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四十一章 杀过江去(中)

第四十一章 杀过江去(中)

第四十一章杀过江去(中)

“咱们为什么不连夜强渡大同江呢?”

抚『摸』了一下胸口的家人照片,谭明华打消了自己不应该也是犯不着考虑的问题,昨日白天的战事可以说是第六集团军建军以来第一次的大规模战役战斗,各个参战部队都表现出了很高的战术素养和顽强作风,在平壤北城区的战斗中获得了极高的战役战果。但与此相对的是,不少官兵因为过度兴奋,在得到立刻为次日登陆作战休整的命令时,不少人都睡不着了。

兴奋过度的表现就是在顶峰阶段时很是亢奋,兴奋得恨不得一口气打到朝鲜海峡去,但这个阶段一过,不少人就『露』出了疲倦状态。谭明华嘴上、心上也是很赞同连夜过江的观点,但事实上在昨日战斗中,多次遭遇险情却又灵活化解得以保全健康生命的他,本来就是一个类似译电员的通讯兵,真正劳累的是他的嘴,报了十多个小时的联络数据和代号,此时的他只感觉喉咙里像是被刀割了几百下一样,喝一口水就如同撒一把盐上去。

“弹头013呼叫,目标三发榴弹急速『射』,无须校正”[]大国无疆41

“弹头013呼叫,目标

几乎是倒下就睡着的谭明华,大脑里什么都没想,但嘴上却断断续续的说着激烈战斗中不断报出的目标数据,耳畔仿佛还有那激烈的枪炮声,哒哒哒『射』击的机枪、突突突『射』击的自动突击步枪、连续发出“噗-轰”声音的火箭弹、膨的一声而被发『射』出去的无后坐力炮……所有的声音仿佛都在耳畔回『荡』,但都未能让沉睡中的谭明华醒来,此时此刻的他只想好好的睡觉,也不管嘴里含着的润喉片是不是已经化掉了。

淡淡月光充斥的夜『色』之下,江水时不时发出哗哗流淌声的大同江是比较安静的。大同江南岸的日军所控制区域里是一片漆黑,看不到任何的灯光,寂静的黑暗中充满着无数双眼睛死死盯着大同江,即使没有探照灯照『射』之下,他们看不清什么,但内心里的恐惧足以让这个夜晚成为日军的不眠之夜。

而大同江的这边,刚刚被共和国军队所控制下来的平壤北城,已经有了快速跟进上来的朝鲜人民党工作人员,城区的点点灯光中,时不时响起那些高呼着“请排队”的朝鲜语,那是统计人员、发放免费粮食的特有声音。而在更靠近大同江的地方,明日要参战的部队早已接受完物资补给、检修好车辆,都以标准野战宿营模式静静的睡去。

战争之前的黑夜里,是如此的安详和寂静,除了偶尔打出了一两发照明弹闪耀了夜空,让大地猛然间处于白昼一般,却又很快消逝于黑暗,其他的都仿佛沉沉睡去了。但,狂风暴雨背后,往往深藏不『露』着的就是史无前例的波澜壮阔,但在它之前,则是万籁俱静、死一般的平和。

5月6日凌晨四点三十七分,第六集团军炮兵旅各个阵地上九已经开始忙碌起来,一辆辆自行火炮车辆缓缓驶出了各自掩体,在预定阵位上纷纷就位完毕,而那些牵引式重型火炮、火箭弹发『射』车等也相继陆续就位。

早已等候在个预定阵地上的反炮兵雷达车辆设备也都很快撤下了伪装衣,炮兵观测雷达、通讯指挥中心等,除掉夜间战备值班的设备,绝大部分先进仪器设备都开始陆续工作起来。连小型无人驾驶炮兵校正飞机的弹『射』发『射』车也就位完毕,调试一阵之后就弹『射』出了第批次的无人侦查机,而第一批飞机已经在平壤上空盘旋开来,正反复搜集并向后方发送着各种高价值情报。

这一切,隔着一条宽阔大同江,并且还是身处黑夜里的日军,自然无从得知江对岸的那一头,第六集团军已经『露』出了吞灭万物的恐怖獠牙,来自战争之神的怒吼将彻底驱逐黑夜的索然无味,给世界带来光与火的燃放、鲜血和钢铁的迸发。此时的日军,除了战备值班的之外,其余人也都勉强休息着,但身处于岸防第一线的日军而言,不管是不是值班的,他们似乎感觉到了一种窒息的压抑感,正迎面而来。

他们自然非常清楚,对面的共和国军队拿下了北城区之后,紧接着要做的自然是横渡过来,继续将平壤南城区的所有日军给干掉,对此日军各级军官从未加以掩饰和欺骗,因为这是明摆着的事实。

然而,对于日军而言,这条不是特别宽阔的大同江,并不适合于用“天堑”一词来形容,因为这条发源于狼林山脉的慈江道,流程蜿蜒向南流在南浦市注入朝鲜湾。在朝鲜半岛上也算是很有名气的大河流,长450.3公里,流域面积两万余平方公里,可却因河床深,又受黄海『潮』水影响,进而造成了这条河流不是很宽、却很深,因此更有利于航运,而不是军事防御。

比如说流经平壤城区的大同江,最宽处也就720余米,也就是说只要对岸的共和国军人愿意,估计一把高精度狙击步枪就能撂倒对岸的日军,当然日军不会那么傻乎乎的站着被人『射』击,同样共和国军队也不可能用狙击战来主导渡江作战,况且有效『射』程超过七百米并且威力巨大的单兵武器,共和国也不止一。

比如说12.7毫米的重型反器材狙击步枪,中日战争中始终都有这种恐怖的大杀伤武器参与其中,能轻轻松松在一千五百米甚至更远距离上,穿透墙体还能把日军士兵打成两截的它们,从中日台湾冲突那会儿起,就被日军们奉为步兵的噩梦。没人愿意被这种有着恐怖杀伤力和穿透力的武器,给活生生打成块状。

因此,本应该作为重要防御支撑的大同江,因为宽度不够,反而让日军显得有些被动。如果放弃,那么不可能白白让共和国的滚滚铁流成功横渡大江,然后一鼓作气把所有日军撵出平壤或者就地消灭。

如果不放弃,那么这个不怎么宽的大同江,对于缺乏重型岸防武器以及大量永久『性』工事的日军而言,根本就是无险可守一般。将日军第一集团军、第二集团军的两个炮兵旅团给调来,其实就是增加一点点儿心里安慰罢了。

谁都知道,比起炮兵火力,在中日台湾冲突中得到教训的日军,后来呕心沥血般的奋发努力后有所增强,但共和国军队已经变得更强,并且炮兵作战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那般模样,有了信息元素在内的炮战让日军显得非常被动。

也就是那种日军炮兵没开几炮,就会被共和国炮兵们发现准确位置并展开大规模报复『性』还击,往往日军的炮兵们身子骨都还没活动开,就会被成片成片的瓢泼弹雨和火箭弹给覆盖掉,甭管是什么口径的火炮还是人体,都来不及半点转移,就已经葬身于钢铁火海。这种事情已经不止是发生一次,经常被戏谑的日军炮兵们,因此也只能躲躲藏藏根本不敢『露』面,更别说参与战斗。

然而,现在平壤战役已经到了很关键的时刻,守住大同江的可能『性』的确是不高,但即便有万分之一的成功希望,日军也不想放弃,所以一直被步兵们唾骂了很久很多次“*子”的日军炮兵们,终于勇敢的站了出来,并且他们也都充分认识到炮火对于反登陆作战的重要『性』,更认识到自己灭亡的必然『性』,因此所有参战的日军炮兵,根本没有布置什么掩体,除了简单的防空侦查伪装外,大部分时间都交给了他们去写遗书。

更为直接的是,他们很清楚不能够和中国军队的炮兵展开对『射』,所以他们知道即便战争爆发后,所有的岸防阵地都遭到图虐,那么他们也不能轻易现身,对于他们而言最大的也是唯一的一次展『露』机会,就是抓住共和国军队登陆作战最关键的时候,倾尽所有能力大规模的炮击,正所谓“半渡而击”效果最好,那么他们将一直猛烈开火,直至全部玉碎。所以,他们的炮击坐标都是设定为大同江江面和岸防阵地,机会来临之际,每一门炮将以最快速度且不能转移,直至玉碎为止。

可以说,日军的两个炮兵旅团已经是将生死置之度外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装傻的不怕充愣的,最牛的就是不怕死的,人不要脸鬼都会害怕,当人不要命起来,那后果自然是难以想象。[]大国无疆41

在日军已经意在决死炮兵中,井上谷一是一名很普通的炮兵观测员,参军之前被告知的是,他最大的任务将会是观测敌军攻防形势或者固定阵地、炮兵阵地等,为炮击提供准确而又快速的坐标解算结果。但参军后、参战后,他却发现,自己最大的任务就是没日没夜的扛着高倍望远镜和三脚架一路南逃,一路上受尽了步兵们的鄙视、受尽了无数的白眼和蔑视,但现在他已经觉得一切都是无所谓的,因为他将用热血的生命,在谢幕之前的短暂时间里,将一个军人的生命所应该具有的价值,都给彰显出来。

为此,他几乎是接到命令那一刻就非常高兴的写好了遗书,虽然他不知道这封遗书,其父母会不会收到,整个朝鲜海峡已经成了中国海军潜艇部队的会餐点,除了无线电波之外,日军没什么东西能够飞回本土。没那个心思纠结遗书会不会被收到,井上谷一已经和搭档开始工作了,他的任务待在一个钢混结构的半埋式碉堡里,从凌晨四点起一直轮流观测对岸共和国军队的情况,如果有幸活着看见共和国军队已经大规模涉江而过或者是已经在抢滩登陆,那么他们将报上坐标数据,引导炮兵们完成*人生之中的最后一次疯狂发泄。

安静的黑夜里,井上谷一听不到任何声音,浑浊的空气中仿佛能够听到搭档彼此的心跳声,活着就是转动高倍望远镜的声音。黑漆漆的江面上什么也看不到,都说黎明之前是最黑暗的时段,这一点井上谷一确信无疑。但他心里却也非常担忧,却不是恐惧,他想着对岸的敌军现在在做什么,为什么每次战役发起之前,都会雷打不动的大规模炮击和轰炸,怎么现在都还不来,难道是狡猾狡猾的支那人,在酝酿着更为恐怖的杀戮?

甭管怎样,井上谷一已经把死没当成一回事儿的,再说还有半米来厚的钢混堡垒防御,他没有太过于担心害怕的的必要。但他就是觉得有些不安,忐忑的内心世界里,就好像翻滚着细浪的大同江一样,有些冰冷但却还是鲜活的,一直猜想着对岸的共和国同行们,他们这会儿在干什么。

一条不宽的大同江对岸,肯定是有井上谷一的炮兵同行,但现在却发生着一件更为重要的事儿,那就是第六集团军作战处收到了来自共和国本土军情局发过来的情报,成功变轨的雷达成像卫星忠实的执行了命令,掠过平壤地区上空的时候进行了连续的雷达成像拍照,并很快将获取的图像发送回了地面控制中心。在经过初步的删选处理后,军情局合成了质量很高的平壤市区雷达成像图,其中最为关键的自然是绫罗岛的侦查结果。

“结果已经分析出来了,绫罗岛岛屿上的建筑是一个假象,真正的好东西都在地下”指着电脑屏幕上的图样,战术情报分析参谋给一脸关注神『色』的韩硕,解释说道:“通过专用软件的自动鉴别和我们的人工分辩,我们的雷达成像卫星所勘测到的五十米深的日军地下建筑群,可以辨别为一个大型地下实验基地。”

“果然是这样”韩硕点了点头,嘴上再次念道::“大型地下实验基地,好啊!”

“参谋长,先别太高兴”

说着,战术情报分析参谋给他放大一下图样,并在键盘上敲击了几个命令后,屏幕的右下方出现了一个小的窗口,一看就知道是一个辅助结算工具。参谋员很快进行了地下建筑物的三维模拟仿真计算,结果不到一分钟就呈现在了韩硕的眼前——一座仿佛是倒着矗立的帝国大厦

“这么大?”韩硕有些吃惊的看着模拟出来的建筑。

“可信度只有百分之七十…五,毕竟我们的雷达成像卫星对地下目标的勘测能力是有限的。”说话的同时,参谋员再次噼里啪啦的敲击着键盘,眼睛一动也不动的看着『液』晶电脑屏幕,说道:“从模拟分析结果来看,这个建筑主可能分为三个部分,从下而上分为试验区、储备区和安保区,如果结合特种兵们带回来的水样、土壤等证据分析结果,我们肯定的说,这是一个日军地下人体试验基地,而且从事的是绝对反人道的活体试验。”

“那应该如何解释日军只进行表面建筑的爆破,而不是对地下建筑进行更大规模的爆破呢?要想毁灭就应该更彻底才对啊”

韩硕很是疑『惑』的问道,他只是一个作战参谋,对计算机、建筑学、人体生物学和遗传学等等,只能说是一窍不通。而这些从事着专业情报分析的参谋们,则是从高等军事学院里接受过全方位教育的高素质人才,零零碎碎的证据和数据都能被他们合理利用起来。而这就是科学文化的力量,高素质的军队主要源于有高素质的人才队伍。

“关于这一点,从我的专业角度来讲,这个地下建筑的爆破难度实在不小,整个岛屿几乎被挖空的情况下,一旦爆破将有很大可能导致整个岛屿的坍塌沉没,日军很有可能已经将重要东西全部转移,现在就算整个岛屿落在我们手里,也无从找寻到足够的证据证明日本『政府』的反人道行为。将表面建筑毁掉,这行为已经无关痛痒。“

听到这话,韩硕难免心里有些失望了,好不容易逮着宝贝,却发现逮着的是虚无的空气。日本殖民『政府』从事着如此惨无人道的行为,真要是重要证据被共和国所掌握了,那整个战争舆论制高点都将成为共和国绝对把握的禁地,但如此重要的东西究竟会在哪儿?韩硕真的很想知道。

“参谋长,快过来看一下“

正陷于思考中的韩硕,被一个数据终端处理少尉参谋给叫了过去,凑近一看这位少尉的电脑屏幕上,有一个很大的数据载入数据条,这位少尉正把军情局发送过来的数据进行二次备份来着,但更大的一个窗口里,却显示着一幕特别惊人的画面。

“从雷达图像上来看,日军对城区建筑进行了很大的改造,建设出了很多的炮兵阵地,并且这些阵地上都有着很强烈的雷达发『射』特征信号……”

听着一段很长的专业术语,韩硕先是脑袋晕乎乎了一下,沉思下来仔细一想后,总结说道:“你的意思是说,日军炮兵将参加战斗?并且很有可能是以一种特殊的方式?”

数据终端处理参谋点了点头,但他给韩硕指了指另一边,一位负责接收处理来自无人机战前侦察的参谋,已经高高举起了手臂,协调官已经过去了。但参谋还是说道:“卫星提供的雷达成像数据没有无人侦察机的多模式侦察结果好,尤其是红外热成像的摄影结果。参谋长,无人侦察机肯定能够提供更有说服力的侦察数据。”

用不着再提醒,韩硕已经快步走了过去,而与此同时另外一位情报协调官也赶到了那里,由第六集团军炮兵旅转发过来的无人机侦察数据已经进入分析处理阶段,分析结果才出来一点点,就让众多参谋们倒吸一口凉气。

“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大国无疆41

韩硕看着屏幕上的红外图样和微光夜视成像处理照片,炮兵阵地上陈列着一门门火炮,而那些红外特征红彤彤的日军炮兵们的动作,都很像是正忙忙碌碌的搬运着炮弹或者调整着火炮,这些似乎很正常,但要是这些阵地是布置在一个近三十万人的大城市城区里、是一个个毫无掩体庇护的决死一般阵地、是一个个到处都被强制关押着大量朝鲜平民以免遭受空袭的阵地,那就足以让人惊讶不已了。

“我们将图像中的日军火炮进行了模拟数据采样,再利用数据库进行分析对比后,可以肯定的是,日军的炮兵有效『射』程范围、最大效能作用范围,恰好处于整个大同江江面和其安防阵地一线。当然,从日军炮兵阵地布置情况来看,他们无法肯定我们的渡江进攻点,因此选择的是全线布防……”

“由此看来,日军炮兵没有对我军炮兵进行火力压制的打算,而是在准备着为我军抢滩登陆部队实施强而有力的火力打击,就等着我们最关键的时候出来捣『乱』,而且咱们还不看僧面看佛面,怎么可能对着有着人肉护盾的日军发空打击呢?”

此时此刻,韩硕心里真的犹如打倒了五味瓶一般,眼看着就要到炮火准备时间,在大规模的炮击之后将会是空军的轰炸,而后就是大规模的渡江作战……但,从现在的情报侦查结果来看,原有的作战计划已经被日军的丑陋行为所挑战,如果真要是按部就班的实施原有计划,那么日军炮兵们的小伎俩肯定会被识破,到时候战争也是关键时期,空军将会在保全登陆部队和朝鲜平民之间,做出异常惨痛的决断——毁灭日军炮兵阵地。

“如何破解掉日军炮兵的威胁,却又不会导致其阵地周围的朝鲜平民无辜罹难?”

韩硕心里『乱』如麻,但脸上却一直保持着坚毅神『色』,看了看手表时间,离炮兵发起大规模火力准备只有二十三分钟,也就是五点必须打响渡江战役之大规模炮击。吩咐参谋们更为注意收集相关情报,并将这些情况发给空军,随后他便去找到了军长侯海『潮』。

“情况就是这样,绫罗岛的事儿比较难办,日军炮兵的问题就更加棘手了”

韩硕只用了一分钟就简要的给军长侯海『潮』汇报了情况,而一直以来行事为人都沉稳淡定的侯海『潮』,听到这样一个情况也立马脸『色』一变,脑子里顿时只剩下一个想法,那就是渡江作战计划必须终止,至少也应该暂时停下来,不能拿数万官兵的生命或十余万朝鲜平民的生命来开玩笑。

“立刻把这个情报汇总,标为一级情报,且以最快速度发送给总参谋部,再有就是从今以后必须将战前敌方纵深情报侦查的安排重视起来,别管那些什么无人侦察机到底有多重要、多值钱,能更早发现好情报就不会有现在咱们这么被动了”

侯海『潮』说着,看了看表后说道:“将情报发送回去后,给渡江参战部队下达计划撤销命令,但是炮击还是要有的,不给日军一点颜『色』瞧瞧,畜生们还不知道死字儿是怎么写的。”

“是,将军”韩硕啪的一下立正敬礼之后,赶紧小跑离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