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零六章 中日对话

第一百零六章 中日对话

8月23日的上海,阳光普照晴空万里,早已过了立秋之际的天气早已没有了酷夏的炎热,但机场跑道上的温度依旧炙热得可以烤熟鸡蛋。

中午时分,从共和国工业发源地也是目前广西省综合工业实力最强城市柳州,飞往上海的西南航空公司一架客机“从天而降”,这架西南航空公司刚刚获得飞行营运许可,才投入正式航线执飞任务不过三次的西南航空首架c04喷气式窄体客机,在轮胎与跑道磨出一阵青烟之后,在巨大的呼啸声中渐渐收敛起了自己的霸气,被驯服得缓缓降速下来,最终应塔台调度来到了属于自己的停机坪上,开始准备让机内的乘客陆续下机。

结束了考察柳州一行的日本访华考察团乘坐的也就是本次航班,本次访华期间,他们远距离出行选择的都是乘坐最好、最舒服、最快的喷气式客机,而当最后这一次乘机旅程结束之后,不少人在离开机场之时还念念不忘的回望机场,回望那一架一架民航客机。

这一次离开机场,这些自进入共和国以来就没有享受过“中产消费”的日本企业家们,在刻意嘱咐博雅公关公司之后,终于坐上了他们想要体验的机场大巴上,不过似乎为了照看这群远道而来的“贵客”们,机场警方特意派出了一辆警车来护送这两辆载着有特殊客人的机场大巴到君豪世纪大酒店。

“非常感谢,我这一次的访华之旅真是太值得了,中国发生的新变化、现有的新面貌、出现的新事物,包括许许多多我未曾想过的东西,都在这一次特殊的旅程中看到了也体验到了”[]大国无疆106

松下幸之助非常激动,从对上海本地的考察到杭州,在北上鞍山、大连,后南下广州、西去柳州,直到现在回到上海,这一路上他是最安静的一个,但现在在不少人都感觉到疲惫的时候,他却闹腾起来了。

“我看到了这辈子从未见过的大型钢铁企业,我见到了这一生还从未目睹过的大型造船企业,我见到了最浩大的产业集群、最壮观的产业工业园,也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生产流水线,什么是现代企业管理,更是亲身体验到了什么叫做新时代的航空生活,至今想来,我仍然觉得这是一个梦”

“对,这是一个梦”

这些日子以来,自己也有幸作陪考察几次的霍威,真的是差点跑断腿了,综合所有日子以来的相处结果,此时此刻舒舒服服靠在机场大巴椅背上的他,就想赶紧回到酒店舒舒服服的洗个澡并睡上一觉,等明天的交流大会一过,就赶紧尽早送走这些“仿佛是乡下来”的日本人,犹如想送走瘟神一般急切。

次日,太阳并没有早早的从东方升起。而当第一缕阳光照耀大地的时候,在君豪世纪大酒店里,要参与此次“博鳌亚洲中日企业对话交流大会”的日本访华企业家考察团所有人都已经开始吃早餐了,要盛装出席的他们以从未有过的慢条斯理速度吃完了丰盛的早餐后,这才搭乘由博雅公关公司安排的车队离开了酒店,赶赴共和国上海国际会展中心。

一路上,车上两侧分别『插』着中日两国国旗的大型车队分为吸引眼球,与路上众多的上班车流显得有些“格格不入”的这支车队,一路上并未发生意外事故,非常顺利抵达了共和国上海国际会展中心,而这时候的会展中心,也已经是一片热闹。

偌大的会展中心正对大门的就是一个旗台,一根光亮的旗杆顶端上迎风飘扬的是共和国的国旗,这也是该会展中心里未有国家间接待任务时唯一允许飘扬的旗帜,而作为此次参加中日企业对话交流的双方企业,会展中心方面做了一个很别出心裁的创意,他们在此次承办的大会的一号会议大厅进口处两侧,分别布置了两个大型展板,分别用于标示此次参与大会的两国企业,并且在有条件的企业的名称背后还贴着其知名标示。

并不算是早早到来的日方车队,抵达现场的时候,会展中心的a区停车场内,已经停放好了数排排列整齐的各种汽车,从豪华的加长房车到贴有公司标示的企业大巴,从中级轿车到商务房车,数量众多的汽车让此时此刻的a区停车场骤然变成了一个另类车展一样。

等日方企业车队陆陆续续完成停车之后,这聚成一起的日本企业家们这才看清楚这个停车场内的盛大景象,所有在国际上知名的轿车现在就安安静静的停在他们的面前,其数量、其规模,俨然就和日本国内判若两个世界,再一次知道自己是在一个汽车产业强国里的时候,会展中心准备好的观光车车队也已经就位,这些清一『色』的电动车辆是唯一允许在会展中心道路上行驶的。

坐在行驶起来非常平稳并且毫无半点引擎轰鸣声的电动观光车上,自己企业本身就是搞电器的松下幸之助又开始八卦起来了,他给这些前来接走日本企业家们的车辆起的特殊名字是——电动的客车。

不管接下来他们又有了什么新的感慨,已经有不少中方企业提前到场的会议还是准时开始了,一直以来都被盛传是本次大会最神秘嘉宾的人物最终在此刻揭晓了悬疑,他就是身为共和国工业协会会长宇通凌,他刚一走上主讲台,会议现场就掀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这不禁弄得坐在会议现场左侧的日方企业家们『摸』不着头脑,只知道那人肯定是一个重要人物,所以也跟着拍手。

“霍威先生,他是谁?”

热烈的掌声为松下幸之助发挥八卦思想提供了很好的掩护,在不断的拍手之间,他侧头问道一旁作为陪同人员的霍威。

“他就是传说中共和国最有财协会的会长,这个协会会员企业涵盖冶金、化工、医『药』、造船、汽车、家电等共和国所有工业行业的大小一万三千个绝对盈利会员,其中有五百个年纯利润过亿元的企业为定额制高级会员,能成为该协会的一个高级会员企业,而本次大会你们所要接触的共和国大型企业也正是该协会中的高级会员企业,所以拍手的共和国企业家们是在为自己的会长到场感到高兴、表示欢迎”

“这也太热烈了吧”嘀咕感叹一声,松下幸之助难以想象一个工业协会会长竟然能受到如此之多最低身价也是超过百万的企业家或企业高层人员的超长掌声欢迎礼,止不住的再次问道:“那冒昧的问一下,贵公司也是贵国工业协会的会员企业?是高级会员吗?”

“高级会员”四个字好似沙子一般掉进了霍威的眼睛,让他感觉到很不舒服,不过他也没那个必要当场发作,沉下气来小声说道:“我们是会员企业,不过年营业额才能以亿计的我们公司,没那个资格成为会员企业,更不用说是共和国企业五百强了,只能说在公关界有点儿影响罢了”

“五百强都算不上?”

松下幸之助似乎要打破沙锅问到底,不过这句话一说出口,他就发觉到霍威的神『色』已经不对,这任凭心理素质再好的人,被连续两次击打痛处想必也不好过,所以松下幸之助赶紧闭上了自己的嘴巴,同时也随同大流一起停下了拍手,当然心里也是回『荡』着刚才霍威所讲的一席话。

从8月5日到8月23日之间,博雅公关公司为此次访华的日本企业家们贴心安排了很多很到位的活动,没有令日本企业家们失望的同时,最主要的是让这些人见识到了如今共和国工业强大的真实现状,松下幸之助不禁想到自己在广州参观隶属于共和国海尔家电集团的一个洗衣机工厂,他的企业实力敌不过也不过这家洗衣机厂,更不用谈洗衣机厂的主人海尔家电集团仅仅位列共和国企业五百强中的第三十五位,换而言之,松下幸之助的企业恐怕弄个会员资格都会有些困难。[]大国无疆106

想到这点,他不禁望了望自己的右手侧,那些衣着并不出彩,头发也没有弄得想自己同行而来这些日本企业家们搞得油亮发光,更有的共和国企业家俨然就是一副学生样子,从衣兜里掏出小笔记本和笔,像是要做笔记一般,而更多人则是恭敬神态,并未半点“富豪样子”,更像是一群大学教授在开学术会议一般。

收回心思,松下为自己带上了耳机,接下来免不了得是要听取一番神秘嘉宾的致辞或者是当场演讲,而主办方也早就考虑到这一点,所以早就为到会的每一个人准备好了一副高保真耳机,准确、实时的翻译会让双方都没有语言障碍。

站在主讲台上的宇通凌刚一上台也是吃了一惊,他没想到这到华的日本企业家们竟然有这么多,有些吃惊的他赶紧和一旁的工作人员交流了一下,但没想到由共和国企业家们所发起的掌声欢迎竟然持续了很长时间,示意停下来之后的他,也是赶紧微笑着整理话筒,并发言说道。

“谢谢大家的掌声,我很荣幸这一次正值到复旦大学工商学院为一个工商管理硕士班授予学位之际,能受邀参加中日企业家的对话交流大会,非常感谢主办方给予我这个机会,谢谢刚才的掌声,也非常欢迎远道而来的日本客人”

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过后,宇通凌才开始步入正题。

“刚才我已经为大家说过,我这第三次到上海来是为了给一届很特殊的工商管理硕士班颁发学位证书,我非常感谢我的母校能借此机会让我再一次回到了她的怀抱,是她引导并伴随我度过了我生命中弥足珍贵的硕士学习时光,现如今已经担任共和国工业协会会长的我,对‘企业’与‘管理’这些词真正的理解,其实并不源自于我硕士毕业后的工作体验,而是在于我的学习,尤其是我毕业之际,我的导师告诉我的一席话让我更加懂得了做人是什么。”

“诚然,现在与在座诸位来自共和国与日本两个亚洲工业国家的企业界菁英们讲述这些,显得有些多余,但我始终坚信一点,那就是做企业,就是做人”

宇通凌挺直着自己的脊梁,非常流畅的演讲着自己毫无腹稿的词句,简简单单的一席话早已令场下的几百号人鸦雀无声,尤其是会场左侧就位的那些日本企业家们,还是第一次听说“做企业就是做人”这种新说法,这似乎缔结了共和国如今企业强大的精辟话语,不禁让他们击发了更为强烈的聆听欲望。

“我读了一年幼儿教育、五年小学、四年中学、四年大学、三年硕士研究生,十七年的时光最终在硕士导师的一席话中画上了句号”

宇通凌的眼前,场景已经由会议现场转回到了毕业那时。

“导师说,学生时代从未终结,似水流年的青葱岁月并不会化为追忆,厚厚的一叠证书也不能为某一段的时光画上句号,因为我们在学校里所接受的是教育,将来到了社会之上,依旧是在接受社会的教育,所以我们从未毕业”

“导师教导我们,将来我们无论在社会是是否从事企业管理这个行业,我们都应该有所遵从。我们不要残留幻想的奋斗,我们需要计较手段的追求,我们可以为五斗米折膘,但绝不可以折腰。我们可以接受挑战,但决不可鲁莽蛮干。我们可以有必要的重复,但不可重蹈覆辙……”

宇通凌的眼里闪过泪花,似乎是在想念已经年老病重住院的导师,是他将做人的道理与做事业的真理融合于一体,让宇通凌最终有幸走到今天,所以很有感慨的宇通凌不禁提高声音的说道。

“企业的发展就好比是一个人的成长,它离不开四肢五官、离不开大脑调度,而要想做人成功,就还需要在更多的地方做好,其方式、目的甚至是手段都与做企业是毫无区别的。我们做人,是可以不高尚、不伟大,但我们也不能无耻、卑鄙,我们做人可以大胆尝试、突破规则,企业也是如此。”

“所以,在我看来,共和国如今的工业成功,最大的成功根源并不是科教兴国的战略国策成功,而是我们教育所侧重教育学生如何做人,在这一点上我们成功了,所以我们就赢得了企业的成功,仅此而已”

宇通凌说着,给台下的一位工作人员做出了一个眼神暗示,会意的后者立刻将会议现场的投影仪给启动开来,一张巨大的屏幕布缓缓的自上而下展开于宇通凌的左侧墙壁前,随后投影仪将两行大字给投影显现出来——“把平凡的事做好就是不平凡,把简单的事做对就是不简单”

对于这一段很是熟悉的话语,在场的共和国企业家们自然是非常熟悉,曾在学校里无数次听过的他们至今也是这段话语的受益者,就像他们当初在学校里,经常听老师讲的一样——“每一个孩子都是普通而又单纯聪明的,我们不需要用太多太大的远大理想来压榨稚嫩的肩膀,孩子需要健康成长、需要学会做人,然后才有能谈及科学文化教育,否则科学知识反而会带来社会的不幸”。

所以,从未小时候立下过自己长大后会成为什么样的在场之人,或许压根就没想到自己会有今时今日,一路走来他们的的确确是将许许多多的小事做好,将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完成,今日的巨大成功也正是昔日的涓涓细流所成。

但现场还有不是中国人的日本企业家,他们似乎对这段有日文翻译的话很不理解,一个偌大的企业、一个庞大的人事工程,怎么可能说是“平凡与简单呢”?但宇通凌的话很快告诉了他们。

“我总结我国企业发展至今,成功与失败历经了许多许多,我们汇聚成的最大真理就是——‘一个由人作为根本构成的企业,它的健康发展无外乎就是作为企业构成的这些人能够最大限度的发挥出属于自己应有的能量,所以我们企业中重视对人的管理、对人的教育,从一步步做强再一步步做大,最终让平凡的、简单的事儿,做出成功、做出成绩”

“最后,我想对在场的两国企业家们说的是,对于企业而言,效率与效益之间的差距并不遥远,人的因素往往高过于机器设备、营销网络等等,因为我们本身就是生存在一个人类为主的社会,谢谢大家”

热烈的掌声在所难免,不过在营造出热烈掌声的背后,在场的日本企业家们似乎对宇通凌的短暂演讲有了很多的感想,接下来首先代表日方企业上台做交流的日本石川岛公司总经理土光敏夫,便学宇通凌一样,抛开了早已准备已久的稿子,这些将自身企业发展所取得的成功经验以及当前所面临困难的稿子似乎与这个场合严重不符,听过宇通凌演讲的他有了许多属于自己的感悟。[]大国无疆106

身高并不高、样子有些微微发福的土光敏夫,自到达上海以来到现在始终是考察团里,话最少但看东西最快、在参观考察中最多发问的一个,这其中自然有他自身的原因。

1896年出生于日本冈山县一个农民家庭的土光敏夫,1920年毕业于东京高等工业学校机械系后便远赴重洋留学瑞士,毕业后就到石川岛播磨重工业公司造船厂当机械工程师,已经给让以往频临倒闭的石川岛公司很有起『色』的他已经出任总经理,所以他也算是对“企业”一词很有自己独特了解与认知的日本当代企业家。

“大家好,我是来自日本石川岛公司的土光敏夫,我非常高兴能来到充满魅力与文明的中国,来到中国后我到了很多的繁荣城市参观考察,自近代以来在短短三十余年时间里取得世界瞩目工业经济成绩的共和国有许许多多的地方都对于我而言是全新的,我从未住过超过五十层楼的大厦、我从未坐过高速电梯、从未坐过喷气式客机、从未逛过大型商场……在共和国很多地方、很多事物面前,我感到非常的惊奇与羡慕”

“所以,在这里我想说的是,大日本帝国自明治维新以来所经历的工业发展风风雨雨,在共和国的科教兴国快速崛起面前已经显『露』出很大的工业文明差距,这些差距的产生是值得研究,更是值得落后太远的我们日本深刻学习的,尤其是两国很具有行业代表『性』的企业管理者们汇聚一起的难得机会里,我们需要学习,好好的学习”

土光敏夫的话是实在与在场的众人设想有太大出入,尤其是在场的共和国企业家们,原本会认为这些已经在国家的各种形式斗争中失败,在民间经济领域里也属于无法抗衡共和国的日本企业界,其第一位上台发言之人一定会找各种原因来表述自己伟大的大日本帝国被丑陋的支那人偶然超越是属于意外,但现在土光敏夫的话却很清楚的告诉他们,日本企业家并不简单,中国人做人中“隐忍”的道理竟然这么快被日本企业家融会贯通了。

“我曾留学瑞士,我也曾将自己的所学应用于社会实际,尤其是我的工作,但这其中并没有老师教导我应该如何做人,更没有建议应该把做人的道理融汇到其他方面,不过在我的实际工作以及未来设想中,我也非常认同共和国企业界的箴言——‘从做强到做大,始终以人为本’,所以我也曾在我的企业中重视企业个人活力的发挥,针对企业职工的荣誉与奖励、针对企业员工的素质与修养,我都曾做过努力。”

“现在看来,对人的重视是一个成功的企业管理所必备的要素,但我们企业的践行力度和推广广度,都无法和共和国的企业相比较,加上两国工业技术、生产工艺、工人个人技能素质、营销等方面的差距,两国之间的工业经济就无可避免的产生了……”

土光敏夫接下来还阐述了自己对于刚才屏幕上的那段话的理解,他认为要想让日本的工业经济发展起来,这一段话的道理是可以给每一家日本企业当至尊名言的,如果每一个日本企业都将简单的、平凡的做得不简单、不平凡,那么日本,还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吗?v!~!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