才始终站在一旁没有发言的一个人,他便是跟着梁国伟一道而来的军属特种营一连连长徐闻,并说道:“我让特种营一连选了十五名特种兵过来,和徐闻一起执行为空军战机指引目标的任务”

“你的意思是,让徐少校的人参与到进攻队伍……”王立立马就明白梁国伟是什么意思了,这所谓精确炸弹首先就在于“精确”二字,让飞在天空中的战斗机利用其机载设备来指引目标,肯定精度不行的同时,也无从让飞行员知道地面部队更需要什么位置的打击,有地面引导无疑最好,明白过来的王立马上说道:“只要徐闻少校准备就绪,前线部队随时可以接纳你们”

“放心,他们不仅仅是来引导目标的,这十五个人个个还都是狙击高手,参与到常规部队的攻坚战中,肯定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有用得着的地方尽量使便是”梁国伟拍了拍王立的肩膀,算是一个打扰了他正常作战部署的特别安慰吧

“十五个特种兵是什么概念?他们会带来何种作战效果和对敌震慑作用?”王立想到这些,心里很是坦『荡』了,而另一头,日军久留米联队此时已经陷入苦战了。

“八嘎,全部都给我起来的干活,死啦死啦滴”

久留米联队队长佐佐木森大佐拍了拍身上的沙土,很是愤怒的对着周围那些动作比自己还慢的参谋们,指挥部挨了一枚近矢流弹,超过一百毫米口径的榴弹炮坠地地点,虽说距离指挥部还有一定距离的,但猛烈的爆炸依然如同炸雷一般响彻众人耳畔,飞溅开来的弹片让司令部外执勤的几个士兵倒霉,但并没有给司令部带来任何摧残,但空前的响动着实让这群日军参谋给吓了一跳。

“联队长,进攻的中国军队肯定不止一个营,如此大口径的火炮,在我军部队里也只可能是重炮旅团才装备,但对中国军队而言,至少也是师级炮兵部队……“

“香川君,你真应该重回军校好好学习一番,我真怀疑你是否认真分析过,1929年的那场中日台湾冲突诸多案例,刚才的那发炮弹明显是中制的105毫米榴弹炮,这是他们一个机械化步兵团直属火力营的标准配置,包括此时落在我们山头阵地上的120毫米迫击炮等,而中国军队的进攻中始终伴随着强大的近距离火力支援,就算进攻我们的只有一个连级别部队,那我们的阵地上也可能落下他们师级部队甚至是集团军的炮火支援”

“嗨”作战参谋长香川诚恳的鞠了一躬,心里对联队长阁下的崇拜感又增加几分,开口说道:“那么联队长阁下,目前我们防守两座山头的两个大队都遭受到了猛烈攻击,第一大队目前已经减员超过两百人……我们应该如何积极调整战术,以保证达到师团长至少坚守8小时的目标”

香川所说的两个正被第二十师猛攻的山头,首先是经历了十五分钟的大规模炮火覆,日军抢修的野战工事根本就抵挡不住大口径榴弹炮的轰击。而后,在进攻部队准备进攻之前,两个山头再次迎来了一次地狱烈火般的洗礼,来自机步一团的火箭炮炮群给予了日军防守部队从未品尝过的极品打击。

这还不算什么,就在防守山头阵地的日军准备再次进入阵地,并且还胆怯得紧,生怕中国军队再来一次炮火覆盖的时候,机步一团的先锋进攻部队已经抵达进攻阵地,在步兵战车的25毫米机炮和坦克的重机枪,都给予了几乎没有阵地防护的日军沉痛打击,炙热的钢铁弹雨顿时让不少日军士兵去见了他们亲爱的天照大神,奋力反击之辈也被机炮炮弹或者机枪子弹给打成了筛子。

进攻以极其简单的方式开始,高密度、高强度的火力伴随着进攻部队不断推移向前,与之相对的是日军防守部队的步步后撤,如果不是有山坡的阻碍,估计进攻部队会毫不犹疑的让装甲战车们来一次集体大规模冲锋,彻底把靠两只脚丫子撤退的日军撵得鸡飞狗跳。

“如果保持这样的被动局势,那么我们将在十五分钟之内彻底失去两个山头阵地,也就失去了继续防御的必要。”

佐佐木森心里快速盘算着,这中国军队的进攻能力实在是超出了他的想象,想当初他也是经常咒骂中日台湾冲突中那些指挥官都是蠢材之辈的一员,但如今真正和军队开打了,他却发现自己以往所有学会的知识、所有能够想到的战略战术都是白搭,在拥有绝对综合实力优势的中国军队面前,佐佐木森感觉自己就是一颗不自主就飞去撞石头的鸡蛋一般。[]大国无疆29

“动用预备部队吧”佐佐木森的心里突然冒出这样一个想法,对于一个有着三个步兵大队的联队长而言,他本应该有很多的选择,但当他冒险般的让一个步兵大队死守住一个山头,没有火力优势、没有充足的弹『药』补给、没有足够的工事等等,他自己发现并且已经用事实证明,一个大队对于共和国军队而言,仿佛就跟一个中队或者是一个小队一样无力。

中日台湾冲突中一向很骄傲自满的日本陆军虽说在战略上没学会多少,但从血淋淋的惨败中学到了不少战术,也对日军陆军常规部队的编制变化和配置产生了很大影响。其中,久留米联队便算是一个很精锐的日本陆军常设师团中的步兵联队,该步兵联队相当于是共和国军队中的一个加强团,有三个步兵大队(营)和一个火力大队。而这个火力中队就是学习共和国陆军的做法,给陆军配置更为强悍的一线火力,因此该中队中配置了掷弹筒中队、重机枪中队、迫击炮中队、山炮中队等,是一个很强大的火力支援型部队。

因此,按理说这样一个日军精锐步兵联队,以一个加强团的身份防守一支共和国陆军机械化步兵师,而且进攻部队受地形限制,只展开了一个营左右的规模。日军防守部队理应处于上风的,但事实却是日军防守部队不断败退,所谓的必死之心已经在共和国军队施予的猛烈火力打击中化为乌有。

“立刻让第一和第二大队派出自己的预备队,必须死死守住阵地两小时。另外,告诉他们,联队的预备队也就是第三大队,还不到动用的时候,但联队的炮兵中队会给予他们遮断火力支援的”

佐佐木森的命令很快被联队司令部的通讯兵带出,电话线早已经在猛烈的炮火打击之下中断了,可以使用的无线电台却很奇怪的再次无法使用,在进入战区的时候还能使用的电台此时已经毫无作用,根本查找不出原因之下,只能归于被中国军队干扰了。当然,佐佐木森不知道的是整个战区的通讯都被高空之上的共和国空军电子战机给全频段干扰了,共和国的军队通讯采用的都是调频通讯方式,避开了干扰频率进行通讯。

或许,此时通讯被切断已经无足轻重,反正佐佐木森接到的命令就是带着整个久留米步兵联队死在这儿,但死在这儿的之前,他们必须要将中国军队拖住八个小时。半个身子已经陷入坟墓的佐佐木森也顾不上考虑什么通讯不畅的小问题,他最在乎的是两个山头上的日军能不能抵挡得住,他已经将要求降为了两个小时,但愿这两个大队不让自己失望才是。

此时防守在一号高地上的久留米联队第一大队此时的的确确是已经陷入焦灼状态了,他们所谓防守的“高地”,不过就是一座最高处海拔标高只有251米的小山头而已,如果考虑到公路的海拔高度也有一百多米,也就是说对于他们的敌人也就是中国军队而言,他们只有一百余米的高度优势。更为悲剧的不仅仅是山头高度不够,山体的坡度才四十多度,刚刚超过装甲车辆的最大爬坡度。

但对于日军而言。最大的敌人或许还不是那些慑人的装甲战车,而是那些相互交替着在轻重火力掩护之下,犹如一个人在行动一般默契的进攻部队,还有就是那些看不见却随时就能感觉到他们在死死的盯着自己的“神枪手”,之所以能够感受到则是因为你只需要看看谁敢去碰一下轻重机枪,或许那个人对着山下扫『射』不到两秒钟,就可以看到那个人的脑袋会被打成肉酱飞溅出去。

作为防守作战的炮火支援没有,按理说一线的轻重机枪火力就应该担当重任,但可惜的是,第一大队的轻重机枪此时已经成了催命符的代号,敢去碰它们的此时都已经掉了半边脑袋,剩下的人任凭军官们怎么呼喊谩骂也不敢去碰,那么是靠近一点点。士兵们只能靠着手动单发的三八步枪,且战且退的不断后撤,或者是藏在一个个弹坑里,偶尔闪身『射』击一下。

不断推进的进攻部队断断续续的自动突击步枪点『射』声,犹如一道紧箍咒般笼罩在日军士兵的心坎上,而错落有致好不零『乱』的突进战线就是索命绳,越勒越紧之下不断有日军官兵永远的倒下。

第一大队很快不用接到佐佐木森联队长的命令,就已经把预备队给用上了,这两个步兵中队的投入作战在短时间之内的确是收到了一定的效果,中国军队的攻势一度被压制了下来。同时,来自联队火力大队的炮火支援也及时赶到了,一直都奉行着不与中国军队展开炮战的佐佐木森没有继续保留实力,赶紧让炮兵中队投入了作战。

隆隆炮声中,参与进攻的中国部队很快撤了下去,同时还不忘带走那些伤兵和战友的遗体。随后,第一大队就赶紧让士兵们抢修工事阵地,当然在这一期间那些摄人而噬的“神枪手”们始终干扰着日军的工作,精准的打击、惨烈的效果都让不少日军心里为之胆寒,每一颗子弹就是一颗鲜活的脑袋。这种弥漫于心间的恐惧感,不知不觉让这些日军官兵们都降低了身体高度,几乎以蹲着的方式挖掘沙土修葺工事。

而进攻受挫的机步一团先锋部队,损失了十多名战士宝贵生命之后,眼看就要拿下第一高地的时候,突然到来的日军炮击着实让原本很微弱的损失陡增了不少,没想到日军竟然会把己方阵地设定好炮击数据之外,更让人觉得日军的确变得阴险很多了,宝贵的炮兵力量竟然留到现在采用,之前在猛烈的炮火洗礼中一言不发,选择忍到最关键的时候再用,的确需要很强大的勇气和毅力。

称赞对手之余,机步一团的炮兵营已经通过炮迹观测雷达获悉了日军炮兵的炮弹飞行轨迹,先进的中央计算机很快就将日军的炮兵阵地解算出来,通过战术数据链直接发送到了炮兵营的十二门自行105毫米榴弹炮那里,随后调整到位的自行火炮就集体『射』出了一个根本不校正的急促三连『射』。

猛烈的炮火反击时间几乎是从机步一团进攻部队挨第一枚日军炮弹之时,之后不到一分半钟之内猛烈的反击就拉开了帷幕。而这样的反击速度的确是让佐佐木森彻底感到了不可思议,他甚至是怀疑自己的炮兵队伍里是不是混有中国军队的炮兵观测员,或者是自己的预选阵地位置被泄『露』了。

反正,当他看到才发『射』出不到几十枚炮弹的炮兵中队被猛烈的炮火笼罩起来的时候,佐佐木森的心里仿佛被猛刺了一刀,而且还被持刀者狠狠的旋转一下,那种绞心之痛估计也莫过于此。

“怎么会这样?怎么可能?”

放下望远镜,佐佐木森仿佛已经看到了整个久留米联队包括第十二师团在内被正式除名,但从如此快速的炮火反击中就已经看出了此时此刻他所面对的敌人究竟是何其强大,掂量掂量自己部队的分量,一向自信的他也不得不在心底冒出一个“果然必败”的想法,当初还怀疑师团命令中的“即便玉碎也务必阻挡敌军”很是怀疑的他,现在再也不怀疑了。

将望远镜扔在了图桌上,佐佐木森拔出了自己的武士刀,雪白的手套擦拭着锋亮的刀刃,说道:“通知各级部队,包括我在内——血战到底”!~!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