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十二章 精确轰炸

第三十二章 精确轰炸

第三十二章精确轰炸

“猎隼一号,这里是捕食者,收到请回答!”

“猎隼一号收到“

“从现在开始,请接受捕食者指挥“

“猎隼明白”[]大国无疆32

和空军支援飞机联系好后,通讯兵就向徐闻比出了一个大拇指手势。

徐闻看了看通讯兵的战术笔记本电脑,高度集成有战术指挥系统的显示屏幕上已经出现了四十八架战斗机的图样标示,而代表着三个外出执行特种渗透任务的特种分队标示目前还未能闪亮出做好准备的绿『色』信标。

“立刻询问他们,何时能够准备就绪”

“这里是捕食者一号,各分队汇报目前情况”

命令以光速传递至正在行进中的三个特种分队,每一个分队都有一名特种兵肩负通讯任务,而每一个成员也有配有对内通讯系统,而指挥一级的命令只能传递到通讯员那里。很快,这些通讯兵就将后方的命令传递至各分队队长那儿,不一会儿各个分队就相继传回了各自情况。

“目前他们分别还需要两分钟、三分钟和五分钟”

“告诉他们,必须在两分钟之内做好引导准备”徐闻看了看手表,计算了一下战斗机机群进入打击预定空域的时间,又想了想战斗机所携带的炸弹最大发『射』距离,补充说道:“另外,让他们在做好引导准备后,在五分钟之内完成所有工作”

命令再一次以极快的速度传递到了各分队里,毫无疑问这种命令是极具强制『性』意味的,参与行动的十二名特种兵也不会和命令开玩笑。纷纷加快了自己的速度,其中一个对付“二号疑似目标”的分队,显然是运气很不错,他们遇到了真正的日军第十二师团指挥部。所以相对而言,渗透的艰难『性』可见一斑。

第二分队里负责在前面开路的尖兵有些愤慨的小声对耳麦说道:“日军的老巢在一个山洞里,位置

用不着多说,其余的三名特种兵,也就是两名负责引导战机攻击的特种兵和一名负责掩护并断后的狙击手,三个人很快就加快了速度向尖兵所报告区域靠近,在一片绿林当中犹如三只脱兔一般灵动。

抵达尖兵所存在的位置后,四个特种兵非常默契的构筑成了一个简易环形防线,而其中担任正引导手的一名特种兵,立刻用携带的多用途高倍望远镜观察目标情况。在他的视线里,正对他们的山坳间仿佛一个小溪谷的地方,山坳坡上树木绑着几根很高的天线,而日军在这个山坳周围布置了好几道防线,再往山坳内看去,一个类似于悬崖凹壁的大洞『穴』俨然就是日军第十二师团的指挥部。

不用考虑因为镜片反光原因而被发现,尤其是在距离敌人指挥部很远距离之外,特种兵很放心的继续放大倍数,仔细观察了一下日军指挥部的结构布置,以确定炸弹应该以何种投放角度进入才能取得最佳爆炸效果。之后,他特意注意了一下日军司令部内的那面联队旗,布满弹孔的久留米联队旗没能被共和国军队所俘获,已经覆灭的久留米联队队旗也只能被送到师团级这类指挥部里临时保管,为日后是否重建该步兵联队增添一点保障。

确认目标后,一连油彩的特种兵难得的『露』出了笑容,没想到随即抽签中被抽到的这个“疑似目标”竟然是一个真实的日军指挥部,大感好运的他手上动作可不含糊、立刻向侧后的副引导手摆出了一个确认的手势,并向另外两名特种兵做出“请掩护”的手势后,这才开始拆解特殊战术携行具,将激光引导器、三角支架、备用电源、通讯指挥仪等一一组装好后,一个类似于照相馆里的大型照相机样子的激光引导设备就此完成。

耳畔的呼机里,已经传出了一号、三号相继汇报“疑似目标”被证实虚假,改选备用目标,也就是日军第三道、第四道防线,以及日军机动增援隐蔽地,或者是其他有一定战术价值的目标。而二号这边,很快就向后传回了准备就绪的报告,同时他们也正式开始尝试和空军战斗机建立沟通。

“这里是捕食者,现在分配猎隼任务,请接收”

后方的特种指挥部里,战术数据链开始录入任务分配。战斗机机群被分为了两个攻击波,每个波次也就是24架战斗机。又因为一号、三号失去斩首打击可能,所以他们将负责引导更多的战斗机,攻击日军的常规目标。而专注于引导战机攻击日军师团指挥部的第二分队,只需要两架战机,即一主攻、一个备用。

已经将激光引导器准备完毕的第二分队,就等着分配至自己的两架战机正式就位。“这里是捕食者二号,猎隼一号、二号,收到请回答”

“猎隼一号收到”

“猎隼二号收到”[]大国无疆32

八千余米的高空上,还保持着每小时一千公里左右最快巡航速度向目标飞去的猎隼战斗机大队,最有对地攻击经验的正副队长,也就是游博明和他的副大队长俩人。收到客串着空军前进引导指挥员的特种兵呼喊后,两人立刻脱离了飞行编队首先向三千米左右的低空飞去。

“猎隼一号,现在为你提供单次五秒、间隔一秒,共计三次的目标引导照『射』,获取目标后请回复”

“猎隼一号明白”带着氧气面罩的游博明很是平常的回答道,仿佛地面上惨烈的战争和他无关一样,自己就是一个来投『射』了炸弹就直接转移回国的剑客,亮剑之后即可收刀回鞘。

很快,地面上正对于日军第十二师团指挥部树林的两位特种兵,开启了激光引导器,一束肉眼几乎难以辨识的激光『射』线眨眼不到就已经飞到了日军指挥部所存在的山坳里,而天空中的游博明所驾驶战机的光电侦测装置立刻感应到了激光束照『射』在目标上的反『射』。

为了增加目标确认『性』,所以激光束连续照『射』了五秒后就暂停一秒,然后再次照『射』五秒,往复一次后,当最后一个五秒长照『射』时间过去。游博明战机上的火控系统已经自动报告目标获取成功,在综合战术面板上看到这个提醒的游博明,立刻将目标信息通过战术数据链发送到了僚机,同时回复地面引导员,说道:“猎隼一号,已经获取目标”

“捕食者二号明白,建议攻击路线沿激光束照『射』路线,单次攻击两发齐『射』、攻击间隔十五秒……”

“猎隼一号明白,攻击路线沿激光束照『射』路线,单次攻击两发齐『射』、攻击间隔十五秒”游博明很快复述了一遍地面引导员的指示,同时战术显示面板上显示火控系统已经启动了四枚“响锤”滑翔制导炸弹,攻击程序已经修改并录入完毕,游博明很快就向地面报告:“猎隼一号进场时间3分钟,建议捕猎者二号即刻撤离”

“捕猎者二号明白”言毕,两位特种兵就好似天要塌了一般,以极其恐怖的速度很快将激光引导器拆解开来,娴熟的打包包装完毕后,迅速消失在了树林里。而他们已经给以“照顾”的日军第十二师团指挥部里,此时此刻的笠原幸雄还正有些高兴于特种炮弹所取得的意外收获。

前线部队纷纷汇报,毒气炮弹很能够阻止中国军队的前进。而目前,整个中国军队就只能借助着『射』程更远的、威力也更大的火炮,在一阵猛烈的报复式轰炸后,只能零星而又麻木的报复着皇军。惧怕皇军的毒气炮弹,暂时没有组织进攻的迹象。

也不知道是不是行伍多年的灵『性』,笠原幸雄总感觉有什么人在死死的盯着自己,心坎里自然是为能够暂时缓解中国军队的疯狂进攻而庆幸,但笑容的背后却总感觉脊梁都是凉飕飕的。自己就好比成了一只肥肥的兔子,在草从中正品尝着鲜美的嫩草时,却不知道已经有一个百发百中的猎人,把猎枪都对准了自己的脑门儿。

抬起身来,笠原幸雄看了看幽静的山坳谷口里,夕阳已经快要将最后一抹余晖挥洒,整个山谷里已经有些渐黑的症状,远处的山峰已经变得雾茫茫的淡黑『色』,而近处的四野之下零星却又很有规律的分布着巡逻警戒的日军,这一切都是如此的安详。

但,在另一个地方,携带者四枚“响锤”的一架f-10“猎隼”战斗机,机载火控设备已经将数据录入。这种由500公斤级别航空炸弹,加装一组可自动弹开的滑翔翼套件,尾部有一组制导尾翼,内置卫星导航接收器和飞行控制系统,头部的锥形罩内还有激光导引识别设备和简易自主雷达引导设备。

已经获得攻击授权的游博明,很快将战斗机微微拉升,随后就将左右两侧机翼最外侧的两枚滑翔制导炸弹投掷了出去。两枚炸弹很快就将启动了翼展设备并启动了制导系统,通过已经修得到修正的卫星定位数据做着0.7倍于音速的中程飞行,这一过程中它们将始终接受来自机载设备提供的航迹修正数据,即利用目标的准确位置来让炸弹校正它们的航向、高度、速度等。

最远攻击距离可达六十余公里的“响锤”滑翔制导炸弹,此时的真正发『射』距离被游博明缩短至了30公里,而对于能够以0.7倍于音速的炸弹而言,130秒不到就可以飞完整个航程。而在这两分钟多一点点之间,又有两枚炸弹脱离了战斗机向日军第十二师团指挥部飞来。

“轰炸精度10米,弹重500公斤,除掉一些弹体设备,四枚炸弹也也将近有两吨重的高爆战斗部。”

看着战术态势图上显示炸弹已经投放成功,徐闻心里就开始盘算起来,炸弹需要飞行两分钟,足够让他好好想一想日军的指挥部在一个很是狭窄的地方,一个自以为能够躲过传统水平轰炸机轰炸的地方里,被近两吨重的高爆战斗部所摧毁,究竟是何种景象。

实在想看一下惨烈状况的徐闻,可不会傻乎乎的去让执行完引导任务的特种兵们返回去给他来个视频直播,他们逃命都还来不及,但心里臆想一下还是可以的。而在另一边,危机意识越来越强的笠原幸雄仍旧未能找出究竟是什么在让他感到惴惴不安,很快防守在最外围的日军就看到了一个很奇特的奇观。

已经有些灰黑的天际云层之间冲出了两个很奇特的东西,银白『色』的身体显得有些发亮,但它们的速度实在太快了,而且根本就看不出他们有什么助力推进设备。在众多日军士兵们很是疑『惑』的目光中,两枚炸弹沿着一条很是笔直的飞行轨迹前进着,这也是之前激光束所照『射』的线路。

已经不需修正目标的他们已经进入到了末端飞行阶段,此时此刻它们只需要做的就是降低飞行高度,然后就是抵达目标之前三秒启动引信,接着在目标上空凌空爆炸,将自己身子里的四百多公斤高能炸『药』所有的恐怖威力发挥出来。

事实上,它们进入到飞行末端的时候,其他同属于第一攻击波的22架次战斗机也都头投『射』出了自己的炸弹,满天之间只见八十余枚滑翔炸弹纷纷向各自的目标飞去,它们有的被录入的是概略『性』的卫星数据,而有的获得的是地面引导给予的照『射』目标。

“那是什么?”看着笔直向自己指挥部冲来的两个很是怪异的飞行物,笠原幸雄发出了一声感叹之后就彻底失去了知觉。而整个山坳之间,在两枚“响锤”炸弹引爆自己后就只剩下一个“轰”的猛烈爆炸声,化学能以爆炸的方式转化为强大的热能,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让整个山坳为之猛晃。

剧烈的爆炸让整个日军指挥部毁于一旦,很快再次冲来的又两枚炸弹再次引爆了自己之后,整个山体仿佛就挨了盘古一锤一样,更为猛烈晃动中带着强大的冲击波呼啸开来,强大的震撼效果甚至让十几公里之外的第二十师指挥部都感受到了微微晃动,就好像一次超级大规模的炮兵集**击一般震撼。[]大国无疆32

“猎隼一号报告,目标已经摧毁,目标已经摧毁!”

“重复,目标已经摧毁,无需补充轰炸”

投『射』完炸弹的游博明从三千多米的高空自然看不到地面上的情景,但光电侦查设备却能告诉他地面所发生的惨烈状况。四枚五百公斤级滑翔制导炸弹所缔造的恐怖的爆炸效果不是盖的,整个山体结构都已经改变之下,周围百余米范围之内也再无活物可能,更不用说在那个山坳里的日军指挥部。

“让第二波的攻击机群,把炸弹都给扔到日军的第三道、第四道防线上去,尤其是那些可以消除我军炮火优势的反斜面工事上,一定要好好让他们常常比毒气炸弹还要恐怖的常规炸弹威力也是不容小觑的。”

第五集团军第二十师师长王立,看到这传言中价格不菲的滑翔制导炸弹,果然是物有所值之后,赶紧想到的是在天黑之前为日军送去最好的一顿“晚餐”。这些四百多公斤战斗部的滑翔炸弹,一枚的爆炸威力可以和数门甚至是十几门大口径榴弹炮相比较,当然考虑到得是炮弹的装『药』,但论及弹片杀伤效果而言,滑翔制导炸弹显然不能和炮群齐『射』相比。

“照他说的做”梁国伟很快向徐闻下达了命令,反正空军的战斗机已经不远千里的来了,就没有载着炸弹返航的道理,就算是再贵的炸弹,也应该在此时用来削弱日军。

很快,徐闻就陆续将剩余的空军战斗机打击任务分配下去。而天空中急于回国的战斗机们,也是很欣喜的赶紧机动到发『射』阵位,相继将各个目标的卫星定位数据录入炸弹之后,相继将战斗机携带的炸弹投掷了出去,之后就直接转向了共和国空军最靠近朝鲜的丹东基地飞去,剩余油量不多的他们对于“回家”而言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黑夜渐渐袭来的战区里,在淡淡的夜幕『色』当中很快就出现了阵阵暗红『色』,从天空中莫名其妙飞下来的炸弹一颗比一颗精准的命中了日军的目标,除了野战工事之外,连以前用过的炮兵隐藏阵地都给覆盖了,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中整个山区仿佛成了暗红『色』的海洋,并且还在发生着间歇『性』的小型地震。

夜晚就在这样一种不断的晃动与爆炸声中来临,为夜间进攻做着准备的共和国军队已经在吃晚饭并听取战术计划的时候,而日军则还惶恐不安的看着越来越黑的天空,没人知道这天上什么时候会飞来特别的炸弹,专门炸中他们人聚集得多的地方,甭管什么正斜面工事还是反斜面,统统都会被威力巨大的炸弹所照顾。

“很早就说过了,野战中最有意思的是夜战,黑黢黢的黑夜里最能以最小的损失换得最大的战果”

今夜进攻的是第二十师机步二团,而其中就有季云飞、周琛他们,所谓的夜战以前还是训练或演习中的科目,但现在却要真真实实的搬上战争这个平台,而起还是在山区。

脑海中还想着未来单兵作战系统中新型防弹衣的季云飞,还是不得不把防弹衣中很重要的两块斜『插』玻璃钢给装好,他可不希望自己死在了某一颗倒霉的流弹之下。

“今晚的乐子可就大了,要真是能一口气冲过剩余两道半防线,咱们就该去一马平川的云山一带痛宰更多日本狗咯”!~!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