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一百零七章 盖德的“哭诉”

第一百零七章 盖德的“哭诉”

1943年8月27日,从24日便隆重召开的“博鳌亚洲中日企业对话交流大会”终于在这一天落下了帷幕,包括三井船舶、三菱电机、吴海军工等在内的三十余家日本企业,在这几天与共和国的一百余家企业展开了高层对话交流,双方在彼此了解的基础之上,特别注重了对同一行业、同一领域的企业间相互交流,最后在27日这一天,大会以双方达成共计六十余项合作意向协议的佳绩告终。

自此,从8月4日便来到上海对共和国进行工业经济考察的日本企业家考察团,终于在耗时二十余日之后结束了自己的访华之旅踏上了回国的路程,随着他们乘坐轮船驶出上海港的汽笛声响起,被共和国众多媒体单位,誉为“建国以来最大规模的外国访华旅游团体”、“带来共和国企业进入日本契机的团队”、“刺激共和国服务产业的富豪团”等等众多的头衔,也随着海风的吹拂渐渐消散。

日本企业家们虽然走了,但他们还是为共和国带来了一些东西。

当然,这二十多天里,他们吃住在顶级酒店、出行都是豪车或豪华大巴,逛了共和国最为繁华的大上海,体验了以往在日本从未有过的现代城市生活,再包括购物在内,他们光是直接消费就超过80万元,在加上付给博雅公关公司的访华活动120万的总费用,他们在二十多天的日子里就在共和国挥霍掉了两百多万元,不能不说是一次奢华的旅行。

再有,他们非常坚决的摒弃掉了近代以来,日本自我形成的“以日本为中心的大日本帝国世界观”,在事实面前他们没有继续顾及到自身面子问题,而是谦虚下来不懂就问,对于新事物的学习热情非常之高,同时也体现出他们想要拉近差距的急切热情,而这一点也是值得注意的。[]大国无疆107

最后,当然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在经济拥有强大主导力的当今,一个国家经济命脉所关联的众多企业都纷纷要“励精图治”,其背后的国家、社会自然也免不了紧紧跟随,所以当此次来华的日本企业纷纷表示愿意与共和国的企业展开合作,热情欢迎共和国的企业进入日本市场,这显然所代表的已经不再是企业们的态度,而是整个日本国家的态度。

不管怎样,载着日本企业家们的油轮已经渐行渐远,而一个真正拥有多年合作历史、相当之长合作渊源、非常强大经贸关系的远道而来客人,他们的访华之旅这才刚刚开始。

8月28日,经过在美利坚驻广州外交办事处短暂休整,且连同其部长也在内的美国商务部访华官员一行21人,从美国纽约乘船出发横渡大西洋后抵达英格兰并短暂休息之后,再横穿地中海过苏伊士运河、经印度洋和东南亚后才万里迢迢秘密抵达共和国广州港的他们,在办事处里足足休息了四天后这才消除了长途旅行的疲惫,而在这几天里他们始终关注着完全没有一丝政治『色』彩的中日企业对话交流。

28日上午,从广州国际机场起飞的一架喷气式客机的外表涂装是很特别的,这架隶属于共和国外交部的外交专机自27日夜间抵达该机场时就曾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当时在机场里的不少旅客都看到了这架至少承载共和国外交部部长出行任务的专机,但他们并不知道这架从北京长途飞行过来的外交部专用飞机,来的只有机组,接走的却是美国商务部访华官员,所以28日上午机场空管第一架允许放飞的这架飞机,自然是沐浴着机场旅客们无数的揣测目光直入蓝天。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飞行,专机平稳降落在北京郊区的一个空军基地里,随后在共和国国务院副总理薛全川等共和国『政府』官员的迎接下,美国商务部访华官员团很快离开了空军基地,入住了共和国国宾馆,直到中午美国商务部访华官员们已经成功抵达北京的消息才公开出去。

当日下午2点整,在共和国国宾馆内,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张雨生接见了远涉重洋来到共和国的美国商务部访华官员团一行人等,在例行礼节『性』的表示欢迎之后,张雨生随后便与此次访华的美国商务部部长盖德单独会面,曾有过一面之缘的两人再次相见自然是分外激动。

“真是想不到,我竟然能在这里见到你,一个让我出乎意料的你”

盖德并没有用您,他与张雨生两人似乎很早就是老朋友了一样。

“是啊,当我听说你当上商务部部长的时候,我就感到非常高兴,但我并不认为你能身兼此职是出乎意料,这是你能力所致”张雨生笑呵呵的握着盖德的手,好似两个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般。

依次落座后,都没有带翻译的两人直接就聊开了,不过这盖德和张雨生的缘分一说,其实是有待考证的。

当年,身为“总理事”的张雨生曾亲自远赴美国处理亚美集团所牵涉到的欧洲大战事务,关系纠缠不清的美国各大财团在第一次世界大战里下了不少的赌本,妄图通过大战赢得巨额利益的他们在发现阻碍战争结束的一大势力就是始终能够为德国提供大量战争资源的亚美集团,美国财团与亚美集团的交锋也正是张雨生亲自前去妥善处理的。

而这盖德,只不过是张雨生赶赴洛克菲勒的长岛古堡与几大美国财团首领见面时,一个当时跟在摩根身旁的跟班,这一面之缘之说也就是源自于此,除此之外,亚美集团和摩根财团之间从那时起延续至今的友好合作,盖德或许有那么些许功绩在其中,否则没有一点成绩或者能力,罗斯福是不需要一个废物来担任美国商务部部长的。

“我至今都还记得总理事当时说过的一段话”

盖德站起身来,模仿着当时穿着中山装,意气风发、不畏胁迫的亚美集团头脑人物,气势慷慨的对着洛克菲勒、沃伯格、摩根等人朗朗演讲的张雨生,他说道:“我们需要建立彼此信任的机制或者平台,需要以各自的实际利益和需要为出发点,大家真诚平和的商谈,互相让步与帮助以求共同进步,而非尖酸刻薄的鄙视和仇视非合作……”

“我来这里已经说明了我的诚意,我不可能是那种——‘蓬头垢面谈诗书,西装笔挺话务农’的人,我收拾好仪态仪表、准备好最礼貌的措辞、做出最严谨的言行,无非就是体现我对于各位应有的也是必须的尊重,这也是我作为一个礼仪之邦一小民应该有的,但我希望也能够赢得你们的尊重,这样我们才有平等而又和谐的交流基础……”

模仿完的盖德,一脸笑容的大声说道:“总理知道吗?这是我听过最好最好的演讲辞,当时的我虽然还是一个小人物,但我已经从总理的身上看到了一个大国的光环,耀眼而且很炫目,所以在这里我也想用你曾说过的话来表述我的诚意,奠定我们深入合作的坚实基础”

盖德的一番表演让坐在一旁的张雨生笑得合不拢嘴,想不到自己当初的一次莽撞行为,一次冲动的情况下与当时也是现在整个美国超大财团掌勺者们“一决高下”,更加没有想到的是,当时的一个不起眼小人物,仅仅是当时偶然一瞥、善意致笑过人,现在已经成了统管美国商业最大的『政府』头目——商务部部长,人世间的变幻莫测实在是让他感觉很好笑,当然并不是笑盖德表演得滑稽。

“怎么?总理不相信我说的话吗?”盖德坐下来,端着茶杯喝了一口后,扶正自己的眼镜继续说道:“我记得当时摩根先生说过,东方的中国无论何时始终都是文明之邦,华夏民族就犹如白酒一般透明纯净却个『性』十足,貌似不张扬却又品格优秀…摩根先生当时也说,与张先生的合作就是与未来统一的中国,一个有着四万万人口的国家合作,而总理你当时也是表示同意了的”

盖德的话犹如一个焦急等候中的孩童一般,等待着属于自己的小胜利到来。[]大国无疆107

张雨生笑了笑,停止了遐想过去的那些种种回忆,看了看盖德后说道:“就像当时我说的那样,我由始至终都相信,这个世界是自由的,无论是互惠互利的经济贸易,还是相互学习的文化交流,在合乎法律的前提下都是自由而被倡导的,未来的世界终将会变成一个小村庄一样,空间的距离将不再受到时间的限制,企业与企业之间、个人与个人之间、国家与国家之间、民族与民族之间,合作与交流始终都可以亘古不变。”

张雨生的算是直接回答到了盖德的疑问,对于这样一个回答,盖德心领神会的笑了,笑得很灿烂。

“从过去到现在,始终作为合作伙伴的我们,无论是当初与自治区的合作,还是与如今的共和国合作,中美两国的经济交往始终都按照着互惠互利的方向稳步发展前进。”

盖德打断了张宇的话,说道:“但,金融危机的爆发以及后来的政治形势都让我们的发展至今没有深入、拓展开来,我们的合作似乎还停留在曾今的样子”

两人的话说得非常贴切实际,自当年旨在解决金融危机的世界经济论坛以不欢而散而告终后,即便时任美国总统的柯立芝盛情邀请了共和国『主席』张宇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试图在金融危机引发的大萧条作祟之前加深两国『政府』之间的理解、增进友谊,但这样作为在后来很快在各自为了各自国家、各自民族企业的实际利益需要的影响下化为泡影。

美国高高筑起的贸易壁垒意图要隔绝来自世界各地的工业产品,打造出属于他们自己的现代工业、保护好他们自己的国内市场,而为此受到伤害的自然包括共和国,而共和国也毫不例外的筑起了贸易壁垒。所以,至今为止世界各国都是纷纷尽量保护国内市场的前提下,尽最大努力刺激出口。

当然,德国和苏联苟且与一起后一战争的方式正刺激着他们本国的经济发展,而英法依旧在沉默,但倒下的日本想要焕发新春了,深知“闭关锁国”般发展之下必然导致更为严峻的经济困难,甚至会让原本走出大萧条的美国经济重回噩梦,所以在日本企图再来一次“明治维新”般变革的时候,美国想起了他们曾今的好朋友、当前的普通朋友——共和国。

“恕我直言,在当今这个世界上,共和国与美国是工业领域里最强大的两个国家,共和国的确在许多方面先走一步、有比较大的发展优势,而美国也有自己深厚的工业发展历史和强大的基础工业,所以始终想要把全世界都变成自己市场的共和国,与想要和共和国在世界工业商品经济中分一杯羹的美国间,开始有了矛盾、有了利益的纠葛,我说得对吗?部长阁下”

张雨生很坦率的说明了当前阻碍两国关系深入发展的主要原因,而深知这一点的盖德也是接连点头表示同意,眉头紧皱之间,他只得频频喝茶以求片刻宁静,许久之后他终于开口说话了。

“总理说得很不错,我们两个国家都是非常重视商业的工业化国家,我们有许许多多的共同点,我们渴望低廉的原材料、渴望广阔的市场,所以我一直在努力构建最好的工业体系,让我们的工业产品在赢得利益的同时,也能赋予国家的影响力。而在这一点上,快速崛起的贵国的的确确做得很不错,而且也已经形成了很强的综合实力,在航空、船舶、车辆、家电等等工业领域里。”

“大概这也是两国的政治体制不同所造成的结果”

盖德有些自嘲般的笑了笑,抚『摸』着温热的茶杯后,取下了自己的眼镜,说道:“从在我国以亚美集团抢占世界汽车工业龙头地位开始,贵党一心一意从中国的西部苦心耕耘、创造,以一种极其正确的‘科教复兴’策略打造出了一条真正属于中国的复兴大道,在贵党的强力统帅下,贵国『政府』能有很大的执行力,在发展工业、教育、军事等都是如此,而我们的国家是开放式的资本主义自由经济,现实的利益往往比未来的投资更具有吸引力……”

张雨生听得有些糊涂了,不禁问道:“部长想说的是?”

“我想说的事儿很简单”盖德笑了笑,将自己的眼镜戴上后,看清楚了张雨生已经有皱纹的脸,说道:“有时候我在想,要是几十年前,我们能认识到,出口粮食、石油、矿石、工业原料等到自治区、到如今的共和国,所能赚到的利润,将与制造汽车、飞机、轮船等无法相比。”

“我们应该看到,把包括人力物力用于提升产品核心竞争力,将比不断扩大生产规模更有前途;我们应该知道,孩子最大的作用并不是当成童工来提前参加社会生产以赚取低廉的报酬,让他们接受教育、成为有用之才的作用将更为巨大;我们应该明白,重视企业的健康发展、经济秩序的井然有序、社会民生的稳定保障等等,是『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而不是单纯的置身事外,任凭市场经济自由横行。”

“所以,时间积累出来的差距最大的作用效果就是,我们需要为贵国运输十艘油轮甚至更多的油料利润才比拟一艘散货轮船上贵国商品的利润,但我们的企业似乎为此乐此不疲,因为石油开采出来就运到共和国即可,而贵国销售到我国的种种商品还需要考虑市场营销、售后服务等等。”

盖德一口气说了很多,张雨生算是听明白了,这盖德可不是来谋求合作的,而是来找他哭诉的,这复兴党呕心沥血犹如勾践卧薪尝胆般日夜奋斗出来的成绩,与美国让其经济自由发展的成绩,两者之间被“二十多年”这个时间单位无限放大了。

总而言之,曾今夺取掉英国头上“世界头号实体经济强国”头衔的美国,在世界进入电气化工业时代后,被重视科教兴国的共和国给落下了,因为在共和国发展基础教育、高等教育、鼓励企业创新与开拓、大力奋战科研工程等等的时候,美国的企业家们正努力开采矿产,恨不得把三岁小孩也能强壮得可以日夜挖煤。

“是教育,我认为是教育让共和国改变,也是教育让共和国如今能够改变世界,同样是教育,让曾经的资本主义工业强国们,在共和国的面前自惭形秽。”

“部长这是在开玩笑”张雨生笑着说道。

“你看我的样子是像是在说笑吗?”

盖德指着自己已经有些泪光的眼睛,作为一个国家重要部门最高掌权者的他,却当着另一个国家『政府』官员的面泪眼婆娑,这恐怕传出去会让全世界的舆论界笑掉大牙,对这位商务部部长致以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鄙视,但谁有能曾想到盖德为何会这样?[]大国无疆107

“我不怕总理取笑,我曾有这样一段经历”盖德为张雨生讲述了自己刚上任不久之后的一个故事。

没有工业部的美国『政府』机构中,美国总统算是一家的老大,而他掌管之下的许许多多部门头领也就算是他的小弟。作为当届总统的罗斯福曾接见过盖德,并在两人的单独会面之际发生了一个很有意味的故事。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周末,罗斯福有些突发奇想的要设晚宴招待他的商务部部长盖德,所以早早就来到罗斯福“隐居”所在庄园的盖德,被罗斯福近乎勒令一般让他看了一下自己的庄园,从房屋建筑到周边环境,甚至是车库、厕所、主人卧室等等所有的地方,最后当然是不知为何的盖德稀里糊涂的跟着罗斯福看了这些地方,最后两人在书房里有了这么一段对话。

“部长先生,请问刚才你都看见了些什么?有何体会?”罗斯福并未有任何刻意神『色』的向盖德问道。

“总统阁下,我刚才有幸参观了您的庄园,装饰、配置都很好”不知道为何因由的盖德只能按照心里真实的想法回答道。

“很抱歉,这所庄园不是我的,而是巴特鲁先生的一个富贵庄园”

罗斯福知道这样贸然的邀请商务部部长、冒然的做这些不知所以然的事情,的确有些唐突,而问这些问题也更是很显刁难之意,所以不打算继续绕弯子下去的罗斯福,直接步入了此次会面的核心话题。

“我想,刚才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个注重细节、注重品质的高品质住宅。它出自于一个隶属于亚美集团宏远地产的公司之手,而刚才我们所逛的每一个细节地方,没有一处不是出自于一个名叫中国的地方,是由他们的企业生产、制造,装饰豪华的屋内所有的家具、家电,车库里的汽车、健身房里的健身器材等等,甚至包括部长此时坐着的藤椅,我坐着的轮椅,都有一个很响亮的名字——“中国制造”,我想现在部长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要和你在这里秉烛夜谈了吧”

“因为我们所用的电,也是用共和国制造出来的发电机组发出来、电缆供给、变压器变压等之后传输到我们这里的,似乎我们所处的地方,此时此刻除了这片土地、呼吸的空气、发电用的煤炭、桌上杯子里的水等是属于我们美国的,其他能够被制造生产的,都不是我们的企业所创造”

罗斯福的话犹如一拳接一拳的重击打在当时还很年轻的盖德身上,而后这段股市的结尾就是如沐春风般的盖德灰溜溜的空着肚子回到了住所,随即便成为了罗斯福旗下最为得力、最为坚定的“振兴美国工业”派,到现在为止,屡屡重拳出击的美国『政府』算是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放在共和国面前似乎依然是那么微不足道,毕竟二十多个春秋交替,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追赶上来的,虽然他们的基础并不差。

故事讲完了,盖德沉默了,而一旁的张雨生也沉默了,良久之后张雨生打破了沉寂,略带工业金属味儿的声音说道:“那部长此次访华,除了哭诉,还希望得到什么呢?”v!~!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