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六十八章 血战冲绳(二)

第六十八章 血战冲绳(二)

看着远方的火海,准备起身出发的卿景超给那些再也不紧张,而是冷漠的兄弟们说道:“估计再过五分钟,航空兵就会撤回,然后为我们提供支援的,就将是那些战列舰、巡洋舰了。那个时候,恐怕支援就没有航空兵们快速了,兄弟们咱得靠自己咯”

“早就等不及了,都快闲出鸟来了”

匍匐在地瞄准着的陆战队士兵们看了看你,又看了看我,大伙彼此眼神交流中似乎都觉得,刚才这仗按理说应该让陆战队好好施展施展的,海军特混舰队航空兵们的兴奋过头,让陆战队的希望暂时压了下来,不过这才刚开始日军就如此倔强,看来这场大戏往后还有更精彩的剧情

战场上的大致变化,已经被飞翔在三千米空中的战场实时监控大型无人侦察机,如实的记录并将数据传输了回去,日军的顽强很大程度上出乎了联合作战司令部的意料,按照之前设想日军在面对强大空中和海上威胁压力面前,会主动放弃很多地域和共和国海军陆战队交战,也就是说主要战场应该是再北部的山区,而不是在南部的丘陵地带,这一带的战事的确是不利于日军发挥最大程度的防守作用。

事实总是出乎人的意料,牛岛满不仅没有龟缩兵力,反倒是像模像样的展开起来,战壕没有了就利用大大小小的弹坑,总之他要用一条条日军士兵组成的人肉防线,来阻止共和国海军陆战队的推进,虽然日军装备不行、火力不强,更没有防空火力阻止共和国海军特混舰队战机在他们头上飞来飞去肆意而为,但他们胜在人多。[]大国无疆68

这个时候,共和国海军陆战队在整个登陆场的作战人员也不超过五千人,参与地面推进进攻的只有三个轻机械化步兵营,牛岛满围绕首里所布置的防御要点,却有足足一万五千的兵力,摆开架势来和共和国陆战队三个营打防御战,这已经是他最大的容忍了,要是在以前,始终坚信大日本帝国陆军无敌的他,保准儿会将防御部署拉至滩头前沿,或者是现在就对共和国登陆部队进行反冲击,一鼓作气将登陆部队赶下大海。

残酷的现实让这位日本陆军中将不得不服软,太大的武器装备差距已经让战斗人员的因素被削减到很低的程度,主导战争的似乎不再是顽强的作战意志,拥有强大的立体进攻能力,在战场上发挥出足够强大的攻击力,任凭防守的敌人意志是坚如磐石,也毫无作用,反而会遭受到无情的屠杀。

这是一个冷酷的事实,正如赶去支援的日军还在半路上就遭受到了猛烈的轰炸损失惨重,特别是在日军中绽放开来的燃烧弹,惨烈的景象不仅能当场烧死不少日军,更为主要的是那些浑身着火却始终无法扑灭,只能惨叫着直到被烧成灰炭,所以当场就能吓蒙不少日军官兵,呆如木鸡也难以形容当时的震撼感。

残酷的战斗根本并不会因为日军士兵们一时之间的惊诧、恐惧和害怕而停止,蜂拥而来的海军特混舰队机群很快让主动暴『露』在旷野的日军知道什么叫做后悔,飞来飞去的战斗机反复用机载机炮和火箭弹摧残着日军,而那些俯冲式轰炸机也很快将自己携带的炸弹扔了出去,并利用着机载原本用于自卫而很少使用的机枪来反复扫『射』着,连飞行速度最慢的鱼雷轰炸机也参与到了制造修罗地狱的队伍中来。

整个战场犹如一群秃鹫正反复啄食着餐盘里的块块碎肉一般热闹,整个分享大餐直至联合作战司令部所调来参与行动的飞机一颗子弹、一枚机炮炮弹、一枚航空炸弹也都没有剩下才宣告结束,整个人间地狱里也就没剩下多少还能端着三八步枪晃晃悠悠着嘶叫冲锋的日军,整个日军的增援力量全部被打死、炸死、烧死在路上,上千名日军官兵就此魂归东夷。

“是吗?”卿景超看了一眼刚才说已经闲得淡出鸟来的一个兄弟,指了指前面日军的山头阵地,高声喊道:“小子们,出发咯”

海军航空兵的疯狂表演算是已经告一段落了,接下来的舞台自然要交到陆战队的手里,并且很有利的是,在这一进攻地域里,陆战队能够得到紧靠海岸的众多支援舰艇火力支援,强大的火力支援将很大程度上为陆战队的进攻充当坚实的后盾,在必要的时候强大的火力支援更是陆战队战术行动的不可或缺部分。

天空中嗡嗡鸣叫的飞机渐渐稀少,到了最后日军甚至是放眼望去天上一架共和国飞机都没有,淡淡硝烟弥漫的天空已经『露』出了不少的金黄阳光,静静的阳光洒在谈不上是尸横遍布,但绝对算得上是一片惨烈的屠杀地狱,日军原本修葺好的交通壕并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反倒是让共和国海军特混舰队的舰载机飞行员们用来检验了自己的实弹投『射』水平,将一枚枚炸弹和一枚枚航空燃烧弹,准确的扔进交通壕里,将会给藏匿于其中向前机动的日军带来很大的“惊喜”,而这种惊喜接连发生几次之后,日军就再也不敢妄自走交通壕往前支援兵力了,除了交通壕被毁掉是一个因素,部分交壕成了燃烧弹与日军尸体混合作用后令人作呕的修罗地狱也是一个原因。

而不通过交通壕机动,在平地上行动的日军也就成了各式战机的靶子了,因此整个海军航空兵是很享受的完成了整个战役的首次对地支援,这样的战果也让第二批赶来的飞行员们有了更多的期待,当然也想着要创造更大的战果。

但无论怎样,从第一批战机机群离开到第二批飞抵战场上空,并且还得是获得许可或者呼叫支援后才能展开支援,这也是需要相当长一段时间的,而这一时间里海军陆战队业已展开的三个机械化陆战营,将会在海军舰艇舰炮火力支援和其团部炮兵营火力支援下向前机动作战,进一步扩大登陆场,为后续登陆的部队扩大战役空间。

停滞了好一阵的轻型装甲洪流终于恢复了行动,和随行步兵们组成了一道道密不透风的攻击墙,向日军阵地涌去。陆战队这边首先开始了『射』击,所有疑似残余的目标都遭到了机炮、重机枪等武器打击,但得到的日军回应却是很零星的,显然海军航空兵已经将日军的首道防线给摧毁殆尽了,这倒是让陆战队的进攻轻松了许多。

不高的丘陵最大坡度并不是很陡,两栖坦克、步兵战车等还是很容易的开上了日军的山头,同时跟进的步兵们也很快抢占了日军剩余不多的呈现“节”状的战壕,迅速完成对残余日军,其实主要是刚才没有被炸死、烧死或者扫『射』死的轻重伤员,健康的刚才已经在还击中被*掉,而剩余的这些显然还是具备很高的威胁,日本士兵可是自中日台湾冲突以后就有了“光荣弹”的装备,所以清剿行动中最繁琐的过程莫过于远远的就为每一位日军伤兵送上两颗甚至更多子弹,免得靠近了他们反遭祸害。

虽然繁琐但其实过程很简单,跃进日军战壕里的陆战队士兵,根本不会惊讶于日本人身材矮小所以挖出来的战壕也很低矮,第一反应就是看一看壕沟里是不是有还有活着的日军士兵,只要有就根本不用管它有多少,直接用自动突击步枪给上一梭子,伤的直接报废,死了的也就死得更难看罢了。

日军的防线基本都是以一道道丘陵为构筑要点,所以攻破了一道防线后,往往会发现日军的下一道防线就是丘陵间小平原的对面,但这个丘陵间的平原地往往放眼望去,只能看到星罗棋布的大小弹坑,已经散布开来的日军尸体。

所以,在接下来的进攻中,陆战队不仅要考虑到下一道防线的日军会不会离开防线主动进攻,在日本军队的战略思想里“唯进攻至上”论虽然经受了共和国很多次的打压和教训,但还是很根深蒂固的,而还要考虑到的一点就是,进攻部队的装甲车辆应该避开那些在凌晨的大规模空袭中,被部分执行水平战略轰炸机所缔造出来的一个个很有规模排列开来的超大弹坑,有些弹坑或许一辆步兵战车不小心掉了进去,恐怕想出来也就不容易了。

因此,进攻队形做出了很大的变动,在前面担任进攻冲锋要点的两栖坦克队形没有多大变化,但因为地面上很多的弹坑,依靠高速机动取胜的轻型装甲车辆就只有散得更开,彼此之间保证有足够的机动余地,不至于在某个时候为了避让大型弹坑而发生拥堵,成为日军反装甲火力打击的目标。

当然,有弊就有利,这些星罗密布的弹坑成为了进攻的步兵们的绝佳掩体。

“我x,敢情刚才的那道防线是道开胃菜,这才是正餐啊”

刚冲到没四百多米距离上,一个隐藏在斜坡下的日军机枪火力点就哗啦的扫了一梭子出来,之前完全都看不出那里会是一个扮埋式机枪掩体,远远看上去也就是一个长了很多草的斜坡,可在那并不是很稀疏还有些茂盛的草丛背后却有一挺机枪,就等着抓住机会撂倒陆战队。[]大国无疆68

“山坡上挖出一个小地窖,盖上一个个木质盖子铺上一些草,这狗日的隐蔽机枪火力点就算是成了”『露』出很少身子快速观察了一下那个火力点,刚才差一点点就被坑上的卿景超狠狠的说道:“火力手”

呼声刚落,刚才瞬间遭受机枪打击,几乎同时就滚进一旁弹坑里隐藏起来的其他士兵中,两个火力手抓住日军有规律短点『射』压制间隙的机会立刻『露』出了身子,其中靠前的一个肩膀上扛着一个单兵火箭筒,早已装填就绪的他快速瞄准了正对着另一个弹坑火力压制着的机枪点,身后的士兵为他解除了保险后拍了一下发『射』手的头盔后,立刻捂着耳朵趴到了一旁。

“噗”的一声,火箭筒冒出了一个火苗后,一枚火箭弹拉着白『色』烟圈儿急速飞向了刚准备转过枪口扫『射』的日军机枪火力点,猛烈的爆炸瞬间将整个火力点铲平,就像一头猛兽狠狠的咬了一口山坡并愤然撕裂开来一样,刚才还喷冒着火舌把整个步兵排压制得短时间内不能动弹的它,现在已经成了一个山坡上的小坑。

都解决了之后,属于该作战排的三辆步战车这才颠簸着机动到位,越靠近日军阵前弹坑密度越大,要是在以前,步战车上的25毫米机关炮绝对能让机枪火力点以最快时间之内变成哑巴,泥土显然是挡不住机关炮炮弹的,12.7毫米重机枪子弹也能让火力点的泥土防护力相形见绌。

也就在这个时候,同样是布置于丘陵绵延开来的日军第二道防线,终于以较为密集的火力向陆战队们表示他们可不是一无所有,谈不上铺天盖地的瓢泼弹雨,但也很是密集的火力网瞬间让陆战队的进攻洪流被生生阻止下来,子弹弹头击中坦克、步战车等车辆产生了异常难听的撞击声和闪耀的火花,偶尔『射』击的日军战防炮也砰砰作响,加上共和国陆战队这边的火力反击,整个战场顿时显得很是热闹起来。

“尖刀呼叫刀鞘,舰炮火力二级支援,位置c11—22—03,高度50”

日军展『露』出了很强大的火力,尤其是数量还是不少可用来对付坦克和其他装甲车辆的战防炮,而在日军的火力打击中甚至还穿『插』着许多的山炮炮击,进攻受挫的陆战队显然不能和日军硬抗,所以选择了在第一时间里利用来自海上的火力支援。

呼叫支援的无线电波很快抵达了联合作战指挥部的无线电综合管理中心,头戴高保真耳机的应答员很快将前方的呼叫记录下来,并记录在了火力呼叫支援管理栏里,消息以光速转至了火力综合管理平台,在该平台上航空火力支援暂时不存在,加上前线的呼叫中明确指出了是舰炮火力支援,所以该支援请求被瞬间被计算机计算,将所要打击的位置和存储在数据库里的作战数据对比之后,详细的支援数据解算出来后被发送至了可以完成该任务的舰船。

整个过程也就只有应答员收听与记录是手动,其余环节都是高速自动化,所以整个过程耗时不到十五秒,在外海锚泊着就等着对岸实施火力打击的众多大小舰船中,“南宁”号巡洋舰等四艘巡洋舰,迅速做出了反应,早就朝着登陆作战部队方向的主炮炮塔开始慢慢机动起来,徐徐完成瞄准的主炮很快就发出了怒吼,巨大的炮声、高速喷出的气浪,以及战舰开炮瞬间完成的后坐瞬移,很大程度上也让呼啸飞去的炮弹强大能耐做了一个侧面特写。

尖锐的呼啸声很快告诉了山头阵地上的日军死亡正在靠近,其中的部分日军老兵已经是止不住激动的高声呐喊隐蔽的同时,一团团猛烈的爆炸已经将山头笼罩起来,相继扑来的超过两百毫米口径的巡洋舰主炮炮弹弹群,很快将刚才还很热闹的日军山头阵地分飞湮灭,强大的震动甚至让隔着三百多米的陆战队都感受到了空气中强烈的冲击、地面的强大震动。

“刀鞘,位置不变,向左四百,高度加二十。”

隐藏在某一个弹坑里的火力引导员和观察手,机敏的观察手通过望远镜很快判读交战形势,并很快通过标准火力支援作战地图解算出目标数据,然后口述或者直接拉过背负着便携式单兵通讯电台的高质量耳麦喊出去,刚才的炮火支援非常快,也很有效果,但覆盖范围实在太窄,左侧阵地的日军没有遭受到多少打击,所以引导员需要帮助打击舰艇们修正数据。

接到最新数据,参与炮击支援的四艘巡洋舰随即再次微调了『射』击数据,只见战舰的主炮炮塔微微动了几下后便稳稳停下,随后再次发出了狂暴的怒吼,炮弹随即脱离炮膛刺穿空气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猛然砸在了日军阵地上,刚才还觉得自己幸运的日军随即被分解成了空气中的残肢断臂。

“我草,早该这样干了”

猛烈的舰炮支援,一枚枚大口径舰炮炮弹所带来的巨大效果,也就是日军阵地笼罩于钢铁火海当中的壮丽景象,之前彼此之间猛烈交火,虽然没有多少伤亡的陆战队,依靠强大的火力反倒是给日军带来不小的损失,但迟迟不能取得进展也正是因为刚刚还猛烈反击着的日军。

而现在,已经被舰炮火力所覆盖打击的敌人已经哑巴了,战役的推进显然已经成为不可阻挡之势。谁也不想被敌人的火力打压得迟迟不能取得进展,所以猛烈的舰炮火力支援很快成为了陆战队士兵们高呼赞赏的对象,对于他们而言最好的帮助莫过于此。v!~!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