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十五章 平壤战役(上)

第三十五章 平壤战役(上)

第三十五章平壤战役(上)

“报告参谋长,最新战区航拍地图已经接收完毕!”

“报告参谋长,第三十九机步师已经机动就位。”

“报告参谋长,陆航团已经做好出击准备,随时可以出动”

当第五集团军星夜兼程的往远山突击的时候,在平壤这边的第六集团军也是一片忙碌,其中最为热闹的莫过于集团军指挥部了,这里是掌控这支重装集团军的核心枢纽所在,其繁忙程度虽然不能再用电报纸片像雪花、电报滴滴声像交响曲等来形容,但各种信息化电子设备虽说『性』能更为先进,但还都是非常忙碌之中。[]大国无疆35

第六集团军的军指挥部设在了平壤东北七十余公里外的平城一个小山村里,较为平坦的地理环境成为了数字化指挥中枢展开的好场所,一个个野战信息方舱如同集装箱一般有序的分布着,各种电子设备都被集成于这些标准野战方舱里,无论是战术机动中,还是像现在这样合理布置于地面,都能很好的发挥数字信息指挥功能。

当然,偌大一个小*平原上,不可能只用于让集团军司令部暂留,而第六集团军为平壤战役所要准备的大型后勤中转基地、车辆后勤维修中心、物资储备库、陆航直升机基地等,都建设在这个小*平原上,让荒原晃眼之间变成小城镇也就是第六集团军的工兵旅的不懈努力。

“第二十三师目前在什么位置?”

在一个由四个大型集装箱式信息方舱构成的大型指挥部里,第六集团军参谋长韩硕看了看布置在指挥部中央位置的第一代三维立体地图,并等待着战术综合管理平台『操』作管理员回答他的疑问。

“报告参谋长,第二十三机步师位于c-05-20区域。”

“他们还未和日军发生交火?”

“报告参谋长,没有交火”

韩硕有些疑『惑』的想回头看一看战术综合管理平台,但还是忍住了。第六集团军作为一个重装集团军,其最擅长的是野外机动作战,不可能去强行进攻中型城市。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城里的日军主动出击,并且以自身绝对的机动优势将外围的日军也一并包围起来。

简单说来,韩硕和第六军军长,以及绝大部分参谋们都认为,以第六集团军的实力以及速战速决的意图,都应该以经典的闪电战术快速迂回包围整个平壤地区,将日军的第七、第十一师团等部队全部装在自己的口袋里。

于是乎,作为第六集团军这样一支重型装甲机械化集团军的两把快刀,第二十三机步师和第三十九机步师,两个师就如同一个巨人的手臂一般伸出,然后以不可阻挡之势将平壤这个肥肉给搂在自己怀里。当然,这第四坦克师、第二十二机步师等部队,构成了巨人健硕的胸肌,陆航团也就是战区机动打击力量。

可惜的是,日军好像根本不着道一样,而且对共和国军队这样的战术仿佛不闻不问,他们不对第六军的超级迂回大包抄进行任何阻止,反倒是主动龟缩起来,一个劲儿的修建工事和坚壁清野,仿佛要将整个平壤经营成一个牢不可破的铁桶阵一般。

当然,这样做也有他们的理由,韩硕猜测这日军朝鲜方面军是早已对共和国军队,所拥有的绝对的制空权、强大的战场机动权和超猛的火力打击等,都已经早已知根知底。日本方面很有自知之明,他们知道在野战中不可能战胜优势明显的共和国军队,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借助自然优势,削弱共和国军队所拥有的优势。

或许,韩硕只猜对了一半,而另一半则是因为这日军根本没有太多的物资以供拦截作战,在反反复复的轰炸中,尤其是节奏极快的现代战争中,在朝鲜的日军根本来不及得到国内一丝一毫的补给品和人员补充,但战争却始终带有高消耗的特点,疲于奔命的日军已经没有太多的兵力和物资储备可供挥霍,所以他们必须脱离共和国军队的节奏,以他们想要的方式来主导战争,哪怕是防御战。

“被我们活活包围,等同于主动找死,日军不可能甘愿被我们包饺子的,”

一个多小时来,韩硕始终围绕着这个问题思索,他找不出任何理由解释日军不这么做的理由,也找不到丝毫证据证明自己的猜想是正确的。但第六军的作战计划部署还是要实施的,无论日军是不是要死守平壤城,第六集团军是必须要拿下平壤,然后挥师南下的。在这样一个前提之下,韩硕只能将疑『惑』放在一边,专心于两只拳头是否挥舞就位了。

“今天中午空军的劝降宣传单有多少万份?”

“中午的是第一批,会有五十万份朝、日双文编写的劝降宣传单。”韩硕不假思索的回答了军长侯海『潮』的话,然后又看着作战地图。转念一想,赶紧问道:“军长问这个做什么?日军不可能因为我们简单的心理攻势就投降的,能消磨一点儿斗志就已经是绝对幸运了。”

开战以来,日军极其顽强的作战精神的确让人震撼,到现在为止共和国军队在押日军最高军事人员,也不过是一个受伤的少佐,更高级别的俘虏军官一个都没有,而健健康康的日军投降士兵更是寥寥可数。日军死战不降的作风,以及战争的惨烈程度都可见一斑。

“我的意思是让空军取消这样的无畏之举,有那个运力去空投宣传单,倒不如多载点炸弹,或者是将运力节省至日后为迂回部队空投补给。”侯海『潮』喝上一口凉开水后,指了指地图上的一个位置,也就是第三十九师需要到达的预定地点,说道:“日军想顽固坚守,我们也不能让他们轻松得逞。让第三十九师和第二十三师一起,调整迂回路线,进一步压缩日军活动空间。”[]大国无疆35

“你是说,用打的方法,打出日军的意图出来?”韩硕疑问道。

“日军要想坚守住平壤,不可能是为了全体覆灭在那里。其双重原因之第一,平壤城对于日军而言很有战略和战术价值,不管城里是否有空军未能轰炸到的物资储备,他们都需要坚守。第二,他们需要一次战役,能够减缓我军推进速度,为其国内的战争调整赢得时间。”

“换做是我们,敌人推进速度实在太快,我们应该怎么做?是跟着敌人的节奏东奔西跑、被动防御,还是主动求变,力求打破敌人意图”侯海『潮』指了指平壤,很是肯定的说道:“很显然,这平壤很早之前就是日军经营朝鲜半岛战略的一个重要基点,不容有失之余他们肯定在城里有我们不知道的物资储备,足以支撑其展开较大规模、较长时间的城市防御作战。”

“另外,平壤一旦成为了我们前进脚步上的一颗钉子,就算是第五集团军在元山那边获得了成功,那么我们南下的企图也将被完全打破。”韩硕补充说道。

“如此看来,我们的情报资料还是太少”侯海『潮』点着点头的说道。

意会的韩硕已经不再『迷』茫了,他赶紧走到了情报参谋的工作台前,让情报参谋立即用计算机,通过战术情报信息共享网络给军情局,让他们把所有有关平壤的情报资源,不分时间先后和重要级别,都给发送过来。

韩硕刚刚布置完第三十九师和第二十三师的新行军路线不久,情报处理结果已经出来了。开战至今,空军对平壤的轰炸大规模只有三次,其中有两次是精确轰炸日军的物资储备库,其中毁坏了两个大型储备库和一个较小的地下储备库,但其余疑似目标都是虚假的。而提供这些轰炸目标的是朝鲜地下党,究竟日军有多少大型物资储备库,尤其是地下的,他们也不知道。

“很显然,平壤不仅仅是日军朝鲜半岛北面防御的重要支撑点,还是其殖民统治的重要据点。这座城市里究竟藏着多少日军财富和军事物资,我们根本不得而知”看完了情报汇总处理结果,侯海『潮』总结说道。

“从我们破译且经过证实的日军通讯情报来看,日军防守在平壤的有第七、第十一两个常设步兵师团,另外还有三个独立步兵旅团,如果加上城里原有的一个治安旅团,那么日军将有八万余人的兵力。”

“如此庞大的兵力,不可能全部展开并用于防御作战,唯一能够解释的就是,日军在平壤城里的经营状况良好程度超过了我们的想象。他们完全能够将这八万多的兵力,分成好几个批次和战略预备力量,采用灵活的城市防御作战战术,其顽抗能力是很强大的。”

“看来,这平壤已经被日军经营成了一颗大毒瘤,咱们要想拔除它,还得费一番大力气才行啊”

韩硕的猜测到现在为止,也算是正确了八成了,也就是说他完全分析正确了日军固守的战术,所以在外围活动的第六集团军两大机步师压力是很小很小的,以至于他们还尚未有进入战争的感觉。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没见牛羊。”

全机械化突进中的第二十三机械化步兵师,一路上根本就没见着一个日军,整个平壤周边地域就压根儿就没见着任何日军野战防御工事,更不用说遭受到什么阻击拦截。无了奈何之下,该师走在最前面的侦察营,俨然成了“公费旅游”中的急先锋,只能在听着远远传来的空军轰炸所产生的阵阵轰隆声中,在四下无人的野外郊游。

“难道所有的日军,都他娘的龟缩进城了?或者是,都成了土行孙钻进地下了?”侦察营一连连长蒲国富,有些无奈的感叹道。

“尖刀,尖刀,收到请回话”

“尖刀收到”

蒲国富随意的抓起通话器回答道,对于好不容易抓阄抓到尖刀任务的蒲国富而言,这难得的好运气竟然被用来在荒郊野外溜达,实在是人走背运、喝凉水都塞牙缝。

“尖刀,放弃原有路线,立刻将二号加密路线解密,改走新路线”

“尖刀明白”说完,蒲国富一把就将通话器仍在了一边,立刻凑到了通讯官的跟前,新解密的路线很快就呈现在他们的眼前,面『露』喜『色』之余,又将刚才不知道是不是被严重磕碰了的通话器拿起来,摁下一个通话按钮后,高声的喊道:“各车辆请注意,立刻调整侦查路线……”

茫茫田野中,步兵战车、轻装甲侦察车、装甲指挥车、轻装甲悍马越野车等组成的钢铁车流很快调整前进方向,更靠近平壤城靠近的同时,当然也就增加了撞见日军的概率。还未等蒲国富他们孤独多久,前出的两辆武装悍马就发回了报告,他们发现了一支日军很特别的队伍。

前出侦查的一个侦察班所发现的是地图上只被标为一个小型村庄的地方,一条蜿蜒的小河将这个村庄分成了两半,一座不大的石桥则是连接这个村庄的枢纽所在,当然也是侦察营改走新路线后前进侦查道路上一座很重要的桥梁。[]大国无疆35

而这种村庄也是很有特『色』的,日本朝鲜殖民『政府』在中日台湾冲突之后,就变着法子加强朝鲜半岛的殖民统治力度。原有的村社都悉数毁掉,集中修建了更大的村庄以方便管理,当然这样的村庄里,少不了有日军的爪牙在内,什么治安长、粮食长等,都是以朝鲜人管理朝鲜人的方式,牢牢的将每一个村庄禁锢起来,加强自身统治建设的同时,也从日常生产生活、社会秩序,乃至舆论思『潮』等都加以严格控制,如果不是日本『政府』改造朝鲜人语言上有些困难,贸然之间,根本就看不出这些村庄是朝鲜人的,不知道的肯定认为是日本人的村庄。

也就是这么一个被日本经营很久的村庄,当第二十三机步师侦察营的一个侦察班尚且距离村庄还有很远距离的时候,就传来了一声比较熟悉的三八大盖步枪枪响,一开始这个侦察班还以为是自己暴『露』的,赶紧停车熄火、隐蔽、警戒,然后让两名侦察兵抵前侦查后才发现,原来这是一支日军征粮队,在对这个小村庄的朝鲜居民们完成劫掠后,却不知道哪门子脑子发热,竟然还想把这个村子里的所有少女给带走,将来的工作还美其名曰称之为——“慰安皇军”。

长期以来,这个村庄依河而建的村庄,有着很好的地理自然优势,长期都是稳定的供粮大庄,并且这个村庄的朝鲜人也都是多次被评为良民的,日本军队突然而来的暴戾行为不能不让这些长期被奴役、压榨的朝鲜人,在感到困『惑』的同时,也自然非常反对日军这种禽兽行为。

放在以往,日本朝鲜总督府是很严厉管辖平壤这种大城市周边地区的村庄,偏远的地区自然是很是过问,但这地界上的日军为了践行殖民『政府』的和善统治政策,自然很少侵犯当地居民,也就甚少暴『露』其本『性』所在。难以接受的朝鲜人,自然免不了一番推诿争执,于是乎一声警示作用的枪响,把村民给吓了半死,也把靠近村庄的侦察班给吓了一跳。

“班长,从日军兵力上来看这是一支日军甲种小队,咱们要不要上去把他们给抹掉?”

“一个甲种小队就是三个步兵班和一个掷弹班,加上小队长和助理、翻译等,这支日军有三挺轻机枪、三具掷弹筒,其余都是步枪。”

侦查班长脑海里快速思索着,又想了想自己这边,两辆加装了12.7毫米重机枪的轻装甲悍马车攻防能力俱佳,连同自己在内的十二人标准侦察班,班上除了一个狙击手之外,其余全是自动速『射』武器。从火力对比上来讲,自己的一个步兵班基本能和日军的一个中队相比较,甚至遭遇一支日军步兵大队也有全身而退的本钱。

“咱们暂时不要动,连长他们很快就要赶来,我们最主要的任务就是确保那座桥梁不被毁掉。”说到这儿,侦查班长扭过头看了看班副,后者俨然一副不用问我的表情,就接着说道:“在连长他们赶来之前,加强侦查力度。”

“班长,这么好的机会,咱们可不能放过啊”延吉有些焦急的再次问道。

“那你想怎么样?打过去?”

班长古德才之所以能当上侦查班的班长,不是因为他侦查能力有多出『色』、战术素养有多高,而是他有着不同于其他士兵的稳重,侦查兵技战术出类拔萃不假,但他们更多的是在战场中担当眼睛和耳朵,而不是战场主角。

看着延吉的渴望一战的眼神,古德才赶紧接通通话器,说道:“尖刀,尖刀,这里是绿眼,收到请回答”

“尖刀收到,讲”

“绿眼请示,可否给小甲来一刀”

古德才的暗语中,“小甲”自然是指日军兵力只有一个甲级步兵小队,而“来一刀”当然是要挥舞屠刀、宰掉这支日军的意思。当然,他没忘了把通话器递给延吉,让他自己听听比他更好战,却往往得不到机会的连长是怎么回答的。

果然,通话器那头传出了一个洪亮而又不容质疑的声音——“尖刀拒绝,绿眼原地待命”

“不就是一个日军小队吗?用得着一个侦察连集体分肉?”延吉愤愤的摇了摇头,拎着他的狙击步枪就出了悍马车,穿着一身吉利服、涂着伪装『迷』彩的他,争先恐后的去侦察,就是打算展『露』一下枪法的,现在看来只能等连长来才能开打了。但他不知道,早晚都要大打的平壤战役,竟然是自己“打响”的第一枪。!~!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