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零二章 跨越国界的对话

第一百零二章 跨越国界的对话

看到迎面走过来的江琦木一,谢龙突然很想问自己一个问题,作为一个已经在日本生活将近七年的共和国商人,自己到底有多了解日本,这个由大和民族构成的国度?

谢龙不知道如何来回答自己的这个问题,他只知道自己迎面走来了一个头顶发尖的高度也不及自己下颚的日本人,一个满身西洋腔调却是中国货『色』的日本人,一个即将代表当前日本四大财阀之一、有着悠久历史和强大实力的三井财阀与自己谈判的日本人,或许谢龙认为自己对“人”的了解很深,但对于加了“日本”二字的人而言,自己想要知道的和已经知道的不成比例。

其实日本人也挺想问问自己,自己究竟是什么来源,也就是祖先是谁?是什么东西缔造出来了长着罗圈儿腿活脱脱一个矮人世界的民族?唯一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在很久很久以前日本诸多岛屿尚且还是与亚洲大陆为一体的,如此推测而来,他们就很有可能是旧石器时代里许多人种的混血,但同样可以否定的一点是,他们绝不是什么天照大神的儿女。

当然,此时此刻并不是谢龙要潜心研究这个问题的时候,两人礼节『性』的见面微笑握手后便分别落座下来,一脸微笑的江琦木一坐姿看起来也同走路一般姿势端庄,直叫谢龙着实感叹日本深受西方影响之深——“一个世袭发展多年的财阀商务代表竟一派西洋作风”。

“一杯咖啡,多加些糖,谢谢”[]大国无疆102

刚一坐下来,看着谢龙面前已经有一杯冰水的江琦木一立马为自己叫上了东西。

“你好,我是始昌商贸公司的总经理,我是中国人,我姓谢、名单字一个龙,谢龙便是我,相信在此之前一次很遗憾的合作中,江琦先生已经听说过我,而上一次的项目洽谈是由我公司的市场营销部崔经理和江琦先生谈的,这一次我公司贸然想重启项目,为表诚意,就由我来与贵方交涉”

谢龙不卑不亢的将话引开,随即就把自己带来的项目资料递了过去,而江琦木一也是接过资料夹后看了几眼便点了点头,随后说道:“刚才崔经理在电话中已经表示了贵公司有意重启项目,并且由贵公司老总亲自出面,鄙人在此不胜荣幸”

“荣幸,荣幸个屁”

心里打着滚的谢龙脸上依旧是微微带笑,要是不为了军情局的安排、为了公司的利益他才不会在这里和一个比自己矮了不知多少,并且一脸肾亏样子的日本人谈事儿,收回文件资料夹后,这才说道:“之前由我公司原因造成本项目合作失败,我深表遗憾和抱歉,现在你我二人是否可以代表双方就重启合作事宜展开正式磋商?”

“完全可以”

说话间语气非常肯定的江琦木一似乎早就等不及这个项目重启了,就像看到曾经的一个破灭了的梦想要复原展翅高飞了一般。

“那很好”谢龙笑了笑,将自己带来的另外一份资料递给了江琦木一。

资料并不多,首要资料室日本总务院自建立以来所颁布的众多政令、以及天皇亲自颁发的各种法令法规,第二部分资料则是目前还是总务院里尚未正式披『露』或正式实施的新政策,第三部分资料则是近期总务院各大小会议的会议记录,最后很大一部分的资料都是对于这些法令法规对日本经济、政治等方面影响的分析。

很显然,这份资料中很大一部分都不是一个普通外资商贸公司能够获悉掌握的,属于『政府』机密的资料竟然被始昌商贸公司拿来做市场调研分析报告的原始资料,很明显能够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始昌商贸公司在日本政治官僚领域里关系网密切程度不低,并且对于重启该项目的日本国内各方面形势也是有十足把握的。

换做是其他人肯定会惊讶于谢龙刚才的作为,但对于谢龙而言似乎这东西分量并不重,他甚至接触过一份高机密的资料,是涉及到日本天皇『政府』为何对于琉球战役无动于衷的东西,而日本之前国内影响力很大的两派之争,他也是一清二楚,这点资料对于他而言并不算什么,对于背后财阀同样有很深厚『政府』背景关系的江琦木一而言也无足轻重,但这资料却很能够说明问题。

这些资料粗粗略略总结出来的一条就是,在其昭和天皇带领下的日本『政府』,已经决心决意向共和国学习,其业已经迈出的政治体制改革仅仅是第一步,接下来将涉及到的国民经济领域。

这改制国民经济的难点工作就在于如何解决当前日本国内失业严重也就是劳动力过剩和社会生产乏力问题,当前总务院的看法以及未来很有可能的做法就是,在拉动内需、促进就业方面学习美国的罗斯福,在大力进行公共工程建设上以『政府』投资来带动就业、增长人民收入、拉动内需,在调整产业结构、净化金融秩序等方面就学习共和国,严厉打击投机倒把囤积居奇、严厉打击垄断经营控制社会主要资源。

改制国民经济的重点,其实就在于如何从自身内部去发掘问题,加以纠正、根除后才是真正促进经济健康持续增长的好方法,为此依照当前日本总务院的会议讨论结果来看,他们打算学习共和国,首先将恢复劳动人民的工作信心和热情,除了『政府』政策『性』以及公共工程带动就业之外,出台保护劳动者权益的法律法规,与建立属于日本的国民保障体系一样很有必要,其次就是加强对国计民生息息相关产业的控制或监管力度,尤其是控制粮食的生产和销售,保障农民利益如同控制能源、交通、土地买卖等一样重要。

最后,经济发展重点在于改革当前落后的国家工业生产模式,务必从传统的纺织、化工、造船等产业拓展至更为广阔的领域,有力促进日本在电力工业、航空工业、化工工业、机械制造工业等领域发展进步,同时深化改革土地所有制制度,力图从半近代工业半落后农业的国家经济,向准电气化工业国家经济靠拢,依托共和国广阔市场发展好“进口资源、出口工业产品”的岛国型工业经济。

说到底,这些资料的最终落脚点就是一个字——“变”。

对于当前有力统治着日本国民经济领域里的四大财阀而言,在金融危机爆发之后,他们就已经成了“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企业『性』团体,无法在国际市场有所突破的他们,只能加强对国内市场的控制,但贫苦的日本人民又怎么可能承受住他们的盘剥,消费乏力的情况下只能下调生产、导致失业,进而导致更为严重的社会就业问题,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而要想走出这个恶『性』循环,就是要让这些控制着日本国民经济的财阀们做出“变”,否则留给日本的毕竟是持续恶化之后导致大规模内『乱』甚至是政权更迭的恶果。

“的确,谢先生的资料是非常准确而且很翔实的。”江琦木一接过服务员递来的咖啡,放下后这才接着说道:“现在这些资料所涉及东西尚未公开,其实背后就是我四大财阀共同作用的结果,我们需要一个缓冲时期,权当考虑出可行『性』政策的一个过渡时间吧但真让我没想到的是,在我们相当艰难甚是可以说是焦头烂额的时候,要重启项目的贵公司出现了,真是天照大神庇佑”[]大国无疆102

听到这话差点就把刚喝进嘴里的冰水全部喷出来的谢龙,委实强制压住了心中的鄙视,都说这市场经济左右下的公司企业是最富有创造『性』活力的,如果是在共和国,倘若是一个企业连续出现季度销售业绩下滑,肯定会闹腾到找出原因并立即整改为止,因为对于企业而言、市场占有率、产品效益、生产成本、品牌影响等都是相当重要的,力图将利润最大化的企业无时无刻都对各方面很是敏感。

之前就曾发生过足以说明这种“敏感能力”的案例,当前作为世界最大基础能源和工业原料输出国的美国调整其国家资源管理的法律法规,进而会对整个国际能源、工业原料市场造成很大幅度波动,当时美国相关部门正式颁布各方面法律法规不到一个小时,在共和国涉及到进出口贸易尤其是加工型企业就已经全部知道了整个消息,有人戏称当晚是共和国众多高跨国企业中高层人员的“开会不眠夜”,次日随之到来的股市波动也说明了经济全球化条件下的信息敏感度对于企业是多么的重要。

但是,在日本这么一个近代工业国家,家族式财阀企业牢牢控制着国民经济的各个领域,长期垄断经营带来的效果就是他们变得反应迟钝甚至有些麻木,国际经济形势变幻莫测之下,对于他们而言似乎比挠痒痒还要无足轻重,因为他们的双眼只是看着国内,而并不是全世界,出口受挫的情况下他们就紧盯国内市场,期盼着早就被盘剥得要为温饱而挣扎的人民来购买他们的产品,无果之后却只能裁掉更多的可怜百姓以壮大社会冗余劳动力数量,带来更加浩大的贫穷。

而现在,日本『政府』试图要再一次出面扮演救世主了,他们却猛然发现自己似乎还没有做好应变准备,殊不知金融危机已经来了又去都数年时间了,就像是别人给了一耳光七八年后才反应过来的人一样,他们终于知道痛了,想要以其他方式来寻求解脱,譬如鼓动军国主义来发动对外侵略这条路,要是在另一个时空里,他们也就发起了罪恶的侵华战争,但是在这个时空里,半岛战争、琉球战争的日军失利结果,至今都还犹如噩梦一般萦绕在军国主义分子心间,用战争来解脱也就是纯粹的自寻死路。

所以,唯有求变一法,方能普渡众生。这个众生当然也就是指近八千万人口的日本国民经济,变则是让这四大财阀做出变革。

“那我冒昧的问一下,贵方是否已有应变方案呢?”

谢龙这个问题带有很尖锐的讽刺意味,在国内他可能开一家超市都不够资格,但在日本却能盘活一家实力巨大的商贸公司,这不能不说是在世界进入共和国所主导的电气化工业时代后,日本显然落伍的结果所致,不过在桌对面的江琦木一来看,这个问题却带有浓浓的关怀之意,仿佛是朋友给予的一般。

“相信你也知道,我企业和三菱等其他财阀一样,派出了我方的考察人员赴华展开考察,根据我们目前掌控的资料来看,地大的共和国在资源上似乎有些不尽如人意,所以贵国也是一个极力发展科技、教育、工业的国家,在科教兴国战略下得以快速崛起,其现状就是紧紧依靠一大批涵盖多个产业且拥有强大国际市场竞争力的企业,带动一大批中下游企业发展进步,在带动经济持续发展、人民合理就业等情况下,还催生出贵国所谓的第三产业也就是服务业的发达工业国家。”

“所以,贵国是一个需要从全世界尤其是美国进口大量铁、钢、铜、铝的工业原料,从波斯湾、美国、东南亚进口石油、从南亚进口橡胶、从澳大利亚和南美洲进口矿石,从美洲大陆进口粮食、从哈萨克和苏联进口各种丰富资源的世界上最大资源进口国。”

“而后,贵国又依靠东北重工业制造、环渤海工业、珠三角工业、长江三角洲工业、云贵川工业、西北能源工业、两湖地区工业等众多的工业集中发展区为依托,拥有一大批在汽车、家电、航空、船舶、机械等领域里拥有强大科研、人才以及生产实力的企业为经济发展根本,紧密联系各个产业中下游企业以及一大批服务企业,在满足广阔国内市场内部需求的同时,也能在产品极具国际竞争力、几乎可以藐视各国关税壁垒的情况下,将工业产品畅销全球,进而实现了国民工业经济稳步增长的世界上最大工业制造国。”

江琦木一对于共和国的了解并不让谢龙惊讶,对于近在咫尺的一个发达工业国家,这样的了解的确是很正常的,甚至江琦木一说出共和国那些具体企业拥有他们财阀不可撼动竞争力的名单他也不会惊讶半分,因为这些东西本身就属于市场经济条件下充分透明的。

“所以,出发之前我们财阀内部就已经决议出了一个结果,我们要紧紧把握住不久之后帝国经济改革的契机,在牢牢掌握原拥有的金融、造船、航运等产业优势的条件下,主动寻求优势产业做到绝对掌控和健康发展的积极变革,在其他领域里我们要积极学习,但总体目标已经定下来了”

“定下来了?”

这下轮到谢龙惊讶了,他之前还心想这日本企业的反应太过于迟钝,现在却又改变想法的心思了。

“总体而言,我们根据各方面的资料分析之后,发现如果单纯以传统产业领域求发展,我财阀终究会有倒下的一天,而如果跟风去学习其他财阀争相到共和国取经学习,我们是不可能学到真正好东西的,所以我们从共和国是最大资源进口国和最大工业制造国的两大身份中就不难发现一点,那就是共和国对海洋有着十足的依赖与霸占欲望,因为它能运来资源、运走产品,承载起了由共和国催生的经济全球化。”

“这样的分析结果中,我们不难看出一点,那就是我们财阀所在日本本国内拥有的优势与劣势,似乎与共和国毫无干系一般,我们财阀内部会议讨论的最终认定就是共和国对于我们而言,也就是一个市场,一个我们需要去开拓与深入的市场,但我们却为此很是乏力,因为我们本身实力就很欠缺,这也是为什么之前我们会想要借助贵公司来获得一些发展技术的原因。”

“但这并不能说明什么?”

谢龙似乎有些不服气,在他眼里工业经济时代里,共和国的企业们已经开创一个属于自己的伟大时代,同样属于这个时代里的日本财阀,会有什么像样的作为?

“那请问谢龙先生,您离开贵国已经多久了?或者说您有多久未回到贵国,没有了解贵国的大小事务尤其是国家政策了?”

江琦木一的发问倒是一下把谢龙弄发呆了,这来日本少说已经六年多了,奉命离家之时孩子刚上基础小学一年级,现在恐怕已经是中学一年级了吧,这些年自己除了和家里有少量的军情局代转交流,钱财倒是给家里不少,但感情显然生疏了许多,而对于国家而言,也差不多。

“我想谢先生有多久没有获悉本国国家政策资讯并不重要,关键是贵国的国务院国土资源部、卫生部等部门,在本月月初已经颁布了新的生产企业综合排放达标管理条例,这近乎是对于贵国金属冶炼、化工等企业的苛刻条件,已经让贵国的金属冶炼集团来我国考察,他们似乎很有意愿在尚无任何环境保护法律法规的我国,展开进口资源加工的生产,然后才把贵国国内生产所需的金属运回国内。”

“而又更多这样想法的贵国大型企业数量并不占少数,而且贵国历史最为悠久的亚美集团似乎也有意将贵国的部分生产厂设在我国,以利用我国廉价且没有职业病赔偿的劳动力来降低生产成本,我们的『政府』也非常想要像贵国奔驰、宝马、吉安这些有实力的汽车企业,以及其他产业有实力的大企业来进驻。”[]大国无疆102

谢龙这下算是听明白了,这三井财阀的未来规划蓝图已经再明显不过,其样式和内涵就如同日本总务院挥毫泼墨出来的日本经济转型发展目标一样,日本将发挥出他们靠近共和国的地理优势,利用好共和国作为世界上最大能源和基础工业原料进口国的条件,深刻把握其自身低廉劳动力众多的优势,整个国家向基础加工产业发展,待走出金融大萧条以及具备一定经济实力的时候,在力求自主创新、自力更生、自立门户。

的确,有着八千万人口却人均耕地世界最末的日本,的的确确是有着很多很多的劳动力,并且现在这些可以为代加工工业所用的劳动力,要么正在街上乞讨或者出卖肉体、要么就在贫瘠的土地上劳作或者在极其恶劣的工作环境下为了糊口的薪水努力劳作、要么就在谋划着犯罪或者正在犯罪,贫瘠且稀少的土地养活不了这么多人,多出来的人,就只能作为日本重新工业崛起的垫脚石。

他们可以成为日后某条生产线上只负责按照一个螺丝而日复一日的工人,可以成为高温、高粉尘、高毒物等恶劣工作环境下的工人,他们可以在只负责为共和国某大型企业产品制造一个小小零件而大规模日复一日不停歇生产的工人,用他们不停转动的机床或者锉刀,打造出一批批大批量的零部件,他们将会是最为低级、而且还是得不到半点人身健康保障,只能够为了养活一家人薪酬而用青春劳作的数千万产业工人中的一员。

而这些当前还是日本国内的财阀们,他们的那些企业都将一一在共和国的企业帮助下完成技术改造或者升级,成为容纳成千上万廉价工人日夜劳作的代工厂,他们将对这些产业工人进行管理、进行剥削,利用有限的设备,以增加工人劳作时间和强度为代价,努力多接订单来满足利益需求,然后便把共和国企业们所需要的相比于世界其他国家或地区,更为廉价的产品零部件或者工业原料运到共和国,让共和国来加上自己核心技术部件以及完成组装、贴上“共和国制造”的标签之后再畅销全球。

“这样的发展,就好比是先污染后治理一般,简直就是拿一代人的青春、拿他们年老后满身的职业病痛来做筹码,然后换取整个国家的经济复苏以及财阀的利益增长,短期内这一定会带来膨胀式的经济高速发展,但未来倘若不走出一条独立自主发展的道路,前途将会是一片黑暗。”

谢龙想了想,不禁仔细看了看桌子对面似乎已经看到了数万工人受自己管理,日日夜夜不停为共和国制造汽车、空调或者仅仅是一个螺丝钉的工人们挥汗如雨,俨然一副资本主义新型剥削家的江琦木一,只能感叹道——“资本主义简直就是剥削主义”

“那江琦先生为什么还要答应出来见面呢?贵财阀显然现在最重要的是和我国的大型企业取得联系,然后对贵国『政府』施加压力,『逼』迫他们与共和国结成类似于贸易同盟的国家关系以实现未来贸易往来没有壁垒障碍,这才能实现贵财阀的未来设想,而不是坐在这里和我闲聊啊?”

刚才一番对话中,谢龙已经知道这江琦木一出来和谢龙谈什么项目重启的事儿并不是主要的,这江琦木一刚才已经把三井财阀囊括整个日本的未来规划发展说得一清二楚,比小葱拌豆腐还要容易判别,但谢龙确实没有搞懂,一个业已立志要成为新日本工业经济发展时期里伟大剥削家之一的江琦木一,怎么还坐在这儿和一个总员工人数不超过一百人的小公司老总喝咖啡。

“谢龙先生是一个明白人,我并不想当着明白人说废话”江琦木一说着,指了指窗户外街道边,由几个虎视眈眈注视着周围过往行人的保安所保卫着的一辆辆价格不菲汽车,说道:“我想,一辆汽车身上再怎么说也有上千个零部件,请问谢龙先生,是生产月产一千万颗螺丝钉赚钱,还是月产一千辆汽车赚钱?两者之间虽然有一万数量级的差距,但实际上后者的利润远远大于前者。”

“道理已经再明晰不过,我财阀以及我帝国的的确确承认,在世界已经进入电气化工业时代之际,我们的确是落后了,所以我们愿意承受包括战争失利、赔款等一系列的恶果,但我们绝不会放弃我们有朝一日重整雄风的决心。”

江琦木一说着,其目光抬了起来,离开了那些清一『色』的共和国制造汽车身上,他看向了东方、看向了此时此刻日落余晖正倾泻的方向,说道:“我始终坚信,大和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民族之一,中国人能从鸦片战争、甲午战争、八国联军侵华等近代耻辱中走出来,在科教兴国的国家战略下全民同心同德共创了伟大的国家崛起,作为曾今师从过中华的大和民族,在遇到自己难以解决苦难的时候,再一次向老师学习、让老师帮助,加上自己的变革求存,将会很快崛起,再次屹立在世界民族之林。”

这一次谢龙没有喷口水的意思了,他似乎从刚才跨越国界、跨越种族的合作对话中,看到江琦木一身上那么一丝丝大和民族身上的闪光点——坚忍不拔,但更多的黑暗似乎并没有被落日的金灿灿余晖所照『射』干净。v!~!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