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四十四章 在元山

第四十四章 在元山

第四十四章在元山

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在现代战争中,没有制空权的军队要想有效阻止一支机械化集团军的战役展开,是其困难程度不亚于要在丛林中抓住猛虎、在深海中抓住蛟龙、在碧空中抓住苍鹰。

因为,作为最具时代代表『性』的共和国陆军机械化集团军,战场上最大的敌人首先就是敌人空中力量的威胁,无论是凌空轰炸还是低空突袭,地面上的军队很大程度上是难以做好绝对可靠的防空工作的。

其次的威胁就是缺乏补给,一支各种车辆进行机动化作战的部队,对油料、弹『药』、食物、淡水等的补给需求是远远高于普通步兵组成的轻装集团军,机械化集团军人要吃喝、车辆也得吃喝,所以一旦战场上出现了补给问题,不能移动且没能耐还击的他们,其危险程度不亚于遭遇到了敌人饱和式空中打击。

最后一个威胁,是来自于大自然条件与敌人相应机械化部队的双重结合体。正所谓天时地利人和,机械化集团军最能干的事儿自然是强力突袭、疯狂穿『插』等,然而如果遇到的自然地形是崎岖坎坷、道路不平且河流纵横,那么机械化集团军所拥有标榜拥有的机动能力也就不存在了。[]大国无疆44

另外一敌人的相对应的机械化部队,也是第三等级威胁之一。大自然里有相生相克的循环,而战场上也有同等道理,但真正的惨烈对决基本都属于同类相残才能酿造出足够的震撼效果,就像狙击手每开一枪就爆掉一个目标脑袋确实是很帅气,但真正好看且证明实力的,还是要他亲自和敌军的狙击手们真正对决胜利之后。所以,强者必须渴望同类的出现,因为只有战胜对手,才能证明自己。当然,自己也可能被对手消灭,这也是与己相对应敌人部队也是重大威胁之一的缘故。

第五集团军的运气不算好,也不算坏。

冲出了封锁最终成功进入元山一带并顺利展开的他们,并没有来自空中的威胁,靠近海湾的元山地形条件也不错,而且日军聚集在这一带的部队也不会拥有着和第五集团军等同强悍的机械化作战力量,所以他们这方面是幸运的。

然而不幸运的事儿还是有,那就是他们的补给问题出现了困难。从新义州到安州再到顺川直至冲破封锁抵达元山,这些几天以来的连续高强度作战,几乎是让整个第五集团军身心疲劳,更为重要的一点就是,朝鲜北部地区地形崎岖,交通很不便利,这对平均单日要消耗掉一万吨左右物资的第五集团军而言,从顺川到平壤的一条甚至比国内村村通公路还不如的道路,如何能够满足第五集团军庞大的物资消耗需求?

梁国伟在五月五号上午就多次感叹,如果这条公路要是一条双向八车道的公路就好了,如果能是一条高速公路就更不错,要真是一条铁路,那就真的完美了。可惜的是,这条公路就算是已经在朝鲜人民『政府』疯狂发动朝鲜人民紧急抢修,连安州后勤基建工程旅也全力出动之下,这条路也不可能三两天就能满足需求。

所以,在5日上午的空军支援中,除了照常有带着炸弹来问候日军的轰炸机、带着机炮炮弹和机关枪子弹来进行战区巡逻的战斗机等之外,共和国空军的后勤运输司令部首次在朝鲜半岛战争中崭『露』头角了,接到为第五集团军提供战场补给任务之一的,是该司令部所隶属的战略空运部,他们动用了编下唯一的一个战略运输机飞行大队,一个装备着超级昂贵“巨无霸”战略运输机的超奢华飞行大队。

该飞行大队,以两架“巨无霸”战略运输机为一个小队,共计拥有18架战略运输机。能够担负起执行洲际全天候运输任务的它们,曾经在共和国秘密打捞贝加尔湖宝藏的运输行动中小试身手,全负荷之下能载着近120吨物资、飞行5000公里的它们,足以从其战时驻地石家庄飞到朝鲜元山为第五集团军送去该集团军急需的两千多吨物资。

这两千多吨物资看似太少,但这两千多吨本应该通过铁路运输到天津港或者直接走铁路,一路过天津、至沈阳然后转入朝鲜安州,接着沿着一路颠簸的公路运到第五集团军手里的急需物资,起码需要好些天日子的,如今不到四个小时就能完成从石家庄空军基地到第五集团军空投场的梦幻转移。

当然,就算是这一个超奢华战略运输飞行大队单日里连飞两个架次,也只能为第五集团军带来不超过五千吨的宝贵物资,所以总后勤部还为该集团军安排了另外两条补给线路。

第一条自然是继续提高从安州至元山战场前线的公路运输效率,将原负责为第六集团军补给的一部分重型越野军卡调配过来,反正第六军已经暂时停止攻势作战,物资需求量不大。所以整个战场补给线上有了五个超大运输车队,每一个车队都有超过一百台重型车辆,保证任何时刻都有一个车队正在装载、一个车队正在卸货而另外三个正奔行在路上。

这条公路运输线路足以为第五集团军提供足够的标准战场消耗物资支持,但考虑到该集团军连连经历大战,而其即将参与到的元山战役规模和烈度都是空前的,所以必须要保证第五集团军所囤积拥有的物资足以以最高标准支撑一周的时间,也就是8万吨左右的物资。所以,总后勤部将维持第五集团军日常消耗物资的运输任务交给了空军,宝贵的公路运输力量则用来为第五集团军发起大规模战役运输足够的物资囤积量。

除了公路运输之外,另一条运输线路则是战场战术空运,也将就是利用安州大型后勤中转基地所拥有的大型运输直升机以及第五集团军陆航团的运输直升机,临时充当物资运输载体,从安州到元山让条件不好的公路拉长了感『性』距离,但实际上空中距离并不遥远,所以集结起来的数十架大型运输直升机,最大吊挂能力超过十吨的它们,三个小时足以飞一个来回。

因此,整个五月五日上午,第五集团军只是让第十四机步师以最快的速度猛『插』至元山南部,切断日军后退道路,而第十坦克师、第二十机步师等则展开之后,接受来自各方面的物资补给,尤其是战略空运部队为他们带来的重要物资补给。

所以说,整个五号的上午季云飞等人都是忙里偷闲般得度过的,他们最主要的任务已经变成了收拾空投包,并且将得到的新电子部件、车辆零部件等用来保养步兵战车,顺便中午还吃了一顿很是丰盛的饭菜,尤为可贵的是这顿三菜一汤的一道菜竟然是他最喜欢的青椒回锅肉,而汤则是紫菜汤。

“我敢打赌,像这样的美好大餐,咱们接下来的几天肯定是吃不到的了,至少要在元山战役取得关键『性』胜利之前,咱们是没有那个福分了”

用一根较硬的草刺儿挑着牙缝的周琛,很是满足的靠在步战车上享受着已经有些炙热的阳光,冲着天空半眯着眼看了看已经安静下来的碧空,整个上午都是飞机轰鸣的天空之上此时已经没有了庞大的运输机机群,剩下的只有几架挂着大型副油箱执行战区巡逻任务的战斗机在溜达。

朝鲜半岛的五月阳光还是足够温热的,至少让周琛没看一会儿就觉得听刺眼的。低头眯着眼缓了一阵后,看了看周围或躺或靠背而坐的同班兄弟们,其中好几个都还舒坦的打着饱嗝,看来这一顿没味儿还真是吃得够饱的。

“下次,我一定让连部炊事班改进改进,如此之好的机会怎么能让大块猪肉被炒成了回锅肉呢?直接剁成肉块做出一道道土豆红绕肉或者猪肉炖粉条,肯定更能解馋”躺在季云飞大腿上的班狙击手刘志生,还有些不满的说道。

“和单兵口粮相比,我认为这一顿已经是咱们入朝以来最好的一顿饭菜了”季云飞说着,扭了扭身子,示意自己背靠着的战友别『乱』动,这人肉椅背晃起来就不怎么舒服了。[]大国无疆44

不过他所说的共和国陆军野战口粮,其实也是不错的,分为肉类和压缩饼干两种类型的口粮,即一种以肉食和蔬菜为主,另一种以压缩饼干和水果罐头为主,而且都还搭配糖果、茶叶、速溶咖啡、口香糖等,很多时候每日每人都可以领到一直两块高能巧克力和一袋营养麦片。所以,要说起口粮差,也就在于吃久了、吃腻了之后,口粮变成了维持生命和作战力的必须吞咽品,而不是期盼的美味儿。

“那你们猜猜,三十多公里外的日军,要是知道咱们竟然在大战之前,气定闲神的接受着补给做着大餐,正卖力挖工事的他们会不会气炸肺啊?‘

“谁说他们会在挖工事?”刘志生有些鄙视的看着周琛,摇摇头的说道:“就元山那么小小的一座城,日军有第四、第六、第十六等三个虽不满编的师团,以及三个独立步兵旅团,就算是空军的遮断轰炸很有效果,估计到现在为止起码在这元山一带至少有五万多日军。那么小个城,怎么装得下这么多猪?”

“我认为……”

季云飞刚想表达独家见解,就看到连长正兴冲冲的往这边过来,众人赶紧条件发『射』般的站了起来,紧跟在连长后面的是排长们,看样子是已经开完连部会议了。果然不出众人预料,先出的第十四机步师已经和日军交火,同时还有一个消息就是日军新电台密码破译结果显示,日军原有的三个独立步兵旅团已经作为候补力量不充至三个常设师团里,也就是说第五集团军现在要面对的是齐装满员的日本陆军常设第四和第六师团,以及一个加强版的第十六师团。

第五集团军派出的第十四机步师向南猛进的目的就是要将元山彻底孤立起来,切断元山战场日军的后方联系,而第十坦克师和第二十机步师则以强大的机动作战能力,解决掉元山日军获得元山港。但第十四机步师前出不久,就遭遇到了日军第十六师团,根本没有打算被动防御的日军第十六师团现在已经和第五集团军第十四机步师打得火热了。

“全体登车”

在班长的一声命令之下,季云飞等人迅速的钻入了步战车里,随后车门便紧闭起来,同时步战车发动机也更加轰鸣作响,整个第二十机步师的数百辆各种装甲车辆都已经启动,大地上顿时只剩下绵绵有劲的轰鸣声。

“我草他娘的,这仗看起来会更有意思了狗日的日本鬼子,终于不跟咱们在城里藏着打城市捉『迷』藏战了,在这如此空旷的战场里一起疯狂,那才够劲儿”擦拭着自己的突击步枪,周琛笑嘻嘻的说道:“飞哥,你呢?我看咱们打到现在,还没捞着什么很特别的战绩,这一次战斗可得好好表现,捞到个嘉奖之类的也好啊”

“立功?我看你还是算了吧,咱们现在少了一个人,能顺利完成作战任务平平安安活下去就是最大的功劳了”季云飞头也不抬的回答道,整理着医『药』急救箱各类设备和『药』物的他,可不愿意到时候哪个兄弟要用到这些,也包括他们身上的急救包在内,不用最好。

闲聊之中,众人耳朵里很快传来了一阵巨大的轰鸣声,低空掠过的陆航团攻击直升机机群发出的声音比特意进行过降噪处理的步战车开进起来声势更为浩大,从天至地,轰鸣开进的第五集团军左路进攻部队即第二十二机步师,坦克和步战车、履带式运输车等彻底将整个大地晃动了起来,掀起的阵阵灰尘顿时让整个大地仿若笼罩上了一簇簇灰黄『色』的特别棉花一样。

“班长,咱们这是在一路往北啊?不是说要去进攻元山吗?”

“攻击元山的不是我们,我师负责快速往东北方向前『插』即左路进攻,第十坦克师负责中路进攻,已经和日军交上火的第十四机步师负责东南斜『插』,三路并进直至完成战略合围”

“不会吧,班长,这么重要的机密信息你都能知道?”周琛看了看班长,又看了看班长的肩章,其中意思自然是如此重要的集团军战役安排,怎么可能是一个二期士官就能知道的呢?当然,这也不是嘲讽之意。

“我为什么知道?”班长指了指车载无线电台,然后把耳机递给了周琛,耸了耸肩膀做出一副很是无辜的表情说道:“王师长正在对全师展开大演讲,早知道就让你们听听他的唠叨话——很长的长篇累牍,他刚刚就给我们讲了,这是一次无需保密的作战行动,我们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快速机动到位,完成战役合围之北线任务就是关键”

有些不解的看了看班长,周琛把突击步枪放在腿上,接过耳机一听,果然是师长那个大喉咙正发表着声势猛烈的讲话,有着“全军第一大喉咙”美称的师长曾今在全师大集会上没用扩音器就来了个沙场大演讲。那架势至今都还能让周琛难以忘怀——世上竟然有如此音量巨大的人。所以,每次他的全师大讲话,基本上各班班长都给代为听取了,然后把讲话精神传达一下就行了。

“师长都这么说了,看来咱们要加速的事儿也就十有八九了”刘志生也没给自己抹上『迷』彩油,收拾着狙击步枪说道。

前线部队纷纷按照战役计划实施的时候,在第五集团军军指挥部里,此时此刻刚刚忙完和满腹牢『骚』抱怨不已的第六集团军军长交谈完毕的梁国伟,想到第六集团军吃大肥肉确实有些羡慕,但想到自己即将对数万日军动刀子,心理很快就恢复平衡。

“报告军长,物资仓储基地将会在下午两点完工,目前第二支后勤车队已经开始卸载物资”

第五集团军作战参谋长朱铿向梁国伟报告道,之前集团军最大的忧虑就是作战物资恐怕不够大规模战役消耗,不过在总后勤部的调配之下,连空军战略运输机东出动了,第五集团军的后顾之忧也就全无了。

“第十四师团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第五集团军可没有第六集团军作为重装集团军的好待遇,好多新型数字化装备的更新速度都比不上第六军,如果是第六集团军,恐怕现在在第十四机步师作战战场上空就有着新型无人侦察机,有可以为军指挥部带回实时战场影像的先进仪器,而第五军的监控能力则显不足。所以战场的实时战术情报处理能力更弱这一点就足以看出两个集团军的差别所在,不过第五集团军也不是差得很远。[]大国无疆44

“从第十四机步师的汇报情况来看,日军第十六师团是作为日军元山方面部队重要的殿后部队,其重要的职责就在于守住元山南翼,至少也要让日军有条退路……”

“这么说,第十四机步师又撞上了日军多重防守阵地了?”梁国伟看着还处于更新状态的三维模拟战术地图,并不是很焦急的等候着这台有些陈旧的设备显示出他想要的元山战区形势图。

“不,第十四机步师正和日军打着对攻战。”朱铿非常肯定的回答道。

“对攻战?日军也有装甲部队?难道总参情报局所警告的朝鲜日军方面可能拥有至少一个装甲旅团的事儿是真的,而且就在第十六师团?”

“目前规模到底有多大尚且不清楚,但从第十四机步师汇报结果来看,日军第十六师团是一个严重超编的部队,其防守策略不是以往日军的被动防守而是主动出击,尤其是其拥有装甲力量”

“这元山战役看来会很有意思啊”看着已经渐渐显『露』的战术地图,梁国伟开心的笑道。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