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四十九章 记者在行动

第四十九章 记者在行动

第四十九章记者在行动

“我能去朝鲜吗?”

“你通过了战地记者资格审批吗?”说着,军官看了看萧娅的证件。

“审核没通过,不过……”萧娅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看着军官遗憾的神『色』,挠挠头后说道:“我真的想去,还有,别看我是一个女记者,我每周都会参加防身术健身课,是有自卫能力的”

“很抱歉,但从你记者证上来看,你已经入朝一次了,这一次难道也是为了去报道平壤事件?”军官说着,将记者证还给了萧娅,虽然后者是鼎鼎大名的央视新闻台很有名气的外场记者,但也并不代表萧娅可以在无证情况下进入战区展开新闻报道工作。[]大国无疆49

军官说得没错,萧娅的确是已经入朝一次。而那一次仅仅是站在共和国丹东连接朝鲜半岛新义州的鸭绿江大桥朝鲜端,电视直播报导了一次共和国援助移交朝鲜人民『政府』首批物资的交付仪式,之后很快就被栏目组召回了国内再也未进入过朝鲜半岛,更不用说报道任何有关朝鲜半岛战争的新闻。

开战这些天来,萧娅也做过几次外场采访,不过采访在华朝鲜人生活现状、共和国民航总局开辟中印民航航线、教育部拟第三轮教育改革等事件,都不能让萧娅感觉到作为一个记者应该有的价值,她开始羡慕起那些军事栏目组和真正的军方战地记者们,能够抵达战场为观众报导最新的消息,不仅可以提升自我价值,还更能让萧娅得到自我满足,因为她始终觉得当前任何有关朝鲜半岛战争的消息都是有足够吸引力和挖掘快感的。

可惜的是,萧娅的战地记者申请通过了,考核却没有通过,这对于雄心勃勃,甚至已经谋划好入朝后应该在哪些方面多加注意,重点报导什么类型素材等都想好了,却猛然发现自己根本不能成行,进入不了半岛,谈何实现战地报导?所以,她一气之下给台里请了假,直奔丹东而来,就是看看自己的记者证能不能起到一定作用,假如侥幸获准,那么到时候给台里申请被通过也就百分之百了。

“真的不能让我过去吗?”

“如果你真的是要想去报导平壤事件,我就奉劝你一句,乘早打消这个念头,像你这样的记者今天已经来了不下十个,没有一个得到批准”

日军在朝鲜平壤南城区里,用极其卑劣的行为将无辜平民作为“防护盾牌”的事件,自经过共和国外交部的披『露』之后就被整个世界闹得沸沸扬扬有,全世界的人都见识到了日本军队的非人道、反人类行为,畜生不如之词更是反复叫骂,但有关这件事情将会如何解决,始终成为了一个二十四小时悬疑。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进入朝鲜平壤成为了很多记者所认为的谋求获得最快、最真实进展披『露』途径的绝佳方法,因此才有了除了参合这个重磅事件还要长期逗留半岛的萧娅,也被军官认为是一时兴起而要进入平壤的记者,都图一时兴致而让了那里是战火纷飞、命如草芥。

事实上,萧娅就算是进入朝鲜半岛境内也很难采访到实时的战争新闻消息,当前开战才没多久,战争主角是共和国陆军第五和第六集团军,他们根本不会允许将耗费自身兵力来设法保护的记者搀和到战争中来,另外空军目前正忙着在安州、咸兴等地区建设前进机场,部队完成作战部署这种机密空军是不会愿意被人采访的,除此之外就没什么值得让记者们报导了。

海军就更加不可能让记者们参与报导,目前在战区也就是朝鲜半岛周边海域执行作战任务的,都是共和国严格保密的先进作战潜艇,用海军的话来讲,那就是这些装备了先进信息系统和不依赖空气推进系统的现代级常规作战潜艇,至少领先世界二十年,所以海军最大的希望就是自己永远对于敌人是隐身,战争越是单向透明就越好,哪儿可能允许记者们登上潜艇,更不用说报导了。

所以,当由国际红十字会、各国军事观察特使等组成的平壤事件国际调停代表团,在空军的帮助下赶赴到刚由陆军第六集团军占领不久南浦,已经开始接触日方、了解事件进展……也就是这样一个消息,除了几个随团记者之外,世界其他媒体对此根本一无所知,而且共和国外交部还尚未通报这件事情,目前最主要的是等候日本『政府』的回复。

“天啊,这……这是平壤吗?”

乔布森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抵达平壤之后,他们第一时间就要求共和国军方将他们送过江去,很快他们就分批乘坐着共和国军方准备的快艇渡江了,但船还尚未靠岸,乔布森就很是吃惊的看到了大同江南岸的恐怖现状——满目疮痍。

简单说来,乔布森等人老老实实的蹲在快艇里,快艇上也支起了一面迎风招展的白旗和一面国际红十字会的会旗,但他们是可以东张西望的,首先发现的自然是被共和国第六集团军炮火蹂躏过的大同江南岸即日军沿江岸防阵地,此时此刻的这些阵地已经不再有原来的模样,整个岸边镶砌了大大小小弹坑,被犁翻的土地之间有不少正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亮的弹片……

“中国人到底做了些什么?非得『逼』到日本矮子们走到绝境?”有幸成为代表团成员记者之时,乔布森心里就在一个有着正常教育和军事政治体制的国家,为什么要做出如此反人类行为,他一开始就认为肯定是中国人实在太狠,一定是把一只吹嘘着自己不可一世的日本人『逼』到绝境,所以才会冒着被全世界唾骂铤而走险。

现在看来光是共和国军队简简单单的对日军岸防阵地火力打击,就足以看出乔布森的猜想果然是事实,日本人显然是被『逼』的,真要是和有如此恐怖实力的对手硬打,估计日本人会输的渣都不剩。但转念一想,乔布森也并不赞同日军的这种做法,虽然他是第三国的一个不相干人士。

被同样是打着白旗的日军接上岸后,乔布森用极快的时间快速扫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在他的观察下,很快发现了为数不少的日军士兵的残肢断臂,自己部队的尸体都没有机会收拾,日本人在共和国军队打击之下的狼狈倒也真是可见一斑。没顾着多看,乔布森明显感觉到了周围那些虽然打着白旗没有带任何武器日军士兵们,依旧用着很是毒辣的眼神看着他们,所以代表团通过翻译简单向日军说明来意后,便被日军带往内城区。

“竟然是走路?难道日军没有汽车吗?”

走在崎岖不堪的道路上,或许也说不上是道路的坑洼地上,乔布森第一时间就在心里发出了一声抗议,他们可是在共和国那边得到很高礼遇的,从北京出发是乘坐最新式也是最好喷气式支线客机抵达丹东,然后他们又乘坐共和国空军准备好的运输直升机经安州转场后抵达了前线,并且还在共和国第六集团军享受了很好的午餐,接着才乘坐民用版本都畅销世界的悍马车来到江畔,然后……

但到了日军这边,除了被犹如杀父之仇一般仇恨眼光注视之外,等候他们的竟然还是徒步进入平壤南城区,乔布森甚至在想,日军肯定希望这个该死的调停代表团尽早离开平壤南城区,以免需要他们来准备晚饭。[]大国无疆49

正想着这件事情的乔布森,突然被街角的一滩鲜血所吸引了,这才刚进入南城区不久,虽然周围建筑都未遭受到什么炮火或轰炸破坏,但街道上却随处可见日军的防御工事,可这么快就出现大滩鲜血,这不禁让乔布森好奇起来。

或许是看出了突然停下的乔布森疑『惑』所在,一个领头的日军军官叽叽咕咕的给代表团翻译说了一阵,然后乔布森就听到了翻译的英文讲述—“那是昨晚日军为平民们宰杀生猪留下的,每天城区内的居民都会享受到一顿定量肉食”

听到这话,乔布森差点就直接骂了出来,他可不是没见过人血的初哥,妻子生产第一个孩子的时候,他就被妻子强令留在了身边,那天可是见了不少鲜血的,而这地面上的鲜血,难道真是猪血?就算是昨晚杀的猪,那么地上的血也应该浸透进入泥土,让泥土显得暗黑了吧,可这一滩鲜血,却还散发着很腥“新鲜味儿”。

没敢多言,乔布森立马让翻译给日军说了一句,他要让世界看看日军是“如何善待”平民,然后就用相机照下了这一滩鲜血,如果以日军酷爱砍头来推算,至少需要杀死五十几个人才能缔造出来的鲜血土地,竟然是杀猪留下来的?乔布森真觉得好笑。

越往成内走,乔布森就感觉到越不对劲儿,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儿越来越重,他甚至看到了沿着街道而堆起来的土堆,以及一旁的“施工现场”,那些被挖出来的大量泥土,既然能够堆砌出一堆又一堆的小土堆,那试问一下那些被掩饰之下的现场之下会是什么?乔布森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是大量的尸体,这些泥土就是被挖出来的。

“要怪就怪我们来得实在太快了”

乔布森很清楚的看到,那些正挥舞着铲子将“葬人坑”进一步掩盖的日军士兵异样神『色』,乔布森越是盯着他们看,他们就越是紧张得挥舞铁锹,机械化的将泥土掩盖在他们周围,足以说明着他们正极力掩饰着什么。

乔布森半笑着,凑到自己同伴身边,用他们很熟悉的美国俚语说道:“我们想要的证据,或许就在一旁但我敢发誓,只要我们提出要看一看那些坑里埋了些什么,我敢打赌我们就会被埋在里面”

“我知道,但我没弄明白日军为什么会急着屠杀掉如此多的平民?”

“他们肯定以为是平民中有间谍,向全世界通报了他们所干的好事儿,所以正斩草除根来着,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到了”

两个人仿佛在开玩笑一般,即使日军有所怀疑,中方人员翻译也没弄明白这两个美国人在笑谈着什么,乔布森和同伴用着很具地方特『色』的俚语交流,不会俚语的根本就不知道他们两个在说些什么,而能够听懂的人,也自然认同乔布森的观点,这其中也包括中方翻译员,显然大家都不愿意被埋在了这里。

可代表团们尽力让自己暂时不要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但时间太短以至于收拾工作还并未完成多少的日军,某些方面真的是难以掩饰,一些奇观正不断的向的代表团扑来,任凭同行的日军一个劲儿的给周围日军提示。

乔布森首先看到的一件事儿就是正当他们经过一个遗弃商铺门前时候,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充当着店铺大门的几块门板竟然倒了,这轰然的响动立马引得代表团二十几个人齐刷刷的看了过去,立马就发现了店铺里的一片狼藉,其中最为奇特的竟然是这个店铺里整整齐齐摆放着特殊商品——尸体。

“这也太猖狂了吧,杀掉的人竟然来不及掩埋,竟然直接藏在民房里?”乔布森想着刚才的场景就觉得胆寒,那些都还是很新鲜的尸体不少都还滴落着鲜血,活脱脱一个人造死人屋,竟然随后就被日军解释成为是一个临时病死之人的挺尸房——为了隔绝疫情来着。

“解释就是掩饰’,这一句话也不知道是谁说的,反正乔布森越来越觉得这句话简直就是二十世纪最大、最有意义的真理,它除了直接验证了乔布森等人看到的首个惨景之外,还让他们见识到了第二个超级奇观。

在城区里步行时间大概是十余分钟之间,乔布森等人压根儿就没有见到一个四处自由走动的朝鲜平民,他难以找到半点证据来说明日军军官所说的——“在日军临时军事管制之下朝鲜平民们依旧享受着较为自由的生活”,难道所谓的“较为自由的生活”,就是指朝鲜平民们根本不能在街上走动,而且周围的建筑里一丁点儿人声都没有,整个城市仿佛是被日军强制禁音一般,简直就是一座鬼城。

也就是如此安静的鬼城里,乔布森等人很快就看到了热闹,代表团一行人路过一个街口的时候,看到了一个较长巷子里,街口上日军布置好了一个定额物资发放点,虽然是象征『性』的囤积了几袋大米,不过乔布森等人的确是看到了衣衫褴褛排成一条长队,活像是一群真实的群众演员一般在四周都是持枪警戒的日军看护下,安静排成长队领着少得可怜的大米。

咋一看,这不过是没看过多少电影的日本人所刻意导演出来的一出临时现场秀而已,乔布森看了物资发放点的那一瞬间就知道,那么一丁点儿粮食严重和领取粮食的平民长队不成比例,不过这倒不是最为惊奇的,最好看得一幕出现在乔布森等人即将走过街口时候,那些仿佛被饿了好些日子已经快疯掉的领粮“良民”们,竟然不顾日军阻挠轰然一声的涌去抢夺粮食,乔布森甚至看到了几个领取到了大米的人竟然上演了惊人的一幕——当场吞咽还是生的大米。

“上帝啊,这些人难道降落于世就一直饿着?”

看着那些连白生生的大米,根本还没有煮熟的稻米都能吞咽下去的平民,乔布森直接感觉到的就是那些人真的很饥饿,面黄肌瘦、骨瘦如柴等倒还不能形容他们,战争才降临没几天之下,他们最多的就是挨饿,可饥饿变成了这种饥不择食的样子,乔布森很难再相信日军军官所说的什么每天都有一次定额肉食的鬼话,也更加不相信日军会大发慈悲的为平民提供每天定量的粮食。

对于第一个奇观也就是那个满屋子尸体的空前奇观,乔布森没有那个胆量照相,而对于这样一个在街头上突然爆发的哄抢粮食事件,已经引发了街道周围越来越多平民涌上街头参与到抢夺粮食,甚至彼此之间还能大打出手的疯狂事件,周围的日军却又鉴于调停代表团在场而不敢开枪,所以在场日军士兵都参与到了维持秩序当中。

当与代表团同行的几个日军军官也是慌张之间,想到的更多的是招呼更多日军士兵赶紧制止疯狂的朝鲜平民,乘机的乔布森忐忑的猛按快门,由共和国外交部倾情赞助的特别照相机是乔布森用过最好的照相机,所以在极短时间里,乔布森就照下了好几张高质量的照片,也正是因为这些照片,除了辅助引发一场更大规模战争之外,乔布森还因为它们赢得了国际红十字协会颁发的和平使者特别勋章。[]大国无疆49

这个街头分发粮食的秀做得实在太假,而当街哄抢粮食可是真实的现场直播,但这个直播显然不是代表团能够看得长久的,很快乔布森等人便被很客气的请离了现场,并且在此之前日军士兵们还很是野蛮的驱赶了一些妄图给乔布森等人哭诉些什么的朝鲜平民们,压根儿就不知道朝鲜语的乔布森虽然听不懂,但好在同行的一个记者会那么一些朝鲜语,所以乔布森知道了那些人是在说“救救我们”、“日本鬼子在大屠杀”等。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