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八十章 突审

第八十章 突审

第八十章突审

众所周知,共和国有几大之最。

经济最繁荣的当属京沪广,即北方的北京、沿海的上海、毗邻东南亚的广州,首都北京作为政治中心有着成为经济大城的很好条件,而京津地区所具有的良好自然与人才优势也让首都的经济发展世界瞩目,上海与广州在具备同样不逊的发展基础同时,还有着强大的地区『性』和历史『性』优势,作为封建社会闭关锁国时期最早开放的城市,经过多年发展的两大城市本身就有着不错的经济基础,而在之后的迅猛经济发展中更是站在更好的起跑线前,一鸣惊人的修饰倒显得有些做作。

最休闲的当属成都,天府之国物产丰富、人杰地灵,作为当年自治区优先发展城市之一的成都已经是西部地区最为繁荣的城市,而四川人所拥有的“劳逸结合”品质更是在成都这座城市身上发挥得淋漓尽致,其中共和国强大的现代工业之航空航天、以及不为多少人熟知的以数字计算机为代表的电子工业,也是该城市的主打产业,翱翔于天际的海陆空军多种新型战机电子设备以及重要飞机零部件,都是诞生于这座休闲之都。

尖端工业最发达的为柳州,作为共和国工业起源重要城市的柳州,曾是共和国交通、能源、化工、钢铁、冶金、汽车等众多产业的发源地,如今的她已经走过了以传统资源消耗带动经济增长的时代,进入到了以高高附加值的高技术产业为依托的新工业经济时代,可以说是共和国高精尖制造业重要城市之一,已经走向世界的众多数显式机床设备,已经以其强大的现代化加工能力改变着世界制造工业领域面貌的同时,该地区相应工业为共和国重要工业部门所提供的设备,已经是全数控高精度设备了,因此共和国在制造工业领域的强大不能没有了以柳州为代表的西南地区。[]大国无疆80

还有很多很多的共和国新面貌,在这日新月异的大时代里,神州大地上每天都有新的传奇正在上演,不过这其中自然少不了一座很有名的城市——杭州。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千年华夏有着不少美丽的传说和悠久的城市,而在如今的共和国的杭州,最有代表的不再是西湖美景和细致院落,一条属于新时代的崭新大街足以撼动传统视觉美感。林立的高楼、摩肩接踵的人群、通明的霓虹灯以及高大的百货大楼各式广告牌,喧嚣的城市之所以喧闹便是因为繁华如梦,而就在这条闻名苏杭的“天府路”上,来回如织的人群中,偶尔发现一些不同于东方人的金发碧眼之人或者是通体乌黑却有一口白牙的黑人,也并不奇怪。

也就是在如此美妙的城市当中,在这川流不息人声鼎沸的繁华商业步行街上,耳畔传来两旁大型商场的各种声响,身边不停经过身着各异却都很时尚新『潮』的过客,其中还不乏很多美女,如果是普通人肯定会沉醉于这样一条集休闲、购物、电影、餐饮等服务为一体的商业街,但今天在人流中穿『插』迂回始终奔着一个目标“游去”的两个人,则显然不是来逛街的。

“抱歉,让让”

“抱歉,让让”

已经不知道说了多少次的苏征感觉自己真是不想再说了,心里越是急着靠上去,就会发现越容易在人群中被莫名其妙的人给挡住,非得要增大声音说着并努力扒拉着,才能往前面挤得更快,一旁的陆飞同样如此。

连续挤过好几个拎着大包小包袋子、嘴里还吃着零食的人,两人终于靠上了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此时的他还正搂着一个一看就是给钱就可以搂着到处走,包括走回家、走上床浓妆艳抹的日本女人,陆飞和苏征两人一左一右靠上去,当着表现相当专业即无动于衷事不关己的日本女人面,将一张逮捕令和一张证件在这高大老外面前晃了一下后,旋即反扣上了手铐,并当场利用老外刚从商场买来的一件新衣服给搭在手腕上,遮住有些难看的手铐。

看着苏征两人如此麻利的动作,老外先是有些挣扎之意,但手铐拷上后却又被“人『性』化”的给挡住,知道是为了自己面子的老外,有些感激的看了一些苏征,同时也回头看了看身旁始终毫无表情,仿佛也不会为此当场大闹特闹的日本女人,心里只有一个劲儿的佩服。

在严厉禁有『色』服务行业的的共和国,在华的日本女人可谓是最精明的身体服务者,她们往往将自己的工作签证签在一个比皮包公司稍好一点、有雇佣海外劳工资质的家政服务公司名下,随即展开的身体服务工作要想躲避开共和国的法律制裁,她们想出了很多高招,比如说现在苏征两人所看到的一样,她们是和顾客呈恋人关系,由恋人而导致的一系列肉体交易行为自然难以制裁,因为顾客交给日本女人的回报往往不是金钱,而是恋人之间“赠送’的礼物,譬如首饰、珠宝等,但这种恋人关系往往取决于顾客所希望的肉体关系时间。

现在,苏征和陆飞两人所逮捕的美驻华大事管职员之一的史蒂夫,和这位小日本女人之间的交易时间和代价显然很是可观,两人的交易中甚至包括到了上如此繁荣商业街街购物这种层次,除了说明这个日本女人身价不菲之外,倒也说明了史蒂夫口袋里的钱的确是不少,用于满足内心欲望的开销高档得和其外事机构职员薪水异同,也证明了他肯定有另外的财源。

史蒂夫很快被苏征两人带走,交易失败却依旧在卖弄风『骚』,仿佛是要在大街上开始新的一单买卖的日本女人也随即被赶到的两位便衣民警给带回派出所,喧闹的商业街也并未因此而中断繁华,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很快淡忘了这里曾经有过的小故事,取而代之的是依旧如『潮』的消费人流。

“狗日的,那日本『骚』娘们刚才给老子抛了至少五次媚眼,真不知道她是骨子里写着贱字儿,还是实在太爱财。”将塞住了嘴巴、蒙着眼睛的斯蒂夫扔进面包车里,并锁在了特制的钢架上,陆飞立马扔给驾驶座准备启动汽车回去的苏征一支烟,抖了抖烟盒并说道:“小日本女人也太他娘的猖獗了”

“是啊,是太猖獗了,小飞哥守了二十多年的处男身都被这些可恨的日本娘们剥夺了”

苏征发动了汽车,脑海里短暂浮现了虽然是功成身退日本,但却在在日本“痛失处身”的陆飞,面对部里的功劳奖励与在同事们歌颂在日**的伟绩时,是多么难看的一张脸。要真是说起来,还真是苦了陆飞了。

简单说来,在回国之前陆飞是共和国军情局苦心多年后安『插』在日本内阁里众多鼹鼠职员之一,多年来借着在共和国国内学习的成果和军情局给予的帮助,他们在日本『政府』里的政治生涯走得很顺利,而随着共和国对琉球群岛战役的一系列动作,且很想『摸』清日方真实意图,所以就动用了不少苦心培养多年的隐蔽特工,有幸在日本外交机构工作的陆飞则很“不幸”成了其中一员。

事情是在成功获取日美重要交易情报的当天,即陪同日本方面官员和美驻日大使顺利完成交易之后,动用卫星通讯设备将情报发回回国便宣告就此开始,便要尽一切努力来为要保全自己生命直至回国的他,却发现自己并没有暴『露』。但好运却也同时宣告结束,因为当天交易的成功而让日方官员和美方一干人等邀约庆贺,庆贺的主要内容就是日方高官召集了三十多名绝对青春日本少女欢乐,作为交易成员之一的陆飞据说是获得了一名年方二八的一名美*女度过*宵。

完成重任之后的陆飞基本上是劳累了一整夜之后,这才有些脱水般的逃脱了现场,之后再军情局的安排下辗转回国,缓过了之后就立马改头换面在国内开始了工作,第一件任务也就是与苏征搭档捉拿据说是离京赴杭公干的美驻华大使馆职员史蒂夫,帮助国安局围绕上海国际机场事件要做些大事儿的共和国军事情报局,显然很希望能在有限的时间里从史蒂夫嘴里撬出一些东西。

汇入滚滚车流中的面包车很快就在车流中几经转折离开了繁华的市区,在溜达几圈后确认无跟随之后才来到了靠近机场高速的一个废弃仓库,这里是军情局临时的一个审查地,揭开防护和通过身份核查之后,带着史蒂夫的两人很快来到了地下,将人扔给穿着白大褂俨然一副救死扶伤医生样子的技术官胡力。[]大国无疆80

胡力将史蒂夫固定在一个钢制铁椅上后,给史蒂夫戴上了一个更能隔绝光线的眼罩后,将审问室里的冷气开关调大,这才离开了审问室,并关上了隔音门。

“史蒂夫的公干是假,他到杭州来玩才是真,可惜的是他这次只请了两天的假,并且可能是在今晨知道上海国际机场事件之后知道不能久留,所以订了晚上23点返回首都的航班,因此我们只有10个小时的时间。”

“他要回去,美使馆知道吗?”胡力问道一旁抽着烟默不作声的陆飞。

“知道,详细情况在他的上午7点13分23秒至14分14秒的电话监听记录里。”陆飞很是顺溜的回答上来。

“看来硬来是不行的,审问肯定会留下伤痕,只能用『药』物了”

胡力很快给出了结果,也不管两人是选择在外等候还是入内观看,立马去了物资储放库取来了致幻『药』物和一瓶矿泉水,胡力要用『药』物让史蒂夫进入幻觉状态至少二十分钟,随后留出一定时间让史蒂夫好好睡上一觉以缓过『药』劲,与此同时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的陆飞和苏征,一人负责稍后询问史蒂夫,一人去负责审问资料录取设备,高清晰摄像仪器甚至将史蒂夫届时的一举一动哪怕是一个眨眼也需要记录下来。

确认各方面已经准备就绪后,胡力就撬开了还在吱吱呜呜、有所挣扎的史蒂夫的嘴唇,将白『色』的一颗『药』物塞进了史蒂夫嘴里后,细心得不至于打湿这死老外衬衫的灌上了一口矿泉水后,让史蒂夫吞下了致幻『药』物,大约五分钟之后,史蒂夫就开始不再吱吱呜呜了,而是有些不知为何的晃动着脑袋。

卡着时间,在『药』物起作用三分钟后,即进入最佳问询时间段之后,胡力立马向一旁端着文件夹准备问询的陆飞比出了一个大拇指的手势——准备就绪。

“真实姓名?”

“乔纳森?卡蒂文?史蒂夫。”

“最喜欢的颜『色』在?”

“天蓝『色』”

短暂的十分钟询问时间里,陆飞在不断在简单问题以及很重要问题之间反复,在完成所有关键问题询问之后最佳询问时间只剩下十秒,没有选择再询问下去后的陆飞,冲着一旁始终观察着史蒂夫状况的胡力点了点头后,后者掏出了一颗『药』物塞进了史蒂夫的嘴里,接下来史蒂夫浑浑噩噩的脑袋至少要再睡上好几个小时才能缓过劲来。

“测谎仪没有任何反应”走出监控室的苏征第一时间补充说明道。

“结果已经出来了,赶紧发走吧”有着本次行动组长一职的陆飞,在文件夹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后,递给了苏征,后者随即将利用军情局内部保密通讯设施将该情况反馈上去,史蒂夫这人可是一只军情局意外发现的好货,想当年促成中美军舰互访的功臣之一就有他,能力不错的他却并不是一个受人欢迎的人,所以他在美驻华大使馆里司职多年,是最勤劳、最有能力的一个,但却是人缘并不好且极为好『色』的小老头。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陆飞看了看已经呼呼大睡的史蒂夫,冲着一旁准备收拾收拾离开的胡力说道:“真没想到这人竟然有喜欢菊花花的癖好,刚才在审讯中甚至交代他曾多次憋得只能侵犯使馆女职员,怪不得人缘不好。”

结果很快就发回了军事情报局总部,随即就被通报至了国安局内,史蒂夫交代日本主导的机场事件中所用的重要器材尤其是军事装备与人员,是日本借美大使馆的帮助而进入共和国的,其目的就在于由日方出人、出装备、独自策划行动,史蒂夫他们只需要以使馆方面的工作职权来帮助他们利用共和国边境管理法律从容进出共和国即可,而得到的技术设备将由日美共享。

与此同时,史蒂夫还交代,自共和国将中日外交关系将为代办级之后,史蒂夫所代表的势力就开始为日本特高科在华活动提供经费、人员和设备的中转任务,长期以来谋取巨大暴利,并且以这种方式帮助日本的还不只是他们一家,英法德意等都或多或少以帮助日本渗透入华为契机,在获取巨大合作报酬的同时,还能分享所得重要技术。

史蒂夫还交代了一些足以让陆飞等人闻所未闻的稀奇事儿,比如说为了谋取利益,史蒂夫等大使馆元老级人物,也就是在华工作多年却屡屡得不到升迁,也在共和国不断繁荣昌盛之际却工资待遇不见上涨,基本算是在免费为美利坚打工的他们,很早开就借助手中的权利为自己谋取利益,比如说帮助第三国人员弄上一个美籍护照收费是800元(人民币),明码实价童叟无欺,而且他们还有一个很特别却从未动用过的服务即政治避难服务,也就是转为想以政治避难逃出共和国的贪官污吏提供方便的30000元。

总之,史蒂夫基本把如今乌烟瘴气的驻华使馆工作行业给讲了清楚,其中不乏说了共和国某些省份官员与他们的合作,打着公费出国考察调研的名义,通过他们的一阵帮衬之后,虚高报价之后谋取巨大利益的行为也成了交代内容。

如此杂『乱』的一份报告被送到国安局之后,会同在其他地区里军情局和国安局对另外一些目标的突击逮捕和审讯结果,很快将一份份沉甸甸的审讯报告分类归结起来,其中最优先整理出来的也就是有关机场事件方面的资料。

机场事件从发生到新闻媒体广泛报道,整个共和国一时之间充斥得最火热的词汇也就成了“机场事件”而不是“琉球群岛”,也就是当5月27日下午2点15分召开的共和国外交部新闻会之前,工作效率已经提高到前所未有程度的国安局在军情局的帮助下,将更为细致、有更多说明证据的一份报告递交给了中央,这份足以决定不少人或者是共和国日后对某些国家态度的报告在中午时分就已经送递了张宇召开的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但外交部部长萧奈天却没有想到,张宇竟让他将过国安局的特别报告,带到外交部的特别新闻发布会上去。[]大国无疆80

将史蒂夫扔回市郊的看守所,让警方以涉嫌有『色』交易忽悠一阵完事儿的陆飞两人,不约而同感叹道:“如果我能代表一个国,那么宁肯我负天下人,也休让天下人负我,该死的西方杂碎”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