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五十五章 夜谈

第五十五章 夜谈

第五十五章夜谈

“『主席』,德国大使弗雷德里克来了”

“让他先坐会儿,我一会儿就来”张宇将秘书支出去后,扭过头来继续和共和国总理张雨生说道:“我的意见很坚决,这场战争是很有必要扩大的,之前的战斗中我们的军队只能算是刚刚完成热身,收拾掉小日本的好戏这才刚刚开始,咱们不能停下”

平壤战役刚一结束才不过两小时,第六集团军就向最高作战指挥部递交了平壤战役的初步总结报告,其中一份副本传给共和国总理张雨生手里还不到半个小时,已经做好和德国大使秉烛夜谈的张宇,只能优先照顾心急火燎的共和国总理,因为初步战役报告上提及平壤战役所造成的平民伤亡恐将过万,准确数字将更待进一步统计。

“不管怎么说,这次战役造成的平民伤亡数目肯定巨大,但这也不应该成为我们主动退缩的理由,反而应该是鞭策我们再接再厉的理由才是,像日本天皇『政府』还有什么大日本皇军这种败类军队,就应该赶尽杀绝……”[]大国无疆55

“我又没说不应该打下去。”

张雨生提高声量的解释一句,然后就看了看自的表,这张宇脾气还真够大的,堂堂德国驻华大使也不知道今儿会被凉在一边多久才算收场,不过这边的小问题,应该马上得到解决。

“那你干啥玩意儿要火烧屁股般的上门亲自追问?”

“我是想以这种方式,让你注意一下,注意注意在军事行动中也应该有所注意的,造成太多无辜伤亡,接下来的战争计划中,我希望……”

张宇听到这儿就笑了,当初他三番五次让张雨生有空就研究研究半岛战争作战计划,时至今日平壤战役和元山战役已经宣告结束,在日本『政府』尚未派遣重要支援力量投入到半岛战争中来,可以说朝鲜半岛战役之陆地战役已经宣告结束了,毕竟半岛上只剩下的三个步兵独立旅团,根本就不是第五和第六集团军的对手,接下来最重要的是要拿下济州,以及在此之前的妥善解决日本残余海军威胁,为接下来的琉球群岛战役奠定良好基础。

“我认为你现在应该担忧的,不是已经有多少高丽棒子因战争而无辜死亡,而是亲自去查看一下德国『政府』递交的贸易尾款,我相信后者还比较有意义。”

张宇说完,起身就大踏步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向着招待着德国大使的会客室走去,留下一个感觉莫名其妙的张雨生,只能指着自己鼻子自言自语说道:“难道我说错了什么?”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太关心高丽棒子平民伤亡,却没有关心关心在两场战役中到底捐躯了多少共和国好男儿生命,以至于让张宇显得有些不高兴,张雨生也觉得自己这真的是在自找没趣,晦气至极。

“抱歉,让大使久等了”刚一进入私密会客室,张宇就做出一副歉然的表情,说话的同时紧紧握住了弗雷德里克的右手。

“哪里哪里,鄙人贸然来访,实在是打扰日理万机『主席』了,该道歉的是我才对”

号称德国人当中的“头号中国通”的弗雷德里克不是一般化的入乡随俗,一口普通话说得是非常流利之外,对中国人的谦虚、礼貌文化还知晓很深,这两人是好一阵寒暄后这才相继落座,照例品茶一小会儿后,弗莱德里克淡笑着开口说话了。

“相信『主席』还记得,1941年中德两国达成的贸易协议,创造了一个伟大的纪录——世界上最大单贸易协议,无论是贸易的金额还是规模,我相信在很长时间里,这项纪录是无法被打破的。”

“那是,那是,中德两国友谊远远悠长,世上最大单贸易纪录诞生于中德两国,是对中德两国友谊的一次充分证明!”

说话间,两人都会回忆起那次震惊全世界的中德超级技术贸易,在那次的贸易中德国引进了共和国三类共计三千余项世界先进水平的技术以及配套设备,这些技术中不乏如装甲战车制造技术、先进螺旋桨飞机制造技术等,还有应用范围广、作用突出的大功率的柴油机技术、能源技术等,这些技术的引进在很快时间之内与德国本来就不错的工业基础相结合,很快成就了其工业崛起。

当然,这个超级贸易并不是因为其涵盖范围实在太大、所涉及技术实在太多,其实更主要是因为它所耗费德意志帝国资金实在太大,共计1712亿元的贸易金额足以雄踞全球最大贸易额数十年,而为了支付这笔超级开支,从1941年开始德国『政府』似乎最大的事儿就是凑集这笔钱。

希特勒『政府』原本计划用五年时间完成全部款项支付,但在拿到技术之后不久希特勒『政府』就进行了伟大的尝试,他们大张旗鼓的和斯大林展开合作,但并没有被共和国反对,甚至是之后正大光明的支持西班牙内战,共和国也没有多加干涉,这都让希特勒『政府』看到了更多的违约曙光,之后希特勒『政府』就更为疯狂的推行其民族主义政策同时,加大了经济建设以及其之快的速度完成了德意志帝国(第三帝国)从一个负载累累国家,开始变得较为殷实。

这其中到底是希特勒玩了什么魔法,张宇自然不想知道,不管这些钱是希特勒『政府』正当贸易得到的,还是坑蒙拐骗、抢劫某个民族而来的,他都不想知道,现在最想搞清楚的就是,这个德国大使究竟想说什么,学什么不好,竟然学会了中国人的弯弯绕绕。

或许是张宇低估了弗雷德里克,这个中国通可不仅仅学会了流利的中文,还有中国习俗,更为重要的是他看出了张宇神『色』之间有些不耐烦,这种察言观『色』的本事儿也是中国人的一大能耐之一,虽然他学得并不好,但至少也知道自己的贸然到访,不管是国家外交关系上,还是其他方面,都显得很是唐突贸然,共和国『政府』没有给坏脸『色』已经是给了足够大的面子,再想蹬鼻子上脸,那就是纯属找抽

“『主席』,实不相瞒,这次贸然到访,是事出有因的。我国领袖希望中德之间能有更为深入的交流,所以想在近期安排一个访问团再次访华,同时也欢迎共和国派出访问团莅临德意志,已经为贵国外交部报备的这件事情相信『主席』已经知道,我此行的目的就是想和『主席』交换一些意见………”

弗雷德里克的话还在继续,张宇已经听出了这德国大胡子究竟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共和国军情局有一项任务就是破译及掌握世界主要军事大国的军情动态,这进入43年之后关于德国军队的“好消息”就接连不断,张宇用不着细想就知道,这希特勒是眼红了能随意而为的共和国竟然能对小日本肆意下手,作为同样是雄心勃勃的牛人,希特勒恐怕是已经不甘寂寞得很。[]大国无疆55

所谓的访问团再次访华,估计这一次不是来要技术的,而是来进行最低也是军事交流的,在半岛战争中已经大放异彩的共和国军队,在第二次近乎要再次完美击败日军中,已经让德国首先明确了共和国的军事技术是值得信赖的,而第二点自然是想向共和国交流一些军事方面的好东西,比如作战经验什么的。再细想一下,张宇甚是认为很有可能是更高等级的交流,比如说中德战略同盟什么的,像这种级别的交流,恐怕就是弗雷德里克刚才所说的“更为深入的交流”。

但,共和国建国之初就向全世界诠释了自己的外交政策,其中有一条就是不结盟原则,德国大使弗雷德里克刚才的说辞虽然很容易让张宇想到结盟这个层面,但沉下心来仔细想一想,现在希特勒所统帅的第三帝国,有必要和共和国结盟吗?中德两国之间,似乎就只有创造伟大贸易纪录这件事儿值得回味,其他方面的交流少之又少,没有长期稳定、涉及面广、攸关巨大的利益关系,国与国之间谈何实现战略同盟关系?所以,张宇认为是自己多心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长篇累牍说了近两分钟的弗雷德里克,最终为自己的话落下了一个最后说明,那就是中德两国之间有必要在更多的领域里展开合作与交流。

“合作与交流?”张宇脑海里回『荡』其弗雷德里克所说的五个字,这不禁让张宇开始揣摩的德国大使话语中的更深层次意思,作为一个刚引入共和国各种先进技术的,当然这个“先进”二字是相比于除共和国以外世界其他国家在同一领域的水平,所以德国就算是得到了共和国大批业已准备淘汰的技术,也不至于三两年之间就能上升到和共和国平起平坐了吧?而且还用上了“合作”一词儿,德国到底在什么方面有共和国感兴趣的地方,否则也不会用到这样一个词眼。

“我国的大门永远都对朋友开放,朋友之间的互相往来是增进友谊的很好方式与途径,我自然更希望中德两国之间的友谊与良好合作关系,在新的历史背景下取得更富互惠互利特点的实质『性』进展,开创两国建交以来的国家关系大突破。”

弗雷德里克说了一大篓子的空话套话,张宇也自然回了一小筐客气话。弗雷德里克自然知道,刚才自己弯弯绕绕的一席话,被共和国国家元首用一段套话就给回复了,很明了的在指自己刚才不够坦诚,中国人所谓礼尚往来,既然已经是关上门来的密谈,如果还有所拘束与隐瞒,显然就不再是什么诚意问题了,这甚至会引发彼此之间的猜忌,进而影响国家关系。

所以,弗雷德里克赶紧歉然的笑道:“『主席』说得极是,在新的历史背景下,全球范围之内的金融危机尚未消弭,在欧洲、亚洲等地区还充满着许多的不安定因素,为了彼此长期的利益,中德两国是很有必要做出更为积极合作努力的。”

“大使的意思是?”张宇心里暗想,老狐狸终于要『露』出尾巴了,而且还是自己『露』。

“伟大的元首希特勒希望,中德技术贸易随着最后一笔款项进入贵国也就正式宣告结束,贵国的先进技术与设备给我国带来了很多很大的积极作用,有效的加快了我国现代工业水平提升和国防武装力量的增强,但是我国在面对复杂周边形势之下,需要朋友更大的支持以解决现实困境,因此我们希望能借我国访问团第二次到华,与贵国之间就再一次的技术贸易展开洽谈协商。”

弗雷德里克的话真是让张宇吃了一惊,刚才还在猜想德国人是不是来为战争取经来了,谁都知道这欧洲地区最不稳定的战争因素就是第三帝国自己,近三年来疯狂增加的国家实力很大程度上助长了希特勒所统领的纳粹党膨胀的野心以更大的速度胀大,但现实问题却又始终困然着他们,比如德国本土稀少的战略资源蕴含量不足以支撑大规模战事,比如英法等国所拥有的海军优势,始终是困扰德国走向真正大国的障碍。

一系列的问题都在让希特勒及其团队绞尽脑汁的时候,共和国成了他们最好的学习样板,从学习共和国的战略资源储备体系,再到重视空中力量与陆地装甲力量,共和国的崛起成了他们最好的学习范本,而不久之前不被看好的共和国海军更是震惊天下的让日本海军联合舰队两大舰队成了东海里的未来珊瑚礁,这个事件直接刺激了希特勒强悍的神经,似乎困扰在他身上的最后一根束缚之绳也要解脱了。

“战争需要强大的国家综合实力,人口、经济、工业、交通、能源等一系列因素是左右一个国家战争能力的关键『性』因素,第三帝国已经完成了莱茵河地区收复,世界各国也对此表示了默认,按理说德国已经没有可能为了国家主权而战,但弗雷德里克却口口声声说是德国面临着复杂周边形势,这话好像不应该是德国大使该说的,这样的话只可能出自一个前提,那就是希特勒需要共和国的帮助,以达到其扩张战略。”

头脑风暴了几秒钟后,张宇也不打算绕弯弯了,直接说道:“我国是始终奉行自由贸易政策的国家之一,用于国家或地区防御『性』质的军事技术的贸易,也是符合我国贸易政策的。上一次的贸易已经涵盖很广阔范围,但我不知道,这一次贵国需要些什么?”

曾经在欧洲大战也即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一跃成为世界头号军火商的自治区『政府』,也就是现在共和国『政府』的前身,当初就在全球范围之内赢得了最佳军事贸易对象的“好名声”,战争所需要得一切都可以从自治区购得,而后俄国内战期间,共和国『政府』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就为基洛科夫斯基前后提供了数百万吨的作战物资。

这种豪迈之气不仅体现在那句“你敢买,我就敢卖”的豪言壮语上,更多的是体现在共和国强悍的工业生产能力,和无所畏惧的办事作风,也就是共和国想贸易的对象、想达成的贸易,是不容被第三方力量干扰的,除非第三方力量想要和共和国比试比试。这种豪迈之气对于德国而言也是受益者,当初让世界不知多少人惊得吓掉下巴的超级技术贸易,是摆明的大宗军事贸易,是给欧洲地区带来战争威胁的,但英法等国愣是不敢抗议半点,或许是因为一个小小的印尼华侨事件,也能让共和国大动干戈的出动海军差点就奔袭印尼,甚至是欧洲荷兰?有这样暴脾气的国家,日不落帝国也只能承认夕阳被乌云所暂时笼罩了。

所谓大胆的最怕玩楞的,玩楞的就怕那种不怕死的,共和国虽然不是不怕死的,但谁也没那个能耐和决心和有着世界第一人口数量和“第一工业强国”称号直接对抗一下,用战争来一步步走向统一和崛起的共和国,可以说就是从战火中崛起的,“震慑和威胁”的字儿应该是共和国冲别国吼的,而不是别国给共和国所应该说的。德国也只有何共和国这样鬼神不惧的国家,才能发展出想要的贸易结果,而不需要顾忌到其他国家反应,当然其他国家也可以和共和国自由贸易,到底谁能买得更多、更好,这就要看谁更财大气粗了。

“我们知道贵国有一种叫做麻风树的植物,这种能够生产生物柴油的能源植物,据说冶炼出来的柴油质量比从原油中提炼出来的更为优质,我们希望能够得到这种技术,与上一次我国从贵国购得了石油岩叶和煤化油技术,构成我国能源战略的重要技术支柱。而我国还对贵国潜艇所使用得不依赖空气推进技术很感兴趣,我不知道更多的合作协商细节,但相信我国的访华代表团,肯定能为贵国带来合适的技术出售回报……”

“麻风树”作为共和国用于防止西北和蒙古地区沙漠化的植被,多年种植之下共和国西北地区和蒙古地区、黄河上游等自然环境已经大大改善,黄河的河水不再浑黄就足以说明麻风树种植的良好作用,而这种植物的果实长期以来都被共和国收购起来用于冶炼柴油,这也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但出于冶炼技术保密程度很高,其他国家只有眼馋的份。

相比于麻风树,不依赖空气推进技术即aip技术,共和国很早之前就曾主动向德国提及过,当时就引起了德国海军邓尼茨的极大重视,当初共和国是虽然有意要卖,但也不知道该以何种价格出售,德国方面也难以肯定这种先进技术究竟实战效果如何,然而中日东海海战具体细节尚未未被披『露』于世,共和国海军装备技术足以让德国给予更充分的信任,所以这项伟大的海军装备**『性』技术,正式进入了德国海军的视野。

“我很喜欢大使的坦诚,贵国的意愿我非常理解,所以更多的谈判细节还是让专业人士来详细洽谈。现在我所关心的是,大使喜欢今晚的红茶吗?”说着,张宇看了看墙上的一个做工精致的挂钟,时间已经指向了一个很特别的时刻,又一个属于海军的时刻。

早在平壤战役和元山战役尚未正式结束之前,日本『政府』就组织了一个很大规模的支援力量准备奔赴朝鲜半岛将战争继续下去,而担负这项任务的中坚力量毫无疑问是昔日不可一世的日本海军,可共和国方面实在是高估了日本海军的傲气,原本以为日本海军所组织的运输舰队,也就是运载着专为半岛战争而准备好的陆军补充兵力、大量补给等的运输船队以及为之护航的联合舰队第三舰队,会以很快的速度穿越已经有“死亡海峡”之称的朝鲜海峡,理论上最迟达到釜山港时间也就是5月8号左右。

可直到共和国海军联合舰队已经在济州岛西南侧海域开始担负起战备巡逻任务时,共和国军情局终于将日本海军所更换的新密码破译出来,再结合潜艇部队零星的侦查结果,综合起来之后共和国这才得知,自元山战役中第六师团发回所谓“天皇陛下万岁,第六师团全体玉碎殉国”的消息后,日本海军就知道元山战役看来是无望了。[]大国无疆55

而后日本『政府』又接到了来自七国的联合通告,这下日本『政府』开始犹豫了,赶紧让原本就不打算冒死赶往釜山的海军特别运输舰队回撤,真要是冒着各国口诛笔伐的风口浪尖上,继续兴风作浪,昭和天皇自认为还没那个本事,因此日本海军心甘情愿的当期了缩头乌龟,很是乐意的让运输舰队在九州岛长崎西北部海域溜达,至少比进入战区即半岛海峡被击沉下去喂王八好。

得到这个消息的共和国海军司令陈绍宽,当夜就骂日本海军竟然敢放共和国的鸽子,这明明快要送上来的大餐,结果却被服务员始终端着在厨房里飘『荡』,不给送上餐桌还真是无法下嘴,除非冲进厨房里抢来吃掉,那可就意味着共和国海军要再次打破常规,在对外公布的战区范围之外,而且还是日本本国海域之内展开作战,那可直接意味着共和国要和小日本“一山不容二虎”必有一亡才行。

没有得到扩大战争命令的海军特混舰队,也只能在耐心的等待着,一直等待平壤战役都宣告结束了,日本方面依旧毫无动静,这不禁让特混舰队司令罗勇怀疑日本人是不是就此打算放弃半岛,另剩下的三个独立步兵旅团自生自灭,然后就此结束这场丢脸的战争,但转机却适时出现了。

有战争疯子之称的昭和天皇本身就疑似有精神分裂之嫌,一会儿惧怕七国公告,一会儿却害怕半岛就此与日本无缘,左右为难之际竟让海军冒死出动了,错过了最佳支援机遇的日本海军,还被勒令必须尽快将陆军部队及其物资送至釜山港,于是乎张宇就在和德国大使弗雷德里克商谈之际,看着墙上的挂钟正提醒着他,日本海军运输舰队进入战区倒计时已经为零,中日之间的海战可以就此再次爆发。

也不知道是张宇掩饰得不够好,还是弗雷德里克这个“德国第一中国通”,在融入中国文化中实在太有能耐,刚才一口气说了不少话的他,正品着茶准备再絮叨絮叨,却发现张宇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脸『色』极为短暂的『露』出了一丝笑容,很明显在这个时刻会发生些什么,这是弗雷德里克的第一反应。

“『主席』似乎正在为了某事而开心?”

“哦?”张宇故作诧异的看了看弗雷德里克,这个大使算是一个很会见风使舵的中国通,有时候说话比中国人还绕弯子,有时候却坦率得很有德国个『性』。“那你说说我是在为什么高兴?猜也可以”

这一番对白,按理说根本不应该存在于如此重量级的国家战略对话上,一个是东方大国元首,而另一个也可以说是强国代表,两人笑谈着议论国际风云,就像拉家常一样简单,这个事儿还真不是中国人的个『性』。

“我知道,贵国正在经历着一次伟大的战争,我也知道贵国作为亚洲民族解放运动组织重要成员国,始终将亚洲人民的独立民族解放运动放在很高的位置,因为这是正义的,符合亚洲人民利益的行为,而这一次的驱逐日本侵略者帮助朝鲜人民实现独立的战争,无论是从战争道义上还是军事行动上,贵国都已经取得很大的成功,刚才『主席』的一笑,大概是指战争快要结束了吧?”

“大使,你的话正确了一半”张宇感觉和这个德国人说话,真的很轻松。“作为亚洲民族解放运动重要成员国,在攸关亚洲人民切实利益问题上,我国作为东方由来已久的大国,我们经历过半殖民半封建,知道侵略者所会带来的痛苦,所以当今的我国需要为周边地区民族尽到一个大国所应有的责任与义务,这是符合人类发展的世界和平稳定前提的,而朝鲜半岛的反侵略战争,这是一次正义的战争,侵略者只有失败的下场,我的偶然一笑也就是在笑那些愚蠢的侵略者,是多么的不自量力罢了。”

“不自量力?”弗雷德里克心里开始思量起这个词来,曾经再怎么说也是世界资本主义强国之一的日本,竟然已经在共和国眼里成了“不自量力”的化身,那么像德意志第三帝国这样高速成的强国,在共和国心目中,会是什么字眼来修饰,当然不是“不自量力”,恐怕也难逃“穷兵黩武”一类的词。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