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四十章 杀过江去(上)

第四十章 杀过江去(上)

第四十章杀过江去(上)

“报告”

“进来”

缝制有隔绝无线电材质的帐篷篷布门被掀开后,走进来一个手持文件夹的少尉通讯参谋。走到刚刚还处于熟睡的韩硕面前,啪的一下立正并敬礼后,将文件夹递给了第六集团军作战参谋长韩硕,并说道:“报告参谋长,渡江作战计划拟定完毕,请您审查。另,附有第四坦克师、第二十二、第二十三、第三十九机步师各自拟定的第一阶段作战简报”

“他们的简报整理过没有?”[]大国无疆40

韩硕『揉』了『揉』自己酸胀的太阳『穴』,看了看手腕上的表,现在时间却是在5月6日凌晨零点二十三分,自己一觉就睡了整整三个小时。

“报告参谋长,作战处已经将参战各部队递交的作战简报整理出来”说着,少尉参谋打开了文件夹、翻腾了几下后,找到了一份作战总结简报,开始念道:“我第六集团军于5月5日清晨正式发起平壤战役,至5月5日22点整正式宣告第一阶段作战任务结束。本次作战中,顺利完成对平壤北岸城区日军进攻任务,歼灭日军第七师团第二十八步兵联队和一个特派独立步兵旅团………”

一边听着,韩硕一边穿着衣服鞋袜,当少尉参谋念道第六集团军方面,战役损失为牺牲256名、轻重伤患共计748名、战损步兵战车7辆、轻伤主战坦克3辆的时候,韩硕心里第一反应就是这个结果是可以接受的,同时也对部队大换装以来,大力加强的空地协同进攻、单兵系统作战等部队建设新理念正确『性』,有了更为坚定的认识。

倘若不是第六军拥有着制电磁权、制空权,有着强大的装甲火力和航空火力优势,有着出『色』的单兵作战防护装备和野战救护机制等等,恐怕现在第六集团军中的烈士数目恐怕不止两百多名,但从另一个层面来讲,直接战死的数目远低于轻重伤患数目,倒也更加说明了为每一位士兵配备更好的防护装备和急救器材,都是值得的。

“这样,你立刻去联系各个部队,就说他们的物资补给要求,全都满足。但部队今天详细的物资消耗情况和部队官兵士气现状,必须如实的、详细的上报,将详细情况统计出来后,交给后勤处和作战处心理健康研究部作为重要档案备份,并递交一份给我。”

昨天的作战,从头到尾第六集团军可谓是转换了很多种作战模式和战术。无论是野外战场上的空地协同、装甲集群进攻作战,还是进入城市里的精干小批量装甲部队多点突击,还有就是新型的“蛙跳”式城市机降作战,第六集团军各部队在整个作战行动中表现出了极高的战术素养,但韩硕现在关心的就是,在如此多重式样的作战战术行动背后,究竟会带来什么样的负面影响,是加快官兵战役疲劳程度,还是加速物资储备消耗?

来到作战处,刚一进入方舱里,韩硕就感觉到有些发热。虽然中央空调此时正在工作,但人员繁忙的作战处大型方舱里,依然给人一种盛夏夜晚的感觉——闷热。正所谓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当平壤北城区即大同江北岸被共和国陆军收复后,新的计划也就是拿下平壤南部的计划也就该尽快实施了。

不过在作战计划实施之前,战争新的走向和状况必须考虑进来,其中最为关键的因素莫过于日军在大同江一线布置的岸防情报,这个情报很大程度上能够左右作战计划是否能够顺利的、如期的实施。因此,早在北城区战事进入收尾阶段之前,先期脱离了城市机降作战的第六集团军特种营就开始重新回到自己的角『色』,担负起战役情报侦察任务,其中最为关键的也是最有难度的莫过于渗透进入日军南岸,掌握日军防御情况的第一手资料。

这种渗透任务,给普通部队的侦察官兵们来说,能够完成,但肯定会有很大风险。而对于本来就是其建军使命的特种兵们,渗透、情报侦察、斩首、暗杀等等,都是他们的专长所在,所以干起渡江渗透起来,风险值降低了很多。而集团军指挥部也不用太过于担心这些训练有素的特种兵们,到底能不能带回好的情报。

大同江在平壤市区里的线路很像是一头由南倒向北的骆驼背脊曲线,弯弯曲曲的河流蜿蜒盘踞在南北之间,构成了一个个很大起伏的弯曲河道。在紧靠下游的两个大转弯中,大同江江中形成了一大一小的两个小岛,并且在有的地方,北岸的土地仿佛是『插』入了南岸一样,而有的地方又恰好反过来,由此便形成了现在的两军对峙形势——犬牙交错。

等待并不漫长,北城区的战事进入收官阶段的时候,兵分三路的特种兵们已经成功渗透进入大同江南岸一线,另外两路特种兵则渗透进入了大同江南北两岸之间一大一小的两个岛屿上。

犬牙交错的形势非常有利于这些训练有素的特种兵们完成渗透侦查,日军的沿江布防情况很快就『摸』得一清二楚,但这其中却发生了一件小小的怪事儿,那就是渗透进入日军之前严格封锁的大同江较大岛屿之绫罗岛,这个岛上竟然有很奇特的怪味儿以至于让渗透进入的特种兵们,不得不要找寻到真正原因才罢休。一查不要紧,可关键就是发现大事儿了。

“很显然,绫罗岛是日本殖民『政府』建设的一个秘密基地。注意看,岛上的主体建筑就只有一座,只有一个小码头,并且这个主体建筑很像是一个小型城堡,四周都修葺了高高的砖石砖墙、拉上了高压铁丝网,城堡内也是一片落后工厂的模样,一做高高耸起的烟囱、一排排或高或低的厂房,还有焚烧炉等,俨然一副类似于我国砖厂的样子。”

“但是,这个岛上哪儿什么优质泥土可供他们烧制砖石?而且一个砖石厂,有必要建设成防御森严的监狱模样吗?很显然,这就是一座监狱,一座有自然隔绝条件的封闭式保密监狱,犯人想越狱就必须逃出孤岛,外面的人想劫狱也必须要思量一番怎么拿下防守森严的孤岛监狱。”

听到一个普通参谋的解说,韩硕倒还真关心起这个特种兵们意外发现的绫罗岛特别建筑了。平壤战役爆发后,这个绫罗岛成了日军阻止共和国军队过江的桥头堡,被渗透侦查肯定是必然的,但没想到特种兵们好奇的对岛上的一些建筑,利用微光夜视设备进行了模糊摄影传回来之后,却让利用情报修改作战计划的作战处参谋们提起很大兴趣了。

“不知道参谋长听说过希特勒没有?”

“希特勒,怎么没听说过”

韩硕淡淡笑着回到道,反正这会儿作战计划已经在用计算机进行数据模拟并且,部分参谋们也在进行人工模拟推演,其余人都很是空闲,研究研究绫罗岛这个神秘建筑算是打发时间吧

“众所周知,希特勒上台后就百般厌烦犹太人,以各种各样的方式破坏犹太人建立的金融体系、经济秩序,全力打造其专属的法西斯统治政权,即倡导民族主义。时至今日,德国境内的犹太人早已是人数寥寥,能逃的很早就逃了,不能逃的只能被希特勒的秘密部队抓捕关押起来”[]大国无疆40

听到这里,韩硕摆了摆手,淡笑着说道:“这事儿是普天之下众人皆知的,咱们国家都好几次强烈谴责过德国『政府』的种族迫害政策,为此还好几次以人道主义方式接纳逃离德国的犹太人。真要是说起来,恐怕那些没能逃出德国的犹太人,究竟会有什么下场,恐怕只有德国人自己心里明白了”

“我要说的,也就是这点。春节我回家探亲,遇到了一个做生意发达的中学老同学,他的生意已经做到了除了做到了欧洲,还在北非、中亚、美洲等地生意往来兴隆,他给我说他在德国洽谈生意时的见闻,其中就提到过一种传闻,也就是犹太人要想全身而退的离开德国,那么只需要十万马克,否则他们就有被送到集中营当秘秘密处决,或者是被送到矿场去当苦力的危险。”

“集中营?”

韩硕几乎和其他几个参谋异口同声的说道,这个词儿对于经常奋战在军事第一线的他们而言,包括整个传闻,都好像是那种闭关多年的人刚刚听到一个很有意思的八卦新闻一样,很好奇、也很怀疑。长期就是为了军队日常训练、建设或者战备工作的他们,的确缺乏这方面的八卦消息渠道。

“是啊,我那个朋友现在的女友,其实就是他在的德国花了三十万马克买回的一家子,那女的父母亲都是工程师,现在都在他公司上班,而那个女子则很有缘分的和他好上了,要不是赶上他在老家办定亲酒宴请十里八乡的父老乡亲,估计我还真不知道那女的是个犹太人,而且背后还有这么一段故事。”

听完这话,韩硕再也不用质疑这个消息究竟是不是事实了,恐怕这钟事情就算是事实,可能也是各国媒体包括各国国家机构,都难以启齿甚至是毫无办法的。胆子能有共和国这么大的,恐怕才敢出来叫嚣两句谩骂希特勒不人道,而且摆明了对犹太人敞开怀抱,要是其他国家,恐怕还暗自高兴着那些放高利贷的犹太人终于被希特勒狠狠收拾了。

如此看来,结合韩硕知道的共和国过去的那些外交事件,韩硕很肯定并且是可以非常肯定的相信,希特勒所统治下的纳粹德国『政府』,的确有非人道迫害犹太人这么一个事实,同时所谓的集中营一词,也绝不是空『穴』来风。现在,他唯一置疑也是忧虑的是,绫罗岛上的那个秘密监狱,难道就是日本殖民『政府』建立的朝鲜版集中营?一种专门用来种族迫害,或者是消除威胁统治异己势力的秘密基地。

“这个发现要是被公布于世了,那么共和国出兵朝鲜半岛的事情恐怕就要更增添一层正义『色』彩,让那些反战争主义者统统彻底闭上嘴巴。而且,这个反人道主义的把柄将会成为共和国的一把利剑,随时可以在小日本身上割下更多的肉来……”韩硕的脑子用来思考政治问题,并不怎么好使,但他至少很快就形成了一点头绪。

想到这里,韩硕立刻说道:“马上联系绫罗岛上的特种分队,让他们尽量搜集神秘建筑的详细信息,最好能带回详细的证据回来,比如说周围的土质、空气、水样等,甚至是更为有力的证据,如果要问及理由,就说这个神秘建筑可能是日军的一个秘密基地,让他们所找齐相关证据回来……”

韩硕的这席话,立马让参谋们感觉到不对劲儿,怎么一个命令里连续出现了好多模糊词,像什么“尽量”、“最好”之类的,好像给特种兵们增加一个额外任务,也用不着如此客气吧。

但质疑归质疑,韩硕的命令还是很快被执行下去,相应的详细命令很快被传送给了前线的特种兵,而此时韩硕早已离开了作战处,他已经找好不容易睡下的军长侯海『潮』去了。要真是这个想法被证实,那么渡江作战的意义就更为重大了。

“不太可能吧?”听完韩硕的一番解释,已经全无睡意的侯海『潮』『揉』着眼睛,说道:“要真是什么集中营,那么为什么现在都还健在啊?北岸城区已经被我军拿下了,迟早要攻入南岸、拿下绫罗岛的,要真怕把柄落在我们手里,日本人早该将整座岛屿炸回原始社会了,哪儿可能等着我们去刨根究底。”

“或许是日本人还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尚未完成转移呢?比如说,他们利用那些将死之人进行的活体生物实验资料,又或者是他们大规模屠杀之后遗留下的证据。”

侯海『潮』听到韩硕的这句解释,有些发笑的看了看他,接着摇摇头后说道:“我说老韩你是不是糊涂了,你问问攻入城里的任何一支部队,就说第二十二机步师,你亲自去问问,他们攻下日本殖民『政府』的什么粮食所、矿物所、银行等,一颗粮食、半条黄金都没见着,日本人会不知道战争将至之前,把重要东西全部转走?更不用说你刚才讲的那些高附加值东西了,肯定早就收拾干净了。”

“不过……”侯海『潮』穿着衣服,脑子也是飞快的转悠思考着,转过身来对韩硕说道:“既然如此日本人把那儿弄得神神秘秘,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这样,你立刻以我的名义,给军情局发一个紧急请求,问问他们有没有这方面的情报,如果真要是有大家伙,那咱们也别客气。”

“客气个啥,反正被实验又不是咱们共和国人”心里嘀咕着,韩硕立马笑呵呵的领命而去,这以第六集团军中将军长的身份给军情局发个请求,那可比他一个大校作战参谋长能有更强大的动员力和紧迫感。

将请求发送回国后不久,在绫罗岛上的特种兵侦察分队又发回了新的情报,而这一次特种兵们不仅收集了军指挥部发过去的所需证据,还渗透进入了神秘的建筑里,,据他们的反应,这个神秘建筑的地下水道特别的臭,渗透进入的特种兵们都戴着防毒面具才得以进入,而更为严重的是,整个“监狱”里很是热闹,日军根本不是在布置防御,而是急着安放些什么。

“数据传输没有问题,这特种兵们拍摄下来的红外和微光两种影像,都很清晰的表明着一个事实,那就是这个地方已经被他们搬空了,而且剩下的这个建筑也非常有保密『性』,所以他们要急着炸掉。”

集团军作战处的参谋个个都是很有能耐的,特种兵们拍摄并发送回来的图像和部分录像其实并不怎么清晰,可只要有就足够了,先进的计算机影像和图样分析软件和专业的分析素质,很容易分析出其中的重要信息。

“按照模拟结算结果,在重要主体建筑结构都安装的日军,起码动用了超过10吨烈『性』炸『药』,可能更多……”

“比砖厂大不了多少的秘密建筑,就算是个机密基地,恐怕也用不着这么多吧”韩硕越想就越觉得有问题,看了看手里已经捏着很久的渡江作战计划,叹了一口气后,说道:“还是把作战计划发送给各参战部队吧,这事儿咱们再等等军情局那边有什么消息“

渡江作战的事情毕竟更大,这甭管绫罗岛岛上日军到底藏着掖着些什么,尽快打过江去将整个平壤拿下才是关键。参与渡江作战的第六集团军炮兵旅,参与首批进攻的第二十三机械化步兵师和第三十九机步师,战役预备的第二十二机步师,在接受物资补给的同时也在将作战计划细化。[]大国无疆40

而就在这个时候,军情局已经将有关平壤日军殖民『政府』所有有关于绫罗岛的情报资料发送了过来,这其中还特别注明了一点,那就是军情局这方面的情报很少,绝大部分的资料是经朝鲜半岛战争总指挥部协调,让朝鲜人民党提供的资料。

另外,军情局也表示,如果需要,最快经过战区的能够识别伪装和地下目标的雷达成像卫星一个小时就就能变轨成功,详细的侦查分析数据能在三个小时之内发送到第六集团军手里。

“我们手里的情报非常有限,按照朝鲜人民党提供的相应情报,这个岛屿上的日军秘密基地,长期以来都从事着关押‘犯罪分子’的任务,从材料中来看,朝鲜地下党曾试图深入侦查这个秘密基地到底有何内幕,但唯一能够得到的结果就是,送进去的人,从来没有活着出来。“

“送进去的就从来没活着出来……还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啊”淡笑着,韩硕看了看手表,现在时间已经快凌晨两点,作战发起的大规模炮击和空袭时间是拂晓六点,时间完全还来得及。

“即刻给军情局发送请求,让他们立刻调整卫星轨道,并尽快将结果发送过来。”说着,韩硕看了看周围兴奋了一宿的参谋们,高亢的说道:“反正都要杀过江去,咱们不妨找点儿兼职做做!”!~!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