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二十八章 当个好兵

第二十八章 当个好兵

“时势造英雄,『乱』局铸豪杰”这句话本来是可以拿来形容战争到来的特别时期,个人英雄主义随着战争形势的不断演化转变,已经很难也可以说根本不会出现“单枪匹马扰『乱』三军”的壮举,战争逐渐技术化和专业化,让战争不再是以人力为主,昔日的人手一把刀、一挽弓、一提盾加上些其他配置,就可以组建出一支支横行战场的劲旅,但现在已经不可能那般简单了。

当士兵们装备了『射』速和杀伤力恐怖地步枪,交战距离越来越远。当部队有了机枪和大炮,『射』程和杀伤力已经不是过去的弩床之类能比拟的时候,交战的残忍度越来越痛心。当部队需要的不再仅是粮草医『药』,柴油、子弹、炮弹、被服、医『药』等等开始变成了近现代战争后勤的重点。总之,所有的变化中不过都是因为武器的转变而更换,其实更多的改变时作战战术的改变,当然战术的变化才是制胜的法宝,也是保存自己杀伤敌人的种种符合当时具体情况的良方。

“古代的骑兵、步兵打战,需要的不可能是如今的战壕、铁网、壕沟,他们使用的弓箭、刀棍也不是这时代的枪炮。所以任何时代都有不同的战术最佳武器,每一个时代都有不同的战术与之协同。我们可以回顾自己国家光辉的古代历史,各种旧式兵器的战争数不胜数,但是进入热兵器时代之后,我国的陆地战争反倒是少了。如今,欧洲正上演着各种当代步兵战术,对于机枪加铁丝网配合火炮的壁垒式战术,究竟如何以最低的伤亡获得最好的战果?如何让敌人的铁丝网、战壕都成为一个一个的废物?如何减少步兵们的伤亡?等等问题,我们都需要思考。”

广西的军事发展是和其实力发展的速度不相符的,综合实力的强大需要的不仅仅是工农商教的强盛,军事的发展自然也不能置之不理。为了更好发展军事实力,其实需要做的只有三点,第一就是加强全民军事防卫意识,第二就是在军事武器上做文章,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培养出实用的各类军事人才。武器的先进与否往往不是左右战争的主因,人的素质很大程度上可以弥补装备上的不足,而人才综合素质的高水平才是军事实力强大的重要保证。

为此,1915年5月23日广西第一所军事院校暨人民军士官专修学校顺利完成所有构建工作,正式交付人民军军事委员会使用。之后不久,这所学校的所有专业便正式上课了。士官专修学校之所以能成为人民军的第一所军事院校,除了人民军内部本身缺乏合适的、足够的指挥人才以外,目前传统的步兵战术其实也没什么需要教授的,而人民军士官学校是一所有着技术学校、大学专业知识、军事技能等等众多特点的合成“大学”。[]大国无疆28

“我们这所学校的建立,是我军发展史上的一个重大进步。当今世界的军事动态都非常清晰不过,我们可以从列强的军事斗争中看出一些未来军事发展的动态。”

在士官学校里,张宇每周都会定期开讲一堂课,而这堂课往往也算是士官学校里的一节热门大课,混杂着军事技术、战略指挥等等内容的杂糅式课堂,深受众多刚褪去农民或者工人服装不久的士兵们喜欢。“各位手里都拿到了一份关于发生在欧洲战场上的军事动态,铁丝网、机枪堡垒、战壕、毒气弹、航空侦察等等,传统的战术演变出越来越多的新花样,而且还有各种各样的新式武器被使用到战场上。”

“对付绵延地防守战线,高耸的铁丝网和一道道壕沟,配合一定数目的机枪和协同步兵,如果在必要地时候能得到足够的火力支援,那对于纯步兵而言,这真的是一场场灾难。对于这样一种呆板但却非常有效的防守战术,德国人首先想出了办法,那就是针对防守的人员,战争的主体是人,最大化杀伤对手和保存自己就是胜利,毒气弹可以说是一种有效地杀伤对敌手段,但这种战术明显是错误的。而火力破坏对方工事,在一定程度上来看,只要后勤运输和火力打击够强,也算是一种比较有效地手段。但,我想问的是为什么我们会被一道道铁丝网困『惑』住了?这样的防守真的是无敌的吗?”

张宇自然指的是发生在欧洲的一幕幕惨剧,帝国主义列强用一条条活蹦『乱』跳的生命验证出而来现代武器的无敌,和速『射』火力超强的对手玩弄步兵集群只会让自己的国家损失一整代青年。但双方又不得不互相进攻,但谁也拿谁没有好办法,往往突破一道防线需要付出上万甚至十万以上的兵力,这样的恐怖战争张宇可不想发生在国人身上。

“我认为,步兵步兵,既然都有一个‘步’字,说明它不是呆板地防守,也是需要运动起来的。欧洲战场上发生的步兵集群冲锋和顽强火力坚决固守,其实都是在依靠着自我的强大火力和斗志妄图征服对手,但双方实力相当且没有合适的战术以致变成这样一种大战,一种每一场都需要用数万具尸体见证的大战。我的意见就是要围绕着步兵的那个‘步’字做文章,一个全副武装的士兵的机动能力是有限的,他所能表达出来的打击力也是相当有限的。但我们为何要把他当成一个人看待,为什么要盯着他的双脚来思考他的作战机动『性』。”

“你的意思是,陆军之间的对战需要改变步兵的战术?”张宇非常喜欢课堂上有人大胆的站起来发言,举不举手都是次要的,关键是要有胆子站起来发表自己的意见。而一直以来,不知道害羞两字怎么写的众多学员,都是一个个爱发言的主,不过每一次的头名都会主动让给唐仁辉,毕竟他丫每次都是最先站起来而且嗓门也是最大的,这次也毫不例外。

“既然步兵传统的死守已经成为一种痛苦,步兵的集群冲锋也已经演变为一种送死的毫无战略战术意义的行为。我们何不做大胆的改变?将一个个士兵运动起来,在运动中发扬火力打击的优势,在运动中歼灭敌人。而且一旦步兵机动起来,部队的战术会有很多的自主『性』……”

“这位同学,你的意思是要让我们的步兵们抱着机枪和步枪满世界奔跑?我想问你一下,一个步兵的体能是有限的,他能经得起多长的行军和高强度作战?部队的机动『性』的确重要,但我们现在考虑到的是大集团步兵群作战,不是剿匪打土豪!”一位胆子同样不小的学员嗖地一下站起来反对唐仁辉的战术,他当然就是宋之明,这家伙才开校没几天就能和唐仁辉这么一个人民军“老人”对抗的人物,的确有几分颜『色』和水平。

对于老对手的责难,脸皮厚实的唐仁辉从来就不红一下脸,反而很是自信地转过身去对着宋之明说道:“宋同学,你难道不知道这世界上有汽车吗?汽车的机动『性』是步兵的脚丫子能比拟的吗?我们的步兵为什么不可以用汽车进行战略机动,部队作战所需的物资装备也可以通过汽车运输群进行运输,如此一来部队的打击与防御能力倍增,同时所能获得的机动『性』也是难以想象的!”

“唐同学,您好像在转移话题吧?我们现在考虑的是如何对付集团军群的顽强防御,简单说来就是,如果你是一方军队的指挥官,您拿那些铁丝网、战壕和一挺挺机枪火力点,应该作何抉择?”

“部队机动『性』的重要『性』不用我多说,既然你要说那对付铁丝网、战壕之类的东西,那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为什么一个个宝贵的生命需要懦弱地躲在湿冷的战壕里,藏在铁丝网背后做着被动的防守?是怕和对方的步兵展开步枪对『射』、遭遇集群炮击轰炸,其实当今世界的步兵战术也只能如此,难道你希望交战双方各自拿着枪炮对攻?就像对决一样。”

这些话传入众人的耳朵里,所有的人都表示赞同,包括反问的宋之明。对于和自己同样是以步、炮结合的陆军,一旦交战还只能要么选择被动防守,而另一方大规模攻击,区别就是各自的火力到底有多强。“那你说说究竟应该怎么对付这样一种落后的战术?”思索半天后,宋之明主动地问道有着天才之称的唐仁辉。

“这就是我刚才为什么强调步兵的机动『性』了,既然双方都非常不愿意被动防守和冒着巨大伤亡发动进攻。既然一条传统的路用鲜血和残肢断臂证明是严重错误的,我们就必须放弃老路而积极改变战术。以机动对付被动,以快速高效对付呆板守旧,以速战速决对付拖拉缓慢。举个简单的例子,如果战事爆发之后,一方还未修好必要地防守工事,而机动『性』高的一方已经机动到了他们的跟前,你说说铁丝网、战壕什么都没有的对手,还会难以被攻破吗?”

“这就如同我们古代的战争史之骑兵对步兵一样,蒙古铁骑凭借超高的机动『性』可以让步兵们还未来得及布置好阵型便发动强有力的冲击,而且即便步兵们做好了防守布置,骑兵们亦可以借助超高的机动『性』游猎于步兵集群周围,掌握主动权的始终是机动『性』好的骑兵,他们可以根据步兵对手的小小纰漏,几乎瞬间发动铁骑冲锋,一旦步兵和骑兵展开近战,屠杀也就正式开始了!”

张宇听到唐仁辉小子这么一个说辞,除了感叹这小子的确有几分能耐以外,只能点头示意了,不过他还想考一考这有着天才之称的人物。“我很想知道,你对于铁丝网结合战壕机枪的落后步兵战术,所提出来的机动战术,究竟是怎么一个机动法?又怎么做到机动?”

对于张宇的提问,唐仁辉报之一笑然后说道:“其实刚才我所说的步兵机动『性』其实和之后提到的骑兵对步兵一样,骑兵借助马匹而拥有机动『性』,继而拥有作战主动『性』。发展到今日,继续用马匹充当机动『性』承载体是不符合现实情况的,马匹吃草料但毕竟是血肉之体,我们有更好的东西,那便是汽车。现在的汽车也就只是卡车、轿车、工程车等等,但我们可以进行各种改装,泥泞的土地上用不得橡胶轮胎,但工程车辆中的履带式车辆却能畅行无阻。薄薄的车铁皮无法防御子弹的穿透,但是一定厚度的钢板却能抵御子弹的强烈打击。”

“那你的意思是?咱们还要为了所谓的机动『性』开发出新型的汽车?甚至要给汽车加上一定的装甲,那步兵岂不是不再是步兵了?叫骑兵还差不多。”张宇笑呵呵地对着众人说道,不过心底早已经是乐开了花。“那你可以针对这样的设想拿出一份具体的报告出来,下一次上课的时候咱们可以加以讨论。”

不久之后的一战战场会很快出现和唐仁辉雷同的想法,那就是英国人的创新之举坦克,加了大炮和装甲钢板的拖拉机,也就是今天唐仁辉所想的新时代骑兵机动『性』载体。“司令,能不能给我一个允诺,我觉得我的想法是绝对正确的,所以我希望能够得到你的支持。”刚刚一下课,唐仁辉便主动找到了张宇表达心中的想法。

“你是不是觉得新时代的骑兵是传统步兵战术的终结者?而且是绝对!”走廊上,张宇听到唐仁辉的请求,转过身来看着唐仁辉说道。“你要知道一种新的战术出现,也就意味着旧的灭亡,推陈出新是好,不过这也是一种巨大的风险投资啊!”[]大国无疆28

“我肯定无法保证这种战术的绝对可行『性』,不同的地域和环境肯定有属于当地、当时的最佳战术,但我认为对于铁丝网、战壕之类的东西,是该换新的战术和军事装备,否则这样的杀戮之于战争战略而言或许有利,但对于一个国家的长足发展而言,失去一代青年对于一个国家而言是一场巨大的灾难。既然是一种风险投资,咱们就像以往一样要做就做大的,大胆投资才能获得高额回报!”

这席话可就雷死人了,张宇赶紧重新看了几眼唐仁辉,从头到脚敲了个遍就是没觉得这小子是个商人,而且是个胆子大过天的投机商。“就像你这般疯狂的投资,万一没有任何回报,该怎么做呢?是投资都有失败,军事上的投资失败可不是像一个工程项目一样,失败了可以汲取教训重新再做。”

“我只需要足够的人手,我们需要开始研究各种新式武器和与之配套的战术,我相信面临着巨大伤亡的协约国和同盟国,他们自己也肯定在思考着这些问题。我们的汽车、冶金和化工等工业也算是比较强大的,有足够的实力研究出能破解传统步兵战术的武器装备出来,当然这样也会变相地提升我军的综合实力,为将来做。。。。”

“行了行了,你就别给我扯到十万八千里远。如果你有想法可以召集更多的学员商议,咱们本来就是一穷二白,什么东西都要跟着帝国主义列强的模式转悠,啥时候能做回咱们自己?总之,你可以大胆思索和设想,让更多的人参与其中,一个星期之内拿出一份可行『性』报告出来,咱们刚还可以在下一周的课堂上做一次大讨论,如果成立了,用不着多久就能具体实施。”

“那,谢谢,司令!”说完,唐仁辉给张宇敬了一个礼,转身就小跑离开了,留下张宇在那儿不知所云。“我要是直接告诉他,行吧,你大胆地做。装甲步兵战术是绝对正确的,估计还没这般效果。”念叨完,张宇摇晃着脑袋慢慢离去。

士官学校既然是军校和技术学校的结合体,而且有着大学的样子,所以人民军士官专修学校其实论学校规模和硬件配置都是以大学的标准配备,而学生们上课、生活却都是军事化的管理,学校涵盖的专业和技术种类与技术学校无异,但自然是要多一些军事方面的,所以种种特点都直接可以让众人改称此校为技术士官培育学校。

战争逐渐技术化其实并不是战争的本质有多少的改变,而是参战的人和装备都在急剧的发生改变。参战军人的科学文化素养越来越高,而使用的武器装备越来越先进。古代的战争或许随军的工匠便可以称之为技术士官,但发展到今天甚至往后,工匠之名已经要彻底改为专业技术士官,枪械、大炮、车辆、军舰,乃至以后的飞机、坦克、潜艇等等,这些越来越先进的设备都需要专业的人进行养护和『操』作。当然,也正是由于越来越多的专业人才进入军队而使军队技术化专业化,继而让战争变得愈加残酷无情。

士官不仅仅只包括技术士官,还有一种就是“保姆”士官。之所以称之为保姆,是因为他们并不是像技术士官一样,需要掌握自己专业的最高超技术,他们是一群老兵,一群为军队服役时间长、贡献大的人,战争等待的是大量的军人、清除的是一个个菜鸟,所以老兵的作用在部队里是极其重要的,为了保证军队的素质和战斗力,保留部分老兵是非常有必要的。

但之于人民军这样一个新生力量,最老的兵恐怕也只能指当初的那支保安队,他们当中已经不少人升为军官成了带兵的领导,但基层上如何有一个完备的军事培育体系和战斗力保障机制,这边是要推行士官制的主要原因。

一支历史悠久的部队了,实行士官制之后可以挽留住大批的老兵,然后让有了士官之称的老兵们和新兵搭配结合,相当于是让老兵们在给新兵当最直观的、最贴近的老师,对于保证部队的战斗力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不过人民军到现在急需的不是新兵而是老兵,士官学校的出现就是要培育出一批和老兵类似的士官出来,让他们带兵,成为基层的骨干力量。当然,这么做也是为了更好地掌控一支部队。

“第一队,出列!”

“检查枪械弹『药』,准备『射』击!”

嘹亮的口号声便是从士官学校的『射』击训练场传来的,一些技战术尖子被选拔出来充当“老兵”严格培育,期望能够在结束培训之后成为一个合格的老兵,当然就是一个能胜班长得力助手之职的士官。

“我们的目标可不是固定靶,你们所瞄准的都是经过一些机器带动的靶子,它们是在不停运动之中的,或快或慢,有时候离你可能只有五十米,有时也能离你一百米开外。有时十环靶心距离地面只有一两米,有时候它可能会伸得很高。珍惜每一颗子弹,把握每一个机会。”一名真正的老兵拿着铁皮话筒,来来回回转悠着,看着一个一个脸上都装满了自信,然后才大声地对着排成列的预备士官们吼道:“队与队之间快速接替,三分钟之内打光你们所有的子弹。现在开始!”

话音刚落,第一队的十二名预备士官们从标准军姿站立到到达『射』击位置,检查完枪械和弹『药』,十秒钟后便有人开始开枪了。经过改装的靶子在电机的带动下运动非常不规则,就如老兵说的那样,时而高时而低,有时还往自己这边冲来,有时却夹着尾巴快速远去。

经过一定改装的李恩菲尔德步枪,其优秀的『射』击精准『性』在此时得到非常完美的表现,经过大量基础训练的而且水平不低的预备士官们,充分发挥了步枪的精准『性』,每一次『射』击和拉动枪栓子弹上膛,都显示了他们长期艰苦训练而得的高素质。

“砰砰砰”当第一队的最后枪声落下之后,第一队的队员立马向左一跨步,让出了『射』击阵位,而第二队的队员立马冲了上来,开始检查起自己的枪械弹『药』,而于此同时,对面的靶位上的靶子也快速更替完毕。接着又是枪声响起,靶纸被穿。当然,步枪『射』击完了,还有手枪、机枪等着他们。

“野外战场,我不希望谁有飙车的特技,但是绝不能有翻车的能耐。你们既然选择要成为汽车运输士官,那就是未来汽车运输兵中的佼佼者,下面三天的快速更换轮胎、检查排除车辆问题、小半径拐弯调方向、快速装卸货物等等项目,就是让你们成为准士官的一道道坎。”

平时的炮兵靶场现在被改成了汽车运输士官培育班的训练场,当然此训练场依旧是和炮兵士官们合作使用的,只不过今天轮到了汽车班的场地使用,而炮兵们上理论课去了。难得获得一个又一个弹坑密布的训练场,今天的汽车运输预备士官们估计可以展示一下自己的快速公路维护功底了,也就是驾驶的不再是轮式汽车,或许履带式工程车会成为训练的一大主力。

然而,在教室里上理论课的炮兵预备士官们可就听不到汽车班预备士官们的抱怨,抱怨为什么训练场上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弹坑,当然他们上的课也就是在更正这些问题,如何打得更准、更快、更猛,一直都是炮兵们追求的主要目标。

“我们的步兵炮,类型只有三种。第一就是携带轻便、作战灵活的迫击炮,60毫米和81毫米两种口径。第二就是加农炮,分为小口径75毫米和中等口径105毫米两种。第三便是榴弹炮,目前我们只有155毫米这一口径的榴弹炮。也就是说我们使用的大炮一共有三种款式五个口径,『射』程从数百米一直到近二十公里,可以完成当前部队的所有火力打击任务。”

“从欧洲战场上传回来的各款大炮的使用『性』能,其实都受到了非常好的评价。迫击炮被验证为是一种非常好的步兵支援武器,在一线的交战中它们发挥出来的及时、有效地火力打击,是得到了肯定和赞扬的。而在完成炮兵集群『射』击和弹幕徐进『射』击中,加农炮和榴弹炮的『射』速和威力都得到非常好的体现,或许我们的口径并不是最大的但『射』速、机动『性』、准确『性』却一直表现优秀。”[]大国无疆28

参加过‘解放’全广西战斗的炮兵们此时已经成了有模有样的炮兵教官,他们凭借自己的勤奋努力掌握了一定的科学文化知识和高超的战术素养,是最有资格来指教的人,当然今天他们理论课程讲述得可不仅仅是人民军军工厂出口欧洲的军火表现有多厉害,而是他们自己需要将这些火炮掌握得有多好,然后才是真正有效的地发挥出战争之神的威力。

“我们的『射』击法则主要包括简易法、精密法、成果法、优补法和弹测法。所有的法则都建立在每一个士兵的高素质之上,火炮在打击对手的之前需要做好几件事情。掌握准确的对手位置和方向、气候条件等等可通过侦查探测得到的信息,计算出合理的弹道、确定『射』击正面和纵深等等过程,完成『射』击之前的所有准备工作之后才是表现炮兵『操』控素质的时候,如果所有的炮击信息都是正确的,却因为『操』作上的不到位让炮弹『乱』飞,这可不是我们所需要的。很多时候,我们『射』击的目标不是一动不动,也不可能是固定一处,所以必要地时候会不断地调整『射』击目标,而那个时候不仅是装『药』要变,『射』击的数据也要跟随目标的变化而产生变化。、炮兵,可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好当的!!”

士官学校里,时不时就会传出这样的声音,恐吓的语气反而有时作用非常之大,因为都是一个肩膀扛一颗脑袋的军人,在任何困难面前都是平等的,只要刻苦学习和勤于训练,一样可以当个好兵。!~!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