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七十一章 血夜

第七十一章 血夜

舒东昌很准时的照明请求,瞬间将他有所怀疑的区域照明,一个很是壮观的景象呈现在了舒东昌的面前。

“这里是钢板03,一级警报”

“钢板03呼叫,位置不变,急速火力覆盖”

趁着照明弹闪耀开来的光芒,舒东昌看见了绵延开来的日军,虽然日军很是警惕的在照明弹闪耀之下纷纷隐藏于大小弹坑中,估计之前徐徐靠近也是借助弹坑灵活机动,所以发现日军之后舒东昌立马发出了警报,随后便呼叫了火力覆盖,先不说这火力覆盖能否全歼靠近的日军,但至少也能阻滞日军为防守部队争取时间。

火力请求很快被呼啸而来的炮弹所“回应”,早就标定好的炮击坐标无需校准,担负急速火力覆盖任务的主要是120毫米大口径迫击炮、105毫米榴弹炮和107毫米16管火箭炮等武器,极高的『射』速和很大的弹着覆盖面积很快为准备夜袭的日军带来了惊喜,铺天盖地的炮弹所带来的接连爆炸很快将夜空点亮,滚滚硝烟和火光当中大地开始晃动起来。[]大国无疆71

几乎与此同时,充当固定火力点的各式装甲车辆也相继开火,坦克的同轴机枪、步战车的25毫米机关炮,猛烈的『射』击中有序间隔于子弹中的一枚枚高速曳光弹被击发出膛,『射』击中的各式武器仿佛拉出了一条条细长的火苗,炮火中的日军也是毫不畏惧的奋勇冲锋,哀嚎般的嚎叫声中端着武器不要命的奋勇冲刺,爆炸的炮弹、闪耀的照明弹、『射』击的轻重武器,将黑夜彻底变成了光与火的汪洋,爆炸声和喊杀声此起彼伏,安静了大半夜的冲绳岛再一次热闹了起来。

交战这才刚刚开始,但给人的第一感觉就好像已经到达高『潮』一样。奋力进攻中的日军,一个个完全就是亡命徒一般,疯狂的冲刺中不乏有人踩中地雷,踩中足以炸掉一辆装甲战车或重伤一辆主战坦克的反装甲地雷,则是最倒霉的了,踩中者自己会被炸得分飞湮灭之外,还会连累周围不少人。

最惨的莫过于踩中反步兵地雷了,这种地雷是小装『药』的地雷,并不是以杀死为主要目的,而是杀伤敌方的脚步,其中的反步兵跳雷则是踩中之后小装『药』的战斗部会弹起一定高度之后再爆炸开来,炸中裆部直接断子绝孙倒是其次,凄苦的惨叫声足以让不少周围日军感受到这种武器给予心理上的打击之沉重。

所以黑夜中的战斗中,瓢泼弹雨般的猛烈火力扑向着日军,一枚枚地雷还常常炸飞、炸伤日军,好不容易冲到近处的日军还要通过双滚筒型的钢丝隔离带,而稍有迟疑则被早已就位的陆战队轻重火力给打成筛子。

空气中不时传来日军的各种呐喊声,什么“天皇陛下万岁”、“妈妈”等声音不绝于耳,当然还有零星的三八大盖清脆『射』击『射』击声,但战场上充斥得更多的是共和国海军陆战队全方位的各种火力打击,随着时间的延续,『射』击中的武器已经不再是一线部队的自动突击步枪、轻重机枪、迫击炮、榴弹发『射』器等,各种口径的火炮、海军支援舰艇的大口径舰炮等,都纷纷加入到了遮断『射』击中来,黑暗中的冲绳岛因大规模的交战仿佛已经提前迎来了黎明一般。

依靠完备工事,“霸王营”的各种武器以极高的速度消耗着大量弹『药』,从飞蝗般的亮点纷纷扬扬的扎向前方就可见一斑,而日军的勇猛冲锋也是想当强悍,死人对他们而言仿佛根本不是问题,冲进陆战队的防御阵地才是他们的最终目标,尽管遭受到了密集的火力攒『射』。

“不是我疯了,就是小日本鬼子疯了”

卿景超取下打光的一个弹匣,赶紧取出一个在头盔上敲击一下后,取下了用光的弹匣迅速更换上新的一个,随后再次恢复了『射』击状态,借助战场上已经连续不断闪耀开来的照明弹,俨然犹如白昼一般的战场上对于『射』击而言已经没有多少影响,所以精准的点『射』效果其实要好于那些重机枪的飓风式扫『射』,当然机枪手纯熟『操』作着轻机枪的长短点『射』效果还是相当不错。

“榴弹”

噪音复杂而又喧闹的战场上,突然响起了一个金属质感十足的呼喊声,很大的声音分贝经过枪炮声的干扰后传入卿景超的耳朵里却还是显得很小声,这样的提醒声音刚落,手持挂载了40毫米榴弹发『射』器自动突击步枪的几名士兵,很是默契的均稍稍站起了来,枪口向上之余立马扣下了榴弹发『射』器的扳机,咚咚咚的几声之后,在阵地的前方迅速多出了几个爆炸点,好不容易想要通过“人肉垫”而聚集起来试图越过钢丝隔离带的几个日军士兵瞬间被炸得魂归东夷。

急速发『射』的枪榴弹及时掐灭了日军突破的苗头,但很快天空中就传来了异样的声音。尖锐的叫声仿佛是来自地狱的呼喊,用不着任何人提醒,所有陆战队士兵也知道这是日军的炮击,所以顿时纷纷趴下或赶紧滚离危险区域,紧接着日军数量不多但至少为数不少的炮弹就纷纷扬扬的砸了下来。

短促的炮击很快过去,日军的炮火持续时间并未太长,也不能持续太久,因为从发起炮击的那一刻日军就知道自己的机会只有一次,只有快速发『射』一轮然后高速转移阵地才是生存的唯一可能,因此他们冲着陆战队的防线发起了一轮急速炮击之后就很快戛然而止,随后便赶紧转移阵地以躲避必定会发起疯狂反击的共和国炮兵们。

事实也的确如此,对日军进行遮断『射』击的火力当场就锐减了不少,被震得灰头土脸的卿景超等人刚刚恢复火力不久,天空中就传来了呼啸声,带着复仇怒火的陆战队反击炮弹刺破了空气向通过反炮兵观测雷达所发现的日军炮兵阵地疯狂砸去。

“狗日的”

卿景超狠狠的骂道一句,刚才的在陆战队防御阵地上也落下了日军的炮弹,这迅猛的一阵炮火急袭杀伤效果因日军无准确目标且炮弹质量也没办法比较,所以效果并不是很大但至少给已经犹如集体被打了鸡血般疯狂日军斗志再陡增不少,简直就成了疯疯癫癫。

可陆战队这边就不好受了,迅猛而来的炮弹虽说不是很精准,但至少是在聚精会神精准打击日军之中突然到来,开战以来从未『露』面过的日军炮兵力量着实让不少士兵给闹了个慌,不少人都被炸得灰头土脸,这其中自然也包括狠骂日军是“狗日的”的卿景超,此时此刻的脸颊就跟在沙坑里窜了一圈儿似的,加上硝烟熏过之后的乌黑,简直就“面目全非”了。

一边给自己换上一个新弹匣,还顺带把更适合于中远距离『射』击但此时此刻却有些碍事儿的光学瞄准镜取下,来自湖南的敬灿很不幸运的在刚才的日军炮击中差点中招,判断出了炮弹落点的他当场就做出了最快速的跃扑,结果还是被猛烈的冲击波给撞了一下,肋部有斜『插』防护钢板且还有避弹衣的他依旧感觉自己像是被人狠狠的踢了一脚,趴在地上好一阵都喘不过气儿来,这刚缓过劲就直接开骂了。

“格老子滴,差点就挂彩咯哦”

刚重新趴上『射』击阵位,还未来得及击发的敬灿耳旁就传来了一个虎吼般的闹声——“闹锤子闹,给老子一个弹匣”[]大国无疆71

始终保持着高速『射』击中的机枪手付加是整个机步排里玩转40式枪族之班用轻机枪最牛的一个,不过这牛人获得战果越多、越快,这弹『药』也就消耗得快,刚才日军的炮击中他只是稍稍往胸墙根一趴,然后很快又扛起了机枪重新给架好重开火力,眼明手快的机枪『射』击手自然知道自己的子弹不过了,估『摸』着还能打出三个短点『射』的时候,他就冲着有帮助机枪手携带弹『药』一职的敬灿“吼道”——闹腾腾的战场上也只能用吼来传递声音。

高火力代表着高消耗,日军的进攻被霸王营一连和后续增援上来的二连强大火力给生生阻滞下来,而战斗中交通壕中扛着弹『药』箱飞奔着的补给手则很形象的反映了消耗有多严重。但更严重的事情这才刚刚传来,带头『射』击中的卿景超一旁的通讯兵赶紧撞了他一下,算是一个提醒。

随后,卿景超赶紧蹲了下来接过了背负着无线电通讯兵递来的耳机和通话器,刚一戴上就听到了耳机里传出来的洪亮喊声:“二营的防线被攻破了,团部命令三营和我营支援二营两翼,营部决定我连发起反击作战。”

连长对三个排排长的喊话很快结束,刚刚放下通话器和耳机的卿景超也毫不含糊,立马弯着身子领着通讯兵挨个敲击一下『射』击中的各个兄弟,并喊道——“准备上车”,刚通知完所有人之后暂时接替一连阵地的二连部队已经过来交接阵地,随后相继撤离『射』击阵位的卿景超机步排士兵一个个相继停火并撤回坑道,沿着交通壕向预定集结点集结。

交替完成得相当顺利,以至于火力始终连续着的陆战队霸王营防线根本没有让日军意识到此时此刻和他们交手的已经不再是一连,真正的一连已经以班为单位在各班步兵战车隐藏点集结、等车,随后一阵阵轰鸣声响起后不久,突然打开车大灯的一辆辆步兵战车轰鸣着冲出了掩体,犹如一个个脱离铁笼的钢铁巨兽发出了择人而噬之前的怒吼一般。

发起反击的一辆辆步兵战车相继冲到了隔离带之前,根本不惧怕滚筒型铁丝隔离带的它们自然熟知哪些地方是假雷场即预留的战场通道,而此时此刻战场上不间断执行着遮断『射』击的炮火也渐渐移向更前方,摇身一变成了缔造出了陆战队防守反击部队的前进掩护弹幕,甚至之前很少大规模『射』击的107毫米16管火箭炮也发出了集群怒吼,一枚枚闪耀出橘红『色』光芒拉出烟雾的火箭弹很快为反击部队清理出了更大的地域。

在此之前,疯狂的日军迎头撞上了由凶猛速『射』火力构成钢铁防线,但也不知道日军冲绳岛防守司令牛岛满是否有先知,对霸王营所防御阵地的进攻是次,对防守中间的二营阵地发起的才是真正主攻,更为疯狂、更多疯子的日军涌向二营的阵地,支撑不住的二营自然深知战役目的所以主动后撤,整体防线由此便被“突破”。

中路被突破,两翼的部队也就相当危险,换做是其他部队肯定会选择赶紧后撤,按照战役目的也的确可以从容后撤,但霸王营在第一时间获知二营阵地被“突破”,就在第一时间向团部和联合作战指挥部建议进行局部战场反击,凭借陆战队机动作战优势而以机动作战方式发起反击,反击之后的撤退也可从容。

于是乎,霸王营和有着“疯子营”之称的一团三营共同出兵一个机步连,向日军发起局部反击。二十余辆步兵战车所构成的反击规模并不是很大,但在这个时候向着疯狂冲进中的日军发起强势机械化反击,这本身就是一种有资本的疯狂,快来快去并且有着不错防护和战场火力的机械化部队可不会平白无故的疯狂。

喧闹的战场上很快稍稍降低了枪炮声,彼此之间有无线电联系的步战车非常默契的向日军冲去,轰鸣的引擎声取代了二连的『射』击声,但在步兵战车里士兵们通过『射』击孔的不断『射』击、不断转动的炮台、『射』击着的机关炮,奏响了战场上的交响曲新篇章。

于是乎,从高空看下去,冲绳岛岛屿南部中段又有了另类的热闹非凡。之前由曳光弹所缔造出很是好看的一条条『射』击火线和战场上频繁炸放开来的炮弹,让黑夜构成了烈火与光芒的世界,而现在发起反击的一辆辆步战车打开了车大灯照亮前方,其两侧和主方向上也是喷冒着火舌,像是在黑夜之下的战场上蹒跚开来了一辆辆钢铁大螃蟹。

迅猛的反击来得很是生猛,高速突击的步兵战车仿佛是一头头雄狮闯入了一群集体发疯的羊群里一样,虽说不是在横冲直撞,但有序的高速机动与『射』击中大方向还是朝着二营的主阵地前方,他们要以不可阻挡之势将妄想通过二营缺口涌进防线、扩大缺口的日军撵杀。

高速冲击的履带式步兵战车被佩戴了夜间综合驾驶仪的驾驶员『操』控得很是灵活的在大小弹坑间机动,而避让不及的日军则慌张得机械化般的用步枪『射』击战车,带来一阵阵火花之余,反而又不少倒霉蛋被战车直接撞倒下,然后被翻滚着的履带给彻底碾压成泥土肉馅。

趁着反击的良好效果,在后方充当战役预备的二团赢得了相当宝贵的时间用于完成向前支援,一团的防守作战虽然还未表现出任何崩溃的征兆,但联合作战指挥部所拥有的战场综合监视已经探知越来越多的日军正向陆战队涌来,一个团的防守兵力毕竟太少了,二团的出动宜早不宜迟。

更为关键的一点是,在连续不断的战场火力支援和遮断『射』击中,近海的海军支援舰艇和参战各个炮兵部队已经是时候轮换一次,尤其是前线的不少部队所装备的大小口径迫击炮已经打得滚烫发红,之前准备的冷却水几乎要消耗一空,等不及后方运上桶装水,迫不得已的炮兵们都开始以『尿』『液』来快速冷却了,在这样一种情况下霸王营和“疯子”营的反击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取得很好效果的反击,让由24架“制空鹰”武装攻击直升机所组成的低空火力支援机群,之前所接到的快速支援命令显得并不再那么急切,但在舰炮火力和陆基炮兵火力消失之前急速飞抵战场的攻击机群很快就显『露』出了它们的绝世武功,无需战场照明就可全气候、多地形飞行的制空鹰在夜间『射』击上也是一把好手,机载的目标截获/标示系统和飞行员夜视系统等设备让飞行环境如同白昼。

两架一组的制空鹰攻击直升机,很快组成了两道攻击波,攻击机两侧短机翼挂载的火箭发『射』巢或多管速『射』机关枪,很快连续开火。每一架攻击直升机就犹如一个大大的战场收割机,在战场上空默契展开并精准『射』击的二十四架直升机,很快在日军的进攻队伍中洒下了一片钢铁弹雨,徐徐落下的弹雨浇过的土地都变得“干干净净”。

这其中,最牛的武器就是直升机搭载的『射』速每分钟上千发的多管速『射』机关枪,发出“吱吱”声音的它们几乎是以倾泻的方式向地面的日军泼洒一群群夺命弹头的同时,滚烫的弹壳也是哗啦啦的落下,让枪械都具备了面杀伤能力的它们,用战场大扫帚来形容它们也毫不为过。

后来登场的低空火力支援机群很快抢过了地面装甲反击部队的风采,而后者也趁此机会赶紧止住反击的脚步后撤归位,地面的反击和低空火力的迅猛打击已经很大程度上的阻止了的进攻,接下来日军真要是还要疯狂进攻,那么紧急赶来的海军特混舰队攻击机群将用其携带的先进武器给日军带来新的惊喜,让这个血『色』弥漫之夜演绎得更加血腥。v!~!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