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国无疆>第三十二章(续) 才刚刚开始

第三十二章(续) 才刚刚开始

已经被打得根本不具备还手能力的法军炮兵们,早已不再是德军步兵们的威胁,当然得到解放的德国炮兵们,更是把依然旺盛的精力发泄到法军步兵的身上来,尤其是那些妄图从第四防线奔赴过去增援的步兵,德军形成的一幕幕弹墙便可以让他们思量一番,第三道防线上那些时不时被炸飞起来的法军,更是清晰地告诉他们前面的防守时多么的困难。

一个个火力点被德军的密集火力打击慢慢的清除掉,而一直勇往无前的步兵们更是骁勇无比,一个倒下了另外一个或许没有被打死,他将继续向法军阵地冲去,如同海浪一般冲击的德军终于撕开了一个个缺口,然后汹涌地『插』入了第三道防线,一个个疯狂完最后一点弹『药』的法军的机枪兵们根本来不及更换弹『药』,登上阵地来的德军士兵们很快让他们见识了什么叫做精准的『射』击,涌上来的大量士兵中只要三两个步兵稍微一顿、举枪瞄准,然后就是机枪兵们的脑袋开花,机枪火力就此失去,继而让更多的德军涌进了缺口。

连丢三道防线的法军已经被『逼』到最后的边沿,而德军涌入了范围更宽广的第三道防线后,德国的大炮终于没有再怒吼,所以法军终于有了反击的机会。“保卫凡尔登,保卫法兰西!”相同的口号再一次蜂鸣四周,第四道防线基本上都是钢混结构的工事,而且一座座地堡和暗洞都是德国炮兵们无法撼动的,所以里面躲藏的法军是相当的多。

面对已经涌入第三道防线的德军,他们没有任何的选择,纷纷在身先士卒的军官带领下向第三道防线赶去,而已经和德军打得异常焦灼的法军也爆发了最后的勇气,玩命似的向一个个缺口涌去,用刺刀突刺、用身体撞击、用枪托砸,他们用一切能够想到的办法打击敌人,在更多赶来增援的法军支援下强行将一个个德军赶下阵地。

好不容易攻进第三道防线的士兵们怎么可能轻言放弃,面对人数众多的法军他们同样没有任何的怯意,他们知道背后会有更多的兄弟通过缺口涌进来,他们只需要坚持坚持,绝不后退半步。[]大国无疆32

热兵器时代再次上演刀剑弓矢时代的冷血无情,惨烈的激战展现了人类原始的罪恶和野『性』。经过近两个日夜的激烈战斗,德军没能拿下第三道防线,但是效率极高的他们还在付出极大代价的情况下将整个第三道防线切割得七零八落,法军精心布置的防线在21号至23日深夜,短短的几十个小时内化成一座座废墟和平地。

这场艰苦的战斗是源之于『毛』奇的新任参谋总长法尔根汉提出的,被他称为“处决地”的战役,目的就是在于进攻一个法国绝不愿意放弃的军事重地,吸引法军不断地在此增兵,甚至是投入全部的法国兵力,然后加以歼灭。也就是说凡尔登之于德军而言,目的就在于最大化的杀伤法军士兵,迫使法国在军事上崩溃继而『逼』其投降,“要让法国把血流尽”的这句话就是体现德军先期这数十个小时的行为的缘由。

为了实现这一目的,德军在军队数量力量都做到了压倒『性』优势。

法尔根汉将东线的数个精锐部队抽调了回来,而且将俄国、巴尔干半岛前线以及克虏伯兵工厂的大炮,还有花费巨资外贸购得的重火力利器,也就是来自中国的大量迫击炮、轻重机枪、榴弹炮、手榴弹等等军火都集中到了这个战场,由此才有了一个战线上布置了数千门各式大炮、几千个投雷器,先期进攻的6个师总计有十万余人,几乎每一个师都装备了大量的通用一式机枪和zjq-1重机枪,甚至还组建了特别的迫击炮火力团、独立的机枪火力连。

反观法国方面,法国的总司令霞飞正忙于准备索姆战役,无暇顾及离巴黎200多公里的凡尔登要塞,在他看来由四道防御阵地组成的防线,而第四道防御阵地更是由坚固的凡尔登要塞的永备工事和两个保垒地带构成,而且负责驻守的部队有4个师十几万人、数百门大炮,没有任何理由受不住一个小小的凡尔登。

事实上,负责防守凡尔登的法军是法国守军是奥古斯特迪巴依的中央集团军群,德国军队的疯狂炮击是人类有史以来规模最大持续最久的一次大屠杀,犹如雨点冰雹般的炮弹将他的前三道野战防御阵地彻底清洗干净,而第四道的永固防线也是被重型大炮轰炸得七零八落不成样子,13门420毫米绰号为“大贝尔塔”的巨型攻城榴弹炮,用它那一枚一吨重的炮弹,每一次爆炸都犹如轰天炸雷一般惊天动地,巨大的能量几乎让整个大地为之摇动不已,一吨接一吨的重型炮弹最终彻底让迪巴依失去了斗志。

第三道防线也已经岌岌可危的法军终于扛不住压力,奥古斯特迪巴依不断请求霞飞撤出大部队,放弃已经犹如人间地狱的凡尔登,但法国是绝对不能丢掉凡尔登这么一个重要的军事重地的,一旦凡尔登被攻破,首都巴黎就岌岌可危了。关键时候,霞飞大胆启用了法军的老将贝当,他不能失去凡尔登,法兰西更不能失去要命的凡尔登。

24日清晨刚刚破晓,经过一夜修整的德军从早已完成一定修葺的法军两道野战防线出发,再次向法军的第三道防线发起攻击,而早已被切得七零八落的第三道防线根本就承受不起如此大的冲击,在这紧要的关头,第四道防线的法国守军再次咆哮着向第三道防线增援,而这个时候刚上任的贝当还不知大到在什么地方,也就是说这会儿的法军仍然是在没有统一指挥的,士兵们都是各自为战和同样陷入癫狂的德军激战,这样没有统一指挥的作战效率和作用可想而知。

“准备弹鼓,高速扫『射』!”

在好不容易占据的第三道防线里,德军占据的部分阵地如同一个锯齿上的众多缺口一样,他们是法军防线上的一个个尖刺,被布置在这些阵地里的火力是超乎想象的。一个防守火力点就有至少三挺通用机枪和一挺机枪,还有十来位步兵散在周围作掩护,而这仅仅是一个火力支撑点,而在这些阵地有大小之分,所以布置数个甚至数十个火力点以巩固不同大小的阵地。

面对成群结队冲锋而来的法军,各大火力点的长官只能下达这样的命令。说好听点,这些阵地就是嵌在法军第三道防线上的钉子,他们必须在自己被全部歼灭之前坚持到德军的大规模支援。说难听点,他们就是准备死在这儿的烈士,星罗密布在绵延十几公里的众多火力点就死要执行最大化杀伤法军的重任,当然有了他们在,德军完成一定休整之后一鼓作气拿下整道防线就更加容易。

但这一刻,他们明显要做好难听点的准备了,因为法军的举措根本就不像是进攻,反倒是一种决死行动。蜂拥而上的法军就和麦田里的一株株稻草一样,在数挺机枪的扫『射』下、士兵步枪的精准点『射』下、一枚枚迫击炮炮弹的打击下,倒下一片还有一片。很快就让步兵放弃了步枪,将一个个手榴弹扔了出去,期望炸翻更多的“稻草”。

长长的火舌伴随着一枚枚高速的弹头从机枪口不断喷涌而出,一个个法军士兵还未奔跑多远或者抬枪瞄准,便让一颗颗子弹成了身体的一部分,或者是一个个身体的过客,虽然它们在身体里旅行一段距离,但带走的东西还是非常多的。比如被打中腿部的,虽然子弹仅仅是7.62毫米,但它动能巨大的弹头还是可以让他们的大脑除了感受到痛觉,绝对失去对腿的支配作用,然后就是他们失去了行动能力直至痛晕过去,直接跌落倒地,要么倒在血水弹坑里被活活淹死,要么就是被前仆后继地战友活活踩死。当然那些被12.7毫米的重机枪扫中的就更罪过了,犹如死神的镰刀一样弹幕掠过冲锋的步兵,巨大的子弹几乎可以将一个士兵横腰打断直接宰成两节,而且贯穿过去的子弹还能让身后的第二外分享一点“幸运”。

“换弹!”用三脚架支起的通用机枪被机枪手不断转悠着四处扫『射』,身旁不断横飞出金晃晃的弹壳,咕噜噜地从弹坑斜面上滑落进弹坑里。一个弹鼓几乎还剩下十来发的时候,机枪手立马高喊提醒道身旁不远处的另外一位机枪手,然后便和副『射』手很是默契地立马换上新的一个,接着又开始疯狂『射』杀,当然他有时候还是需要掩护别人的,只要他们还活着。

“水!水,快,快!”一挺被布置在一个大概是七十五毫米炮弹打出的弹坑的重机枪,粗大的枪管此时正红彤彤得吓人,正副『射』手几乎是打完了一整条弹链之后才大声喊道一旁负责掩护他们的三个步兵。很快,一个步兵便取下头盔直接到坑底舀上一头盔水,虽然水坑里面有半截大腿而水也是浑浊得很,但不影响它作为冷却水的效能。

一头盔水很快就浇到机枪上,红彤彤地枪管很快就恢复墨黑,而阵阵白烟更是腾空而起。接着又浇了些水后,重机枪手又开始了子弹不值钱般的『射』击,转动的重机枪几乎是一把扫帚,将堆堆法军士兵砍瓜切菜般的打成碎肉,而一旁的步兵很快回到自己的位置,用『射』击准确的『毛』瑟收获自己的战绩。

“换弹!”不知道是哪个疯子的表演,三个弹鼓很快被打空的通用机枪『射』手立马回头对着周围的人大喊道,越来越多的法军像蝗虫一样向第三道防线奔袭而来,另外一组的弹『药』手几乎是刚刚将弹鼓抛给这边,他的脑袋便被一颗子弹穿透,天空中偶现一股红白相间物之后,他便滚落一旁了。

“上~刺~刀!!”卡尔斯几乎是咆哮着对着身旁的战友吼道,面对于大批用来的法军,那些火力点的德军士兵们肯定会经受不住长期考验的,不管是不是为了彻底占领第三道防线,他们都必须要保证那些好不容易嵌入法军防线的阵地还属于自己,所以作为预备的他们肯定需要出击了。

一把把寒光闪烁的刺刀被固定在了『毛』瑟步枪上,然后众人便虎吼着向第三防线上奋战的兄弟们奔去,就在此时部分火力点的机枪手们打完了所有的子弹,拔出起身上的手枪便奋力,而负责守护他们的步兵们则是义无反顾地端起上好刺刀的步枪,嚎叫着向就要达到跟前的法军扑去。[]大国无疆32

伴随着密集的火炮掩护,卡尔斯等人所在的增援很快就赶赴到血战现场,接着又是鲜血飞溅、横飞的枪托和突刺的刺刀构成的千篇一律的场景。当然,前来增援的部队带来了足够的弹『药』,原本火力点上已经快要见底的弹『药』箱再次有了丰厚的家底,一挺挺机枪再次毫无后顾之忧的大肆开火。

整个第三防线的争夺战持续到了24日夜里的十一点,当最后一名法国士兵无谓的倒在反冲击道路上,法军停止了着这种毫无组织可言的大规模民兵式的无谓反击,而德军开始有序地开始布置防御阵地和清点伤亡人数,他们用一具具尸体让法军防线的锯齿形彻底变了样,德军开始在第三防线上占据优势。

但惨烈的代价是必须的,从二十一日的大战开始,到二十五日凌晨一点,从初步完成的人数清点来看,德军六个步兵师10余万人伤亡了近3万人,而倒在他们大炮和屠杀下的法军士兵更是有六万人之巨,绵延数十公里的战线上,倒下了近十万年轻男儿,鲜血和残肢断臂充斥了整个凡尔登战场,一把把钢枪变成而来一块块零碎零件散落四周。

当防守的重点也就是防线构筑关键地域变为第三道防线占领区域的时候,卡尔斯等战争幸运儿变成了主要防守力量矗立于此,难得的皓月当空之夜,望着散发着惨白月光的月亮,四周静谧异常,但他心底却一直鬼话连篇,内心不断重复着一句话说,“真正的血战,才刚刚开始!”!~!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