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十九章 脑残的天皇

第三十九章 脑残的天皇

第三十九章脑残的天皇

“现在,我不需要理由,也不需要解释,我只需要一个人,一个能够给我阐述战争进程、未来走向的人,一个能够给我说说,大日本帝国应该何去何从的人,而不是一群傻蛋、蠢猪。”

经历了中日台湾冲突,经历了朝鲜的闪电般开战,也经历了海军联合舰队遭遇前所未有的惨败,昭和天皇那颗貌似是肉长的心脏,已经在多次的大幅度跌宕起伏中经受了历练,或许是麻木,也可能是坚毅,反正那颗雄心勃勃一直梦想着大日本帝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的小心脏,已经失去了太多太多。

现在的昭和天皇,其内心已经全然放弃了不切实际的想法。在他看来,每一次自己的冲动,都会遭到中国的迎头棒喝,结果自然是头破血流。看似强大的日本,恰恰撞上了勃勃崛起的中国,共存于亚洲这个小地盘的两强,自然是要为了老大地位而要一较高低。

屡次的事实已经证明,经济上日本无法和共和国相比较,无论是人均年收入还是国民生产总值,日本都远远比不上电气化工业时代的世界霸主——共和国。而在国民教育、工业生产、社会保障、国防建设等,差距就更大了。[]大国无疆39

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归根结底就是两者之间的综合国力差距实在太大。

毕竟一个还是内燃工业时代和蒸汽工业时代相交替中的工业生产国,国家主导经济是农业、冶炼、纺织、造船等传统行业。而另一个,也就是共和国,所依靠的国民经济首先是无可比拟的汽车产业,然后就是无懈可击的航空工业、造船工业、电子工业等等,被美英法等国所认同为“世界第一工业强国”的共和国,老牌资本主义强国都不得不以各种政治手段来阻止共和国的经济入侵,更不用说小小的岛国日本了。

现在,事实和局势都已经非常明朗。

一直被军国主义分子们认为是一次失误的中日台湾冲突倒也罢了,毕竟共和国是打着统一大旗又准备充分,天时地利人和都给占齐了,仓促应战的日本输了也着实情有可原。而后,共和国『政府』主动发起的抗日援朝战争,在所谓的大日本帝国经营多年的殖民地上空,日本军队堂而皇之的在数个小时之内彻底失去了制空权,同时整个朝鲜海峡也成为了不敢逾越的障碍。

这个问题上,军国主义分子们或许能以这是一次偷袭,较大规模的偷袭来解释。但紧接着,被冠以世界第三的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几乎是倾巢而出的发起主动战略进攻,可结果呢?被寄予厚望的日本海军特混舰队第一、第二舰队,被共和国海军打得连舢板都没剩下一条,剩下的第三、第四舰队,都乖乖龟缩回到母港,根本不敢动弹。

甚至连几次海运补给物资给战区日军的尝试,被海底幽灵般得共和国海军潜艇给破坏后,一向以亚洲第一标榜自己的日本海军,自己就把自己变成了近海防卫海军,主要任务不再是驰骋海洋,而是龟缩在内港和近海,像水警一样保护渔民。与此同时,在朝鲜半岛上的日本陆军两大集团军只能在苦苦挣扎,殊不知他们所寄予厚望的海军,不是没有运输补给和人员支持他们的能力,而是已经打心眼儿里没有了勇气。

在强大的一个人,能力出众又有何妨?倘若失去了主动竞争的勇气,那他也就是绵羊一只。现在的日本海军,也就是骨子里已经埋下深深共和国海军恐惧症的衰人,窄窄的朝鲜海峡已经成为了他们不可逾越的心理障碍,仿佛只要他们一出港,那么迟早都会成为未来的珊瑚礁。

海军的不争气的确让军国主义分子们,失去了原有的狂热漏*点,变得冷静和胆怯起来,在这个大跟头面前,他们无法再找寻到任何借口或理由来解释,任何的解释也就是掩饰,掩饰自己国家的孱弱是不能够被他们所认同的,但的的确确无法拒绝的事实,却始终犹如噩梦一般萦绕心间。

积累一定时间后,除了让澎湃的大国之心变得冷淡之外,还出现了心态的扭曲,比如说现在的昭和天皇,他就急于寻找一个责任人或者一个组织,好好给他解释一番,这些年来大日本帝国到底是怎么了?如何走出现在的困局?如何将日本最后的殖民地之朝鲜半岛问题妥善解决?尤其是那些正奋战在一线,缺吃少粮、补给匮乏的十余万日本陆军官兵。

死死的跪在地上,日本首相东条英机、参谋本部参谋总长杉山元、陆军大臣冈村宁次,以及海军军令部总长水野修身等人,在朝鲜半岛遭遇共和国空军突袭后,也是跪在了这里,不过那一次是一次“成功”的御前会议,至少离开之后大伙的脸上都是充满斗志、心情激『荡』的,但现在,至少水野修身已经羞愤得无以复加,如果不是天皇在场,估计他自己已经切腹『自杀』了。

战争看起来仿佛已经开始了很久,但事实上战争到现在为止,时间还不足一个星期。二就是在这么一个短暂的时间里,从天堂到地狱的遥远距离已经成为过去,仿佛眨眼之间就已经从苍穹之上的天宫坠入到了十八层地狱。短暂得甚至连这几位日本『政府』和军方魁首们,连破腹『自杀』或者引咎辞职之类的动作都还未来得及进行,已经快要疯掉的天皇就把他们给召集起来,共同品味着梦想化为尘土的伤悲。

跪着的几个人,心里都有着共同的想法,简单说来就是两条路。

“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有两条路。第一,继续加强朝鲜驻军的联系,获悉更为详细的陆地战争情况,然而针对『性』的制定出战争计划,增派力量、运输补给等。同时,更大程度的激发工业生产能力尤其是造船工业,恢复海军的战斗力。也就是说,增加战争的筹码才有翻盘的可能。”

“第二条路,自然是立刻通过第三方和共和国方面接触,就像当初撤离台湾一样,付出一定代价后体面的结束战争,承认日本海军遭受到伤痛精髓般得重创、承认共和国成为亚洲绝对霸主而日本就此沦为二流甚至三流国家,看着共和国日臻强盛的同时,只能黯然接受大日本帝国渐渐衰落的绝对事实。”

所有人都知道这个问题,但问题是现在的每一个人都成为昭和天皇眼里的绝对饭桶,而这这样的一个建议似乎根本不具备任何的实际价值,是个脑袋正常的人,都知道现在日本能够选择的也就是这两条路。并且,情形和事实都非常明显,第一条路是一条绝对的死路,第二条路却又是难以让日本人难以接受的绝路。

走第一条路,且不说共和国会不会和日本走向绝不相容、必有一亡的地步,或者说共和国会将战争蔓延至日本本土,彻底推翻现在的昭和天皇『政府』。就说在朝鲜战争方面,继续顽抗,那就是要让已经被证明是鸡蛋的日本,将自己可怜的综合国力全部押上和强大得现在甚至都还尚未有任何进行战争动员迹象的共和国对抗。小小的鸡蛋和一个巨大的磐石硬碰,其结局不用想也能知道会是什么样的了。

走第二条路,让共和国帮助朝鲜完成独立,使其亚洲范围之东亚地区再无后顾之忧,日本将受到严格的地区束缚,而共和国将更为安心的发展、成长,到时候不断衰弱的只会是日本,而不是共和国。到那个时候,世界上的任何国家或人,谈起亚洲的时候,没人会想起还日本这个一个国家,只会记住亚洲有一个很强大的共和国。

现在,政治生涯、军旅生涯都走到尽头的诸位日本内阁军政大臣,心里想的不再是给天皇提出一个废话般的建议,而是如何用实际行动,洗刷掉自己身上的罪过、一定程度上的改变自身和日本国家命运,当然这些都是很高的希冀,有些不切实际的空想罢了。实际点儿的,已经在想自己谢罪『自杀』后,自己的家人将会有怎样的命运,妻子、女儿们会成为***吗?儿子、老人,会成为卑贱的社会底层人士吗?或者,他们都将会被愤怒的国人撕成碎片,原因就是在于天皇陛下需要转移矛盾,需要有人出来替死、谢罪。

良久的沉闷之后,昭和天皇突然开口问道:“现在的朝鲜半岛战争已经是什么状况了?”[]大国无疆39

“天皇陛下,大日本帝国陆军已经在平壤——元山一线展开战役部署,目前正和敌人的两个集团军展开大规模且激烈的交战……”

“为什么没有详细的作战报告?”昭和天皇猛然问道。

陆军大臣冈村宁次最惶恐的就是被问道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其实他也想问,他也不是没有征求过日本『政府』和民间的专业人士,其中东京帝国大学的很多无线电通讯学者给出的答案就是,战区的无线电通讯被共和国所干扰了,定期更换的密码不至于被破解,但通讯的畅通就难以保障。这种状况,在中日台湾冲突期间,就曾发生过。

“我们的无线通讯存在很大的通讯困难,无法获得稳定的通讯来往。”陆军大臣冈村宁次简单的解释说道,同时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唯唯诺诺的说道:“但从目前的战局来看,帝国陆军在平壤——元山一线的防御作战,将会取得很积极的战略效果,如果能在此期间得到人员和物资补给,改变战争也不是不可能”

听到这话的人,昭和天皇自然是顿时欣悦,但脸上却不『露』出任何异样,只是眼神间很是满意的看着陆军大臣冈村宁次,之后就将目光转向了听到陆军大臣冈村宁次一席话,已经万念俱灰的海军军令部总长水野修身,后者此时跪在地上所支撑上半身的双臂已经止不住的颤栗,幸好和服很是宽大,否则昭和天皇必然已经发现了。

“是这样的吗?水野修身君”昭和天皇淡淡的说道。

“陛下,天皇陛下……”

水野修身有些口吃的狠狠将脑袋叩击了一下地板后,这才提起身来,短暂的时间里已经将陆军大臣冈村宁次,也包括其所有亲人尤其是女『性』,都给问了以遍。摆明了要把自己退往火坑的冈村宁次真的是被水野修身恨到骨子里去了,但抬起身来后,看着一脸希冀的昭和天皇,脑子飞快转悠一圈儿后终于开口说话了。

“天皇陛下,经历惨败的大日本海军需要时间总结失败的原因,和一定的休整时间,但即便遭受一定程度失败大日本海军,依然绝对拥有保障海运安全的能力,如果能将海军预算增加一部分,那么大日本海军必将能够一雪前耻”

水野修身的这席话,就真的是体现了一个字——贱,正所谓人至贱则无敌,已经被『逼』到死路的水野修身也不再有什么空无不切实际的臆想了,既然陆军大臣冈村宁次能够明哲保身,那么他也能苟且偷生。再说了,要亲自上前线的又不是他自己,站着说话不会腰疼,况且他还是跪着说话,压根儿就不会腰疼。

冈村宁次和水野修身之间的拙劣表演,在算是比较聪明的首相东条英机看来,简直就是一个相互推卸责任的丑陋行为,连一旁被多次质疑为脑袋有『毛』病的参谋本部参谋总长杉山元,也都看出来了冈村宁次两人究竟揣着的是什么心思。高高在上的日本昭和天皇是不知道实情,他们这几个人之间怎么可能不知道。

战争显然已经走到了失败的必然阶段,任何的负隅顽抗都是徒劳的,都是白白让日本的一批批青壮年战死异乡、损失掉国家未来的毫无意义行为。而冈村宁次所谓的可能改变战局,这倒的确是有可能,但有一个前提就是海军能够为朝鲜陆军送去足够的补充兵员和物资补给,但已经吓破胆的日本海军,会有那个出海作战的勇气吗?哪怕是一次次简单的运输护航任务。

跪在地上的几个人,对于战争的共同看法就是,但愿共和国只是将这一次战争当成一次较大规模的地区冲突看待,将朝鲜半岛上的日本军政实力清扫干净后就结束战争,而不是一个劲儿的将战争继续下去,彻底将日本灭亡为止。其他的,他们都已经不敢奢望,至少没能奢望着日本军队能将共和国军队赶回其本土。

可惜的是,能够明白时局的他们几个人,却无法让疯子一般的日本国民和日本昭和天皇明白,明白这场战争的毫无意义『性』,明白和共和国正面对抗的错误『性』。现在,随便走到日本街头上抓住一个人,询问他日本海军是世界第几?日本陆军世界第几?大日本帝国是世界第几强国?他肯定会回答都是世界第一,因为像日本海军联合舰队遭受到惨痛损失的消息,如此重大的一个梦魇竟然还能被死死压住,而共和国方面也没那个兴趣公开这种消息,所以世人都还不知道亚洲这个澡盆子里已经发生了如此重大的事情。

在开打之前,日本恐怕没有料想到自己会有今天这样一个局面,开打后才发现自己由始至终都是被死死压着的被痛扁,单方面的屠杀和虐打简直成了常态。精心发展多年的航空兵,还没升空就在地面给活活揍死,看似强大的陆军也只能节节后退,不断后撤、不断牺牲。

但,纸毕竟是包不住火的,幸运的是战争现在才刚开始不久,如果现在此时公开日本遭受重大损失、已经无力将战争继续下去的消息,整个世界肯定都会笑掉大牙。哪儿有一个星期不到就主动承认战败的国家,而且还是一个一直高傲得很的国家主动承认失败?这恐怕会缔造出二十世纪最大的冷笑话,可这个笑话的的确确是一个事实。

既然如此,冈村宁次和水野修身都能够以拖字诀,将战争继续拖下去,然后再寻找办法为自己解脱而不是给日本解脱。那么东条英机、杉山元,又还需要要说些什么呢?大伙都知道,如果今天跪在这里的不是哥几个,那么始终没有放弃着大国梦想的昭和天皇,同样会将战争继续下去,现在冈村宁次两人只不过是以另外一种方法为昭和天皇说了他该说,并且他早就准备好说的话罢了。

总之,跪在地上的几个人,几乎在凝视被水野修身一席话弄得深思的昭和天皇一瞬间,就已经看到了大日本帝国走向衰败的必然,他们甚是联想到,战争结束后,恐怕用不着任何势力干涉日本内政,恐怕日本国内社会就将发生前所未有的动『荡』,民不聊生、社会发展停顿、国家贫穷等等。

这些都将是昭和天皇空无的大国梦所带来的恶果,都是日本国民们不切实际的妄想所带来的结局。而这些,都是他们几个无力阻止的,换其他人来担任他们的职位,恐怕也难以阻止整个国家的疯狂,更何况几天之前他们也是疯子国家中的成员。

“水野修身君、冈村宁次君,我希望海陆军能够精诚合作,一举扭转目前的战争颓势……”

听到这三句话,东条英机等人已经没那个兴趣听下去了,脑海里始终回『荡』的只有一个咒骂,那就是“真是一个脑残的天皇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