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零一章 接触三井财阀

第一百零一章 接触三井财阀

第一百零一章接触三井财阀

“现在这事儿就好办了”

放下总部发送过来的命令,元勇很是高兴在原地来回转悠了两圈后,这才笑呵呵的说道:“这事儿我们得拿出一百分的工作热情出来,从设备采购、运输、改装到日方人员培训等,我们需要拟定出一个详细的渗透与反缉查计划出来,但现在东京地区的人手似乎有些不够,我得想想办法”

一旁的谢龙也是非常高兴,这好事儿就滴溜溜的掉在了军情局面前,用“意外”二字已经难以形容这难觅的幸运,而依靠技术手段,军情局完全可以非常完美的改造好一批设备,在日方国家电视台能正常工作运行的同时,也能随时为军情局所用的设备,甚至还有更多好处,只是目前谢龙还无法想象得到而已。

“那我需要做些什么?”[]大国无疆101

“你?”元勇看了看谢龙,略略思索后说道:“你这段时间最大的任务就是稳住我们军情局的客户,确保这笔生意就此落在了你的公司手里”

两人继续商议了一番事情之后便相继离开了隐秘点,在东京街头转悠了一阵之后的谢龙确认没有人跟踪自己的时候,随即在街上一家商店买了些东西,这才取道回到公司,这一路上还没有回到公司,在经过日本总务院外事部的办公楼外街道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很壮观的场面。

此情此景,正好似当年在共和国的日侨冲击共和国外交部一样壮观,三四百名身着日本武士服、头戴“月事布”的“武士们”,正将日本外事部的办公楼前围得水泄不通,挥舞着武士刀或者日本国旗的他们情绪是相当激动,俨然有冲进外事部将部长水野正雄撕成两半的架势,嘴里念叨的自然也是相关的词儿,其间还有时候夹杂“大日本帝国万岁、天皇陛下万岁的”调子。

正当谢龙以为这不过是日本右翼群体发起所谓的民族主义宣泄行为罢了,其主要斗争思想就是要制止天皇实施的新政,恢复以往日本的军国主义化,但他们却无法直言反对天皇,只好找着这些新成立的部门发泄情绪,最后的下场就是被赶来的警察驱散罢了。

但接下来所看到的事儿,却让谢龙有些吃惊了。

一位年岁大概只有二十岁,身高却和谢龙在国内的十二岁孩子一般高的日本“武士”,很是激动的他显然对紧闭的外务部大门很是部门,冲前去用穿着木屐的脚狠狠踢上几脚后,这似乎还不够解气儿,这立马就挥舞着武士刀狠劲儿的劈砍起那道铁门起来,噼里啪啦的响声和绽放的火花委实让现场多出了一份情调。

而紧接着,里面的保全人员自然作势要制止这种行为,但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位年轻人砍铁门砍顺手了,结果一刀下去把从铁门里伸出来的那根颐指气使的手给当场砍断,飞溅的鲜血伴随着撕心裂肺般的惨叫声顿时让现场安静起来,只剩下那个身着保全人员服装,一个劲儿的在铁棍焊接而成大门里空地上嚎叫的人,他的右手手腕已经没有,取而代之的是不断喷冒出来的鲜血,任凭左手怎么死死捏住右手手腕,鲜血依旧流个不停。

看到这一幕很是想笑的谢龙,已经发现整个街道都陷入了惊愕之中,尤其是那些外事部内完好无缺的几位保全人员,一个个都是相当惊讶的杵在了那里,和门外那些刚才还意气风发闹事儿不停的武士们一样,鸦雀无声终于被那名知道自己冲动的“武士”丢弃的武士刀叮叮声所打破,随即这厮便拔腿就跑,活像是一阵风般的逃遁于街上,剩下的武士们也是纷纷做鸟兽散尽,只剩下紧闭大门里那位已经流血过多昏『迷』过去的衰人。

终于,在麻木的围观路人散去的时候,一辆类似于小货车般的警车终于在呜呜大叫中颠簸行驶到了现场,几个警察看到了满地丢弃的旗号、国旗、棍棒、武士刀以及遗弃的木屐,也是摇了摇头,外事部的大门也被打开了,手忙脚『乱』的几个人很带哭腔的给警察说了些鸟语后,警察把找到了砍下来的手,也把已经昏『迷』的保安抬上了警察,随即又是呜呜叫声中离开了现场,压根儿就没勘测现场更不用说找人做什么笔录了,反正这种悲剧每隔几天就会在东京上演,大多呈现在新成立的『政府』部门面前。

“生如樱花般绚烂,死如花落般精美,去他大爷的狗屁武士论”

免费看了一场大戏的谢龙也成了缓缓流动的人群一员,心里乐开了花的他脸上却依旧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和周围的行人一样,任凭烈日曝晒,眼神也是一样的冰冷无情。

回到公司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许,公司员工从一点钟就已经正式上班,所以谢龙赶回公司的时候只见整个公司几乎是忙得“鸡飞狗跳”,一问这才知道市场营销部已经正式和日本传媒管理所签订不公开合作意向协议,目前整个公司几十号人都被拉来一起奋斗该项目,力争在两天之内拿出一份正式的合作协议以及一套项目计划,因此所有人都忙得不亦乐乎。

“谢经理,请过来一下”

舒舒服服的坐进自己宽大的四楼顶层专属办公室,看过一场大戏的谢龙刚坐上老板椅转悠了一圈儿便通过公司内部的电话叫市场营销部经理崔志上来一下,显然此时此刻的他是有更多更好的想法了。

不一会儿,本身质量就不轻,加上一阵忙碌后弄得浑身是汗的崔志终于****喘气不停的来到了谢龙的总经理办公室,这全公司四层办公楼,下面三层只安装有中央空调,而四楼上除掉资料库等之外,也就只有总经理办公室安装有独立空调,所以这崔志刚一敲开门进来,就感觉到一阵惬意的舒爽浸透心脾。

“签下意向协议了?”说着,谢龙示意崔志坐下谈,并将刚才秘书给自己准备的冰镇红茶递了过去。

接过冰镇红茶,直接坐在空调机前一凳子上的崔志,很是高兴的说道:“签了,这日方单位的江川青木秘书长已经答应,只要正式签订合同,立马将首期投资额的百分之三十作为定金或诚信保证金交给我们,也让我们有项目启动资金”

“很好”

谢龙说着,站起身来走到位于办公桌左侧靠近墙角的立柜面前,打开柜子后里面上中下三层中,一二层堆放了许许多多的文件资料夹,最后一层就是一个银『色』的保险箱,谢龙从文件资料夹中找出了一份后,关上立柜走到崔志面前,空调吹出来的呼呼冷风让他顿时感觉有些冷,但一个劲儿猛吹的崔志似乎并不受此影响,反而觉得很是舒爽。[]大国无疆101

将文件夹递给崔志,谢龙退后了一步,说道:“这份资料是三井财阀之前想与我们展开合作的一个项目,造成失败的原因你也非常清楚。相信为了电视台的事儿今晚你是走不开了,我现在想重启这个项目,你重新熟悉熟悉资料后,立刻给我联系之前负责这个项目的三井财阀方面负责人,晚上我约他吃个饭,如果到时候你能到现场,就更好”

“不用熟悉了,这遭受过惨重失败的项目我熟得很,负责这个项目的对方代表是江琦木一,我一会儿就给您联系上,顺便也定好餐厅位置,到时候我尽量赶饭局”崔志说着,将文件夹推还给了谢龙飞,这至今都是萦绕心间的失败噩梦,还是少接触一下为好。

三井财阀,最初的企业为三井高利在江户时代创立的三井越后屋。三井高利在当时采用了小量商品贩卖以及薄利多销等创造『性』的商业手法,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并就此为财团的日后壮大攫取了第一桶金,所以随后财团为江户幕府提供金融汇兑服务等,渐渐成为幕府的御用商人,发展成为日本首屈一指的富豪。

在江户时代末期,三井财团也和其他商团都受到政治动『荡』的一定影响,进入明治时期后却依然保持了较快发展的趋势,自明治之后财团聘用了三野村利左卫门、益田孝、中上川彦次郎等当时在全日本也算是出类拔萃的精英级经营人才,逐渐走上了近代化经营的道路

年,三井银行和三井物产的创立开始标志着财团进入急剧扩大阶段,纺织业、采矿业和机械制造业等行业开始为该财团一一涉足,而当1909年三井合名会社成立之时,三井财团已经成为日本规模最大的财阀,其知名的企业就有三井船舶、樱花银行等,当然在名气方面,比较出名的还是三菱财阀。

三菱财阀起始于岩崎弥太郎创立的三菱商业协会,当时岩崎弥太郎在土佐藩(高知县)经营的运输业务,他在1870年担任土佐藩在大阪市西区堀江设立的土佐藩藏屋敷,也就是负责储藏并贩卖来自各地方大名的货物的组织中99家商业协会的领袖。废藩置县之后,99家商业协会成为个人企业之际,岩崎弥太郎从土佐藩购买了三艘船只,在1873年设立三菱商业协会,开始经营海运和商贸等业务。

该财阀的发展并非是一帆风顺,也就是三菱商业协会将总部迁至东京,改名为三菱汽船会社和邮便汽船三菱会社等的时候。以海运为主要业务的该公司将当时外国公司和中小型运输企业逐渐扫除,取得了日本海运业的垄断地位。然而,不满于三菱的垄断和专横的涉泽荣一和井上馨等人为了对抗三菱,从『政府』获得资金与其他反三菱势力合作,在1882年7月成立了共同运输会社,从1883年开始经营海运业务。三菱希望通过降价来打败共同运输,但是由于后者获得了『政府』的支援,同样采取降价策略进行对抗。经过两年间惨烈的价格战,三菱公司的实力受到严重打击,甚至到了濒临破产的边缘。

最后,三菱公司与共同运输进行平等合并,在1885年成立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运输企业日本邮船会社。弥太郎去世后,其弟岩崎弥之助继承了财阀的经营大权,他将公司改名为三菱社的同时还收购了高岛煤炭和国营长崎造船所,后又涉入银行、矿山等

之后获得了日本『政府』的保护,从而得以独占日本的海运业。1893年设立了三菱合资公司。该公司后通过持股方式设立了众多子公司,逐渐进入造船业、采矿业、铁路运输业和贸易业等行业领域,在1917年之后,三菱造船、三菱造纸、三菱商事、三菱矿业、三菱银行等便开始犹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当1920年三菱造船分化为三菱内燃机制造和三菱电机等子公司之后,该财团进入到了一个稳定发展时期直到波及全世界的金融大萧条爆发,该财团的发展锋芒才收敛起来。

而现在为什么谢龙要想启动一个之前已经宣告失败的商贸代理项目?其主要原因还是出自于共和国的进出口管理政策上。

在1940年,还是一家刚成立不久新公司的始昌商贸公司,因其背后的实力支撑是共和国军事情报局,所以刚进入日本商贸代理行业的时候,就有着相比于其他毫无背景的代理公司更为强大的底气,也正是因为这样,这家规模不大但却很“敢打敢拼”的小公司,愣是将以前那些代理公司不敢代理的商品也能悉数弄进日本来。

像现如今在黑市上非常卖的非常火爆的共和国全套家电系列,购买者至少都是日本中产阶级以上的人家才会一次『性』购买的整套系列产品,涵盖冰箱、空调、电视机、洗衣机等等十数个家电产品的打包出售版本,该公司只接受整套整套的订单,然后就能很符合客户需要的帮客户弄进日本来,而这些客户,该公司有限选择的就是当时日本的官僚阶层。

因此,在不断的交易来往中,该公司在逐步拥有强大经济实力的同时,也在日本各级『政府』尤其是海关方面结下了牢不可破的关系网,大至豪华轿车、小至收音机,该公司都能满足客户的需求,成为了盛业街一家虽然名不见经传,但实力的确是不容小觑的代理公司,如果不是该公司对客户有所挑选,势必能做成东京地区头号商贸公司的宝座。

也正是因为该公司有挑选客户环肥燕瘦的癖好,在日本有经济实力的、有『政府』关系的、有军方背景的等等,都容易成功和始昌商贸合作,普通的暴发户是压根儿不会有半点合作何能,恰恰有很大『政府』影响力以及强大经济实力的三井财阀看上了该公司,试图与该公司展开合作。

于是乎,在1941年7月份,那时候共和国和日本的关系还是相当平常的,虽然金融大萧条造成的日本经济动『荡』也就很是严重,关税壁垒依旧是高高筑起,但这些有“手眼通天”本事儿的公司依旧能为客户带来想要的东西,譬如当时三井财阀很想在日本毒霸的家电行业,他们想要的可不是要被征收高额关税的成品,而是家电技术。

毕竟,倡导自由贸易政策的共和国的确是什么工业产品都敢卖,包括技术在内。但当时依旧自诩为强大工业化国家的日本,是不会像德国那样拉下面子找上门去商讨购买技术及其资料设备的事儿,更何况金融危机造成的灾难之下,昭和天皇国库也并不像盘剥犹太人、敲诈斯大林的希特勒那么充实,所以三井财阀在自力更生无法实现的情况之下,又没有正当购买可能,所以只好剑走偏锋。

为此,该财阀便联系上了始昌商贸公司,他们愿意以不低于100万元的诚意保证金来作为始昌公司的项目启动金,并许诺下得到想要技术之后还能给予该公司更高的报酬,电视机、冰箱、空调等等的技术以及资料他们都想要,只要始昌商贸公司能够弄到手,甚至单样家电技术依个算钱也可以。

也正是因为这件事儿,从未自诩过“万能”但已经在客户心目中立下了威名的始昌商贸公司,不仅是为了共和国企业的利益也好,是出于一个中国人的本能也罢,可以出售万千工业成品的他们,绝不会答应非正常条件下将共和国的工业技术贩卖,所以这个项目最终以放弃而最终失败,唯一见证过双方有所接触的项目计划书也就是刚才谢龙拿出来的那个文件资料夹。

对于谢龙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说重启项目,作为员工的崔志并没有问,而是和他说的那样,很快联系好了江琦木一,并在一家西餐厅定好了位置、预备下了一瓶红酒,其余的事儿自然只有谢龙自己才知道。

下午五点不到,谢龙就只身一人带着项目资料夹开着车前去赴约了,在他的车上还放着另外一份资料。烈日依旧高照,东京街头上的行人并不多,来往的有轨电车似乎也是无精打采般,坐在车里吹着空调慢慢悠悠往西餐厅赶去的谢龙,从未打开过车载收音机的他,也不知道是头晕了还是其他什么,自从自己在东京街头上开车以来,就很少收听过的广播,此时此刻正播放出一个中气很足的播音员亢奋的鸟语声音。

广播中吼道——“今天上午8点,大日本帝国总务院外事部发布公告,目前外事部在恢复中日关系中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中日两国由代办级外交关系恢复到正常外交关系将指日可待,而据外事部称,赴朝鲜和赴琉球的帝国殖民赔偿谈判组已经分别和两国展开首轮接触,由目前的接触结果来看,帝国方面承认对两国发起过侵略并愿意就侵略、殖民所带来的损失赔偿展开符合双方意愿的具体磋商谈判,相信具体赔偿协议将不日公布。”

“另据帝国朝日新闻称,中日两国国家关系尚未得到复苏,两国民间交往与经济往来似乎已经有发展的趋势。该报道称,从昨日下午乘坐‘岛丸’号邮轮前往共和国最大沿海城市上海的邮轮之上,有帝国四大财阀的数十名高层人员,据称他们此行的目的旨在考察共和国沿海经济,并期望能与共和国方面企业家展开接触,同样赴日考察的共和国金属冶炼集团一行人也将于近日来到日本进行考察。因此,该报道从种种中日两国民间交往迹象称两国人民关系将有望恢复发展,而事实是否如此,本台将继续关注”[]大国无疆101

本想还听一会儿,但无奈已经到达西餐厅门口了,谢龙只好关上了收音机,顺着一位保安的指引将车停好,随后才进入了西餐厅内,兼有咖啡生意的西餐厅里此时此刻只有靠窗的位置上寥寥坐着几个人,衣着正式的他们与街道上的那些普通日本平民倒是显得突兀的格格不入,玻璃内外的世界俨然就是两个样子一般。

坐在早已预定好的位置上,看了看手表还不到五点一刻,离约定好的见面时间尚且还有几分钟时间,所以谢龙只为自己叫了一杯冰水后就安静的坐在了那里,瞄了几眼桌上的资料夹后,闲来无事的他开始张望四周,除了发现有些冷清的咖啡厅里除了两个英国咖啡师和自己这个中国客人之外,其余在场的都是日本人,外面正烈日暴晒,坐在咖啡厅里吹着空调的这些人却“冷得”西装革履,真不知道“人模狗样”的四个字儿是怎么写。

“要是在几十年前,恐怕在我国的上海租界,像这样档次的西餐厅,外面肯定得挂上一个‘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标示,但现在呢?”心里想着,谢龙无意间看到了服务台后面的一个冰柜上赫赫的两个中文大字“海尔”,席间的那些日本“绅士”们也穿着的是共和国的高级服装,觉得很有意思的他又转过头来看了看门外的一辆辆轿车,一个个都是共和国汽车牌子。

正觉着有些好笑,也算是有些自豪的时候,一位手上提着一个价格不菲公文包、头发弄得油亮而且还装模作样拿着一个礼帽、手腕上搭着脱下身来的西装的日本小矮子乐呵呵的走向了谢龙所在的位置,还隔着几步,鼻尖下留着一小撮胡子的江琦木一就笑了出来,谢龙也只好赶紧起身笑呵相迎。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