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九十八章 新局

第九十八章 新局

第九十八章新局

年7月21日,经过三轮磋商交涉的中德第二次技术贸易谈判正式宣告结束,双方代表刚刚完成意向书签字仪式,亚宾科夫斯就拿出了一瓶香槟出来,随即开启之后直接借助谈判会上现成的茶杯,就为在场每一位人员倒上了。

“让我们干杯”

亚宾科夫斯非常高兴,高高举起酒杯之间,那有些拘束的西装随着他肥硕的身子绷紧开来,似乎就快要被活生生胀坏了,但香槟尚未入口便已经是红光满面兴奋得很的他,根本就不在意这一点,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被这毫无预兆的一切弄得有些吃惊的共和国与会人员,刚开始还有些木讷得没有反应过来,茶杯也能用来盛香槟?不过,德国的一干人等一个个都是很兴奋的样子,并且都相继举杯痛饮,谭亮等人也只好饮下了这杯特殊的庆功酒。[]大国无疆98

说起来,在喝这杯酒之前的日子里,双方人员的关系基本和现在是相反的一样,在没有在一口价上谈妥后,只能从细节入手的双方可以说每一次开会谈判都犹如吵架般热闹,谁也不愿意退让一步的情况下,往往最终妥协的还是德国方面,当然得饶人处且饶人的共和国方面也是有所割舍,因此谈判会议能在第三轮磋商之后便以签下意向书为标志而宣告结束。

本次技术贸易,原本涉及大小技术项目足足有72项之多,在原本双方一口价分别是共和国方面的142亿元和德国方面的80亿元,差距实在太大的情况下,双方只能分别就属于不同类别的技术逐步开始谈判,即以含有多项技术的某一种类为单位来具体磋商价格高低,而其中共和国始终不肯降低价格的自然就数aip技术和麻风树果实冶炼技术。

另外一个紧要不放手的项目,就是德国人提出他们可以以较高价格购买一整套共和国涡扇、涡浆、涡喷等喷气式发动机来回国研究,这与共和国只出售整体飞机的预想有很大的出入,而且德国人很老实的直接说明了他们是要买回去搞研究,涵盖气动学、机械学、材料学等多种高难度尖端工业的喷气式发动机技术,共和国自然用不着担忧德国人能从那些成品发动机的研究中就能得到,因为尺寸可以测绘、结构可以模仿,但往往材料不过关就足以让一切研究显得毫无作用。

为此,在这个项目上共和国谈判人员直接拒绝了德国人的要求,为了弥补他们,共和国甚至可以答应为德国研究或者是双方共同研究更好更实用的活塞式发动机,无论功率大小、无论是气冷式还是『液』冷式,共和国一定与德国方面共享研究成果。这样一来,也恰恰能够解决德国人称其国内航空工业主要缺陷方面是动力、材料、电子等三方面中的首要难题——航空动力。

有道是,“你进我一尺,我还你一丈”,共和国在这喷气式发动机技术方面让德国有些难堪,德国人也只好在另一个问题上做文章,那就是不依赖空气推进系统技术(aip)。

德国人的确是非常想要这项技术,深知其远大应用前途的他们同样也抱有很大的怀疑,毕竟这项共和国有限制条件之下的转让费用高达11.5亿元,比数艘战列舰造价还要贵的这项技术究竟是不是值得,德国人很怀疑,再加上他们在喷气式发动机技术上受的怄气,所以他们像是要为难共和国一样,他们可以一分钱不少全额支付这项技术以及一整套设备、维护零部件等转让费用,但他们有一个条件。

依他们的说法,那就是花费如此之高代价之下,共和国只是允许其技术人员参观了生产工厂,并且还是一个组装工厂的情况下,他们需要更为全方面、更为细致的了解这项技术,以帮助他们熟悉并掌握这项技术,当然也对这项技术的真实的可靠与实用『性』能确信无疑,但共和国方面自然不能答应。

aip技术中很重要的涡轮增压柴油机、推进电机、电池组等设备的生产企业,哪一个不是时下代表最尖端工业技术成就的共和国大型重工企业,像生产推进电机的共和国西北电气工业集团,发源自当年自治区在河池大兴电工电子等电气化工业的该企业,如今为共和国潜艇所生产的可倒转同步励磁电机,其『性』能是相当优秀的。

有着很小的体积,且为了保证动力噪音符合指标,这也就要求要在很低的转速下获得理想的转矩,放眼共和国也只有当初中标的共和国西北电气工业集团产品符合要求,并且该企业生产的电机不会在潜艇调整航速的时候产生瞬间的转换噪音,也可以在整个航速范围之内连续调节电机的转矩,同时还具有低渗透、高抗振等优点。

能生产如此精密且实用的现代化企业其机密程度自然高于一个组装厂的等级,要真是把这些德国技术访华人员们都带到这样一些企业,恐怕他们到时候感兴趣的东西会更多,企业工厂里大规模使用的数控车床、数控铣床和数控加工中心等等数控设备,以及应用同样广泛的工业机器人等,这些生产车间里就基本没有多少工人的“准信息化时代工厂”,共和国自然是绝不会同意他们参观的要求,更不用说什么要深入了解aip技术设备细节的狗屁。

因此,共和国方面对于德国这个“合理”但对于共和国而言却“不合情理”的要求,只能在另一个方面给予补偿,那就是在德国方面不愿意购买一艘共和国原本是要交付给印尼海军使用的aip动力潜艇的情况下,共和国将原本属于大连海军舰艇学院的教学潜艇租借给德国,同样装备了aip动力装置的该潜艇可以让德国带回其本土,在不破坏其主体结构和重要部件的情况下进行教学与研究。

不断“礼尚往来”之间,双方的谈判磋商一次会议往往就是以半天计算,席间所讨论、交涉的问题自然都是争锋相对,但现在当意向协定签署之后,双方终于将工作层面的事情放开,真正释放自己应有的情愫,也就是开怀痛饮了。

“谭,恭喜您已经为贵国拿下了一笔134亿元的技术转让订单,恭喜恭喜”

已经高兴的拎着瓶子喝的亚宾科夫斯似乎有些玩过头了,从德国出发之前一再表示自己必将胜任甚至是在失败之时将不惜以死为伟大领袖谢罪的他,如今任务可以说是完成了,豁出去的小命儿也算是基本保住了,回国之后将得到的不是谩骂而是鲜花与嘉奖的情况下,自然是心情大好,所以此时此刻都有些忘乎所以了。

而和他们一样疯狂的德国人还不少,这来来回回不知道喝了多少杯酒的谭亮,不得不说这次见识到了德国人豪放的一面,在这共和国首都五星级的富华酒店里“敲竹杠”似的香槟,每一瓶售价588元,这样的恐怖售价之下,亚宾科夫斯将自己带进来的那瓶倒完了之后,直接再叫了十瓶进来,并且预定好了一个豪华包间,今晚将盛情款待中方人员,一下子就花了近万元的他,好似这经费是希特勒的事儿,而与他毫无瓜葛一般,因为此时此刻的众人只需开怀畅饮即可。

“弗雷德里希先生,我也对你表示祝贺,贵国花上的134亿元,我相信必将得到应有的回报”

谭亮说着,敬了弗雷德里希?亚宾科夫斯一杯人,然后便指了指桌上已经签好字的意向书,说道:“我想,我的上司肯定会同意我把这东西交上去,正式下班之后再来赴宴。”

“很好,伙计,我也是这样想的”亚宾科夫斯说着,将自己的酒瓶递给了一旁的一个戴着眼镜儿的德国男士,然后大大咧咧的走到桌前将属于德方的那份意向书拿起来,翻开双方签字的那一页后,看了看期盼已久的双方签名,笑了笑后,这才转过身来,对着谭亮说道:“晚餐我已经定好了,相信谭先生以及在场诸位中方工作人员都不会缺席的”

“那是那是”[]大国无疆98

说着,谭亮就提着已经装进了意向书的文件提包,率先走出了会议室,随后几位谈判人员也是晕乎乎的跟了上来,第三轮谈判也就是在一股子酒气中宣告结束。

当晚,德国就技术贸易交易额的三分之一,44.7亿元的定金存入了共和国工商银行德国分行,作为本次技术贸易银行中介的该银行,几乎用了三个小时来清算这笔巨额资金后便很快就将收到定金的消息传回了共和国,随即白天还是一张“意向书”的协议,根据德国方面已经交付定金后自然生成了一份临时『性』的合作协议,正式的合作协议将于二十四小时之内也就是7月22日正式签署,不过这似乎已经这不重要了。

对于共和国而言,收到了定金的确是一件好事儿,共和国足足有四个月的时间来完成技术转让的种种协议,这期间自然还包括将技术设备和资料从共和国运至德国境内,并且某些技术还需要对德国方面完成至少为期两周的免费培训,而且这一次还包括要为德国运输一艘潜艇过去以供他们租借使用。

当然,缤纷的世界每天都有很多事情发生。

自朝鲜半岛战争接近尾声之时,就一度仿佛是在世人面前消失掉的日本,相当冷血的旁观了共和国顺利拿下琉球群岛之后不久,在1943年7月13日这一天,竟然还被一度被自己殖民的朝鲜叫嚣赔偿,但他们依旧保持着沉默,有种老僧入定与世无争般的淡定感觉成了日本给予世人最大最新的认知,但他们的沉默终于在沉寂太长时间后结束了。

曾豪气满天过,也曾嚣张跋扈过,更曾黯然神伤过,从一位胸怀大志的年少天皇,一个能远赴欧洲游历并且崇尚军国主义与铁血主义的战争贩子人,日本昭和天皇的皇帝生涯似乎从1929年共和国成立之后便与日本的国运一般开始时运不齐、命途多舛。

中日台湾冲突的失利还萦绕心间的时候,几乎是以闪电般开始的又以闪电般结束的半岛战争,让日本陆军最后一层脸皮丢尽的同时,也让大日本帝国海军联合舰队的强盛成为了昨天的梦境,全数化为了噩梦困扰心间的情况下,当共和国再次撩开他们的大腿,要割下琉球群岛这个大腿的时候,他们已经麻木了,雄赳赳的昭和天皇也不得不承认一点——日本落后了。

失败并不可怕,日本人似乎从来就没有重视过失败,因为他们知道如何从失败中收获成功,就像当年美国舰队开入东京湾让日本签署了丧权辱国的条约后,深知自己落后、失败的日本有了“明治维新”,也有了近代的资本主义强大。

也不知道是不是甲午战争、日俄战争等一系列的胜利,与如今的半岛战争、琉球战争等一系列的失败,构成了太大的悬殊差距,打从心眼里无法接受的日本大和民族一度之间变成了比任何民族还要悲观的民族,无精打采的『政府』官员、怯弱的陆军官兵、萎缩在本土港口的海军,曾今狂妄得不可一世的,现如今都成了秋霜打过的茄子一般枯萎,社会经济也随之一同呈现凋敝景象。

东条英机下台了,新的内阁组建了,是日本人民心中之神的昭和天皇终于收回了年少轻狂的焦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要试图改变现状、带领日本重新走向强盛的欲望,他需要变革、需要给如今的日本一个新时代的“明治维新”般的改革。

所以,恍然大悟般的他开始对『政府』内部进行一系列的改革,彻彻底底将“失败是成功他**”这句话贯彻到了自己的新政思想了,学习共和国、借鉴共和国、仿效共和国,他毫不客气的将一个曾经被自己谩骂成支那的国度,变成了今时今日顶礼膜拜的对象,其目的自然还是为了再次强大,让日本能够重新再来。

因此,7月21日这一天的上午,刚刚完成组建的日本新中央『政府』机构,也就是仿效共和国一般成立的国务院的总务院下属的外事部,向世界明码通报了一段简短的外事部成立公告,并告知全世界以及世界各主要国在其本国的大使馆,包括自半岛战争以后直接将外交关系下降为代办级,只有在东京一个外交代办处的共和国,通报了该部门成立以及未来所要履行的种种职务、具备的职能等等,像是一个外交部的该部门随即发表一段声明,罕见的直接承认了日本的确是对朝鲜、琉球等地区发起过侵略,并就侵略和长期奴役所给当地人民带来的巨大精神与财产损失表示道歉,并将尽快组织赔偿工作组赶赴两国就赔偿一事展开会谈。

另外,该部门还像是一个新闻广播般的对外宣称了日本当前正在进行的大改革,从政治、军事、经济、教育等多个领域的大幅度改革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同时非常感谢美利坚『政府』能够在日本经济出现倒退,不少地区已经民不聊生的时候伸出援助之手提供了宝贵的贷款,日本天皇『政府』总务院下属的商务部、工业振兴工作委员会等将尽快组成高层官员团赴美国洽谈进一步合作事宜,同时也将对包括共和国在内的一系列工业发达国家进行友好考察学习。

最后该部门号召分布在全世界各地的日本侨民都回到祖国,参与到国家的改革与建设中来,全大和民族一起为伟大的大日本帝国复兴努力。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被一系列的失败击溃掉了曾今的尊严与荣耀、褪去了虚伪与谎言后的日本,在承认自己落后的同时俨然很快就以一种全新的姿态面向世界,日本的变化不能不说是七月份最大的一个消息,如果说让外界知道日本通过其驻华代办处向共和国提出恢复正常邦交关系一事,恐怕世人绝对会更加对如今的日本刮目相看

而这一切的变化究竟是洗心革面,还是要卧薪尝胆,显然世人还不得而知,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进入大规模国家改革中的日本,将会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处于审视自身、解决内部矛盾和发展问题的阶段,是不具备对外界威胁能力的“病猫”。

与之相对的一件事儿则是连军队架子都还未搭建完成的琉球人民共和国终于在朝鲜提出日方赔偿后,在原本已经强制接受日方在琉球所有资产以及将所有日方侨民没收财产并驱逐回国后,获得了不少日本殖民所带来损失补偿的该国正式提出了日方务必赔偿一事,俨然是要抓住日本人承认过去、面向未来的不顾一切要发愤图强之际,在背后有共和国撑腰的情况下拿回应得的赔偿,还要扬一下国威。

但不管是谁,是哪一个国家,都是怀揣了不同目的而奋斗在这纷『乱』不堪的世界上,德国人、日本人、琉球人……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