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七十章 等待中的“钢板”

第七十章 等待中的“钢板”

弥散的黑『色』恰似一层层看不透的纱布,密密麻麻的重叠于天地之间,让黑夜有了伸手不见五指之说。但属于冲绳岛的5月20日夜晚,显然天地之间的黑纱不够墨黑,淡淡的星光让有些凉意的夜晚并不黑,再加上时不时就闪亮于夜空之上的照明弹,夜晚并不寂寞。

又是一颗照明弹闪耀,瞬间照亮的夜空和大地顿时显得犹如白昼一般,趴在战壕里趁着骤亮看向远方,凄寒的大地上看上去有不少的大小黑影,那些是凌晨的轰炸、白天的激战所留下来的证据。再近一些则是一个个临时的且覆盖了沙土的土地,那是工兵部队布置夜间防御雷场后在土地表面所大规模覆盖的沙土,没人知道那些泥土下面究竟是不是藏着致命的反步兵地雷或者反装甲地雷等。

目光再近一些,雷场之后是一道不深却很宽的壕沟,工兵部队利用工程施工设备抢修出来的临时战时隔离带,它存在的目的就是要让准备夜间发起突袭的敌军,在淌过雷场后暴『露』在一个较为空旷的且正好被己方火力所覆盖打击的地域,当然最大的能耐还是和隔离浅壕沟另一侧的钢丝隔离网配合使用。

的确,目光拉近许多后,可以看到那些亮光之下还能因反『射』作用而闪烁些许光芒的隔离钢丝网。共和国军队即海军陆战队当前所使用的隔离钢丝网很特别,它不同于其他国家利用木桩和带倒刺铁丝而配合修建隔离带,而因这种钢丝本身就自带了很尖锐并且有很锐利倒刺,所以非战时它们基本都是像捆束起来的电缆一样,而在战时则一圈圈拉开并固定即可。

因此,海军陆战队所布置的隔离钢丝带,看上去仿佛是固定放置地面的一个超长大圈低弹『性』系数弹簧一样,且弹簧还长了很多致命倒钩,两个这样的超长“弹簧”以合理距离并列起来,俨然构成了一道步兵难以逾越的“钢铁障碍”,照明弹的闪耀光芒之下所发『射』出来的冷光也就是这道超长障碍的“善意提醒”。[]大国无疆70

目光回到离钢丝隔离网还有一定距离的梯级布置战壕工事里,趴在战壕上用肉眼观察了一阵阵地前沿的卿景超闭上了眼睛,让酸胀的眼睛休息了几秒后,这才睁开他那乌黑锐利的双眼,佝着身子压低声音对着一旁的一班班长田辉问道:“现在几点?”

扒开自己的作战服左衣袖袖口,田辉看了看自己的战术手表,有夜间显示、防压防水等功能的战术手表很准确的走动着。

“八点十五分”

“我感觉今晚可能不会这么简单”

扬了扬嘴角,卿景超拍了拍点了点头的田辉后,弯着腰在战壕里走了一段距离后,相继拍了每一位正聚精会神警戒着的战士,转了一圈儿后才去了营部。设在小山坳后面,并且是以工程机械深挖之后添加了钢架结构支撑和必要的气密门,防护力的强大主要得益于是一个指挥部且还储备了不少的作战物资,当然这会儿的营部里也是一片热闹。

有人说,共和国的战役作战单位是集团军,战役战术单位是师,战术单位是团,基础战术单位也就是营。作用力超过基本作战单位——“连”,作用力又不及“团”,地位看似有些尴尬的“营”,其真实的战场作用并不像它的地位一样有种格格不入感,而是相当之重要。

作为本次登陆作战先发三个作战营之一,卿景超所在的这个营可是有共和国海军陆战队“霸王营”的豪称,这个名称的得来可不是说该营的官兵是陆战队这个兵种里的“地痞”,而是因为该营无论是日常训练还是屡次大小演习或考核,都是成绩榜单上的老大,之前还被人称之为是“绝对第一”,随后就有人说是“永霸第一”,最后也就成了“霸王营”这样一个牛气哄哄的绰号。

此时此刻的霸王营营部,紧靠在通讯机要处一侧的营指挥部里是最热闹沸腾的,营长洪强毫无表情但却精神抖擞得很的坐在营部标志——“一面虎头旗”前面,能够赢得该面旗是因为当初该营曾经创下了一个非凡记录,海军陆战队第一旅和共和国陆军战略反应军空中突击旅友好演习交战中未被整建制“歼灭”,并且获得了“一比一点三”的战损比,最终让本次演习的敌方破灭了原本绝对胜利设想,而以一个惨胜收场。

这个光荣战绩再加上之后,陆战一旅和其余两个旅的多次对抗演习中,该旅的英勇作战和彪炳战绩,“虎头旗”至今悬挂在洪强身后也就成了理所当然,可今儿的洪强却一点都不高兴,战斗从上午的抢滩登陆到现在的夜间防御,整个霸王营加上受伤下线的整整损失了十五个战斗力,换句话说也就是半个机步排没了,更为重要一点是有九个兄弟再也不能笑着回到故乡。

“报告营长,卿排到了”

一个很大声、硬朗的报告声打破了指挥部里的热烈讨论,所有人都立刻闭嘴并相继端正坐好,随着卿景超敬礼并坐下后,始终没有发言的洪强终于开口了。

“全体起立”

一声命令,包括隔壁正进行着通讯任务、各种电子仪器响亮不停的通讯士官们,瞬间也站立起来。

“为今天光荣捐躯的兄弟们,默哀十五秒”

不容置疑的命令从洪强嘴里说出的那一刹那,没人质疑这会儿不是默哀的时候,没人反对这样的命令,包括洪强在内的营部所有人都摘下了头盔,稳稳的平端在了自己的左手手臂上,沉沉的垂下了永远也没打算向任何人尤其是敌人低下的头颅,硝烟熏过的脸颊、干裂的嘴唇,一张张冷酷的脸显出了发自肺腑的悲痛表情,难过的内心让表情犹如绞痛在怀,就算眼泪在眼眶里不停翻转、眼角湿润,但他们并没有留下半滴眼泪。

“坐下”

短短的十五秒很快过去,随着洪强的一声命令,营指挥部里的所有人立马齐刷刷的坐下,而其他人则回到了各自的工作岗位。

眼睛扫了一圈在场的所有人,洪强看到了一个个精神饱满、挺直了腰杆坐姿端正、略略昂着头颅,但眼角却都有些湿润的军官们,收回思绪后说道:“今晚的战斗霸王营有十五个兄弟不能到场,但我们始终是齐装满员的,从过去到现在,到未来,霸王营永远是一个光荣感、荣誉感、使命感、纪律意识和战斗素质高度统一。现在,我们应该好好想想,今晚拿出什么样的作为来证明我们的价值,我们霸王营的价值”

“必胜必胜必胜”[]大国无疆70

连续三声气势如虹的呼喊声喊出了内心卿景超等人内心深处的强烈渴望,而洪强也非常满意这个回答,立刻站起身来,一巴掌就拍在了霸王营才更新不久的夜间防御作战图上,狠狠的说道:“之前老子还一直打算进攻再进攻的,但既然上级要求我们要稳扎稳打、要稳定,要夜间防御,那么我们就趁此机会让小日本看看,我们霸王营是可攻可守的真正战场霸王,让演习场、训练场上的一切成绩都见鬼去,用实战来证明我们自己”

“会议时间不宜太久,我就长话短说”洪强目光炯炯的扫了一圈的所有人后,说道:“本阶段战役是以稳定为前提,对我营而言以最小代价在整个夜间守住当前阵地就是达成了战役目的,这其中有几个注意点,第一就是应稳定的大前提,本阶段我营又主打防御作战,所以无论如何应尽量降低战损,甚至可容忍丢失部分阵地。”

“第二,我军在本次战役中拥有很多方面的优势,但我们可以在战略上轻视任何对手,但却必须且始终在战术上重视任何对手,所以夜间防御战斗中,要保证低战损,仅仅是忍让丢失部分阵地是不够的,有效利用支援力量和适当的防守反击,将会是重要途径。”

“第三是第二点的补充,我希望很是简单的本次战役不要有任何人的高傲轻视因素,我希望不要有任何人顾及阵地得失而造成人员损失,我不希望有人自称能力出『色』足以藐视任何对手,或者说打着为支援部队节约的号子而不召集火力支援。总之,一句话,今晚官兵人命最大,丢失的阵地、支援的炮弹,都他**不值钱”

洪强的话,尤其是“炮弹不值钱”,很好体现了本次琉球战役计划的主要前提之一,对于共和国而言,军队哪怕多损失一个士兵,就算多制造一百枚、一千炮弹也无济于事,换句话说,如果一千枚甚至是一万枚炮弹能换得一条宝贵生命的健全,那么再大代价也值得,琉球战役也就是一场共和国充分准备之后,和并所多少准备的小日本,展开的一次大规模、高消耗大型地区『性』战役。

“钱,并不重要,命才是关键。老子霸王营的官兵,比金子还贵重的生命,是因为活着而创造更多更大的价值。”在分配战斗任务之前,洪强再次强调,看到每一个军官都点头示意后,这才命令道:“今晚,顶在最前沿的一连任务很重,一旦日军发起夜间反登陆反击,那么你们将首当其冲,战斗很有可能很有突然『性』。

“所以,我要求一连在突然战斗中,必须打得猛、打得灵,充分利用好部队临时充当火力点的装甲车辆强大火力、充分利用好各部的轻重武器配置、充分发挥我军善于野战不惧夜战的特点,第一时间给予日军强大的火力打击,灵活牵扯住、迟滞住日军的反击攻势,为增援部队的支援、营部和团部甚至是海军火炮的火力支援赢得时间。”

“二连和三连是预备队,后勤与支援保障营也是预备队,必要的时候营部也是预备队,但今夜的预备队可不是要和日军血拼到底的,而是要灵活支援、灵活配合作战的部队。”

洪强说到这儿,将作战图放在了一旁,铺开了一张更大的作战图——冲绳岛敌我态势图,说道:“目前我陆战一旅及所有重装备、大量战斗物资已经上岸并展开,从战场整体角度来看包括我营在内的我一团三个营是顶在最前沿的作战部队,按照旅部、团部的战役指导,我们并不是要为了阵地得失而血拼到底,我们可以有十五公里的战役纵深可供自由利用,真正的血拼时刻是我们被整体压制回了这条红线之后”

洪强的这番看似有些多余的解释,实则是起到了真重要的作用,在场连排级基础军官们是部队战斗力的重要保证,他们的强悍意志和战斗力很大程度能够影响到士兵,所以他们认识到这场防御作战有很大发挥空间,在指挥作战上则更为积极灵活。

“打不过就机动撤退,以机动作战的方式在如此之大的自由作战纵深里进行机动『性』的防御作作战,在被撵下大海之前毋需血拼,更需灵活。”

离开营部后,跟着连长回去的卿景超脑海里反复回『荡』着营长洪强给予的最后叮嘱,本次夜间作战是“稳扎稳打”战役战略的首次重“稳”,主要目的就是要守住白天疯狂进攻所夺下来的丰硕战果,一改白天的大胆突进、勇猛作战的进攻风格,改为稳重冷静、有条不紊的防御风格,专心对付日军今晚很大可能会发起的反击。

具体战役准备更是很好体现了“稳”字儿,不急于夜间再扩大战绩的海军陆战队,全心全意准备起防御作战来,用“精心”二字也难以形容。

因为,本次夜间防御虽然顶在最前沿的只有三个作战能力不错的机械化步兵营,和无法预估出的日军准确反击规模是有可能不够的,但他们却也有“机动防御”的能耐和准备,加上其后有一个坦克营和一个机械化步兵营的战役预备力量,有三个团属炮兵营和陆战一旅直属炮兵团的战场支援力量。

有包括“泰山”号战列舰在内的三艘战列舰、六艘巡洋舰、八艘驱逐舰所构成的海军舰炮火力支援舰艇的强大火力支援后盾,必要之时外海已经巡弋着要待歼日本可能到来支援即联合舰队第四舰队的海军特混舰队,就算是夜间也能为地面部队提供夜间航空火力支援。

换而言之,主动由攻转守共和国海军陆战队,身后还有很为强大的增援力量,日军真要是胆敢在夜间发起反登陆反击作战,迎头撞上的则是一块钢板,而此次夜间顶在最前沿部队之一的霸王营呼号,也很戏剧般的变成了“钢板”。

夜『色』未变,始终还是在淡淡的黑『色』与骤然闪逝照明弹亮光中反复交替,但时间却从不停止。当不知道是第几次『潮』湿的海风,在吹拂了很长距离后抵达冲绳岛内陆,送递至战场前沿,让已经有些疲惫的官兵感受到大海的气息。当不知道是第几次拆开口香糖包装袋,却担心日本鬼子会突然出现而误事儿,便生生忍住始终维持精神状态。

疲惫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加深,当轮换下去的时候,将阵地交给接替的兄弟,自己很是机械的撤回战壕、松开紧握了一晚枪支的手,酸胀感如同双眼的酸胀,念想了一晚的口香糖依然安静的待在口袋里,但此时此刻却只想着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地下防炮工事里,然后也不梳洗,就躺在睡袋里好好睡上一觉,满足始终打架的双眼皮合二为一的愿望。

时间悄然的流向了午夜,当时间刚刚走到12点的时候,才轮换上来不到一个小时的官兵们,精神状态则因提前休息了一段时间,并且上来后就有充分的夜战思想准备,所以基本上个个都是徐徐咀嚼着口香糖,竖耳倾听着黑夜的前方任何动静。

“怎么还不上来?没道理啊!”

左手抚『摸』着基本没用的望远镜,身为此时此刻海军陆战队众多前沿观察哨之一的舒东昌右手拿着的才是一个真家伙,不过刚刚才看了一眼前沿情况的他,还没打算继续观察的想法,毕竟利用微光夜视仪观察阵地前沿情况,其设备主要能耐就是放大战场光线以提高可视度,所以从双筒观瞄口看去,整个视场里的景物『色』泽很重,但要想分清楚是不是有日军在慢慢接近,眼睛看酸痛了都还是很有困难的。

“要是有红外夜视仪就好了,有几只老鼠『乱』跑老子都能看得清”心里念想着这个想法的舒东昌,不知怎么的还真有些不爽施放频率越来越长的战场照明,但他也不是毫无办法。[]大国无疆70

右手放下了微光夜视仪,拿起了一个大小和样式都极像另一个时空“大哥大”的便携式无线电台,左手打开了可夜视的指北针,压低声音说道:“钢板03,我需要对03—1——3照明”

“膨”的一声,一枚特殊的炮弹窜上了舒东昌所指示区域天空之上并瞬间绽放开来,雪白的光芒瞬间照亮了这个黑暗的世界,让一些不该出现的东西显现在了“钢板”面前。v!~!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