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五十六章逃不掉的海战

第五十六章逃不掉的海战

第五十六章逃不掉的海战

“以前我只知道,作战讲究的是天时地利人和,现在才发现有时候运气也比较重要。”

知道海军特混舰队白忙活了一场,急急忙忙完成轮换的诸多潜艇也是失望了一回,这其中当然也包括正自言自语的余家才,他所率领的041号潜艇,已经是第二次造访朝鲜海峡,而且这一次他也是被忽悠了。

“日本海军的畏首畏尾实在是害人不浅,也不知道这一次是不是真的要来了!”看着手表,余家才计算着海军潜艇司令部发来的日军动向情报所提及的运输舰队进入战区时间,算来算去已经好几次了,可每一次看表都让他更加觉得不是这表坏了,就是他太心急了。

“淡定,老大需要淡定!”[]大国无疆56

“淡定个屁,老子都快蛋疼死了!”

余家才接过副艇长萧华递来的一杯冷冻啤酒,在海底闲着就是闲着,漫长的等待中最好的朋友就是冻啤酒,而这也是新型潜艇所拥有的一大优势所在,真要是传统的老式潜艇,此时此刻藏在海底下,余家才不应该叫骂着狗日的日本人竟然还不送上门,而是担忧着潜艇什么时候需要上浮充电并更换空气。不过现在041这艘先进的常规潜艇,不需要担心这些小问题,而是一边叫骂着日本人太过于怯弱,一边消耗着艇上的啤酒。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相信现在海面上的夕阳正是最美的,可端端就是小日本子根本就无法确定什么时候大驾光临,司令部发送来的只是一个时间段,鬼才知道他们到底什么时候出现……”余家才喝完啤酒后,愤然的说道。

和声纳兵做了一个眼神交流,得到一个毫无结果的表情回复后,萧华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而对着余家才说道:“事实证明,心急是没有用的要不你先去睡,我在这儿盯着,被动声呐只要有接触,我才叫醒你”

“生前何必久睡,死后自会长眠”放下啤酒杯,余家才站起身来凑近声纳控制台瞧了瞧,这才伸了个懒腰,说道:“我去动力舱看看,我可不希望真打起来的时候,老子不能身轻如燕。”

同样,在海军特混舰队里,特混舰队司令罗勇也是显得有些不耐烦了,端着茶杯已经好一阵了,杯子里的冰冻红茶已经变得有些温热了,可还是感觉时间过得奇慢,越想就越慢,数着秒都感觉这时间好像在倒着走一般,猛然喝掉一口后,罗勇第十二次看了看航海挂钟。

“司令,好消息啊”从通讯参谋手里接过一份电讯报告的宋世豪,一脸喜『色』的走到罗勇跟前说道。

“什么好消息?时间要加速了?还是小日本的天皇头子主动投降了?”罗勇说着,接过了宋世豪递来的电讯报告,快速浏览完之后,再也不举得什么时间太慢,立马站起身来走到海图面前,仔细查看一番后,笑脸终于绽放了。

“我就知道,陆地战场始终会左右日本『政府』的抉择,元山战役的失败能让日军畏首畏尾。同样,平壤战役的溃败也就能让日军知道什么叫做危急关头,倘若再不采取行动,失败就将成为必然,所以小日本海军的运输舰队出动是迟早的事儿,因为昭和天皇这厮,压根儿就还舍不得朝鲜”

说完,宋世豪将海图上的东西收拾一阵,然后就跟着罗勇一同去了作战指挥舰桥,在这舰队司令办公室里可没有先进的数字设备,尤其是宋世豪很是喜欢的三维模拟作战设备,高节奏的现代化海战很需要一系列的先进设备支持。而这一动作缘由,自然是因为一艘编号为056的潜艇已经发现了日军运输舰队,而且已经距离共和国开战伊始就已经对外公布的半岛战争战区暨禁航区不远,堪堪进入该潜艇的被动声呐侦查区。

两人刚进入作战指挥中心,三维模拟作战态势图刚更新完毕,日本海军运输舰队距离特混舰队的距离非常近,但因为特混舰队自进入战区以来就一直保持无线电静默,只接受消息而不主动发出任何讯息,所以除了重视反潜,防空和预警侦查都未安排的特混舰队,要想获悉日军动向,就只能依靠潜艇部队的通报。

“你准备夜战?”

“夜战?现在距离太近了,如果以日军运输舰队刚好进入禁航区域计算,我们之间的距离不足五百公里,同样以日军刚好进入他们不应该进入的禁航区发起进攻,我们无论如何安排,都只能选择夜战。毫无悬念的夜间战斗………”

宋世豪知道这点小道理罗勇自然是很明白,不过这次海军司令特别交代,特混舰队很有必要在朝鲜半岛海域有所施展,潜艇部队将负责补漏。这安排摆明了就是让海军特混舰队适应朝鲜济州岛岛周边海域,适应在日本九州岛外海域,为将来的作战做好适应『性』准备。

但,现在情况变化得有些让人感觉原先的作战计划,纯粹就已经成了一堆打错了的废纸一样毫无用处。谁都不喜欢夜间用航母作战,这不仅是因为螺旋桨式飞机在夜间根本不具备较强海战能力,特混舰队的打击能力将大打折扣了。而是因为喷气式战机在航母上起降过于危险,飞行员们都常常称航母的夜间降落,简直就和走钢丝差不多。

“当然,我们不能忽视掉潜艇的作用”宋世豪说着,指了指三维模拟态势图上代表着朝鲜海峡中具备执行任务能力的潜艇数目,说道:“现在靠近预定战斗海域的潜艇有两艘、正在急速赶去会餐的有一艘,另外有两艘潜艇可以利用潜『射』反舰导弹发起攻击,也就是说我们手里有一支很强大的水下攻击力量。”

“潜『射』导弹在前、航空打击跟进、潜艇水下攻击收尾,看来这一次作战又是一次考验指挥协调的战役,但我不得不提出一个问题,那就是日军会不会在进入战区之前,再次玩出什么花样?”

日军运输舰队以15艘货轮和4艘大型邮轮为主体,其中还有3艘很有意思的散装货轮、一艘五千吨级的油轮,之所以有意思是这三艘散装货轮和油轮是日本与共和国战前贸易中,最大的一单成品船交易,也是日本当前最好、速度最快的万吨级散装货轮和油轮。那十五艘货轮中,也有共和国制造的身影——发动机,因此这支运输舰队的运输船只是很具有共和国特『色』的。

更为有意思的是,这次参与护航的是日本海军联合舰队的第三舰队,竟然是倾巢而出,或许他们也没有料到之前算计着横渡朝鲜海峡大部分时间为白天以利于更好反潜,却因为耽搁来了一个颠倒,他们却依旧带着日本海军最新型的翔鹤级的两艘航母,翔鹤号和瑞鹤号。夜间横渡自然有夜间的好处,出于日军根本不知道共和国海军拥有夜间打击能力,所以他们认为夜间航渡是不会遭到共和国空中力量拦截,但这个好处和将会遭到共和国潜艇袭击的劣势相比,并不怎么明显。[]大国无疆56

因此,现在摆在共和国海军特混舰队面前的首要困难就是无法肯定日军到底何时进入战区,以便共和国可以名正言顺发起进攻,其次就是顺完成“炎黄”号航母舰载机打击机群的顺利起飞,最后就是完美协调好潜艇和舰队打击机群的攻击。三个困难当前,这显然又是特混舰队乃至共和国海军的一次艰巨考验。

而日本海军所面临的困境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担心他们自认为存在死亡威胁的海下,二十余艘速度慢、机动『性』差的运输舰艇很大程度上是整个舰队的拖累,而日军第三舰队的夜间反潜能力究竟能否保全舰队安危,这倒真是一个十分严峻的困难。

“很明显,这次战役我们受制因素很多,尤其是不能再次在战区外展开战斗这一点,很大程度上左右了我们的出击时间,进而影响到了我们的作战安排。倘若还能像上次一样自由作战,以最大化削减日本海军实力为目标,那我们现在就容易得多了。”

宋世豪很怀想上次海战的前前后后,其中最让他难以释怀的自然是这次战役被总参多次强调,必须在战区之内展开,其中究竟有何原因,宋世豪自然不是很清楚,政治上的讲究他实在弄不懂,能够知道的是,现在特混舰队很被动,被动得非得要日军运输舰队进入战区后才能发起进攻,而且还根本不知道小日本鬼子会不会再次玩什么花样。

“不能干等着,必须做点更为积极的事儿才行”

宋世豪的心里反复思索着,究竟应该如何才能更为及时有效的拦截住日本运输舰队,而且还是在战区内并且以最小的代价,反复思索之间时间已经悄然流逝,那艘之前利用被动声呐探测到日军运输舰队的056潜艇,始终遵从标准作战守则,为了实现战果最大化,它并没有惊动日军,而是始终以被动声呐“监控”着日军的动向。

几十艘大型船舶发出的噪音是很强烈的,如果不是朝鲜海峡里『乱』流涌动、海洋噪音背景实在太过于复杂,056潜艇甚至可以在近百海里距离上探知到日军运输舰队的较为准确位置,但对马海峡的水文状况只能够让有效探测距离缩短为五十余海里,即便这个距离对于平均航速只有十五节的日军而言,也足足需要三个多小时才能来到056潜艇所存在的战区禁航海域临界线。

在连续监测日军动向两小时后,北京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三十许,做了一次大规模反潜机动的日军,距离禁航线还有三十余海里,这时候056潜艇最后一次利用通信浮标为海军潜艇司令部发回了消息,随后该潜艇便进入了最高战备状态,不再报告日军动向、专门负责水下攻击了。

这个来自056号潜艇的日军动向消息很快传到了特混舰队手里,等待之中已经小睡了一会儿的宋世豪和罗勇两人,看到消息终于『露』出了笑脸。

“看来这一次,小日本子是不打算回头了”罗勇的睡意已经全无,看着三维模拟作战态势图上再次更新之后的情况,说道:“不过这小日本还真是忌惮得很,这蜗牛爬行般的往釜山赶,还常做反潜机动,看来他们还真是怕得要命啊”

罗勇说话间,宋世豪已经开始琢磨着如何带给日军一个巨大惊喜了。从056号潜艇的消息通报来看,日军很重视反潜,除了按时进行z字形的反潜机动之外,在整个运输舰队还有一个反潜驱逐舰分队在前出反潜,着实看出日军很大程度上相信了黑夜是给共和国空中力量最大的障碍,就算是共和国海军来到了战区,除非愿意和日本海军来一次视距之内的舰炮对『射』大战,唯一能威胁到的他们的也就是潜艇,因此防空没有、反潜倒是做得相当积极。

“按照日军的速度计算,他们再有两个小时就进入战区也就是我们所谓的禁航区了。两个小时之后也就是十点三十左右,根据最新的天气预报结果来看,整个朝鲜海峡今晚至明天白天的天气状况都非常良好,所以我认为我们不妨将日军全部放入禁航区后,再发起进攻。”

宋世豪提出了自己的意见,而罗勇则还盯着态势图思索着问题,这不是能力差距的体现,而是宋世豪只是一个作战参谋长,他只需要考虑到的是如何利用特混舰队最强的攻击效能赢得最好的战果,而司令罗勇则还要考虑更多、更深层次的问题,比如说他现在就在想是不是应该让潜艇部队多出一点风头,让特混舰队压力少一些,夜间起降战机真不是闹着玩的,一旦出事后果很难想象。

“真金不怕火炼,真要是一支强悍的海军队伍,就不应该惧怕任何困难险阻”

罗勇暗自给自己下定决心,海军司令陈绍宽明确指出了歼灭日军运输舰队应由特混舰队挑大梁,既是锻炼部队也是考验部队,如果这点考验都不能经受住,那么共和国海军始终都是一条腿走路,就算之前的中日东海海战的确赢得漂亮,但那并没有检验出共和国水面舰艇部队的全天候、多海域遂行多样化任务的作战能力,况且这一次还真是特混舰队的无准备战斗,原先的作战计划现在都是白纸一堆,真正考验特混舰队的时候到了。

“命令”

罗勇刚一说出二字,作战指挥中心里的所有军官都瞬间站了起来,挺胸收腹斗志高昂的准备听取特混舰队司令的命令。

“作战处即刻拟定作战计划,一个小时之后我希望看到一份完整的作战计划。航海参谋处立刻制定新的舰队航线,我们需要在一个更为有效、安全的海域展开作战。通讯参谋处,即刻调试设备,两个小时之后恢复舰队通讯………”

随着命令的下达,作战指挥中心里顿时忙碌开来,之前给罗勇提出了自己一点点意见的宋世豪此时此刻用不着再请示什么,直接带着自己的一帮参谋班子开始制定作战计划,一个小时定额时间恐怕是宋世豪服役以来,最短暂的作战计划拟定时间规定,如此之短的时间里他只能将所有已经整理好的情报利用起来,然后让所有参谋提出各自的想法,接着就是快速讨论、剔除掉大多数人都不赞同的意见后,整理出来的各种意见再糅合进作战设想中,最后编成几个草案预想,最后就是激烈讨论并修正计划……整个过程简化得相当厉害,如果不是所有参谋军官都具备很高的素质,恐怕一个小时时间里连航空作战计划都拿不出来。

时间指向晚上9点33分的时候,宋世豪将刚刚打印出来,纸张还很温热的作战报告递交给了特混舰队司令罗勇,后者只花了三分钟时间就看完了整个报告,这份强调快速、有力、协同等关键词的报告经过两人的短暂讨论后,进行了小幅度的修改之后,这才下发至各作战单位,而这时候时间已经是9点49分。

从下午就开始沉寂的特混舰队终于恢复了热闹,尤其是特混舰队的“炎黄”号航空母舰,这艘注定要在此次战役中担当绝对主力的舰艇很快热闹了起来。负责维护与保养战机的地勤技师们最先离开床铺来到各自阵位,以最快的速度开始为各自负责的战机做快速的检查和准备工作,飞行员们也开始起床洗漱,大半下午就被勒令上床休息的他们,接到作战准备的命令后个个都急速焕发了空前活力,尤其是那些尚未取得任何击落战果的飞行员们,更是睡意全无,恨不得立刻飞奔到航空作战指挥中心听取任务简报然后就驾机出航。

而在特混舰队里担负着反潜警戒的反潜驱逐舰,在接到舰队旗舰也就是“炎黄号”航母的灯光讯号命令后,很快扩大舰队的反潜范围,确保特混舰队所处海域是安全的。其余舰艇也是纷纷按照作战指令进行了舰队编队的重新组合,即将弹『射』一架预警机和两艘护航战斗机的炎黄号航母很快拥有了很好的净空空域(夜间战机的弹『射』所需净空空域要比白天的更为宽阔一些)。[]大国无疆56

10点07分,炎黄号航母开始转为逆风航行方向,加速至最高航速的同时,航母上的两架战斗机相继从一号和二号蒸汽弹『射』器弹『射』起飞,两架战斗机一前一后的在天空中拉出了两个淡红『色』小点后很快窜入了高空,挂载了两具大型副油箱的他们还将在指定集结空域等候稍后弹『射』起飞的预警机,然后一起前出至更靠近日军运输舰队的位置展开。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日军运输舰队的先头反潜编队已经驶入了禁航区,可以说是藏在日军肚子下的056号潜艇已经是进入了作战准备,他们把主要目标放在了为日军运输船队随同护航的第三舰队两艘航母——翔鹤号和瑞鹤号,而且他们这一次是需要在日军遭受到特混舰队攻击之后才能发起进攻,因此他们有很多的时间进行目标挑选和战术机动。

10点35分,日军运输舰队大部分舰只都已经进入战区的同时,在两架战斗机护卫下,被弹『射』起飞的“空警一号”预警机已经在距离特混舰队200公里、距离日军运输舰队230公里、8500米高的空域开始工作了,利用预警机机背上的雷达天线罩和搜索雷达,预警机很快发现了日军运输舰队的数十艘大小舰艇,强烈的雷达反『射』信号特征开始了日军运输舰队的灭亡之路,因此此时此刻的“炎黄”号航空母舰上的两个攻击机中队和一个护航的战斗机中队,已经做好了出击准备。

“在夜间,完成28架战机的弹『射』至少需要25分钟,甚至更长时间,而在此期间又一次开始反潜机动的日军舰队行进距离,相对于我们出击战机而言可以忽略不计,实际上的交战距离可能只有400公里,按照导弹预定发『射』距离为100公里计算,战机赶往指定发『射』阵位还需要二十余分钟……理论上的战斗正式打响时间便可定为23点20分,属于我们特混舰队的作战结束时间应该在30分,之后便是潜艇部队的天下,无论日军运输舰队剩余多寡,都是他们的盘中菜,而我们只需要担忧如何将三十一架战机完美回收即可。”

脑海里盘算着整个作战计划关键时间点的宋世豪,看着很是忙碌的飞行甲板,一架架战机正通过升降机送上来,一架架战机正相继被四个弹『射』器陆续弹『射』起飞……美丽的尾焰将蒸汽弹『射』器泄『露』出来的蒸汽照亮,也将弹『射』区时不时点亮,那些奔忙着身穿各种亮『色』衣装的弹『射』『操』作员身影也被照亮,繁忙的弹『射』工作有条不紊的展开着,当最后一架护航战斗机拖着漂亮的喷口火焰飞入黑『色』的天空时,忙碌了一阵的航母顿时显得好生安静了,只剩下徐徐的海风刮得呼呼作响,推进螺旋桨搅动浪花的声音……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