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八十二章 罗斯福的忧郁

第八十二章 罗斯福的忧郁

第八十二章罗斯福的忧郁

“该死的希特勒”

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狠狠的骂了一声,出身于百万富翁之家有过很好教育背景的他,虽然因患上了脊髓灰质炎致残后而不得不以轮椅为伴,但有能力带领美利坚民众顽强走出金融萧条的他,肯定是一个绝对强人,但嘴里却叫骂出希特勒该死,这不能说是一个符合事态的“意外”。

当初德意志帝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即欧洲大战战败之后,被迫割让了大片土地,其中但泽被规划为了波兰的一个自由市,凭空出现的通往波罗的海的“波兰走廊”让德意志帝国领土立马分成了两块,尤其是在该走廊东部的东普鲁士俨然成为了远离德国本土的“孤岛”,如此仇恨自然是时时刻刻犹如经久噩梦一般萦绕德国人心间。

在世界的东方重新屹立起来的巨人吗,也就是共和国可以为了自己独立、自己利益、自己生存与发展空间尽可能的在亚洲范围内敢打敢拼而不顾一切强敌,并且毫不吝惜为自己找上一些冠冕堂皇理由的背景之下,压抑多年的德意志战车终于在希特勒这个疯子司机的鞭策下,再一次隆隆出发,首战就是联合斯洛伐克踏平波兰走廊。[]大国无疆82

希特勒在1943年5月26日拂晓时分展开的对波兰闪电战,不能不说是让已经很有战争硝烟味儿的欧洲立刻火星大作,顿时让维系多年的和平烟消云散,同时也让关注亚洲局势太久的世界,立刻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欧洲,再也不用去猜想共和国是不是拿下了琉球群岛还要进军东南亚?以前很是猖狂的小日本为何对琉球群岛战役始终毫无反应,是不是另有他谋?

无法阻挡的共和国已经有着很强大的嚣张气焰,真要是又以什么亚洲民族解放组织『主席』国的身份、以倡导和平亚洲和民族独立解放为借口在东南亚,也就是整个亚洲共和国有可能『插』手闹事儿的最后大一块地盘,会不会由此引发和英法美等当地长期殖民利益获得者的直接冲突,甚至由此引发亚洲范围内的超级大战?

有关于亚洲再多的猜想和假设都已经毫不重要,就像某个法国小报主编所说的那样,现在的世界媒体关注重点已经是大众的关心重点,消费者认为希特勒更有看点,那就只能让亚洲的事儿少占不少篇幅,谁叫希特勒的羊癫疯一发作,欧洲已经替代亚洲成为了新的世界时事主角。

不管谁是主角,潜心发展多年并且多方努力,甚至不惜花费重金以通过借助共和国技术来提升自己实力的希特勒,在看到欧洲各国孱弱实力与自己强大的第三帝国实力严重不符,在看到民粹主义愿望与纳粹党奋斗目标的紧迫『性』,在看到长期国家军国主义化所带来的重大经济压力与社会矛盾的转移紧迫『性』,他已经顾不得太多的顾及,对波兰发起战争是符合其个人意志、纳粹党需要、国民经济等各方面需求的行为,滚滚的装甲洪流、呼啸的机群战鹰,撬动的不仅仅是希特勒与德意志民族期盼成功的障碍,更是英国张伯伦、法国戴高乐、美国罗斯福等人的神经中枢。

话又说回来,能让文质彬彬并且很是绅士的罗斯福,毫无顾忌的直接辱骂他人,是有原因的。

事发之后不久之后,有着共同国家利益的英国和法国便向德国发出警告,勒令其在48小时之内务必撤出波兰领土,否则将采用包括战争在内的一切手段惩治德国维护其盟友权益,不过以外交照会、第三国通告等在内手段发出的消息,似乎在发出之后便如同石沉大海,像共和国办事儿一般高调的德意志根本不理睬,有点骑虎难下之感的英法不得不在1943年5月28日向德国宣战。

这个事儿算是极大程度的刺激了罗斯福的神经,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也就是能让罗斯福破口叫骂的是因为苏维埃的斯大林。

对于纯红『色』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罗斯福的感觉是又爱又恨。爱是因为像这样一个红『色』的庞然大物,竟然可以屹立在太平洋对岸那个很不安分的共和国身后,对其构成强大的战略威慑,并且长期以来苏维埃在借助德国提供帮助而完成国家工业化建设的同时,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工业能源和粮食出口大国,因为疯狂的斯大林吼出一声为了『共产』主义,千千万万的苏联人民就可以为了粮食、矿产而疯狂工作,卖出一吨吨工业原料、建起一座座工厂,这世界大部分国家能走出大萧条不能不说有苏维埃的功劳。

所以,带领美利坚依靠着力健全金融监管制度以健全金融市场及其秩序、净化『政府』体制以做到『政府』工作廉洁高效、积极修建社会公共工程以促进就业、建立健全社会福利保障和增加工人工资待遇、鼓励企业进行技术创新和管理创新以增加企业核心竞争力、利用贸易政策保护国内工业发展等等,罗斯福精心培养、教化出来的美利坚终于经过很漫长、很艰苦的努力之后,在共和国面前算是幼稚,但确确实实相对于英法等来说已经是世界很基础很强大的航空、船舶、汽车、电子等工业,而这发展需求的市场空间正是来自于苏维埃的“赐予”,因此对于能带来廉价工业原料和广阔市场的苏维埃来说,罗斯福是很爱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自然没有毫无因由的恨。

罗斯福是很喜欢人口众多、资源丰富、地域广袤的红『色』苏维埃所能带给美国的巨大发展机遇,但他并不喜欢斯大林在国家统治上的**,整个苏维埃人民也都在他的带领下过着集体主义生活,在落后于世界主要工业国家尤其是共和国这样一个发达工业国家的众多方面,涌现出比任何一个民族还要疯狂的工作热情。

因此,有了疯狂付出的苏维埃自然就很快有了自己的回报,原本需要从美国进口的众多廉价工业产品,比如载货汽车、拖拉机、机械设备等开始能够自行设计、生产并制造,更为了不起的是苏维埃已经有了很健全的工业体系,能自行完成包括飞机、坦克、火炮等在内现代军事重要基础武器装备的研发制造,再也不需要美利坚的工业产品,反倒和整个世界一样是对来自共和国的高尖端高技术设备和产品很是青睐,并且尤为可恨的是斯大林始终和疯疯癫癫的希特勒走得相当近,当年的《互不侵犯条约》而如今也演变成为了苏维埃助纣为虐的因由。

所以说,让罗斯福叫骂希特勒的原因就是英法不冷静的对德宣战,以及苏联的协助德国入侵波兰。

在罗斯福看来,他虽然没有亲自到已经是战火纷飞的欧洲大陆去走走看看,也已经体会到来自战争背后更不安定的巨大和平威胁因素,他很清楚这样一场看似是地区『性』的战争,将很有可能会演变成为一场比第一次世界大战还要凶猛的世界大战,而到那个时候,美利坚要想压下疯狂崛起的共和国,确立世界第一强国的位置,将会更加艰难。

随着知识的日新月异、技术的层出不穷,人类世界文明的进步速度已经远远高于过去,各种各样的科学文化知识从产生到影响人类文明进程的周期日趋变短,作为以商立国的美利坚最为重视的就是自身利益最大化,而这一点恰恰与如今的共和国非常相像。

但可惜的是,国与国的竞争犹如逆水行舟。美利坚依靠多年的努力,依靠经济多年的疯狂奔行,终于让美国成为了世界新经济中心、让自己成了世界最大经济体,但谁也没想到上世纪还处于封建的中国,在蒸汽工业文明时代落后了世界一大步,却在进入新世纪之后,依靠强大教育基础和国民团结奋斗精神在新技术变革之际,很快就迎头猛追。

在全球范围内的金融危机又让不少国家停滞、共和国快速进步之后,眼看就要和美利坚角逐世界经济中心是不是该移送到上海的时候,罗斯福自然不希望共和国再有什么好运气抓住发展契机超越美利坚,比如说让始终奉行着自由贸易政策的共和国遇上了世界大战这样的好机会,再像上一次的欧洲大战一样疯狂的大搞双边自由贸易、疯狂贩卖军火物资,即使将和平主义高高挂在嘴角,依旧毫不客气的卖给交战双方一堆堆仿佛小山一般的军火物资,赚取一笔笔恐怖的暴利。

“先是汽车大卖世界赚足发展资本,然后回国发展基础实业尤其是教育、政治、军事基础,接着和欧洲交战双方大搞军火物资贸易,随后不惜与日一战一统中国,而后再次搀和俄罗斯帝国内『乱』赚取暴利,还顺带着将东南亚的印尼排华问题,即从殖民者中挑选出最弱的荷兰解决掉,以试探出世界各列强态度。满意之后便在朝鲜半岛大有作为,紧接着就是琉球群岛……所有发展过程中,都始终很是重视国内教育事业、公共工程与福利事业、科学研究和国防建设、工业现代化等等”

罗斯福嘴里念叨着张宇也可以说是复兴党的简短奋斗史,当初还只是在美国的一家服装公司、紧接着的亚美集团,再后来的中华民国自治区、共和国,罗斯福让人收集齐共和国的崛起史并不难,但他很自然产生了巨大的震撼感,尤其是井井有条、极为科学细致的发展奋斗过程中,始终贯彻了几个特点——“坚持奋斗的信念、永不放弃的梦想、始终秉持的观念、永不妥协的态度”。[]大国无疆82

可以说,罗斯福叫骂了希特勒之后,对共和国而言却是称赞。

张宇所带领的复兴党从美国出发、回归本土、崛起中华,坚持奋斗的信念是永远的依靠实体经济发愤图强、依靠自力更生与艰苦奋斗;永不放弃的梦想是亘古不变的民族复兴梦,千年华夏、泱泱中华所有的璀璨过去是每一个中国人无法忘却的过去;始终秉持的观念是重视科教兴国,而并不是信奉耶稣上帝;永不妥协的态度是坚持国家民族利益永远处于第一位,背离该准则的所有一切都是否定或反抗的,无论对谁。

看着窗外的草坪,绿油油的草地远方是一个旗台,视线抬高后可以看到旗杆顶端上迎风飘扬着的星条旗,更远处来白宫参观的游客身影也有不少,静静的白宫仿佛只是公立公园里的一个建筑,她的主人——美国总统,也就是如今的罗斯福正手拿着一份报告而踌躇满志,银白『色』的头发、不少的皱纹,已经年老的罗斯福并不想要做出太大的抉择。

“英法的宣战也可能只是一种态度上口角表现,实质上的战争行为可能并不会真正带来,但谁也不可否认的一点是,有战争就必定有利益,太平洋对岸的共和国既是一个最大最强的工业国家,也是一个最狂最最傲的军火商,战争是他们最想要的。”

罗斯福到现在为止都还未肯定美利坚究竟在如此重大一件事情面前,究竟应该持何种态度,是与关系不错的英法一起向德国宣战,还是想共和国那样发出一串以丑陋世界和平守望者角度的粗调烂词后,也持中立态度,进而与交战双方展开深入的、广泛的贸易合作,管它是不是让战争演变成了世界大战。

罗斯福的确是犹豫了,他何曾不知道在共和国与日本展开的半岛战争和琉球群岛战争以来,日本与美国的贸易合作已经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战争所带来的巨大消耗很有力的促进了日本的国家财力消耗,当然也带动了来自美国的钢铁、石油等出口业绩,换句话说作为出生商人世家的罗斯福,何尝不希望美利坚这样的商人国度,始终能在大大小小的战争中攫取暴利,而不是流血牺牲。

年5月28日晚上8点整,思考再三之后的罗斯福毅然决然的让美国国务卿斯戴迪纽斯而不是白宫新闻发言人亲自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在会上白宫『政府』慷慨陈词的像共和国一样,着力强调了维护世界和平的重要『性』,希望波兰、、斯洛伐克、德国、英国、法国和苏联等国家放弃战争,回到谈判桌上来一对话和协商的和平手段来解决领土争端,同时也表示对于朝鲜人民『政府』决定于1943年6月1日正式建国表示祝贺,对正在有序进行的琉球地区全民大选表示认同,对亚洲地区日趋稳定与和平表示赞赏,当然最后并没有忘记美利坚共和国将保持中立,不会参与到英法对德国的宣战中来。

美国那边才刚刚晚上八点整进入黑夜的时候,太平洋这边的共和国首都北京已经是5月29日的清晨阳光静好的9点整,这显然是自共和国上海国际机场事件发生以来,恢复平静后的又一个普通白天,但是在共和国的首都北京,在教育界有着“南工大、北清华”之称的清华大学里,在诞生并催进共和国工业现代化路程上并未作出多少贡献的共和国清华大学,却在建筑工程方面有着很深厚的造诣。

也就是在这样的青葱校园里,在学校里可容纳1200人的一个学术报告厅里,在九点整正式召开了每隔两年举办一次的第二届共和国建筑工程学术交流会议,暨第23届共和国建筑协会杰出贡献颁奖典礼。

本次会议之所以如此吸引眼球,可不是因为自共和国外交部和国防部先后宣布琉球战役正式结束,共和国各大媒体找不到什么热点新闻来吸引观众读者,而是因为本次大会本身就是一个极具吸引力的大会。

大会开始,首先介绍了近年来共和国在工程建设尤其是水利、交通、房屋建筑等建筑工程领域里所取得的新成就。

从共和国沈阳出发、经过共和国首都北京后一路南下直至广州后,再过东莞、深圳,跨过深圳河之后连入香港的沈港电气化铁路全线贯通,这标志着共和国新建的最长的一条电气化、双线、高通行能力的铁路大动脉宣告成功通车,而从福建福州出发经江西鹰潭、南昌后过湖北、陕西、甘肃后连入新疆,最终止于共和国最西边边境靠近巴尔喀什湖的塔尔干(化名),这条倾斜着贯穿共和国大动脉终于完成了电气化改造,让新疆的葡萄干通过电气化铁路运输至福州也不再是梦。

当然,公路方面自然是西藏结束了共和国县级城市仍有未通公路的历史,正在进行的青藏、川藏、新藏、滇藏公路的部分路段优化改造也更有力的促进共和国最不发达省份经济稳步进步与发展,加上西藏林芝民航机场的改造完成,西藏的经济发展蓝图也不再是挥毫泼墨阶段。

随后,会议着重介绍了青藏铁路施工的最新进展,介绍了全国各主要城市在建地铁工程的进展情况,而后才将会议交流重点放在了讨论三峡水利工程修建的建筑可行『性』问题,这也是共和国首次将如此庞大的工程细化为气候、建筑、人口拆迁、文物保护、水利利用等等许多细小方面进行可行『性』讨论,当然结果就是只要一样不行,这工程则不能动工。

总之,历史仿佛已经开始了很久,但却有回到了原地。当年世界重心转移到了欧洲大战的时候,自治区在广西大修水利工程,而如今世界要进入到更大规模、更为惨烈的世界大战了,共和国可能就要动工世界最大的水利工程了。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