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十七章 平壤之战(下)

第三十七章 平壤之战(下)

第三十七章平壤之战(下)

“莫西莫西……八嘎”

连续问询了好几次,都没有得到答复的日军第七师团第二十八步兵联队通讯参谋有些气愤的挂掉了电话,然后赶紧转动电话上的拨盘,又询问下一个前沿观察点,竟然得到的还是一样的结果。远处传来阵阵低沉的轰鸣声,加上刚才疾风暴雨式的狂轰滥炸,第二十八步兵联队所有人都知道中国军队的进攻即将来临,但指挥部得不到第一手情报,谈何从容指挥?

没有继续拨下去,通讯参谋让其余电台兵加紧联系前沿部队,自己赶紧跑步到了联队指挥部正对着作战地图沉思中的联队长旭川长介跟前,啪的一下立正敬礼后,说道:“报告联队长阁下,前沿观察哨失去联系,各前沿部队通讯联络不畅”

“继续联系”旭川长介挥一挥手,头也没回的说道。然后又死死的看着沙盘上的敌我预估形势,按道理来说占据地理和兵力优势的日本方面应该是很容易达成战略防疫意图的,毕竟平壤的城市地形就好比一片倒向南面的心形树叶一样,一条大同江将这片树叶割裂成了三块,一块是很小的大同江北岸、一块是江中的绫罗岛、一块则是面积更大的南岸,碎片则是江中的那些零星小岛。[]大国无疆37

而且,这片树叶北岸两边都是山区,两道天然屏障堵住了中国机械化部队长驱而下的道路,而防守的正面也就是顶在这树叶形平原北岸的就是旭川长介的第二十八步兵联队和一个临时划分给旭川长介指挥的独立步兵旅团。同时,一条较为宽阔的大同江横在了平壤中间,就是一道进一步拦住中国军队南下的天堑。之后的强大岸防工事群,又将是一道人工屏障………

总之,旭川长介很容易看清楚形势。现在的局面就是,中国军队急于吃掉北岸的所有日军,然后集中力量强渡大同江……旭川长介想到这里,自言自语的说道:“要是这样看来,如何更快拿下我的这个步兵联队?换做我是中国方面的指挥官,有着强大兵力优势和机动能力的我,肯定会选择铁壁合围战术,两翼部队无法强行穿『插』过江,那就直扑北岸敌军两侧翼,和正面进攻的部队一起,以最快的速度将北岸防御部队吃掉”

“一定是这样”旭川长介想到这儿,很是用力的敲击了一下桌面,并仔细看了看之前部署的防御警戒线,这道警戒线与山区之间存在着很大空间,也就是说中国军队的机械化部队完全可以在准备城市防御战中的日军,毫不知情之下完成快速机动。

而他们的目的如果不是抢占大同江的三座大桥,况且严格把守并且随时准备炸毁的大桥都有着很严密的防守,所有守桥日军都做好了必死准备,即一旦发觉无法阻挡共和国军队攻势,那么他们就可以随时引爆安装在大桥上的炸弹……由此分析,抢占大桥的战术目的肯定行不通,唯一能够解释的是共和国军队正采取着铁壁合围、快速歼灭的方式想要拿下平壤北岸。

“你的,立刻安排通讯员,不,安排两批通讯员,立刻前去通知前沿部队,一旦防守不住立刻撤出野战工事,回到城里借助我们的工事群和敌军作战!”

旭川长介不用多想也知道共和国军队有着很强大的空地作战优势,尤其是强大的装甲集群进攻,单纯的依靠堑壕、机枪火力点、铁铁丝网、固定钢混结构堡垒、少量的火炮等,是根本阻止不了敌军的钢铁洪流,得不到想要的战果却会给自身带来无尽的损失。

回到城里就不一样了,平壤可是朝鲜半岛北部最大的城市,紧靠港口城市南浦,又为大同江下游地带,自然条件优越。经济发展算是不错的平壤,可不像之前的安州、顺川等城市那样,虽不能说是高楼林立,但至少也绝大部分都是楼房。而且经过日军的特别改造后,原有的大量公共工程都成了防御工事,比如地下水管道。

“另外,通知各部队,注意节约弹『药』,不要做无谓的白白牺牲”

旭川长介的能说出这样一句命令,也算是在日军众多军官序列中属于另类的了,当然一个爱兵的人才知道生命的珍贵,当然也知道任务的艰巨所在。由此,旭川长介才能以一个联队长的身份再指挥一支和自己第二十八步兵联队同样会当成炮灰的独立步兵旅团。但,旭川长介可不想让自己这个超级炮灰没有丝毫的价值。

而另一边,第六集团军的强大攻势终于开始展『露』出来了。

宽阔的平原为机械化部队的展开提供了很好的条件,坦克、步战车组成了地面进攻洪流,而天空中则有一架架武装直升机提供前进掩护。天地之间,只剩下飘渺纷飞的沙尘和嗡嗡的呼啸声,而这样一种壮观场景,真正的观众也就是处在第一防线上的日军自然最有享受权。

“八嘎,我终于知道我爸爸为什么会战死台湾了”趴在战壕上,看着远处极为壮观且步步『逼』近的恐怖场景,延川次熊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人肉长城再厚,也不是钢铁洪流的对手。

天地之间只剩下机械化武器推进和直升机飞翔所产生的轰鸣协奏声,震疼耳膜的同时,还给人一种很恐怖的冲击感。延川次熊扶了扶自己的钢盔帽,半眯着眼小心的打量着那些已经进入视线的特别飞机,只见它们都很好的在低空中编成一个队形,然后就是旋转着叶子飞快的向自己这方『逼』近,视力很好的延川次熊甚至看清楚了为首的那架直升机两侧短翼下挂载的东西——有很多孔的特别武器。

从联队司令部传来的回撤命令实在太慢了,以至于当陆航团第一大队攻击编队中为首的六架武装直升机,双双开火之后都还未能传到前沿阵地上来,但此时也用不着命令的送达了。当天上呼啸着飞来大量火箭弹的时候,延川次熊就感觉到世界末日到来一般,他所仰望的天空已经被一阵阵硝烟所遮盖,那些怪异的飞机正噗噗噗的冒出一个接着一个的火箭弹,并且所有的火箭弹都非常精准的打击着每一道防线上的固定火力支撑点。

当然,由于『射』击角度和重要『性』的缘故,几个散兵分布开来的普通战壕自然不可能受到火箭弹的照顾,呼啸而过的武装直升机编队也就是三大把刷子,他们像一把铁扫帚一般将自己飞过的空域下方给扫了一遍,留下了一阵烟尘和剧烈的爆炸、惨叫声。

然而,噩梦到此还尚未结束。有幸存活下来,当然也只能死死蹲在战壕里、扶着钢盔帽子,小心观察天空的延川次熊发现天空中那种没有翅膀却能灵活飞行的飞机,已经分成了三个编队,一个继续前进、另外两个则转为了左右,紧接着他就听到天空中传来了一种更为怪异的声音——一种“嗤…嗤”的声音。

定睛一看,淡淡硝烟之外的那些怪异飞机正一个个单机作战,每一架飞机都负责一段战壕,正有序的用短机翼下的武器猛烈扫『射』着战壕里不知所措的日军官兵们,飞机两侧机翼下的武器实在是太过于古怪,样子像是两具很小的钢筒,但它们却在发出“嗤嗤”的声音,同时以极高的速度发『射』出瓢泼大雨般的子弹,那些淡绿淡绿的子弹壳哗哗落下后撞击在地面上发出了叮铃铃的脆响。

“这是屠杀,活生生的屠杀”看到这一幕,延川次熊心里的第一想法就是屠杀。

在他看来,这简直就不是打仗了,地面上的日军士兵们最好的武器就是轻重机枪、掷弹筒,相比于十余年前也就是炮兵火力得到了加强,但中国军队这会儿根本不是装甲集群冲锋,而是先让一群怪异的飞机发起近距离的对地攻击,这仗应该怎么打?延川次熊根本就不知道,难道让他用三八步枪去瞄准那些正疯狂吞噬着鲜活生命的怪飞机?或者是,抱着手榴弹飞上天去和它们同归于尽?恐怕,延川次熊只能老老实实的蹲在战壕里,以免被发现才是最佳的保命手段。[]大国无疆37

没有悲剧的人生就不是完整的人生,而悲剧不断则就不能说是人品不好了,那只能说是家里祖坟埋错地方了,也就是倒霉到家了。

延川次熊也就是倒霉到家的人,看着天空中那些择人而噬的恐怖机群,他只能颤栗着躲在战壕里生怕被别人看到了自己,可喜的是那些飞机好像真没发现自己,很快就展开成更为宽阔的飞行编队继续向日军防线纵深挺进,但可悲的是延川次熊感受到了地面更为恐怖的颤抖感。

“敌人上来了”延川次熊惊悚的睁大着眼睛,双手紧握着步枪却止不住的颤抖,看看周围的几个幸存战友也是面『色』土灰,众人唯唯诺诺的抬高身子来,果然看见了距离战壕已经不足两百米之外,敌军的装甲部队已经到位了,降低速度的同时那些要命的坦克主炮炮塔、步战车机炮炮台等却开始扭动得更为欢快了,更为恐怖的是那些一直坐在步战车里的中国士兵们,终于现身了。

步战车速度放缓的同时,在延川次熊看来却依然很快,但那些拎着各式枪支的中国士兵们却非常灵活的跳下战车并做好掩护,一切动作都是一气呵成决不拖泥带水,延川次熊自认为枪法出众,也难以包握住稍纵即逝的『射』击机会。

战争没有怜悯,更没有同情。

延川次熊等人发现周围战壕上只响起了零星的枪声,轻重机枪也是断断续续的开火,如此孱弱的轻火力打击之下,那些中国军队的装甲战车们也只会被打掉一些表皮油漆罢了,或者留下一个个小凹坑而已,但他们的反击却是令人窒息的。所有暴『露』的活力点,几乎在打出一个或者两个短点『射』的时候,就被一串串猛烈的步战车机炮炮弹或者是坦克上的同轴机枪所覆盖。

而那些零星『射』击着的日军步兵们,则更加的倒霉,简易的沙袋根本不是重机枪和机炮的对手,噗噗噗的声音足以证明那些沙袋在强大火力面前是多么的脆弱。当然,延川次熊也开枪了,他瞄准的是一个端着有三脚架轻机枪的机枪手,在他的看来,这个机枪手非常的灵活,并且非常默契的与步战车和战友们配合,断断续续的火力点『射』与灵活多变的突进方式,都足以让延川次熊看得是眼花缭『乱』,他瞄准了好几次都未能成功,反而被对手的几次点『射』差点掀了天灵盖。

“八嘎”

弯着身子,延川次熊很是愤怒的抚『摸』了一下自己的钢盔,刚才要不是自己闪躲得快,以极快的速度低下了脑袋,但还是被一发子弹打中了,不过并没有打中他的身体,而是在他的钢盔顶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划痕。

自己明明是精心瞄准的,却迟迟把握不住『射』击机会,而对手竟然能在连续的跃进中,刚趴到一个弹坑边沿,也就是延川次熊准备『射』击的瞬间,一串子弹就洒了过来。感觉到自己躲避技巧过关、运气很好的他,心里也着实佩服对手,如此精湛的轻机枪『射』击技术和娴熟的进攻动作,真的验证了当初长官们介绍中国军队时说道的一个新鲜词儿——职业化军队。

职业化,也就是意味着他们把军旅生涯当成一种职业生涯,训练与作战就是他们的工作,而作为最为重要的杀人本领,肯定是勤学苦练。之前还在感叹中日军队之间武器装备差距的他,立马更为羡慕别人军队的职业化。但这一切似乎都来得太晚了,延川次熊他们要是在美有有效的阻止,恐怕他们都只能变成一具具尸体了,或许尸体都会没有,因为会被敌人装甲车辆履带给碾成肉酱。

没办法,被高手盯住了的延川次熊,转移了自己的位置,并从一个已经不知道是被什么人一枪打中眉心,当场就像是被高速跑车撞了一下似的,轰然一下就倒下了战壕,之后自然是怒目满睁,后脑勺之下的土地成为红白之物的欢乐场。而他的钢盔还是好的,所以延川次熊没嫌弃肮脏的取了下来,给自己换上。有了刚才的那一幕凶险,他还是觉得有钢盔好一点儿。

小心翼翼的伸出步枪、『露』出脑袋,延川次熊并没有瞄准到任何目标,反而看到了更为『逼』近的敌军,甚至他连敌人坦克的主炮炮口都看清楚了,那黑洞洞的洞口仿佛一个吞咽万物的黑『色』漩涡,看上去就有些吓人。但很有自知之明的延川次熊知道,自己这条烂命估计值不了一发坦克炮炮弹,能赏赐自己几颗重机枪子弹都是不错的。

而听着周围越加稀少的枪声,又没有接到回撤命令的延川次熊,随便放了一枪后又躲了起来,看了看战壕两头的战友,还在开枪『射』击的已经没有几个,那些轻重机枪早已孤零零的摊在那里,周围躺了好几具没了脑袋或者被拦腰打断的尸体。知道没有坚持下去可能的他,赶紧搜罗了一下周围的手榴弹,然后熟练的捆扎成一团。

做好集束手榴弹的延川次熊,再次小心翼翼的起身看了看敌军坦克前进的方向,已经加速冲刺准备越过战壕的坦克、步战车们,延川次熊只能选择一辆,一辆前进路线和他很近的坦克被他看上了,此时的那辆坦克不同于其他的,正且走且停的转动着主炮,一炮就干掉一个固定机枪堡垒,那些钢混结构的堡垒对他而言仿佛就跟一团豆腐渣似的。

退缩回来后,他赶紧在战壕里匍匐前进,到达那辆坦克跃进战壕必须经过的地方,也就是战壕沟里便装死趴下。并且,他将手榴弹藏在了自己的肚子下面,靠近战壕胸墙且容易被人忽视的左手有些紧张的拉着系着所有手榴弹拉环的一个弦。他要等候敌军坦克高高翘起越过战壕,并猛然下降的那一瞬间,也就是坦克最为脆弱的底部刚好处于他身子上的时候,这一捆手榴弹便是发挥最大功效的时候。当然,坦克不一定会化成碎块,他自己肯定会分飞湮灭。

漫长的等待如同煎熬一般,刚才还觉得敌军推进速度惊人的延川次熊,现在却感觉时间太过于漫长,自己好像等了一个世纪一般,脑海里已经从思念家人过渡到了思念花姑娘的时候,这才听到了一阵更为巨大的轰鸣声,本来地势就有些高的防线,坦克要想越过战壕肯定需要加把力。

当他看到一个高高伸出的主炮炮身,他就知道自己应该成功了,坦克正微微加力爬升就要越过战壕的时候,他的左手颤抖得更为厉害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害怕,还是怕死,反正当坦克住履带将战壕上的沙袋碾压的砸在他身上,悉悉索索掉下来的泥土哗啦啦的砸在他身上,除了感觉到一阵难以承受的胸闷,他也知道是该拉弦的时候了。

延川次熊只感觉到自己左手很是用力的拉动了一下弦绳,耳朵里传来的一声“哧”,接着他就毫无感觉了,因为承受不住坦克重压的战壕胸墙已经垮塌,猛然下坠的坦克当场就把肚子下的所有东西当成了垫衬,两条履带也是发挥着强大的抓地能力,驱使着坦克继续向前。但也就是这么一瞬间,延川次熊肚子下的集束手榴弹猛然爆炸了,虽说手榴弹都是以破片杀伤步兵的,但近十个手榴弹捆扎起来后,所产生的猛烈的爆炸效果还是很大的,超过六十吨重的共和国四零式主战坦克像是跳了起来一样。

而就在爆炸的瞬间,作为首次采用模块化装甲的主战坦克,有着全相位防护概念设计的它,其安装在车体底部的螺钉连接模块装甲块抵挡住了很大的冲击波,而后其采用的v形无焊接结构底盘再次承受了冲击,原本就曾用反坦克地雷做过实验的坦克,已经证明坦克足以承受得起,无论是实验还是实战,都有一个共同的结果,那就是坦克里的乘员们是承受不住的。

作为抛弃“机动防护”概念后首次采用全相位防护概念的坦克,将原有的火力、机动、防护顺序,调整为了防护、火力和机动『性』,特别强调对坦克自身保护的背景之下,几乎是另一个时空以『色』列“梅卡瓦”主战坦克翻版的40式主战坦克,同样采用了小型化半圆形炮塔、人工或自动双填装的120毫米滑膛炮、披挂复合反应装甲等等,其内部也是加装防护钢板、装甲等,多重考虑到如何保护四位乘员的安全,可在肚子下发生的猛烈爆炸,对于坦克内部的乘员而言,简直就像是被人从两三层楼上推了下去一样,没有摔死却被摔得个七荤八素。

编号6021的坦克遭受到如此重击,处于第二防线上的日军本以为这辆坦克会就此散成零件的,却惊奇的发现这坦克像是原地小小蹦跳了一下后,就没有感觉似的,耳朵灵便的人甚至还打算听听这辆坦克的前置大功率发动机是不是还在轰鸣。当然,在如此复杂噪音背景之下,又有很远的间距,6021坦克的动力系统的状况自然不为日军所知,但作为共和国第六集团军第四坦克师的后方指挥部里,此时此刻却热闹起来了。[]大国无疆37

作为共和国最先进的主战坦克,此时此刻却在进攻的途中趴窝了,而且好像还是被敌人的集束手榴弹所导致的,损失掉共和国军队开战以来第一辆主战坦克的事情是小,这东西被实战证明不好用那才是大事儿,当然在坦克里的四位乘员现状也是极其关键的。

“我们介入了坦克中央计算机系统,坦克状况良好,底盘并没有遭受到致命损失,不过安装在底盘下面的复合装甲模块肯定是报废了。而此时,坦克里的四位乘员还处于昏『迷』状态,显然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希望别留下什么脑震『荡』的后遗症……”坦克团团长正通过语音视频和师长报告道。

良好的防护条件下,受到冲击之后是需要一定时间来恢复神智的,第四坦克师师长自然明白这个道理,说道:“如果在两分钟之内他们还未恢复神智,那就派出救援车把他们拉回来,接下来的进攻也不要耽误了,继续发起猛烈进攻,争取能在城里吃中午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