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六十四章 要干就干

第六十四章 要干就干

第六十四章要干就干

黑夜中的奄美诸岛之大岛,宛如一个睡着的巨人横卧在海浪上一样。扑腾的海浪撞击着海滩上的大小岩石激起了层层浪花,哗啦啦的海水和呼呼作响的海风让海岛的海岸从未安静,似乎从有海岛的这一天开始,大海营造出来的浪花和喧闹,始终伴随着海岛的存在,大岛也不例外。

没有任何灯光闪烁的直升机,犹如一团乌黑一般嗡嗡作响的来到了一个断崖前沿,既有隐藏身影也有尽量将直升机噪音融入复杂喧闹的海岸背景声中,悬停一定时间的同时,直升机两侧扔出了两个机降绳,飞行员利用夜视仪器反复查看了一下机降海域周围环境,机动到了断崖右侧一个缓坡后,确认安全之后这才将机舱内闪烁的红灯变成了绿灯,示意机内的特种兵们可以机降出发了。

所有队员都为自己佩戴了红外夜视仪,再加上每个人都戴着作战头盔、涂着『迷』彩,所以每一个人的面容似乎都已经难以分辨了,只能说个个形同鬼魅一般。

“下”队长苏伟高声喊道[]大国无疆64

“呼哈”

呼应一声,给了苏伟一拳之后,尖兵商震平首先借助机降缆绳完成了三十米高度的机降,海水深度刚好淹没过膝盖,略微显得有些冷的海水让商震平更为精神起来,抛开了缆绳后端着微声冲锋枪降低着重心慢慢向海滩靠近一段距离后,立刻蹲伏下来聚精会神的通过双筒夜视仪查看着周围环境,确认安全后这才用戴着战术手套的右手有节奏的敲击了三下耳麦话头。

接到安全通知后,苏伟立刻加快了队员机降速度,两名队员同时机降下去,而他则是最后一名,离开之前还不忘敲击了一下在机舱外口戴着防风镜、『操』作着重机枪担任掩护的一名陆战队士兵,然后自己便借助缆绳滑了下去。苏伟离开不久,那名士兵就把两根缆绳收回,同时直升机也并不拉高,直接大倾斜度斜转之后,依旧以超低空飞行返程了。

机降下来的八名特种兵,当苏伟下来的时候,已经以商震平为顶点布置出了一个环形防御圈,随后该防御圈便相当默契的向前移动起来,直到整个队伍经过缓坡之后,让尖兵和后卫依旧担负警戒任务后,队长苏伟将其余几名队员集结到了自己的身边,将胸袋里的一份防水地图取出来后,打开了自己的战术微光灯,指着地图上被批为的两个地方,压低声音说道:“任务,检查三个计划登陆点,时间五个小时,首要目标d01”

说着,一旁的风林很是自觉的通报了此时此刻部队所处的准确位置,其余两个也带着卫星定位接收机的特种兵很快查看了自己的定位结果后,给苏伟回复了肯定的点头示意。

“尽量不要暴『露』自己,不到关键时刻,绝不主动开火”

或许是不放心队员们,毕竟要完成这三个已经被剔除下来所剩余的目标,八名特种兵需要在这驻扎了整整一个日军步兵旅团的海岛上徒步行进路程要超过30公里,虽然现在夜已经越来越深,夜『色』是特种兵们行动最好的掩护,但为了避免出现不必要的事儿,苏伟还是谨慎的叮嘱到了一句。

“也不知道那些侦查冲绳岛的特种兵们,是不是也像咱们这样好运”

收拾起地图准备出发的苏伟,脑子里突然为赶赴冲绳岛执行侦查任务的三个特种兵分队有些担心,毕竟那座岛是本次作战的重点,侦查要求更高不说,日军更是驻扎了两个师团,用“人满为患”来形容也不为过,要在那样拥堵的一个岛屿上执行渗透侦查,难度可想而知。

出发后,苏伟就不再为其他分队担心,和通讯兵风林一起行进在队伍中间的他,此时此刻应该为自己的七个兄弟所考虑,“散会”后才被苏伟特意嘱咐过一番的商震平,这会儿已经像是游在大海里的一条快乐的鱼儿,不像是丛林、也不像是荒漠,更不像是丘陵,倒是和略有沟壑的草原有些相像的地形地貌,一开始还让他有些不适应,没有遮挡的情况下,全靠黑夜给予他们掩护。

趴在可以眺望d01号预计登陆地点的一个小山岗上,在商震平的带领下,整个特种兵分队愣是在日军浑然不知的情况下,渗透过了他们的海岸防线,来到了原定计划中很好的一个登陆点,这里的地形很是平坦毫无遮拦,尤其是那黑夜之下一汪暗黑的海水,正静静的、轻轻的抚『摸』着绵长的海岸线,商震平甚至可以想象,这里要真是重回中华,肯定会变成共和国又一个度假旅游胜地,如此美丽的海滩不知道到时候会吸引多少美眉们戏耍。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但我却更迫切想要眺望光明”

脑海里浮想连连的商震平,已经把新型夜视仪给带上,双筒式的设计让他像是给自己戴了一幅很特别的眼镜一样,而且最为关键的是,他们这会儿是从从日军后方防线渗透进来的,换句话说这时候的他们所观察的视角,很大程度上能够进一步推测出日军的防守心里。这样做当然也有一个很大的危险,因为不远处就是日军的一座兵营,转动的探照灯时不时掠过周围的“草原。

常人大白天给自己带上一个太阳镜是为了避免日晒,将白昼变成了阴『色』,而现在风林他们这群特种兵,想着要把黑夜变成白昼,戴着的不是太阳镜而是更为昂贵且复杂的红外夜视仪,让黑夜变成了淡红。

而作为该行动特种分队队长的苏伟,此时此刻所使用的观察仪器就更牛了,他正一手『操』作着激光测距仪,一手进行着记录,同时作为辅助的风林也在利用着卫星定位接收机推算着队长所测那些目标的准确经纬度,侦查内容包含相当多,花费了他们大约20分才宣告完成。随后他们又转移到了下一个目标。

整个18日至19日凌晨4点,海狮特种兵大队成了最忙碌的部队,不过与其同样忙碌的还有来回接送他们的直升机飞行员们,时间直到19日清晨五点,当最后一架执行接回特种兵的直升机停在了飞行甲板上后,热闹了一整夜的“平顶山”两栖攻击舰终于寂静了下来,已经疲惫不堪的特种兵们很快将各自侦查得到的数据和报告递交之后,零伤亡的他们很快洗漱完毕休息去了,所得到的情报则很快传送至舰队司令部战术情报参谋处进行快速汇总和处理,在清晨8点15分,详细的数据已经载入到了战术共享数据库里,而利用侦查所获数据,针对两大岛屿所挑选出来的最后登陆点业已确定。

“现在,我们唯一没有确定的,就是具体的开战时间”

说着,毕克强将厚厚的一叠侦查报告递给了一旁的宋世豪,再有详细作战计划的前提下,参战各个部队都会依照各自计划展开作战,所以将舰队作战指挥权直接下放给了航空作战参谋和航海作战参谋等之后的宋世豪,被特混舰队司令罗勇派到登陆作战舰队来担任协调员,以便让两大舰队实现更好的密切合作。

“特混舰队随时可以出动,从现在我们掌控的情报来看,日军在整个琉球群岛所拥有几艘炮艇和近海驱逐舰的海事力量基本可以忽略,最为重要或者说是关键的一点,就在于在大岛驻有一个整编日军步兵旅团,在冲绳岛日军驻扎有两个师团并且还有航空兵。”[]大国无疆64

“拿下大岛是不成问题,并且我们可以绝对做到,快速和低耗。但对于冲绳岛而言,虽然并未拥有多少永久『性』防御工事,但加上警备部队兵力超过五万的日军,战役显然不容陷入僵持。”翻看着手里的侦查报告,宋世豪接着说到:“按照计划,战役初期我们最大的要求就是要快速解决掉日军的机场、兵营、物资仓库、水电站、通讯设施等等军事目标及准军事目标,绝大部分以空中打击为主的情况下,当前最缺乏的有关情报就是,日军是否在冲绳岛上有大型物资储备库。”

“事实上,我也在反复思考这一点”

毕克强敲击着桌面,反复思索着这个问题。日军和共和国已经不是第一次交手,从中日台湾冲突开始,共和国就反复让日军尝试到了现代战争的厉害,尤其是来自空中打击的无穷威力,它让战争不再有前方和后方分别,让打击敌方物资储备、交通和通讯枢纽等也成为了战争的一部分,从朝鲜半岛战争特种兵大批的、多次出动,空军反复轰炸这才让日军的物资储备降低到共和国军队想要的水平。

虽然共和国从未表『露』过会拿下琉球群岛,至少在那次共和国国防部新闻通报会之前,共和国方面并未透『露』半点对琉球群岛的倾向,而且共和国发起战役的时间与将消息公布开来的时间非常短暂,日本『政府』无法做出任何积极反应的时候,共和国相应作战部队已经准备就绪,可以说时间短暂得只够驻扎在琉球群岛上的日军,抢修部分岸防和野战工事,连修葺钢混结构永久『性』工事都不够。

“我们最怕什么?”

在合成孔径雷达将整个战区尤其是冲绳岛的疑似有的地下建筑查明之前,宋世豪等人只能干等着,不过此时此刻他想做些更为积极的事情,比如将自己思考的角度转化为日军,把自己的身份换成驻扎在琉球群岛的日军守备司令牛岛满,想一想如果是自己来统帅一支兵力在五万人左右的部队,如何抵御敌人的疯狂进攻,所以首先要确定的就是共和国军队最怕什么。

作为主动进攻方的共和国军队,首先惧怕的就是无法掌控战区的制海权,没有制海权自然就无法安心展开登陆作战,其次就是登陆作战时,迟迟无法打开局面即在敌人强大岸防火力打击之下,就算是清除了抗登陆工事,建立了一定的滩头阵地,却迟迟不能扩大登陆场,甚至在防守部队的反击之下还有被赶下大海的趋势。

第三个害怕的就是虽然完成了登陆作战,并且还建立了一定的防御纵深,并且能让更多作战物资、人员参与到扩大战果战斗,却发现自己的海运生命线无法保障,得不到稳定的、庞大的后方物资与人员的补充,登陆作战显然就是一种煎熬。

害怕的因素很多,但决定『性』大多可以归结于,战场的制空权和制海权的归属权,以及岸防部队有的兵力多少、战斗物资储备多寡、防御工事健全与否等,可以说一个什么都不具备,但胜在人多、物资足够,那面对着这样的一支岸防部队,登陆方肯定要吃很多的苦头,甚至是因为僵持以及过高的消耗而主动放弃作战行动。

制海权和制空权,共和国军队是绝对有把握拿下的,而对于日军而言过于仓促的准备时间,也不足以让他们建设出强大的防御工事群,在另一方拥有绝对海空优势之下,建设普通的野战工事也毫无作用的,所以战争最大的可能就是发生在冲绳岛的内陆,让共和国海军舰炮火力无从发挥,航空兵部队受制于天气和白昼黑夜,并且只要日军有足够多的兵力,再加上充足的物资储备,宋世豪可以肯定一点——冲绳岛必将成为共和国将士的流血岛。

“每一次战役,我们最先抢夺下来的就是制信息权,然后就是制空权与制海权,在这样的绝对优势之下,只要再把敌人的物资储备给搞掉,就算是剩下很多很多的敌军官兵,但他们没有了物资补给,手里的武器成了烧火棍,而且彼此之间不能畅通联络,惊慌、恐惧、冲动等都会被饥饿所引发,战争就可以真正实现一边倒。”

宋世豪总结说道:“我们最重要的就是要首先拿下制信息权、制空权、制海权,完成这三步战役已经宣告胜利了,但为了尽量降低我军的作战伤亡,对于困境之中的敌军最好的战术并不是斩首,而是毁掉他们的物资储备。没有吃喝的敌人,有在强大的武器装备、有训练有素的士兵、有再好的作战战术,都是枉然。”

“所以,你希望我们能在首轮的大规模空袭行动中,侧重于将这些疑似日军地下物资储备点?”

毕克强很赞赏宋世豪的一点就在于,宋世豪总是能够在为部队官兵们宝贵生命考虑的同时,还能兼顾到要让战役达成预定效果,谁也不想让一场精心准备的登陆作战,最后演变成为了一场惨胜,这样用官兵生命堆积出来的胜利,恐怕时隔千年也不足以夸耀。而刚才宋世豪所说的那一番话非常合理,军队的持续战斗力很大程度就是依赖于物资储备或者后勤补给,所谓的什么制海权、制空权等,其目的之一就在于堵死敌人获得补给的渠道。

“不是侧重,而是要专项打击”

宋世豪纠正老同学的错误,虽然开战之后,为战役所准备的绝大多数航空兵力都将投入到繁复的轰炸打击中,更为重要的一点,海军特混舰队并没有携带钻地能力很强的专用航空钻地炸弹,只储备了对付普通地下建筑群的115公斤级的“小威力”钻地炸弹,真要是为了对付命名为“疑似”的日军大型地下物资储备库,必须要动用更为先进的重磅钻地炸弹,也就是为了“疑似”二字。

“合成孔径雷达完成所有工作,并且后方给我们整理出详细结果,尚且还需要至少三个小时,我们还需要至少四个小时对首轮的空袭作战计划进行一定程度的修改,随后相应所要征调的新作战部队还需要至少五个小时的准备时间。由此计算下来,并不会耽搁我们将战役时间定为明天凌晨,当然今晚的炮击不会被耽误”

“这样也好”毕克强略略思索后说道:“就算是新型航空钻地炸弹单枚价格高达10万元,就算是卫星侦查后给了我们十个疑似目标甚至更多,就算每一个目标我们用上三至四枚钻地炸弹,加上轰炸机群出动的开支耗费,满打满算花上近千万元的额外开支,只要能将日军所储备的物资毁掉,那也是值得的。”

像毕克强所说的钻地航空炸弹,其实是共和国军事弹『药』装备序列中的一个新兴家族。按照传统的分类方式,也就是可控和不可控,可有普通炸弹和制导炸弹的分别,制导炸弹主要是有电视制导、激光制导、惯『性』制导加卫星制导等方式的精确弹『药』。但要是按照作战用途来分,即有爆破、杀伤、穿甲、子母等炸弹,也有训练弹、照明弹等直接以用途命名的炸弹,作为新增用途——“钻地”的钻地炸弹家族,其内部划分也就是依靠炸弹的钻地能力来分辨。

最新型的共和国钻地炸弹,是属于空『射』型激光制导炸弹,由制导舱、战斗部、尾舱共同组成高达2.3全重的这种炸弹,装填了306公斤高爆炸『药』和智能引信,能够自主确定钻地深度和爆炸时间,能够轻松钻入地下6米深的加固型混泥土建筑,或者三十米深的地下土层,如果多枚搭配使用,先后命中同一个地点,那么完全有能力对隐藏于山体之内的日军仓库进行精确轰炸,虽然这样的代价就是“烧钱”,但能够换更多的“命”,还是值得的。

“那就开始干吧”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