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八十四章 归途

第八十四章 归途

缓缓移动中的车流犹如一条绿『色』长龙蹒跚在苍茫大地上,看不见头,更看不见尾,绵长的车队在通往汉城的公路上孤独行驶,没有汽笛鸣叫声,也没有欢呼呐喊声,隆隆的发动机轰鸣声占据了田野里的所有声响,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下这一滚滚车流——回家中的第五集团军。

时间的确是最好的魔术师,它轻易的改变了世间的容貌,转瞬之间,沧海也能变成桑田。

从背负重大战略寄托和希望踏出国门、跨过鸭绿江,第五集团军似乎已经不再是为了代表共和国陆军赢得半岛地面战争的胜利而奋斗,他已经在朝鲜人民迫切独立愿望和共和国军事崛起希望中成为了一个画家,他挥毫泼墨的白卷是朝鲜半岛广袤的土地,他书写的是朝鲜人民美好未来蓝图的底『色』、是共和国军事影响力正式走出国门影响世界的隆重一笔,他的表现不仅仅关乎到几万官兵的生死存亡,更关系到亚洲新未来的走向。

说不上幸运,也谈不上奇迹,有坦克师、两个机械化步兵师、独立工兵旅、独立炮兵旅、特种营等等部队所集合而成有着强大战役战斗力第五集团军,用自己的实力交出了最好的作品。

从成功跨国鸭绿江到占领新义州、强战安州、快攻顺川,再到冲破阻挠强行北去,掀起一场声势浩大的元山战役,最后一路南下,兵收釜山港。第五集团军用实力为自己在半岛战争史上镌刻下了胜利,所以当他们要离去的时候,整个釜山只能说是万人空巷,欢送的朝鲜人民很穷,日本长期的殖民统治和惨烈的战争让他们几乎是一贫如洗,在靠共和国方面接济之下才能存活的他们,只能用最热烈的欢呼和饱含深情的泪水送别为他们带来光明的第五集团军,或许此时此刻飘扬在第五集团均部分军车上的两国国旗,也是一种感情寄托。[]大国无疆84

重型越野军卡、步兵战车、装甲运输车、装甲救护车、自行火炮、坦克、防空战车、牵引式火炮、指挥车、重型半挂车等等,数千辆各式车辆奔行在一片凋零的田野上,一眼望不到边的车流交替碾压着土质公路,卷起阵阵沙尘。

晃晃忽忽,步兵战车里除了低沉的柴油发动机声音,没有人发出任何声响,踏上回国之路的是整个第五集团军,从车辆装备到人员都将首先以公路机动方式抵达汉城,那是到现在为止,朝鲜共和国从鸭绿江畔的丹东对岸的新义州开始修筑新线、改建老线,所能到的最远也是最南端得铁路火车站,第五集团军将在那里开始以铁路机动的方式回国、回到驻地、回到当初出发的。

而现在,经过大半上午的机动,整整六个多小时的连续行驶时间里,整个车队里没有响起一声喇叭,除了在连续行驶中各车辆所碾压被阳光暴晒过太久的土质公路,所产生了大量灰尘影响了后续车辆驾驶员视线,因此各车都纷纷打开了车大灯和警示灯,除此之外整个期间再也没有什么事儿。

中午十一点半,滚滚前进的车队终于停止了下来,各师、各旅开始以最高建制单位集结起来,经过防化部队完成了水源的检查后,炊事车开始生火做,而油料车也开始为车辆补给油料,水罐车也开始沿河取水,然后为连续行驶太久之后需要冷却水的各式军车补给淡水,没有袅袅炊烟和喧闹,短暂的休息时间刚过没多久,部队就开始以各连为单位进入就餐时间。

下午至少还有八个多小时的不间断机动才能抵达汉城,而这一顿难得的大行军中的午餐,不管是为了给劳倦的官兵提供能量、满足味觉也好,还是为了从食物角度让官兵们体会到胜利者应该有的满足感,这一顿的午饭特别的丰盛,至少季云飞的饭盒里,足足盛下了三个菜和四两米饭以及一个鸡腿。

菜是猪肉炖粉条、白菜烩罐头肉、土豆烧排骨,米饭的大米是正宗的苏浙稻米,鸡腿也是以冷鲜储藏方式储藏后从连云港经海运至釜山后交给即将出发的第五军。香喷喷的午饭就在曾经还可能是一片良田的原野上展开了,整齐停放的车辆没有行驶中的轰鸣,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的官兵们,已经用水罐车提供的水清洗掉了长途旅行的疲惫,洋溢在脸上的是回家的快乐,手里端着的是满满的丰盛食物,直接蹒跚席地而坐于一团,彼此之间的笑谈成为了此时此刻的最开怀。

“我一直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吃货,是艰苦的生活教会了我如何狼吞虎咽,是血腥的战斗让我知道了有更强壮的身体、更充沛的体能的重要『性』。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自己所需要的食物全部吞进肚子,管它什么狗屁形象。”

季云飞晃了晃自己的脑袋,坐在不断前行而时而晃动中的步兵战车里,季云飞在六个小时时间里除了用三个小时来昏睡之外,其余时间都是在回想这入朝的日子,回想当兵岁月里算是难得的战争生涯里和一群战友的跌打滚爬,现在想起来是沐浴在枪林弹雨中的享受、是战火纷飞中的美好回忆。

“洛枫,你小子的鸡腿怎么看起来要比我的大多了啊?”

周琛最先解决掉的就是自己饭盒里的鸡腿,香喷喷的鸡肉吞咽进肚子里不仅满足了食欲更是满足了心里上的“弱肉强食”欲望。

作为在战役进行中,替代受伤离队汪强的洛枫,在连队里、在班里,始终是最寡言的一个,或许是因为他曾有过参选特种兵的经历,也或许是因为他曾经虽是预备役但却有着很强的单兵作战素质,在加入连队之后的所有战斗中都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其手中的突击步枪所取得的杀伤战果足以令班里的狙击手刘志生汗颜。

但,洛枫并不是喜欢沉默,他始终在努力的将自己融入这支崇尚荣誉的部队,他始终想要把所有的战友当成最好的朋友,在战场上的风风雨雨时光虽然短暂,但至少也让他知道了周围的战友对他是信任、是喜欢、是支持、是赞同的,他也在每一次战斗中默默的付出,成为照看战友后背又或者是开路先锋的最佳人选,因此此时此刻的洛枫并不是只想着疯狂咽下食物,而是想着远方的家人——对于一个回家中的归人。

思绪被临时打断的洛枫,捏着鸡腿扭过头来看了一下周琛,这老爷子有着很浓军事背景的“军二代”一天到晚都是无忧无虑的活着,似乎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光并不是在童年,而是在这随时可能丢掉『性』命的战场上与战友们的齐力拼搏。

“我的更大?”洛枫冲着周琛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自己的下面,邪恶的笑着说道:“谢谢夸奖”说着,咬下了一大块鸡肉。

“去你大爷的,我的第三只腿比你的不知道大了多少倍”周琛噱了洛枫一嘴,赶紧扭过身来看了看一直保持着很高速率,就和打仗时候一样快速进食的季云飞,冲着季云飞的肩膀猛拍一下后,说道:“要打仗吗?吃得这么急?”

季云飞没有回答,而是转过头来看了看饭盒里除了没有鸡腿,还都是满满的饭菜,季云飞摇了摇头后说道:“难得如此丰盛,不吃掉实在是太浪费了。对了,你的要是不吃,统统都给我吧”

这话可把周琛弄纳闷了,这按理说很文雅的大学生,是不是打仗时间太久脑袋短路了?这打仗期间吃饭犹如风卷残云的确是很好的,这已经是回家了,怎么还如此“狼狈”?周琛有些想不明白,看了看周围不时有些说笑,但大多时候都保持着沉默的战友们,他似乎又明白了些什么。

的确,第五集团军先期回国,能让官兵们能提前回国真的是一件好事儿,但同样是这样的一个命令引发了很多人的浮想。其中最大的一个猜想就是在此战表现突出的第五集团军,在确立本集团军成为共和国陆军序列中继第四集团军之后,又一个用实战证明了自己王牌身份货真价实的集团军的同时,在迎来共和国陆军又一次军事改制的浪『潮』之际,也站在了风口浪尖之上。

一个国家维持一定数目和规模的军事力量,对于国民经济而言、对于国家军事战略而言,如何平衡永远是一个难题。如果军事发展超过了国民经济这一根基,那么整个国家显然就是军事主义化,这样的国家只能在战争中走向光芒四『射』,同样也能在战争中粉身碎骨,而如果国民经济水平高出国家军事力量,也就是说保卫国民经济丰硕果实的军事力量有着不相称的规模与实力,那么这样的国家只能吸引敌国的入侵,战争同样是不可避免。[]大国无疆84

而如今的共和国,在规划好的国家战略发展蓝图里,已经画好了东亚地区的画卷,尽管欧洲地区已经是烽火狼烟,但是对于共和国而言,战争在短时间之内已经有些遥远,从现在起共和国最大的任务就是恢复战后秩序,将战争所带给共和国的众多影响逐渐降低,并且同样也要开始为周边国家尤其是朝鲜、琉球的发展所考虑。

总之,如何从一个地区『性』强国成功迈向世界『性』大国,这已经是摆在共和国面前伟大民族复兴的重要契机,也是一个前所未有的难题,但这都并不关乎共和国的军实力量要发挥出如何巨大的影响力,“休养生息”才是历经了宝贵实战考验的共和国军事力量所应该做的。

战争对于共和国而言,是半岛战争和琉球战争两场,但对于已经走过了将近三十载的共和国陆军却只是一场,来自共和国沈阳军区的两大陆军集团军以最好的表现,完成了这一次共和国建军以来的首场出国的大规模地面战争,是空军和海军或多或少但总体上是完整的参与了两场战争。

实战是检验军事力量强大的最好平台,它不仅仅能让部队的编制、战斗人员素质、指挥员才能、装备水平、战役战术计划等得到全方面的考验,它更能以“最终胜利”的方式给予以更端正态度、更努力刻苦、更精心准备的一方,以最好的奖励和激励。

而这连续的两次大规模战争,除掉了那些零零碎碎的检验之后,最主要的是对共和国军事力量从传统的机械电子化向信息化迈步的正确『性』,是对数百亿军事投资成果的检验,也是对共和国未来军事力量发展方向的一次抉择要点,胜利的最终事实除了告诉世人共和国获取了中日对决再次胜利之外,更是告诉了共和国——又一次的军事改制势在必行。

回想这两次战争,信息化的新型装备、信息化条件下的新型海陆空战争,是让战争以共和国低损耗为战争代价结束的重要因素,谁也不能忽视掉半岛战争刚开始阶段,参战的新型战机在洞穿日军脆弱空中防线让共和国以梦幻般速度获取整个战区制空权的梦幻表现,谁也不能忽视掉有不依赖空气推进系统、新型火控系统和武器的海军常规作战潜艇,是如何缔造朝鲜海峡的“死亡海峡”新称号。

暂且不说在之后的琉球群岛战争更是一场彻头彻尾的信息一体化联合作战,光是剖析半岛陆地战争中大大小小的战役中,做到信息化的第六集团军和半信息化甚至可以说依旧是传统机械时代的第五集团军,在遂行基本相同战斗任务的时候,第五集团军要付出更多代价和更多辛苦才能换得和第六军同样的战绩,便足以看出新军事改制的必然『性』。

“的确,不管是不是我家老爷子给我或多或少说了些什么,但至少光是以我们自己的真实感觉来分析、推测,承载了荣誉与胜利的第五集团军,将迎来更好的一个发展契机,少说也是成为共和国陆军序列中又一只重装数字化集团军,但现在看来更多的是,第五集团军将成为一个载体。”

周琛没有把饭盒递给季云飞,今天可以吃完后再去盛上一份的好日子里,用不着战友之间“相互接济”,吞咽着食物的周琛看了看周围,把身子往季云飞凑近了一些,算是咬耳朵般说了一句:“海陆空都要有大变化,尤其是我们”

“大变化?”

季云飞不懂,作为一个小兵的他就算是想破了脑袋也不会知道,在迎来共和国陆军建军三十周年之际,共和国军事力量的鼎力支柱陆军究竟会有什么样的大变化,当然除了已经已经可以确定的走向信息化,会有其他什么样的变化,季云飞实在是想不到。

不管是不是猜得到新变化的样子,时间已经在悄然之间很快过去,吃饱喝足的部队又重新上路了,载着回家的热切希望,庞大的车流再一次出发,在滚滚烟尘之间向着北方的祖国、向着北方的汉城。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从釜山坐海军运输机经青岛后,再转乘空军运输机回到共和国首都北京市郊空军机场的第五集团军军长梁国伟,此行只身一人连副官都没带的他快就被总参派来车队接走,并在第五集团军午饭之后再一次出发之际抵达了共和国国防部,出现在了总参谋部部长庄佳明的面前。

“事情并不突然,但真正来的时候,我却发现我很茫然”

刚进入办公室里,穿着一身中将常服笔挺着身子昂首阔步的梁国伟,像一支标枪样矗立在了庄佳明的办公桌面前,说完话之后的他,紧扣在裤线的双手却有些止不住的颤栗,虽然他并不是害怕。

“你并不茫然”

庄佳明『揉』搓了自己的太阳『穴』,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很犯愁、很头疼的他,始终感觉自己有些对不住曾经的战友们,在情谊与未来之间,他却又不得不做出抉择,同样如此的还有十一个陆军中将,他们也将不得不在部队之间、战友之间的兄弟情谊,与部队未来、陆军未来之间,做出一个选择。

“这一次改革是全面『性』的,在战争中获得了成功和宝贵战斗经验的空军、海军,他们同样舍不得,但蒋阳英、陈绍宽也表示他们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改革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为了顾忌些什么而错过了再次成长的机会。”

庄佳明站起身来,走到梁国伟的跟前,看了看在前线浴血奋战后已经黑了、瘦了,更是可能变得更倔强的梁国伟,中国军人永不颓倒的脊梁始终让他显得那么的挺拔和高昂,所以庄佳明不得不承认,自己显然在锐气方面已经不如梁国伟,但他并不缺乏霸气。

“没有陆军司令的历史将很快成为过去,在未来的日子里将出现不少的军长级中将以及更多的少将……”离开之后,梁国伟又坐上了丹东的飞机,将在朝鲜人民共和国新义州鸭绿江大桥与部队汇合的他,脑海里反复重现着总参谋长庄佳明说的话语,但此时此刻的他最想做到的就是曾经的誓言——他要带着第五军出征,也要带着第五军荣誉归来。v!~!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