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七十六章 因为经济,因为利益

第七十六章 因为经济,因为利益

第七十六章因为经济,因为利益

5月24日夜晚对于共和国工业协会而言,无疑是一个很为繁忙的夜晚,整个专家讨论会议从下午…半正式开始,途中出了六点半休息半个钟头以让各位与会专家和相关部门领导有简短时间休息和吃晚饭之外,会议又在晚上七点再次开始,整个会议首先以协会会长宇通凌简单介绍情况之后便进入到了持续的讨论与辩论阶段,会议围绕的主题则是——谁在让共和国工业经济波动。

很明显,如果是在以往,出现这样的经济波动可能最多牵扯到国务院一些经济有关部门,甚至是工业协会内部即可协调处理掉,最后给名义上直属的工业与信息化部报备一个文件即可,但如今共和国是在参与一场大规模的地区战役,是一场关系到数十万官兵、上千亿战争经费、长期影响巨大的共和国战略『性』战争,任何细微的问题都被放大了一百倍,况且这次的问题本身就很大,虽然谈不上很严重。

为何如此,为何如此给该问题定『性』,主要原因就是在于这个问题本身就定『性』为工业出口经济的异常化波动,换句话说也就是共和国的出口经济效益超过了预期设想,除了让人感觉到不可思议之外,自然想知道这波动之后的原因,总不能凭空发财了却不知道是谁把自己给造富裕了吧?因此,这次会议的主要要解决的就是,是什么势力让国际市场上突然猛增了对共和国工业设备尤其是工业母机房门的需求,进而导致了共和国工业产品与设备出口整体业绩的43年上半年总体大幅度上扬。

总体的分析结果在下午五点钟就已经出来,不过似乎结果太让人难以置信,随后来自工业协会内部经济学专家以及临时邀请而来的『政府』特聘经济顾问们,又紧跟着再次进行结果分析比对和论证,最后忙到了六点二十五分才宣告结束,最后自然是赶紧休息吃饭,把所有的事儿都留在了晚上七点后的会议上继续讨论。[]大国无疆76

短暂的休息时间里,工业与信息化部部长王助和共和国工业协会会长宇通凌之间,一起共进了短暂也并不算是丰盛的晚餐,随后两人就闭门独聊起来。

“第二次处理的结果显然不会再有什么纰漏和错误,我也已经看了。”王助指了指桌面上的报告,将戴着的老花眼镜摘了下来放进眼镜盒里,靠在软软的沙发椅上扭过头来看着宇通凌说道:“我人虽然老了,不过这脑子却还够使唤,报告的正确『性』我是持肯定态度的,对于协会对于会员企业和国民工业经济所做出的贡献也是很支持的。”

宇通凌很是受用的点着头听着老部长的谆谆教导,这王助当年推出中国首款飞机的时候他还在读小学,王助所率领的中国航天人在航空工业领域创造出一个又一个璀璨成就的时候,他还在学校里对各种知识既『迷』『惑』又好奇。而王助成了新中国国务院重要部门部长之一的时候,他这才开始步入企业展『露』自己的管理才华,而如今老部长已是成绩斐然,他也堪堪坐上一个人大代表、工业协会会长的位置。因此,无论宇通凌究竟有多么厉害,是多么有才华的年轻协会会长,他始终都是后生。

这一次可以说是宇通凌上任以来,共和国工业协会遭遇到的第一次挑战,宇通凌自然知道福祸相依的道理,看似蓬勃繁荣的背后隐藏的**烦如果不给于及时发现、解决,任凭疯狂下去,估计共和国就将会是另一个华尔街大灾难的缔造国了,因此自知马虎不得的他自然现在就更加集中精神听听老部长的意见和建议了。

“报告称,英国、美国、法国、加拿大等国家的不少企业新增了与我国企业的订单合作,甚至还涌现出来了不少新企业的对华订单,而经过各大企业在海外商务情报关系网和国家军情局所提供的资料显示,除了不少长期与我国有着密切合作的客户所给予订单是符合正其企业自身发展规律和需求的正常订单之外,有不少订单其实都是挂牌在该国的空头公司所发出的全额支付订单,首付金及运输保险金、担保金等都是交足了的。”

“而这些挂在美英法加德意等国的空头公司,显然并不是要以几百万一单的订单来忽悠我国的企业,并且我国本土工业经过这些年的发展已经向高技术、高附加值、低污染等方面发展,在能源、化工、初级产品加工等领域的领导作用已经不是很突出,反而需要进口,所以我们出口的工业产品要么就是高附加值的工业成品、要么就是工业生产设备。”

“因此在技术要求高、装备复杂、研发制造周期长的工业母机与大型工业设备方面,我国企业的出口业绩,过去都是保持较合理状态,但突然的大幅度增加是为何原因?如果加上海关总署提供的大型工业设备尤其是过去为受限制出口的设备名单及数目进行分析就可以知道,事实上你们的确这样做了,而且做的很是优秀”

王助的表扬立马让宇通凌心里是乐开了花,这不怕劈头盖脸的辱骂,皆可权当受教育,但谁不希望能不挨骂,要是能得到表扬自然是最好的,此时此刻的宇通凌心里就仿佛吃了蜜糖一样,活像是一个受到了老师表扬的小学生一样,简直感觉幸福极了。

“是这样的”宇通凌很是精神的回答道:“受世界整体范围内走出经济危机的大好形势影响,国际经济总体局势日臻好转,我国去年全年出口的大型设备尤其是水压机、『液』压机等昂贵得很的设备,只有三亿左右的销售额,而今年不到半年就达到了这一业绩,接到的订单总额已经超过五亿,其中原先畅销的千吨级相关设备仿佛都不行了,订单清一『色』的都是刚解禁出来的万吨水压机和千吨级的『液』压机。这些重型设备能用于什么,部长和我自然相当清楚”

锻造是现代工业生产中很重要的一种生产手段,利用锻压机械对金属坯料施加压力进而使其发生塑『性』变形,而获得一定具有理想形状、尺寸和机械『性』能的加工方法。该加工方法可以消除金属在冶炼之时所产生的铸态疏松缺陷、优化微观组织结构、保持金属线形、改善组织结构和力学『性』能、提高金属的塑『性』和力学『性』能。

而根据成型时候金属的流动方式又分为模锻和自由锻。模锻是金属在近似于封闭的模型中整体成型,常用于大批量锻件生产,而自由锻则是通过压力机下的砧座与副具将金属逐步锻打成所需要的零部件,适用于单件和小批量生产,产品主要代表就是重要汽轮机转子、船用大型曲轴等应用条件要求严格的产品。

所以,能有如此能耐的锻造机械设备往往非常擅长于飞机、船舶、兵器、石油化工等领域的锻件生产,好的压力机能让制造出更好的锻件以提高产品『性』能。而如果抛开共和国一直在航空工业、船舶工业、石油化工等制造领域的优势,那么那些国家或势力购买回大量的压力机设备,究竟是想干些什么,已经不言而喻。

或许是人类历史上无数次的战争,尤其是近代以来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和正在进行的中日局部战场对抗,已经让世界各国认识到了在国防工业上实现自主化、先进化的重要『性』,一场波澜壮阔、影响广泛的战争,最先考究的不是这个国家的经济承受能力和整体工业生产能力,而是其国家军队所装备的武器是否先进可靠,其次才是追究军队战略战术和其他方面,可以说当今一个国家自己不能造枪、造炮、造军舰、造飞机等等,是毫无必要参与战争的。

“从机械制造专业角度来看,我国当前的自由经济政策是越来越开放,我们所出口的工业设备,无论是加工精度和加工品质方面,都非常适合于军工生产,只要资金足够、具备一定技术基础,那么依靠自身能源化工提供化工材料与电力、钢铁冶金工业提供合适的且足够的金属材料,从我国购买相应设备,组建出一大批有着不错生产能力的军事工业是不成问题的,从坦克、飞机、大炮、军舰、枪械等军事常规武器都是无所不能的。”

宇通凌的话可不是吹嘘的,一个现代化的企业比如说一个矿山机械设备制造企业,其自身所拥有的各型机床加工设备都是可以制造枪械武器的,武器的生产可以说毫无技术难度可言,而要制造更为先进的武器装备,则在技术储备、运用材料、加工设备等方面做到更优秀则可以了,因此一个军事出口大国,无论是战时出口武器装备弹『药』还是和平时候出口工业设备,其实主要核心都没有变,自身始终是军事输出大国,惨烈的战争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国家存在,而如今的共和国很荣幸的成了世界不安定因素的主要缔造者。

遥想欧洲大战也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当时还是中国西南辖区不大的自治区『政府』,已经很好的把握了军工产品这一合法却“暴力又暴利”的东西,保持着和交战双方的良好合作,除了给自己带来惊人利益回报之外,更是变相的帮助了战争带走更多的生命。而后共和国的自身独立运动与中日台湾冲突中,共和国武器装备再一次用实战这一最佳宣传噱头赚足了广告效应,在世界范围内从黑帮帮派到独立势力,再到军事国家,都开始涌现大量的共和国军事武器装备,甚至连内『乱』之前的俄罗斯帝国都是大量进口共和国的武器装备。

一个工业强国其实就是一个巨大的战争贩子,共和国在工业生产领域最大的成就不是拥有世界上最健全的现代化工业生产体系,而是在俄罗斯帝国内『乱』,斯大林和基洛科夫斯基的对决中,让世界知道了一句“只要你敢买,我就敢卖”的超级豪言壮语,这人类进入热兵器时代才不久,共和国就让世界进入到了机械武器时代的火热拼杀,巨大的利益似乎已经让共和国为此乐此不疲,反正生产电冰箱比生产迫击炮更有技术难度,而后者却利益更大,作为一个工业强国,除非脑袋进水了,否则绝不会拒绝在对外军事贸易上有优秀作为。

商人没有了市场,企业就没有了订单,工人也就没有了收入,国家就没有了税收。而人类生活中,最基本的也就是吃穿住行,共和国的工业生产体系可以让摇身成为世界商人的中国商人,在世界范围内为人类的吃穿住行而唯利奔波,将更健康更丰盛的饮食、更新『潮』更奢华的服装、更高品质的房屋住宅、更好的交通工具加上自身的利润后推向世人,而这消费需求背后又将产生物流、售后服务、广告装饰等次生产业,可以说和平的世界局势如果有不错的居民消费需求,共和国的经济发展也是不愁的。

而悲催的就在于,如果以资本主义制度为主的世界主要范围国家和地区,大多数的社会财富都集中在少部分人的手里,那么共和国的经济持续发展就只能寄托在掌控财富之人的消费日趋旺盛,而输入共和国的原材料价格更低、生产效率更高,除此之外比无他法,除非战争。[]大国无疆76

出于刺激经济增长和消费而言,战争的确是个好东西。较大规模的战争,会让双方堆积数十万甚至数百万军人在前线血拼厮杀,这么庞大的消费主体所带来的消费力也就是战争所带来的巨大经济刺激,动辄以多少万发炮弹衡量的单次火力准备、连续『射』击直至枪管发红发烫的机枪、每日吃掉的粮食、用掉的『药』物和弹『药』等等,可以说战争越是惨烈,消耗的工业产品就越多,这平均计算到每一个士兵头上,其消费能力显然高出和平时期一个普通居民太多倍。

但事实证明,利益是最好的驱动力。

和平仿佛成了共和国保持经济高速增长的最大障碍,对廉价原材料的渴望、对广阔市场的需求、对自身利益范围的要求,已经让共和国逐渐脱去了一个古老农业文明大国的很大特征,以前只想着自家农田和收成的中国人,已经成了关心国际油价、期货指数、银行利率、税率、国际形势的新中国人,思想上的“闭关锁国”已经在市场经济一体化的帮助下演成了“更具世界观”,有时候已经不少国人在期盼着,共和国能够成为世界警察,让共和国左右世界的经济、能源、文化思想等等。

这样的想法已经不足为奇,单凭共和国以琉球群岛为中华传统利益范围地区之一、帮助琉球人反抗侵略者等很是冠冕堂皇的理由,就根本不给日本警告和通知就发起了琉球群岛战役,没有得到国人的反对,反而是国人对『政府』和军队大加赞赏和持欢迎支持态度,更有甚者比如旅游公司已经想着法要说服『政府』尽早开辟国内与琉球群岛无签证旅游、审批更多旅游专线和景点等,甚至已经在为琉球群岛独立之后的旅游市场做着详细准备,譬如“蜜月冲绳游”这一新概念项目都开始进入宣传造势,从而很容易看出如今的共和国是如何重视利益尤其是自身利益了。

有了这样一种思想,就很容易会产生看似是『政府』与军队独立采取的却很是符合民意的国家行为,共和国军队作为『政府』领导、人民为主人的暴力力量,其打击方向很大程度上是民众的利益抉择方向,如果说此时此刻干掉美国更有利于共和国实现长治久安或者国家利益最大化,那么共和国民众肯定会毫不犹豫的认为战争是值得的,采取相应的军事行为自然就成了正义之举,当然现在中美冲突根本就不可能。

话题转回贸易出口波动上,之前已经很明确共和国国家利益自共和国成为工业化国家之后的新变化,而如今的共和国对于世界而言,只有两点希望,第一就是持续和平繁荣以确保世界各地居民很好的消费需求进而确保共和国的工业生产得以继续,而另一点希望则是,既然共和国无从改变其他国家的社会财富分配与居民消费能力,那么只有让战争这样一个吞噬生命与财富却可以带来巨大消费的超级刺激方式出现。

表面看起来,已经有些“唯利是图”的共和国似乎已经背离了一个东方文明古国所应该有的品质,但一个国家的繁荣富强、公民的幸福生活、社会的祥和稳定,已经归结于经济秩序的稳定,如果经济不能是繁荣的,那么是没有资格谈论国家的强大和人民的幸福,更不用说什么民族的伟大复兴,况且中华民族强大也正是因为有繁荣的经济支持。

“所以,一切的问题都可以归结于经济在作祟。现在问题的结果已经摆在了我们面前,既然我们有胆量向世界宣布并践行我们的经济自由化制度和政策,那我们就有理由和实力接受来自各方面的挑战,况且这些国家变相增加国家军事实力,也不过是在缔造更多更大的世界不稳定因素罢了”

王助给宇通凌说了不少话,让这位后生很是受用,站在国家民族利益高度看问题,不少东西都是过往浮云罢了。

想了半天,在要去参加继续召开的会议之前,宇通凌突然问道王助:“那,要是发生相比于一战,各交战国有更高军事装备水平、更强大军事工业生产能力的世界大战怎么办?”

“那就最好不过了”

王助笑呵呵的回答道,真要是发生世界大战,当了很多年“世界工厂”的共和国,就可以成为“世界兵工厂”了,真要是有这么一次伟大机遇,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强国、中华民族重回世界之巅将不再是梦了。

“但我现在脑子真的是有些『迷』糊”

宇通凌有些尴尬的笑着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将一件事情的缘由揣摩高度提升至世界范围、以国家民族利益为出发点思考,他还真是觉得有些不适应,所以看了看表还有近十分钟,知道时间足够后,再次像小学生一样请教问题,问道:

“从我们现在掌控的资料来看,当前以德国、意大利、苏维埃为首的国家,俨然有形成利益同盟的关系,德国和意大利走得是很近,不过苏维埃好似对于该利益圈有些或近或离;而一方则是明显感觉到地区局势不稳或将爆发战争的英法两国,从动作力度来看这两个能修建出马其诺防线的国家动作的确很强大,订购的设备无论是规模、数量和质量上,都体现了一个词——财大气粗。”

“所以,我认为当前可以肯定的是,世界范围内已经涌现出来了两个不相容的利益集团,很像是当年欧洲大战前得同盟国和协约国一样,不过现在可以不再动摇的是,德意两国与英法两国将会是势不两立的两大利益集团,而苏维埃与美国都分别与这两个集团关系暧昧,但并不是很紧密,这是为何呢?”

已经知道共和国近期先进的、重型的、昂贵的工业设备出口经济出现的异动,是得益于两大利益集团的暗自较劲,他们或许知道已经要再次赢得中日国家战略利益对抗连续胜利的共和国,在经历和小日本的对抗之后,扫除了东亚地区的威胁要想在世界范围内多言多语是不可能的,而且共和国长期以来,以“人道主义为标榜理由、以国家利益为实际需求”的国家外交策略,只要不危害到共和国的利益,就算是两大利益集团闹翻天,共和国会毫不动摇的坚持走大卖军火道路而不支持任何一方。

因此,两大利益集团就再一次很大程度的体现了一场大规模战争之前的最大特点——军备竞赛,不过他们还没认识到这军备竞赛之前的军事工业生产装备大规模订购与装备『潮』,就已经让共和国意识到了问题,并分析出了更深远的目的和国际发展趋势,这不能不说是“唯利是图的商人国度”的精明所在,虽然共和国肯定不会横加干涉,甚至还会暗自高兴。

“苏维埃不加入德意,美国不加入英法,这其中的缘由我还想知道呢”王助笑着摇了摇头,捏着自己的老花眼镜,站起身来拍了拍宇通凌的肩膀说道:“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为成为‘世界军工厂’而热身,在攸关我方利益之前,管他娘的什么世界大战,咱们只管好好生产、好好赚钱”

听到这席话,宇通凌很是激动也有些白的问道:“那咱们接下来的会议主要议题是?”

王助并没有说话,而是指着会议休息室的一个横幅——“抓住机遇,实现跨越式发展”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