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四十二章 杀过江去(下)

第四十二章 杀过江去(下)

第四十二章杀过江去(下)

静谧的黑夜中矗立着一尊尊威武的战神,每一门火炮都像是一只凶猛的野兽散发着战争之神的强大目光,昂起身子炯炯有神的注视着前方,孤傲而又倔强的藐视着苍茫大地,等待着发出怒吼的刹那的到来。

自行榴弹炮、加榴炮、火箭炮、突击炮等等,以及车载榴弹炮、牵引式大口径榴弹炮、107毫米火箭炮,大大小小的战争之神仿佛一个个即将挥舞死神镰刀的收割者,他们将要收取的是生命、痛饮的是鲜血,在狂轰怒吼与弹片横飞血火之间,尽情的挥舞他们的镰刀、收割『性』命。

等待的时间,犹如沙漏里缓缓坠下的西沙,缠缠绵绵之间看似很多的细沙早已在悄然之间不慎滑落底部,时间已经悄悄溜走。

茫茫黑夜中,第六集团军炮兵旅信息指挥联络中心此时却灯火辉煌,在一个个野战信息指挥方舱里,各种指令正有序输入到计算机里,然后利用数字光纤通讯电路传输到各级作战单位,之后便将一项项指令变成了各型火炮的『射』击参数。而这一切,都将归功于该炮兵旅的先进侦测设备,炮兵观瞄雷达、无人侦查机等为部队快速、有效的提供了宝贵的数据信息。[]大国无疆42

“炮击时间倒数十个数,十,九,八,七……”

“目标校正弹,发『射』”

伴随着命令的下达,在炮兵阵地上立刻爆发出了几声特别的怒吼,几枚目标校正弹脱膛而出,带着之后万余兄弟的热情提前去问候了日军的滩涂阵地。黑夜中猛然炸开的校正弹,威力并不是很大,但光亮的确大,乍然放亮的刹那间,原本属于理论数据的『射』击数据们立刻被判定为可行数据。随后,早已矗立等候的战争之神们,开始爆发出粗犷的怒吼——来自地狱的呼喊。

“膨”

“膨”

“膨”

……

连续且紧密的大口径榴弹炮发『射』声几乎是响彻一片,伴随着猛烈的怒吼,战争之神迸发出了夺命的炮弹,其健硕的身子也难免深深一沉,同时橘红『色』的炮口火焰和其映衬之下的高速气浪,也在拂晓的大地上留下一抹闪耀的壮美。

而在火箭炮的发『射』阵地上,景象就更为壮观了。排列开来的火箭弹发『射』车,高高耸起了其发『射』箱体,『射』击命令下来之后所有发『射』车几乎同时『射』出了第一枚火箭弹,在助推器作用之下拉出橘红『色』尾部火焰的火箭弹,连成一片后让火箭炮发『射』阵地彻底成为橘红『色』烟雾缭绕的美景,而拉着漂亮弧线刺入苍穹的火箭弹,像是一把把利剑一般整齐划一,带着致命的亲吻向日军阵地高速飞去,其后紧跟着的是更多的火箭弹,一枚接着一枚不断『射』出的火箭发『射』车发『射』箱体的火箭弹,缔造出了一支“噗噗”作响的狂野交响曲。

炮弹齐飞、火箭弹齐鸣,整个夜空仿佛骤然之间变得热闹非凡了。安静的平壤、静静的大同江,江面上『荡』漾的波浪间也闪耀着来自北岸的那一抹抹嫣红,而呼啸越过江面上空后猛然坠下的炮弹、火箭弹,顿时让整个大同江南岸沸腾起来,尤其是呼啸而来的火箭弹,犹如一瓢盛满了钢铁烈火的大斗一样,轰然翻转之后,将死亡的钢铁烈焰淋向了日军。

轰隆隆的爆炸声猛烈晃动着大地,地动山摇之间仿若大地震要来一般令人恐惧。而就是在这一种热闹非凡之间,第六集团军指挥部里,此时此刻却显得特别的安静。

“怎么样?”

“目前,还没有发现日军炮兵任何还击行为或现象。即,到现在为止,炮战依旧是我们单方面的,日军方面毫无动静。”韩硕说完,皱着眉头吸了一口烟,并不怎么呛人的烟雾好似清透了心脾一般,让他感觉到很是受用,但现在的局势却并不让人感觉舒服。

“看来小兔崽子们,还真准备要给老子一个大惊喜呀”侯海『潮』笑骂着趴在图桌前,看着面前昂贵得不是一两块钱的三维模拟战术地图,略略思索后说道:“也不知道咱们上报的事情,现在被讨论出了个什么结果。但无论怎样,这也是十几万人,可不是十多万头动物,日军疯得不要命,也不能让朝鲜人给搭上。”

侯海『潮』说话间,北京西山的战略指挥中心里,此时此刻也正是在讨论平壤战区发生的这个问题,事实已经确认得毋庸置疑。

中心的大屏幕上正放着第六军所派遣无人机侦察回来的城区图像,红外的、可见光的、微光的等等都有,都说明着一个事实,那就是日军的炮兵阵地周围有数量众多的朝鲜人民被迫在做“人肉盾牌”,只要共和国方面敢发动攻击,无辜的平民不被共和国的弹『药』炸死多少,至少也要被日军炮兵阵地上囤积众多的各种口径炮弹殉爆所害甚多。也就是日军如此不要脸的战术,让第六集团军此时此刻相当之尴尬,也让指挥中心里的众人头疼不已。

还没等有朝鲜人民党『主席』、朝鲜人民『政府』总书记、朝鲜光复军总司令等一干头衔的崔大忠落座,张宇就开口说道:“详细情况,相信你也清楚了,目前的局势让我们很是为难”

“张『主席』,关于这个情况,我认为是我方存在重大过失,如果能及时将日军这一情况通报给贵国,相信也不存在现在的困难局面。”

崔大忠一上来就先来个自我批评,整个朝鲜半岛战争进行到现在,一直都是以共和国『政府』和军队为主导,朝鲜人民党就是一个作用并不突出的帮手,而所谓的朝鲜光复军即扩建为有着十个步兵师的庞大军事力量,现在还都在共和国沈阳军区以及朝鲜新义州等地区训练,也就是说崔大忠从始至终都必须要紧跟着共和国的脚步和意志走,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大国无疆42

“我相信这方面,贵党肯定也有很大的难处”

说道这儿,张宇略略瞄了一眼崔大忠,如果是常人,听到这句话立马就『露』出可怜神『色』样子的,自然是无『药』可救,而崔大忠却一脸坚毅,仿佛这种困难只能也是必须由他们自己解决一样,用不着大小事儿都劳烦中国大哥。关于这一点发现,张宇心头自然是满意三分,对崔大忠的印象再次更新一番。

“战争不能就这么耽误下去,早日赶出日本侵略者对朝鲜人民、对共和国,对整个东亚地区乃至亚洲地区的和平安稳都是大有裨益的。在这一点上,我相信崔书记和我是保持同样认识和看法的,但就如何改变目前的这一现状,我很想听听崔书记的观点”

这次战役夸张一点就是涉及到了十余万朝鲜平民的生死,这可不是以往城市作战中被误伤的小数目可以相比的,十余万人站在一起就是一个人海,真要是造成了如此大规模的平民无辜受难事件,恐怕将来在朝鲜人民心中,罪魁祸首日本人将会承担至少七成的罪责,而共和国方面,虽然嘴上、台面上都始终友谊天长地价,但私下里自然是愤恨不已。所以,小问题上共和国可以为朝鲜小dd做主,但大问题上,还是应该引起足够的重视。

张宇的话说完后,整个小会议室里本来就只有张宇和崔大忠两人,此时此刻就显得更加空旷安静了,静得彼此都能听清出对方的呼吸声一般,如果夸张一点,那就是连烟灰缸里慢慢燃放着的香烟声音也显得有些突兀,但战争不等人,没到两分钟崔大忠就做出了决定,指头敲击着楠木桌面,开口说道。

“战争,必然会带来伤亡和痛苦……”

听到这话,张宇顿时有些暗暗吃惊,心里直感叹对面的这小子真是活腻歪了,十多万人又不是十多万头畜生,怎么能一句话就能决定生死呢?这种想法顿时在脑海里一闪而过,之后张宇更多的是奇怪着崔大忠竟然会做出如此壮士断腕般得抉择,仔细一想,张宇猛然发现如果自己现在是崔大忠,那么自己又应该如何抉择呢?显然,这个问题放在任何人面前,都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看着脸『色』很是变化的厉害的崔大忠,张宇心里想到:“平壤始终是一个无法绕开的难题,即便即刻让第六集团军做出战役调整,先行绕开平壤,拿下大同江下游即平壤西南同样很重要的南浦,却还是要解决掉盘踞在平壤城里的日军。棘手的而就在于,这些日军已经成为丧心病狂之徒,极大威胁着平壤南城区的近三十余万朝鲜平民,直接控制着十余万无辜平民的生死。所以,现在的平壤城内日军,俨然不再用军队这个词来表示,简直就是不折不扣的恐怖分子。”

不知道为何,张宇现在突然有点惆怅了,他仿佛想到了另一个时空里,侵华战争中的南京事件,三十余万冤魂在日军的屠刀之下哭泣,逝去的生命化为了中华民族身上永远的悲痛和无法抹灭掉的惨痛回忆。而如今,这一个梦魇似乎被转移了,却又被强加到了朝鲜人民的头上,这到底是穿越者带来的蝴蝶效应,还是穷凶极恶的日本人秉『性』使然?望着崔大忠很是绝望的眼神,张宇陷入了深思。

何以成为一个真正的大国,什么样的国家才能称之为大国?何以成为一个真正强大的民族,什么样的民族才能真正受人敬仰?何以成为一次真正的民族复兴,什么样的复兴才叫做真正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张宇的脑海里,迅速闪过无数的念头和想法,这一系列的问题都无声的叩问着心间,也带该他更多的思考。

良久之后,张宇首先开口说话了。“我们虽然不能阻止战争的脚步,但应该给予战争更多的思考”

“张『主席』的意思是……”

张宇淡笑着冲崔大忠挥了挥手,抚『摸』着自己的钢笔,说道:“作为最坚定的朋友,面对巨大的挑战和困难,我们理应团结的、诚挚的站在一起,不是吗?”

这话赢得了崔大忠的首肯,看着他点了点头,张宇这才说道:“这场符合朝鲜人民利益的正义之战,无论何时何地发生都是必将胜利的战争,而当前战争并未进入到攸关境地,我们可以发挥更多的主动『性』,去解决问题而不是一味的放弃与抱怨。我的意思很明白,就算是让战争超过预期时间,我们也应该为了数十万计贵国平民生命考虑。”

崔大忠顿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脑子顿时一阵『迷』糊,只能赶紧站起身来,很是诚恳的鞠了一躬。而已经有所结果的首脑紧急会谈之外的战略指挥中心会议室里,共和国三军总参谋部的一个紧急军事会议也差不多到了决议的时刻了。

“现在我们形成了两个讨论结果可供元首采纳,第一就是放弃直接的渡江解放平壤南城区作战计划,改为迂回进攻南浦进而对平壤实施包围,这一期间完成足够的战役调整,并尽最大化努力保全城市平民。第二点则恰好相反,以争取速战速决的方式,快速解决掉日军,以免更多的平民遭受涂炭。”

庄家明话音刚落,会议室的大门就未经允许被打开了,用不着将军们和参谋们发出质疑声,因为此时能够不经允许就主动闯入会议的只能是共和国元首。门刚一关上,张宇就表态说道:“我赞同第一个观点,希望其他中央军委同志也尽快表态,前线部队正等候着进一步的命令”

“我支持第一个观点”

“我也支持……”

毫无疑问,其他委员纷纷举手同意,这个临时『性』会议商议出来的观点很快成为了决议,随后便通过战略指挥中心的卫星数字加密通讯频道发送给了前线第六集团军,而这个时候第六集团军原计划的至少一个小时、最多两个小时的火力准备才进行了不到二十分钟,换句话说这个决议来得并不迟。

“正式下令吧”看到命令,侯海『潮』释然的说道。

“也是时候了”[]大国无疆42

嘀咕着亲自前往通讯指挥中心的韩硕,对中央高层的这个命令并不感到意外,因为他就是支持这决议的,共和国有足够的实力赢得这场浩大的战争,没必要为了追求速度而加速十余万人甚至是三十余万平民的死亡,将战争计划调整的同时,也能为事件带来新的转机。所以,他亲自来到通讯指挥中心,就是预防各部队可能出现的疑问。

当然,这个想法很快被证明是多余的。当命令以光速下达至各部队,即第三十九机械化步兵师即刻猛扑南浦,第二十二、第二十三机步师原地休整待命、炮兵旅依照计划完成火力打击,关于何时渡江作战,再另行通知。而就是这样一个命令,首先是让第三十九机步师沸腾了,然后才是让另外两个机步师感到稍许不满,但想到更多更肥的肉始终在对岸,肯定是逃不了的,渡江作战延迟还能给有些疲倦的部队赢得休整时间,着实不错。

呼啸的炮弹飞翔声依旧带着死亡的亲吻欢呼着莅临日军阵地,带来一阵阵钢铁热浪和土石与弹片混合飞溅。而另一边,第三十九机械化步兵师正以最快的速度集结,其师属的侦察营甚至在命令正式下达后的第三分钟就犹如脱兔一般狂野机动起来,日军守卫南浦的只有一个警备旅团,本来第六集团军是打算把平壤这块大肥肉吃掉,这才照顾照顾南浦这道饭后甜点,但没想到第六集团军吃掉肥肉脂肪层,却咬到了一块烂肉上,只能先吃点甜点改改胃口。

一辆辆各型军车很快在平壤至南浦的公路、田野间拉出一条条铁龙,轰鸣行进的车辆形成的灯火火龙,甚至让大同江南岸的日军产生了一个错觉,还以为共和国军队怎么不按照常理出牌,怎么能在自己的火力准备尚未结束之前,就大规模的战术机动呢?难道是预选的登陆地点在市区边沿,还是他们根本就没打算先行过江,而是要拿下南浦。

不管如何,一直受到很大通讯干扰的日军,传递情报的速度的确已经降到了很为原始的人力通讯地步,但伴随着第三十九机械化步兵师渐渐远离平壤一路光明正大、气势磅礴的一路南下,还是很快将这一情报传递给了日军高层。

“是我让第三十九机步师拉开架势、风风火火的进行战场机动的,我倒要让日军看看,什么叫做绝对制空权下的实力之举,就是要狠狠气愤一下日军,有种就拉出城来和我军野战,而不是偷偷『摸』『摸』的藏在城里,靠着绑架平民而苟活”

“你的这番话应该让空军后勤司令部知道,他们一定会印在紧急印制的宣传单上,用来好好打击日军”

侯海『潮』头也没回的笑着说道,整个人的目光都紧紧注视在三维模拟战术地图,上面代表着第三十九机步师的图标正快速向着南浦移动,而代表着第四坦克师、第二十二机步师等部队战斗力正渐渐恢复至绿『色』也就是最佳状态,同时炮兵旅的火力准备打击倒计时时间也不断减少,空军调整过的轰炸计划所示战机等也都已从本土开始陆续起飞。

“咱们虽然暂时不能杀过江去,但咱们的愤怒将首先宣泄过去,算是给日本人一次最大的警告——玩火者必被火焚。”

“军长你的这句话也应该印到传单上去,这些东西可都是能‘杀过江去’的哦”韩硕笑着说道,端着温热的绿茶就等候着天明的到来,等候着给予日军严正警告的到来,等候着将日军彻底碾成碎肉时刻的到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