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零三章 现实的合作

第一百零三章 现实的合作

第一百零三章现实的合作

“我已经非常坦诚的告诉了你,我们三井财阀未来发展规划或设想,相信现在谢龙先生已经非常清楚我的诚意,那么就请你告诉我,贵公司能够重启之前已经宣告失败项目的原因了吧?我想了解到这一点,将对我们接下来的合作很有裨益”

江琦木一已经非常明白的告诉了谢龙,未来包括三井财阀在内的整个日本,都将进入到一个“亲华”式的经济发展恢复时期,在这一段时期内日本的经济发展将极为依赖共和国,基础制造业、能源工业等有属于“代加工”范畴的工业经济,很需要像共和国这样一个有广阔的、有深度与实力的工业市场来吸纳,整个日本也就将成为共和国最大的“代加工工厂”。

但谢龙并未表示为何始昌商贸公司能让一个早已宣告报废项目死灰复燃?

“哦,是这样子的,之前造成该项目失败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共和国掌握有相应技术的企业实行着严格的技术封锁,并且拥有多国专利的他们确确实实对于涉及到企业生存的攸关产品有着很强的垄断欲望,所以我们走正当途径购买技术是不可能的,而选择其他方式的获取途径,难度实在太大,并且有悖于我身为一个中国人的应有本分,所以造成了项目失败”[]大国无疆103

谢龙喝了一口冰水后,长叹了一声,笑呵呵的说道:“现在能重启该项目了,其最大原因也恰如刚才江琦先生所讲,贵国以及贵国的众多企事业单位都有与共和国方面合作的意图,加上贵国将近八千万人的劳动力市场与消费市场容量确实太吸引崇尚利润的企业,所以始终未放弃该项目的我公司如今得到了共和国国内相应企业的试探,他们有一个很好的想法需要我们作为中介为他们找到合适的日方企业或财阀展开合作”

“什么想法能让项目重启?”江琦木一有些激动的大声说道,惊得四周顿时向这里行了一个隆重的注目礼,赶紧赔笑后的江琦木一,一脸急切的看着卖关子的谢龙。

“江琦先生不比激动”

谢龙示意这猴急的日本人先坐下,然后才说道:“相信江琦先生也很清楚,贵国目前有什么地方最能促使我国的大型家电企业与日合作?除了把工厂开设到贵国,利用廉价的劳动力可降低生产成本之外,还有什么值得吸引?”

“我想这一点我也不必卖关子了,只要江琦先生想一想,单纯依靠我国企业在贵国设立工厂然后加工制造出产品销售于国际市场,的确是利用好了贵国廉价劳动力成本,但当前有一个不得不注意的一点,那就是世界上针对我共和国工业产品征收高额关税的国家,其额度远远高于对贵国产品征收的额度,更何况贵国自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为了鼓励出口,出口企业的税收是一分钱也不用缴纳”

谢龙的话也说得相当明白了,桌对面的江琦木一也已经清楚了谢龙的意思,这共和国的家电企业的的确确是感受到了中日关系改善以后会带来的巨大机遇,所以在两国国家关系尚未回归正常邦交关系之际,彼此之间高筑的贸易壁垒破裂之日也毫无定期,却想到了抢占日本国内市场制高点。

利用与日方企业展开技术与产品合作,以中日合资的方式在日境内开设一系列的家电相关工厂,其核心技术部件由共和国国内提供、简单且繁多的零部件则由日方企业负责生产制造,同时也肩负组装的任务,最后出厂的产品摇身一变就成了日本制造的家电产品,整个生产环节中共和国的本土企业只负责科研与核心技术部件的生产制造,但最终贴上的品牌却还是共和国那些早已经誉满天下的家电企业,虽然制造商已经换成了在日本某某地区的中日合资企业,但产品质量却没有丝毫降低的同时,成本俨然已经下降了不少。

更为重要的一点,如此一来,这些已经换成“日本制造”的工业产品,在从日本出口时候实现零关税之后,进一步降低了成本的同时,在进入欧洲、美洲等国或地区市场的时候,将不会再受到他们对于共和国工业产品的愤怒之恨所带来的巨额关税,取而代之的是对于日本相对较低的关税征收,再进一步降低了成本,最终送到客户手里的产品价格将远远低于当前国际市场上的价格,变相降价所带来的将会是更多消费需求,最终转化到企业自身的就是一张张订单。

可以说,这个想法是众多共和国大型跨国企业中的一个共识,有所不同的是家电产业门槛比较低,共和国的家电企业为了绑住与之合作的日方企业,自然不能像汽车、航空、化工、冶炼等企业一般只选择利用日方来为他们大量的、廉价的提供产品零部件以及组装,丝毫不必担忧短时间之内日方企业会独立出来自力更生,而家电产业的企业就必须考虑到这一点,所以以合作的方式,将更能实现利益链的稳固,同时也能让产品风靡日本本国成为合法条件下的可能之事。

“江琦先生一定也非常清楚,贵财阀在短时间之内试图在利润丰厚的制造业博弈,是毫无可能的,英法美等国多年以来的努力与尝试,都在共和国企业们的反击下以市场效益见证了胜败归属,所以我也很认同贵财阀应该从简入手,与我国家电企业展开合作,从生产电风扇、电风吹等入手,一步一步最终将会做到电视机、电冰箱、空调等高端高品质家电的完全自主化,彻彻底底实现日本本国家电行业垄断。”

谢龙在江琦木一面前画下了一个很大的饼,完全走“代加工”模式将沦为共和国企业的附庸与盘剥对象,而“合作”却为自己将来发展奠定了更好的基础或者说是起步基点,孰好孰坏,江琦木一心里自然是相当清楚。

“那有哪些企业与贵公司接触过呢?”

江琦木一这句话一出口,谢龙就知道鱼儿已经要上钩了,所以心里有些高兴,但还是面不改『色』的说道:“目前国际上有名的共和国家电企业都多多少少与我们以及其他代理公司有过接触,像我国的在电视机方面的强企长虹、康佳、创维等,在洗衣机、空调、冰箱等的强企,海尔、格力、富美等,他们都很有诚意,而贵国境内的财阀似乎对此也很热忱,三菱财阀就好似要让他们旗下的三菱电机成为试点合作对象。”

“那我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江琦木一本想大声说出来,不过刚才被行了一番注目礼后这次算是忍住了。

“同行之间彼此竞争厉害,获悉资讯倒也迅速,倘若不是刻意关注,自然不会隔日便知”谢龙宽慰了一番江琦木一的心,因为这事儿其实之前他也是不知道的,如果不是有军情局的背景,他也肯定会迟些日子才能知道已经有代理公司为三菱和共和国家电企业牵线搭桥了。

接下来的交谈似乎就不再那么有营养了,已经知道合作有可能而且是务必可能的江琦木一,变得比谢龙更为主动了,两人将事情商议至了晚上七点半以后这才告一段落,随后两人自然是推杯换盏了个把小时,离开西餐厅将已经有些醉醺醺的江琦木一送进街对面的一家酒家会所,找上老鸨叫上了一个小有名气的歌姬照顾之后,谢龙便付账走人,直到晚上十点半才回到了住处。

谢龙的住所是离国内公司不远的一处公寓小区里,这里有着“小华侨城”的称谓,可不仅仅是因为这里住着的大多是来自共和国的商人,更为主要的一点,这个小区是标准的商品公寓楼,几栋公寓楼围绕着不错的绿化,小区的物业也是共和国原滋原味的,所以谢龙晚上十点半回到小区的时候,很多公寓楼层都已经熄灯了,只有昏暗的路灯环绕着小区,小区进出口的安保亭里倒也是灯火通明。

检查了居住牌和停车证后,两位保安抬起了栏杆放行,微微有些醉意的谢龙还是凭借很好的驾驶技术将车子开入了属于自己的地下车库位置,这才拿着满满当当的文件包乘坐电梯至上自己所在的七楼701。

没有一丝一毫日本特『色』的公寓里到处都是共和国的味道,尤其是谢龙的房间里,压根就不是日本的室内装修风格,他本人也不喜欢什么榻榻米,所以掏出钥匙晃晃忽忽试了几次才把钥匙『插』进防盗门门锁里的谢龙,费了好一番劲这才得以进入房间,刚一开灯,作势要把文件包仍在沙发上的他,立马发现了自己家的客厅里黑压压的坐了不少人,了『揉』酸胀的眼睛,这才发现元勇等上司已经到齐了,而且客厅里窗帘紧闭。[]大国无疆103

“怎么?和江琦木一的商谈提前结束了?”

此时此刻已经顿时清醒过来的谢龙,在听清楚自家空调正工作的声音,同时也听到了来自于元勇的问话声。

“不,我把他送进鸡窝里就回来了”将文件包放在茶几上,找了一个空位置做下去后的谢龙,端着桌上的水杯就猛灌了一口后,笑着说道:“要不是那家会所没有了好货,估计我今晚也是不会回来,会让大伙久等的”

谢龙的话立马让客厅里的氛围好了许多,大伙都知道当初局里派遣谢龙远赴重洋到日本发展的时候,这厮就曾说他是共和国拿下日本的先遣部队,他的任务除了收集、转发*报之外,就是负责让万千日本少女成为『妇』女,现在看来,这厮的的确确次要任务完成得还算不错,不过口味似乎越来越高了,成了非“处”莫扰。

“好了,闲话不用多说”

作为现场最高领导也是军衔最高之人的元勇发话了,顿时现场的笑声便了无踪迹,随即元勇扫了一眼四周,现场应到15人实到15人,该来的都来了。

“今天把大家召集到这里来开会,一方面是为了照顾龙,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里本身隐蔽『性』就不错,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就长话短说”

元勇站起身来,将自己随身带来的一份命令从衣兜里取出来扔给左手第一个人后,便掏出了裤兜里的烟来,点着一根后,烟盒和打火机一起扔给了右手侧的第一个人,大伙都知道这是传下去的意思,甭管是命令还是香烟,所以赶紧分享命令的同时,还不忘一人抽上一支难得来日本的副科长所带来的好烟。

客厅里顿时烟雾缭绕,估『摸』着时间差不多的元勇,这才说道:“我们得到情报,日本总务院将不日建立直属于该院的国家安保局,相信不久之后日本军方也将成立一个军事情报局,两个部门将与我国的国安局和军情局职能类似,而与此同时,日方已经向我国连续表『露』出恢复外交关系的讯号,在国民经济方面的交流与合作诉求也非常强烈,所以我们现在所面临的是一个很空前的渗透机会。”

“两国经济的合作与交流势必是紧跟国家『政府』间关系恢复步伐的,中日两国恢复互派大使级的正常邦交关系尚且需要一些日子,所以两国民间来往与合作进入频繁期还为时尚早,不过日方要成立两大情报部门却是很快的事情,自推行新政以来从未有过如此高效率的他们,势必在一周之内完成部门组建,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完成职能建设,对于情报人才的渴求也是很大的。”

“所以,我们现在所处的是一个日本对国内监管极其乏力甚至是毫无反谍的状态,而这种能够为我们所用的时期将很快成为过去,因此我在这里想强调的一点就是,当前这段时间内,我们要将以往所表『露』出来的锋芒抹去,彻彻底底的隐藏起来,同时对于日本新成立的两大情报部门也要尝试渗透工作,如果我们的人能在他们的情报部门中获得掌握较大职权的较高职位,那将对我军情局以后的工作有莫大好处”

元勇说着,将还未抽完的烟头放进了茶几上的烟灰缸里,收回刚才的那张命令和自己的打火机,这才说道:“现在我来分配工作,龙继续负责电视台项目,并加紧、加快与三井财阀的合作;蛇,你和你的人注意一下,两天后会有一艘载有我方情报人员的邮轮到港,到时候你负责接待他们,并尽快安排顺利他们潜伏下来,有合适机会的话,就让他们当中优秀的那部分去尝试渗透日本即将成立的两大情报部门;鼠,你和你的工作组最近需要在经济情报方面加强力度,总务院的国家资源部是你们奋斗的对象……”

元勇很快就把工作分配了下去,随后分别领命的每个人再次复述了自己的任务后,这才相继离去,而像这样的“大规模”集结会议他们也是好久没有开过了。

年8月4日,载着有共和国金属冶炼集团也称“中冶集团”一行二十四位考察成员的一艘邮轮,从广州港出发后经那霸终于抵达了日本东京,前来迎接的日方最大官员是来自日本总务院商务部的一位副部长,随同而来的一些官员以及部分日本本土金属冶炼企业代表,简单的欢迎仪式之后,这中冶集团的一行人等便被日方算是最高规格的一队轿车接走,随后下船中的人群中还有一些同样是来自于共和国的人,他们也就是军情局派来的一批特工,随即他们被分车接走,而那些作为琉球人民共和国第四批强制驱逐回日,也是最后一批的日本人也终于在呼天抢地的哭喊声中走下了邮轮,踏上了他们自己祖国的土地上。

而同样是这一天,不过是在下午…许抵达上海的日本“岛丸”号邮轮也劈波斩浪横渡东海后,也终于抵达了此行航行的最终目的地,不过到现场欢迎日本来华考察企业家们的共和国方面官员就少了许多,只有共和国上海特别行政市的一位外资企业管理办公室的主任,陪同共和国外交部上海办事处的一名普通干事和日本驻华代办处上海办事点的负责人。

不过,到现场欢迎的人虽少,共和国方面的接待等级却不低,此次迎接这批赴华考察日本企业家们,在日方驻沪外交代办点的努力下,这外资企业管理办公室特意叫上了一支由清一『色』奔驰一系轿车组成的豪华车队来现场负责接待这些日本企业家们,而随后安排的企业家们入驻酒店也是浦东地区最豪华的共和国“君豪世纪大酒店”,反正这钱是由日本总务院外事部买单,最终落在的还是日本的纳税人身上。

所以,欢迎现场没有瞩目的横幅、没有鲜花、没有欢呼,只有一支远远看上去就像是一字黑『色』长龙的豪华奔驰车队,单日单车租金不菲的它们在码头的排列架势确实是太过于醒目,让得那些下船的一个个不知是谁出钱的日本企业家们都感觉倍有面子,从港口到入驻酒店的一路上都是笑呵呵的观赏上海宽阔街道两侧的高楼林立,或者是大道上的车水马龙,梦想着有朝一日,大和民族也能像这样繁华如梦。a!~!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