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四十五章 照顾照顾第四师团

第四十五章 照顾照顾第四师团

第四十五章照顾照顾第四师团

“都说这亚洲有双雄,咱们共和国是一条龙,小日本也被称之为亚洲小虎。现在,到底是龙更厉害,还是虎更厉害,已经早有分晓。可就是有那么一些词儿不怎么好听,什么困兽之斗、回光返照之类的,意思就是说将死之人,在死之前都得蹦跳一番,指不定还得『乱』咬人我的个乖乖,真要是被我逮着了,非得剥下一层皮不可,我倒要看看回光返照的人,肉体是不是已经腐烂了”

“依我看,现在的日军已经是急了的兔子,要蹦跳起来咬人咯”

第二十机步师师长王立看着面前的作战地图,装甲指挥车快速行进中难免会有晃动,所以王立不得不扶着图桌,但心情同样很是高亢的。本次战役中,担当向北突进的第二十机步师很是意外的得到了军长的特别照顾,让陆航团派出了一个中队的攻击直升机协同突击,不管战机有多少,至少也表示了军长的心意,所以此时此刻的王立真的是豪情满怀,就等着和日军好好切磋一番了。

想到和已经连续交手过很多次的日本陆军,王立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多少感觉,从进入朝鲜半岛参与的诸多战事中,任何一支日本陆军部队都成了共和国军队钢铁洪流下的覆灭品,“全军覆没”一词已经屡见不鲜。但这些战事都有一个巨大的共同点,那就是共和国军队始终扮演着进攻方,被动防守的日军还尚未展『露』出任何攻击实力。[]大国无疆45

而这一次,从空军的侦查情报和第五集团军自己的侦查结果来看,日军在元山一带的活动很是特别,尤其是从咸兴一路逃奔过来的日军第四和第六师团等部队,在连续不断的挨炸中已经学会了如何积极应对空袭,而且还学会了很是实用的伪装。

而这些伪装手段全部都用来隐藏其部队和工事等,但空军之前给日军安排的轰炸是传统的,可现在的侦查手段却是超先进的,所以日军的防御部署和兵力调动情况,出于他们再也没有遭受到惨痛的轰炸损失,所以好似已经成功学会躲避共和国军队的侦查和轰炸,但他们却不知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战场始终还是单向透明的。

“从侦查结果来看,日军将原有的所有独立步兵旅团都给分解了,然后补充至原有的三个常设师团里,这一点军部已经给予明确情报说明。而我们最关心的一点就是,品字形排列的日军像是一个环形一样拱卫着元山,在我们面前的日军将会是一个加强版的日军第四师团,按照日军的说法,这个师团可是一个十足的‘硬茬儿’”

“恐怕不是硬茬儿吧”王立淡笑着看了看师政委方艾力。

日本陆军第四师团,有名大阪师团,1888年编成于日本大阪,编第八、第三十七、第六十一和第七十步兵联队,现任师团长是关原六。这支部队有着比较阴暗的过去,早在日俄战争期间,因原隶属于该步兵师团的第八、第九、第十步兵联队,被日军有着“第八联队败北,第九联队紧跟而上”的嘲讽该师团战力低下的恶语。

日本陆军第四师团战力低下的嘲讽似乎连其日本『政府』自身都承认这一点,陆军各大师团之间更是公开有着第四师团属于“老末”的公开说辞,嘲笑这个师团战力低下根本不用避嫌。而造成这一切的原因,自然是因为该师团在日俄战争期间的作战不力、损失过大,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这个师团的兵源地是日本的大阪、京都等这样的大城市,选拔出来的城市兵也的确与乡下兵有所不同,光是吃苦耐劳一点就不如那些能够为了吃饱就疯狂卖命的穷困出身的士兵。

而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城市兵们社会经验更多更足,他们更知道生活是什么、什么样的生活才是自己想要的,换句话说就是他们是有生活奋斗理想的,而不是纯粹为了满足生存需求而当兵服役,即便参军入伍后也是各有心思,但大多都具备“狡诈”、“势利”、“自私”、“贪欲”等特点,最主要的也是最关键的体现就是,这个师团在中日朝鲜半岛战争刚一爆发不久,就能一路逃回咸兴然后又马不停蹄的疯狂南窜,打硬仗的时候猥琐得很,逃跑的时候脚丫子就翻腾得飞快了。

与之相对的,则是日军的第十六步兵师团,日军朝鲜方面军能够让第十六师团来接应疯狂南逃的第四和第六师团,并让第十六师团担当战场重任,最主要的缘由就是生怕第四师团这个“少爷军队”在战争关键时候掉链子,所以宁愿把他们扔到元山左翼凉快,也不愿意让他们来担当重任,补充给他们满员的士兵也都是经过第十六师团和第六师团挑选过后不要的,毕竟少爷兵们能打的都是顺风仗,现在要打的是生死血战,没有第四师团拖累就是最大的幸运。

因此,共和国志愿军第五集团军第二十机械化步兵师即将遭遇到的,是元山地区和另外两个师团相比除了兵力最盛之外再无特点的日军第四师团,这也就有了王立唯一担心的一小点儿问题,那就是被『逼』急的第四师团会不会强力反弹、回光返照。毕竟王立还打算着快速收拾掉第四师团后,立马和第十坦克师一道拿下日军第六师团,接着完成对日军第十六师团这个绝对硬骨头的战役合围,所以不能被一群少爷兵给拖累太多时间。

“师长,侦查营报告,他们已经和日军交上火了”

“干上了?”

王立一听方艾力的提醒,赶紧走到通讯兵身后,也不接过耳机直接听取侦察营营长的汇报,而是盯着电脑屏幕看了看发送回来的战场实况视频,从交火的激烈程度来看,日军这个第四师团果然是名不虚传,这才被一个并不是敌军主力的侦查部队火力侦查一番,就给暴『露』了原形,实在是难以恭维。

“命令侦察营,脱离火力接触,拓展战场侦查范围,坦克团、机步一团以最快速度完成集结,师属炮兵团在二十分钟内做好战斗准备,火力准备时间十五分钟后,装甲攻击群随即出发,机步二团负责跟进………”

目不转睛的看着屏幕,王立果断的下达了一系列的命令,整个第二十机步师快速突进的队形迅速开始转换起来,上千辆各型军车犹如闻到鲜血的钢铁巨兽一般更快奔腾起来,天空中飞行的攻击直升机也像是看到了猎物的秃鹰一般,纷纷拉高起来先行突击一定距离,在距离日军第四师团前沿七公里左右空域开始盘旋起来,等候着在此完成进攻集结的坦克团和机步一团。

狂野的战场开始了最原始的悸动,天地之间已经演绎出了地狱般的浑噩『色』彩,低沉的机器轰鸣声刺透空气传递得很远很远,颤栗的土地也将这种氛围渲染得仿佛凝固。死亡的气息夹杂着正在消散的硝烟味儿笼罩在日军第四师团上空,年轻却已经经历太多逃奔苦痛的日军士兵们此时此刻唯一的感觉就是不安,呼吸进入肺部的空气里浸透了来自不远方的柴油味儿,紧紧倚靠的战壕上扑簌扑簌抖落的小沙粒也说明着那群钢铁猛兽的强大。

仿若要窒息一般的紧张环境里,从未经历如此大战前奏的日军官兵们,上至师团指挥官下至普通步兵,此时此刻都没有一点儿语言,更没有开口说话的冲动。他们只是紧紧握住钢枪或者指挥刀,竖起耳朵倾听着来自空气中的那份躁动——来自死亡。

“铃木小一,害怕吗?”

“不怕,我只是很紧张,很紧张”

颤栗着蹲在战壕里,町田清本来还有些血『色』的双手因紧紧握住三八步枪太长时间,指骨凸显、皮肤苍白,指缝之间已经快滴出冷冷的汗水,而钢盔帽子下的小尖脸蛋也是紧张得很是森白,额头上也『露』出了颗颗汗珠,最为壮观的莫过于起伏不定的胸脯,好似一个等候**的娇羞女一样激动得不得了。[]大国无疆45

“呼吸,呼吸,平稳的呼吸”铃木小一自己和町田清一样,同样紧张之下已经快要把心都给蹦出来了,却只能不断安慰老乡也算是安慰自己。

“想想咱们美丽的家乡,而且我听说今年的樱花开得很漂亮,明年的樱花肯定不会被我们错过………”

“欲问大和魂,朝阳底下看山樱。我最喜欢的就是美丽的樱花,樱花花开、樱花花落,不也洋溢着咱们大和民族绚烂而又短暂的武士美学吗?想想那种或歌樱下、或宴松下、张幔幕、铺宴,老少齐乐的日子,是最为美好的回忆。”

铃木小一的眼前,仿佛出现了翩翩飘零的樱花,樱花虽小、盛开一树,如云如雾、暴开暴落,无时无刻不体现着大和民族所倡导的“花以凋零以示生命之华美”精神,而现在铃木小一就感觉自己的生命仿佛一朵即将被狂风带离枝头的樱花,随风飘落的命运和现在自己那无处祭奠的青春一样,充满了不甘和挣扎的欲望,很想挣脱束缚获取自由,却只能死死的蹲在坑道里,感受着越来越颤栗的战场气息。

“町田清,你说战争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开始呢?还会是那些无休止的轰炸吗?”

想到连续亡命般逃难的日子,铃木小一带着很是警惕的眼神小心的看了看安静的天空,阳光还是那么灿烂、白云还是那么洁白,昔日绵绵无休仿佛随时都准备给予痛击的讨厌的敌机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美丽纯净得未受到一丝污染的天空。

“我想……”

町田清刚一准备说点什么,嘴才刚吐出含糊不清的词儿,铃木小一凝望的天空中就传来了一阵尖锐的呼叫声,赶紧一把就摁下铃木小一脑袋的町田清没急着趴下,这种发出尖锐的而且很是单薄声音的不会是敌军的炮弹,而是用来校正目标的特殊用途炮弹,所以两人赶紧低下头躲避倒霉到喝凉水都能塞牙缝时,就能被飞溅而来的碎石和小批量破片的伤害。

俩人对视一眼,刚才的紧张被这一吓就全没了,取而代之的是赶紧躲避的想法,所以两人也顾不着什么长官命令了,赶紧佝偻着身子小心翼翼的爬进了各自的单兵防炮洞里,敌人的大规模炮击即将到来,或者两军之间就将拉开炮战,步兵们只能赶紧躲藏起来,也不管这些简易的单兵防炮洞能不能扛得住未知敌人的火力打击,毕竟第四师团对共和国陆军火力凶猛的认识还只限于听说状态而不是亲身经历。

“呜……呜…”

天空中传来了很是壮观的巨大呜叫声,规模超群的炮弹群所发出来的死亡曲顿时让町田清感受到了发自肺腑的恐惧感,用不着任何计算,光是听这种恐怖叫声,他已经知道自己的半只脚估计已经踏进了地狱,,赶紧紧紧靠在防炮洞内壁上,双手护着戴着钢盔帽的脑袋并张开了嘴巴,心里只剩下一个想法——共和国陆军的炮兵火力果然名不虚传。

猛烈的爆炸带给町田清的首先反应就是巨大的爆炸声,据他判断炮弹群落地距离自己也是很远的,但爆炸所发出的巨大响声却如同一道巨大的炸雷一般响彻在他的耳畔,而紧着而来的猛烈的摇晃感,整个大地仿佛顿时发生了地震一般,洞里的泥土被震得扑簌着猛掉。

“这样下去,我肯定会活活埋在这里面”

已经感受到了共和国进攻部队炮兵火力卓绝的町田清猛然认识到自己现在的危险处境,从刚才的一波炮击中他已经感受出来敌人火炮口径之大,几乎落在本师团阵地上的炮弹几乎都是超过一百毫米口径的炮弹,这种恐怖的火力肯定不是靠工兵铲挖掘出来的单兵防炮洞就能够抵挡得住的,就算是待在钢混结构工事里,直接命中之下恐怕也会被震得七荤八素、七窍流血。

刚心生逃跑想法的町田清,身子骨还没践行脑袋的想法,耳朵里就听到了更大的呜叫声,脸『色』一变的同时也想到了不远处还有自己的老乡铃木小一,自己就算要跑也应该拉上自己的老乡才是,而且明显知道刚才的第一波估计是试『射』,而这一波才是真正的大规模炮击。所以现在他只能惊恐且绝望的死死护着紧要部位,从炮弹呼啸声已经判断出落点在自己附近的他,只能祈求这薄薄的土层能够抵挡得住炮弹的亲吻。

没有痛苦,也没有嘶叫,町田清几乎只是感觉到眼前一黑就什么都没有了,包括自己的知觉和生命,如同有着巨大动能冰雹一般地一发120毫米榴弹炮炮弹,砸在了町田清不远处的战壕里,猛烈的爆炸冲击波瞬间就让二十米范围之内的任何生物绝无任何生存可能,这其中也包括町田清那简陋的土质无固定支撑防护的防炮洞,不过在爆炸声遁去之后已经成了坟墓,就地掩埋了一名还想着明年看樱花花开花落的年轻士兵。

成片成片到来的炮弹,几乎打消了很多日军官兵的生存希望,猛烈的炮击永远是士兵们的天敌,而所谓的“老兵怕枪、新兵怕炮”战场传言,也被如瓢泼冰雹雨般的炮群齐『射』所撕裂得『荡』然无存,大规模炮击之下土地会被夷为平地,不被撕裂成碎片的生物都会被活活震死,除非他们有着很好很好的防护,足以抗住一次次猛如轰天巨大锤的强大锤击,否则等待他们的只能是活埋。

犹如噩梦的炮击还尚未开始多久,天空中就传来了很不一样的声音,日军第四步兵师团炮兵联队的正式反击开始了,数量不多、质量也不是很好的炮弹却还是带着日军炮兵们的怒火窜入了天空划出一道道漂亮的轨迹向可能存在共和国军队的地方砸去,也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根本没有和共和国陆军交手过的第四师团,原本就冲着自己被加强编制之后,能够有所作为的,自然难以咽下被共和国陆军炮火急袭之耻辱,还击成了理所当然。

果然,这一顿炮击很是奏效,不到一分钟这落在日军阵地上的炮弹就一颗都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暂时的战场单方面安静,唱响主角的已经成了日军炮兵们,他们正卖力的猛烈开炮、奋勇『射』击,丝毫没有顾忌到很早之前就被通报过的重要战场守则之永远不要和敌人比拼炮击能力。

日军炮兵的反击很大程度上鼓舞了日军士气,可悄然滑过的时间并没有让战场等候多久,天空中就传来了一阵更为巨大的呜呜叫声,如同饿狼嚎叫一般撕碎了空气奋勇奔行着,齐齐发出来自地狱呼喊猛然落下,非常准确的砸在了日军的炮兵阵地上,猛烈的爆炸自然还有日军火炮炮弹被殉爆的作用在内,空前巨大的晃动感真切的告诉了那些刚才还欢呼雀跃的日军们,什么叫做强势反击。

噩梦从来不会孤单,因为它们始终都是相生相惜、接踵而至,收拾完日军炮兵的火炮们仿佛更为愤怒的照顾起日军阵地起来,连之前没有参与到『射』击的火箭炮等也竞相亮相,从天而降的云爆弹弹头成为了之前那些幸运儿的噩梦,以极快速度爆炸的云爆弹瞬间就消耗掉了爆炸范围之内地表空气,并且带来了数千摄氏度的高温,窒息而亡的痛苦自然超过了被瞬间烧成焦炭那般痛楚,可等候着日军第四师团的更大噩梦还在后头。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