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十七章 被上帝遗忘的沃土

第二十七章 被上帝遗忘的沃土

春寒的料峭早已褪去了昨日的隆装,静静地大地上堆积的雪早已在悄然之间溶解。冰冷刺骨的地面还保留着昨日严寒的冷意,不过暖暖的阳光照『射』在身上,让人感觉已经没有前些日子那般清冷了。春天的气息逐渐浓烈,初春的寒意慢慢消失无踪,只留下寸寸新绿『露』出地表,昭示着世间,1915年真正的春天已经到来。

万物归春,本应该说是生命勃发的季节。但,昔日美丽的田园早已沟壑纵横,原本应该在田间劳作的人们毫无踪迹,寸寸嫩绿的野草在四处冒出了小脑袋,翠绿的颜『色』开始有规律地点缀着这一片片黑红『色』的土地,带来一丝丝清新的氧气,同时也让那浓浓的血腥淡化。一阵风起,璀璨的大自然怫然微笑。

“嗡~~嗡~~轰轰!!”

突然,一枚枚腾空而起的炮弹划破宁静穿透了空气之后重重地撞击在地面上,轰然作响的声音彻底打碎了大自然的那难得的一片宁静,沉寂的空气里突然掀起了阵阵巨大的波澜。

“炮~~~击!!”沙哑的声音经过铁皮喇叭的放大,犹如响鼓一般在众人耳朵里颤抖,刚才还歪歪斜斜躺在战壕里感受新春的士兵们,立马神经反『射』般地动了起来,很快钻进各自的单兵防炮洞,等待战争之神的惩罚。[]大国无疆27

不断轰然作响的炮击犹如一把一把的重锤在敲击地面,整个大地都在颤抖不已。刚刚布置好的阵地很快被一枚枚重型炮弹掀翻,铁丝网和沙袋、木桩等等被强大的冲击波带上天际,然后纷纷坠落,曲『射』过来的榴弹炮炮弹和迫击炮炮弹就像是一个个长了眼睛一样,大面积的洒落在阵地上,不少的炮弹幸运地落进了战壕里,即便躲在了防炮洞里,不少人也还是活生生被震死了。

强烈的炮击对于已经经历过数十次生死考验的老兵而言,这不过又是为他们的增添了一次挨炮的经历罢了,他们用不着惊慌失措,死神的眷恋是任何人无法逃脱的罪孽,就好像被重型炮弹,比如被200毫米以上的炮弹击中了,即便你藏在了洞里,但一样会被活生生炸死,而周围十几米范围内的战友们同样难以幸免。

所以,没人希望这样的炮击持续时间太长,己方的炮兵们也不是吃素的,很快就按照之前划分好的炮击坐标疯狂反击,一枚枚炮弹犹如冬天里的冰雹一样,一文不值地撒向对方的阵地,刚冒出地面的小草们会很快被彻底烧死,强大的热浪会像狂风吹拂秋叶一般将阵地上的所有工事摆弄得东倒西歪,更不用说那些夹缝中的小草,上千度的高温会很快让它们化为一片灰烬。

“开~~战!!”军官们很快得到了哨子的提醒,然后便扯着嗓子大喊大叫道。“快,快,你这些该死的笨蛋,该死的德国佬又上来了!!”

一个个幸存者通过被炸得七零八落的战壕蹒跚着赶到各自的预备阵地上,辛辛苦苦一晚上的工事早已看不到昨日的半点迹象,士兵们很快就趴在只剩半截的战壕上,架起各种武器瞄准那些犹如蝗虫一般蜂拥过来的敌人。老兵们开始帮助新兵们拿出手榴弹,帮着搬运弹『药』箱等等,有的人甚至默默无声地开始祈祷或者将工兵铲放在顺手的地方,或许他们是不相信上帝了,的确在这该死的战场呆久了,不应该再相信那该死的万能的主。

“约翰,你的屁股还真是可爱?脑袋也抬得那么高,等着子弹钻啊?”老兵乔治吧小心翼翼地唧着一点点烟头,那丝丝青烟会很快让他安静下来,不过他发现一旁的一菜鸟就不一样了,高高撅起他的『臀』部就好像欠揍的女人似的。“脑袋别抬那么高,德国佬的枪法不是你爷爷打猎的那种狗屎技术,只要你再抬高一点,保准会让你非常满意的。”

直接捏熄烟头,乔治将自己的李恩菲尔德步枪从右侧拖了出来,慢慢地低下脑袋瞄准一个正踉踉跄跄向这边奔行的德国士兵,他真想听到长官的『射』击命令,至少昨天结束时发现自己才宰了十二头猪非常令自己不满意,今天必须得多杀上些才行。

双方的炮击一直以来都非常有默契,发起进攻的一方往往会主动停下大规模的炮击,至少那些重型火炮会退出炮击行列,而更多参与的是『射』速快的迫击炮,偶尔掠过的重机枪扫『射』其实不会让多少老鸟惨死,当然会让约翰之类的嫩卒少掉不少的肉,所以一般对手的徐进弹幕掠过阵地之后士兵们就已经咕隆隆地跑出来各就各位。

“开~~~火!!”

一直一来,乔治都非常纳闷为什么长官们都喜欢发出开火的命令,而且是必须站起身来对着敌人大喊,运气好的喊完之后便蹲下开始指挥战斗,运气不少的或许还没结束儿话音就被打成筛子了。不过这个时候乔治没那个心思顾及长官的运气好坏,长官的命令以三百多米每秒的速度传入耳朵,然后大脑经过零点秒的思考确认后发出开火的命令,具体的动作信号很快通过神经网络传入手指,接着食指按下了扳机,得到释放的撞针很快将子弹引爆,强大的动力将子弹弹头以超过500米每秒的速度推出枪膛,然后高速旋转着钻入之前喵好的一个人身上,强有力的弹头犹如钻床的钻头一样,轻松地就钻入了胸膛,扭动着自己的身躯将身体内扭成麻花之后,没了多少动力的弹头终于停在了身体某一个部位。

一枪打死一个之后,乔治立马转动步枪瞄准下一个目标。在他的视线里,两个德国士兵非常英勇地扛着一挺通用机枪,刚准备开枪打死那个端枪的,结果人家也是一个老鸟,很快就接着地势扑倒,让几具尸体充当临时掩体,闪烁着死神标准惨烈笑容的黑洞洞枪管很快瞄向了自己这方的阵地,很快就突突突的不停冒火。

战场上一丝丝的闪躲和退却都会让自己处于难以招架的被动,乔治为刚才欣赏对方的训练有素付出了代价,快速点『射』过来的7.62毫米子弹裹挟着强大的动能在自己的左臂卸下一大块肌肉,而他的运气算是好的了,刚才还和自己骂骂咧咧的约翰直接被子弹贯穿了整个肩膀,鲜血犹如泉涌一般流个不停,忍着伤痛准备还击的乔治刚一抬头,剧烈的扫『射』有飘了过来,说老实话他此时特别想揍死那些该死的机枪兵们,当然迫击炮手们也是该死的。

慢慢的缩下来,接厚实的战壕挡住子弹,没有打死对方可能的乔治放弃了之前的报复想法,开始粗略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伤口,破碎的衣服已经被那颗该死的子弹嚼烂,『露』出嫣红的肌肉和一些、血管和神经,从小包里抽出无毒纱巾后,用嘴巴咬住一头,而右手使劲儿地绕着膀子缠上几圈,最后打上一个节。算是包扎完毕后,他才慢慢爬去看了看一旁的约翰,肩胛骨下侧不远位置中弹,而且是12.7毫米重型机枪弹,强大的动能让颈部左边几乎被削掉了大半,肩关节的深深白骨很是恐怖地在那里晒着日光浴,鲜血不停地从巨大的伤口四处奔涌而出,整个后背和前胸都已经被红红的鲜血所浸透。当然,这一切都告诉乔治,没救!

“擦你狗-娘养的!”约翰的慢慢死去对乔治而言没什么大不了的,开战几个月来他已经送走了至少十名战友了,估计最近上场的对手可能是水平比较高,今天才刚一开战就让自己都挂彩了,而且昨晚还和自己分一菠萝罐头的战友半边肩膀被打飞了,当然他不怪罪对手,只能抱怨这样的战争是否有那该死的意义。

剧烈的伤痛像是无数的小针不断刺痛心灵的脆弱面,乔治明显感觉自己扶枪的左手在不停的颤抖,而自己的准心也随之不停地跳跃,子弹在头上飞来飞去,而自己也偶尔还击可是就是没打中一个敌人,倒是越来越多汹涌而来的敌人,凭借着优秀的战术素养,像是点名一样让自己的战友们一个个脑袋开花。

“该死的机枪手在哪儿?”乔治还是在坚持开枪还击,不过嘴上已经不停地念叨这样的语句,或许活下去会成为自己后半生的口头禅。还没等乔治说出第四遍,身后很快传来的一阵阵皮靴跑动的声音,两名机枪手很快出现在自己的左面,趴在了刚才约翰被打死的位置,接着他们熟练地给通用机枪安上弹鼓,接着就是突突突地向敌人不停开火。

“我还以为该死的上帝睡着了呢!”乔治非常高兴自己身边多了一个火力点,嘴上念叨完后慢慢瞄准自己的目标,那些不断吼叫着向己方阵地冲锋的德国人时而奔行不已,时而趴下、蹲下、站立『射』击,这都很让乔治为难,但这下不同了,他的视线了出现了一对正忙着换弹鼓的机枪手,有效地训练让他克服了左臂伤痛的肆虐,一枪便让那个给机枪安弹鼓的副『射』手归西,子弹从左侧身体钻入,破坏了他的肺部之后成功侵入了心脏所在地域,中弹的副『射』手如同放空气的皮球一样倒在机枪手的面前,而那个『射』手也没有一丝的停顿,自己拿起弹鼓安上之后,直接将三角架安在了自己战友尸体上,突突突地很快向这边还击。

幸运的是乔治,然而倒霉的就是刚过来不一会儿的两个机枪手,德国佬的点『射』非常准,直接让己方的正『射』手的脑袋成了开了瓢的西瓜,而在一旁的副『射』手半边脸削了下来,整个脸颊骨又像刚才约翰的肩关节一样白骨森森,牙齿混合着血『液』轰然落下,而副『射』手也如乔治所想的那样,立马昏厥倒地。

“该死的!”失去机枪火力的掩护是一个绝对让人心碎的事情,刚才还感叹万能的主派来一个机枪手的乔治立马将自己的步枪扔在一旁,直接一扑便卧倒在了战壕里,头顶上滋溜溜飞过的子弹没有任何一颗击中乔治,但和地面巨大的撞击力让他更加伤及了左臂,钻心地痛蔓延全身,但看到那只剩下大半边脸的副机枪手乔治还是很快反应了过来,将副『射』手拉到一旁之后,自己端起了机枪不断开火,其实他并不喜欢这种枪,火力十足但是那强大的后坐力犹如一个拳击手不停地打击着你的右半边身子,弱不禁风的士兵是绝对不敢摆弄这种大杀器的。[]大国无疆27

“小兔崽儿们,来吧!!”一边吼叫着,乔治几乎是疯狂地扣动着扳机,不断『射』击的机枪将一颗一颗子弹飞快『射』向对手,而身旁也不停地掉落下冒烟的弹壳,金晃晃的弹壳在阳光的照『射』下更显耀眼,当然这种耀眼并不是奇观,发烫的枪管逐渐变成红『色』的时候,乔治打完了那个弹鼓,直接向右转,弯曲着身子藏在战壕里,将散落的半截大腿上的那点裤子布料扯下,然后沾上约翰牺牲而赋予的那个小血坑,打湿之后直接充当手套开始换枪管,整个过程彰显的不是一个老兵的技术有多么得高超,而是战争究竟使人有多么的疯狂。

换好弹鼓和枪管之后,乔治又沾了些血水再枪管上,算是提前能却了。然后便又半跪在战壕里接着疯狂开火『射』击,不远处的重机枪阵地上同样如此,水壶里的水没了,重机枪枪管已经红彤彤地,但早已杀得疯狂的众人很快就想到了办法,扯掉战友身上的衣服,然后用『尿』『液』或者血『液』打湿之后,要么更换枪管,要么直接进行冷却,然后又是疯狂的开火。附近的士兵们同样是疯狂的不停开枪还击,然后中弹倒下,接着又有人前仆后继地接着开火,接着被『射』杀倒下。

“目标a1—02,高爆弹,无修正六发急速『射』!”迫击炮阵地上,士兵们也是同样的疯狂,一枚枚炮弹不停地滑进炮口然后发『射』出去,接着又是一枚接着一枚,他们有足够的冷却水,只要炮管红得发亮,立马打开水壶小心翼翼地从头淋到底,嗤嗤作响的白烟散去之后又将炮弹不停地发『射』出去。

“卧~~倒!!”一阵疯狂的呜鸣声从空气中传来,军官们很快就意识到了什么,立马下达了命令,当然不幸的是他需要被炸成四分五裂了。包括乔治等老兵,都是很快的做出了反应,乔治甚至更本没管那挺机枪,直接趴在了战壕里,接着巨大的轰鸣声伴随着一阵巨大的热浪袭来,熟悉的重型大炮轰击让乔治又抱怨不已。“该死的德国人,炮弹真他-妈-的不要钱吗?”

强大冲击波带走了不少的生灵,当然包括乔治的那挺机枪,等乔治爬起来准备继续还击的时候才发现那挺机枪已经被“吹到”了战壕外面去了,没那个胆子贸然出去的他只好赶紧从周围的尸体上搜寻武器,功夫不负有心人,几枚手榴弹很快成了他的主要武器,拉掉保险数个一二三之后,用尽全身力气便甩了出去,轰轰轰的声音此起彼伏地飘『荡』而来,当然不少手榴弹是没炸死人的,因为对方会用重炮轰击自己,只能证明他们的步兵没那个能耐攻上来,或许只会依靠一会儿的特别战。

上帝没有令人失望,重炮很快扫『荡』过战场后,还没等乔治戴好防毒面具,一枚枚划破空气的声音与众不同的炮弹就落了下来,赶紧戴好防毒面具之后,乔治终于找到了一个拿回机枪的机会,各种颜『色』的烟雾在自己阵地上腾起的时候,对自己的行动而言是一种非常好的掩护,果然乔治非常顺利地爬出而来战壕并取回了那挺机枪,收集到了足够弹『药』之后便挨着战壕侧面等待,焦急地等待对手的到来。

“这该死的机枪还真是该死的好,这么大的冲击都没吹成零件,真是个不错的武器!”乔治趁对手没冲上来的时机,好好检查了一下机枪和弹『药』情况,换上一个满满的弹鼓之后只能这般感叹一番,当然他没忘记侧耳靠近战壕侧面,浓烈的烟雾下根本看不清为外面的情况,所以只能通过侧耳倾听对手跑动的声音判断交战的距离还有多远,当然得感谢大地是一个非常好的传音设备。

“该死的,来吧!”乔治大喊着重新趴在了战壕上,然后便又开始开火了。刚才贴着战壕听到了非常清晰地众多脚步声,而且己方的炮弹也在不停地按照坐标对敌『射』击,自己有那个必要出来扫『荡』一番。

突突作响的机枪声很快响遍了整个战场,这回交战的双方士兵除了多戴了防毒面具,视线被烟雾所影响之外,其余都没有任何的异同,飞驰而过的子弹一样带走一个个生命,不断炸响的炮弹也在充当着死神的镰刀。

“来吧,兔崽子们!!”不停地扣动着自己的扳机,乔治的视线并没有多少清晰,但只要感觉有人影晃动他便毫不犹豫地对那儿倾泻弹『药』。疯狂的时候并没多少,微风慢慢让战场上的毒气逐渐消散不少,随着视线的逐渐清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出现在乔治的视线里,而自己这方的反击却没能阻止对方的『潮』水般进攻。

疯狂地打完最后一个弹鼓之后,乔治顺势滚落在战壕里,然后便开始寻找着必备的武器,“工兵铲呢!狗屎!”好不容易找到了那只有半数的弹鼓,然后才发现该死的工兵铲被一个尸体压着,那没有了天灵盖的尸体也就是不久之前的那正机枪手,乔治一把就把他掀翻,然后拿到了保命的工兵铲,然后又给机枪安上最后的半数弹鼓,当然也把工兵铲放在了右手边。疯狂叫喊着对着『潮』水般的德国士兵们打完最后的半数弹鼓之后,德国人终于用尸体压过了铁丝网,然后冲了进来。

“擦你老母!”乔治直接将近五十斤的机枪对着冲得最快的那个德国佬砸去,然后叫喊着拿起工兵铲就冲了过去,将铲子当成砍刀直接对着那人的腰身砍了过去,长期被用来挖掘工事的工兵铲锋利异常,巨大的铲子几乎陷在了德国人的身子里,飞彪而出的鲜血沾了乔治一脸。

一个转身立马把铲子拉了出来,带出一大堆肠子和鲜血,殷红的铲子立马被乔治挥舞着向另一个敌人挥去,划过猎猎腥风的铲子没有令乔治失望,直接顺着颈部让那人的脑袋几乎搬家移位。

“扑~哧~!”

幸运女神不会牵挂任何一个生灵,这十米范围内没有一个战友策应后背的乔治很快陷入了一个僵局,还没来得及抽回铲子的他被一个德国士兵的长长地刺刀捅进了他的后背,一阵搅动之后拔出了刺刀,巨大的痛楚还未传递到乔治的脑袋里,又一名敌兵早已将自己的刺刀送进而来自己的肚子。“啊~~”哭叫着,乔治用尽全身力气将工兵铲向捅自己肚子的那个贼人砍去,而那人并不是一个笨蛋,一个后撤步不仅让他飞舞的铲子失去了任何杀伤,而且拖拉出来的刺刀再次给予了乔治重创。

“狗屎!”

跌落在小坡上的乔治很快就只剩下了说着词的力气,蜂拥而上的德国士兵们很快踩着他的尸体向第二战线进攻,强有力的靴子和鞋踏在乔治的身上,一些不长眼的人还踩中了他受伤的肚子,被带出的肠子拉得老长。

死亡是痛苦的,至少在活着的时候是那么觉得,但真的要死亡的时候,乔治感觉到已经不再多痛苦,嘴角不停冒着鲜血已经说不出任何话,但脑袋里还有那么一些残存思绪的他仿佛看到了不列颠岛上的美丽妻子和孩子,她们是不是幸福,爸爸妈妈是不是依然身体健康?女儿的笑脸最后一次划过思维的边沿,一名跌了一跤的德国士兵发现了还没死透的乔治,很快就又给了乔治一刺刀,而且对准的就是他的心脏。

寒光闪过之后,乔治的眼光逐渐失去了『色』泽,头脑里慢慢混沌起来,身边十几名战友的逝去早已练就了他内心的僵硬,但这次自己就要离开人世要去陪同他们了,心里是那么的不甘,但仅仅是不甘。

“呜~~轰!!”一阵一阵的炮击又来了,不过这一次轰击的不是德国人,而是英法联军自己,第一道防线的溃败是因为毒气弹的原因,或许也是因为兵力配置的问题,不过这些已经不够重要,他们需要毁掉德国人的企图和战绩,而且第二道防线已经布置完毕,没有任何理由让第一条防线留给德国人,所以一枚枚炮弹很快就开始倾泻下来,刚刚攻进英法联军战壕的德国士兵们很快止住了进攻的脚步,剧烈的炮击很快让一些来不及躲藏的人飞上了天变成一块块碎肉。

或许乔治是对的,与其继续苦战还不如直接消亡,这是一场没有胜负的屠杀战,一会儿被屠杀的是敌人,一会儿又会是自己人,生命的宝贵不再,一个人的死亡或许在和平时期会造成比较大的波澜,但在战争时期即便是一千人的死亡,也最多是一个数据而已,仅仅是一个数据而已,一万人的死亡或许只会让一片战场上多些腐烂尸体而已,和一千一样,一万人的失去也不过是一个数字而已,当然这些人中包括不少的约翰、乔治之类的人。

“生命的价值,不在于你的成就有多高,你的生活有多幸福。有时候,你的小命只会值一颗廉价的子弹,有时候甚至是一片更不值钱的小弹片。在这广袤持久的战场上,我们无法左右的有很多很多。服从命令,勇敢杀敌,我们这些小兵的命不过如此!”[]大国无疆27

乔治昨夜为新兵约翰说的话还未褪去应有的『色』泽,但却在第二天的早上彻底失去了意义,但或许不是如此,他俩包括更多的人用实际的情况验证了他说的话,一句一词都是对的,一个人的生命是绝对渺小,包括兵油子乔治。

“亲爱的,我和你分别是为了什么呢?告诉我这一切都是昨夜拥你入眠,不小心做的噩梦而已。亲爱的,我来到这儿是做什么呢?我一次次举枪瞄准『射』击,看着一个又一个鲜活的生命倒在枪下,这是在做什么?昨夜还一起分享食物谈论女人的兄弟,今天已经悄然逝去。早上还骂骂咧咧下达各种命令的长官,今天已经找不到他的残肢断臂。我们的军装换了一件又一件,但一直找不到一件是不会沾上罪恶鲜血的衣服。越来越多的人疯狂,红肿的双眼和不自觉都要不断发抖的双手,罪孽深重的心灵早已承受不起任何的杀戮,直到这颗心被被人杀戮停止跳动才能解除掉心灵的禁锢。”

“上帝的悲悯之心早已被硝烟笼罩,他早已忘却了人家的种种惨剧,人类的互相残杀是得不到上帝的可怜的,死后的人们会进入天堂?数十万的孤苦灵魂飘『荡』在整个欧洲大陆,上帝是不需要这么多人进入天堂的。是的,上帝已经忘却了这一片沃土。”

年的春天,德国人的反击非常有效,但并不持久,双方很快进入了战略僵持阶段,残忍的战争才刚热身完毕,会有更多更残酷的战斗等待着一批又一批青年前去贡献,贡献自己的宝贵生命,在这一片早已被上帝遗忘、死神铭记的土地。

或许战争结束之后,这里会成为沃野千里的好农田,因为这里埋藏了太多的生灵和血肉。!~!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