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十六章 平壤战役(中)

第三十六章 平壤战役(中)

第三十六章平壤战役(中)

静谧的阳光如同金黄的薄薄细纱交织于天际,雾气『荡』漾的早晨早已在悉索鸟语中成为过去,高高升起的太阳并没有给大地带来温暖,反而给村庄带来了绝对的凉意,一种人为的冰冷。

金喜慧是村子里很有名气的美*女,村子里十几个同龄女子中就数她长得最为水灵,水亮的大眼睛、皓白的肌肤、乌黑发亮的长长秀发……一切美好的词汇都被村民用来形容她的美丽,虽然金喜慧的父亲是这个村子里的治安长,也就是给日本人办事儿的,但长期以来金喜慧的父亲都诚待乡里,小村庄的和谐自然也有这位好治安长的功劳。

没人料想到清晨的阳光里,没有通电、更没有电视的村庄,刚刚度过一夜的安静迎来朝阳的时候,也迎来了他们熟知的日本膏『药』旗,以及擎着旗帜的日军特别征粮队。两天前才被搜刮了一次的村庄,却找不到任何借口或者力量阻止日军的再次搜刮,毫无办法之下,金喜慧的父亲选择了以身作则,土地最多的她家分担了最多的纳粮份额,但其他村民也免不了要凑齐很大一部分,即便他们纳粮之后必然要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为温饱所担忧。

纳粮之后,这些日军并未离去,他们反而将所有村民召集起来,在距离村庄那座石桥不远的一个小广场上,带队的日军长官和翻译,嘀嘀咕咕的用日语和朝鲜语,给村民们讲述了一番建设和谐半岛的重要『性』、皇军统治的必要『性』,费了很长一段时间才讲述到了重点,那就是最近该死的支那正发动着侵略战争,所有的朝鲜人都应该团结起来、抵抗入侵者。[]大国无疆36

噩梦总是发生在平静的背后,当村民们以为听完废话就此便可以散去,该做生意的做生意、该做农活的做农活,却不知道这些日军已经看上了刚才队列中的那些少女们,传统的朝鲜服虽然遮住了她们的身材,却不可能让她们女人的容颜不被禽兽们所看见。

于是乎,事情变得很简单了,少女们包括金喜慧在内都被强行集中起来,而那些群情激昂的村民们只能被赶鸭子般的驱逐,被『逼』急的金喜慧父母悲痛欲绝之余,很大程度上激发了男『性』村民心中残存的一丝丝抵抗意志,但很快在日军的一声枪响后,变得鸦雀无声并乖乖的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然而,最后的这一幕,却被赶来的第二十三师侦察营一连的前出侦察班所撞到了,侦察班的狙击手延吉和另一个侦查老兵冯秋茂见识到了一声枪响就能吓退几十号朝鲜男人的壮观场景,当然也看到了粮食和少女双收获的日军洋洋得意。

当这个特别征粮日军小队准备离去的时候,加快速度赶来的侦察一连已经就位,而发现这一切的侦察班自然受到了照顾,他们幸运的成为了打头阵的尖兵。不过,延吉却更受到了照顾,因为他是这个连里最好的狙击手,他也是更熟悉现场的狙击手,所以他成了自由狙击人,唯一的任务就是死死盯住那个日军小队队长。

“标距400、风速每秒3.6米、湿度中……”

延吉在他自己布置的一号狙击阵地上,这个阵地『射』界很好。而在一片草莽之间微微调动着他心爱的高精度7.62毫米狙击枪,穿着吉利服的他还特比做过一番伪装,远远看去根本就无从分别草丛中竟然有一个夺命的狙击手。

“那朝鲜女子的确长得不错”

延吉通过瞄准镜里,很清楚的看清了在日军小队队长面前的那个女子,延吉虽说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那个少女在为何哭泣,但他的的确确是觉得那个女子长得确实不错,这可不是因为军旅生涯太久就审美标准降低,而且那女子真的很漂亮。

不管女人是不是漂亮,延吉在她的漂亮脸颊上只逗留了不到0.3秒,然后就静静的瞄准着那位日军小队长丑陋的猪头,只要这边的进攻命令一到,他就会首先爆掉这个猪头。

对常人而言,等待或许是很焦急的,但对于经过专业狙击手培训的延吉而言,这样的等待实在是太小儿科了。虽然等待的过程中,一只和青蛙很想的动物老是在他的不远处鼓噪,涂着伪装『迷』彩的脸颊上也传来阵阵瘙痒,原来是两只蚂蚁正在他脸上溜达。安静下来的四周,总是能让人感觉到很孤独,徐徐微风吹拂着原野,草丛里的草叶也飒飒的作响。

扑…扑…扑…

从延吉的耳机里,传来了指头连续敲击耳麦的声音,这声音是延吉和连长说好的进攻信号,连里派出的所有狙击手都能通过战术通讯器,接收到这种特殊的进攻开始信号,当然这种信号也是告诉延吉在内的狙击手们随时可以开枪了。

果然,延吉在收到信号后的同时,明显感觉到了大地的震动,村庄不远处的小山脉为村庄提供了很好的木材生养地,之前也成为了侦查一连悄悄慢速就位的绝佳掩护,甚至机动就位之后,日军也都未发现一批钢铁猛兽已经要张开獠牙了。然而,现在要发起快速突击进攻的侦察连已经没有必要保持安静了,所有战车都轰鸣大作、催大油门快速上路的后果,就是让村庄里的日军感觉到一阵颤动,以及低沉的轰鸣声。

“不愧是甲级步兵小队”

看到日军很快进入了警戒,瞄准镜里的日军小队队长也不跟那位美*女说什么了,挥舞着指挥刀就让士兵们做好防御准备,并当即像模像样的拿起了望远镜要看看远处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此低沉的轰鸣声和大地颤动,绝对是一支装甲部队,但数目肯定不会很多。

但延吉根本不会给予他机会了,不管那些放弃了到手的鸡鸭牛羊的日军士兵们是如何有序的做着应有的警戒动作,他的那颗狙击专用子弹的弹头已经在以每秒钟超过二十万次的自转速度和超过音速的飞行速度向日军小队长的脑袋飞去,那颗肥肥的猪脑袋比延吉在接受狙击训练时候所『射』击的红番茄、烟盒等可好打多了。

有消音器很好的发挥了消音功效,田野里只有很轻微的一声噗响,但三百九十二米之外的日军小队长的脑袋已经从面门开始崩溃,大半个后脑勺连同天灵盖都飞了出去,白花花的脑浆和炙热的鲜血混合于一起飞溅了出去,惊得他跟前不远的那位美*女当场就吓晕了过去。

“首个战果”延吉心中一喜之余,立刻撤离了这个狙击阵地,他可不想在狙杀了敌军最高指挥官,哪怕是一个小小的步兵小队队长,他也没继续待在这个阵地的想法。转移至二号阵地后,再次举枪瞄准的他,却发现自己或许是错了,整个村庄里每一秒钟仿佛都有人在无故死去。

同样,惊恐的日军士兵们纷纷发现,四周没有任何枪声,但那些胆敢『露』头更莫说移动的日军士兵都将遭受到致命打击,根本不知道在哪儿的敌人,已经悄然之间消灭掉了七八个隐蔽得不够好的日军。没有惨叫,一阵闷哼之后,那些士兵就已经倒毙,腥红的鲜血流淌了一地。[]大国无疆36

轰隆开来的侦查一连打头阵的是延吉他们班上的两辆悍马车,紧跟在后的是一辆轮式步兵战车,村庄里的日军终于知道他们的敌人在哪儿了,但他们却没有看到一个共和国士兵,噼里啪啦的开枪后,除了给那些车辆带来阵阵火花和撞击声,却无从阻止前进,反而被步战车上的机炮给掀成了两截。

“『露』头就是找死”刚刚解决了一个日军机枪手的延吉,再次拉动枪栓上好一发子弹后,静静等候着下一个敢于在他的视线里『露』出身子的日军士兵。

咯…吱,打头阵的一辆悍马以非常之快的速度冲过了石桥桥头,驾驶员当即来了一个很熟练的甩尾动作,将车体的左侧面面向日军,和紧跟而来的另一辆悍马瞬间构成了一个倒l形车体防御工事,另一辆步兵战车则留在了桥的另一头。悍马车里的士兵们相继出来后,利用悍马车体和日军对『射』,而那辆轮式步兵战车里的士兵们则不用那么麻烦了,他们只需要在『射』击孔里瞄准『射』击便是。

打头阵的刚刚巩固了石桥防御,紧跟后来的侦察连其余车辆如同赶集一般涌了进来,总数不超过七十人的日军很快就被清理了干净,而延吉加上一开始干掉的那个日军小队指挥官,一共取得了四个战果。

当然,其中最后的那一个并没有『射』击头部,而是选择了比较稳妥的胸部,因为这个倒霉蛋大概是被吓傻了,竟然一跃而出的谩骂着狂奔起来,四百米之外的延吉只能选择更为妥当的『射』击其上半身,结果这个倒霉蛋跑动速度再快也没有子弹飞行速度快,倒毙死亡之后倒也一声呻『吟』也没有,死得倒也干脆。

去掉原始伪装后,延吉是最后一个走进村庄里的狙击手,之前有被日军吆喝着召集起来的村民们,这会儿却很自动的聚集了起来,他们很惊讶的而看着这些仿佛从地下冒出来的精兵强将们,道路上到处都是日军的尸体和血污,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就让刚才蛮横得不得了的日军们全部趴下了。

“你好”

古德才用很蹩脚的朝鲜语问候道路旁的一个小孩,但这个小孩明显没有听懂他刚才说什么,脑子一转后,他立刻从兜里掏出了一个高能巧克力,拆开绿『色』包装后,将有泥浆『色』泽的巧克力分了一点儿下来,放进嘴里咀嚼起来,做出很好吃的表情后,算是吸引了小孩注意力和理解了,他就将巧克力递给了他。

“班长,你喜欢小孩?”

一脸油彩的延吉还能开口说话,这个样子着实把那个小孩吓了一跳,惊得小孩连忙拉住古德才的手臂。

见此,古德才一边说道:“只是觉得他可爱罢了”同时,古德才一把将延吉拉拽过来,将延吉的高能巧克力拿了出来,一并送给了小孩子。能从兜里掏出好吃东西的延吉,这才没被小孩当成怪物看待。

对此,延吉很是自感无趣,赶紧将自己用来提神的无味儿口香糖放好后,将身上的其他东西都塞给了古德才,然后赶紧从车上拿了一个破伪装网闪到了一旁,他需要去看看刚才被自己一枪爆头后的日军小队队长究竟有何惨状,当然也有想近距离看看那位美*女的打算,此时此刻她的家人正哭闹着摇晃被吓晕过去的女孩身体。

全副武装,还拎着一把狙击步枪、披着很多布条似的吉利服,延吉的样子又一次把两个老人吓了一跳,他也顾不上这么多,看了看脑浆和鲜血混合后污染了一地的日军小队长,摇了摇头后将那张破伪装网给盖上,然后才走到女孩跟前,蹲下瞄了一下很是漂亮的金喜慧,取下了战术手套后,将手指放在了女孩的鼻孔口,感觉到有呼吸后,扭过身来对着两位朝鲜老人做出一个大拇指的手势,又指了指金喜慧,挥舞着手臂表示她没事儿。

“爱女真的没事儿?”金喜慧的父亲很是突然的用中国话说道,着实让一旁的延吉感到吃惊,好似看出了贸然之举的不好,金喜慧的父亲赶紧解释说道:“我很喜欢中国文化,能说很简单的中国话。”

“是吗?”

延吉指了指金喜慧,然后掐了一下女孩的人中后,女孩很快就清醒了过来,不过看到延吉的样子后,又被吓了一跳,不过只是被吓得眼睛睁得老大、红艳的双唇张开得能塞下一个小鸡蛋。没那个心思听取两位老人的解释,延吉立马和一个跑步过来的战友一起,将日军这位小队长的尸体放上一个临时担架,然后就用工兵铲将地上的血污和脑浆等铲进一个袋子里。

将女儿安抚好后,金喜慧的父亲站起身来,很是吞吐的说出了一句话:“我是村子的治安长,我们…我们来收拾这些”

“那好吧”

说着,延吉立马将破伪装网给收拾起来,将日军小队长的尸体推倒在地上,然后拎着工兵铲和狙击步枪就要离去,走出了几步之后,他很自然的旧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金喜慧凝望他高大身影的水汪汪的一双大眼,感觉到一丝忐忑的延吉立马收回了目光,拎着东西就往回走,侦察连没打算在这里待多久。

“刚才连长说,我们班负责殿后,侦察连将继续向北前进一定距离……”说着说着,古德才发现一旁的延吉好像石化了一样,推搡了一下后并说道:“你小子怎么了?是不是看上了那个朝鲜少女了?”

“她确实长得漂亮”解释就是掩饰,没打算有所遮掩的延吉很是坦白的说出自己刚才走神的原因,说完后这才问道:“对了,刚才班长说到哪儿了?”

“我说连长已经同意你留下和那个美*女结婚生娃,而且不生满一炕头,就要挨处分”古德才有些讥讽,但更多是开玩笑的说道,看着延吉不以为然的表情,知道自己的这点冷嘲热讽根本不可能让狙击手这种陆军兵种里的特别兵种有效果,改了语气说道:“连队两分钟后就将出发,我们十分钟就启程。现在最大的事情就是,把这些日军的尸体给处理掉”[]大国无疆36

“可刚才那个治安长说了,这些事儿由他们来做”

延吉赶紧说道,同时不忘对着悍马武装车的后视镜,看看自己涂着伪装油彩的样子,让战友们看自然是很帅气的,但给常人看,那简直就是怪物。

“什么治安长?难道是你岳父?”战友们异口同声的说道,随后就作鸟兽散尽,很快就开始收拾起日军尸体和枪支弹『药』起来,这些东西收拾好了之后这才赶紧上路。

而在另一边,第六集团军的军指挥部里此时就更加热闹了,按照韩硕的安排,第二十三师、第三十九师都调整了迂回路线,其目的就是在于要让包围圈范围更小,两个机步师的动作非常快,比调整之后所需要的预定时还要快,但更为可喜的是韩硕得知了第二十三师的事儿。

“真是想不到,我们的迂回部队就快机动到位了,日军竟然还毫无所知,还在大肆征集物资?”

韩硕笑呵呵的看着战术综合控制面板上的一条战术情报,看到这样一个信息,韩硕心里真的是乐开花了。之前,他猜测日军有以平壤为桥头堡固守的战略意图和本钱,但他当时只猜测对了八成,其余两成则是他根本没有揣测出,日军根本不知道第六集团军的行动,还有一点就是日军根本没想到共和国军队会一反常态。

对于日军而言,不知道第六集团军的军事行动和部署的确情有可原,渗透侦查手段有限的他们,又因为他们根本没有绝对的制空权,无法通过航空侦查获取情报,更加没有共和国所拥有的侦查卫星等,第六集团军风风火火的将平壤来一个大包围的动作,他们根本就无从知晓。

其次,在之前的交战中,哪怕是在中日台湾冲突中,共和国军队都是很富有战争节奏的,首先夺取制电磁权、制空权,然后以空中优势最大化削弱对手实力,其次才是大规模的、一往无前且不可阻挡的地面进攻……也就是说,所有的战役战例,日本军队都惊奇的发现共和国军队仗着强大的综合实力,压根儿就不会什么穿『插』迂回之类的战术,始终都是以一种压路机滚滚推进的战术不断向前,甭管是新义州还是安州、顺川,所有胆敢抵挡的都被压路机压成了碎肉。

因此,在日军看来,他们即便很少获得共和国军队方面的情报,甚至是根本没哟。但他们非常清楚的掌控着自己的定位,那就是平壤是共和国军队志在必夺的,无论如何都将难免发生大规模的城市攻坚战。做好防御准备就是最大的正事儿,而且他们毫无例外的在加强正北面,也就是预估第六集团军这个超级压路机会碾压过来的方向。对于,其侧后方的警戒等级低于正面的。

“既然日军如此看得起我们,那我们就不用客气了”第六军军长侯海『潮』有些高兴的说着,还不忘带着摩拳擦掌的动作。

“的确是不用再等,这都日上三竿了,咱们也该干活了”

载着命令的一道道电波很快以光速不断飞出指挥部,发送到各个进攻部队的手里。韩硕的作战计划中,并没有想能在5月5日这一天时间就能解决掉八万多日军,所以他的作战命令很简单,那就是“收网”,也就是步步『逼』近、逐步蚕食掉日军的活动范围,直至将围困半径缩减为零。当然,被日军始终视为主战场的平壤正面,第六集团军是有展『露』一下恐怖推土机实力的。

接到命令后,主要作战力量是两个攻击直升机飞行大队的陆航团,还有一个支援飞行大队,但即将参与到显然是武装攻击直升机所组成的攻击机群。而攻击直升机飞行大队的编制中,双机组成一个小队、三个小队为一个中队、三个中队组成为一个大队,加上大队长和其他的僚机,也就是说一个大队就有二十架武装攻击直升机,这可比1931年那会儿的陆航团编制缩小了很多,但武器装备上有了更高的水平,数量更少之下陆航团的作战能力却没有丝毫降低。

第六集团军的工兵旅,用工程机械为陆航团修建了一个大型航空基地和一个野战备用基地,而就是在这大型航空基地里,参与进攻的一架架攻击直升机早已拖离了机棚,正犹如一个个即将展翅高飞的雄鹰一般整齐的排成两行。第一飞行大队担负了出击任务,他们要配合的是共和国陆军中不容小觑的第四坦克师和第二十二机步师所组成的进攻部队,完成空地协同化的大规模机械化冲击作战。

和系统官一道坐进直升机座舱后,丁辰很是利索的检查好了两块战术显示面板上的数据信息,再核对了一下座舱其他仪器仪表的状况后,这才拉下了飞行头盔的防护镜,将耳麦调制到合适位置,这才说道:“长矛四号准备就绪”说完,他隔着座舱玻璃冲自己右侧的僚机即三号攻击机竖起了个大拇指,示意自己这边状况很好。

丁辰他们所驾驶的攻击直升机是属于共和国陆航部队装备的“制空鹰”,是属于属于共和国陆军信息化建设中用于取代原有的“夜鹰”的第三代武装直升机。如果说“夜鹰”武装直升机是共和国航空工业和陆军首次引入“武装攻击直升机”概念,有着少量电子设备、以火箭发『射』巢、机炮、速『射』机枪等为武器的电气化时代产物,那么“制空鹰”就是属于信息化时代的真正强者。

或许,就是因为它们过去强悍,所以有着不菲的价格,以至于在陆军十一个集团军中,也就是第一、第二、第四、第六和战略反应军,这五个集团军陆航团要换装,而且目前换装完毕的只有第一、第六和战反三个集团军。在它的身上,原中航工业第二集团想赋予给直升机的众多电子设备都成为了现实。

“制空鹰”的出现,让武装直升机挂载反装甲导弹、空空导弹之类的先进武器,加载敌我识别、数字化控制系统、激光拦截与告警、红外干扰与反辐『射』等先进电子设备等成为了现实,也就是说“夜鹰”或许是目视距离之内的强者,而“制空鹰”已经是全气候、多地形、多距离的绝对霸主。

“咱们恐怕是第一批驾驶新型战机投入实战的队伍咯”

丁辰在报告了准备就绪后,仍然在查看着自己面前的战术显示面板、两侧的综合仪表盘、头顶的控制面板,新装备有着很先进的『性』能,却同时带来了很多的麻烦,比如说丁辰现在和系统官所面对的就是有一千多个开关的复杂『操』作系统,即便是高度集成和简化之后,分配在两个人身上的检查任务也是很重的。

“真不知道为什么要挂载反坦克导弹,如此精贵的东西其实还不如挂载两具火箭发『射』巢来得实惠”后座的系统官谢富治本想说日军怎么可能有值得用反坦克导弹攻击的坦克装甲车,对于绞杀基本以步兵为主的日军而言,覆盖面广、火力强悍的火箭发『射』巢更为实际。

嘴上虽然这么说,他还是很快再次检查了直升机两个短翼下共计四个挂架上搭载的武器,靠近机身内侧的两个挂架搭载了八枚反坦克导弹、外侧的两个挂架挂载了两个火箭发『射』巢。另外,机腹下还有一个25毫米机关炮。用“武装到牙齿”来形容步兵们的话,那么能形容丁辰他们的只能是“低空霸主”了。

进攻命令很快下达至各架攻击直升机,第四坦克师和第二十三机步师所组成的进攻部队已经在集结完毕要出发了,还有不到十分钟时间,第六集团军炮兵旅的极速强大火力覆盖也将宣告结束,那些全部自行化的大口径火炮、火箭炮都将完成他们的任务,接下来的将是空地一体化的强大进攻。

不是很喧闹的航空基地里顿时变得很是热闹非凡,十八架“制空鹰”攻击直升机本是排成了一条钢铁长龙,相继启动了飞机的两台涡轮轴发动机后,直升机的四片桨叶全铰接系统很快被驱动起来,主桨和尾桨划破了空气,航空兵基地里顿时响彻了巨大的嗡嗡轰鸣声。

随后不久,排在首位大队长所驾驶的攻击直升机水率先飞离了地面,到达一定高度后便低压着机头斜斜的向天空中飞去,随后第二架、第三架………一架架“制空鹰”攻击直升机相继腾飞,机群已经远离了基地之后,沙尘都飞扬好一阵之后才清净下来。

“各中队请注意,以中队为战术单位,按序接收地面指挥引导”

“一中队明白”

“二中队明白”

“三中队明白”

一阵通报声之后,十八架直升机很快在天空中分成了三个正三角形飞行编队。每一个箭头就是一个中队的六架直升机,每两架直升机一个小队构成着一个正三角形的顶点,而大队长和其僚机的两架直升机则飞在这大型飞行编队的稍后且稍高的区域。

“强汉一号,这里是钢兵一号,收到请回复”

“强汉一号收到,从现在起钢兵一号接受我方指挥引导,请确认”

“命令有效,重复,命令有效”

听到耳机里传来这一阵简短对话后,丁辰很快打开了战术通讯数据链,并启动了自己的战术综合显示系统,他已经做好了随时接受地面攻击引导的任务。但很快,数据链上传来了地面部队传来的战术共享信息,进攻部队的机械化强行突击跟进于火力准备之后,他们需要得到武装直升机的前进掩护。换句话说,丁辰他们需要为装甲部队们开路了。

茫茫原野上,一辆辆步兵战车和一辆辆主战坦克掀起了一串串巨大的烟尘,轰隆开进的钢铁洪流给大地带来了阵阵颤栗,而艳阳之下的天空中很快出现了一架架高速旋转着桨叶的武装直升机,他们很快超过了装甲机群,带着夺命的武器率先向日军阵地猛扑而去。

日军临时前沿观察哨几乎找不到任何词汇来形容他们所看到的场景,也不是因为他们在刚才的疾风暴雨似的炮火打击中被震晕了脑袋,也不是因为他们临时客串刚才已经死翘翘的观察哨而显得生疏,因为他们的确是在鸟语中找不到任何语句来形容此时此刻中国军队掀起的进攻盛况。

“八嘎,你们到底看到了什么?”

“我们……我们…我们看到了很多很多的烟尘,中国军队无数的坦克、装甲车正隆隆驶来,还有,还有天空中正飞来一种从未见过的飞机……”

“什么飞机?说清楚”后方的日军通讯官很快就发觉电话那头没了声音。!~!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