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八十六章 老问题

第八十六章 老问题

第八十六章老问题

六月的小雨淅沥沥的清洗着北京的天空,灰蒙蒙的天空好似拉出了无数的细线徐徐坠地一般,偶尔挂起的清风也让这淡淡细雨丝线好似在随风摇曳一般,飘飘『荡』『荡』,不知道要落向何方。

本已经是灰『色』的共和国国防部大楼,在这晦涩的天气里更显黯淡,大楼前停放了不少红『色』“京”字开头的军车,一辆辆磅礴大气的奔驰三系*级轿车沐浴在这细雨当中,墨黑『色』的车体沾满了雨珠湿成了一片,然后一滴一滴的悄然落下,在停车场烙下一个个干涸的“车影”。

会议从早上八点十五分就已经开始,那会儿的细雨还不过是风中的云朵,点点雨滴落下之前,来自共和国兰州、成都、广州、南京、济南、北京、沈阳等六大军区司令员及政委,以及陆军第一、第二、第三等包括战略反应军在内的十一大集团军军长及政委,与会出席的还有空军司令蒋阳英、第二炮兵司令左福海、共和国特种部队司令林学文、海军司令陈绍宽,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装备部等四部领导,和陆军部分优秀指挥官、国防大学高级教员、国务院特派官员等,一同参加了6月6日在共和国国务院一号会议大厅里召开的“共和国陆军改制动员大会”。

可以说,这一次以陆军为主也是以陆军为核心议题的国防部大会,自然是“群星闪耀”或者说是“将星云集”,一个小小的少将在这次会议里根本不够扎眼,列席会议的动辄都是中将级别,而本次大会的名字中,更是用到了“改制”二字,而非第一次和第二次的改革,显然这场“群星璀璨”的大会还有些“鸿门宴”的味道。[]大国无疆86

众所周知,自共和国赢得国家民族独立、重获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之后,共和国的疆土范围就扩大至前清『政府』所有疆域,如今在加上共和国成功帮助朝鲜、琉球这两个自古皆是中华附属国的兄弟国家重回独立状态后,在加上之前完成的印度尼西亚共和国、哈萨克斯坦共和国的“帮扶”,共和国在亚洲范围之内的实际影响力已经上升至空前高度,甚至可以说领土疆域西跨葱岭、西北达巴尔喀什湖,北接西伯利亚、东北至外兴安岭与库页岛,东至琉球、南至南海诸岛,领土面积超过1300万平方公里的共和国,光是凭借如此之大的疆域范围就足以彪炳全球。

而根据最新的人口统计结果,共和国在1943年3月1日凌晨零点正式开始的第三次全国人口普查,也是最大规模的一次普查经过两个半月努力之后,统计调查结果显示共和国当前人口总数已经达到了7.684亿,再次取得了世界人口最多国家的“荣誉称号”。

与之相对的是,根据已经由共和国国家统计局和国家财政部等部门公布并加以反复核实后,所公布的1943年半年度共和国国家税收收入、共和国国民生产总值、共和国城镇人均半年收入、农村人均半年收入、共和国消费者物价指数年上半年共和国进出口贸易交易总额及明细、国有企业与中小民营企业半年度效益粗略统计等等数据,都是世界众多国家或地区中最好的,一些大型企业的半年度粗算收入,已经比去年世界上某些国家整年度的国民生产总值都还高。

总之,共和国目前算得上真的是一个工业经济大国、资源与疆域大国、人口大国,民族的复兴在实质『性』的意义上,基本已经实现了,唯独缺乏的是世界公认的大国影响力,像当年大唐王朝一般的绝对影响。但也就是如此辽阔的土地上、如此显赫的经济成就面前,共和国的国防军事力量规模却是不成比例的。

简单说来,共和国国防军事力量中,虽说有海陆空三军及二炮、特种部队等五大军种,但真正能够用于大规模国防作战的,或者说加入到像朝鲜半岛对日战争和琉球战争中的共和国准军事战斗力量,陆军只有不足百万人的十一个集团军、海空军有五十余万人,第二炮兵是遂行战略『性』任务或重大战役的、特种部队本身就是海陆空三军中的共有的一个军种都不考虑在内,也就是说共和国倘若真要是应对大规模帝国入侵战争,不足一百五十万人的军事作战力量将为了超过140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超过500万平方公里的领海而奋战。

除此之外,共和国虽然还有边防武警、边防部队、武警部队、预备役等非战斗力量的军事力量,但真要是战争发展到要靠动员他们,甚至是动员五年之内退役官兵来继续战争,那么显然共和国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了,或许真到了那个时刻,重要前提条件就是第二炮兵部队已经全体殉国,再也没有一丝让核弹落到侵略国领土上的可能才行。

或许也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所以共和国在自己的复兴规划道路上,除了极其强调教育、经济、军事、外交等领域的复兴之外,很侧重的一点就是为共和国构筑一个安全、和平的周边环境,自东开始数遍南、西、北三面,曾今还是共和国东部、东南重大威胁的日本,共和国已经在它的跟前修葺好了朝鲜共和国和琉球共和国两堵隔离墙,后者甚至还有未来与来自太平洋彼岸美国展开较量的厚实本钱作用。

对于南面、西南,共和国无法自知短时间之内无法打破英法两国对于越南、印度等地区的控制、美国对于菲律宾群岛的禁锢,整个东南亚和印度都无法打开局面的情况下,提前跳出了这个禁锢圈在印度尼西亚烙下了共和国浓墨重彩的一笔,加上长期对南海领海的强势掌控,也算是为将来的东南亚奋战奠定了一个坚实基础。

对于西藏的大力建设,尤其陆续完成青藏、川藏、滇藏、新藏与拉萨至藏南地区的公路修建,陆续推出的铁路修建计划也已青藏铁路首先开始付诸实施,预计将在年末开始动工修建四川境内段的川藏铁路将稍晚于青藏铁路通车,即便如此共和国在西藏境内的林芝、贡嘎等地也有早已投入使用的空军基地和民用机场,全方位立体式交通网络搭建对于西藏的经济发展有很大裨益之外,对于共和国对西部地区的地区影响力与控制力也与日俱增,与之相对的是英国在印度地区的统治力日趋下降、印度人民独立自主愿望及相应暴动事件与日俱增,而因此,对于共和国而言来自西部的忧患是比较轻微的。

西北方面,则谈不上是高枕无忧,哈萨克斯坦共和国至今在共和国的积极帮助下,其『政府』影响力、国家基础公共事业基础、国防军事力量、经济体结构等都在从零开始般的缓慢成长,对于威胁红『色』北极熊中枢地带的能力实在有些欠缺,但至少也是共和国未来中亚地区战略的一大根据地,哈萨克斯坦发展得越好将来给予共和国的附带压力就越小。

算来算去,也就只剩下了北面,和唯一一个与共和国有着最长接壤领土的国家——苏联,在斯大林的带领下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完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工农业奇迹,蓬勃发展的经济与茁壮成长的军事力量都让在罗曼洛夫王朝统治下懦弱不堪的北极熊,更是在当前与德势要共分波兰的作为中展现出来了巨大的威慑力,更为关键的一点是,共和国当年在苏联刚刚成立,急于获得世界主要大国认可之际,也碍于共和国巨大军事压力背景之下,将以往吞下的中国众多领土全数归还并承认哈萨克独立,苏联至今仍然觉得那是割地赔款般摇尾乞怜的耻辱。

由此,算起来在近期之内,能够给共和国带来巨大战略威胁的也就只剩下了苏联,而且还是来自陆空两大方面的巨大威胁,就算共和国空军可以不把苏维埃红军空中部队放在眼里,那么陆军人数上就不占据优势的共和国陆军,真要是和数百万苏维埃红军,甚至必要情况下可以动员上千万军队的苏维埃红军对抗起来,谁是最终的胜者还难以确定。

所以,在共和国刚刚获得半岛战争和琉球战争胜利,德国和苏联却又拉开入侵波兰之际,对于自己后背而来的巨大的威胁,共和国是不得不防。

因此,在此次会议召开之前,也算是为了应对来自苏德共同入侵波兰的一次回应,一次力挺军事力量孱弱的哈萨克斯坦共和国,隶属于共和国兰州军区的第二集团军就离开了兰州,千里机动至乌鲁木齐驻防,随后该集团军就按照中央军委应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国防军最高司令部的邀请,派出了一个机械化步兵团前往库斯塔奈与哈萨克共和国国防军展开为期一周的联合军事实兵实弹演习。

一个机步团所能起到的军事威慑力是相当有限的,但该部队能受邀至苏哈两国边境热点地区,并且还是紧靠苏联重要远东铁路咽喉地带、重要的石油生产区秋明油田,所表明的态度是很明确的,那就是由共和国庇护的哈萨克并不是英法口口声声罩得住的波兰。并且,共和国能先发制人般的首先出兵入哈境内,也就是在向苏联表明任何形式对哈萨克的挑衅与入侵,都将会是对共和国军事权威的挑战。

总而言之,如今共和国最大的战略威慑就是来自苏联,地区形势最为复杂的就是东南亚。所以,面对新的国际形势,刚刚走出两场大规模战争的共和国必然需要作出更为积极有效的应对,无论是政治、经济,还是军事、外交上,甚至在更多方面,共和国也必须以更为积极的态度审时度势,采取更有有效的应对措施。

政治上的新变化可谓是很大,当新疆省的自治区范围最西囊括至了巴尔喀什湖,地域范围实在太广袤的情况下对于行政上的管理也有很多的不便,有这样情况的还有共和国的蒙古省、黑龙江省,两个省情况更为严重。

蒙古省北至伊尔库茨克、南至乌海鄂尔多斯一线、东含大兴安岭、西括阿尔泰山,一个省的面积就比世界上不少国家的领土面积大上几倍,几乎是大半个欧洲。黑龙江的情况似乎更为麻烦,因为自共和国收回外兴安岭之后,黑龙江也就成了共和国的内河,库页岛也就成了最大的海岛、鞑靼海峡也就成了共和国最长的海峡,共和国也就成了频临鄂霍次克海的国家了。

为了实现省级『政府』部门职能利用最大化,也是为了更好完成权力制衡与地区平衡发展。共和国国务院在部分省份区域管理范围作出了调整,简单来说就是从西往东的一个新地区管理职权变更。[]大国无疆86

西藏的管理范围向北延伸、青海省管理范围向西延伸,将原属于新疆的塔克拉玛干沙漠所在的塔里木盆地划入了西藏,将阿尔金山、罗布泊、库木塔格沙漠等地区划入青海省。甘肃省将原本属于“内蒙古”内黄河“凸”形大转弯之南部的巴丹吉林沙漠一片地区并入该省管理范围之内,而宁夏回族自治区保持不变,陕西管理范围向北延伸至巴彦淖尔、包头等沿黄河城市一线,与之相似的是将呼和浩特、乌兰察布等地区囊括的山西省。

河北保持不变之外,辽宁将赤峰、通辽等科尔沁左翼旗地区并入,吉林将大兴安岭霍林郭勒地区并入,蒙古省依旧保持乌兰巴托为省会中心,而黑龙江将以呼伦贝尔为中心的大兴安岭地区整体并入,在外兴安岭、黑龙江下游地区、霍尔茨克海西海岸之间的远东地区新成立了共和国远东省,省会中心为远东城(共青城),另外与日本北海道岛隔海相望的库页岛则像共和国的海南省、台湾省一样成为独立岛屿省份。

由此,共和国在政治上的最大变动也就是缩小了新疆、蒙古、黑龙江等三大省份的辖区面积,扩大了西藏、青海、甘肃、陕西、山西、辽宁、吉林的辖区面积,新增了远东和库页岛两个省,进一步加强了共和国对边陲省份的行政管理。

辅助方面,共和国国务院铁道部为促进共和国西北、北部、远东边陲地区经济发展和国防稳定,已正式启动共和国泛中亚—远东地区铁路建设工程,即修建一条铁路从共和国新疆省的喀什出发经阿拉木图、巴尔喀什之后转过克拉玛依、阿勒泰之后,穿越阿尔泰山山脉进入共和国蒙古地区、经乌布苏湖南翼后至乌里雅苏台,达到蒙古省省会中心乌兰巴托之后再沿着克鲁伦河一路往东,至满洲里、加格达奇后在呼玛横跨黑龙江接入远俄罗斯帝国留下的远东铁路新修干线后来到远东城(共青城)这一远东省的省会中心,最后再跨黑龙江止于鞑靼海峡的黑港(苏维埃港)。

而在库页岛上还要由北至南修建一条铁路,并且在库页岛省与远东省之间也将建立铁路轮渡,由此共和国将修建出一条从最西部内陆城市直达最东部沿海城市的超长铁路干线,这条铁路线的修建与贯通都将带来巨大的经济与军事效益,将来和新藏铁路、滇藏铁路、昆广、广沪、京沪、京沈、沈海(海参崴)、海远(远东城),构成共和国铁路运输网四纵四横之后的又一大铁路世纪工程——“环共和国铁路干线网”。

如果说政治上和经济建设上,共和国的『政府』部门已经是非常努力并且很有用心,那么单纯依靠更为有效的地区政治统治和经济影响力,那么对于共和国内部而言自然将更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民族融合、社会和谐,但对于周边尤其是很有战略威慑作用的苏联而言,光是做好这些显然还是不够的,必须从国防军事上加以重视,而这也是共和国为何要急于完成陆军最大规模一次的改制的主因之一。

除此之外,在国内工业经济增长或将陷入欧洲大战所造成暂时『性』经济结构调整,进而出现经济增长迟缓甚至是停滞,无法确保共和国日益增多且严峻的就业尤其是应届大学生就业问题,共和国必须为经济增长寻找有效的增长点,以靠土地使用权拍卖与房地产市场兴盛所换取的泡沫式经济发展是共和国所不愿的,而以像半岛战争和琉球战争期间制造经济显著繁荣且带动其他产业蓬勃发展的方式也是不可取的,所以在无法更为有效解决西方国家依旧高筑的贸易壁垒问题,共和国只能以依靠自身产业优化、利用朝鲜琉球战后重建、利用哈萨克与印度尼西亚经济发展等实现经济的健康增长,新的增长点也就出现在共和国国内市场的调整与开发之上。

很显然,西藏地区、新疆地区、蒙古地区、远东地区等共和国现如今也是欠发达地区的『政府』政治政策、国防军事、公共工程建设等投入,除了能极大拉动这些地区的经济发展、人民就业率与收入增长之外,还能为原本要因欧洲市场因战争而萎缩将造成缓慢增长甚至效益下降的共和国企业带来新的发展契机,比如修建铁路、公路、高速公路、国家电网、输气管道等所产生的物资需求,都将会有利刺激各方面的工业产业,最终实现共和国国民经济的整体向上发展和地区民族和谐相处,当然也能为国防军事带来莫大裨益。

最后一个原因,自然也是出在共和国自身军事武装制度问题之上。

简单说来,共和国有效军事武装,也就俗称“能有资格为了人民利益而合法持枪拥有军备的”,不外乎有包含海陆空等的军队、预备役、边防部队、民兵、武装警察、公安民警等,其中预备役又是军队的后备军力补充,边防部队也并不是包含共和国所有领土边境和领海的边境防卫与巡逻戒备任务,武装警察也是分为不少种类,有帮助公安部门维护地区治安的、有专门为了重大工程而成立的水电部队、有专门为了某些重要部门而设立武警保卫部队,甚至还有森林、黄金等武警部队。

就军队而言,制度与管理也是很繁杂麻烦。

在共和国,有七大大军区,分别是以甘肃兰州为核心的兰州军区,以云南昆明和四川重庆为核心的成都军区,以广西柳州和广东惠州为核心的广州军区,以福建厦门、浙江湖州、江苏徐州的南京军区,以河南开封、山东潍坊和河南新乡为核心济南军区,以河北保定和天津廊坊为核心的北京军区,以辽宁辽阳、吉林长春、黑龙江哈尔滨为核心的沈阳军区。

而在如此多的大军区之下,又以各省为大单位,便有某某省省军区,在重要的城市、市级城市、热点地区甚至还有某某市军分区或某某军分区,这些众多的军师级单位带来了众多人事管理、军事预算有效使用、军事力量有效管理等方面上的极**烦,光是因如此繁杂军事体制而多出来的太多将军、太多军事单位就足以让人头疼不已,而更为麻烦的是真正能够为国防事业做出重要贡献的部队,所属军区对陆军、空军、海军、边防部队的管理麻烦,部队自身开展有效军事训练和及时有效的军事调动也相当繁杂。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在热点地区进行例行军事巡逻和长期驻扎的一般是某某军区某某省军分区边防部队某某军分区某部队,如果真要是发生意外军事事件,光是如何积极调动军事力量解决该事件就是一个麻烦,和平时期里体现出的一例就是常驻于某军区的某集团军成建制上千公里拉练,光是申请、批复就会耗掉很多时间,对领海的权益保护问题上麻烦更大,究竟是该弱小的海警担负重任,还是要让有战略任务在身的海军部队来护航护渔?推诿结果就是,大片大片的近海地区根本没有巡逻安排。

总的说来,共和国如今的军事武装力量规模很大、人员编制也是空前状况,但真正有效发挥部队职能而不是人浮于事,显然这用了三十余年的老制度,不管是不是为了让真正的作战力量解放出来,为将来参与大规模战争做有效准备,还是本身就为了让军事武装体制更为简单实用,老制度也显然该更新换代了。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