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四十八章 坦克对战

第四十八章 坦克对战

第四十八章坦克对战

坦克,本是源自于拖拉机的变形体,但战争却将其催生成为了攻防兼备武器利器,但火炮已经被证明为“战争之神”,而集攻击与防护双重能力为一体,并且兼备良好机动能力的坦克,究竟在久经考验之后,得到什么样的名称,还得靠实战表现来定夺名声是好是坏。

“我不管你现在在干什么,反正就是一条,作为一师之长的你,决不允许擅自参战”

梁国伟好不容易接通了王阔,第一句话就是要唬住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第十四机步师师长,他自然知道这次装甲会战是朝鲜半岛战争开打以来的第一次,甚至可以说是共和国建设装甲部队以来的首次真正意义上的实战。如此难得的机会,是个装甲兵都会按捺不住,包括梁国伟本人在内,所以他特别理解王阔的心情,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才千方百计要拦下王阔,不准他参加战斗

“军长,日军足足有一个装甲旅团,整整一个啊这么好的机会要是不抓住,恐怕我……我会遗憾终生啊”[]大国无疆48

“那你就上军事法庭和同我一起遗憾终生之间做出个选择吧”

梁国伟吼出了自己的杀手锏,刚才他也是准备着乘坐陆航团直升机赶赴战场的,可这毕竟是想法而不能付诸实践的,王阔也是一样,堂堂一个机步师少将师长,决不允许亲自驾驶任何装甲车辆或者是乘坐参加战斗。

挂断电话,王阔遗憾的取下了头盔,很是无奈的拍了拍第十四机步师坦克团团长的肩膀,刚才王阔还反复表示,自己一定会说服军长,如此大规模的战斗岂能让他错过,现在看来刚才的一切说辞都是一点儿用都没有的屁话,还白白拖累的坦克团团长几分钟的时间。

虽然这装甲兵作战并不是以秒钟计算精确度,但至少部队已经集结,多拖一分钟就是躲让坦克团团长陈鸿杰焦急一分,看到王阔不得不离开了,刚才拍着胸脯说要好好给师长当好装填手的他,也只能放弃亲自参与,转为乘坐装甲指挥车随军战斗了。毕竟刚才军长的那声长吼,可不仅仅是对王阔说的,也是提醒着其他高级军官要注意。

送走师长王阔,陈鸿杰又是挺直了腰板说道:“师长,用不着沮丧,我敢打赌,今儿我的坦克团不彻底撂倒这个数,我老陈这个月的津贴都拿出来给全师官兵们买好烟抽您没有上去,但咱们可是去了,保准打得漂漂亮亮”

“你小子给老子记住了,坦克团要是表现不好,甚至还不如参战的机步二团,你小子就等着给老子擦一个月的指挥车吧”

临走前,王阔留下了一句狠话。不过对此,陈鸿杰已经早有免疫能力了,所以笑呵呵的送走师长后,赶紧钻进了自己的指挥车,刚一坐下就示意团部立刻出发追上已经快要展开完毕发起集群进攻的部队。

而他自己则一把抓过了通话器,清了清嗓子后就大声说道:“顶前的一营、左翼的二营、右翼的三营,中间的火力营,都给我听好了,师长刚才发话了,说这次大战是我师难得的一次机会,如果表现还不如机步二团,那咱们就战后全体改做机步兵,别他娘的浪费优秀的主战坦克。”

此次迎击日军第一装甲旅团,第十四机械化步兵师由坦克团担当主力,机步二团负责随同掩护,机步一团作为战役预备。另外,坦克团的战役安排简单且很是明晰,其三个坦克营组成了一个略像压扁了的“品”字形,其炮兵营也就是陈鸿杰嘴里所说的“火力营”负责后继支援。

现在陈鸿杰所掌握的部队可谓是真正意义上的“兵强马壮”,单论一个基础战术作战单位即一个坦克营。一个坦克营装甲营,下设4坦克连和1个支援保障连。一个坦克连足有14辆坦克,所以加上营部所配两辆坦克,一个坦克营足足装备了58辆坦克,如果加上其支援保障连的战斗侦查车、突击炮车等,战斗力已经非常强悍,如果再编入协同进攻的摩托步兵或者机步步兵、防空与工程联队,这样的一个基础战术部队足够组成两个战斗梯队具备担负遂行任务能力。

而现在,顶在最前面的坦克团一营担负着5公里的正面进攻宽度,建立了3.5公里的纵深。假如处于防御态势,则这样的一个营足以担负起至少六公里、纵深长达五公里的防御区域,但现在第十四只可能猛攻而不是防御,所以该营和另外两个营,建立了15公里的进攻宽度,因此从高空看下去,宽广的大地上已经是热闹非凡,彼此之间拉开一定距离的坦克很是默契的保持着速度滚滚推进,给原本一片荒芜的大地上留下一道道深深的压痕,翻腾的草碎屑留了一路,跟进的步兵战车等也是气势恢宏。

每一个坦克营都以双梯队模式开进,而每一个梯队都是呈标准的横队战斗进攻队形,现在部队所发起冲击的地方地形平坦开阔,无林地和洼地,并且为了快速接近迎敌,所以这种横队进攻队形看起来就像是每一个梯队的坦克一字排开,几乎都以最大越野速度向前狂奔一样,宛如草原上同时出现了一头头向着猎物狂奔的雄狮一样。

而每一个进攻梯队之后三四百米,就是负责跟进掩护的机械化步兵们。此时此刻先锋部队距离日军都还有一定距离,所以机步兵们尚且没有展开掩护行进和跃进的必要,而是以一般行进方式跟进坦克部队的前进即可,并且保持着每辆步战车之间间距不超过一百米、最窄不低于四十米即可。

随着两军距离的不断缩进,第十四的装甲兵们因各型战车有更好的观瞄仪器,所以首先看清了日军装甲旅团,整个主动出击的日军第一装甲旅团还有差不多一个步兵联队跟进在后,看样子十分像是协同坦克进攻,只不过他们既不是摩托化步兵,也不是机械化步兵,而是靠着脚丫子跟进坦克前进的,也幸好日军坦克速度并不快,所以日军步兵们还能跟得上,要是在共和国这边,估计坦克都鏖战了,步兵们跑得口吐鲜血也只能有吸油烟味儿的命。

“全体注意”

“目标出现,注意观瞄”

还尚未进入坦克『射』程,各梯队担负指挥的坦克长就通过战术通讯系统提醒到他所需要负责的坦克车长们。装备了光电与红外夜视等先进观瞄设备的40式主战坦克,几乎不用坦克长提醒,各车车长已经开始瞄准其乘坐坦克正面面对的日军“坦克”。

尽管日军的坦克非常疑似为步兵战车,但这些车长们可没管日军会客气到用步战车来与共和国坦克相抗,只管瞄准即可,而且无一例外都用上了激光测距仪来辅助进行距离测量、弹道计算机来负责目标数据计算等等,都以保证首发的命中精度为前提,就算是“大炮打蚊子”的嫌疑,确保战果才是真理。

“目标锁定,一发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准备”[]大国无疆48

“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准备就绪”

“全体注意,首发齐『射』,放”

坦克长一声令下,大地上瞬间就爆发出了很是恐怖的“通通”开炮声,一字排开的坦克,十五公里的进攻宽度上顶在最前面的八十余辆坦克,非常默契的完成了行进中的快速开炮,坦克主炮炮管**出了夺命炮弹同时,也喷冒出了强大的气流。

穿甲弹所具备的穿甲能力高低,取决于炮弹击中目标时候的所拥有的速度、质量和炮弹材料物理特『性』比如说强度。因此,稳定尾翼脱壳穿甲弹,就是为了让穿甲弹自『射』出坦克火炮后尽量减少空气阻力的影响,进而将安装了很很细长杆状弹托,为弹体尾部加装了四片尾翼以保证飞行过程的平稳和精度,所以炮弹脱膛后弹托脱落,弹体继续保持高速飞行,由尾翼提供很高的飞行精度。

所以,当坦克营发『射』出了稳定尾翼脱壳穿甲弹后,这些穿甲弹以极高的飞行速度且非常精准的向各自目标飞去,而且这些穿甲弹无一例外都是采用密度很高的钨合金作为弹芯,因此具备了强大的动能。以至于这些穿甲弹,可以说尚未发挥出其强大贯穿能力的时候,最大厚度不超过三十毫米均质钢装甲的日军坦克,用不着穿甲弹穿透,其装甲几乎就被生生“砸穿”了。

而缔造出真正恐怖的是穿甲弹穿过装甲之时,它所携带的高速合金弹芯和装甲发生了剧烈摩擦,以至于其周围装甲快速熔化并跟随了穿甲弹一起『射』入了坦克内部,这也就是给日军坦克乘员带来致命伤害的高温金属『射』流,这种『射』流犹如许多把同时向其开火的霰弹枪一样,炙热高温的金属『射』流顿时就让坦克内部的四名乘员死得不能再死。

幸运的是,日军的装甲厚度实在太薄了,以至于和稳定尾翼穿甲弹弹芯的摩擦不够充分,产生的高温金属『射』流不是太多,所以日军坦克内部没有被密集的金属『射』流所严重破坏。

但悲剧的是,穿甲弹的动能并未被日军坦克装甲卸下太多动能,以至于动能未减多少的稳定尾翼穿甲弹,又很是奇怪的从日军坦克后面穿了出去,其中不少穿甲弹非常幸运的撞上了后面的日军坦克,而这会儿的穿甲弹动能已经减少不少,穿透日军坦克装甲形成了足够多的高温金属『射』流。

由此,发『射』了穿甲弹的坦克所有车长都很是惊讶的看着各自的战果,有的车长发现自己的战果不止一个,而且第一个战果死得并不是很难看,也就是一个金属窟窿而已,但后面的第二个战果就显得悲催许多了,简直成了废铁一般。而那些没有两个战果的车长,就是因为看到了穿透了一辆日军坦克后还能飞行一定距离,并且将几个日军倒霉士兵给拦腰穿成两截。

曾经在实验测试中,标准穿透『性』能是2000米距离上穿透715毫米均质钢装甲的稳定尾翼脱壳穿甲弹,现在却表现出了一弹两车得恐怖战果,其威力实在实在是太惊人了。

“我的个乖乖,稳定尾翼脱壳穿甲弹真是够厉害啊”

“早知道就该用破甲弹的,用穿甲弹真是浪费了”

“可不是吗?一炮双响还好,打穿了一辆蒙皮坦克后,还什么都没砸到,就真的是亏大发了”

………

首轮坦克齐『射』效果实在是出乎众人意料,无线电里顿时就充满了各种叫好声和叫骂声,一炮就干掉了两辆日军“超轻型”坦克的自然是高兴得很,而那些精心瞄准后实现了首发精确命中,却发现其他人的炮弹都干掉了两辆,而自己的穿甲弹穿了第一辆之后,再也没取得什么战果,哪怕砸到几个日军倒霉鬼也能让人心安,可什么也没有之下,难免会让人遗憾得骂娘几声。

共和国军队这边正遗憾着参加首轮『射』击坦克未能取得一炮双响的特殊战果,并且首轮『射』击效果也让后续参战坦克知道了除非是必要时刻,应该尽量少用稳定尾翼脱壳穿甲弹这种高附加值的弹种,所谓的必要时刻自然是指能够击穿两辆日军坦克的好时机。同样,坦克的『射』击效果也提醒了坦克团的炮兵营,突击炮、反坦克炮之类的,恐怕会单发就创造双战果。

而日军这边,突然而来的打击根本让日军难以相信,距离还在两千米左右(当时实际距离已经不足两千),日军的坦克火炮有效『射』程还根本没到的时候,却猛然发现对面的共和国装甲部队快速开火了,而且是以相当怪异的快速行进中完成集体齐『射』,默契程度、优秀战斗素质和坦克『性』能简直是完美的相得益彰,反观这边立刻就呈现了恐怖梦魇。

首发命中率高达百分之百,日军倒还可以将理由归为共和国军队在使用装甲部队和坦克『性』能方面的确很强大,得益于某些坦克出现了“一炮双响”,即单发『射』击就干掉了两辆日军坦克,以至于命中率超过了百分之百,这可就让本打算以出其不意主动出击而争取获得意外战果的日军,现在真的是进退维谷了。

“漂亮”

因为在战场上空执行着“实时直播”的无人侦察机,从获取数据到加密发送回去,再到接收解密,这其中有一个相当的缓冲时间,所以战场上的第十四机步师坦克团已经在准备着第二轮『射』击的时候,盯着大屏幕的第五军军长梁国伟才刚刚看到『射』击效果。

“这狗日的坦克也忒不挨揍了,竟然被一炮搞穿了两辆”

梁国伟比较高兴这样的一个战果,虽然刚才的一次坦克齐『射』就发『射』出了八十多枚昂贵的稳定尾翼脱壳穿甲弹,也就是说刚才那些坦克轰然一炮,就让共和国的纳税人几万块钱没了,可取得的效果也的确是满意的,那些一辆辆化成了废铁的日军坦克就是最大的报酬。[]大国无疆48

“也不知道这日军作战思想是怎么搞的,怎么照搬西欧国家所形成的本国日军条令、『操』典之类的,却会是这样一个效果?”

到现在,梁国伟都还是有些想不通为何日军第一装甲旅团会主动出击,难道是因为其军事思想中很是强调的“突然『性』”也就是主动进攻的闪击战,让日军第十六师团很是大胆的向共和国军队派出了装甲反击部队,企图利用日军自我标榜为“极其擅长的运动与歼灭战”战术来破灭掉共和国军队的进攻。

或许,这是一直奉行“唯进攻论”日军,在开战以来一直被共和国军队反复压着打,压抑太久之后所爆发出来的举措,虽然有些不自量力,但在梁国伟看来这也是一个不错的尝试,至少也证明日本陆军并不是豆腐渣做的,他们并不败在战术和士兵素养上的失败,而是其综合国力尤其是军事总体实力的差距所造成的,假如日军也有共和国一样的装备和补给,那么这场战斗肯定就不是现在这个开局,剧情进展也一定不是如此的索然无味。

战场上的真实情况真的验证了梁国伟的猜想,有着自动装填设备的共和国40式主战坦克,参与了首轮『射』击的坦克很快就做好了再次『射』击准备,而排在他们之后的第二梯队坦克群早已接替了第一梯队的坦克群,没来得及更改弹钟的他们,同样很快默契的齐『射』『射』出了带着极具渴望战果欲望的又一批稳定尾翼穿甲弹。

交替『射』击之间所耗费的时间非常短暂,常年累月进行战术演练和磨合的坦克团早已是玩转了坦克这种强大的兵器,日军虽说对共和国坦克『性』能高低的确不了解,但他们也是经过了很严格训练的。

由于双方距离始终在不断缩短,而且由于共和国方面首轮『射』击的战果实在是让日军愤恨不已,所以在共和国坦克进攻第一梯队不减速但却在换弹、第二梯队加速向前并准备『射』击之间,同样经过了很多训练的日军完成了『射』击和施放烟雾的准备,而且知道了共和国坦克主炮『射』程很远、炮弹威力巨大,吃了亏的他们还进行了规避机动。

但遗憾的是,他们的坦克不能实现行进中『射』击,所以他们必须要急停下来瞄准之后才能『射』击,而第十四师坦克团的坦克却根本不需要,而且行进间『射』击有弹道计算机的帮助,『射』击准确度还是非常之高的。所以,这一次并不是第十四师坦克团的单方面『射』击,而是双方的对『射』。

日军坦克所发『射』的穿甲弹明显从脱膛速度开始就全面落后,其弹体结构也决定了受空气阻力影响很大,进而会有很大程度的误差,并且就算是撞到了目标,其穿甲能力也实在不敢恭维,1200米距离上都不能穿透50毫米均质钢装甲的日军坦克穿甲弹,在一千六百多距离上只能说给前部装甲几乎相当于八百多毫米均质钢装甲的40式坦克抚『摸』罢了,其中还有不少穿甲弹直接被弹开了,有的穿甲弹撞上了40式主战坦克披挂的反应式装甲,倒是给造成了一定的装甲块因主动爆炸以抵消穿甲弹动能而就此报废。

而第十四坦克团第二梯队所发『射』的稳定尾翼脱壳穿甲弹,目标变得更为狡猾的同时,也有着飞行距离更近的一大优点,每一辆被击中的日军坦克都和首轮被命中的坦克一样,——被爆了前身还失去了菊花,活像是被某个尖角怪兽从屁股上给猛『插』了一下似地。挨上一炮的日军坦克顿时就萎焉的停了下来,某些惨一点的坦克其内部油箱不小心被穿甲弹所引起的高温金属『射』流击中了,顿时坦克就发生了剧烈爆炸,并引发了其所携带弹『药』的殉爆,当场就成了一团钢铁焰火。

听到前线部队的报告的王阔,还通过分享军部无人侦察机所拍摄的战场实时画面“自行确认”了战果,第一想法就是日军第一装甲旅团真是太让他失望了,原本希望着这场战斗能成为经典装甲战役的,结果却在坦克团两轮『射』击之下就几乎要宣告坦克战结束了,这不能不让人大失所望。

“偶滴个神,这哪儿叫什么装甲会战?才两轮『射』击日军装甲旅团就要洗白白了”

日军一个战车师团为两旅(四联队)建制,一个战车师团只有三百多辆坦克,而每一个战车联队编三个战车中队和一个轻型战车中队、炮战车中队和一个维修中队,因此所谓的日军第一战车旅团,即王阔嘴里的日军装甲旅团,参战的所有车辆其实不到三百辆,坦克一百五十辆左右,而被第十四机步师坦克团连续两轮高命中率的『射』击之后,战场上俨然已经没剩下几辆“健全”的坦克了。

战斗几乎已经毫无悬念,刚才闪电般的坦克会战很快开始又很快结束,而且是以日军坦克的全面失败、敌军一辆也未战损而结束,这一幕幕都映入了跟进而来的日军步兵联队官兵眼里,没法掩盖的现场直播事实,已经让他们打心眼里感到了实力的差距,随即油然而生的自然是恐惧感。

交战距离已经近得不能再近了,第十四机步师坦克团第一梯队的坦克群已经第三轮齐『射』即将开始的时候,跟进在后面的机步二团已经主动缩短了跟进距离,当第一梯队坦克群完成『射』击之时,机步二团的步兵战车群便加速冲了出去,对于坦克而言,他们接下来已经没有了任务,而完成秋风扫落叶的自然是机步二团,因为在一个日军步兵联队毫无防御之下的野战战场上,有着机动与防护双重能力步战车的机步二团,吃掉这块肥肉还是不错的。

“这仗打得真没意思,恐怕要让老子过足瘾,估计只能打到小日本本土才行”轻描淡写的感慨完,王阔看了看表,是时候洗洗准备吃午饭了。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