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七十八章 犯愁的戴笠

第七十八章 犯愁的戴笠

第七十八章犯愁的戴笠

年5月27日凌晨一点整发生在上海国际机场内的暴动事件,当事情发生不到五分钟就已经开始闹得“沸沸扬扬”,从北京到上海之间的国安局保密通讯电路一时之间变得相当繁忙,随着国安局相关人士抵达现场并完成后续处理,这件注定要轰动整个共和国的开国第一大案总算是让北京方面彻底清楚。

“现在什么也不要想,我只需要冷静,冷静”

已经在过道里反复徘徊了好几次的戴笠,不大的心脏此时此刻却像是被架上了烈火正倍受煎熬烘烤一般,其间更有千针穿孔般的难受感莅临心间,整个人仿佛还沉陷在十几分钟前的长途通话中,现在每一次徘徊转身,都在期盼着这件事情从未发生过。

都说人一旦遭受到了重大打击,其智商将会直线下将,甚至还不如一个弱智。此时此刻的戴笠,若是看其光鲜的职位,即共和国国务院国家安全局局长,这样一个重要部门的最大领袖理应是一个集智慧、沉着、冷静、睿智、历练、成熟等等优点为一身的强势人士,不过在这光鲜的背后其实不难看出戴笠也是一个人而不是神,至少对于一个从来都算是很顺风顺水,没有在情报战线和国家安全领域遭受到过重大挑战的国安局,戴笠纵是有万千本领也难以在突遭如此重大事件面前还能一笑置之。[]大国无疆78

不怕,是自欺欺人;怕,是自然而然。在事件发生之后第一时间,戴笠就给国务院总理张雨生通过紧急电话,出于事件重大『性』,总理直接让他来找元首,而他则将会紧急召开中央高层紧急会议,不过在此之前由国安局局长亲自向国家『主席』汇报事件情况和最新进展,显然是极为必要的。

戴笠是在和苏鹏切断电话第八分钟抵达元首府的,在元首府内的回廊里等候的他已经转悠了好几分钟,从已经不知多少次张望中知道那间元首的书房灯光还亮着,但守候在门口的两名警卫和元首秘书始终都没有一丝面容变化,好似戴笠在这里晃悠再久他们也不会介怀,更不会过问。

终于,在不知道是第几次转身的时候,元首秘书小跑了过来,也不说话只是对着戴笠点了点头,随后戴笠则搂紧了怀里的文件包,慢步跟了上去,两侧始终挺胸收腹没有一丝笑容而保持着警戒状态的警卫看也没看他一眼,依旧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

“是老戴吗?”响彻在午夜之后的清脆脚步声,很快让灯火通明的书房里又传来了一声——“是老戴就进来”

秘书为戴笠打开了房门,待有些战战兢兢的戴笠进去之后则立马将门给合上,不大的响动声却仿佛是一记重拳打在了他的心坎上。头也不敢抬,抱着文件包很自觉的走到了张宇书桌两米前。

正连夜批阅着文件的张宇,在红『色』电话喧闹起来的时候还正烦得头疼,这已经是他自朝鲜半岛战争开战以来的第十三次熬过半夜都还在工作,不过这一次工作并不是关于战争方面的,而是有关于共和国的一些“尴尬”事儿。

事儿之所以尴尬,是因为幅员辽阔的共和国地域广袤,可以说每一天在全国各地都会上演不同的事件,更会有不同的气候,而这尴尬也就是源自于全国各地不尽相同的气候。中国北方易旱是由来已久的,而南方多水患也是司空见惯,而这43年就是很奇特的一年,把共和国分为两部分来看,那么共和国的北方则是降雨量偏少、南方就是普降大雨。

变化无常的气候始终是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通过有效的预报可以对天气大体的变化进行预判,但在气候改变上却始终是显得作用有效,人工降雨之类的手段在大自然面前毕竟还是小儿科。

干旱和水患的确为共和国带来了一定的经济损失和社会影响,但是在国务院各方面的积极协调工作下,目前是毫无大碍的,但犯愁的就在于为了更为有效的解决难题,有人开始提出了解决“北旱南水”的困局,就像当初可以用“麻风树”的大规模种植换得共和国西北部一片青山、让黄河不再浑浊一般。

这一次的办法似乎比起大规模种树来得更为“疯狂”,计划是由共和国中科院水利工程研究所与农牧业研究所联合提出方案,方案主要思想是“防干旱在于引水,抗水患重在调节”。简而言之就是要为北方引入水源,在南方兴修庞大的防洪发电枢纽工程。

黄河虽未断流,但北方缺水确实是一个很大问题,除了从共和国借当年基洛科夫斯基“情谊“而得到的贝加尔湖引水南下至京津地区之外,就是从长江一线引水北上。如果要解决南方水患,其主要工作重点就是要让养育中华民族数千年的长江温顺起来,在上游的宜昌、重庆之间的三峡兴修一座世界罕见的超级大型水利工程则成为不二之举。

两件事儿都是挺烦人的,按照张宇的设想,当前还并不是提出这两个超级烧钱工程的时候,目前共和国在解决完朝鲜半岛之后,又吃上了琉球群岛这盘贵菜,加上最近朝鲜人民『政府』一方面在为了正式独立即建国而奋斗,一方面却实在是一个巨大的战争烂摊子,能帮助收拾的也只有中国这个老大哥,但悲催的就在于这朝鲜小弟实在是不客气,什么事儿都寄希望于共和国,俨然已经不把共和国当哥,而是当成妈了。

烦事儿接踵而至,张宇是不得不忙得昏天暗地,但当他脑子就快炸掉的时候,书桌上的红『色』电话喧闹的声音,当场的确是让他清醒了不少,听了过后才真让他烦上加烦,所以戴笠来了的时候,他并未在工作,而是主动卸下包袱趴在书桌上小睡了一会儿。

“坐吧”盯了一眼有些拘束不安的戴笠,张宇端着茶杯浅浅的喝上一口十分苦涩的浓茶,看着坐下之后依旧有些放不开的戴笠,突然一笑,说道:“看来这件事儿的确是让人头疼得不是一两点,我们的戴大局长都紧张得分不开东西了”

“是,是,是”戴笠接连点头说道。

看到以前从来只有别人怕他,没有他惧怕过什么的戴笠,竟然此时此刻犹如老虎没了獠牙、猎豹没有了爪子一般,活脱脱一只被坏人欺负坏了的小白兔一般尤为可怜。

“别装着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你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除了愤怒之外,不应该有任何的表情”张宇毫无表情的说道,手上捏着的钢笔已经吱吱作响。

“国安局已经启动一级相应,目前现场所有情况已经得到控制,新闻媒体的事件播出、上海国际机场的航班起降、周围民众的生活、遇难人员家属情绪等等,我们都已经合理控制,事态的调查工作现在正进行之中,由总部调派组成的特别调查组已经飞赴上海……”

戴笠一口气说完了所有目前国安局所采取的措施与行动,然后就有些气喘吁吁的坐在了椅子上,身上背负的心理压力也随着刚才的一阵痛说而轻了许多。[]大国无疆78

“这些事儿我相信国安局还是有能力做好的”

张宇说着,看了一下点头示意的戴笠,接着说道:“古人有云——怀璧其罪,这一次的重大事件可以说是给我们敲响了一个血淋淋的警钟,同时还告诉我们一个重大事实,那就是稳定繁荣的共和国社会背后还隐藏着对国家政权、对人民利益有着重大安全隐患的不确定因素,譬如说在我国如此繁荣的城市竟然能够让这样一群有着强大武器配置的匪徒对重要公共目标发起袭击,显然这方面国安局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这次的事儿的确是影响力太大了,先不说在机场附近发生不亚于一场战斗所有的激烈交火,响彻午夜的枪炮声究竟会给周围居民带来多大的生活影响,但就让人想起在堪称世界第一崛起速度、第一现代大都市繁荣的共和国第一沿海城市里,竟然还有武装分子可以手持军械和警察、武警甚至是正规军大打出手,人民群众尤其是纳税人将如何信任『政府』、信任党和国家。

所以,张宇知道这件事情后的第一时间里,并没有想到如何去怪罪国安局,怪罪上海方面的警方,甚至没有想到去怪罪任何人,而且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这件事情第一时间就给张宇的事件概念是——“恐怖事件”,一次排华或者是反华势力所发起的一场通过共和国在国内安全工作方面疏漏而发起的一次有目的『性』行动,其目的可以说是为了抢夺储备在国航在上海国际机场维护站内的先进喷气式发动机,也可以说是专门对共和国公共场所所发起的挑战共和国权威的恐怖袭击。

“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国安局目前知道是何人或什么势力发起的吗?在此之前,国安局就毫无任何预兆?”

张宇将钢笔放下,此时此刻毫无理由为了一件业已发生的大事儿毁掉一支上好的钢笔,省下来的钱足以造出好些子弹来复仇肇事者。

“目前事件才发生不久,除了现场肇事者所使用武器大部分为日制之外,我局尚且还未调查出任何有针对『性』的确凿证据,而在此之前我局也尚未有任何迹象表明会在上海国际机场发生如此大的一件祸事”

戴笠很清楚自己的职权部门,更知道国安局在国家安全领域里所担负的重要职责,相比于军情局而言国安局甚至更为重要。或许也正是因为他酷爱这项工作,太知道肩挑这份责任的荣誉感,戴笠就越是担心自己会因此事儿让国安局蒙受绝世屈辱,以至于成为人民心中“不堪回首”的一个部门。

现在看来,耻辱是已经背上了,而且这件事儿已经会成为烙印在共和国身上的一个永久『性』伤疤,现在戴笠想要的就是好好洗刷掉这份耻辱,将事件的一个清白公诸于众,更为重要的是能让为此事失去的生命安然闭目,而不是死不瞑目。

“这么肯定?”张宇提高声音回应道。

“以证据和事实说话,的确是无法明确是什么势力所主导此事件,但从以往的相同『性』质、不同规模案例来分析,能策划出这样一次声势浩大行动的很可能又是日本,也只有日本这些年始终盯着共和国众多领域先进技术不放,多次的重大公共安全事件都是出自日本之手”

张宇实际上早就想到了是日本,但他却并不觉得事件如此简单,如果常理分析,此时此刻或许也只有正和共和国琉球群岛交战的日本,已经快要尽数失去琉球群岛、没有国门的日本才会恨透了共和国,在共和国国内发起一些恐怖『性』质事件以转移共和国注意力也是一种发泄怒火的手段,但真要是这样,恐怕遭殃的应该是共和国的能源、钢铁、军工等企业单位,不应该是一个机场维护站那么简单,难道民用喷气式客机的一些配件可对他国造成重大安全威胁?所以,张宇认为事件恐怕没那么简单。

“『主席』的意思是?”

“就像你说的那样,现在没有证据,一切都是揣测罢了”张宇淡淡笑着,指尖敲击着桌面,说道:“我认为,这次事件又是一次主要目的在于夺取我国重要航空技术的武装抢夺行为,我们所强加定『性』的恐怖袭击、敌对国家威慑等都是臆想。”

戴笠似乎有些『迷』糊,全然忘了进门之前的紧张感,而是聚精会神的聆听张宇会给他讲些什么。

“我的猜想不过是是对事件的另一种个人解释罢了,真正要得出事件的真相,还需要国安局细致科学事后调查才行。”张宇说着,从抽屉里抽了一张纸出来,刷刷刷地写了几行字之后递给了戴笠,说道:“不要有什么心理包袱,坏事儿已经发生了,着力解决才是要点。”

张宇写给戴笠的字条的主要内容就是,由国安局全权处理机场事件,有需要前提下军情局将全力提供协助。显然这样一张字条,是张宇给戴笠最大的信心源泉,但接过字条的戴笠却还认识到这是一次信任,已经做好同上海那边得公安局长以及一干官员等一同引咎辞职的他,显然知道这也是一次戴罪立功的机会。

“一个国家初期的成长就像一个人一样,可以说我们的国家这才度过嗷嗷待哺的婴幼儿期,现在还正处于滚爬学走的阶段,在神州大地上的各方面统治力、影响力、作用力都还未深入到理想的境地,但我们的经济成就、现代化工业成就、军事成就等等方面的成绩却是世界瞩目,也可以说是令人羡慕。”

“当然,不管我们自建国以来至今为止,在实现国家发展战略、在达成民族复兴愿望等方面,在经历自身努力、付出的同时,得罪了多少势力或多大利益损失,就算是如今看似很敌对的日本,我们都包括在内。”张宇看了看戴笠,说道:“作为一个独立生存于世的国家,其实就是一个由千千万万个大家庭集结起来的社会团体,我们的社会需要爱、安全、需要空间,同时更加需要有限制的自由。而其他国家呢?它们同样如此。”

“国安局的存在,可以看成一个高于公安警察权力的社会安全机构,也可以看成是一个确保国家长治久安、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和谐民族团结的重要部门,她属于国家、属于社会、属于人民,而不是一个人的集体。所以,我们应该看到的是我们为了这个国家大家庭所作出的努力与牺牲,而不是因为一件要让整个共和国蒙羞的大事儿,便独揽耻辱于一身。”

张宇说着,站了起来,指了指墙上挂着的世界地图,指着位于世界东方的共和国,说到:“古人云——穷则独善其身,富则兼济天下。长期以来,中华民族的复兴究竟是何具体含义,我们自己都有些不清楚,但现在看来这不知名势力在上海给我们的当头一击,让我们在盲目的发展追逐中清醒了过来,因为强大的共和国现在的身体还有些发虚。”

张宇说了很多,坐在一旁的戴笠算是从浑浑噩噩中走了出来,的确刚刚得知机场事件的时候他真的是懵了,感觉这种犹如梦魇一般的大事儿竟然会发生在共和国的身上,有着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重责的国安局,对于此事没能有效的阻止显然是一个极大的失误,堪称国安局有史以来的奇耻大辱。[]大国无疆78

现在,戴笠清醒了,这件事儿的确本质上是一件坏事儿,但它却从很多方面给予了共和国有益提示,比如说它可以被推结为一次“恐怖袭击”,对共和国国家构成重大威胁的恐怖势力带来社会不稳定威胁的同时,何尝不会成为共和国实现国家战略的另一种借助方式载体,就像另一个时空的美帝一样,打着“打击恐怖主义”的幌子在为了实现国家战略利益目的上而“周游世界”,虽然这个“好处”张宇并没有直接给戴笠说清楚。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