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七十二章 逝去的生命

第七十二章 逝去的生命

仰望星空,黑暗无穷无尽毫无边际。在同一个星空下的世界不同地方、不同地区,在同一时刻里会发生不同的事情,就好比在世界的东方,在激战正酣的冲绳岛还是血火大战硝烟漫天的时候,在朝鲜平壤的共和国空军基地里却很安静,很肃静。

朝鲜独立战争即抗日援朝战争当中的重头戏——陆地战场,当共和国陆军第五集团军推进至釜山、当第六集团军也火速完成合围,可以说陆战已经宣告结束了,还在釜山负隅顽抗的日军覆灭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在这样一个情况下共和国海军很是“及时”的开辟第二战场,将共和国第二个国家战略利益诉求实施起来,也就是让琉球群岛战役风风火火开打了起来。

因此,现在的主角已经不再是朝鲜半岛陆地战场,应该是火光滔天、厮杀拼命中的冲绳岛战役,但战争并没有主角,它属于每一个参与过的人,每一个人都是勇士,只要他走向过战场,无论是否恐惧死亡,他已经是英雄。

而在冲绳岛血战依旧之时,在刚刚投入使用不久的共和国空军平壤空军基地里,现作、为一个大型航空运输中转基地的她,将在有些凄寒的5月20日夜里让一批战争英雄们回家,将青春和热血挥洒在了异国他乡土地上的英雄们,将在今夜真正踏上回家之旅,回到他们魂牵梦绕的祖国,回到他们难以忘怀的故乡,而不是魂归故里。

四个小时前,一支特殊的陆军车队开进了这个空军基地,车队送来了一批特殊的乘客,他们有很多的不同点,有的失去了腿、有的没有了手臂,也有的已经是面目全非,更有的是只有剩余的胸牌依稀可以辩认身份,但他们都有一个很大的共同点,那就是已经永远停止了呼吸,将宝贵的生命最后一刻留在了朝鲜,他们都是中国人,是中国军人。[]大国无疆72

设有陆军牺牲军人服务站点的该空军基地,成为了共和国陆军继续向南直至完成整个朝鲜半岛对日战役提供牺牲军人后事服务的大型工作站,第五和第六集团军牺牲官兵都将送到这里,交由他们处理之后再空运回国,再由相应部门完成后续处理。

所以,有着中转作用的该工作站,其最大的职责就是接收牺牲军人,完成遗容整理、个人资料与私人物件整理、装入灵柩、空运回国等。从其职责中也可以看出,这样的一个工作站无论是工作对象、还是工作『性』质与内容,都是极其沉重的,能在这里工作的官兵首要工作要求就是必须具备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

因为,这里有来自战场上的鲜血,是同族同胞、是战友的血,已经冰冷的青春热血;因为这里有一群人,一群曾今和他们一起穿着军装、同样向着国旗宣誓、向人民保证过的兄弟,但送到这里的他们已经再也说不出一个字,他们已经为了祖国奉献了最宝贵的生命,再也不能为了曾今的誓言继续风雨前行。

半岛战争开战至今,共和国海陆空三军体现出了很强大的现代化作战能力,用前所未有的高效、高速、高质量完成了一步步的战役计划部署,用强大的军事、严谨的作战计划及遂行能力,取得了连续不断的胜利,给予了日本军队强大的打击,但战场上钢铁无情、枪炮无眼,战损、意外、误伤等各种原因都是导致共和国军队方面在战争中也付出了一定代价,虽然军事装备、作战计划等各方面都在尽量考虑部队伤亡。

事实就是如此的残酷与无情,既然战争成为了必然,那么伤亡也变得不可避免。虽然共和国海陆空三军已经给日军带来了数十万计官兵的伤亡,但共和国方面的损失也并不是可以忽略。

无论如何,再多的努力、再多的悲怆、再多的哭泣、再多的愤怒也已经无法挽回那些生命,四个小时之前被送进工作站的他们,按照工作站的工作程序开始成为了被服务对象,离回家的时间越来越近。

受伤的伤口被缝好、清洗,在战场上跌打滚爬一身汗水和污垢的身体也将被悉心清洗,之后无论哪些部位是残缺的,都将换上崭新的常服、戴上洁白的手套、穿上乌黑发亮的皮鞋,哪怕这名军人只剩下铭牌或者半个肩章,尊重将始终充分给予,因为他们是战场上的英雄,无论现在的样子、当前的状况有多么的悲惨,他们都应该得到至高无上的尊重。

个人物件的清理中是最令人心痛的,不少官兵出征、行军、战斗间隙都喜欢为自己写点什么,都有随身携带一些比较有意义的东西以便随时以解思愁,譬如家人尤其是恋人的相片、彼此来往的浓情蜜意书信等,这些包含着一个个钢铁汉子最纯正的感情寄托物,本应该继续和它们的主人相伴,但它们的主人此时已经要“被”躺进灵柩里继续沉睡。

今夜要回国的英雄有十六名,到夜里11点为止,他们的遗体已经装入灵柩、个人物件被密封统一装入、个人资料被整理出来且发送回国,一具具覆盖了一面面鲜艳国旗的灵柩安静、整齐的排列停放在停机坪上,特意熄灭掉的周围照明灯没有打扰他们的安息,静静守护在他们周围的一个全副武装陆军也是神情肃穆的矗立周围,等候着运输机的到来。

担负此次空运任务的是两个新面孔,中国航空工业第一集团之前承担为共和国空军研制成系列运输机中,成功了“巨无霸”战略运输机却让战术运输机失败,并之后改制为民用机型发展母体,接着不甘失败的一航很快重整旗鼓并利用研究两种运输机业已积累的大量技术,和之前战术运输机失败经验,闪电般的推出了新的战术运输机研制计划并很快筹资上马付诸实施,半岛局势日趋紧张令共和国国防科工委旗下企业相继进入了准战争状态,而已经是成效不错的战术运输机计划也加快速度,傍晚才飞抵平壤空军基地的两架“大力神”战术运输机,这才刚刚加入空军运输机序列不到三天。

乘员五人、采用四台涡轮螺旋桨发动机的“大力神”战术运输机,是中国一航精心为共和国军队尤其是空军研制的先进『性』标准战术运输机,能以每小时610公里巡航速度、以19吨的最大载荷和3.6万升燃油装载量完成7900公里的最大飞行航程,能在极其简陋甚至是土质较硬的原野上完成短距离起降(着陆距离小于850米、起飞距离不大于1100米)。

可以说这样的先进的、昂贵的运输机,共和国空军理应当成一个个宝贝般慎重使用,但是对于陆军兄弟的帮助,空军从来都不吝啬,尤其是在执行这样很有挑战力、很重要的夜间飞行任务,忙不过来的战略运输机是不行了,而装备普通活塞式发动机的螺旋桨运输机也并不具备绝对安全、快速的夜间飞行能力。

完成飞行检查和例行维护的两架运输机在牵引车的帮助下缓缓来到了停机坪所在区域,一前一后停放好了之后打开了后舱门、放下了货桥,机舱内的灯光也调为了昏黄,周围的航灯也恰如此时的氛围一般肃穆,一具具早已停放好的灵柩要开始装运了,英雄们要回家了。

安静停放的“大力神”战术运输机,身子骨比起“巨无霸”战略运输机而言小了许多,但比起以前的“蓝鹰”活塞式发动机螺旋桨运输机而言就大了不少,也先进了不少,其自身也有很明显的特点。

粗短的机身、机头为钝锥形前伸、前端位置较低且低于机身中线,悬臂上单翼、前缘平直、无后掠角、后缘外段前掠、固定式水平平尾、梯形高大垂尾、四片桨叶的四台发动机各装置两台于机翼两侧,种种外形特点都让它们显得很是与众不同,身子骨很显得矮胖的它们或许还没想过会有担任今天这种飞行任务的时候。

两架运输机的五名空军机务人员,都站在舱门口外的跑道上面向停放灵柩的方向排成一列,负责抬送灵柩的陆军士兵已经以标准作战装束就位,不过此时的他们并没有佩戴枪支武器,而是在手上戴上了洁白的手套,八名士兵负责一具灵柩。

晚上11点20分,突然到来的淅沥沥小雨宛如漫天挥洒开来的丝线,悉悉索索的散落在地,昏黄的灯光在蒙蒙细雨的遮蔽下更显昏暗,庄严的现场更显凄冷,但分为两组同时作业的十六名陆军士兵,没有让细雨成为英雄回家的阻碍,而是几乎同时抬起了灵柩,在簌簌细雨中迈着整齐的步伐,坚定而又沉重的向运输机走去。

陆战靴踩踏在跑道水泥面上发出了整齐的声响,好似英雄回家的沉稳步伐一般毫不犹豫,徐徐靠近、慢慢进入,两具灵柩的抬运走得很慢很慢,也不知过了多久,在机务人员默默的敬礼之下,缓缓移动的八名陆军士兵终于徒手将灵柩抬到了机舱内,随着一声“立定”的呐喊,八名士兵齐刷刷的停住了脚步。

“转”[]大国无疆72

又是一声命令,士兵们很是默契的将自己的正面朝向转为了灵柩,刚才分别徒手抬送位于两侧的四名士兵转身之后成了隔着灵柩的面对面。

“放”

命令下达的同时,八名士兵默契的缓缓下降身体重心,逐渐将灵柩放置在了早已准备好的灵柩固定格里,随后整齐的松手、起立,最后最靠前端的两名士兵依旧不动,另外六名士兵皆后退一步,挺胸收腹的敬上一个包含深情的军礼,而那两位士兵则动作轻缓、有序的将覆盖在灵柩上的国旗折叠收起,折叠成了一块之后,轻轻将它放在了灵柩上,随后将固定格上自带的两根固定带拉起,分别固定住灵柩的前部和后部以防止飞机在起降或颠簸中造成灵柩移位翻滚。

最后,那一根从前至后的固定带被拉起,固定住灵柩的前后同时还将放在灵柩上的国旗给压住,最后扣在了固定钢格的后面,用于防止灵柩在飞机起降时候发生前倾或后仰。整个过程,矗立两侧的六名士兵始终神情肃穆的保持敬礼姿势,最后完成所有固定工作准备离开的那两名士兵也后撤一步归位后立正并敬礼,随后八名士兵分成两列默契右转,背朝灵柩缓缓离开了他们的战友,去抬上又一个英雄。

十六具灵柩直到11点50分才装运完毕,当两架运输机相继关闭舱门缓缓启动发动机时,集结起来的陆军士兵们以最严整的队形、最崇高的敬意,目送赶赴至二号和三号跑道尾端的两架运输机。不久之后,轰鸣的发动机和桨叶撕裂空气的声音响彻基地的同时,无需命令、不需提醒,列队完毕的士兵们齐刷刷的向已经要起飞的运输机所在方向敬上军礼,任凭小雨挥洒,始终保持着敬礼的姿势,跟随者很默契同时加速起飞的两架“大力神”运输机在跑道上的加速、抬头,直至,闪烁着航灯飞入漆黑的天空消失不见。

这是送走的第几批英雄?没人知道,也不想知道,渐渐熄灭的空军基地飞行跑道灯光和停机坪照明灯,终于让这个繁忙很久的基地蒙上了一层暗黑,最后渐渐成为漆黑一片,用黑『色』和关灯默哀,无声的做出对于死亡的祭奠、对于生命的尊重。

21日凌晨…十五分,当冲绳岛的日军反登陆夜战再次遭遇重创,海军特混舰队紧急出动了整整一个中队12架f-12“雄鹰”战斗机和一个中队的g-1a“虎鲸”攻击机,不仅再次毁掉了日军反击作战中涌现出来的无线电设备,还向日军投掷了数十枚集束炸弹,攻击机投掷下的航空燃烧弹更是在战场上缔造了数道火墙,隔绝日军继续疯狂反击之路的同时,也造成日军很大的伤亡,随后更有陆战旅机步三团和坦克团发起了装甲集群反击。

总之,当从平壤空军基地飞赴共和国首都北京市郊某空军基地完成降落的同时,上演“生命如草芥”般血战的冲绳岛上,日军守备司令牛岛满中将所发起的决死反击行动已经宣告失败,整个行动所投入了主力部队几近玉碎,基本上已经伤彻骨髓的日军倘若再无支援,恐怕无需共和国军队发起任何打击,光是物资匮乏、伤患太多等因素也会导致日军的崩溃,琉球群岛战役之冲绳岛一战,经过大半夜的疯狂已经决定了结局。

战争中的现实,就是一幕幕残忍且毫不停息的戏剧。当同一星空下的另一边,高奏凯歌欢呼胜利的时候,而另一边已经是另一幅景象。

飞抵首都空军基地的两架“大力神”运输机相继完成了在跑道上的滑行,最后稳稳的按照塔台指示一前一后停在了一个特别的大型机库前,随着发动机的熄火,发动机桨叶也渐渐不再疯狂的搅动空气,慢慢安静了下来最后巍然停止。

首都今晚并没有下雨,甚至有些闷热,不过到了凌晨时分已经是凉爽得很,但对于早就等候就位的一个陆军步兵排而言,提前就位的他们已经足足站立了一个多小时,这段时间里没有一个人东张西望,甚至是轻微的晃动都没有,直到“从天而降”的载着手足英雄的两架运输机绝对安静的停在了他们的面前,排头的一名少尉这才高声喊道。

“举枪”

哗啦一声,在场的所有士兵纷纷高高举起了自己的自动突击步枪,毫不表情的脸早已被凌晨的呼呼冷风吹得僵硬,但他们依稀闪烁着泪光的双眼都炯炯有神的目视着前方,看着还看不见的战友,正躺在灵柩里、装在飞机里的战友,右手的食指也是稳稳的扣着扳机,就等着命令的下达。

“放”

少尉的一声呐喊,声音嘶哑浑浊,仿佛不是在用肺部、嗓子在作用,而是他的内心煎熬太久之后发出的痛苦嘶鸣。

“砰”

毫无迟疑,毫无间隙,整齐的一声枪响宛如一声清脆的钟鸣响彻空军基地,响彻共和国首都的北郊,枪声穿过空气、绕过障碍传得很远很远,似乎想要撵上那些已经魂归天堂的战友,但它们似乎太慢了,只能充当士兵们送别的祝福寄托响起那“一路走好”的嘱托。

“砰”

“砰”

整整十六声枪响之后,在队列前方的两个排自动各自分出了八名战士,他们齐身后转之后,将手里的钢枪交给了身后的战友,随后就迈着整齐的步伐向两架已经打开后舱门的运输机走去,他们将迎下已经回到祖国的英雄、战友。

回家,每一个英雄都将在最快的时间里回到自己的故乡,或者是就此住进首都北郊的一个大型国家公墓里就此长眠。

天,依旧是黑『色』如墨,苍凉的空气吹拂着伤痛的地面,呼啦啦的响声仿佛还在唱起那首首曾经的军旅歌谣,不可阻挡的吹向远方,诉说远方还在发生的故事,还有那璀璨的胜利与逝去的生命。[]大国无疆72

生命诚然可贵,但价值的高低往往有着不同的抉择,是像如今的日军一样直接以残肢断臂的方式遗弃在异国他乡,最后还让共和国军队帮忙收敛一起扔进滚滚燃烧着得埋尸坑里,还是无论如何也要落叶归根,虽然他们都是战场上的英雄,但只因为这就是综合国力较量之下的战争,无关乎生命的贫贱。v!~!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