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八十五章 士兵的忧郁

第八十五章 士兵的忧郁

峰峦如聚,绵延的山岭中一条铁路横穿而出,在宽阔的鸭绿江上飞架出一道钢铁长虹后伸向了远方。

自朝鲜半岛战争开战以来这条由共和国边境重城丹东连入朝鲜境内的铁路,就担负着为参战部队提供物资与装备补给的重要运输任务,繁忙的铁路线直至汉城的仁川港口投入使用后才告一段落,而随着共和国拿下釜山港后,参战部队尤其是两大集团军的战争物资需求已经不再那么高,这条繁忙太久的铁路终于回归了正常。

1943年6月2,以公路机动方式近乎千里大机动至汉城的第五集团军,在汉城受到了朝鲜人民热烈欢迎后,又接受了朝鲜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的表彰与奖励,每一位官兵都领到了一枚铜质志愿军荣誉勋章、立功官兵另获得金质英雄勋章与银质独立战士勋章,随后连夜正装上车的第五集团军正式于6月3日凌晨零点出发。

拂晓时分,灰蒙蒙的天『色』恰如远方的山峦一般浑浊不堪,模糊的景致里新义州如同一颗玛瑙一般镶嵌在大地上,在这座小城的火车站里,停满了从汉城赶来载着第五集团军全体官兵的空调硬座快车与装载车辆装备的平板军列,他们似乎在等候着什么。

黎明的阳光冲破了黑暗的枷锁,将光明洒向了天地之间的同时,一声声鸡鸣也唱出了黎明的序曲,陆续等齐所有军列后,新义州的火车站里包括直接停在火车线上的部分军列,构成了第五集团军的全部,早已等候在小城火车站里的梁国伟,站在了小城火车站的水塔上。[]大国无疆85

将军今天穿得很整齐,戎马至今的军旅生涯里所能获得的战斗勋章都挂载了胸前,尤其是肩膀上的两颗中将金星更是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如同一支标杆矗立在水塔上的他看着火车站里满满当当占据了所有车道的军列,以及直接停在火车线上甚至还能蔓延至远方的一列列军列,有三大主力师八万余人的第五集团军规模很是浩大。

安静,新义州的黎明很安静,火车站里的朝鲜工人不知道这位将军为什么要“登高望远”,他们也不知道这支雄浑强大的钢铁雄狮为何要在这样一个小城逗留,他们更加不知道那些包括坐在新空调快运硬座列车里的第五军官兵们为何要齐刷刷的起立,因为他们不懂第五集团军这支中国军队。

伫立已久的梁国伟,举起了手中的无线传呼机,他要利用特别改装过的车站广播系统,为即将回到祖国的第五集团军将士们,吼上一嗓子。

“第五军的兄弟们,今天咱们就要回家了,回家”

梁国伟吼着,发自内心最深处的呐喊声冲破沉重的内心,在金属般沙哑的喉音下喊了出来,他不知道自己今天是不是离开这里之后,还能够回来,所以他不知道留在这片热土的第五军兄弟们,是不是也能在今天和他们一起回到祖国、回到故乡。

“从4月29日,到今天6月3日,我们第五集团军从跨国鸭绿江到回到这座小城,我们多了什么?我们又少了什么?”

没人流泪,以最严整姿态、最精神面貌站立着的官兵们,只是在眼角有了些湿润,这其中当然也包括此时此刻站在水塔上,仿佛一个疯子一般呐喊着的军长梁国伟。

“我们赢了,我们帮助朝鲜人民获得了独立,我们为自己赢得了荣誉与胜利。我们失去了,我们失去了2871名手足战友。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失去了稚嫩,成为了钢铁雄狮,我们的名字就叫做第五军”

“第五军”的呐喊声顿时响彻车站,八万多名官兵齐声呐喊出来的声音影响力甚至超过了当初第五军强渡鸭绿江、解放新义州的隆隆炮声。钢铁雄浑般的呐喊声中透出了第五军的强悍与不屈的脊梁,透出了第五军的团结与奋发向上,透出了中国军人的豪迈和勇往直前,但也透出了此时此刻为了再也不能回到祖国2871名战友的黯然神伤。

“现在,我们要回家了。全体都有,向2871名兄弟,敬礼”

梁国伟脱下自己军帽,狠狠垂下自己头颅的同时,眼角甩出的两滴眼泪,化为了空中两滴晶莹的泪珠,列车上的官兵们也是脱帽致敬,他们没有太多的话语,只有在最崇高致意的敬礼中,回想那些曾经的战友,那些走过的风风雨雨,以及那些再也回不去的岁月。

时间匆匆晃过如同白驹过隙,对于朝鲜半岛而言,第五集团军如同一个过客一般匆匆来,又匆匆离去,当最后一列军列滑过鸭绿江大桥留下模糊的身影,那嫣红的尾灯闪亮了桥中的“中国”界碑时候,第五集团军再也不属于这片他们留下了血汗、兄弟的土地,滚滚前进的火车车队越来越驶近他们的目的地,离家越来越近了。

窗外闪过一幕幕风景,渐渐爬高的太阳止不住的散发光芒照耀大地,火车进入共和国境内后车速拉到了每小时100公里,如同贴地飞行的一条长龙在风驰电掣般穿梭,铁路沿线的房屋也大不同朝鲜,一栋栋楼房、一条条水泥公路、一块块田地,透过车厢交接处能扑入鼻尖的空气动充斥着浓浓的家乡味儿。

本次为第五军回国所准备的新空调快运列车,是共和国国务院铁道部,从共和国四大铁路公司,即东南西北四大铁路公司中提前调剂而来车辆,对于一个铁路运输已经几乎要全面跃进电气化的共和国而言,这些属于新时代的新型客运列车有很多的不同,至少硬座车厢里再也不能打开车窗便是很大的不同,良好的乘坐『性』能却没能带给官兵们最高级的享受,因为此时此刻的他们,所有人的心都没有放在体验这新列车上。

季云飞看着窗外的风景,由列车乘务人员特别准备而放在面前的一瓶矿泉水至今一动也没动,头顶上的行李架上整整齐齐的放着行李,所有的武器、弹『药』甚至包括个人匕首也都早已统一上缴,此时此刻的他也就是一个穿着军装、有简单行李的普通乘客罢了,当然还是一个爱看窗外的乘客。

“真的回家了?”

季云飞心里颤动了一下,回家这个词对于每一个人在不同时期里可能会有不同的含义。想起当初自己还是学生时代无忧无虑的学子,每年只有春节假期才能回家的他,每一次踏上回家的列车、看着窗外的风景,内心所有的是对父母、对大哥的思念,再后来上大学了,心里多出的还有对她的眷挂。

而现在,同样是看着不断闪过的车窗外的风景,不因为风景的异同而产生了别样的情愫,此时此刻的季云飞脑海里并没有想起在家乡劳作的父母,也并没有想起可能已经经商小富的大哥一家,也没有想起大概已经论辩完毕、要外出工作实习的她,思绪里回『荡』的是连队里那些曾今熟悉的身影,在训练场、演习场、战场上跳动过的相同绿『色』,如今少了一些,恰如属于他们这个机械化步兵连的空出的那些座位一样,孤零零的矿泉水正等候着不可能等到的主人。

辽宁辽阳、吉林长春、黑龙江哈尔滨,是共和国沈阳军区的四大驻地,这一次第五集团军哪儿也不去,他们将会停留在沈阳,所以火车车队自朝鲜新义州出发后很快相继抵达了沈阳火车站,在完成装备卸载之后,他们就去了空军在沈阳的一个航空基地,今晚他们将在那里暂时留宿一夜。[]大国无疆85

第五集团军完成入驻已经是下午四点,各师、团、营、连都分到了自己的临时宿营地,偌大的空军基地里有足够大的空间来让只需宿营的第五军安置一夜。而空军对这支在半岛战场上立下功劳的钢铁部队很是热情,以很高的标准接待了第五集团军,在所有接待准备中,光是从空军特意增调来了150台淋浴车、临时架设了500部有线电话,还特别将让一个空军的文艺团来到现场和第五集团军的文艺队一起布置晚上的联谊晚会、四十多名空军心理学专家与四百多名医护人员对官兵进行心理和身体检查。

总之,为了洗去第五军官兵的疲惫、帮助官兵们及时和家人联系、帮助官兵们纾解战争紧张情绪等,空军很尽到了地主之谊。而在下午四点半,当军长梁国伟向再一次集结起来的第五军宣布了全军就此进入大休整,并祝愿全军官兵能在空军基地里度过美好夜晚之后,他便搭乘了该空军基地今天最后一班放飞的运输机离开了基地飞赴北京,而与此同时该空军基地也宣告关闭,今夜整个基地都属于放松休息的第五集团军。

夜『色』渐黑,当排了很长时间终于轮到季云飞的时候,他几乎是跃进了临时搭建在机场跑道上众多移动式电话亭中的一个,关上玻璃门后,看着那熟悉却又陌生的电话,季云飞先是一愣,差点就有往裤兜里『摸』出电话卡的冲动,不过看了一下空军的友情提示小贴士,上面告知——“请直接接拨打号码即可,您将有十分钟的免费全国范围内通话时间”

季云飞笑了笑,僵硬的肌肉有些生疼,想了想之后指尖终于触『摸』上了电话按键,下定决心的同时很坚决的拿起了话筒,噼里啪啦的摁下了一个个数字按键,拨号完毕之后倏然长叹一声,季云飞的心里竟然开始有了祈祷,此时此刻的他很想这通电话能打通。

“嘟”

“嘟”

“嘟”

三声的嘟响起的同时,电话那头的江苏某个农村家庭里,一直放在家里客厅茶几上的电话被一个手上长了不少茧子的手拿了起来。

“喂,是爸吗?”

季云飞的声音有些颤抖,他即便是在给恋人第一次表白内心的时候都从未有过如此紧张,就连当初不顾家人反对愣是要加入军队以证明自己是一个顶天立地男子汉的之前给父母的通话也从未如此紧张,他是在紧张些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是小飞啊?”电话那头传来了有些沙哑的声音。

“妈,是我,是我”

季云飞急切的证明自己,殊不知这来自数千公里外的声音透过话筒喇叭放出进入自己耳朵的瞬间,两眼已经止不住的留下了眼泪,从弹雨纷飞战场上走过来的季云飞已经毋需证明自己是不是真正的男人,但现在的他却只想自己是一个小孩,一个能够依偎在父母周围的孩提。

“儿啊,你还好吗?”

电话那头的季云飞母亲也已经老泪纵横,岁月在无情的消逝中未她的容颜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深深的皱纹现在淌下了一滴滴浑浊的眼泪,当初辛苦培养长大的孩子辍学参军已经是给予她很大的打击,但为了满足孩子的愿望和需求,作为母亲的她最终还是同意了孩子,甚至还帮忙劝解季云飞的父亲,但后来孩子所在的部队竟然开上战场了,那一夜她彻夜未眠。

说不上是伤痛欲绝,季云飞的母亲虽然谈不上是知书达理,但至少也深明事理,是泱泱华夏数千年巍峨历史里平凡却又伟大的母亲之一,她没有在儿子的背上刻下“精忠报国”,但她知道孩子是中国人,更已经是一个中国军人,正所谓“自古忠孝不能两全”,而在广泛深入的各种形式国家宣传中也知道抗日援朝的意义重大『性』,身为军人家属的她家应该更感自豪。

白天,她的确和季云飞的父亲、哥哥一样是为了在战场上英勇作战季云飞而骄傲的人,但到了晚上、到了万籁俱静的入睡的时候,他们却往往是担心季云飞而久久难以入眠的人,多少次从噩梦中惊醒都是梦到了满身是血的季云飞被空运回国,最后在祖屋前的大树下盖着国旗光荣下葬,而现在儿子给她打电话回来了,无边无际的期盼顿时化为此时此刻的亲情,泪水也就止不住的滴落了。

听到响动的季云飞父亲赶紧接替了只知道不停流泪的季云飞母亲,他知道儿子这次打电话回来是多么的难得,他也知道自己是多么的期盼听到儿子的声音。

“小兔崽子,我是你老爹”季云飞的父亲季海擦拭着眼角的泪水,嘴上却狠狠的骂道季云飞小兔崽子,有些矛盾的说辞不禁让一旁的季母破涕一笑。

“爹,战争结束了,我一切都好,一切都好”

说实话,季云飞最不怕的就是父亲的鞭条,最怕的就是母亲的泪水。小时候不时吃上一顿鞭打的他身子骨早就过了被鞭条打得鸡飞狗跳的年纪,估计现在季云飞就算是让父亲不停鞭打,反而会觉得是一种幸福,但父亲再也不会打不争气的他,而母亲泪眼婆娑的脸庞也不再害怕,而是非常期待。

听到孩子一切都好,季海心里的石头总算是落地了,长叹一声的他突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此时此刻的他也就很想看一看现在的孩子究竟是什么样子了,是高了?还是瘦了?[]大国无疆85

“孩子啊,家里也一切都好。前些日子闹水患,家里的房子和田地都给淹了,『政府』给了全额补贴和灾后重建『政府』补贴、破损房屋重建补贴后,加上我老两口攒了点钱、大哥挣了些钱,所以现在家里盖上新房、买上了全新的电器,生活已经很好了。”

季海说着,环顾了一下才住进来没几天的新家,崭新的长沙发、彩『色』电视、空调、饮水机,甚至在茶几上还有一盘新鲜水果,生活发生了新变化之际,却始终少了些什么。

“还有,你寄回家里的那些津贴,我们都给你存着,当初就攒下足以修建新房屋的咱们,水灾后新修的这个新家可以说是『政府』给出资修好的,所以咱们二老的钱都给你留着,你大哥也说了,他已经和大嫂在县城里购置了一套房子专心做买卖,犯不着要我二老的钱,咱们都给你留着,将来退役后继续读大学、读研究生、读博士都需要生活费,在大城市里娶媳『妇』要买房子、买车子都得要钱………”

“我知道,我知道,谢谢父亲,谢谢妈妈”

知道电话亭外的战友无法看到里面的情况,泣不成声的季云飞放肆着自己的情绪不停的抽咽着,父亲的一阵唠絮如同沙漠里突然出现的一汪清泉一般浸透心灵,感觉到很疲惫的他终于得到了释放,眼泪无需任何理由的肆意滑落。

在这一刻,他不需要说自己是个男人,他也不需要大声告诉世界自己是一个士兵,此时此刻的他只想做回一次孩子,回到童真的时代、回到故乡,再也没有弹火纷飞的战争、再也没有战友之间的生离死别、再也不用表面务必刚强下却脆弱着的内心,身上的作战服悄然之间如同蘸水。

。v!~!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