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十一章 死磕?

第三十一章 死磕?

第三十一章死磕?

“师团长阁下,据前沿观察哨汇报,我军防守第一道防线的第四十八久留米步兵联队已经全体玉碎,阵地已经丢失。目前,敌军正火速向防守第二道防线的第二十四步兵联队展开凶猛进攻,敌人火力非常……”

“知道了”

挥手让通讯参谋下去后,笠原幸雄静静的站在作战图前。他算是临危受命担当第十二师团师团长一职,本是一个主力师团的却被迫变成了炮灰师团,而他则成了这个炮灰部队的最大头目所在。但他一点儿都没有觉得自己是倒霉的,反而非常庆幸自己能够担当此任。要让他窝囊的扼守在城市里,被动的和中国军队展开猫捉老鼠的战役,他是极其反感的。

“幸运”的是,他能够出城野战了,和中国军队摆开架势来一决雌雄。但他也是不够幸运的,因为他所接手的第十二师团和日本朝鲜方面军其他部队一样,都是缺吃少粮、物资匮乏的,和中国人的“决战”尚未展开,他自己就先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了。[]大国无疆31

防御作战,讲究的是充足的补给、完善的工事、高昂的士气等等,但他除了人员编制算是齐整之外,其他什么都不够理想。防御战刚开打不久,前线各级部队即报告匆忙修葺的工事,根本就承受不住中国军队的狂轰滥炸,部队官兵尚未作战就已经死伤严重。

噩耗和倒霉都总是符合一个定律,那就是不来则已,一来就是成群结队、摩肩接踵。

原本以为精锐的久留米联队至少守住防线八个小时,到现在笠原幸雄很是沮丧的看了看表,从大规模的炮击开始到刚才通讯参谋报告久留米联队彻底玉碎,刚好45分钟。就好像是久留米联队和中国军队踢了半场没有加时的足球比赛一样,一分钟不多一分钟不少,整个久留米联队已经不能用“被打成了筛子”、“溃不成军”来形容,因为他们是完败。

如果算一算,中国军队的先期的火力准备就有十来分钟,后来发起了一次很强大的攻势,接过被赶了回去,接着就是一阵猛烈的炮火报复,之后就是更为坚决的攻……于是乎,在这两拳之下,整个久留米联队就宣告覆灭,也就是说整个联队和中国士兵们面对面大规模交火的时间不到半个小时。

“估计,中国人也恐怕没有想到久留米联队竟然如此不堪吧”笠原幸雄自嘲的同时,看了看手表。离天黑还有一个多小时,按照中国军队的这种进攻速度,剩余的三道防线假设平均耗时五十分钟,那么中国军队在天『色』彻底变黑之前是有可能攻破四道防线的。自己所谓的要坚持至少七十二个小时的豪言壮志,将会是放在日本朝鲜方面军第一集团军指挥部里的一个响屁,而且还恶臭至极。

“第四师团他们,赶到元山至少需要在明天拂晓之后,而假设中国军队突破我军防线后,凭借他们的机械化机动优势,也至少需要两个小时才能赶到元山布防。而且,即便第四师团他们赶到了元山,也并未跳出中国军队的宰杀范围,要想挣脱覆灭厄运,就必须在元山有充足时间布防开来,与紧急赶来元山的第十六师团会合,这才能有足够的兵力优势守住第二防线重要的东段,同时避免近十万日军被中国军队分割开来……”

看着作战地图上,代表着敌我兵力动向箭头。笠原幸雄惊奇的发现,仅仅是一支中国陆军中的很常见的常规野战集团军,从定州开始就展『露』锋芒,先是把定州的第八师团吃得渣都不剩,又把防守顺川的第十师团碾得粉碎不说,还能长途奔袭元山,妄图一举切断第二防线和第三防线的日军联系,将日军的第四、第六、第十二,三个日军常设师团和三个加强版独立步兵旅团,近十万人的日军部队一口吃掉在元山一带。

说老实话,笠原幸雄的心理已经产生胆怯心理,因为能够连续吞掉两个精锐师团的第五集团军,在笠原幸雄看来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而现在,战局也出现了很戏剧的变化。

原本防守元山的第十二师团主动前出拦截中国的第五集团军,却引来了一个重要帮手力量也就是第十六师团。该师团不仅仅是前来接应第四、第六师团等,更重要的要加强平壤——元山一线,和守卫在平壤的第十一师团以及正积极往平壤靠拢的第七师团与三个旅团一起,彻底封死中国两大集团继续南下的狂妄企图。

开战尚未一个星期,先是海军败北,而现在陆军也到了生死存亡的一刻了。

盯着地图,笠原幸雄已经发现中日之间的陆地战争之决战大高『潮』就要提前到来了,而且就是在平壤——元山一线。本来日本军队在朝鲜驻军就只有八个常设师团和十个独立旅团,已经覆灭的第八、第十师团和一个独立旅团不算,也除掉必将灭亡的第十二师团,那么剩下的第四、第六、第七等五大师团及六个旅团,自然是日本在朝日军中最强大的力量所在,十六万余人的作战力量,将在元山和平壤两地,和中国的第五和第六集团军展开空前碰撞。

也就是使,元山战役和平壤战役,都将很大程度上影响中日朝鲜战争的结局走向。

假如中国失败,那么中国肯定只能选择退缩,而不是主动进攻,日军将得到喘息机会,但短时间之内还是得不到国内支援,如果海军不能够翻盘,那么两大战役胜利只是让苟且的日子延长一点罢了,中国军队的铁流滚滚迟早会把这二十余万日军全部淹没。

而假如日本战败了,首先失去的将会是十六万余人的宝贵陆军力量,并且失去了这一力量后,剩余的三个防守于朝鲜半岛以南的三个独立旅团,根本就无力左右战争走向,被赶下海是迟早的事情。其次,两场战役落败必将宣告日军朝鲜防御作战的整体失败,甚至会因此而左右国内的战略决策,选择承认朝鲜独立以换取和平也不是不可能。最后,也即是第二点的反方向,被严重挫败的日本将更为疯狂起来,加大军事投入企图从海洋上先行夺回战略主动,然后才是再次返回朝鲜。

无论如何,现在左右着这两场战役是否发生的不确定因素就只剩下第十二师团能扛多久。很显然,这个因素也是很次要的,因为无论如何中国军队的第六集团军是必然发起平壤战役的,而第五集团军也是铁了心要东进。第十二师团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坚持久一点,时间越长,就越是增加日军获得元山战役的胜利可能『性』。

“现在该如何是好?”趴在图桌前,笠原幸雄真的体会到了一种名叫“头大如麻”的感觉,内心手足无措之间充满了焦急,绝望还谈不上,但笠原幸雄感觉自己已经快到那种境地了。

“师团长阁下,要不,我们用……”

一旁的参谋很是小心翼翼的凑到笠原幸雄耳畔嘀咕一阵后,笠原幸雄脸『色』大变之余,心里确认为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好方法,至少目前看来已经是唯一能够阻止敌军进攻的策略了。但作为一个很正统的军人,他心里未免还是有一些抵触,但远处传来的隆隆炮声,眼前仿佛已经看到了不断玉碎的帝国勇士们,坚持七十二个小时的目标恐怕要化为几个小时的集体玉碎。

“告诉炮兵部队,必要时候可以使用毒气弹!”笠原幸雄有些痛苦的命令道。[]大国无疆31

前线的日军形势的确是已经不容乐观,防守在第二道防线上的第二十四(福冈)步兵联队,一直坚持着笠原幸雄的命令,发生在第一道防线上的战事与他们无关,前三道防线上的日军步兵联队最主要的责任,就是利用好手里的有限兵力和补给,顽强坚持至少八个小时,事实上笠原幸雄一开始寄托的希望是能够坚持至少12个小时。

事实永远背离于希望,第一道防线上的久留米联队的快速覆灭很快就吹响了福冈联队覆灭的号角。而且这一次参与进攻的第二十师机步一团二营选择了一个很奇特的战术,既然日军能够从反复的对抗中知道,中国的进攻永远以炮击开始,那么他们就反其道而行之,根本就不要求炮火支援,直接就在一营的掩护下快速发起了进攻。

这个变化无疑让那些早早就躲进了放炮洞或者反斜面工事里的日军措手不及,匆忙进入阵地的过程中反而遭到了狂风暴雨似的二营车载重型武器打击,连负责进攻第一防线的一营也未曾多用的主战坦克主炮也参与到了火力打击中来。

战争中,武器装备是死的,但人却是灵活的,这也是主导战争的主要因素之一是人而非武器装备。

得了便宜的机步一团二营很快见好就收,就在他们准备后撤的时候,日军也撤回了自己的防炮工事。但此时,天空中却下来了一阵特别的“弹雨”,很明显不是第二十师这边的,而且那些炮弹并非触地爆炸,而是绽放出了很多有颜『色』的气体,早就经受过三防训练的机步二营很快就反应过来那些炮弹是什么东西,大骂日军卑鄙之余赶紧钻进了步兵战车或者坦克之内,并且很快将战车封闭,保持和外界气体的隔绝。同时,向后方发回了遭受毒气弹袭击的警报,让后方做好为他们消毒准备。

大规模的后撤成为必然,有序撤退的机步二营很快退到了日军的『射』程之外。而在第二十师的指挥部里,通过战术综合指挥系统获知此消息的王立、梁国伟等人,已经止不住大骂起来。

“格老子滴,笠原幸雄就是个怕死的龟儿子,打不赢就想歪招”王立是个很地道的湖南人,气愤之下立马用口味儿十足的家乡话骂了出来。

“怎么样?部队有损失没有?”

梁国伟明显要冷静一点,愤然一笑后他更多的是对笠原幸雄的同情,这种将死之人做出的回光返照之举,也实属正常,但走到如此极端的地步,那就不能不让梁国伟再以军人的角度来正视日军这个第十二师团了。

“没有,机步一团二营当时就已经准备撤下来。他们本来就是打日军一个措手不及,取得一定效果后见好就收的,却不知道日军竟然用毒气弹来送行了”说着,王立指了指一个『操』作员前的电脑屏幕,此时上面正戴着耳麦叫骂个不停的就是机步一团的团长,另一个满脸无奈表情的就是二营营长。

第二十师的战术指挥系统并不是很先进,只能做到营级别的无缝战术衔接,比如此时第二十师的指挥部就可以获知机步一团二营的实时情况,所见到的首先就是二营营长所待的指挥车内部视频,以及他所传输过来的各种战术信息。当然,王立主要的意思是让军长梁国伟看一下,二营的官兵们此时都待在战车里,就等着师部的防化连赶去为他们消毒。

“早知道,我们也该带点毒气弹的,看看是日军的强悍,还是我们的更牛”

听到这话,梁国伟盯了王立一眼,很带警告的说道:“被疯狗咬了一口,难道你还想反咬疯狗一口?”

“那总在不至于就这样让日军以毒气弹来阻止我军前行吧”

“我们应该把疯狗给杀掉”梁国伟说着,直接踱步返回了作战地图前,指了指一个地点说道:“日军刚才不是发『射』了不少毒气炮弹吗?那就证明着他们的师团级指挥部职能还很健全,而且其重要的作战力量——炮兵部队,都还未损失。我们的反炮兵雷达已经探测出来日军炮兵的位置,二十师的炮兵团也算是休息够了,好好对着这一地带狠狠的打上一阵,让日军误以为我们在毒气弹的攻击下损失惨重。”

“军长是要浑水『摸』鱼?”王立反应了过来,两眼放光的盯着作战地图。

“日军的电报被破译一事,出于我们严格保密而一直未被他们察觉。而我们收到的总参谋部最新情报通告来看,日军这次是要在他们的第三道防线上作出一次大手笔,整个平壤——元山一线将集结超过十五万日军的部队,彻底将我志愿军的两大集团军拦截在防线之外。”

梁国伟在地图上划出了两个圈,圆心分别是平壤和元山。稍微看懂地图的人都能发现,此时在平壤那个圈外,志愿军的第六集团军正猛虎下山般的猛扑过去,而日军加强平壤防御的部队也是急速集结。元山这个圈同样如此,从咸兴一带南逃的日军第四、第六师团等部队,包括支援他们的第十六师团,都在疯狂的向元山集结。而拦在第五集团军面前的第十二师团,就是一个为他们腾出足够战役准备时间的牺牲品罢了。

“我的意图已经很简单不过,日军既然想聚成一团就让他们完成心愿,我还非常希望能在元山聚集更多日军才好。咱们已经不必急着赶到元山去打扰别人成功‘会师’,而且第十二师团非常想和咱们玩玩,那么还客气什么,好好陪他们玩耍一阵,等我们大部队到齐之后这才强势开入元山……”

“的确如此,如果我们冲的太快,以至于日军南下的第四、第六等部队,还根本没有从南至北增援的第十六师团会合,到时候咱们反倒成了两支部队夹缝肉馅,一边是求生欲望强烈的逃命部队,另一边是救人心切的疯狂部队,咱们还不如让他们聚成一团、一并歼灭。”

王立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后,立刻冲站在一旁的徐闻笑道:“算时间,这空军的昂贵支援已经快到了,是时候看看我们特种兵的作战风采咯”

“对头,空军的支援还有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既然笠原幸雄这个小老头让我们尝到了日本陆军毒气弹的厉害,那咱们就让他们尝尝中国的精确制导炸弹的厉害”[]大国无疆31

梁国伟笑呵呵的抚『摸』了一下自己的配枪,带着不怀好意的微笑看了看那些被标注为疑似笠原幸雄的地点,48架战斗机携带了足足288枚滑翔制导炸弹,就算每一个疑似目标上投掷十枚,那笠原幸雄就算是狡兔有三个窟,那也不够这么多炸弹摧残。

“徐闻,给你三分钟的时间准备,然后你部就投入到战场中去,首先要解决掉的就是这些个疑似日军指挥部的目标,其次重点打击日军的炮兵……当然,这些是我的需求而不是要求,上去后灵活一点,总之不能让空军兄弟不能返航就行了,当然也别给老子把那些宝贝疙瘩般的昂贵炸弹给浪费了”

梁国伟说到这儿,脸上的笑容就更加灿烂了,他仿佛已经看到了笠原幸雄葬身于猛烈的爆炸中,就好像笠原幸雄下达了使用毒气弹之后,也仿佛看到了敌军士兵们的痛苦挣扎表情一样。但,究竟是谁的小算盘打得更好,更容易实现,这还是得靠实力,也得靠运气。!~!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